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妖孽养成系统 by 一色春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古代 宫廷江湖 生子文

一只弱受重生,开金手指,变成妖孽受的故事。
 

  ☆、Verse 1 重生夜话

  Verse1重生夜话
  穆梓潼自小男生女相,不为父亲所喜。更兼因亲娘早逝,在穆家可谓亲爹不疼嫡娘不爱,养成了一副落落寡合的懦弱性格,说好了是绵软纯善,说差了就是逆来顺受。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透明边缘化,每天缩在自己小院子里看书写字,还好穆府的规矩严,没出什麽奴大欺主的丑事,日子过得还算安稳。
  直到後来,骄纵风流的小侯爷听说穆府家主手上千疼万宠的三颗掌上明珠,起了拐一颗回家的心思。被匆匆要送上花轿的三小姐穆梓泠却是早就奔著太子妃的位子了,自然老大不愿意。结果穆梓泠想了个损招,迷晕了比她小两岁的四弟兼隐形人穆梓潼,塞进了花轿。
  那夜正巧下起了第一场雪。
  小侯爷性格乖张冷漠,虽说对穆梓泠有几分兴趣,却也不过是道听途说来想按个侧妃的念头罢了。谁知到一挑帘子,尼玛却看见个娘们唧唧的白面小生!虽说有几分姿色,却也不过如此罢了,更别说那副懦弱姿态,缩手缩脚得看得阅遍群芳的小侯爷犯恶心。於是小侯爷冷笑三声,抽了无辜的穆梓潼一顿拂袖而去,全然不顾被穆梓泠一不做二不休下了春药的对方要如何自处。
  到底丢的是两家的人,小侯爷隐忍怒气不愿将事情扩大,只是却再也没有拿正眼瞧过穆梓潼,权当府里养了个多余的人。
  只是侯府和穆府不同,穆府里穆梓潼好歹也是个主子,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在侯府他却什麽都不是。
  於是日益怠慢的食宿,以及一场风寒,让身体本就不好的穆梓潼彻底病歪了,最终在一间小院里咳血而亡……
  *
  “啊~!”
  穆梓潼从梦魇中醒来,然後呆呆地看著周围房间的部署。
  熟悉的字画摆设,几乎是立刻告诉他自己已经易地而处。
  “怎麽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穆梓潼惊诧地睁大眼睛,茫然地环顾四周。没有错,这分明是他住了十四年的小院,在穆家的小院!他挣扎著披衣起身,门外,果然是让他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深秋的风吹过,一阵阴凉将沈思中的穆梓潼惊醒。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毕竟他在侯府呆了那麽多年,虽说一直被人轻慢,但是到底养气功夫好了不止一筹,简直可以和寺院里的和尚比静坐。
  “想来,这大约是重生了罢。”穆梓潼喃喃自语道,面上不由流露出一丝苦笑来。
  继而他又叹了口气,眼中略略有了些许神采。“既然上苍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那麽我大约……也可以去试著努力吧……”
  他有好多好多的遗憾,有好多好多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也许这辈子,他可以一个一个慢慢的达成?这麽想著,重生的迷茫豁然变得开朗起来,穆梓潼脸上慢慢浮现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不管怎麽说,人总是要争一争的。
  他想著,饭要一口口吃,日子也要一天天过。他是对亲爹没什麽感情的,自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逃离穆府。好歹著,他是不愿意再去那侯府的,最好便是能够远走天涯,游历名山大川。
  突然,一个冷漠的金属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叮咚──宿主认证合格,确认宿主为穆梓潼,请宿主确认安装。”
  穆梓潼惊讶地回头张望,却没看见任何一个生物。
  “叮咚──三秒选择时间已过,确认宿主选择默认安装。妖孽养成系统真是开始安装。3,2,1,……系统安装完毕。系统开始检测宿主数据。3,2,1,……系统检测数据完毕。”
  “叮咚──请宿主选择是否倾听妖孽养成系统解说。”
  穆梓潼此刻已经是手脚发凉,怀疑自己莫不是魔怔了吧,怎麽能听见这麽诡异死气的声音。难道是因为自己死过一次的关系?
  不过虽说这个什麽系统的说话古里古怪,但是似乎并无恶意?生性敏感的穆梓潼微微放松,接著就听到系统继续自顾自的说话。
  “叮咚──三秒选择时间已过,确认宿主选择默认。妖孽养成系统是一款高端智能养成系统,具有随身携带绑定性和本世界唯一性。系统养成目标是引领宿主一步步成为妖孽受,找到真爱。最终於小攻君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在此期间,系统会视情况发布一系列任务,强制任务宿主必须接受,否则将会受到严厉惩罚。非强制任务在宿主接受後同上。任何选择会有三秒锺的选择时间,超过三秒则视为宿主默认。通过完成任务宿主可以大幅度获得奖励,从而提升自身各方面条件哦~另外本系统功能丰富多彩,请宿主好好探索挖掘。”
  穆梓潼皱眉,好多话都古里古怪地听不懂是什麽意思,可是大概却是明白的。自己好像摊上了个奇怪的东西,要把自己变成什麽……强受?还要做任务什麽的,接受了必须完成,这个是信誉问题嘛可以理解。只不过还是好茫然啊……
  “叮咚──有鉴於宿主生活年代原因,不适应新世纪语言文化,系统操作失误非常抱歉。系统决定发放现代汉语翻译器(终身版),请问宿主是否需要立刻查收?”
  “叮咚──三秒选择时间已过,确认宿主选择默认查收。”
  一阵兵荒马乱之後,穆梓潼抱著脑袋埋在被窝里,觉得自己真心梦魇了是吧是吧!
  他咽了口口水,由衷地希望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能够恢复正常……
  结果第二天早上,穆梓潼一张开眼就听到系统冰冷金属制的声音。
  “叮咚──现在是本世界历769年10月29日5:17,即长安历元鼎二十一年九月十七日卯时刚过。”
  穆梓潼木木地想,自己状似只是在刚醒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知道一下现在是什麽时候吧……
  看起来这个奇怪的系统是真的长在自己身上,和自己意识在交流了。
  心念刚落,便听到了系统的回答。
  “叮咚──本系统所有功能宿主皆可通过问话方式给予解答。本系统的最终义务是促进宿主健康生活幸福快乐,希望宿主可以理解。”
  “叮咚──作为第一次使用本系统的新手,系统自动生成操作指南一份,是否需要接收。”
  “需要。”这次穆梓潼果断地回答了。
  ……
  看完资料简介之後穆梓潼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简直是一样不可思议的神作、而这样的仙家物品却被他绑定了。看起来这辈子他的运气还真是好呢。
  只是,生性敏感的他并不准备告诉任何人这个事情,这是和他重生一样私密的秘密,绝对绝对不能说!
  做完心理建设之後的穆梓潼并未发现,自己比起前世那种懦弱而逆来顺受的性格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也许是从心底上就想要争一争命的关系吧。
  
  作家的话:
  啦啦啦开新坑啦,居家旅行必备小系统,你值得拥有~
  电子稿已完结,请看官放心跳坑。
   
    ☆、Verse 2 妖孽何如

  看完操作简介之後,穆梓潼的心情已经平静很多,甚至再次对遥不可及的未来生出几分期许之心。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他没弄明白攻受是什麽意思的原因。
  之後穆梓潼按照指南上的指示,心念一动,眼前跳出一个冒著蓝光的屏幕。“个人简介”。
  “穆梓潼。
  13岁
  双性。
  性格懦弱。
  相貌清秀。
  气质怯懦。
  身高……”
  穆梓潼没看懂第二行里面的“双性”是什麽东西,直觉的不想去探究。倒是对著性格之类的东西微微叹息。说到底了,还是自己性格怯懦,难登大雅之堂。他也有过年少时,只是无人问津的生活最终消磨了他所有的挣扎和反抗,变得缩手缩脚,落落寡合。
  只是,……
  穆梓潼不由地淡笑,上苍难得好心,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毕竟已经长大的他,却有了信心再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了。
  “叮咚──恭喜宿主在一分锺内领悟自我缺陷并有了大幅度改正,奖励各项基本值+10,容颜恢复最初基因版,请问宿主是否恢复?”
  来不及去看传说中的基本值是什麽东西,穆梓潼在心里问道,“什麽是最初基因版?”
  “最初基因版指的是宿主先天由父母遗传决定的容貌外形,而非因为成长过程中的种种原因而改变到如今的外形。”
  “……确认恢复。”
  穆梓潼想著,既然已经要改变,那麽,就从最初开始改变好了。何况,他也想要知道自己的成长过程对自己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心念刚动,身体便猛然一轻,片刻之後,穆梓潼的身上就恢复了平静。他按捺下心中的好奇与忐忑,走到镜子面前。镜子虽然昏黄,却仍就可以清晰地看出镜中人的容貌。
  狭长的桃花眼,眉间一抹朱砂美人痣,妖娆俊美,修眉入鬓,鼻梁翘挺,薄唇似笑非笑。柔和清雅的瓜子脸,耳边乌黑如墨的长发披散著垂下,平添几分慵懒妩媚。身形倒与从前并未多少变化,只是瞧著更加挺直了一些。
  穆梓潼看了却是呆愣不已。
  镜中的人无疑是美的,是了,穆家家主即使年逾五十仍旧被人追捧为是美穆郎,而能够在大夫人眼皮子底下爬上穆家主床的、还能在穆夫人手底下撑满九个月把他生下来的娘亲,虽未见过面,但恐怕也是绝色佳人。两相结合,生下来的孩子恐怕这样才是正常的吧。
  半响,穆梓潼叹了口气,最终对著镜子里的人盈盈一笑,“从现在开始,过去的那个穆梓潼就让他过去吧,现在站在这里的,就是这世界上唯一的穆梓潼。”
  之後,穆梓潼找出了之前提到过的基本数据表。
  “穆梓潼。
  外在:肉20骨22水27肌30
  内在:灵17气26风13雅17
  附注:本数据以0为界限,10~-10为普通人数据,<-10为丑,>10为美。满值皆为百值。”
  穆梓潼心想,“我原以为这样的相貌也算是极好的了,谁料的也不过刚过美的界限,看来这系统的标准也真是严格的。”随即又欣喜,“既然我可以通过做任务提升基本值,那也就是可以升高……果然是妙极妙极!”
  原来长安朝极重风骨容貌。士大夫要俊逸潇洒,将军要疏朗英伟,若是个容貌不好的人,走在路上都要受人白眼,甚至发生了许多空有满腹才华而因容貌不受重用的事情。而在这世界上最能评判一个男人容貌的是什麽?就是气度!前世的穆梓潼也算是面容清秀了,可是就因为那懦弱不堪的性子,平白矮了三分,不为人所喜。虽然穆梓潼不甚在意,但到底是个小疙瘩,如今能够完美解决,不是妙极吗?!
  初回少时的第一个晚上,穆梓潼请门外看著的小厮进来送洗澡水。因为怕被小厮看见一夕之间大变样的模样,他便躲著没有出去。
  小厮也似乎是习以为常的,并不多说什麽离开了。
  只是在脱掉衣服之後,穆梓潼看著自己身体在水中的倒影,差点三魂丢掉了七魄!
  “这、这是个什麽妖孽!”
  “叮咚──宿主开启‘封尘的记忆’和‘身体的认可’任务。‘封尘的记忆’要求:你的身体发生了不知名的异变,这到底是异变还是其他?要求你探求记忆的真相。时效:今夜子时之前。奖励:基本属性点加2,原身体主人特殊能力一种。惩罚:连续做七天被人强X的噩梦。‘身体的认可’要求:你终於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处,你要对这个身体产生真正的理解和接受,而不是将他当做是你从前的身体。时效:今夜子时之前。奖励:基本属性点加2,随即技能一种。惩罚:被穆梓泠发现如今的样貌。”
  系统的话依旧冰冷,可是穆梓潼却出乎意料地平静下来。
  根据系统的话,穆梓潼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也许,他这种情况并不能算是重生?
  他只是到了一具和他有著相同经历却又有许多不同的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的躯体里来了……唔,之前好像在系统里看过,这叫平行空间理论的一种。不过平行空间是什麽?
  但同时穆梓潼也知道了一件事,无论是从前的穆梓潼,还是这具身体里的穆梓潼,都曾经被穆梓泠折腾过。
  他不能保证穆梓泠会怎样对他,而且他也害怕做噩梦,同时,系统这次没有说什麽“是否”之类的询问词,说明这就是传说中的强制性。
  
  作家的话:
  二更
   
    ☆、Verse 3 天生媚骨

  Verse3天生媚骨
  “叮咚──宿主开启‘封尘的记忆’和‘身体的认可’任务。‘封尘的记忆’要求:你的身体发生了不知名的异变,这到底是异变还是其他?要求你探求记忆的真相。时效:今夜子时之前。奖励:基本属性点加2,原身体主人特殊能力一种。惩罚:连续做七天被人强X的噩梦。‘身体的认可’要求:你终於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处,你要对这个身体产生真正的理解和接受,而不是将他当做是你从前的身体。时效:今夜子时之前。奖励:基本属性点加2,随即技能一种。惩罚:被穆梓泠发现如今的样貌。”
  穆梓潼皱紧了眉,死死地盯著自己身体下面那个该出现的东西。如果不是刚刚水流的异样,恐怕他都反应不过来!
  他的男性器官下面,居然还长了个传说中只有女孩子还会有的花穴!那两瓣红艳的花唇,似乎是另一个神秘世界的门。
  虽然说穆梓潼从未和女人有过交集,但是到底也和正常的男性身体相伴了近二十年,他可以很肯定地表示,自己前世的身体绝对绝对不是这样的!
  他僵著身体站了良久良久。直到──
  “叮咚──‘封尘的记忆’、‘身体的异变’任务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请宿主抓紧时间尽快完成任务。”
  系统的声音再次将穆梓潼拉回现实。随之而来的还有──
  “四少爷,您洗好了吗?”门外是小厮的问候声。
  他定了定心神,道,“没有,……再、再过半个时辰罢。”
  “是。”小厮应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屋内,穆梓潼浑身僵硬地进入浴桶,胡乱地洗了几下之後便出来。待穿好衣服,对屋外说了句,“你进来罢。”
  小厮进屋的时候穆梓潼却又躲到床上去了,没让他瞧见容貌。
  待小厮关上门走了,穆梓潼长叹一声,细细地看著自己的手掌不语。他当真是不知道,这重生是好是坏了。得了这麽一个古怪的身子,可叫他如何自处?
  “叮咚──‘封尘的记忆’、‘身体的异变’任务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请宿主抓紧时间尽快完成任务。”
  对了,还有这个奇怪的系统任务。
  穆梓潼无法,只好去书桌那里找找有没有什麽日记手稿之类的。他前世有记日记的习惯,虽说每天日子都是一样的过,极为乏味,但是记日记也好歹能打发时间。只是不知道这辈子这个有著奇异身体的“穆梓潼”有没有这个习惯了。
  一阵翻箱倒柜过後,还真被穆梓潼找到了日记。
  随著日记的一点点阅读,穆梓潼的脑中闪现出许多记忆,这些都是这具身体遗留下来的,相互印证著,虽然有些模糊倒也能够拼凑出个大概。
  原来穆梓潼刚出生时候下面的小穴还只有一个小口子那麽大,很自然而然的被家人忽视掉了。只是在这个生女不生男的年代,一个庶子实在是不得人喜爱的。他娘亲又难产死了,大夫人不甚在意地将他丢给奶娘养著。也正是因为奶娘的关系,穆梓潼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体居然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因为被奶娘千叮咛万嘱咐著不能和别人太过亲近,不能被人发现,小小的穆梓潼便日渐自闭孤僻。後来奶娘也去世了,更是无人问津。
  穆梓潼看著这漫长的记忆,原本仿佛旁观的心态也随著时间的流逝慢慢消散,直到最後,看到奶娘死的时候,他也想到了自己前世奶娘去世时的情景。那夜下著大雪,奶娘在弥留之际却仍旧不放心地叮嘱他要照顾好自己……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尘封的记忆’任务。奖励宿主各项基本值加2,原身体特殊技能──侍花。‘侍花’技能是穆梓潼的传承技能。因为双性人的特殊身体和来自母亲的血缘天性,在无人问津的时候养出来的养花绝技。养花成功率百分百,辨花成功率百分百。”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身体的认可’任务。奖励宿主各项基本值加2,随机特殊技能──画境人心。画境人心技能为附加技能。自动加持在作者所完成的画作上,能够让画作自然流露出引人入胜的情感。”
  现在穆梓潼的基本值如下:
  穆梓潼。
  外在:肉24骨26水31肌34
  内在:灵21气30风17雅21
  穆梓潼呆了呆,自己这算是任务完成了?
  回过神来的穆梓潼才惊觉,自己居然已经泪流满面。
  叹了口气,怎麽说也是经历过人世变幻、死过一次的人,穆梓潼虽说不善与人交往,但是到底还是心性成熟之人。在最初的惊骇过後,穆梓潼便冷静下来。
  这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叮咚──宿主身体性别为双性,是否需要介绍?”
  “需要。”
  “叮咚──确认宿主选择需要。双性性别是一种特殊的性别。具体身体特征为拥有男女的性器官。在发育成熟後,双性人既拥有男性的喉结、阳根,还有这女性的椒乳、会阴,同时菊穴产水,身体极为敏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观赏实用一体化身体种类,宜男宜女,宜攻宜受,生的了娃娃,上得了战场,入得了朝堂,出的了厅堂。宿主可以选择表现在外在的形象,是偏男性还是偏女性?”
  “……男、男性……”
  穆梓潼的脸随著系统话语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叮咚──确认宿主选择偏男性外观。系统建议宿主努力完成任务,争取早日获得系统奖励‘轻薄的束胸’,否则日益长大发育的椒乳很难被掩盖呦。”
  穆梓潼好修养,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後强迫著自己淡定下来。只是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丝苦笑,这到底是天意弄人呢还是天意弄人呢?
  
  作家的话:
  三更~喜欢的话一定要对我嗦,如果不喜欢的话……还是要跟我说。虽然已经完结了,但是我更想要把她改得更好的。
   
    ☆、Verse 4 成长任务

  Verse4成长任务
  虽说对双性人的介绍让穆梓潼脸色发黑,但是也不知是不是死过一次的原因,穆梓潼在经历了种种惊世骇俗之後居然淡定坦然地再次接受了生活的强X,让人不禁叹服一句人的韧性果然和潜力一样无穷啊。
  但是也因此,穆梓潼对系统更深了几分敬意,在他看来,系统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且既然是绑定在自己身上的,潜意识里面也自然放松了许多,相信系统的人品。而系统奖励的侍花和画境人心两个技能,也让穆梓潼心中欢喜。他爱好不多,又鲜少与人交流,喜欢的只有书画和吹箫。只是因为无人指点,也不过是尔尔,如今得了这种技能,怎麽说也是一桩美事。再说侍花,虽说从前的他对花花草草是不感兴趣的,只是这具身体的记忆现在已经和他完全融合,自然而然是欢喜的。
  至於对双性身体的郁闷,倒也还好。毕竟穆梓潼有著前世的阴影,私心里不愿意和任何人有什麽感情纠葛,这样一具奇怪的身子,倒也给他逃避男女男男之事有了现实的原因。
  再者说,加了四点的基本点後,穆梓潼现在的外貌气度智力都有了显著的提高,看著铜镜中隐隐初具风华的秀雅美人,穆梓潼难得的也有些自恋。
  这日穆梓潼正在习字,初冬的日头有些发干,干冷冷的气候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意。穆梓潼这屋子里是有碳例的,倒也不显得冷。
  这时窗外响起了一阵喧哗。穆梓潼顿下笔,往窗外看去。小院子还是静悄悄的,穆梓潼发现是远处传来的,便没多想地继续习字。
  “叮咚──触发任务‘画技一流’。婢女石斛有著天生过目不忘的本事,掌管著六少爷身边的府库,遭人嫉恨。家主大寿六少爷淘到了一副疑似是前朝性灵派画家‘孟秋山’的画作《远上寒山》,虽无署名印章却极有孟秋山的灵气,交给石斛保管。谁知六少爷身边的大侍女玉露因此想出歹计,陷害石斛失手打湿了画作。还有两天就是家主大寿,石斛却被玉露夥同的几人逼著要拿出画作。要求宿主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石斛度过此次难关。本次任务属於触发性任务不可拒绝。时限为家主大寿之前。奖励为内在基本值加5,外在基本值加2,获得技能‘画技一流’。任务失败惩罚为被家人发现宿主容貌的改变,遭到六少爷穆梓淹的记恨。”
  穆梓潼叹了口气,搁下笔走出小院。
  门口侍候的小厮知默见了忙问候。虽说穆梓潼不受宠,但是到底也是主子,再说知默当日倒霉催的被分到这里伺候,可见也是遭人排挤的,唯一的靠山便是穆梓潼,自然只能恭恭敬敬地对待。
  “知默,出什麽事啦?”
  “啊?”知默呆愣地抬头,心想这万年不出闺门半步的四少爷怎麽想到要出来散心凑热闹了。却在看到穆梓潼的一张脸时候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模样。
  “怎麽?”穆梓潼心下惴惴,不知道是知默是什麽反应。毕竟自己现在和以前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没、没有……只是小的也不太清楚六少爷院子里的事情。”知默红了一张脸低下头,喏喏地说不出话来。
  穆梓潼看著他这反应心下未松。就连小厮也不知道原主长什麽模样,想来这府里旁人也是不知的。
  “那好吧……你过会儿等事情平息了去找石斛姑娘来这里一趟,毕竟这架吵到我院子门口了,想来我这主人也有资格管管的。”
  说完,穆梓潼转身回了屋。
  “叮咚──小厮知默对宿主好感加5,现在知默对宿主好感为17。宿主开启日常成长任务‘温文尔雅’,要求宿主获得旁人的认可和好感。每有一人好感度升上20,宿主就可以任选某一基本点加1。须知大海也是千百条溪流汇聚而成,水滴石穿,请宿主坚持不懈,将自己在各方面培养成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
  穆梓潼关上门的脚步一顿,越发觉得这个系统神奇了。
  只不过获得旁人好感……这听起来很有几分古怪,一开始让穆梓潼有些抵触,但是随後的解释却让穆梓潼明白了,原来这是系统在**自己变成谦谦君子啊。
  大约一个时辰之後,喧闹的声音渐渐平息下去,没过多久,知默便带著石斛过来了。
  “石斛见过四少爷。”
  石斛的声音很干净,甚至带有几分清澈的味道,清清脆脆的颇为好听。只是她礼仪十足地请了安之後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低眉顺眼的不敢只是穆梓潼。
  穆梓潼对这个女孩儿便心生出几分好感来,毕竟这是个面容秀美同时又懂得进退知礼的少女,他便不由自主地轻柔了音调。难怪系统要他帮她了。
  “你们之前在吵些什麽?莫不是有什麽误会?”
  穆梓潼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一盏水淙淙流过,又若金石相扣清洌干净。这温和的声音流进了石斛心里,先前的那些委屈便不免涌上心头,她到底还是个少女,哪里经历过这些肮脏的事情。只是她却也知道这事情是六少爷院子里的私事,不能拿出来乱说的,是以红著眼眶摇摇头没说什麽。
  穆梓潼心下叹息,对这个坚强的女孩儿更加怜惜起来,道,“听闻六弟淘到了一副孟秋山的手迹,可与这有关?”
  石斛心下一惊,不由地抬头,便看见穆梓潼一张清隽几近妖娆的脸庞,脸上不由的发烧,心中飞快地想著‘原听说四少爷形容猥琐,没想到竟是这样俊美琉秀的人物’。却又担心画的事情被人知道,心下发凉。
  穆梓潼见她脸色变幻,便知道是这心思细腻的女孩儿多想了,劝解到,“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不过是机缘巧合之下得知六弟这次淘到的礼物罢了,旁的人大抵都是不知道的。只是这样,石斛姑娘,若是你信得过我,兴许我到能帮到你。”
  石斛有些呆,眼中流露出不解的神色。
  穆梓潼转念一想,便道,“你定是疑惑我为甚这般帮你了。其实原因有二。一则这毕竟是六弟送给父亲的礼物,若是我能帮到,也算是一桩孝心。你知道的,我……我历来都是不出门的,也没人会告诉我要参加家宴,这次遇上了,我也没心思去出面,帮著你,好歹也是一番心意。”说道此处,穆梓潼便有些落寞,妖娆的桃花眼梢出流露出几分无奈的叹息,“二来,我观你品行倒也端庄,恐怕这事另有蹊跷罢,若是能帮到人,我也是开心的。”
  石斛早在他说出第一条原因是便相信了他的好意,又听他说下去,心中感激不尽,连忙口称抱歉。穆梓潼眼底留笑,温和地摆摆手,“你先别忙著谢我。我从未见过那画,也没什麽修补的方法,唯一能做的不过是仿著再画一幅罢了。”
  石斛听後便有些丧气,继而眼前一亮,之後又转而落寞。
  “你可有什麽法子?”穆梓潼道。
  石斛:“有是有的,只是不知行不行……奴婢自小得了福分,能够过目不忘。这画我保管著,也是曾经看过几眼的,循著记忆描下来却是不难。只是唯有一处,这孟秋山大人的画最讲灵气,奴婢只不过是平描,又哪里能够绘出其中精髓……”
  “我道是什麽难事呢?这一点倒是不难。”穆梓潼笑了,便让石斛依著记忆画下来。“这样,画作需要些时间,你是在这看著呢还是晚上再来?”
  石斛大喜,“四、四公子当真能摩出来?”
  穆梓潼见她还有不信之意,便随手在宣纸上草草落下几笔,描了座孤山寒梅。石斛一看,直觉一股萧索冷意扑面而来,含著北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著孤山寒梅,都像是活了似的让人心中受到震撼。她目瞪口呆,半响才回过神来,看著笑意嫣然的穆梓潼,眼中热泪盈眶,“奴、奴婢谢过四公子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日後听凭四公子差遣。”
  穆梓潼笑了,“我哪里要你差遣什麽,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只是一点,我帮你的事情可要保密,不能被别人知道。”
  
  作家的话:
  0.0
   
    ☆、Verse 5 任务完成

  Verse5任务完成
  三日後,石斛出人意料地捧出一卷古意盎然的《远上寒山》,这画经过穆梓潼的仿造,之後又被石斛送去民间的作假坊修饰,看上去正与真品无异,最起码是在石斛看来的。
  谁知穆家家主当众与宾客鉴赏了一番,纷纷夸赞不已,直言六少爷穆梓淹独具慧眼,甚至将这幅没有真正印记的《远上寒山》比作是孟秋山最完美的作品。
  “虽说此画工笔之处有所欠缺,但是却将孟君性灵一道发挥得淋漓尽致,可谓传世之作!”
  来做客的几位大人对这幅画痴迷不已,此後更是念念不忘。穆家主亦是欢喜不禁,难得将六少爷好好夸赞了一番。
  石斛更是看得心神大震,没了心思去管玉露对她投来的嫉恨视线。
  “怎麽会呢?这、这不是四公子仿造的吗?”
  石斛原想著,若是四公子的画作能够瞒过家主就不错了,谁想到居然引起了这般的渲染大波。只是看著这一切,她又不禁感叹,“四公子年纪轻轻就有此种技艺,日後定是不凡啊。”
  回到院中,玉露率先发难:“公子!这画有诈!”
  穆梓淹看了她一样,看不出心思地道,“哦?这话如何谈起?”
  玉露刚要开口,可是看著身边人对自己的眼色,当即醒悟过来自己总不能说是给石斛下套毁了那画,这样,就算石斛死了,自己这条命恐怕也留不长。
  见她支支吾吾的,穆梓淹冷笑了起来,“母亲已经与我说了你们几日前的争吵,玉露,你的胆子倒是够大,连爷的事情也敢拿来争宠!”
  玉露噗通一声跪倒咋地,哭诉著饶命,“少爷!玉露错了!玉露再也不敢了!求少爷绕过玉露这次罢!……”
  穆梓淹不耐烦地招了招手,让小厮将玉露拉下去,“将她带到母亲那边去,发卖了罢。”他又转而将视线盯在一语不发的石斛上,十二岁的少年人已经初具气势,“倒是你,石斛!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桩事是怎麽回事?这画是毁了,你……又是从哪里弄出来一张一模一样、不、是技艺更高的《远上寒山》的?你这当爷不懂画呢?这画毕竟是爷买回来的,孟秋山的话虽有灵性,却没有这幅那麽惊世骇俗,说!到底怎麽回事?”
  石斛跪倒在地,额头不满冷汗,支支吾吾地却不知该不该说出实情。
  “你说是不说?”
  “求、求公子饶命啊,石斛当真不知……石斛只是拿著原画,又听家里人说民间又修补作伪之类的画坊,边想著能不能去碰碰运气……石斛哪里懂得这画意什麽的,只知道画得一模一样便带了回来……公、公子饶命啊……”
  穆梓淹阴著脸,脸色青白,“这麽说,你是全然不知了?不知这画被人掉了包,也不知是谁画的画?”
  “是、是……”
  “那好,念在你也算有功,就将你……”穆梓淹想著,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麽折磨的办法。
  正巧这时穆梓泠进来了,瞧见满屋子阴森森的架势便知道有事发生,笑道,“弟弟这是怎麽回事?大喜日子在教训人呢?”
  穆梓淹收敛怒容,对这姐姐还是有几分敬意的,“是小的们犯了错,没大没小的正教训著呢。”
  “这是谁?不是你最喜欢的石斛麽?她不是上一刻还在帮你端画呢麽,怎麽犯错了?我瞧著倒也是个周正人啊。”
  穆梓淹眼神微闪,却没回答。穆梓泠也懒得管弟弟的事,道,“你要折腾她,我倒有一个主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青青陌上歌 by 甜话梅 下一篇:君恩 by 楼雨晴/楼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