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重生之魔鬼巨星 by SISIMO(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娱乐圈 重生 幻想空间

文案:

带着游戏系统穿越就逆天?NO!
陆宁直到这会儿才知道这世界压根儿不像他以为的那样,
原本的三观什么的碎了一地……
问他一个带着游戏身体的“魔族”和一个在东方混的“吸血鬼”为什么要去当明星?
原因太简单了:
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正派人士们,他们最害怕的东西就是“镁光灯”!
因为约定俗成的规矩,打架斗法都是见不得光的,
一切超出科学范畴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
所以,明知道看门的大爷他就是个昆仑来的死道士,
但因为门外拿着相机的狗仔和粉丝,他硬是不能对你下手——
这酸爽的感觉!


阅读提示:主要娱乐圈发展,有少量诡异妖魔鬼怪乱入→_→
另类娱乐圈爽文,无虐,伪双胞胎兄弟,带游戏系统魔族×吸血鬼,双明星搅基,
游戏系统设定部分借鉴AION永恒之塔魔族枪炮星,不完全一样……
攻受已定:陆远(攻)×陆宁(受)
避雷针:本文也许三观不正,故事纯属虚构,娱乐圈架空,请别对号入座……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宁,陆远 ┃ 配角:钟瑜白,顾怡 ┃ 其它:娱乐圈,爽文
 

晋江编辑评价:
一场地震之后,陆宁回到了十年前,变成了和大明星陆远一模一样的魔族少年,然后被陆远心不甘情不愿的领回了家。
穿越成魔族已经很奇幻,更奇幻的是陆宁还带着游戏系统,更更奇幻的是,陆远竟是只不怕光的吸血鬼!
为了躲避正派的追杀,这两人踏进了娱乐圈,曝露在正道们最害怕的镁光灯下……
本文主打娱乐圈,偶有各路神怪诡异妖魔鬼怪乱入,不仅主角是带着游戏系统穿越的魔族少年和邪魅不惧光的二代吸血鬼,还有被约束打斗不能见光的正派人士,设定新颖且有趣,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作者文笔进步明显,情节处理的干脆利落之余,于细节处也不见丝毫马虎。

1

1、Chapter 1 ...
 
 
  陆宁迷迷糊糊中,闻到了还算熟悉的味道,医院的消毒水味,暗自心想难道又昏倒了被送了医院?等睁开眼睛的时候才觉得有点不对。
  
  灯光昏暗,雪白的墙有点刺眼,浓重的消毒水味道让他的鼻子有些难受,四周脚步凌乱,来来去去的好像有不少人。
  
  没过多久,眼角瞥见一袭白袍,“名字。”
  
  陆宁努力扭过头,一个四五十岁的医生正抿着唇略带不耐烦地看着他,身后跟着好几个护士,都是一副匆忙景象,有个年纪轻的护士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脸一红就撇过去给他邻床的那位拔输液管。这医生看到他的目光愣了一下,神色稍微和缓了一点,“叫什么名字?”
  
  “……陆宁。”他说着,却有些怀疑眼前这几个人难道都没有认出自己?
  
  陆宁三十七岁,算是个影视明星,不说家喻户晓吧,但他那张脸,在内地这块地方,少有人不认识,虽然说,这种认识不太讨人喜欢。他十七岁北漂,在皇城底下的一家普通酒吧里驻唱,浑浑噩噩地过了快十年,他原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哪里知道一个常混他们家酒吧的酒友居然是个电视剧编剧,他请陆宁去一部电视剧里饰演一个角色,当然,不是什么高大威猛的正义男主角,而是一个阴险卑鄙的反派,简直坏到了骨子里。
  
  陆宁本着好玩的心情去拍了,虽然片酬不高,好歹也是个收入,结果没想到的是,这部电视剧一时大火,席卷大江南北的那种火,收视率简直高到不科学!于是,陆宁莫名其妙就红了,搭着这部戏的顺风车,成就了他被全国人民痛恨的火红演员生涯。
  
  从那一年开始,在歌唱道路上混了那么多年都没啥成就的陆宁,忽然在影视圈里风生水起,哪怕他总是被邀请演反派,但是他个人而言倒没什么怨言,尤其看着片酬蹭蹭蹭地涨,就更加不在意了,短短十年,他成了反派专业户,国内外大大小小的最佳男配都拿遍了,甚至有一个意外来的最佳男主角——因为这部戏的主角本身就是个坏人,陆宁将他演得坏到入木三分叫人恨入骨髓。
  
  于是,圈子里叫他陆老师,老百姓们看到他就没多少好脸色,小孩子会指着他骂坏蛋,但他靠着自己买了别墅买了豪车活得正舒服自在,虽然因为早年吃的苦太多,身体有些坏了,时常进医院,除此之外,没什么不好的。
  
  让陆宁觉得奇怪的就是,面前的医生居然没认出他。
  
  而且,这家医院到底是什么偏僻的乡下小医院?这摆设这装修和医生护士的衣服,都土到一定境界,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风格了……
  
  医生听到他报了名字,下笔如飞,唰唰唰地填了表,“你没多少大问题,挂了这瓶水就可以回家了……”他语速匆匆,显然因为这医院里繁忙的情形而没有多少时间用在面前这位病患身上,“对了,最近还需要注意休息,家住哪里?填完表交了费叫你家人来接。”
  
  陆宁刚想回答,眼睛却忽然瞪大了,他看到了门外不远处挂在墙上的电子日历。
  
  他的病房恰好在询问台的斜对面,这不是什么好位置,所以才会这么吵,在询问台那里,有一个型号很老一看就很土气的电子日历,年月日的数字都很大,上面清清楚楚地亮着红色的字迹,2004年4月1日。
  
  ……这个愚人节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陆宁一下子呆住了,医生在耳边说什么嗡嗡嗡的他根本就听不见!
  
  2004年!怎么会是2004年,他怎么会回到十年前!
  
  他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然后又一次僵住了。
  
  ……这,不是他的手……
  
  这双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单单就这么看着就觉得完美无瑕,这么漂亮的一双手不是他那双早年因为弹吉他而长满茧子的手,哪怕后来他的生活变好了,再怎么保养他的手也回不到当初,更何况,他的手原本就没有这么漂亮。
  
  陆宁有些恐惧,几乎是跌跌撞撞地下了床,冲进了病房的卫生间。
  
  这个年头,医院的卫生间里只有一面小小的镜子,但足以让他看清自己的长相。
  
  而镜子里的这张脸对陆宁而言,简直可以用五雷轰顶来形容。
  
  这张脸,他认识,而且熟悉,比起原本的他,这张脸简直要漂亮上不知道多少倍!
  
  “……怎么会这样……”
  
  门外的医生护士不知道怎么了,莫名其妙地跟过来,就看到陆宁傻傻站在镜子前。
  
  医生不耐烦地说:“快点,这场地震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处理!”
  
  “地震?”陆宁僵硬地转过头来。
  
  “对,快给个住址,不然给个电话!”
  
  陆宁艰难地开口,“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医生扬起了眉。
  
  陆宁声音暗哑,“想不起来。”
  
  医生看了看他,在手上的单子上又写了起来,“可能因为脑震荡引起了失忆,先回到病床上去。”
  
  陆宁乖乖躺到了床上,脑袋里一团混乱。
  
  这时候一个小护士忽然“啊”地一声,“张医生,那边病房里有个病人和他长得好像!”
  
  陆宁又一次被雷劈到,难以置信地看向她。
  
  医生已经开口,“几号房几床的?”
  
  “502号房3床的病人,没什么大事,他姐姐在给他办出院手续的那个。”
  
  张医生翻了翻手上的本子,“陆远?”他掀起眼皮看了看陆宁,“看来说不定是一家的,你去叫一下他家人。”
  
  陆远!陆远!陆远!
  
  陆宁觉得自己的指尖有点抖。刚刚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重生成了陆远,如果没记错的话,陆远就是2004年出的道,这时候听到这个名字,他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复杂。
  
  他的这张脸,是陆远的脸不会错的,陆宁一点都不想占据别人的人生,更何况,是那个陆远。
  
  很久以前,他就因为北漂和家里的关系不怎么样,父母虽然早早过世了,但还有一个哥哥,哥哥比他大上七岁,小时候感情也是不错的,但十七岁就独自离家的陆宁在哥哥眼中变成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小混混,整天在酒吧唱歌算得上什么出息,从来都很嫌弃他,到后来,联络也少了,直到陆宁出了名,哥哥的态度依然很差,只有哥哥的女儿陆依依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
  
  陆远,就是依依的偶像。
  
  从小侄女的口中,陆宁对这个后来红遍亚洲的帅小子很有印象,但因为陆宁混的圈子和陆远几乎没有交集,十年里明明都在娱乐圈,陆宁却从来没有和陆远见过面。
  
  正恍惚间,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陆宁一瞬间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那个高挑修长的少年走过来的时候,脚步从容,有种莫名的优雅,他的黑发微长,落在额上颊边,那张俊美的脸带着淡淡的笑,却并没有多少温和的意味,反而有些疏离。
  
  2004年,陆远才17岁。
  
  忽然,陆宁浑身一僵,他想起了来这里之前的事!地震,没错,是地震!
  
  醒来之前,他明明在他那空荡荡的别墅里,依依刚好来找他,又趴在他的电脑上玩游戏,要是让大哥知道了,估计又得教训她了。
  
  她玩的那款游戏是个大型网游,大哥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她只能装在陆宁的电脑上,这款游戏有个特点,就是可以捏脸,所谓捏脸就是可以精细地调整游戏人物的五官脸型甚至是身材,直到生成一个玩家满意的模样。
  
  至今陆宁还记得大半年前依依在电脑前面对着一张陆远的正面照片一点点地调整那个游戏角色的下午,后来,他的侄女依依就一直得意洋洋地玩着这个几乎和少年时期的陆远一模一样的游戏角色!
  
  原本陆宁也不觉得有这么像的,哪里知道到了现实里,那些数据成了活生生的身体,却能和陆远像到这种地步。
  
  ……地震的时候,依依没有关机,正在客厅和大哥打电话,而他自己,正坐在电脑前!
  
  于是,陆宁终于猜到了自己重生在了怎样一具匪夷所思的身体上。
  
  “陆宁?”陆远挑起眉看向病床上那个同他像得跟双胞胎一样的少年,声音清澈。
  
  张医生扶了扶眼镜,“嗯,他也没多少大碍,但是因为地震的原因可能有点脑震荡,造成了记忆缺失,现在还不清楚是短期的还是长期性创伤,震后一切比较混乱,这里的仪器设备不够,要检查的话建议你带他到省城的大医院去,来,签个字登记一下吧。”
  
  陆远没有接过笔,反而在上下打量着陆宁。
  
  “阿远!”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很快一个年轻女人走进了病房,她看到陆宁“咦”了一声,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女人瞧着也不过二十岁左右,还是一派学生气,清汤挂面的长直发,比起俊美出色的陆远,这个清秀的女人和他没有半点相像。
  
  “怎么,他不是你们的家人吗?”医生质疑,没办法,病床上的陆宁和陆远长得实在太像,有眼睛的人都会认为他们是双胞胎,“就算关系不好,都能从地震中活下来就是不错的,计较那么多……”
  
  “不好意思。”那个年轻女人赶紧接过了笔,飞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陆宁瞥了一眼,顾怡。
  
  呃,不要问他为什么看得这么清楚,明明有段距离,以正常人的视力而言,原本应该是看不到的……
  
  陆远是依依的偶像,陆宁其实对他并不太了解,比如他的家人什么的,完全都不知道,依依同他说的话题里,顶多只谈起陆远本人,所以陆宁压根儿不知道这个顾怡是谁。
  
  不过,自己根本和陆远没有丝毫关系,她仅仅凭着自己和陆远长得像就签了字,陆宁觉得就算她是陆远的什么“姐姐”,应当也不是亲生的吧?
  
  陆远好歹之前活到了那个年纪,身为圈里的陆老师,很多事儿看看就可以猜到了。
  
  于是,陆宁乖乖跟着顾怡和陆远上了车,一路上顾怡倒是一直瞥陆宁,好似欲言又止,但她的性格显然不是外向型的,犹豫了好多次仍然讪讪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但路程还挺远,这个城市附近发生了比较强烈的地震,顾怡和陆远住在C市,只是到这里来旅游而已,没多久顾怡就因为太累而睡过去了。
  
  倒是陆远——让陆宁本来就纷乱不堪的心更加不安定了,他一直就这么斜眼看自己,唇角带着一抹冷笑。
  
  陆宁觉得,陆远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份有问题,但是他为什么不揭穿自己?
  
  现在更让陆宁头疼的是,等会儿要想个什么借口?
  
  他更想知道,现在京城的那个陆宁还在不在。
  
  经历了五六个小时的车程,天色将黑,他们才到了C市,陆远的家境现在看来并不算太好,却也不是太糟糕,至少在C市里有套一百多平的房子。
  
  “家里有点乱……”顾怡的脸上微红,口吻更是不自然。
  
  陆远直接看向她,“姐,你先去做饭吧!”
  
  顾怡面对陆远明显比陆宁要自在多了,瞪了他一眼说,“好好和陆、陆宁说话,不要耍脾气知道吗?”
  
  陆远点点头,一副很听话的模样,顾怡这才满意地又换了鞋子,临走还对陆宁说:“陆宁,你喜欢吃什么,我出去买点菜。”
  
  陆宁感觉到了她释放的善意,因为陆远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赶紧说,“我不挑食。”
  
  顾怡松了口气,陆宁猜,她的厨艺可能并没有那么好,自己这句不挑食才让她露出这样的神色。
  
  顾怡关上门出去了,下一个瞬间陆宁就飞了起来手臂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射性地抬手就挡了这么一下,但这一下仍然十分重,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在这样的冲击力之下应该会骨折,结果却没有!
  
  等一下!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陆远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下一瞬间,陆宁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陆运还是那个陆远?!
  
  陆远长相俊美,身材挺拔,笑起来尤其清朗出色,如芝兰玉树一般尔雅,但眼前的陆远,一双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看着他唇角尖锐的牙齿,陆宁的脑海一阵恍惚——
  
  卧槽,原以为是重生,结果弄了个莫名其妙的游戏人物身体也就算了,眼前原以为熟悉的人,变成了——呃,吸血鬼?

 


2

2、Chapter 2 ...
 
 
  没错,陆远这时候的模样,完全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原本只觉得陆远鼻梁高,轮廓深,据依依说,那是因为陆远有八分之一的爱尔兰血统,只是毕竟只是八分之一混血,所以看着完全是东方人的模样,仔细看去才有那么一两分西化。
  
  但现在的陆远,清俊减了两分,邪气却增了十分!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别样的优雅魅惑,只是,同样单单看着就知道很危险。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淡淡说,“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种讨厌的气味。”
  
  陆宁也很想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人……
  
  “我说我不知道,你会信吗?”
  
  陆远嗤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赶紧滚出我家我就不和你计较。”
  
  “我什么目的都没有。”陆宁尽量使自己看上去更真诚一些,“真的,我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就到了这里。”
  
  陆远并不相信,任谁碰上这种事都不会相信的,更别说这人还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于是,他的做法就是恶狠狠地冲了上来!
  
  陆宁觉得他要杀了自己,他的速度简直快得不可思议,但不知道为什么,陆宁自己的身体就能做出反应,一拦就给拦下了,长腿一伸,居然还把陆远给踢了出去!
  
  踢完陆宁自己就觉得尴尬了,“那个,我不是故意——”
  
  陆远觉得这个人简直虚伪透了,恨得咬牙切齿。
  
  身为一个吸血鬼,他的速度不是常人的速度,力量也不是常人的力量,偏偏他又担心自己打坏了家里的东西,顾怡回来要发火,于是恶狠狠的说,“走,我们出去谈。”
  
  陆宁虽然觉得在这里谈更好,但是他很快猜到了陆远的顾虑,深深觉得一旦顾怡回来了,确实不好解释。
  
  所以,也就跟陆远出了门。
  
  这个小区附近,就有个小树林,平时是用来给居民晨练的,现在天色暗了,树林里半个人影都没有,如果到了五六月七八月,估计就有那么几个人来这里散散步了,现在才四月头,天气还有点冷,这天还有点刮风,谁也不愿意这黑灯瞎火的跑到树林里来。
  
  穿过树林,就有个不算小的文化广场,还有条浅浅的人工河,说起来,这个小区的环境倒还真不差。
  
  但这会儿压根不是看环境的时候,陆远当真是要他命的感觉啊,这是“出来谈”的节奏?
  
  陆宁无奈,他觉得自己这具身体,应该是不怕普通人的拳脚,但问题是,陆远他妈的不是普通人!
  
  被踹了两脚陆宁擦去唇角的血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恢复才松了口气,嗯,等一下,他记得,依依玩的这个角色是用——枪的?
  
  这么一想,他眼睛半闭果然在游戏背包里发现了两把枪,还有一支炮啊卧槽!硕大的炮,看着十分凶残,那两把枪却很漂亮,银白色的枪身,纹刻的图案是淡淡的银蓝,枪管比普通手枪要长上一大截,很像是几十上百年前的那种长管手枪,不仅如此,两把枪上还泛着淡淡的荧光。
  
  等他把枪掏出来指着陆远的时候,陆远冷笑,枪?这玩意儿他还真不怕!
  
  但很快,就见陆宁身体站直犹如一支笔挺的标枪,瞄准,一枪无声射出。
  
  这个姿势很帅很优雅很好看,陆远原本也没放在心上,心中还暗自嘲笑陆宁装逼,但他没有看到子弹!而且,很久没有过的危险感觉让他脸色大变,身体晃动几乎成了一团虚影,这一枪还是命中了他,肩膀受伤,鲜血沁出。
  
  用手一摸,陆远舔去指尖的血迹,看起来邪魅极了。
  
  “你果然有点本事。”他的声音冷冷的,“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陆宁无奈,却没敢放下枪,因为陆远这个人——呃,不对,吸血鬼,从头到脚都给他一种相当凶残嗜血的感觉,如果没有武器,他觉得自己不是陆远的对手。
  
  卧槽,好不容易重生一回吧,原以为就是个穿越戏——好歹在十年后,重生穿越电视上都播了好几次了,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本质上他妈的这是个奇幻大片啊,没见他眼前就站着个吸血鬼吗?!
  
  “我真的不是谁派来的,如果是谁派我来,会这么蠢直接在医院里和你碰面,还搞一张和你一样的脸?”陆宁叹了口气,“不管是谁能想出这种愚蠢的计划,绝对是脑子有病!”
  
  陆远好似有点相信了,但是这未免也太巧合了,“既然不是,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回来?”
  
  “……我没地方可去。”陆宁是个老戏骨,这表情做起来,三分失落三分悲伤四分迷惘,绝对是任谁看了都觉得真的演技。
  
  陆远的眉头蹙了起来,还待再说些什么,却忽然脸色变了,“该死的,那个老道士还没走!”
  
  陆宁满头问号,陆远冲过来拉住他就往居民区冲,“看在你同样是混黑的份上……”
  
  混黑的?什么玩意儿?
  
  “妖孽,哪里走!”
  
  陆宁:“……”
  
  卧槽,我就说,这根本就是个奇幻大片啊,压根儿不是什么见鬼的穿越重生剧!
  
  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陆远,是将来那个红遍亚洲的陆远吗?
  
  这不科学!
  
  眼前的场景确实不科学,刺眼的白光让陆宁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身上更有一种叫人不舒服的灼烧感。
  
  朦朦胧胧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老头儿,穿着完全就像是小区里随处可见的东家大爷,穿得很随意,长得很平凡,甚至还带着那么几分慈祥,如果他不是手上拿着根拐杖一样的桃木剑的话……
  
  “老道士!我一没伤人二没害命,为什么老是追着我不放!”陆远的声音里带着愤怒。
  
  “你这等妖孽我正道人士人人得而诛之!”
  
  陆宁:“……”这是什么劣质武侠仙侠剧目的狗血台词。
  
  “咦,等等!”这声音顿了顿,“还说你没有歪心,你身边这人魔气冲天,你二人聚在一处,定然在商量害人之事!”
  
  陆宁一僵,他妈的这叫躺着也中枪啊!魔气冲天?商量害人之事?
  
  脑补不要太严重!
  
  呃,等一下,他记得依依玩的这个游戏,好像是分为什么天族和魔族,这个角色,似乎是个魔族来着……
  
  这么一想,陆宁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就明白过来了,魔气冲天什么的,搞个游戏角色非但不是金手指,还是什么见鬼的大麻烦?
  
  “老道士别欺人太甚,以一敌二,你以为你是我们的对手?”陆远冷笑。
  
  “贫道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万死而不悔!妖孽,受死吧!”
  
  陆宁:“……”我了个草,这是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好像从古墓里挖出来的老怪物?!
  
  枪还握在他的手上,再没有犹豫,双枪连发,眉心狙击!
  
  老道士手中桃木剑晃出几道剑影,却仍是没躲过这枪,只是没命中眉心,却在他额角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他大惊失色,一簇烟花上天。
  
  陆远咬牙,“我就知道,什么万死而不悔,老道士居然叫了帮手!”
  
  陆宁:“……”
  
  “快跑!”陆远拉着陆宁就跑,随即看到从小区里奔出来的几个人,脸色十分难看。
  
  那几个人距离这里还很远,陆宁定睛看去,一个穿着红毛衣的大妈,捂着包不知道包里藏着什么,一个背着双肩书包的少年,就跟小区里那些来来往往的中学生没多少差别,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人,只是她不应该以这种姿态飞奔,不是更适合坐在光可鉴人的办公室里吗?瞧着完全就是个大公司里的白骨精……
  
  如果说以前有人告诉陆宁,这世上有修真者,陆宁绝对不会相信,如果有人告诉他修真者是你隔壁的大爷学校外卖奶茶的小妹公司旁开小店的大妈,陆宁绝对会当成笑话来听!
  
  这些人给陆宁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们的本事绝壁不是什么“武功”之类的,陆宁猜这应该是类似于“修真”的玩意儿,但半点儿没有所谓“修真者”的道骨仙风。
  
  陆远咬着牙说,“没办法了,该死的道士给我下了道符,真是麻烦,否则我早就变作原身飞走了!”
  
  陆宁这才发现他的耳下有一道诡异的黑印。
  
  不过,飞?
  
  呃,等一下,好像,好像他这个游戏角色,是可以飞的……
  
  那边的几个人已经越来越近,他们没有像小说故事里的修真者那样飞起来,而是用跑的,但是跑起来却比一般人要快得多了,没几分钟就已经逼近了这里,老道士虽然受了伤,腿脚却利索得惊人,也在后面追了过来,再也容不得陆宁犹豫了。
  
  一双漆黑巨大的肉翅展开,别说是陆远惊讶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那几个追兵齐刷刷顿住脚步,满脸惊愕。
  
  这样大的一双翅膀,没有变作妖形,还是人类的模样,却有这样一双巨大的肉翅,漆黑的颜色浓如夜色,翅膀上的羽毛极有光泽,翅膀的形状也格外好看,他们根本没法将这样的形象和黑翅膀的乌鸦精联系上……
  
  “这个蝙蝠妖不是说是洋鬼子那边才有的吗?”那个红毛衣的大妈说。
  
  丹凤眼的时尚女人蹙了蹙眉,“是吸血鬼,蝙蝠妖可不能和他比,本来我就不赞成做这事儿,吸血鬼很难杀死的,恢复力惊人,我们能重创他,要杀他却很难。”
  
  背书包的少年冷冷说:“我就没听说过杀不死的妖魔,我问师父讨了镇妖铃,定能杀得了他!”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女人挑起了画得精致的眉,“我看那另一个也不像是乌鸦精,没见虚空道长也伤在他手上了么,倒也有点像西方的什么妖魔,样子和西方的天使类似,只是翅膀是黑的,也许是西方恶魔之类的,估计也不好对付。”
  
  “我家小子留过洋,他说那边儿有洋和尚和这种蝙蝠妖,也有狼崽子,却没听说过有长翅膀的鸟人。”大妈将包往下一放,“咚”得一声,这不大的布包,居然重得将水泥地都砸出一个浅坑。
  
  “这我就不知道了。”年轻女人无所谓地说,然后优雅地打了个哈欠,“好了,完事儿了吧,我还要去约会呢,你们自便。”
  
  老道士这才赶过来,气急败坏地说:“多好的机会!等那小丫头片子回来,这妖孽同她形影不离的,哪里还能下手!”
  
  少年耸耸肩,“等下次吧。”
  
  大妈咧嘴笑了笑,“没办法,听说上次麓山派的小子不小心被摄像头摄到了行迹,好险他有个二舅爷在公安系统里面干活,费了好大功夫才抹过去,现在大家都悠着点儿,别犯浑。”
  
  这么多年来,他们正派人士早就习惯了,不管有什么本事,不能显露于人前,只要有一个普通人在,就不能用任何超出科学能解释范畴的本事,反倒是那些妖魔鬼怪没那么大讲究,但近些年道家兴盛,此消彼长之下,东方这片大陆上已经很少再有什么妖魔了,就算有那么小猫三两只也是夹着尾巴过活,倒也还算安稳。
  
  在他们看来,这个西方的吸血蝙蝠妖早晚也是他们的囊中物,倒不太计较一次的失败,同时,他们的黑名单上还增加了一人,长着黑翅膀的鸟人。

 


3

3、Chapter 3 ...
 
 
  陆宁是抱着陆远飞的,其实哪怕是游戏角色,令他惊讶的是,陆远比他想象中还要轻一些。这飞翔的时间也是有限定值的,幸好现在天黑了,没什么人注意上面,一到有灯的地方他就落下来了,陆远说,只要有人,那些人就不敢追过来。
  
  距离陆宁重生到现在还不满八个小时,他就觉得他的世界整个儿崩塌又被他自己努力粘起来了,原本坚定的三观摇摇欲坠。
  
  如果不是他的心理足够成熟,这会儿早已经觉得自己变成神经病了。
  
  之前他的枪给陆远留下的伤口已经彻底不见了,那个年轻女人说得没错,吸血鬼的恢复能力相当惊人。陆宁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陆远穿了,反正这件本来也是陆远的,那件沾了血的外套被陆远烧了毁尸灭迹。
  
  陆宁自己只套着一件医院里穿出来的病号服,如果是个普通人穿这样的衣服在路上走,绝对有点惹人发笑,但穿在他的身上,因为高挑修长的身形还有那张异常出众的脸蛋,引发了“穿什么都好看”效果,几个上学晚归的少女都忍不住朝他和陆远看来,脸蛋耳根都红了。
  
  “你以前从哪里来?”陆远终于消了两分戒心,反正吧,他其实也没什么让别人有所图的东西,只要陆宁不是正道的人,对他其实没多少威胁。
  
  陆宁摇摇头,“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但是肯定不是这个世界。”
  
  陆远将信将疑,“不是这个世界?”
  
  “嗯,不一样,我的那个世界……至少,没有那些人。”他指的是那些斩妖除魔的人,不过,也许是有的,只是以前他是个普通人,所以都不知道。
  
  陆远点点头,陆宁不知道他想些什么,却出神地看向小区门口一块相当大的广告牌。
  
  广告牌上是一个穿着浅金色礼服的丽人,下面还有她的签名——
  
  时翠珍。
  
  陆宁认识时翠珍,和她合作过一部电影,这时候的她看上去还很年轻,和陆宁记忆中的她没多大差别,十年过去,却几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作为国内最知名的艺人,这会儿她已经拿了两个影后了。陆宁和她的合作在几年后,他演一个反派配角,时翠珍是女主角,她的性格温婉大方,是少见的在圈子里评价相当好的女艺人。
  
  陆远也顺着陆宁的眼神看过去,顿时有些恍然,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打起了什么主意。
  
  “是个好办法!”
  
  “什么?”
  
  “职业啊。”陆远笑了起来,跑到附近的书报亭里买了一份报纸,“看!最近报纸上总是在做宣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嫁给主角他爹(兽人)by 心情小日记 下一篇:重生之魔鬼巨星 by SISIMO(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