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医 by 络缤(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种田文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文案】
 
兽医赵清河穿越了,穿成一个被倾慕对象戏弄、落水而亡的不孝子。
 家徒四壁,生计被夺,赵清河为养家糊口重操旧业做起了兽医。
 
未曾想兽医干得太好,竟误打误撞步入仕途还踏入战场。
 这便是罢了,功臣归来,犒赏未得,却要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将军……
 
☆防雷小贴士☆
 ①历史架空YY文,时代混乱,哪都沾点。不必费心考据,也没法考据
 ②本文中治疗案例皆出于各中兽医书籍,均为生搬硬套、形而上学,请勿参照使用。否则治死算你的,治好算我的
 ③种田文。一对一,攻受互宠,算是强强。常廷昭X赵清河,不换攻不换受。
 ④考据党慎入。尽力避免,但BUG肯定会存在。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清河,常廷昭 ┃ 配角: ┃ 其它:奋斗,励志,发家致富

☆、第1章

  赵清河觉得头胀欲裂,耳边嗡嗡作响,喉咙也火辣辣的,十分难受。
  
  “水……”
  
  赵清河费劲力气也只能微弱的吐出一个字来,一直守在一旁的张氏却敏锐的听到了,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喂了下去。
  
  一杯水下去,喉咙终于没有那么干涩刺痛,赵清河缓缓睁开如千金重的眼皮,眼前场景不由让他愣了愣。
  
  古朴的木床,青色的罗帐,还有窗棂和墙壁,以及半搂着他喂水的老太太,头上梳的发髻和穿着的衣服,都古味十足。
  
  他难道是被水冲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赵清河只记得他去郊外养殖场看诊,突然天降大雨,过桥时洪水袭来,把他和他的小电驴给冲走了,水势太凶猛,他没蹦跶几下就沉了下去。
  
  一切来得太突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记忆也停留在痛苦的呛水时。
  
  张氏见他醒来,不由泪流满面,瘦弱干柴的手擦拭着眼泪,又是哭又是笑,“儿啊,你可终于醒了,吓死娘了,还好,还好……”
  
  儿啊?
  
  赵清河木木的望着眼前的老太太,闹不清目前的状况。
  
  张氏看他呆呆的,心中酸楚,“儿啊,那西门大官人并非良配,他对你也并非真心实意,你何苦为他如此。瞧你半条命都快没了,他连看都没来看过你,若非我和你爹得了消息,你早就死在那里了。”
  
  西门大官人!他不会穿越成潘金莲了吧!
  
  赵清河仿若被雷劈了一番,混沌的脑子更加混乱了,一脸惊愕。
  
  老太太见此慌了神,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怪娘不好,都怪娘不好,瞎说什么呢。儿啊,娘方才是骗你的呢,娘,娘这就给你拿药去。”
  
  老太太伛偻的身体矫捷的跑了出去,又迅速的捧来一碗黑乎乎的药,给脑子依然还不清醒的赵清河灌了下去。
  
  赵清河被苦得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嘴里被老太太塞了一颗甜枣,这才好了些。这药有些安眠作用,来不及思考如今处境,又昏睡了过去。
  
  赵清河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不再沉重,病去如抽丝一身松爽,只是全身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
  
  屋里只他一人,那个老太太不知哪里去了。
  
  赵清河精神虽好,全身却软绵绵的,口渴肚子也很饿。撑着爬起来,准备下床倒杯水喝,结果发现床边的鞋子竟是古装电视上的那种布鞋。再看看身上穿的,也是古式的白色中衣,除了知道不是清朝装束,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风格。
  
  赵清河为自个倒了杯茶,一口下去舒服了不少。
  
  虽是不可思议,可赵清河知道自个肯定是穿了。他可没有那么白皙细嫩的手,虽无镜子照面他却能感觉到这副身体比从前的他要瘦弱矮小。
  
  环绕四周,屋子装饰还不错,茶也还能入口,应是小富之家,可他想起那自称是娘的老太太似乎穿着粗糙了些。
  
  赵清河想起昏睡之前老太太说起的那个西门大官人,不由往裤子一摸,还好那玩意还在,若变成了女人,他可就无法淡定了。
  
  老太太那简短的话里信息量很大,他穿越的这个人是个同性恋!家人欣然接受这个事实。且‘他’似乎是爱上了一个不把‘他’当回事的且有些地位的男人,‘他’还为了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事,才会让‘他’把命都给弄丢了。
  
  赵清河也说不清什么心情,前世虽然努力认真的活着,却并无多大眷恋。也不知道是单向穿越还是互换身体,从前的他是死是活。
  
  他和这身体一样,也是个同性恋,不过一直把这个秘密深埋心底,无人得知。他自从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便有意无意与人拉开距离,所以也没什么交心的朋友。
  
  至于家人,赵清河不由暗地冷笑,想跟他要钱的时候才会被想起吧。
  
  “儿啊,你怎么起来了,衣服也没披上,若是冻着了可怎么好,赶紧**上去。”张氏从屋外进来,一看到赵清河这般坐在桌前,不由着急道。
  
  赵清河这时才发觉确实有些凉,听话的爬上了床。
  
  老太太紧张的摸摸他的额头,查看他的脸色,直到确认没事才舒了口气。赵清河顿时红了眼,喉咙酸涩不已,自从母亲去世,何曾有人这般关心自己。
  
  张氏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不由心疼道:“儿啊,娘知你心里难过,可那样的人家我们攀不起啊。都是爹娘没用,才会让你遭了这样的罪。今后莫要这么想不开了,你若是走了,我和你爹可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张氏的眼泪涌了出来,满头白发越显沧桑。
  
  赵清河心酸不已,想起早早逝去,记忆中已经模糊了的母亲,又或许是这具身体引发的共鸣,不禁抱住老太太,嘶哑的声音叫了一声,“娘——”
  
  张氏震惊了,多久没见到儿子这般亲近她,这一声娘是有多久未曾听到。自打儿子懂事之后,便与他们隔了一层,从未正眼看过他们老俩口。
  
  她甚至曾经更当家的抱怨过,为何要让儿子去读书识字,如今还不知道书读成啥样,倒是让儿子与他们不再亲近。总是嫌弃他们粗鄙,连话都不屑与他们说。
  
  越想心里越发觉得酸楚,若非遭了那么大的委屈,一直心高气傲看不起他们的小儿子如何会这般脆弱无助。
  
  张氏轻轻的拍着赵清河的背,以最柔和的声音安慰,“都过去啦,都过去啦,娘在这,娘在这陪着,什么坎都能过去的。”
  
  咕隆咕隆,赵清河的肚子在这温馨时刻突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顿时让他闹了个大红脸。
  
  张氏慈爱一笑,又怕他面子上过不去,只做没听见,“我儿好几日没好好进食怕是饿了吧,娘去给你做你小时候最爱吃的鸡汤面。”
  
  赵清河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脸希翼。
  
  张氏得了鼓励,乐颠颠的去准备吃食,自从儿子入了学堂,就看不上她做的这些糙玩意,总是挑三拣四的,如今不仅没嫌弃还这般期盼,心里能不美吗。
  
  没一会张氏就麻利的弄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捧了进来,赵清河赶紧迎了上去接过碗,“娘,我来拿吧。”
  
  鸡汤面很烫,张氏竟然能徒手拿着,赵清河却是受不了,赶紧把碗放到了桌子上,摸着耳朵叫着好烫。
  
  张氏呆木,双手依然是捧碗的姿势,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赵清河并未察觉,只觉得这鸡汤面实在诱人,肚子越发叫唤起来。浓郁的蘑菇鸡汤,擀得韧劲十足又薄又细的面条,面上还窝着一个鸡蛋,还有绿油油的青菜、蘑菇、鸡血和点缀的葱花。赵清河深吸一口气,香味勾得口水都要滴下来。
  
  虽是饿极,赵清河依然没忘记一旁的张氏,“娘,过来坐,咱们一块吃。”
  
  张氏闻言再也忍不住,竟跑到门外坐在门槛上哭了起来。
  
  赵清河惊慌失措,不明白自个说错了什么竟使得这老人家这般激动。
  
  赵老汉不放心家里,抽空从小酒馆里回来,便是看到自个的老伴坐在门槛上哭,不由脑门子一热,气吼道:
  
  “那混小子又犯浑啦!这混小子,看,看我不揍死他!以为读几本书就了不得了,竟敢竟敢……咳咳……”
  
  “老头子,你没事吧?大夫说你现在不能上火生气。”张氏忘了哭,连忙上前搀扶,着急道。
  
  赵老汉摆摆手,“我现在还死不了,可早晚会被那浑小子给气死。我赵老大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生了这么个逆子。老婆子,他的事,我们管不了,管不了啊。”
  
  赵老汉悲从心来,大儿子最是能干孝顺听话,可十五岁那年到山上砍柴不小心给摔死了,连个媳妇都没娶就这么没了。后来老天垂怜,过了两年又得了儿子,就是这赵清河,从小最是漂亮聪明,心里的哀痛也去了不少。
  
  可没想到,百般疼爱的小儿子读了几天书之后,本事没见长,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不仅学人富家子弟的做派,攀比玩乐嫌贫爱富,竟还喜欢上了男人!还闹得轰轰烈烈的,丢尽了赵家的脸。
  
  赵老汉为了此事,第一次打了小儿子。哪知小儿子竟然再不归家,等再得消息时,竟是半条命都没有了。
  
  看到一脸苍白昏迷的赵清河,赵老汉后悔莫及,只盼人好了他怎么样都行。哪晓得如今醒来了,又如从前一般,只会戳他们老俩口的心。
  
  儿女真是上辈子欠下的债。
  
  张氏知道赵老汉误会了,连忙解释,“老头子,我那不是伤心,我那是高兴。”
  
  赵老汉怔了怔,一脸不解,“高兴?”
  
  张氏擦了擦泪,笑道:“是啊,我是高兴。我儿懂事了,我儿知道疼娘了,知道让娘一起吃面了。”
  
  赵老汉呆住了,张氏正欲解释,便看到一脸呆愣的赵清河跟了过来,拍了拍脑袋,乐滋滋道:“瞧我,真是高兴傻了。儿啊,别管我,你赶紧趁热把鸡汤面给吃了。吃饱了,病就全好了。”
  
  赵清河依然未动弹,张氏以为他是被方才的赵老汉吓到了,赶忙解释:“你爹方才不过是说说,你放心有娘在,你爹再不会打你了。”
  
  “爹?”
  
  赵清河这么一叫,赵老汉也红了眼,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一声爹,他等得太久了。
  

☆、第2章

  赵清河醒来之后又在床上躺了几天,这具身体于春寒料峭时跌入冰寒的水中,身子骨损得厉害,就算赵清河不觉有何,张氏也不会允许他下床。
  
  张氏倒是不敢强求,面对这个儿子老婆子还是有些犯怵,可那双渴盼的眼睛让赵清河实在于心不忍拒绝。况且他这几日脑子一直混混沌沌,嗜睡、身子软绵尚且虚弱也不宜逞强。
  
  而每每入梦时会出现零星画面,虽无人告知,赵清河却笃定这些画面是这具身体的记忆,这让他这几日里大致了解了这个时代和这具身体的大概状况。
  
  画面很琐碎,而且十分跳跃,却把原身十六年岁月串联起来。图画出现了一个面容模糊的高大男人,看不清脸却知道此男子帅气逼人,哪怕是在梦中赵清河也感受到了别样的心悸,这样炽烈的感情来自原身。明媚只是一瞬间,很快画面变得昏暗压抑,让赵清河觉得胸口生闷。
  
  明亮的灯火,嘲笑讥讽的笑声,刺骨的河水还有那冰冷眼神,清晰的灌入赵清河的身体里,如千万只蚂蚁一般啃咬。
  
  痛苦,绝望,水中的‘自己’原本还挣扎,看到那眼神之后便选择了放弃,放任身体沉入水底。冰冷彻骨的河水灌入鼻中,全身无处不痛苦。
  
  赵清河突然睁眼惊醒,额头上布满细汗。心噗通噗通跳得很快,可脑子再不似前几天混沌,变得十分清明,只身体还有些软弱无力。赵清河此时莫名的觉得自己现在是彻底恢复了。如今他完完全全和这副身体融合在一起,原身或是重新投胎或是附身到他以前的身体里,总之不再归来。
  
  赵清河长舒了口气,伸展酸痛的身体,并未费心思在这离奇的穿越上。事已至此,纠结无用,不如直面。
  
  院中传来吵闹声,似是有人在争执,还夹着压抑的抽泣声。赵清河莫名,便是翻身下床打开房门。
  
  院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赵清河,除了原身爹娘院里还有一对男女,男的矮小精瘦若猴子一般,女人却圆滚滚的,脸上抹着厚厚的粉,那嘴涂得跟香肠似的,全身又红又绿,头上还插满了金钗。
  
  本尊稀少的记忆中,赵清河得知这对男女是他爹同父异母的弟弟赵老二和弟媳王氏。他们两家关系并不算融洽,小时候赵清河还被这个叔叔的大儿子赵金宝欺负过。
  
  赵老二和王氏都没想到赵清河还真的活过来了,抬回来的时候都已经高烧醒不来了,连药都灌不下去,大夫都说要准备后事,结果竟然自己给好了,这命还真够硬的。
  
  王氏只是愣了一会,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打招呼,“哎哟,我们家未来的状元郎病好啦?你要是再不醒来你爹娘可要急死了,你可是你们这支的根呐。怪不得为了救你,酒坊都给卖了。”
  
  赵清河虽是读了几年书,可连童生试都没过;虽是赵老汉的独子,却是个喜欢男人的,注定无后;他们家生计完全靠酒坊,如今没了今后日子可见一斑。王氏这番话可谓直戳重心,刺得赵老汉和张氏脸色微白。
  
  赵清河望着眼圈还红红的张氏,语气不佳道:“不知二叔二婶来我家有何事?”
  
  赵老二下巴抬得高高的,小眼睛里透着精光和贪婪,“大侄子你是读过书的人,自当比你爹娘识些道理。你去劝劝你爹娘,别这犯傻拧着,要不是和你爹是兄弟,我才懒得管你们这摊烂事。”
  
  赵老汉冷哼:“我们家的事不稀罕你们管,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们做工的!”
  
  王氏听着不乐意了,声音尖利的高嚷:“大伯,你这人也忒不知好歹了,我们把你当做一家人才想着帮衬一把。你既然不识好人心,我们也不做这热脸贴冷屁股的事,赶紧把酿酒方子给我们,站这我还嫌晦气呢。”
  
  赵老汉刚因赵清河的出现熄灭的火气又复燃起来,“想要酿酒方子就算我死了也不能!你们趁火打劫拿走我酒坊我没得说,是我着急要钱,亏了就亏了儿子要紧。现在想找我要酿酒方子,没门!”
  
  赵老二拉住要发飙的王氏,表情痛心疾首:“大哥,你这话可说得我这兄弟寒心啊,怎么能说我们趁火打击?你都祸祸你那酒坊这么多年了,我还按照原价买回,而且当即就给了银子,若不是兄弟,哪会这么痛快。”
  
  赵老汉心中顿时憋了一口浊气,他这酒坊买的时候确实是那个价,可自打渡口一开,这原本荒凉的地界变得热闹起来,不少来着做买卖的,铺子也跟着涨价。他这酒坊虽然是偏了些,可卖个50两没问题,可这事出得急,为了救赵清河着急筹钱只能十两给卖了。
  
  慌忙中又在契约上被这弟弟吃了空子,现在不仅酒坊是这赵老二的,就连官府的榷酒以及酿好的酒和之前囤的米粮也属于他的。
  
  榷酒亦为酒的酿造和专卖资格,大佑朝对此明文规定,非特许的商人则不允许从事酒业的经营。想获得特许的商人或酒户在交纳一定的款项并接受管理的条件下,才能自酿自销或经理购销事宜。
  
  这几年大佑朝边疆被外邦侵犯,天灾人祸不断,使得国库空虚,为了敛财对榷酒要求更高。加之地方官员的腐败,不仅税收高昂,想要获得榷酒资格还需付不少的打点费用。因此赵老汉酒坊虽然生意好,可挣到手里的却没几个钱。
  
  外人不知,只以为门庭若市必是赚大发了,否则赵清河怎会跟个小少爷似的,那穿戴那花销,真真让人眼馋。却不知赵老汉两口子这是自个吃糠咽菜,每日起早贪黑才抠出几个钱给赵清河花费。就这还被赵清河嫌弃,觉得给太少,纯属打发叫花子,对赵老汉两口子冷言冷语,除了要钱压根不会归家。
  
  打点费是一年一次的收,如今是年初,赵老汉早就把这打点费交了,所以才闹得身无分文,得卖酒坊筹钱。
  
  赵老汉原本想着酒坊卖掉不怕,只要有榷酒他可以在家里继续酿酒,然后挑到渡口贩卖。他这些年也混了个脸熟,只要酒好就不怕卖不掉,没想到竟然被赵老二骗走。他们如今根本没有银钱再交一次,这几日正犯愁着呢。
  
  赵清河一直混混沌沌的,前身又无太多酒坊的记忆,所以完全不知晓赵家正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为了给赵清河补身子,每日鸡鸭鱼肉一直不断,把老两口最后那点银子也给折腾没了。
  
  今日赵老二两口子的来意是想让赵老汉为他们酿酒,赵老汉酿的酒小有名气,这渡口不止一家酒坊,竞争颇为激烈,若想多赚钱还真得赵老汉出山。原想着这一家子如今走投无路,他们只要一开口,这赵老汉必定是感恩戴德的为他们效劳,这酿酒不难可想酿好酒还是得找有经验的人,否则就是有了方子也不一定能酿出好酒来。结果这赵老汉竟因为被骗之事犯浑,就是不肯答应。
  
  既然叫不动人,那就拿到酿酒方子。世上能人这么多,有了方子还怕酿不出好酒来?不过是麻烦了点罢了。
  
  赵老汉心中憋气,一口气差点没能喘上来。赵清河见状,赶紧上前扶住赵老汉,为他抚背顺气,又掐他穴位,“爹,别生气,来跟我吸气,呼气……”
  
  赵老汉跟着做了几回,涨红的脸这才渐渐恢复正常。慌了神的张氏这才微微平静下来,抹着泪道:“老头子,你可得悠着点,要是你去了,我们这家就真的垮啦。”
  
  赵老汉恨恨道:“我死不了。”
  
  赵老汉也曾风光过,如今到了晚年竟到这般田地,实在是造物弄人。
  
  赵老二和王氏却是意外,这赵清河从前不是最看不起自个老爹老娘吗,自打上学堂之后,莫说孝顺连爹娘都不叫了,更别提亲近,只恨不得永远不用回这个家。这是整个翠山村都知道的事,王氏还曾用他做例子训斥自个的儿女,要是谁这么没良心,她直接撕了喂狗。
  
  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可赵老二深信狗改不了吃屎,对着赵清河道:“清河,你劝劝你爹,现在可不是置气的时候。你爹现在没了酒坊和榷酒,怎么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怎么供你读书供你花销?你家里只剩下两亩薄田,能凑个口粮都不易,别这不识好人心拧着。咱们总归都是一家人,我还能害你们不成?这做人可不能糊涂啊。”
  
  赵清河诧异,琐碎的记忆里他们家不止这些田地才是,每年还需要雇人去种。他们家酿酒可都是用的自家地里长的粮食,怎么就剩下两亩薄田了?
  
  赵老汉和张氏神色黯然,直把头扭过去不愿看赵清河。赵清河瞬间明了,原身还真是个败家子。
  
  赵清河脸上带笑,“二叔,这酿酒方子可以给你,不过得拿东西换。”      
            

☆、第3章

  赵老二暗地讥笑,果然是不通庶务的败家子,完全不知道这酿酒方子代表着什么,除非山穷水尽实在过不下去谁会把压箱底的家传秘方拿出来兜卖。
  
  赵老汉和张氏瞪大了眼,眼底里尽是失望。赵老汉蹲在角落摇头长叹,“孽子!孽子!这是要把我们家给败了啊。”
  
  张氏也抹着泪哀求,“儿啊,这是咱们家的命根子啊,不能卖啊。”
  
  两老竟只是唉声叹气,无一人上前阻拦更别提怒骂抽打。
  
  赵清河看两人反应,更是体会到败家子都是爹娘纵,到了这时候都不敢对他这个儿子说一句重话。赵清河暗暗叹气,遇上这样的父母不知好运还是不幸。
  
  “我要求不高,只需用我家酒坊还有从前的田地以及一千两交换即可。”赵清河说得十分轻松,好似是个不闻窗外事的书生一般。
  
  原身记忆虽然琐碎却也让赵清河大概能测算出这世的物价,赵老汉的酒好却也只是比一般的酒好些,面向的顾客群都是些有些许积蓄的平民,恐怕连进入高级些的酒店的资格都没有,这个价码绝对是狮子大开口。
  
  赵老二一听差点吐血,果然是败家子,压根不知道银钱多难挣,一个破方子也好意思开这么大的口!他要有这些银子,他这辈子直接躺着吃香的喝辣的何必苦苦钻营!赵老二毫不怀疑赵清河是逗弄他,完全以为他是什么都不懂所以胡乱喊价。
  
  “我说大侄子,不是叔叔说你,你以为那破方子是玉液琼酿啊,不过是别其人酿造的稍顺口些罢了。要说酿酒不就那回事,没什么差别。看在亲戚的面上才给你几个钱意思意思,你说的这个价不是寻我开心吗?”
  
  “我也是看在亲戚的份上才收你一千两,否则我就开口一万两了。”赵清河一副爱买不买,不买拉倒,我多的是下家的天真模样,直把赵老二想揪住他的脑袋敲打,这脑子是装的是屎呢。
  
  王氏脾气暴憋不住直接蹦了起来,声音尖利,“真是想钱想疯了,这么个破方子也敢开这么个口,给你们一钱银子都是抬举!”
  
  赵清河摊手闲闲道:“那婶婶就去找一钱银子的方子吧,看看到底是卖得满堂彩还是糟蹋粮食连猪都不吃。”
  
  这一句戳中了赵老二和王氏的软肋,渡口只是来往船只临时停留的地方,而且不过是小渡口,很多大船过而不停,所以小街繁华程度有限。只不过原本此处只是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子,所以较之从前繁华了不少,却还不成气候。
  
  酒坊又地处偏僻,适合的生意并不多。若是没有赵老汉的手艺,不开酒坊,还真不好说收益如何。来往船只虽然只是停顿片刻,可船上的船工消息都是互通的,他们又没钱打点,若是酒不好生意很快就会落下来,渡口边可不止一家酒坊。
  
  赵老二和王氏都是乡下土生土长的,从前连饭都吃不饱哪里余粮酿酒,因此根本不懂如何酿酒。赵老汉这门手艺都是从前外出干活在酒坊里学的,然后自个琢磨了这么多年才有了现在的独家方子。
  
  赵老二只惊了一会很快镇定,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我本念在亲戚份上才帮你们一把,既然如此我也就没什么可以顾及的了。当初卖酒坊的时候契约上可是包括了酿酒方子,你们若是不从我们只能公堂上见。”
  
  赵老汉一听这话直接从角落蹦了起来,手颤抖的指着赵老二,“你这畜生!骗了我榷酒和那么东西不算,竟然还想霸占我的方子!你,你,我跟你拼了!”
  
  赵老汉四处寻趁手的武器,怒气冲冲要干架的模样。
  
  王氏庞大的体积往前一跨,一个顶两,“怎么着,还想打人?打吧打吧到时候把你这房子一起赔进去,白纸黑字上都写着,我们是走到哪都有理!”
  
  赵清河知道赵老汉识字,就算当时定契约再匆忙,也不大可能完全没看就签了。两家人关系一直不好,赵老汉不会这么掉以轻心。而且之前拿走榷酒时候没讨要,现在才来,那么很大可能就是在契约上玩了文字游戏,欺负他们不懂行。
  
  赵清河想到此,无赖道:“没有我方才说的条件我们是绝对不会拿出方子的,你们想到衙门上告那就尽管去。我们大不了就是失去一个方子,就算是以后不能继续酿造这方子上的内容,可我们要是在酿造过程中多添一碗水那也是新方子。
  
  而击鼓鸣冤者先打二十大板,过公堂如同雁过拔毛,我们家反正是啥都没有大不了几个板子的事。可你们用十两就拿到这么多东西,啧啧,虽说公堂上的大人是不会眼红,可公堂上还站着这么多皂隶,这些人可不会不稀罕这点小钱,到时候就不知你们可否全身而退了。”
  
  古往今来平民都不喜欢进公堂,不管有理没理最后都要被刮一层皮。果然赵老二和王氏脸色大变,之前能如此顺利那是因为赵老汉和张氏憨厚不晓事很容易被唬住,一提起要上公堂马上就害怕了,立马乖乖的把东西呈上。
  
  赵老二和王氏有些动摇,赵清河又添了把火,“你们手上的契约究竟如何也就骗骗我爹娘没读过几天书的,我好说歹说在县城的学堂里混了这些年,这种小把戏糊弄不了我。别的不说,鱼死网破还是容易的。反正我们家啥都没了,也不在乎多一个方子。”
  
  这一句直接让两人蔫了,所谓做贼心虚,他们两人又不识几个字,契约也不是他们定的,谁知道有什么漏洞。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手的东西都给吐出来。别说过公堂,就是告到里正那,也得刮一层皮,谁不眼红十两银子就拿到这么多东西?最关键是这赵清河是个不好相与的,可不似他爹娘那样实诚,又读过几天书,不要脸不要皮还不要命的,这种人最是难缠。
  
  赵清河见两人这模样,更是老神在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赵老二和王氏又恐吓了几句,见赵清河越发无赖油盐不进,只能气闷离去。临走时赵老二不忘恐吓道:“我今日是看在都是亲戚份上才开了这个价,若是以后你们过不下去想再寻我,哼,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你们可别忘了,没有榷酒资格不可酿酒贩酒,我看你们一家三口怎么过下去!”
  
  赵老汉和张氏原本见折腾了他们一早上的两人终于离去还觉高兴,一听到这话又满面愁云。酿贩酒是他们家唯一生计,如今没有了,今后可怎么办啊?
  
  家中只有两亩薄田,连他们的嚼用都不够。他们老两口年纪大了,就算出去找活,也不一定能找到。
  
  赵清河见状连忙道:“爹娘,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撑起这个家的。你们辛劳了大半辈子,不用再操劳。”
  
  赵老汉和张氏听到这话当场抹泪,他们家的娃儿经过这遭终于长大懂事了,也知道为家里着想了。这么多年,终于盼来啦!
  
  之前老两口因为被骗心中堵着一口浊气,如今全都顺畅了。只要儿子和他们不离心,知道想着他们,不管费多少钱都是值得的。
  
  老两口内心激动,可冷静下来却无人相信赵清河真的能撑起这个家。赵清河从前就是个筷子掉了都不会捡起来的主,哪知道维持生计如何艰难。
  
  张氏抹掉泪水,拍着赵清河的手背道:“儿啊,你能这么想为娘就很满足了。你不用担心,好好念书,爹和娘会想法子度过这难关的。”
  
  赵老汉感触了一会,便开始想后路,“我去县城里找找老东家,看看能不能给我找个活。”
  
  张氏顾虑道:“现在是少东家当家,老东家已经完全不管事了。少东家不喜老人,你找老东家恐怕也不顶事啊。”
  
  赵老汉也知道这茬,可现在实在没法子也得试试不是,这年头青壮年都难找活干,何况他这半个身子都入土的老头子。
  
  赵清河知道一时之间难以更改两老心中印象,不再强调只道:“爹,娘,孩儿不想读书了。”
  
  读书于普通人家来说负担是极为重的,尤其赵清河之前还是在县城里上的学,那学费于这小乡村的人来说无疑令人咂舌。赵清河记忆中有着不少人的艳羡,原身当初十分得意,在村里走路都是鼻孔朝天的,十分瞧不起这小乡村里的人。
  
  若不去读书,他们家的负担就减轻了许多。赵清河前世已经读了十几年的书,目前觉得已经足够,而且不管是原身还是他想要考个功名出来实在太难,已经没必要花这笔钱。
  
  赵老汉和张氏一听这才知道赵清河方才并非说的漂亮话,连书都不读了,这可是真下了决心。要知道他们这儿子一向志向远大,就想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从此飞黄腾达。
  
  老两口当初送赵清河去读书并无这么远大理想,就觉得不是个睁眼瞎,识几个字以后好继承家业即可。而且赵清河学业平平,不是瞧不起自个的儿子,实在是这条路太难,他们这十里八村的考上秀才的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还仅仅是个秀才,一直无法往上,可见这条路多难。所以很多贫寒人家虽然知道这是一条极好的路,也下不了决心倾家荡产供个吃钱的读书人。
  
  张氏连忙道:“孩子,不用担心,爹和娘会找到活供你读书的。”
  
  张氏说这话有些底气不足,却不希望打破赵清河心中那点念想。
  
  赵清河摇头,一脸坚决,“我读了这么多年了,够了,是真的不想再进那学堂了。只是今后没法子中状元给娘您挣诰命,给爹争光了。”
  
  赵老汉和张氏看赵清河表情不似作假,这才真的信了。赵老汉摆手,“那些虚名爹娘都没想过,只要你平安就好。”
  
  女人习惯多想,张氏不由以为是赵清河遭了大罪,所以才怕了那学堂,连书都不愿意读了,心中更是酸楚,那眼泪更加汹涌了。
  
  赵清河一看她这模样就明白她的想法,“娘,您年纪大了,一直落泪会伤眼。孩儿只是不想念书了,并不委屈。只要咱们一家三口在一起都好好的,这才是最重要的。人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千金散尽还复来,我们很快会过上好日子的。”
  

☆、第4章

  张氏笑着抹掉泪,“对,对,只要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能过上好日子。我儿饿了吧?娘这就给你下面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丐世英雄 by SISIMO(下) 下一篇:兽医 by 络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