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重生之安洛 by 黑子哲(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末世文 重生 随身空间 不伦之恋

文案

末世来临,丧尸横行。
在末世苟延残喘三年多,安洛好不容易适应了末世的生存法则,结果却又悲催的遇到一只丧尸头头,看到变异Boss向老爸冲去,安洛不淡定了。一怒之下,冲了上去,结果救人不成,反害得老爸为救自己被丧尸咬了一口。
安洛闹腾半天,终于如愿陪老爸一起下了黄泉,结果一睁眼竟回到了三年前。
重生后的安洛将何去何从?

父子年上文,腹黑霸道攻,别扭暴躁受,非小白。

友情提醒:

1,主角虽然重生了,因为上一世有爸爸的庇护,加上身边又全是值得信赖的人,所以他的性格并不冷血,也不够强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有点冲动,又十分别扭的少年,会因为吃醋跟爸爸赌气,也会因为能力不够强默默纠结。

2,这篇文虽然是以末世为题材,但是文风属于轻松类,好吧,这是一篇披着末世外衣的欢乐温馨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洛,安奕景 ┃ 配角:杨继深,司徒青,安诺,小贝壳 ┃ 其它:


☆、第一章 死亡

  第一章死亡
  鲜血顺着男人的肩膀往下流,恐怖的咬痕狰狞无比。
  安洛悲痛欲死,他紧紧搂着男人的腰,死活不松手。
  “温文,带他走。”
  “我不要。”安洛死死扒住男人的腰身,眼底的绝望和悔恨顺着泪珠一串串往下掉。“我不走,想让我走,除非先杀了我,我宁愿现在就死。”
  安奕景扒开安洛的手指,冷冷道:“别再给我倔,这次权当长个教训,别动不动就往上冲,以后多听温文的话。”
  安洛拼命摇头,泪水沾满了衣衫,连视线都变得模糊,纵使整个人看上去狼狈极了,语气却仍旧恶狠狠的,“我不,你休想撇下我。”
  安奕景冷眼看着他,见他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淌,抬手给他抹了抹,“都快二十岁的人了,还这么娇气,像什么话。”虽是叱责,眼底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心疼,“行了,我没那么容易死,就算变成丧尸,也活够本了。”
  听到丧尸二字,安洛猛地睁大眼,“你不会变成丧尸。”
  这个人一向是他想要超越的对象,他那么强,总是无所不能,连末世都不放在眼底,所有的事到了他眼底都变得不值一提,他这么厉害,这么高大。任何人变成丧尸都不奇怪,只有他不可能。
  他创造了那么多奇迹,不过被丧尸咬了一下,怎么就会变成丧尸呢?
  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他又怎么可能被咬?那只怪物明明是向他扑来的,该变成怪物的是他才对。
  安洛死死抱住脑袋,头疼的快要炸掉,心脏也一抽抽的,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死去,他古怪的笑了两声,眼睛瞪得极大,红红的眼睛仿佛能滴出血来。
  “我不许,死也不许,我不要你变丧尸。”
  这是他的爸爸呀,他宁肯自己被咬,也不要看到他变成怪物,他怎么可以没有思维没有记忆?又怎能毫无尊严的当个怪物呢?
  安奕景嗤笑一声,捏住他的下巴,嫌弃的直皱眉。
  “这副样子真是蠢死了,是我安奕景的儿子吗?一个丧尸而已,至于怕成这样,就算你老子真变成丧尸,也绝对是尸王。把你的眼泪给我收起来,不想走留下就是,腻腻歪歪算什么男子汉?”
  早在他挡在安洛前面时,安奕景就预料到了结果。
  如果自己出事,这孩子根本不会独自活下去。尽管这样,他还是挡在了他前面,最差也不过是一起死。如果侥幸,说不准就能看到安洛好好活下去。此刻亲眼看到安洛痛苦的样子,安奕景根本不忍心逼他。
  听到安奕景的话,安洛恶狠狠地扑到他怀里,“我当然是你儿子,我不怕死,更不怕丧尸,我就是不许你让我走,不许你变怪物。”
  他的父亲就是这么可恶,临到死了,还是这么强势,一点都不像个做父亲的。
  安洛咬咬牙,虽然气得要死,看他要将自己留下,心底的害怕与不安却慢慢消散了大半。就算有时恨他恨得要死,就算时时看他不顺眼,他仍旧那么依赖他,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仿佛只要有他在,心底再多的惶恐不安都会化为虚无。谁让他是他的父亲呢,他生了他,养了他,当然也不能丢下他。
  安奕景看着安洛长大,自然知道他有多执拗。
  既然如此,一起留下也无妨,他本来就不放心将他交给别人,一起下黄泉还能有个伴,有何不可?
  他拍了拍他的脑袋,瞥到安洛咬牙切齿的模样,嘴角却翘了起来,“温文,萧靖,安诺就交给你们了。”
  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周围一群汉子却都红了眼眶。
  萧靖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老大,是你领着我们在末世活了这么久,我们是不会丢下你的。”
  “对,老大,我们不走,要留大家一起留。”
  温文也跟着点头,“安哥,你别再说了,大家什么脾气你也都清楚,我们是不会扔下你的。”
  安奕景冷笑一声,眼底满是嘲讽,“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们留下来有什么用?跟着我一起变成活死人?当初你们的命都是我辛辛苦苦救回来的,要糟蹋也别在我眼前糟蹋。”
  “老大。”众人惭愧的低下头。
  陈子然咬紧唇,“我不管,反正我们就是不走。”
  “叫什么叫,还把我当老大,就给我好好活着,别一个二个净干点没脑子的事。就算你们不想活,也得替孩子们想想,安诺和温小叶才那么一丁点大,你让他们等着喂丧尸吗?”
  众人全都沉默下来,眼睛一个赛一个红。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安洛偷偷拉了拉父亲的衣袖,安奕景看他一眼,身上的低气压总算收敛了一些。
  陈子然狠狠抹了把眼泪,大声道:“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们走就是,我陈子然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一定不会让小少爷和温家小子受伤的。”
  温文跟着点了点头,“安哥,你放心,我们会好好护着小诺。”
  安奕景摇摇头,“我把他交给你们,不是让你们护着他,给我狠狠的训他,要是还没一点长进,就将他丢给丧尸好了。”
  一直站在他身侧的小男孩猛地抬起头,嘴唇抖得厉害,他虽然不到十来岁却也知道,爸爸是为他好,在末世没点本领又怎么生存的下去?
  可是,连哥哥都留了下来,他怎么能走呢,他不怕死,更何况,这时候就应该和家人在一起不是吗?
  看了一眼破旧的房屋,安诺死死握住拳,决然道:“爸爸,我也不走,我和哥哥一起陪你。”
  没等安奕景开口,安洛就扔给他一个眼刀,语气无比霸道:“由不得你,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喊我哥哥。”
  安诺红着眼,冰冷的小脸上满是倔强,“我留下来有什么不好,你既然看我不顺眼,我死了不正和你意。”
  “你闭嘴。”
  安洛狠狠剜他一眼。臭小子,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都敢给他顶嘴了,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哪里像是做弟弟的样子。
  安诺轻哼一声,讷讷住了嘴。
  安洛没好气道:“谁稀罕和你一起死,不想喂丧尸,就给老子滚远点。”
  真是没大没小,在老子面前称老子,欠**。
  安奕景哭笑不得,狠狠敲了敲安洛,“当谁老子呢。”
  安洛悻悻闭了嘴。
  又是一番折腾,安诺死活不愿意离开,安洛骂他他就低着个脑袋,任他骂,连安奕景的话都不听了,倔强的要死。
  后来还是安奕景发了话,打晕了带走。
  温文给了安诺一个手刀,将他抱进怀里,小家伙倔的要死,晕过去后还死死咬着唇,一脸痛苦。
  虽然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安洛,温文还是开口道:“小洛,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温叔,你就别劝我了,我是不会丢下父亲的,大家快走吧。这里也不安全,说不准一会儿又会来一群变异丧尸。”
  “洛少,你留下岂不是让老大白白牺牲了,老大也希望你好好活着。”
  “是呀。老大,你就再劝劝小洛吧,不行也打晕带走,老大你就发个话吧。”
  安奕景心底一痛,望向安洛的眼神有些动摇。
  “爸爸,你想让我现在就死吗?”
  安洛说着就从随身空间中拿出一把匕首,眼神无比冷静。
  他用匕首划了一下自己的脖颈,鲜红的血液瞬间就流了出来,顺着精致的锁骨,落在翠绿色的玉坠上。“爸爸,你知道我最怕疼了,你要赶我走,我会一刀刀凌迟自己的,直到断气为止,不要逼我。”
  大家无比震惊,一句劝说的话都说不出口。
  温文最了解安洛,虽然猜到会是这个样子,此刻亲眼见到还是觉得心惊。
  安奕景将安洛拉到身边,狠狠叱责道:“胡闹够了就消停会儿,不是要留下陪我么?我最起码还有七个小时的寿命,你着什么急。”
  他将安洛拉到跟前,检查了一下伤势,伤口虽然狰狞,还好不算很深。他瞪了安洛一眼,安洛乖乖从随身空间拿出伤药,讨好地递了上去。
  知道父亲不会逼迫自己,安洛又红了眼眶。
  包扎好伤口后,安洛将自己随身空间里的物资全部整理了出来,让萧叔去挑重要的,这几个人中除了他,只有萧叔的异能是精神系,带随身空间。
  他的空间升级后比萧叔的要大,里面又装了许多古玩。萧叔的空间里本来就装了不少物资,加上他的肯定装不下,只能捡一些重要的装进去。
  等大家收拾好一切,一个钟头已经过去了。
  陈子然沙哑着嗓子道:“老大,你们要是变成丧尸就算了,要是没有,我们来给你们收尸,小少爷我们会照顾好的,你们放心。”
  “赶紧走吧,看好安诺。告诉他,他要是好好活着,我安洛就认了他这个弟弟。走后就别回来了,直接去基地,等会儿肯定还会有大批丧尸过来。”
  大家含着泪告别。
  终于送走了一干人等,安洛拿起萧叔留下的食物,笑着对安奕景说:“爸爸,我们再吃顿好的,就算死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胃。”
  安奕景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自己吃吧,我的那份也让给你。”
 

☆、第二章 重生

  第二章重生
  时间一分分流逝。
  安洛望着黑下来的天空,心底满是压抑。
  此时安奕景的皮肤已经慢慢呈现了青色,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就算不承认,安洛也知道,父亲没有多少时间了。
  看他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安奕景揉了揉安洛的脑袋瓜,心中升起满当当的暖意,连心脏都跟着狠狠悸动了一把。
  他安奕景活了三十多年,什么事没经历过?
  他从不信爱情这玩意,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弥足深陷,但不管他承认与否,他波澜不惊的心都因这孩子荡起一丝涟漪。望着安洛眼中的依赖和不舍,安弈景心底无端有些苦涩。
  傻孩子,你明明是个男儿,却对自己的父亲动情仍不自知,你究竟该有多迟钝呀,罢了,不管怎样,父亲都会护着你,看着你。
  他安奕景肆意一生,薄情如斯,最终却栽在自己儿子身上,啧,说出去不是照样有损声明,为了这么个傻小子,连命都丢了,又何尝不是弥足深陷?
  安奕景低低笑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安洛精致的眉眼,“当真不后悔留下来?”
  见父亲的眼神愈发深邃,安洛的脸莫名有点红,注意到父亲说了什么,安洛一下子蹦了起来,眼眶瞬间红了一圈,“你休想丢下我,是我害了你,我当然要留下抵命。”
  听到抵命二字,安奕景只觉得刺耳不已。
  他挑挑眉:“怎么?如果不是因为你,你就安心一走了之?”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满含怒火。
  安洛摇头,“我当然不要你一个人去死。”
  有自己陪着,才有人伺候他吧,哼,要不然,他这么挑剔的一个人,等变成丧尸,肯定会死不瞑目祸害人间。
  安洛别别扭扭的想着,心底却奇迹般平静下来,这时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父亲的感情早就超出一般的父子情。
  瞅着他认真的神情,安奕景勾了勾唇,“还是宝贝对我最好。”
  “你知道就好,你这么阴险刻薄,除了我还有谁理你。”安洛不以为然的挑着眉,理直气壮的小模样看得安奕景牙痒痒。
  他将安洛拉进怀里,像小时候逗弄他时一样,将他抱到腿上。
  安洛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密弄得面红耳赤,凶巴巴的瞪大眼,“又把我当小孩。”
  “刚刚十八岁没多久,不是小孩是什么?听话些。”说着还拍了拍他的后背。知道两人剩余的时间不多,安奕景难得的柔情一把,结果自家小孩还不配合,净添乱。
  安洛忽略掉心中诡异的别扭感,狠狠剜了父亲一眼,“你这人真是怪,看我不顺眼时就嫌我不会办事,句句不离我这么大,该长进些了,现在又说我小。难不成快变成丧尸,性情反而会变得好一些?”
  安奕景满头黑线,照着安洛的屁股狠狠打了两巴掌,“说谁怪呢,用词给老子注意点,两天不训就上房揭瓦,真是欠抽。”
  挨了两下揍,安洛才老实下来,对嘛,这才像自己老子,不仅脾气不咋地,跟温柔更是差个十万八千里,每天不嘲讽自己几句,浑身都不自在。
  浑身上下,无一不霸道桀骜,也就这张脸长的太有欺骗性,俊美与优雅共存,好看的不像话。
  时间一点点流逝。
  异能者被丧尸咬过后,七八个小时就会转化成活死人,此刻已经过去六个多小时了。安奕景心底的烦躁感越来越严重,看着安洛白皙的脖颈甚至有种咬上去的冲动。他的指甲一点点变黑,颜色越来越不正常。
  不想让安洛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他一直抱着安洛,没让他回头。
  此时的安洛听话极了,乖乖窝在他怀里,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一点没有平时的暴躁模样。牛脾气一上来,怎么哄都哄不好,非得凉他几天才老实一点。
  安奕景静静抱着安洛,察觉到孩子的颤抖,心底终究有些不忍。
  “有什么好怕的?等我控制不住时,自会一枪解决了你,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
  安洛抓住安奕景的手臂,眼眶又红了,“我才不是害怕。爸爸,我想让你好好活着,想陪你长命百岁。为什么要末世呢?就算我们时常斗嘴,我也想和你一起变老呀。爸爸,你知道吗?以前被你教训时,我总会想你老了以后的场景。哼,别看你现在威风,等你老了,走不动了,还不是得靠我背,需要我给你喂饭。到那时,你不爱晒太阳我偏偏把你背到院子里,你不爱吃芹菜,我就天天做给你吃,除非你把我哄开心了,我才大发慈悲的饶过你。你看,单是想想那幅画面就觉得解气。你怎么就不能等老了被我欺负完再变成丧尸呢?让你总是这么神气,老了有你受的。”
  安奕景没有说话,认真的听着自家孩子委屈却又满是孩子气的言语,一字一句都记在了心底。他嗓子干涩的厉害,却又觉得这孩子气的话让他有点向往。
  傻瓜,如果有来世,爸爸一定好好护着你,再也不给你遇到危险的机会,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和你好好的活下去。
  安洛靠在安奕景怀里,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安奕景的。每说一句,他就低头瞅一瞅老爸的手指,眼睁睁看着安奕景的指甲一点点变黑。看到他的肤色越来越不正常的后,安洛再也忍不下去了,他的泪一滴滴砸在安奕景手上,心底难过的要死。
  他擦了擦眼泪,从身边的包里掏出一把枪,又找了两发子弹安了进去,“爸爸,我不要让你变成怪物。趁你还有意识,亲手杀了我吧,我们一起死。”
  安奕景狠狠闭了闭眼,他低头亲了亲安洛的头发,笑得苦涩。
  他知道安洛对自己下不了手。他也不想让安洛承受亲眼看着自己死去的痛苦,便默默接过枪。
  枪声响起时,安洛嘴角的笑无比安详。
  他一只手握着爸爸送给自己的玉坠,一只手紧紧拉着爸爸,心底既难过又快乐。爸爸,就算不能和你一起好好活到老,最起码,我们一起死去了,真好,若有来生,我们还做父子。
  安奕景搂住安洛,认真又专注的看着他。
  半晌,才涩然一笑,他低头亲了亲安洛的嘴角,将剩下的那发子弹送进了自己的心脏。不过短短两分钟,两人都停止了呼吸。
  这时安洛胸前的玉坠却发出一道白光,白光在空中停顿了两秒钟又落到安洛胸前,光晕一点点扩大,慢慢将安洛和安奕景包围起来。
  白光消散时,地上的安洛和安奕景也跟着消失了。
  安洛醒来时,是半夜时分。
  再次睁开眼,他呆了呆,愣愣的瞅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温暖的光线,白色的天花板,大大的落地窗,豪华到极近奢侈却又不失温馨的装修风格,这分明是末世前自己的房间。
  僵硬的眨了眨眼,安洛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心脏的跳动鲜活有力,一声又一声,这分明是活人的身体。安洛心底一阵恍惚,这是在做梦吗?不,他明明已经死了。
  安洛摸了摸旁边的位置,身边根本没有爸爸,他明明和爸爸一起死的。
  不对!
  这里分明是自己以前的家。
  就算自己没死也不可能呆在这里,末世来临时,他家明明着了火,家具根本不可能完好无缺,难道自己回到了末世前?
  想到这个可能,安洛心底止不住的狂喜。
  他跳下床,飞快的跑向安奕景的房间,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睛,一定是上天都看不惯他拖累了老爸,才给他一个重生的机会。
  “爸爸!”安洛气喘吁吁地跑到最东侧的房间,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去。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爸爸?爸爸!”
  没有回声,根本没人回答。
  安洛瞪大眼,心底的惶恐又涌上心头,他摇着头往后退,不,爸爸不在,难道自己根本没有重生?
  “爸爸。”安洛低喃一声,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突然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就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不安,全都用眼泪发泄出来一样。
  听到他悲痛欲绝的哭声。
  住在一楼的林妈和安奕景派给他的保镖全都冲到二楼。
  安洛听到动静,目光呆滞的望向楼梯处。
  林妈披着件外套跑了过来,看到安洛穿着单薄的睡衣,傻傻坐在门口的地上,语气十分焦急,“小少爷,这是怎么了?地上这么凉,坐在地上做什么?”
  安洛呆呆瞅着她,一动不动,连哭声都收了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小少爷抱到床上去。”听到林妈的呵斥,其中一个保镖将安洛抱到了安奕景床上。
  林妈转身给安洛倒杯热水又来到他跟前碎碎念,“小少爷,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好好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就是,大半夜的也不穿厚些就坐在地上,感冒了我们可怎么向少爷交代。”
  安洛接过硬塞到他手中的水杯,半天才懵懂的眨了眨眼,“林妈?”
  被唤作林妈的年长女性摸了摸安洛的脑袋,“除了我还能有谁?小少爷怎么跑到少爷房里来了?哭得这么伤心,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做了噩梦?”
  “爸爸呢?”
  林妈笑了笑,将床上的被子给安洛披上,“真是睡迷糊了,前两天你和少爷闹脾气,将他赶走了。他晚上住在湘江那栋别墅里。是不是想念少爷了?我就说,父子哪有隔夜仇,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小少年肯定要挂念他,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
  放到平日安洛铁定没耐心听林妈念叨,此刻却觉得这声音安心极了。他松口气,原来爸爸没有事,他是真的重生了。
  林妈念叨完,就去拿手机要给安奕景打电话,安洛见状慌忙拦了下来。
  既然两人在闹脾气,当然不能自己先妥协啦,要不然,那个死老头铁定要笑话自己。
  “林妈,不许给他打,我才不是挂念他,刚刚我做了个噩梦,一句两句说不清,都半夜了,大家赶紧睡吧。”
  说完,也不顾林妈追问,安洛将林妈推出了爸爸的房间,然后回了自己屋。真是丢死人了,哭什么哭。死老头这不没死成嘛!
  安洛趴到床上,抱着枕头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第三章 空间异能

  第三章空间异能
  安洛把安奕景赶出家门,是因为一个孩子。
  大约一个月前,一个女人领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来了他们家,说这个孩子是他老爸的种。
  安洛从小没有妈妈,是家里唯一一个孩子,从小又受宠的很,对他爸的占有欲可想而知。看到那孩子第一眼他就来气。可不就是他爸的种么,连他都没这孩子长得像,往那儿一站,跟个小冰棍似的。就凭那副长相就算不是他爸爸的孩子,也绝对是他们安家的人。
  一想到自己不是爸爸唯一的孩子,他就气得要死,根本不管这女人说了什么,他直接让人将她轰走了。
  那女人也不是善茬。直接找到了他爷爷那儿,紧跟着就是检验DNA,孩子确实是他爸的。孩子他妈曾是帝都七夜的红牌,几年前不知怎地就退出了七夜,弄半天是偷了他爸的精子。
  有了安洛后,安奕景找女人就变得格外小心,就怕哪一天又有个女人大着肚子出现,他虽然接受了安洛,并不代表喜欢孩子。小安洛又格外对他的脾气,就算为了孩子短时间内他也不会考虑结婚生子。
  天算不如人算,安奕景虽然已经够小心了,在安洛八岁那年还是着了道。
  安洛知道后差点没将家掀了,使劲给他爸折腾,死活不让那孩子进他们家门。他爸跟看戏似的任他折腾。
  安洛最恨他爸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宠他时能将他捧上天,真有什么事却又把他当小孩哄。他在大家的溺爱下长大,性子虽算不得骄纵,却也好不到哪儿去,知道这件事后,就可着劲跟他爸闹。
  结果他爸连个解释都不给他。将那女人打发走后,还将小冰块拎回了家,安洛一气之下就将他爸和小冰块赶走了。
  安奕景拎着小冰块住到了另一栋别墅里。
  他虽然生来寡情,对亲情也一直很淡漠,不过这好歹是他儿子,就算他从没打算多要一个,真有了,也不可能不闻不问。
  原本他还想将孩子送回安家老宅,认真考虑过后,他没这么做。毕竟,自己工作一忙就很少回家,家里有个孩子会热闹很多。虽然这两年安洛有些叛逆,时常板着脸跟谁欠了他一样,整体来说对小孩还有些耐心,不然依他这副臭脾气,也不会那么招小表弟的喜欢。
  他虽猜到了安洛会折腾几天,却没料到他生气的程度,本以为还像以前一样,耐心哄几句就好了,结果他失算了,和以往的小打小闹比起来,显然这次安洛是真动气了。
  其实,与其说安洛是在生气,倒不如说,他又在不安了。他打小就不知道母亲是谁,最怕的就是安奕景什么时候给他找个后妈。他之所以排斥安奕景将孩子往家里领,就是怕几天后,他老爸又将孩子的母亲往家里带,到时候,安家肯定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提到安洛的不安,不得不讲一下他的身世。
  安奕景长的帅气,出身又好,从小就被人吹捧惯了,他性子高傲,就算爱玩大家也只觉得他会玩。性情不羁,又英俊潇洒,他简直就是女孩子心中的梦中**,许多高年级的学姐都偷偷喜欢他。
  他上高一时,被一个高三的漂亮学姐猛追,那会儿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快羡慕死他了,原本他对年龄比他大的女孩还不感兴趣。
  这时,他的一个死对头邵正华正苦追这位学姐,不过人家学姐压根不把邵大少当回事,连瞪他一眼都懒得施舍。完全当空气无视掉了,邵大少那叫个气,安奕景听到后倒是挺幸灾乐祸。
  慢慢的他的兴趣也被挑了起来。
  何况这女孩不仅长得漂亮,人也很聪明,既勇敢又大胆,和其他女孩相比,有趣得多,两人很快就混熟了,还交往了一段。结果高中没毕业,这女孩就怀了孕。
  她家是大家族,和黑道出身的安奕景不同,人家家里是正经从政的,爷爷和父亲都在帝都身居要职,家中肯定不允许出现丑闻。就算他们两个要结婚也有一定难度,何况两人年龄都不大。
  这女孩从小就有主见,她当时也清楚家里的情况,知道自己的婚事轮不到自己做主,她也不觉得嫁给安奕景就是个好归宿。
  毕竟,安奕景这人她自认控制不住,两人根本不会有结果。再者,她想要的是安定的生活,安奕景也给不了她。
  孩子完全是个意外,两人明明采取了措施,结果还是怀孕了,就算她不想要,这也是她的孩子,既然有了她也不打算打掉。从小到大,谁没叛逆过?又有谁没冲动过?决定把孩子生下后她就和安奕景进行了一场谈判。
  两人也不知道谈了什么,安奕景虽然最初很震惊,倒是个有担当的大男孩,女方不想打掉孩子,他也没说什么,只不过将孩子的抚养权完全要了过来。
  安洛的妈妈参加高考时他已经五个月大了,当时他母亲很瘦,穿着宽松的衣服,根本看不出有了孩子。参加完高考,她就向家人汇报一声后出去旅游了,把孩子生下来后才去上的大学。
  因为从小没见过母亲的缘故,安洛对安奕景格外依赖。
  安奕景这些年虽然不缺女伴,却也没有结婚的念头,有了孩子是一个原因,没找到想要结婚的人也是一个原因。再说安家又不需要联姻来巩固势力,由于他早就有了孩子,家里人也没逼他,老爷子一直都很喜欢安洛,唯恐他结婚早了安洛受委屈呢。
  安奕景虽然没结婚的念头,安洛却是听着他的风流史长大的,就怕哪天一不留意他老爹给他弄回家一个后妈。结果这头还没放下心,那头又给他整出个弟弟来。安洛简直气得要吐血。
  不管他是否乐意,小冰块都被认回了安家,取名安诺。
  重生前,安洛一直看安诺不大顺眼。但是人都是有感情的,在一起相处多了,安洛也慢慢承认了安诺的存在。不过,这孩子比较别扭,直到快死了,才勉强认下安诺。
  知道自己确实重生了后,安洛快乐疯了,恨不得在床上打两个滚,结果还没等他乐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是老爸打来的,他哼了哼,赌气的挂掉了。切,一定是林妈通风报信了。挂断后,手机又响了起来,安洛撇了撇嘴巴,到底没舍得再次挂断。
  虽然心底不承认,安洛却很挂念安奕景,也不知道自己的重生对他有没有什么坏影响,趁此机会正好确认一下。
  接到林妈的电话时,安奕景还在处理公务,倒不是他有多敬业,忙到半夜了仍旧废寝忘食。只是这段时间帝都又出了一宗大事,他身为安家的掌权者,不得不认真处理。毕竟,现在的世道越来越乱,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需要他亲自处理的事越来越多。
  从安洛发脾气到今天,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林妈又大半夜给他打电话。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安奕景倒有点好奇,他可不信小混蛋不过做个梦就跑到他房间哭鼻子。
  他自己养大的儿子,他比谁都了解,小家伙平日里倔强的要死,不是伤心到极点怎么会偷偷抹眼泪。
  本来安奕景还气他没大没小,连自己老子都敢往外赶。他还想借此给安洛一个教训,让他好好收敛一下坏脾气。这会儿听到他半夜嚎啕大哭,心底倒有些不舍,毕竟安洛从小就依赖他,知道他又有了一个孩子,难以接受也很正常。
  安奕景根本不知道安洛早已不是十五岁的安洛了,还以为他是害怕自己又有了一个孩子就不疼他了,才因此委屈呢。
  听到林妈的诉说后,安奕景倒是有点沾沾自喜,看来小家伙还是这么依赖他,啧,真是打肿脸充胖子,舍不得自己还将他轰出去。
  原本安奕景还觉得掉了面子,此刻心底又平衡了。天知道,他有多久没见过安洛哭鼻子了。自从长大后小家伙越来越不可爱,动不动就板着张脸。哪像小时候,每次安奕景一回家,小家伙就第一时间扑到他怀里,甜甜的喊爸爸,小脸灿烂的能开出花来。一看到他的笑脸安奕景就通体舒畅,一点都不觉得养孩子有什么难的。
  现在可倒好,臭脾气越来越大,动不动就沉着张脸,跟大家都欠他似的。他本身就长得极为冷淡,板起脸时,俊秀的容颜跟掺杂了冷水似地冷得渗人,单看到他那副神情,就让人不痛快。
  安奕景只顾着抱怨,他也不想想安洛这副臭脾气是谁惯出来的。所以说,不懂得教导孩子的年轻爸爸,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
  被挂了电话后,安奕景耐着性子又拨了一遍,这次小混蛋老实接了电话。安奕景揉揉眉心,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出什么事了?大半夜还不睡觉穷折腾什么?”
  他嗓子不舒服,就向助理招了招手,“去给我倒杯水。”
  老板忙,助理也得陪着加班。米乐无精打采的点着头,踩着高跟鞋去给衣食父母倒水去了,半点抱怨都不敢有,天知道她有多久没睡好了。
  夜里格外寂静,高跟鞋踩出的响声,安洛听得一清二楚。嘴角的笑还没来得及敛下,他的脸就沉了下来,表情冰冷的能结出冰来。
  安洛最看不惯他和野女人勾搭在一起。
  一听到高跟鞋声,安洛就以为安奕景又跑哪逍遥快活去了,这会儿他的心情简直糟糕透了。
  听到安奕景的话后,安洛连冷笑都吝啬给他, “我乐意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你管的着?玩你的女人去吧。”原本还想听听老爸的声音,以为他又和哪个女人呆在一起,安洛顿时想挂电话。
  安奕景愣了一下,余光瞥到米乐离开的背影,才意识到安洛是误会了,就算如此,他也没有解释的打算,如果连自己的私生活都需要向儿子汇报,安奕景会觉得他活的也太憋屈了。
  “还有力气斗嘴,看来没什么事。不管你又闹腾什么,现在都给我老实睡觉,十五岁的人了,还让家里的老人为你担心,你真好意思。”
  自己都管不好,还总教训他,安洛心底极为憋火。
  “你管不着!我想几点睡是我的自由,谁为我担心也和你无关,你身为父亲,连一个老人尽责都没有,还好意思指责我。不和你说了,听见你声音我就来气!挂了。”
  安洛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末世之魔王的阿飘 by 神奇的米饭 下一篇:重生之安洛 by 黑子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