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带着生活系统养包子 by 龙柒(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生子文 强强 遥远星空 种田文

文案

元溪做了个春梦,爽歪歪之后发现竟然是真枪实弹,傻了半天他落荒而逃。

谁成想,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会怀孕,还特么生了个儿子。
问题是,孩他爹是谁?天太黑老子没看清啊!

以及,这随身绑定的生活系统是个啥玩意?
种植术养殖术采集术烹饪术建造术剥皮术缝纫术铸造术……整整一长排都看不到头。

等等……中间那个房中之术又是个毛?

阅读指南:男男生子、种田开荒、未来星空、升级争霸、长篇、慢热,触雷请赶紧点叉。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溪、叶恒、元(叶)哲 ┃ 配角: ┃ 其它:

 

1、第一章 春梦
  
  元溪做了一个梦,说起来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童子鸡,但在这个年代,信息时代,就算他不想看,时不时的弹出个广告都在教他怎么撸啊撸。
  
  所以说,他做这个梦也算是理所当然。
  
  又因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只喜欢男人,所以梦到个身材强劲的性感男人似乎也不算太出格。
  
  只是这梦里迷迷糊糊的,偏偏还黑漆漆,他只能看清这男人的轮廓极好,摸起来也非常顺手,就是看不清脸蛋。但就眼前的条件来说,只要长的不算太差就绝对是他的那盘菜。
  
  再说了,这是他的梦,还不是他想让他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这样想着,云溪顿时爽了,平时不敢做的事,这会儿像打了鸡血一样,胆肥如牛。
  
  在自己梦里还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拘束的,就算他是第一次,也没人会笑话他不是,于是元溪更加放得开的了。
  
  主动凑上去,对着他心目中的‘充气娃娃’摸来摸去。
  
  矮油,这手臂真有力,艾玛,这胸膛真结实,口水,这小腹……太太符合他心意了。这资质一看就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室的小弱鸡能比得了的。
  
  尤其这肌肤之下的蓬勃张力让元溪羡慕的不得了,更是忍不住凑上去又是亲又是摸,要不是元溪他本身长了张娃娃脸,这行为真心是猥琐到头了……
  
  元溪折腾的自己血脉膨胀,迷糊的脑子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似乎该全垒打了,于是他伸手就要摸向充气娃娃的屁股。
  
  可是还没碰上,他的手就被握住,握住他的手很有力也非常的不容人拒绝。
  
  元溪怔了怔,想着果然是梦,充气娃娃这是要主动伺候他了?这样想着他更乐了,更是放松的躺平等着享受。
  
  充气娃娃的手法非常的棒,元溪这个童子鸡瞬间就大脑转不动了,在他身上游走的手像是带着某种魔力,四处点火,让他浑身上下都如同有电流经过一般,酥酥麻麻的说不上来的滋味。
  
  这实在是太美妙了,元溪从未做过这样带感的梦,简直是他平日里想都想象不出来的,他这YY的水准,都可以去写一下小黄文了啊……嘿嘿,不成想自己还有这才华。
  
  元溪迷迷糊糊的,对这个美(chun)梦满意的不得了,直到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他的爽歪歪之旅才告一段落。
  
  做梦怎么还会疼,还这么疼,而且是那么难以启齿的地方再疼!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他怎么会在梦里被自己脑补的充气娃娃给捅了,这是怎样的神展开?
  
  一个低沉的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第一次?”这声音里有意外还有疑惑。
  
  元溪疼的咬牙切齿,心里对于这个梦的所有畅想都烟消云散,只想赶紧醒过来。可他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忽然又感觉到身后一个微微发凉的东西抹了上去,紧接着,所有的疼痛瞬间消失。
  
  太神奇了,不仅一点都不疼了,而且还有一阵说不上来的麻痒窜上来,让他瞬间体会了什么叫心痒难耐。
  
  接下来的一切,让元溪深切的感觉到,这真的是一个梦,还是一个如此夸张如此诡异的梦。
  
  他竟然在梦里跟一个男人上了全垒打,自己还是被上的那一个。
  
  重点是,这本应该疼的死去活来的第一次,他居然爽的找不着北。除了最初那一阵剧疼,他竟然再也没感觉到疼,反而从头到尾被伺候的爽翻天。
  
  这样的不科学事件,也就是做梦才能遇到了。
  
  元溪感慨着,带着高、潮之后的满足和浓浓的倦怠沉沉的睡了过去。
  
  因此他也错过了早点认清现实的机会。
  
  男人直起来,视线落在床上的少年身上,虽然没有一丝灯光,但这丝毫不能影响他的视觉。
  
  少年的体型很不错,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紧实有光泽,尤其那个小屁股,非常的挺翘,男人嘴角勾了勾,竟是一巴掌拍在上面,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屋里,而被拍的人反而只是翻个身嘟喃了一声,继续睡。
  
  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虽然是第一次,不过却是个意外讨喜的小家伙。男人有些意犹未尽的多扫了他几眼,不过却没有放纵自己。
  
  他下了床,站在床边,在手腕处轻轻一按,接着一套笔挺的银色军装将强劲有力的身体包裹住。可惜元溪睡着了,要是他醒着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两眼放光,倒不是因为穿上衣服的男人有多帅,而是这衣服穿得好便捷,按一按就裹上身,这等高科技,要不要这么拉轰!
  
  男人又看了元溪一眼,刚要离开,却又顿了一下,他伸手将落在床脚的薄被盖在了元溪身上,这才转身离开。
  
  元溪这一觉是睡得心满意足,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猛地从床上跳起来,虽然今天是周日没有课,但是他可是有两份工要打。
  
  尤其早上这份,是在家早点铺子做工,要是迟到了还做个毛线球?
  
  元溪一边抱怨着这该死的闹钟怎么不叫他一边麻利的穿着衣服。等到他将衣服套上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对劲。
  
  他眨眨眼睛,打量着这个全然陌生的房间,这哪里是他那间只有十个平方的小插间,这华丽丽的让他这么个穷□丝看傻眼了好嘛!
  
  镇定镇定,元溪安抚下自己那颗跳跃的小心脏,虽然他是个□丝,但却是个见过世面的,独自一个人打拼这么多年,什么风风雨雨没见过,不都被他挺过来了。
  
  刚平静下来,元溪又是脸色一变,刚才没注意,这一走路,身后的不适感才强烈的凸显出来。
  
  不、不会吧……元溪脸上满满都是挫败,他不会倒霉到这个境地吧。
  
  他不死心的又缓缓的抬了抬腿,那火辣辣的感觉已经明显到让他无法自欺欺人。
  
  妈蛋啊,去他妹的春梦啊,老子被人真枪实弹的给干了啊!
  
  老子守了二十多年的纯洁肉体,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没了没了……
  
  元溪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大脑放空的傻缺状态,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稍微有那么点大大咧咧,对待很多事情都没那么上心,可就算他不是个女人,但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让人给上了算是个什么事!
  
  这根本就不是大大咧咧了吧,这其实就是深度脑残的具象体现了吧!
  
  而且,貌似上他的人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渣,春风一度之后就这么洒脱的挥挥衣袖不留下一片云彩的走人了。
  
  元溪到没有矫情的想着找谁负责,事实上他考虑的是一个更加现实残酷的问题。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就算装修的再奢侈再豪华也挡不住一个事实——这铁定是某个宾馆的套房。
  
  这样一个档次的套房,根据他多年打工的经验,睡一宿的价钱绝对可以让他去卖个肾了。
  
  所以说,渣渣你潇洒的走了没啥事,省的见了面还尴尬,但是渣渣你有没有付房费?
  
  老子是个爷们,没什么初夜情节,没了也就没了,但你让老子搭上个肾,老子一定要跟你拼命啊,渣渣!

 

2、第二章 北京
  
  事实证明元溪想的实在有点太多了,不仅房费不需要他结算,那美丽的服务员还表示,他想要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这是间长期客房。
  
  元溪松了口气,不过他可没有任何想要在这里久留的意思,虽然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是怎么来到这儿的,但是这里肯定不属于他。他得赶紧回去,虽然早点铺子的打工肯定错过了,但还有两份工呢,可不能再耽搁。
  
  于是他急急忙忙的向着门口走去,可这一出门,他就如同被定身咒给锁定了一样,完全僵住了。
  
  眼前的景象太陌生了。
  
  高高耸立直插云间的高楼,在空中川流不息的各色飞车,无数巨大的全息投影,还有那些竟然是飘在空中的全透明的商铺……这一幕又一幕的景象热闹非常,但却又不失秩序。
  
  元溪久久不能回神,这绝对不是他所处的那个城市,不……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他记忆中的地球。这里倒像是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未来社会。
  
  饶是元溪这种神经极粗的生物,此时此刻也有点接受不能了。
  
  和人一度春风……没啥,满十八早就成年了不是。被人上了……也没啥,又没少块肉不仅不疼还挺爽。
  
  可是……现在这情况算个啥啊!老子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换了个地方啊,只不过是做个春梦,至于吗!至于吗!真的至于吗!
  
  元溪深深的感觉内心深处有一万个小伙伴咆哮而过大声喊着‘惊呆了惊呆了我们都惊呆了’。
  
  这时候一辆宝蓝色的飞车倏地一下停在他眼前,一个头发金黄的青年露出头,很是热情的说:“小哥,打车不?”
  
  元溪还拄在那里装木桩,黄发青年挑了挑眉,很是了然的说:“第一次来北京?上车,哥给你打个八折。”
  
  北……北京……元溪的嘴巴狠劲的抽了抽,北泥煤哟,他在北京念了四年书怎么从没见过这样的北京啊!
  
  他这不吭声的发愣,就已经被同其主人一样热情的蓝色小飞车给请了上去,没错,你没看错,是真的被小飞车给请上去。
  
  那副驾驶座的坐位非常人性化的挪到元溪的屁股底下,然后嗖的一下就将元溪给拉进车里了。
  
  元溪的屁股:呜呜呜,这地方好可怕,窝怎么老是被欺负。
  
  等到元溪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飞车上,环游在这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北京了。
  
  黄发青年是个典型的话唠,他嘴里唠唠叨叨的一时都没停过,哪怕元溪不答腔,他也能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小哥啊,你的母星是哪里啊?看你这样子是咱联邦人吧?说起来啊,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也像你这样震惊啊,这可是咱们联邦最繁华的主星之一,真心是太牛逼啦,我那母星跟这里比起来,就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酸地方啊……”
  
  元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很想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可悲剧的是,他那个匮乏的脑细胞绝对做不出如此逼真到极点的梦。
  
  黄发青年还在絮叨,非常热心的介绍着‘北京’的各个分区街道以及一些元溪听都听不懂的八卦杂事。
  
  元溪终于将视线挪到了黄发青年那里,看青年那热情劲,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如果他没记错,这小飞车该是个出租车,出租车可不是坐白做的,打个八折的话元溪还记在脑中呢。
  
  所以说,到了地方他得付钱,他身上带着钱包,里面有他这个月的生活费,正好十张大红牛。如果是在他认识的那个北京,坐个出租车他还是不怕的,可现在他连这是个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大红牛在这里能管用?
  
  这念头刚刚在元溪脑中划过,他竟然突兀的看到了好大一张大红牛。
  
  那是一张百元大钞,有多大呢,足足有一层楼那么大,元溪眨了眨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个三维立体广告……
  
  果然黄发青年开口了:“啧啧,又在收集古币,这些落伍的纸质钱币有那么大价值吗?都给炒上天价了,这平头老百姓要是有个一张半张的,这辈子可就吃穿不愁了……”
  
  吃、穿、不、愁!
  
  一直都在为了这四个字奋斗的元溪眼睛陡然一亮,艾玛……这难道是惊吓之后给予他的经济补偿?
  
  一张大红牛就吃穿不愁,他口袋里可有整整十张呢!难不成他竟然碰上了一秒变高富帅的好事?
  
  淡定淡定,元溪安抚下他那为钱而跳动的小心脏,先悄悄的将十张百元大钞塞进了最里面的内衣(ku)上的小口袋,才打起精神,打算好好询问一下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黄发青年说的是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所以元溪开口说话也没有丝毫障碍。
  
  见元溪终于回应他,黄发青年说的更是起劲,虽然古币收藏这种事对他来说有些遥远,但挡不住成天的广告轰炸,对于此事他还是知道不少的。
  
  从大段的罗嗦中,元溪勉强总结出自己想要的讯息。
  
  只要排除掉他在做梦、幻觉、精神分裂。那么基本就可以判定,他来到了未来,还是个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未来。
  
  这里是北京,但和他理解的那个北京已经截然不同,这里的北京已经不是一座城,而是一整个行星,学术上分类为M级的类地行星。
  
  黄发青年的口中,对于北京的赞誉滔滔不绝,说是他心目中的天堂福地也差不多,不过也只是如此了,再其他的关于这颗行星的信息,他却提供不了。只是一味的惊叹夸耀还有能够居住在这里的浓浓的自豪感。
  
  至于古币收藏,倒是和元溪想象中差不多,就像在他那个年代,会有人热衷于古董收藏一样,这个年代,同样有这样的一批人。而他手中崭新的百元大钞,居然瞬间成了古董。
  
  准确点说,他这个人,似乎也已经是个古董。
  
  元溪微微怔了怔,又把思绪给拉回来,将视线挪向前方,这辆蓝色飞车的窗户是三百六十度环绕的,他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栩栩如生的三维立体全息影像,里面介绍的产品是他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东西。
  
  可以缩小到只有戒指大小的最新款高速飞行器,透明光滑可以随意传输各种信息并且在空中任意立体成像的‘手机’,还有自己给自己打广告甚至无耻的卖萌求包养的智能机器人……
  
  元溪嘴巴抽了抽,勉强将目光从那个脸蛋是个美少女但身却材是个大老爷们的智能机器人身上挪开。他怕多看一分钟,眼睛会瞎掉。
  
  眼前的景象让元溪这个真·土包子看的目不暇接,直到小飞车停了下来,他才疑惑的看向黄发青年。
  
  黄发青年似乎也有些不满,嘟喃着:“这都是这个月第十二次抽检了吧,哪有那么多宇宙海盗啊,这里可是北京,领空的防御系统在整个联邦都是数一数二的,海盗要是能潜进来,那才是见鬼了……”
  
  他嘴上抱怨着,但是动作却很是规矩的在指定地方停下,接受检查。
  
  这个小小的插曲,元溪并没有放在心上,还宇宙海盗呢,跟他这个落伍的老古董有一毛钱关系?
  
  蓝色小飞车的顶盖敞开,黄发青年刚才虽然抱怨,但现在面对车旁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检查员,他再度笑的花一样灿烂:“李副队,辛苦了哈,咱都给查了十二次啦,哪里能有什么问题,咱可是所有手续都齐全非常正规的……”
  
  被称作李副队的男人眼皮抬了抬,看了他一眼,不过却没多说,而是将目光移向了元溪。
  
  “请解除所有防御,将对您的所属芯片进行扫描核实。”李副队声音刻板,虽然是话的内容是礼貌的,但语气却是惫懒的,很显然,这只是个套话。
  
  元溪愣了愣,他有些茫然……什么防御,什么芯片……等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从他心底冒起来。
  
  时代不一样了,缉拿犯人的方法似乎还是大同小异?芯片什么的,虽然他不懂,但却是看过电影的,不会是像身份证那样的东西吧?
  
  他是中国的三好公民,户口本身份证都齐全,但芯片什么的,长什么样他都不知道好嘛!
  
  见他不吭声,那李副队又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
  
  元溪抿着嘴,脑中转了无数个念头。
  
  黄发青年是真热心,他看元溪这样,赶忙插嘴道:“小哥,不用紧张啊,咱来北京的时候不都通过安检了吗?一回事,就是个例行检查,只是查看你的基本信息,对于你的私人信息他们是没有权限查询的。”
  
  元溪已经在心里咆哮了,大哥,关键是他根本没有芯片好嘛。
  
  这样的僵持,李副队终于收起了那惫懒的神态,一脸的严肃,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对准了元溪:“三秒后将进行强制扫描。”
  
  元溪盯着他手中的长方形的东西,嘴巴抽了抽,大哥,你拿个遥控器对着我干嘛啊……虽然理智上他知道一个警察出来办案肯定不会拿遥控器,八成是什么未来版改进的先进武器。但这形状,太出戏了好嘛……
  
  相比较他的淡定,黄发青年却是一脸惊恐,他赶紧催促元溪:“你……你赶紧答应啊,这、这可是会没命的。”
  
  元溪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黄发青年,然后转头看向那位李副队,僵硬的开口:“我没有……”

 

3、第三章 遭袭
  
  芯片两个字还没从嘴里吐出来,那李副队竟然猛地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大大张开,然后身体居然快速溶解,瞬间消失……
  
  元溪也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怎么死了?
  
  他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不不,一句话都没说完,为毛人就死了,他说的话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他活了整整二十四年怎么从不知道?
  
  和他一同傻眼的还有黄发青年,他显然懂得比元溪多得多,只见他身体抖成了筛子,很显然这是给吓的。
  
  元溪却也瞬间警醒,倒霉催的,肯定遇上事了,他迅速的将落在身边的‘遥控器’给悄悄收起来。
  
  这念头刚刚在脑中闪过,黑影一闪,已经有两个人影上了车,坐在后面的驾驶座上,黄发青年和元溪的后脑勺瞬间被某个坚硬的东西给顶住。
  
  是什么,不言而喻。
  
  元溪不敢回头,他只听见身后有个很是尖锐的声音响起:“开车!”
  
  此时此刻,黄发青年是真正意义上的吓尿了,他身体抖的不行,连车子都没法发动起来。
  
  元溪很是着急,但是他没法出声,怕这两个歹徒将自己给直接灭口。而黄发青年的心理素质是真的不行,抖着手折腾了许久,愣是开不起来。
  
  后面的歹徒火了:“不想死就快点!”
  
  这话一出,黄发青年更是撑不出住了,元溪心中知道不好,那歹徒已经没了耐性,元溪眼睁睁看着黄发青年一脸惊恐的在自己眼前溶解。
  
  这么近距离的直视,元溪恶心差点吐出来,不过他苦日子过多了,神经比一般人要强壮许多,愣是硬挺着,让自己镇定下来。
  
  司机死了,总得有人开车,歹徒将武器指向元溪,厉声说:“你去开车。”
  
  元溪心中直骂娘了,开你妹,老子特么的只会开自行车!可是这时候,他却不能表现出来,要是不动作麻利点开起来,他就把命给交在这了。
  
  元溪没有丝毫犹豫的坐上了驾驶位,TMD,汽车没开过就先开飞车,老子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元溪低头看了眼操作盘,好在现在是未来社会,这些高科技是越来越人性化,他扫了一眼,已经自动带入到赛车游戏上,不就是开么,没开过卡丁车还没开过碰碰车?
  
  元溪刚刚让车动起来,他就听到‘滴’的一声,然后一句‘恭喜您,驾驶术已激活。’之后似乎还弹出一个界面,元溪现在顾不上许多,直接点了确定,然后小飞车嗖的一下狂奔而出。
  
  这猛地一个加速,让后座的歹徒身体一个踉跄,那个声音尖锐的立马开始骂骂咧咧,嚷嚷着要弄死元溪。
  
  不过另一个声音低一些的却制止了他:“巴子,你他妈的闭嘴,给我看好了这小子,我处理后头的那群联邦狗。”
  
  被喊巴子的人果真闭了嘴,他将武器抵在元溪头上,狠声说:“目的地是临阳区1007港口,速度快点,别耍花样,到了地方就留你一条性命。”
  
  元溪目不斜视,他心里知道,刚才这两人杀了那个巡警,必然已经触动了警卫系统,巡逻的警察肯定会追上来。不过元溪可不敢抱有什么侥幸心理的等着被营救。
  
  不说别的,就算被救了,他一个没有身份证明的老古董,八成要被巡警当成是他们的共犯,到时候可是八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但是元溪也不会天真的相信这两个土匪的话,到了地方留你一条性命什么的,翻译过来就是,没有用处了就杀你灭口。让你活着?这可是毫不犹豫就杀了两个人的亡命徒,除非圣母附体,否则绝对会杀了他。
  
  元溪深吸了口气,无数个念头在脑子里来回转悠,不能去迎合巡警,但是肯定也不能相信这两个歹徒,到底要怎么办?
  
  元溪看了看在眼前的导航地图,他们已经抵达了临阳区,1007港口在临近大气层的地方,以现在的速度一分钟左右肯定能够到达。
  
  而后头的巡警一直在穷追不舍,但这两个歹徒的武器实在厉害,竟然能够支撑着战斗了这么久。
  
  元溪心里很急,若是到了港口,肯定有接应这两个歹徒的人,到时候他更加没有了反抗的机会。
  
  等等……元溪忽然想起黄发青年的话,这里可是北京,领空的防御系统在整个联邦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说,接应歹徒的人肯定不会太多,而且是非常不显眼的才是。
  
  但现在这俩歹徒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近的港口肯定会被封锁,这样的情势下,这两个歹徒怎么可能逃出去?
  
  除非……除非……
  
  一个剧烈的拉扯力袭来,元溪身体不受控制的从驾驶座上跌落,他护住了头部,身体碰到了硬物,一阵钻心的疼,但应该只是皮外伤。
  
  他滚落在副驾驶座的下方,那名叫巴子的歹徒骂了一声,抢到驾驶座上,双手飞快的在操作盘上敲击,接着他将一个只有筷子粗细的长管子推进了一个管槽。
  
  元溪眼尖的发现,那东西进去之后,飞车原本消耗殆尽的能量瞬间满额,呈现出快要爆表的赤红色。哪怕他什么都不懂,都清晰的感觉到这狂暴的力量,根本不是这架小型飞车能够承受的。
  
  但是歹徒丝毫不管,他们停止了对后头追兵的突击,坐在驾驶座上,将安全带绑在身上,元溪心中咯噔一声,赶紧爬上副驾驶座,也将安全带绑好。
  
  他动作刚停,一个巨大的冲击力猛地产生,这样超高的速度让他的身体感觉到了一阵阵剧烈的撕扯力,若不是他在最后时刻将自己固定在驾驶座上,现在早就被甩出车外,死的透透的。
  
  心有余悸之后,小飞车已经停了下来,元溪定睛一看,心中顿时了然。
  
  他猜得没错,这两个人想要离开这颗星球,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人来接应,他们选择更加简单粗暴的方法。
  
  劫机……
  
  这是一艘民用星舰,大约有五十米长,载客量在五十人左右,并不是怎么大型的星舰,或者说在联邦看来,这是最普通的舰型,通常是某些固定航线的客运舰。
  
  这两个歹徒选择了这个星舰却是精心考量过的,这种客运舰在当初被研发的时候,就偏向于防护罩和曲速航行的能力,以至于攻击力无限接近为零。而且因为是客运舰,在登机前都会经过严格的安检,里面的乘客不得携带任何具有攻击性的武器。
  
  这样的一艘星舰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威胁。只要能够进入星舰内部,仅凭他们两个人就能轻松俘获,而且里面还免费附送五十多位人质,是他们逃出北京的最佳座驾。
  
  这些元溪自然都不知道,下了小飞车,两名歹徒就瞬间将这艘客运舰给控制住,而元溪则趁着他们不注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下来。
  
  星舰内部的乘客先是大面积的恐慌和害怕,但不过一分钟之后就被强势的武器给震慑住。在这个年代,人类的身体并没有大幅度的进化,但科技却高速发展,武器也越来越高端,将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人体毁灭太过于轻而易举。
  
  所以说,不会有人想要去挑战这两个歹徒。
  
  元溪悄悄的看着,没有人死伤这让他的紧张的心情稍稍有些平复。虽然这些人都完全陌生,而且还是与他无关的未来人,但是他们仍旧是人类,与他所熟知的没有丝毫不同,他做不到冷漠的看着这些人死亡。
  
  但是现在没人死,只能说是他们需要这些人质来换取让他们逃离这个行星的机会。
  
  元溪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闯入这个星舰,那个瞬间实在太快了,他只感觉到强烈的让人眩晕的拉扯力,其他的意识却一点都没有,更不要提看到了什么。只觉得是一刹那就来到了星舰内部,就像是……就像是瞬间移动!
  
  有可能吗?元溪摸不准现在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在歹徒的要求下,星舰的动力系统已经启动,随时准备升空。
  
  而与此同时,他们还正在与外面追逐的巡警交涉。
  
  眼下这情景,元溪上辈子就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身临其境了。唯一的感触就是:真特么的操蛋!
  
  心里虽怒,但他脑子里却异常的冷静。这两个人渣真的会放过这一星舰的人吗?以及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事,仅仅两个人竟然能够从那么多的追兵中逃出来,而且还能劫持一架星舰。
  
  还有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元溪脑子里转悠,这两个歹徒绝对不是抢个钱闹个事那么简单,他们肯定犯了大事,这样的情况下,和他们交涉的人会不会放过他们?
  
  他刚这样想着,就猛地听到那名为巴子的歹徒一声怒喝,然后厉声质问:“丰昀你个联邦的走狗,你竟然不顾这一船五十人的性命!”

 

4、第四章 脱困
  
  听到这话,元溪暗骂了一声,不会这么倒霉吧,他想什么就来什么!
  
  他悄悄挪了个地方,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到他们联络的画面。
  
  是个立体的全息影像,两个人渣站在前方,对面凭空出现的荧幕上是一个身穿银色制服的男人。
  
  制服的款式是简单大气的,将身体勾勒的线条极好,他的发色是纯正的金色,皮肤白皙的几乎没有血色。五官是英俊的,但是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却像是蛇一样,透过荧幕都能感觉出那里面的不怀好意和危险的意味。
  
  看到这样一个人,元溪心里先是咯噔了一下,这大概就是叫丰昀的联邦的官员,只是这样看,他就觉得这绝对不是个好人。
  
  相较于巴子的暴怒,另一名歹徒看起来要冷静一些,不过那双黑色的眼睛中也微微有些闪烁,显然他也没想到丰昀会这么狠。
  
  他勉强让声音平静的说:“丰昀上校,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开放港口通道,我们离开就立马将这五十多人放了。”
  
  荧幕上丰昀嘴角勾了勾,扯出的笑容是露骨的恶意:“我说过了,交出你们拿走的东西,我会考虑留下你们的性命。”
  
  那名声音低些的歹徒也火了:“你真的视这一船五十四名联邦公民的生命于无物?还是说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了他们?”
  
  说完他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但荧幕对面的丰昀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反而摇了摇手指说:“我的耐性有限,给你的时间可不多。”
  
  他这样子实在是太不在乎,那歹徒不甘心的质问:“若是这五十多人都死了,你以为你的官职还保得住?若是我们将你的影像曝光出去,你以为你会有什么下场?”
  
  荧幕上的俊美男子眼睛眯了眯,越发笑的让人浑身发毛:“你以为我会给你们这个机会?”
  
  他这话一出,那歹徒脸上一变,他低头查看了一番,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丰昀又说:“好了,不想给我就算了,你们就带着它一起下地狱吧。”
  
  他这话一出,巴子急了,他大声说:“你不能的,你不敢的,在你的管辖区内发生这样的事,你也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那丰昀丝毫不为所动,最后留给他们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强行切断了与他们建立的通话。
  
  元溪围观了全程,心中一边骂这个渣官,一边骂那两个该死的歹徒。这三个渣滓怎么不凑在一起死翘翘,活着就是祸害老百姓!
  
  救援是没有了,也不知道这两个歹徒还有什么打算。
  
  而这时候,星舰一阵猛烈的摇晃,一阵阵的尖锐的报警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丰昀那个渣滓竟然就这样开始攻击了!
  
  那两名歹徒也慌了,他们飞快的移动到星舰的主控室,大声下命令:“起飞,给我快点起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奋斗吧,太子 by 夏日q筱爱 下一篇:带着生活系统养包子 by 龙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