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重生之偿情 by 金刚圈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文案

肖遣上一世一颗心扑在了郭少聪一个人身上,
临死之前甚至来不及见母亲最后一面
却没料到会重生一世,回到初二那年发现父亲出轨之前,
这一世重来,肖遣要补偿那些他欠下的情,
而那些欠他的,自然也要让他们一一偿还
本文是个重生之后带着爱他的人过好日,
让他恨的人过不了好日子的简单故事

    【上卷:轮回】

    ☆、第 1 章

  大雨从晚上八点开始下,到了这时候,已经成了瓢泼之势,肖遣开着车,虽然雨刮器不停刮着车前窗,还是连路都有些看不清了。
  现在是晚上10点,大雨不停地下,街上的车已经越来越少了。
  肖遣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座机号码,他接通了之后,听到那边有个女声说道:“请问是肖先生吗?”
  肖遣说道:“是我,请问有什么事?”
  女声继续道:“我这里是顺和疗养院,你的母亲刚才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你要不要过来看望她一下呢?”
  肖遣的母亲已经在疗养院住了快一年,这是疗养院第一次给他打电话,肖遣莫名有些心慌,说道:“我现在就过来。”
  于是那边挂了电话。
  肖遣还来不及把车子掉头,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来电显示是郭少聪。
  肖遣接通电话,听到郭少聪那独特的平静带着一点温柔地声音说道:“肖遣,你怎么还没到?”
  肖遣伸手抹了一把脸,明明是阴冷潮湿的天气,他额头上却起了细密一层汗珠,他说道:“我有些事情——”
  “快过来,”郭少聪声音柔和,“我有话跟你说,错过了今天,就不方便说了。”
  肖遣实在是无奈,他看了看时间,说道:“等我一下,再等等。”
  他开着车,继续朝前面走去,放弃了掉头的打算。
  到达青山大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11点了,15分钟之前,肖遣又一次接到了疗养院打来的电话,护士的声音有些急促:“肖先生,你母亲情况不是太好,还是请你过来一趟吧。”
  肖遣没有办法,只得说道:“等我一下,最多一个小时,告诉我妈,我很快就过来看她。”
  前面就是青山大桥,郭少聪在桥上等他,他只需要见了郭少聪,然后马上开车回去疗养院,晚上车少,应该能在12点之前赶回去。
  雨依然很大,过了青山大桥就是出城的高速入口了,这个时候,旁边一辆车都没有经过。肖遣只远远见到大桥的栏杆旁边停了一辆车,大灯开着,远远照射过来。
  肖遣在桥中间调头,将车开到了那辆车前面停下来,然后在车子里摸了许久,没有摸到雨伞,只得打开车门下去。
  这么大的雨,就算有雨伞恐怕也起不了作用。
  他淋着雨跑到郭少聪的车子旁边,敲车窗,喊道:“少聪。”
  他本来打算上了郭少聪的车子再说,却不料郭少聪只是摇下了车窗。
  车上除了郭少聪,还有一个人。那是卓小然,他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肖遣。
  肖遣见到卓小然,脸色陡然变了,骂道:“我草你妈!狗ri的!”他从车窗伸进手去,想要去揪卓小然的衣领。
  卓小然手忙脚乱推拒着,突然,肖遣听到郭少聪说:“放手。”
  肖遣全身上下被大雨猛淋着,他根本冷静不下来,虽然听到郭少聪的话来,他仍然没有打算放过卓小然。
  猛然间,车厢里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
  肖遣只觉得右手手臂一阵剧痛,他退后两步,坐在了地上,才发现自己手臂中枪了。而刚才握着手枪那个人,分明是郭少聪。
  肖遣懵了。
  郭少聪打开车门下来,他左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右手依然拿着枪。不过很快,郭少聪的西装裤也完全被大雨淋湿了。
  郭少聪走到肖遣面前,用枪对准肖遣。
  肖遣张嘴说话,雨水便顺着流进他的嘴里,“少聪,你做什么?”
  郭少聪轻轻叹一口气,他说:“肖遣,何必呢?”
  肖遣手臂一阵阵剧痛,卓小然将车窗按上来一些,挡住外面淋进去的雨。
  郭少聪慢慢蹲了下来,雨伞也遮住了肖遣半边身体,可是郭少聪的枪口对准了肖遣的头。
  肖遣喘着气,叫道:“少聪?”
  郭少聪神色平静,眼神隐隐透着温柔。可是肖遣知道那是自己的错觉,郭少聪天生眼角微微下弯,无论什么时候看来,都是一派温和淡然的模样。
  突然之间,肖遣的手机又一次响起来。
  肖遣一愣,顾不上手臂疼痛,用另一只手将手机掏了出来,仍然是疗养院打来的电话。
  郭少聪并没有什么表示,也没有阻拦他接电话。
  电话里面,护士的声音已经没了起初的焦急,平淡地说道:“肖先生,你还是来见你母亲最后一面吧,她一直在念你的名字。”
  肖遣几乎抑制不住,眼泪流了下来,在被雨水冲刷地冰冷的脸上,划过两道温热的痕迹。
  肖遣哽咽着说了一声“好”,然后电话挂断。
  郭少聪伸出一只手来,捏住他下颌,两个人脸靠的很近,郭少聪说话的时候,微热的气息拍打在肖遣脸上,他说:“你找人搞小卓?”
  肖遣已经激动不起来了,他说:“我没有。”
  郭少聪仍然问他:“城北的地下赌场是你卖消息给警察的?”
  肖遣听到自己麻木的声音:“不是我。”
  郭少聪轻轻叹了一口气,“肖遣,你太让我失望了。那么多年的兄弟,你这样出卖我?”
  肖遣闭上眼睛,沉默地摇头。
  郭少聪站了起来,“肖遣,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肖遣愣了一下,他本来是有话想要跟郭少聪说的,说什么呢?他连病重的母亲都顾不上,大晚上开车来找郭少聪,本来是为了什么呢?那么多年压抑的情感,本来以为能找到一个爆发的渠道,他想要对郭少聪吼:我TM爱你!你离卓小然那个贱人最好远一些,他没安好心!可是现在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他额头上,他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郭少聪叹了一口气,“你没什么要说的了?”
  肖遣突然觉得有些荒凉,郭少聪为人谨慎,如果不是下了决心要除掉他,就不会跟他闹到现在这一步,就算他百般辩驳,郭少聪也不可能再放了他。是真是假,是事实是冤枉,今天他无非是个死。可笑的是,他接到郭少聪电话的时候,还以为郭少聪真的有话要对他说,他甜蜜忐忑一个晚上,换来的竟然是这个结局。
  肖遣慢慢站了起来,说道:“帮我去北湖疗养院看一下我妈。”
  郭少聪答得干脆:“好。”
  枪声响起,肖遣被郭少聪推进青山桥下怒滚汹涌的青山江中,转瞬间失去了踪迹。
  肖遣以为自己会死,黄泉路上,身体佝偻的母亲不知道会不会在路边等着他,下一辈子仍然做一对母子。可是母亲大概是不想的了,她的儿子在她临死之前都没能去看她,这样的儿子要来又有什么用?
  可是当肖遣从漫长的黑暗中醒来的时候,他却并没有看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也没有孤零无际的黄泉路等着他去走,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许多年前住过的,那栋老旧单元楼的小房间里。
  肖遣从床上坐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之前那些经历,被郭少聪一枪打在脑袋上,才根本就是个漫长的梦。
  直到肖遣听到了外面房间有打麻将的声音。
  他从床上起来,房间里老式的衣柜上有一面大的穿衣镜,肖遣不知为何,脚步有些慌乱,他走到穿衣镜前,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又白又瘦,正是十多岁的少年时代的自己。
  肖遣猛地抬起头来,环顾四周,这间房间就是他从小学到初三住了快十年的房间,房间很狭小,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还有一张书桌,书桌上垒着许多书和杂志,上面贴着一张海报,是罗伯特巴乔。
  这时候,肖遣听到房间外面传来喊声:“肖遣啊,要上课了,别睡了。”
  那是奶奶的声音,肖遣急忙拉开房门,外面就是客厅,奶奶与三个住在附近的老太太一起打麻将,奶奶的脸上还戴着一副老花眼镜,专心致志摸牌。
  见到肖遣出来,奶奶说:“要上课了,该走了。”
  肖遣突然过去,从背后将奶奶抱住,他的额头贴在奶奶的肩上,磨蹭着柔软的绵绸布料。
  奶奶一边打牌,一边抬起手来,摸了摸肖遣的脸,“怎么这么大孩子还撒娇呢!”
  一桌打麻将的三个老太太都笑了。
  肖遣嗓子有些堵,他闷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奶奶说道:“快两点了,你该上课了。”
  肖遣摇头,“不,我说是哪一年几月几号?”
  奶奶摸起来一张幺鸡,皱着眉头打了出去,“怎么睡个午觉起来睡傻了呢?这不是九九年四月一号么?对了,再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想吃点啥,叫你妈给你做。”
  肖遣依然是闷着摇头,他从奶奶背上起来,说:“我去上课了。”然后转身朝外面走去。
  一九九九年四月一日,肖遣不到十四岁,今年初二,下半年初三,奶奶还在,爸爸在外进修,家里妈妈一个人上管着老人下管着孩子,很快就将有一场变故。
  肖遣知道,自己是被郭少聪那一枪打回了过去,要重活一世了。                   
 
    ☆、第 2 章

  直到坐在了教室里,肖遣仍然有些恍惚。他其实已经不太记得清初二的教室是哪一间了,他只是运气还不错,遇到了当时班上一个男生,叫做王奉的,远远见到了他就给他招手。
  王奉个头矮小,从上初中认识了肖遣之后,就常把肖遣跟着。因为肖遣看起来白瘦,其实个子并不矮,打起架来拳头也狠,全年级没几个男生敢招惹他的。
  肖遣和王奉走得挺近,因为王奉家里有钱,肖遣拉不下脸开口朝王奉要钱,总是使唤王奉帮他买东西,但是从来没有给过王奉钱。
  对于这一点,王奉从来没有意见,掏钱掏得心甘情愿。
  肖遣进教室的时候,愣了一下不记得自己的座位。
  直到看到王奉在倒数第二排坐下来,肖遣才回忆起来,他该坐最后一排,初二到初三,他一直坐在最后一排,王奉就在他前面一个。
  肖遣走到座位坐下,王奉从书包里掏出一瓶玻璃瓶子的可乐放在他面前,肖遣脱口而出:“糖水有什么好喝的?”
  说完他就愣了,他许久不爱喝这种碳酸饮料了,但是郭少聪喜欢,他每次看到郭少聪喝,就忍不住这么说他。
  肖遣话音落时,王奉也愣了,不知道怎么惹了肖遣不高兴了,呆了一下又把可乐拿了回来。
  肖遣暗自叹一口气,从抽屉里摸出文具盒。看到那个文具盒的时候,肖遣动作陡然停住了,文具盒是铁的,上面的印图很丑,质量也不好,很难打开。这个文具盒肖遣还记得很清楚,那是他妈在菜市场路边摊给他买的,五块钱一个,当时肖遣嫌难看不想要,还跟他妈大吵了一架。
  那一次,肖遣的母亲被气哭了,后来肖遣还是把文具盒留下来用了。
  肖遣拿着文具盒出神的时候,他的同桌来了,那是个高个子的女生,长相一般,肖遣还记得她的名字叫陈巧艳。
  陈巧艳并没有和肖遣说话,她坐下来,从抽屉里拿出数学书。
  于是肖遣也跟着拿出一本数学书。
  下午接连两堂数学课,肖遣一个字没听进去,转头看着操场发愣,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靠近窗户的地方,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学校后面的大操场。
  上体育课的男生在踢球,也有在追逐打闹的,肖遣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就是不知道哪一段人生才是真正的梦,或者那十几年才是一场梦,他根本没有长大,也没有什么郭少聪,现在才是他真正的人生?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有二十分钟自由活动时间,然后是自习课。
  在那二十分钟时间,肖遣去了操场跑步。他其实是烟瘾有些上来了,但是学校小卖部没有卖烟的,这个时间段也出不了校门。按理说如今这副少年人的身体是不该有烟瘾的,可是肖遣知道,他那是心里有瘾,怎么都戒不掉。
  跑了二十分钟步,满头大汗回到教室坐下,陈巧艳有些嫌弃,将凳子往旁边挪了挪。
  肖遣抹了一把汗湿的头发,顺手拿起桌上刚刚发现来的英语试卷。
  陈巧艳也在低头看卷子,手里拿着圆珠笔,轻轻转动着,她低着头,忍不住偷偷打量肖遣。
  肖遣双腿分开坐着,手臂支撑在桌棱上,一边看卷子一边用两只手指夹着笔,就像是夹烟的姿势,他呼吸还没平缓下来,微微有些粗重。
  陈巧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脸红了,就好像隔壁那个瘦削的少年过了一个中午就长大了似的,整个人透出成年男人的气息。其实那时候陈巧艳还不明白,他只是觉得肖遣突然看起来就跟对面那栋楼的高中生似的,已经不再是个愣头愣脑的初中生了。
  上辈子肖遣读完初中就没有读书了,他成绩不好,又过了那么多年,这些初中英语语法已经快忘光了,他拿着卷子,一道一道题往下看,会做的只有两、三道题。
  肖遣手里拽着笔,迟疑着一直没有下笔。
  陈巧艳用手臂挡住自己的试卷,不想给他看。
  肖遣也没有要看她的打算,能做的都做了,不能做就随意选了。
  做完一张英语试卷,下午放学了,中途有两个小时,五点半下课,七点半晚自习,足够肖遣回家吃顿饭。
  刚一下自习,王奉就转过头来问肖遣:“晚上一起吃饭吗?”
  肖遣摇了摇头,“我回家。”
  这些少年们或者住校,或者家离得远,再不然就是如同过去的肖遣那般,不愿意回家吃饭,下午下了课,就爱三三两两聚在学校门口的小餐馆,吃炒菜或者快餐。
  王奉经常请肖遣吃饭,已经习惯了,却没料到今天肖遣主动提出要回家。王奉越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惹了肖遣不高兴了。
  肖遣家到学校,走路不过十几分钟,他回家时,奶奶的麻将摊子刚好收桌,肖遣的母亲已经下班了,正在厨房里做饭。
  肖遣的母亲叫做林爱萍,前几年趁着工作的国有工厂关闭之前,托关系调到了镇上的城建部门上班,虽然是工人编制,但是起码保住了一个工作。林爱萍调工作的事,还是肖遣的爷爷在世时托人办的,那是个聪明睿智的老人,可惜早年在高原工作,落下了一身病痛,五十多岁就去世了,那时候肖遣还在读小学。
  当时肖遣不懂这些,后来才意识到爷爷的决定很明智,不然林爱萍现在也就该下岗了。
  肖遣回到家,先帮着奶奶收拾麻将桌子,然后就去了厨房。
  林爱萍埋着脑袋在炒菜,她听到肖遣回来了,但是没有搭理他。
  前些日子母子吵架闹得不愉快,林爱萍心里也不舒服,她老公在外面进修,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担在她一个人身上。眼看着儿子越来越大,应该帮母亲分担了,可是肖遣进入了青春期,开始叛逆起来,母子两个不管说什么话都要吵起来,只要一吵,肖遣的奶奶就要帮肖遣说话,责怪她这个儿媳妇不对,弄得林爱萍想管又不能管,里外不是人。
  肖遣进了厨房,喊了一声:“妈。”
  林爱萍没有理他,手里的锅铲重重敲在锅边上。
  肖遣看着林爱萍的背影,不自觉眼泪就流了下来,他想起母亲生命中最后那些日子,躺在病床上,瘦的皮包骨头,看着他的双眼总是噙着泪水。可就是这样,肖遣也没能去见母亲最后一面,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急急忙忙开车去找一个男人表白,最后被对方一枪打在了脑袋上。
  所有情绪累积到一起,肖遣忍不住从背后抱住林爱萍,哑着嗓子喊道:“妈,对不起……”
  林爱萍愣了,她听到肖遣的哭声,哪里还记得母子俩斗什么气,她回过头来,看着肖遣问:“这是怎么了?”
  肖遣紧紧抱住林爱萍,就是不肯放开。
  奶奶听到声响,也进了厨房,问:“唉哟,遣遣这是咋了?在学校里被老师骂了?”
  肖遣摇着头。
  奶奶伸手去拉个头比自己还高的孙子,“有同学欺负你了?奶奶去给你找老师去!”
  肖遣仍是摇着头,说:“不是,都没有。”
  林爱萍被儿子哭得心痛了,抱住肖遣拍他后背,“怎么了?跟妈妈说,别哭啊!”
  肖遣一直在摇头,坚持着痛痛快快哭完这一场,然后吸着鼻子帮母亲舀饭、摆筷子。
  吃法的时候,奶奶不停给肖遣夹菜,肖遣埋着脑袋吃得很香,他很久没有吃过母亲亲手做的菜了。吃完了饭,肖遣主动去厨房把碗洗了,才一边擦手一边说:“我去学校了。”
  等肖遣走了,奶奶觉得有点不对,问林爱萍:“孩子这是咋了啊?”
  林爱萍也一脸茫然,早上出门时肖遣都还是板着脸不肯跟她说话,也不知怎么下午下了课回来就变了样了。
  肖遣回到学校上晚自习。
  今天晚上没有安排作业,肖遣从抽屉里翻出一年级的课本来,打算从头开始看起。
  肖遣不想再重复上辈子的老路了,他不愿意初中毕业去读技校,出来给人修车混社会,他也不愿意再早早遇见郭少聪,轻易把自己一颗心交出去。
  有钱又怎么样?大字不认识两个,走到哪里都被人当做暴发户冤大头,郭少聪一句话自己就扛着钢管冲在前面要给他打天下,到头来被卓小然几句话就让郭少聪逼到了绝路。
  肖遣摇摇头,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埋着脑袋继续看书。
  陈巧艳偷偷看了他好几眼,确定肖遣是在认真看书而不是在打瞌睡,吃了一惊,低下头看了一会儿书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一下肖遣,“唉,”她喊。
  肖遣转头看她。
  “你看书啊?”陈巧艳问。
  肖遣点了点头,“是啊。”
  陈巧艳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扭捏了一下,见肖遣不和她找话说,于是自己就继续做题去了。
  下了晚自习,肖遣仍然打算去操场跑两圈,他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他:“肖遣,有人找。”
  肖遣回过头去,见到教室后门站了个女生。                   
  
    ☆、第 3 章

  肖遣一时没想起来那个女生是谁。
  胡丽婷只是肖遣三年初中生活的一个过客,他们交往的时间太短暂,肖遣甚至记不太清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又是怎么结束的了。
  而现在,肖遣并不清楚自己还算不算是胡丽婷的男朋友。不过不管是不是,肖遣都对这个女生不感兴趣,十三、四岁的少女,在肖遣看来不过还是个孩子罢了。
  胡丽婷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扎得整整齐齐,梳着干净的刘海,是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肖遣朝后门走过去,问:“有事吗?”
  胡丽婷说话的时候喜欢微微扬起下颌,她说:“陪我回家吧。”
  胡丽婷的家住的比肖遣远,肖遣要送她回家,就得多走十五分钟路程,再倒回来,耽搁半个小时。
  肖遣拒绝了,“我要去跑步。”
  胡丽婷咬着嘴唇,犹豫一下,说道:“那我等着你。”
  肖遣沉默着,他不好再拒绝,对方在他看来,是个漂亮的小女孩,睁着一双委屈的眼睛看着他,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走吧,”最后肖遣说道。
  两个人朝操场走去,这时候朝操场去的学生并不少,有住校的情侣,下了晚自习,在后操场找个安静地方坐下来幽会的,也有几个男生聚到一起,在僻静角落抽烟的。
  肖遣把书包丢给胡丽婷,一个人去跑步,操场一圈只有三百米,他跑了十圈才停下来,汗水不断往下淌,走到胡丽婷身边,拿过自己的书包,说:“走吧。”
  一直走出了校门,两个人都很沉默,胡丽婷在等着肖遣开口问她问题,但是肖遣却什么都没有问,两个人沿着街道沉默地走着。
  终于,走到第一个街口转弯的时候,胡丽婷忍不住开口了,“我跟周子辰分了。”
  “谁?”肖遣问。如果说胡丽婷他还能勉强记起来,周子辰这个名字他确实没有一点印象了。
  胡丽婷红了眼睛,以为肖遣在故意气她,于是加快了些脚步,闷着不再说话。
  肖遣对这些十四、五岁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感情游戏实在不感兴趣,勉强拿出对小姑娘的风度来,说道:“分了就分了吧,好好学习。”
  胡丽婷听得莫名其妙。
  两个人闷着走了一截,胡丽婷始终是觉得不舒服,想要赌气跟肖遣说让他回去了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跑着追了上来。
  年轻高大的男孩子伸手来拉住胡丽婷,冷着脸说道:“你干什么?”
  肖遣与胡丽婷同时回过头去,肖遣在那一瞬间看到胡丽婷眼睛闪闪发亮,然后又做出受了骚扰的表情,用力甩开男孩的手,“关你什么事!我跟你没关系了!”
  肖遣猜测着这个男生大概就是周子辰。
  果然,男孩子说道:“什么没关系!我还没说跟你分呢!”
  胡丽婷眼睛又微微泛红。
  肖遣以为这个时候,周子辰就该一把抱住胡丽婷,然后将人带走,不过对方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追回女朋友是其次,在情敌跟前要回面子才是最重要的,周子辰伸手戳了一下肖遣的肩膀,“你什么意思?”
  肖遣摊开手,笑了,“没什么意思,送你女朋友回家吧,我先走了。”
  肖遣说完,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看在周子辰眼里,像是落荒而逃,又像是不给他面子,反正周子辰心里是不爽的,就好像狠狠一拳打过去,对方竟然是个不倒翁,立即又弹了起来,脸上还带着嘲弄的笑容。
  肖遣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揣摩小孩子的心思,他回到家时,见到堂姐和奶奶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肖遣的堂姐叫做肖娟,是肖遣大伯的女儿,从出生就是个哑巴。大伯一家那时候在农村里,奶奶也跟着大伯,后来大伯年纪轻轻得病去世了,他老婆捱不下去跑了,就奶奶带着孙女儿,一起被肖遣的父母接进了镇上。
  肖娟是哑巴,在镇上读了小学就没读了,在服装厂工作了两年之后,服装厂也倒闭了,现在在街上的一条窄巷子里摆个缝纫机,帮人缝补衣服,修改裤脚。
  肖娟今年不过十七岁罢了,长得白净秀气,是个漂亮温柔的姑娘,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肖娟看到肖遣回来,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厨房里给肖遣热牛奶。
  肖遣上一世对这个姐姐其实是没什么感情的,因为不是亲姐姐,而且是个哑巴。还记得初三有一次,肖娟去学校给肖遣送衣服,在教室后面发出“嗯嗯”的声音想要招呼肖遣,当时肖遣就怒了,觉得丢脸,他走过去抢走衣服,一句话没说。后来回家和林爱萍大吵一架,不准再让肖娟去学校找他。
  肖娟其实是有些怕肖遣的,她总是小心翼翼讨好着肖遣,害怕惹他生气。
  肖遣换了鞋,去厨房洗完手出来,肖娟已经把热好的牛奶装进碗里给肖遣端了出来。
  肖遣接过来,本来想要说一声谢谢,还是没能说出口,总觉得有些尴尬。
  肖娟显然并不介意,给肖遣热好了牛奶,就回到沙发边上坐下,继续和奶奶一起看电视剧。
  牛奶有些烫嘴,肖遣吹了一会儿,然后一口气喝干净,将碗丢回厨房,去了父母的房间找林爱萍。
  林爱萍正在整理衣柜,见到肖遣进来,问道:“牛奶喝了吗?”
  肖遣答道:“喝了。”
  林爱萍点了点头,“去看会儿书吧,下半年就初三了。”
  肖遣看到林爱萍丢在床上的存折,突然问道:“我爸找你拿钱?”
  林爱萍看了一眼肖遣,因为这孩子过去很少过问这些事情,才说道:“他们单位集资建房,他有资格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我家本来不就是套三的房子?”肖遣说道。
  林爱萍叹一口气在床边坐下来,“这不是太小了点吗,到时候房子有个阳台,可以封起来给你姐做一件单独的卧室也好啊。”
  林爱萍向来喜欢肖娟,这孩子勤劳孝顺,带了这么些年,带出感情来了。
  “那现在这套房子怎么办?”肖遣问。
  林爱萍说道:“这套房子是公房,搬了就交还单位吧。”
  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确实是林爱萍单位上分的公房,每个月给单位交几十块钱的房租,没有产权证。不过肖遣知道,最多再过两年,这套房子就会变成私房,要求单位职工买下来,当时花了三万块钱。而肖遣父亲单位那套集资房,现在也值三万多罢了。
  肖遣不是不赞成多买一套房子,那套房子过上个十多年,价格可以翻上十倍,但是肖遣知道,他爸买那套房子,目的并不是为了这个家庭。
  可惜林爱萍掏光了积蓄,后来想要买现在这套房子的时候,还是去向舅舅一家借的钱。
  肖遣还要再说什么,林爱萍突然开口道:“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快去看书吧,这事还早呢,你爸就是打电话说了一声,等下个月他回来了咱们再仔细商量。”
  肖遣犹豫一下,他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要现在说的好,到了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可以扭转,让这个家多两天平和,母亲少两天伤心也是好的。
  他伸手握住林爱萍的肩膀,轻轻抱了一下她,回去了自己卧室。
  肖遣关着门,看了一会儿书,心里有些静不下来,他把书摊开在桌面上,身体往后仰着,双腿搭在桌上,想了很久,觉得这件事到后来必定会闹得不可收拾,不论他怎么努力,到现在都是不可避免的了。
  肖遣那天晚上早早洗了上床睡觉,在陷入睡眠的那一瞬间,肖遣突然一个激灵,害怕这一切只是梦,醒来时自己的身体依然在冰冷的青山江里沉浮。
  可是他仍然是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醒来,肖遣还是在那间狭窄的小房间里,外面有灯光从门缝照进来,厨房还有动静,是林爱萍起来做早饭了。
  肖遣突然觉得很温暖,有些想赖床不起来了,他裹着被子,在床上懒懒打了个滚。
  有人在外面敲门,但是没说话。
  肖遣知道是肖娟来叫他起床了,肖娟不会说话,如果肖遣不起来,她就会隔一会儿来敲一下门。
  肖遣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抓起老旧的衬衣长裤穿上。
  家里的女人们都已经起床了。
  奶奶年纪大,早上睡不了那么久,起床就打开电视看;林爱萍则是要上班,先给肖遣做早饭;至于肖娟,其实补衣摊上午十点之前基本都不会有生意,她早起,纯粹是不好意思睡懒觉,要帮着林爱萍做饭和打扫卫生。
  早饭是稀饭馒头,一家人坐下来吃饭,吃完了肖遣和林爱萍就该出门,肖娟自然会洗碗收拾屋子。
  肖遣抓起书包去学校,在校门口遇到了昨晚那个高大的男孩周子辰。
  周子辰也不是故意堵肖遣,他在门口买了一个肉粽子,还没来得及叫老板给他剥开,就看到肖遣抓着书包进了校门。
  周子辰拿着粽子,掏出一块钱丢给卖粽子的老大爷,就连忙追了上去。
  “喂!”周子辰喊他。
  肖遣哪里知道后面有个人追着他,头也不回朝教室里跑。
  周子辰追着喊:“肖遣!”他一定要把肖遣给拦下来。
  肖遣这一回听到了喊声,回过头来,看到了周子辰。
  周子辰今年十五岁,初三,个子高大帅气,正是女孩子们非常喜欢的长相,而且家里条件很好,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帽卫衣,下身是蓝色长牛仔裤,书包斜斜挎了一半在肩上,看起来像个拍外景的模特一般。
  唯一有些煞风景的,就是他手里那个粽子,泛着油亮亮的光芒。
  肖遣问他:“你有什么事?”
  周子辰微微有些喘气,“你跑什么啊?怎么?害怕啊?”
  肖遣觉得这小孩儿挺有意思,忍不住有些好笑,“怎么?你想打我啊?”
  周子辰其实真没想打肖遣,他就是想找回面子而已,他抬手指着肖遣,“今天晚上下课别走,校门口等着你!”
  肖遣闻言乐了,“要我也送你回家?”
  周子辰顿时脸都涨红了,想不出骂人的话来,只能说:“唉,我草!”
  这时候早自习的铃声响了,肖遣不再和他废话,转身往楼梯跑去,还不忘跟他挥挥手,“我上课去了!”                   
 
    ☆、第 4 章

  这一天上课,肖遣都看着黑板认真听讲,语文历史什么都还好,算是能听懂,数学物理之类的稍微麻烦,他觉得有必要重头看书。
  距离初中毕业还有一年多,中途有一个暑假,他不知道自己拼命努力一把,是不是还有机会考上一个好一点的高中。
  陈巧艳觉得肖遣越来越奇怪了,上课的时候,她偷偷瞄肖遣,见到他咬着笔在看黑板,一脸认真的样子,下课了,肖遣也坐在座位上没有动,低下头在看题。
  平时下课,肖遣都不会坐在座位上,他们是五班,年级三个实验班是一到三班。五班不全部是坏孩子,但是都是些成绩不好或者家里交不上四千块钱建校费的学生。肖遣家里也不是拿不出四千块钱,可是肖遣成绩不好,没有考上实验班还非要读的话,就是六千块钱,林爱萍和丈夫当时商量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交这个钱。
  孩子读书读不进去,交再多钱,送进再好的学校也是白搭,而且那个年代,六千块钱不是个小数目。
  陈巧艳算是五班学生里成绩比较好的,在全年级也能排进一百名之内,她完全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有交上钱才会在五班读书的。
  以前下课的时候,肖遣喜欢跟几个男生站在走廊上聊天,几个高个子男生占据着走廊两侧,让从中间经过的女生总是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
  可是今天肖遣没出去,他用手指转着笔做题,实在做不上来了,还会转过头问陈巧艳。陈巧艳有些不自在地把自己的作业本递给肖遣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恶搞穿越之将耽美进行到底 by 相至 下一篇:[未来]遗弃 by 花间花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