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帅妻难当 by 龙纹砚(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制服情缘 欢喜冤家 遥远星空 生子文

【文案】

人前,夏静唯就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第一夫人。
背后,他就是个坏到让图佳觉得蛋疼的恶媳妇儿。

人前,图佳就是个能文能武,能屈能伸的模范丈夫。
背后,他就是个腹黑到让夏静唯觉得菊花一紧的臭老公。

夏静唯:当年老子就是瞎了眼才嫁给你!
图佳:当年老子就是因为眼神儿太好才能眼睁睁把你娶回家!

这是作者想象中的攻受,实际如何,捂脸,我就是个歪楼君。
1V1,HE……有生子,攻有兽形态~~略重口。温馨,炸毛,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静唯、图佳云泽 ┃ 配角:朝贺,雅佳云泽,娜佳云泽等…… ┃ 其它:先婚后爱
 

☆、第1章:都是名字的错

  “静唯少爷,吃饭了。”一把苍老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不多时,一个年迈的老人端着放满营养液的盘子,微弯着背脊缓步走了进来。
  夏静唯抱膝坐在原地,连头都没转一下。他知道张伯会把东西放下就离开,也并不指望他能回应一声。毕竟对于一个十多年都没怎么开口说过话的人,别说一个仆从,想必就是亲生父母也不会抱有多大的希望。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真想对着张伯大吼一声:老子吃够营养液了!能不能换点像样的饭菜来!
  可惜没有如果。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他必需保持沉默。
  “静唯少爷,今天的晚餐是您最喜欢的番茄炖牛肉口味,请您务必多吃一些。”张伯离开时殷勤嘱咐道。
  夏静唯仍旧没有吭声,从张伯启口到进入他的卧室再离开,这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里,他在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显得十分呆滞,并且不要被张伯看出任何破绽。尽管他此刻真的很想说:张伯,番茄炖牛肉再香,你也不能连炖十天吧???
  不得不说,虽然都已经重生到这里整整两个月了,但他仍是不习惯夏静唯这个新身份。在重生前他是一名退伍的特种兵,从事汽车外形设计工作,而夏静唯却是大亚帝国夏家的私生子,一个在家里头完全被圈养的,还不如一个牲-口-活-的自在的“少爷”。
  这个“少爷”他几乎从不说话,从有记忆起就因为不知名原因被关在卧室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对着某个地方发呆。可以说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所以他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重生到这个人身上,这个,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的人身上。就因为名字相同?那么他不得不问候一下他老爹了,好好个大老爷们儿,给起这么个娘叽叽的名字干啥啊!
  在部队里被叫了五年的小唯唯也就算了,临了又重生在一个娘炮身上。一米八都不止的个子,脸蛋长得居然比姑娘还精质,日!
  烦躁地把营养液踢到一边,夏静唯开始做俯卧撑。最开始重生到这个新身体的时候他只能做五个俯卧撑,而现在他已经可以在一分钟内做完七十个。不光如此,他还在偷偷地做仰卧起坐,倒立,蛙跳等其它运动,以期待能恢复到当前身体可以拥有的最佳状态。
  运动是眼下最好的发泄方式,而不管是为了以后打算还是想着眼下,提升体力是十分有必要的一件事。他总不能一辈子关在这里,总要想办法逃出去。自由对他来说可比衣食无忧重要太多了。
  “六点三十分,您预定的节目即将开始。”随着这声响,上一秒还是油菜花海的数字墙上,出现了数不清的不知名植物。夏静唯起身,把踢到一边的营养液拿过来撕开包装喝着,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这屋里的数字墙是他唯一喜欢的地方,整面墙平时就是一副风景画,可一但主人需要,它就可以变成电视机。他觉得也许应该也可以变成电脑,只是有可能他这屋子里的数字墙被限制了这种功能。
  或许夏家人在防着他什么?比如跟外界联络……
  可是一个只活在自己的世界的人,他会跟谁联络?原来的夏静唯的记忆中,实际见过的人加起来一共才七个,这七个人里还包括一个机器人。而他都已经十八岁了。也就是说,他平均每三年才能认识一个正常人类。
  其中见过的最多的就属张伯,因为张伯每天都来给他送饭。其次就是机器人坦达,每天负责清理一次他的卧室。还有五个,其中一个是他老子,三个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妹,不是高傲过了头就是脑残到了极致的类别。至于最后一个……他不知道那人是谁,因为那段记忆太过遥远也太过模糊了,他只能隐约记得那人的样子,却无法知道那人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曾想过那人会不会是他母亲,后来却否定了这个猜想。因为对方是个男人。
  正试着将那人的模样在脑子里更加清晰化时,门却被砰的一声踢了开来。紧接着二B青年夏老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语气之傲慢简直就像一只斗赢的大公鸡在叫,“哟,傻子也能看懂植物大百科么?”
  夏静唯专注地看着电视节目,不由暗暗骂了句:日你奶奶个爪的,老子离开那天绝对先废了你这根烂豆芽!
  叫豆芽不是没原因的,他的两个“兄弟”长得都比较……恩,头比较大,身体比较小,整体看着就像豆芽。他记得夏静唯的老子不是那样,所以很奇怪,为什么会生出这种烂泥比例的生物。也就“他”妹妹夏雨还说得过去,起码长得还像个普通人。
  “啧啧,看来父亲说的没错,傻子就该配傻子,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嫌弃。”夏杰反应到不会有人回应他的问题,遂又自己接下去道。
  夏静唯闻言,藏在袖子底下的拳头不由的紧了紧,但面部表情却始终没变。傻子配傻子,这是什么意思?这帮杀千刀的该不会给他娶个傻女人做老婆吧?那这心思也太TM恶毒了!
  “虽说以你这容貌,配个傻子是有点可惜了。但是……”夏杰拿出一支烟点上,才悠悠然继续道:“但是,好歹人家虽傻,基本的沟通却不成问题。而你?空有声音却不说话,跟哑吧有什么区别?”
  “……”
  “明天和亲使者就要来了,听说要和你结婚的对象也会一起过来。所以我想说的是,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说的话,明天你一定要给我乖乖的,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
  夏杰说完就走了,留下夏静唯自己在原地慢慢消化这莫大的惊喜。
  听夏杰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想让他跟对方见面,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会被放出去。如果真可以这样,那哪怕对方真是个傻姑娘,他也得先娶了再说!
  第二天一早,张伯准时来给夏静唯送饭,顺便还给他带来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这衣服与他一贯穿着的宽松版有些不同,是那种稍显身材的类型,整体样子也非常不错。天蓝色的长袖针织衫,下面是条米色的休闲裤,穿上肯定显得人特别清爽。
  不过看见这衣服夏静唯的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不是因为对衣服不满意,而是原来的夏静唯自己根本就不会换衣服,他换衣服一直是被动的,由张伯给脱给穿。虽说原来的夏静唯对此根本没有感觉,可他这换了CPU的夏静唯却很不喜欢这样!但又不得不忍……
  “静唯少爷,一会儿可千万不要闹,一定要听话啊、。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您都要听从老爷的安排。对方是坎达尔星球的贵族之后,您可不能……不能再任性了好吗?”张伯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始终也没看着夏静唯,声音也并不大。但夏静唯却从张伯的语气中听出了担忧,而他确定这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心的怕他出意外。
  夏静唯缓缓地将目光对上张伯的脸,什么也没说,却用十分单纯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
  张伯抬头时看见这目光,眼眶立时变得湿润起来,却急匆匆地把夏静唯换下来的衣服拿好,离开了卧室。
  没多久,夏静唯便被夏杰带到了夏家的会客厅里。夏静唯对这里的印象毫无疑问是空白的,可这一路上他都没有表现出半分的好奇心。他只是被动地被夏杰拉着走,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空洞,似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跟他无任何关系。
  当然,事实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尽管这两个月已经从机器人坦达和那个数字墙上得知,这大亚帝国的科技已经不是他原有的所学可以理解,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发达到了这样的程度。“惊怵”二字不足以形容。如果不是良好的心理素质在发挥作用,想必他这会儿早就扑到窗外草坪上停放的那辆,看着就能飞的汽车上头了!
  “静唯,你很喜欢那些花?”夏家家主语气里不带丝毫感情地问道。
  夏静唯缓慢地转头看了眼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突然显得十分不安地低下了头。他能说他喜欢那辆车吗?
  “如果你喜欢那些花,一会儿只要你乖乖听话跟美拉尔星球的使者回去,爸爸就把这些花都送给你,好不好?”
  夏静唯心说去你妈的,老子又不是卖花姑娘,要你那些破花干什么?面上却摆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再度瞅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说的是美拉尔星球,而他记得张伯说的明明是坎达尔星球……
  到底是谁搞错了?还是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暗示?夏静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决定干脆不想了,反正不管是哪个星球来的傻妞,他都得先把人家娶了再说。
  须臾,银色的对开厅门被人从外头用力向两侧拉开,进来了两个人。一个身高体健,一个略显单薄。
  夏杰坐在旁边,见状立时向夏静唯的方向微微侧头,不怀好意地低声笑道:“傻子,你的和亲对象来了。”
  夏静唯不动声色地歪头看过去,心里当下大喊了一声:卧、槽! 


☆、第2章:今天飞来横祸

  “呵呵,这就是我老婆吗?不错不错。”传说中的贵族之后还没等坐到沙发上,眼神就粘在了夏静唯的脸上。他那憨厚朴实的笑容,那一口结实的白牙差点没闪瞎夏静唯的狗眼。
  “夏将军您好,美拉尔王国使者安庆谨代表敝国国主黎塔国王向您表示最真诚的问候。”安庆使者尴尬地拉着贵三代坐下道。
  “感谢黎塔国王的厚爱,愿真神永远眷顾其左右。”夏玉天挂着个公式化的笑容,指着夏静唯对安庆使者道:“这就是犬子夏静唯,他——”
  “我知道!”还没等夏玉天说完,贵三代呵呵傻笑着口道:“他是我老婆!”
  “去你妈的,老子怎么会给你这头熊当老婆!不对,是老子怎么可能给人当老婆!”夏静唯内心咆哮着,面上继续装痴呆。
  “是的朝贺少校,你们即将完婚。”夏玉天对贵三代说罢看向安庆使者,“想必使者来之前已经有所耳闻,我大亚帝国国主目前身体欠佳,所以这次的婚礼不宜太过张扬,以免不甚冲撞帝君之威仪。故而我们夏家希望,这次的婚礼可以从轻从简,不知朝贺少校和使者意下如何?”
  “关乎大亚帝之康泰,这点要求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安庆使者做出既有些为难,又有些惭愧的神色道:“只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夏将军成全。”
  “使者请讲。”
  “朝贺少校虽只拜少校军衔,但毕竟是美拉尔贵族之后。睿智如您也必然知晓,美拉尔的贵族们在成婚前期,需有一晚上让两位新人独处。所以您看…………?”
  “这有什么问题?如果朝贺少校同意,不如就在今晚?”夏玉天笑得有些轻蔑道。就算对方知道夏静唯有什么问题也是不敢推拒这门婚事的,如果真那样做无异于打大亚帝国的脸。美拉尔虽然不是小门小国,但跟大亚比还是有着很大差距,事以这种事除了忍也没有别的选择。
  夏静唯可不管那些,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这头熊似的傻大个儿真要扑过来,他能不能就地灭了他???
  不知道胜算有多大,毕竟才两个月,他的状态还不够好,而且这个叫朝贺的傻大个儿看起来得有个一米九十多高,那身板儿那肌肉……
  不过想想,只要能先从夏家混出去就比什么都强了。
  “夏将军,我想现在就想带他出去走走行不行?”恍惚间,夏静唯就听朝贺这样说。原本应该是一件挺无理的要求,却因为那张憨厚傻气的面容显得特别真诚。紧接着便听到夏玉天当场应了声:“自然没问题。”然后冷声道:“静唯,陪朝贺少校出去走走。”
  夏静唯闻言把头垂得更低,人也原地坐着不动,还做出了十足的胆怯状。
  夏杰见状,立时道:“少校请别见怪,我弟弟生性腼腆,他只是在害羞罢了。”说罢露出一脸恶心的笑容,面对夏静唯,“静唯,忘了二哥怎么跟你说的了?”
  “……”夏静唯“不安”地起身,老老实实站到朝贺旁边。
  “放心放心,我就带你出去转转,你别害怕。” 朝贺说着就用粗壮的手臂拉住夏静唯,自觉露出个安抚的笑容道:“你这么漂亮的人就要给我当老婆了,我哪里舍得让你受惊吓。”
  夏静唯按耐住推开对方的心情,默默地让对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出了那道银色的厅门。
  外面的世界是他整整向往了两个月之久的,然而他的神经仍然不敢有半点松懈。在无法确定这里是不是也四处藏着暗桩前,他还是要小心为上。特别是这里的科技这么发达,万一弄个机器人躲在某个地方监视着,他感觉都感觉不出来,毕竟机器人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气息和他所熟知的味道。他好不容易才能出来透口气,绝对不能因为一时出错就悔了以后的生活。
  “啧,什么破地方,一点儿浪漫的气氛都没有!”在原木铺就的小路上,朝贺突然踢翻了脚边的一个智能垃圾筒,抱怨道。
  夏静唯无声地看着那个银灰色的小圆筒在翻了几个个儿之后又稳稳地站了起来,继续四处搜寻垃圾。看起来确实挺新鲜的,除了它站起来之后,调整角度时给人的异样感觉之外。
  “喂,你是哑巴吗?”朝贺在夏静唯眼前晃了晃手,一脸好奇地问:“是一句话都不会说吗?”
  “……”夏静唯纠结了。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还有,在他面前晃个屁手啊!他只是不说话又不是瞎子!!!
  片刻,他抬头看向朝贺,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却用他原本该有的目光,正视了朝贺三秒。他想这样做是最为妥贴也最为安全的。如果朝贺是聪明人,而不是像现在表现出的这样傻,那就应该能看出他眼里有内容,而不是像之前一样盲目空洞。反则,那就当自己做了件蠢事。
  他果真没猜错。事实证明朝贺的傻就是装出来的,因为在看到他眼睛的一瞬间,这人也相应地传回了某种无法言说的信息。
  好像过了很久,其实也就是片刻功夫,朝贺就把目光收了回去,紧接着指向不远处的一棵枝叶最繁茂的大树道:“我们去那边走走吧。”
  夏静唯依旧无声,却隔着两掌宽的距离跟在朝贺旁边。
  朝贺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一会儿又傻笑,一会儿又单纯地说着什么。那笑在这人脸上看起来意外和谐,说的话也很多意思。夏静唯发现朝贺话语里的信息量很大,虽然时而听起着像闲聊,但是其中包含的内容却让他暗暗惊喜。
  “我们美拉尔星球虽然不大,但很美。不像这里,到处都是金属和微晶质建筑,所以我想你会爱上那里的。”
  “……”
  “你知道美拉尔离这儿多远吗?”朝贺问完又后知后觉似的道:“哦对了,你不会说话。美拉尔离这儿很远,坐星际飞船要四天才能到。中间要加两次光能量。
  “这里的树也没有那里的好看,我们从南边过来的时候经过了将军家的正门,听说那里是大亚帝国植物第三多的地方,仅次于大亚帝的居所和植博园。不过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夏静唯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周围的情况,暗暗记着路线,顺便再感叹一下,这真是个破地方。只有头顶上的天是蓝的,其它地方不是灰就是白,地面有些绿,却也不多。确实像朝贺说的一样,不过如此。
  还是过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不是人家不想搞绿化,而是环境已经被污染到植物很难生存的地步了,就算想搞绿化也难。都说天天吃合成营养液,这菜也着实吃不起啊。
  “听说在这里砍一棵树就要被监禁,什么时候能成功再种出一棵树,什么时候才可以放出来,你说好不好笑?”
  “……”
  “不过他们的国防力量还是挺强的,特别是你父亲掌握的圣亚舰队和圣亚机甲团,他们的战斗力在整个星际都很出名。”
  夏静唯心说:怪不得一家子都鼻孔朝天……
  朝贺知道夏静唯听进去自己的话了,所以虽半天不得回应却也不觉得有多不悦,继续说着自己的一些有趣的见闻。而夏静唯,他当然不会主动要求回那个牢笼里,遂也就跟着朝贺一路走。
  最后俩人一直逛到吃中午饭才重回会客厅,那时候厨房里的工作人员已经把饭菜弄好了。
  夏静唯看着那些有模有样的菜叶子和肉,差点没学恶虎扑食。如果不是仅有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当所有人全部入席的时候,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吃得很有些豪迈,实在是那种有食物在嘴里咀嚼的感觉太TM美好了!
  夏家的人见状脸色自然都不太好看,朝贺却傻笑道:“将军,看来小夏很喜欢我们那里的食物。”
  “……”夏静唯默默地调整了自己吃菜的速度。
  “让使者和少校见笑了。”夏玉天说罢故作贴心地让人把自己面前的菜都放到了夏静唯面前。
  夏杰道:“我就说少校和我们静唯有缘么,看这饮食习惯都相近。”
  他这话或许在别人听来是好话,但夏静唯却知道这烂豆芽就是在暗地里嘲讽自己。
  一顿饭吃的看似格外和谐,实则却是夹枪带棍的。夏静唯庆幸自己这时候不能说话,不然他一定会忍不住把夏杰损得外焦里嫩!
  下午的时候,朝贺和使者被邀请进帝宫里见大亚帝,而夏静唯却被留在了家里。朝贺想带上夏静唯,此提议却被夏玉天给婉言拒绝了。理由是:“静唯的大哥和妹妹下午就要回来了,他们难得团聚一次,希望少校和使者理解。”
  夏将军家的长子和唯一的女儿都在为大亚军队服务,所以常年不回家,这点许多人都是知道的,安庆使者自然不好说什么。而朝贺,即使想耍赖也要想想到底适不适合。
  夏静唯本能地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也无能为力。这个世界不是他所熟知的世界,而他的敌人又太过强大,事以他目前能做的还是忍。
  夏玉天带人走了之后,烂豆芽二哥就带着传说中的夏公主出现了。这姑娘身材比例完美,完全不像老大老二那样长得像豆芽。脸蛋儿也拿得出手,颇有点像某个以演A-V出名的某岛国老师。就是那个阴狠的笑容像条毒蛇一样,一眼就让人觉得特别不舒服。夏静唯本能地觉着这姑娘对他来说是个危险。
  “三哥,两年不见,你还是这么不长进啊。”夏雨用看渣滓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夏静唯一番道。
  夏静唯直勾勾地瞅着地面,在想一会儿出现意外他该如何脱困。至于长不长进的,这事儿得以后再说。谁知老天爷自有安排,他才刚开始想,有股强烈致晕的气体就从旁边迅速喷-射了出来,弄得他的脑子当场当机。
  在晕过去的一瞬间,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尼玛,他记得旁边明明就是墙壁来的!!!
  都已经刻意给自己留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了,却被墙壁攻击的人真是无比蛋疼。


☆、第3章:天降一双大脚

  朝贺从帝宫回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很晚了。为了能和夏静唯“共度一晚”,他这次可没喝多少酒。他还特意在回夏家给他准备的卧室前,给夏静唯拿了些他从美拉尔带过来的水果,打算一会儿叫夏静唯过来尝尝。谁知道一打开卧室的门,夏静唯居然笔直地躺在他的床上(?)
  这是什么节奏?到底是夏静唯自己躺上去的,还是有人给送过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安庆使者就在隔壁房间,朝贺想了想却没有去叫他,而是轻轻把门关上,走近了夏静唯。
  夏静唯仿若未觉,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冷不丁的就给人一种特别脆弱的感觉。但一想到白日里那短暂的目光对视,朝贺决定还是把这种感觉给抹掉。
  这人不是个弱者,即使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他表现得就像个傻子或者胆小鬼,也仍然无法磨灭在那不足三秒的对视里传递出的强悍信息。那是淬了血的目光,是真正在战场上拼杀过的人才会拥有的无畏无惧。在这个全凭无人机或高防护机甲战斗的年月里,这样的目光并不是多见的。而这样一个被经年关在家里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目光?
  “嗯……”夏静唯突然嘤咛了一声。
  “你醒了?”朝贺抱臂站在床边,狐疑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着听到了些许声音,一时忘了夏静唯不说话,遂问道。
  夏静唯强撑着身半坐起来,甩了甩头,试图驱赶脑子里的那种沉重感,却并不太成功。朝贺的声音就像隔着一座山远远地传过来一样,听着不真切还有回音,弄得他脑子里嗡嗡的,等到他能分辨出话里的意思的时候时间都已经过去快一分钟了。
  怎么回事,是啊,怎么回事……
  他右边的那道墙壁里喷射出了一种强效的致晕剂,之后的事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烂豆芽和夏雨那两个王八蛋,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还好吗?”朝贺见半天得不到答案,索性也不指望夏静唯开口了,只等他点个头或者摇个头。
  夏静唯却是谨慎地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才轻轻点点头。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好,身体虚软无力得紧,可是堵在心里的那口恶气迫使他不肯对任何人示弱。当然,他本来也不是弱者,永不服输是他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因为面对任何人,任何问题而有所改变。
  朝贺看着那双似无神却隐含着大量信息的眼睛,半晌,去倒了杯水过来。
  夏静唯没什么表情地接过来喝了一会儿,突然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再转过脸看向朝贺时,那眼神几乎可以说是恶狠狠的。
  朝贺不明所以,一时想不通自己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夏静唯那要撕了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很快的,这疑惑得到了答案。
  因为夏静唯居然“砰”的一声,硬生生捏碎了手里的水晶杯子。
  碎裂的晶体毫无意外地扎进了夏静唯掌心的肉里,红色的血液迫不急待的顺着拳中的缝隙流了下来。紧接着没多久,他的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红润起来。气息更是不稳,仿佛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朝贺都能感觉到那股子诡异的灼烧感。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一件事。
  ——夏静唯的身体很有些像在发-情……
  “你在怀疑我给你的水有问题?”朝贺反应过来,轻蹙着眉问道。
  夏静唯垂眸不语。刚刚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却不太确定了,因为朝贺似乎没有必要这样做。他都已经躺在了他的床上,还需要再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吗?而且朝贺似乎也不像那种无耻之辈。至少在之前的相处中可以感觉出来,这人在不需要做戏的时候对他还是很客气守礼的。只是身体上的变化来得太巧了,偏是喝了水之后,所以他第一反应才……
  不过想来想去,还是烂豆芽和夏毒女的可能性比较大。
  夏静唯有此结论也不再多作他想。起码在眼下,他觉得还是应该先把身上的问题解决掉再说。于是他跌跌撞撞地下了床,直奔浴室。
  这里之前他进来过,当时夏玉天让他给朝贺选一间客房,他是按着朝贺的暗示选了这里的。他不知道夏玉天在想什么,但是朝贺选择这里的原因却不难猜测。这里是南北朝向,窗户很大,采光很好,而且有事容易逃跑。
  别说大老爷们想着跑是件窝囊事,因为夏静唯觉得,凡事给自己留些退路是正确的,除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以外。
  按下智能淋浴系统上的某个按钮,冰冷的水便兜头淋了下来。夏静唯合着衣坐在地上,咬紧了牙关抵抗身体里那股旺盛的欲-火。
  类似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但是换了个身体,承受力就有了明显的差距。而且他原部队里用的东西也不是这么缺德的东西,催-情就催-情吧,尼玛催的还是……
  身后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又热又痒,空虚得紧,恨不得有什么东西立时能进来狠狠地抽-动一番才好。这种感觉绝逼让人暴躁得要命,但是除了忍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冰冷的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淋了半天也不过是让身上的火烧得更盛罢了。
  这时,朝贺在浴室门外不轻不重地叫了一声:“夏静唯,你先出来。”
  完美的隔音效果让人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但正因为听不到所以才更好奇,里头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夏静唯握紧了受伤的拳头,把水关上,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着。
  朝贺不确定里头的情况,也无意闯进去。他这次来是受了朋友的请拖,顺便帮个忙而已,并不是要真心娶夏家的人,所以也从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如果早知道会这么麻烦,他肯定一口拒绝!
  正当犹豫要不要跟朋友联系一下的时候,他的联络器传来了异样的震感。那是他那死党专用的震频。
  果然,一打开联络器,死党那张一脸算计相的脸便出现在了上头。银白色的头发微长及肩,麦色的肌肤上剑眉轻挑。那双狐狸似的凤眼更是充满了智慧的灵动,嘴吧一张一合,这又是有人要倒霉的节奏。
  “小贺,情况怎么样?”图佳云泽用文字系统聊着,事以联络器里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不太理想。”朝贺同用文字系统回道:“夏老三好像中了春-药。”
  “谁干的?”图佳云泽饶有兴味地问。
  “还不清楚,你那儿怎么样了?查到什么了么?”
  “祭司不在夏家。”图佳说完又问:“夏老三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这可是他的“夫人”,虽然不是他自愿想娶的,目前也没娶,但他好歹得关心一下不是?毕竟还是有可能要共渡一生的。
  朝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也没看着。最后他想了想,然后干了件……不太厚道的事情。
  他把浴室的门轻轻打开一道缝隙,将那个薄得接近纸片的透明联络器放了进去……
  图佳本来还在等答案,谁知画面居然渐渐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朝贺被夏家发现了,可当看到最终画面的时候他才恍然,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
  是的,不是他想的那样。夏静唯不是他想的那样懦弱,也不是他想的那样娘气。这个传闻以呆傻出名的夏老三此刻就那样孤零零地坐在地上,不顾浑身湿嗒嗒的感觉,死咬着牙关抵抗身体里的欲-望。
  这和他一直以来所知的差太多了。夏老三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却绝对是第一天发现,原来这人有这样的一面。
  夏静唯在努力让自己的感知系统失灵,哪怕是片刻也好。实在是他快被体内爆崩的欲-望给折磨疯了。遗憾的是他的努力一直没什么效果,而且好像他越是抵抗,那股难过的感觉就越是强烈。甚至哪怕他只是动一下下,他的身体都会被那种轻微的摩擦带来不寻常的刺激,弄得他加更敏感。
  如果他能过了这一劫,他发誓他一定要让对他使坏的人生不如死。把他身上的这种感觉返还回去只是其中一部分,起码还要让那两个烂豆芽把夏玉天先-奸-后-杀= =!
  正在默默赌咒间,他发现他的眼前冷不丁出现了一双脚……


☆、第4章:帅妻的黑历史

  夏静唯可以肯定,这是一双很大的脚,一看就是属于男人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双脚?!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因为他真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听见。这双脚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莫非是朝贺?
  夏静唯吃力地控制着不停颤抖的双手,使劲抹了把脸,然后抬头……
  就见一个人,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正微眯着眼睛立在他身前,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这个人他没见过,大约跟朝贺差不多高但绝对不是朝贺,也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夏家的人。
  那一身纯白色的家居服丝毫掩饰不了这人强健的体魄,夏家可没有这么好的品种。而且能把白色穿得这么性感的,着实难得。
  至于他?啊呸,他姓夏但他不是这个夏家的人!!!
  “怎么?很难受?”就在夏静唯怀疑自己的脑子和视力是不是已经完全不在正常状态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发话了,语气之**好像他们本来就认识。
  但夏静唯还是很想说:要不换你来试试?可他一来没力气,二来没心气。他觉得现在如果发出动静,那声音也一定是接近呻-吟,所以他不想出声,哪怕他能发出动静他也不想。而且他本能地察觉到一定危险性。这种危险性不同于来自夏雨身上的那种逐渐侵袭,而是即时性的,下一秒就可以毁灭一切的强大破坏力。是以最终他选择用沉默回应了对方的问题。
  谁知对方得不到答案还不肯罢休,居然用那只看着就很有力的手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道:“你在害怕?”
  “我怕你妹啊!”夏静唯内心咆哮着,狠狠地挣脱那只手。
  但那只手就好像紧紧地吸附在了他的下巴上一样,居然还甩不开!
  夏静唯突然觉得有些不妙,明明之前他还没有这种完全力不从心的感觉,可是在这人出现之后,他好像真的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朝贺那傻大个儿不知道有人进来了?
  还是……朝贺被放倒了?
  那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一堆问题在夏静唯的脑子里盘旋,可终究是一个答案都得不到的。而且不光得不到答案,他的注意力还为此分去了大半,以至于对面的人脸上有什么变化,他是一丁点儿都没看见。他只看见,有一双手缓慢地抚上了他的后颈,紧接着湿热且霸道的吻便毫不迟疑地印了下来……
  夏静唯瞪大了眼睛,努力想把身上的力气凝聚起来,哪怕让脑子能保持清明也好,可是他失败了。越来越模糊的视线告诉他,这一次,真是栽得不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颤抖吧,小三 by 神颠 下一篇:帅妻难当 by 龙纹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