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重生之下堂夫 by 花落倾语(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异世大陆 情有独钟 生子文

 

他从没想过,从一出生就已经被宣判了死亡之期的自己,会在被病痛折磨了十几年后异世借尸还魂。

只是这个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身体,貌似有一大堆的麻烦事。不过,对于死过一次的他来说,这些麻烦,有何惧?


轩辕绝没想到,再次见到那个被自己休了的曾经的夫郎时,那人却不再像以往那样对自己痴缠,而是淡漠得仿似不认识自己?!有意思,这是欲擒故纵还是已经对他死心?


一个是经历生死淡漠得不知道动心,一个是冷漠得不知道何为动心,两个骨子里同样冷的人,最后又为何走到了一起,并且携手百年?!

=

☆、借尸还魂

  感觉到自己依然还有呼吸,还能听见声音,还可以闻到各种味道时,古宁内心又是开心,又是疑惑。
  他记得,自己明明已经在医院里,父母亲的陪伴下,告别了自己十九年的人生。当黑暗卷向自己时,他是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已经走向死亡。
  只是现在,为什么他还能感觉到自己依然活着的事实?
  耳边隐隐带着哭泣的声音,显得很不真切,仿似离自己很远,又好像就在自己的耳边。古宁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这么坚持的在自己身边哭泣了这么久。只是努力很久之后的结果告诉他,他此时还睁不开眼睛。
  对于这种情况,古宁显得很淡定。前世自己在无数次昏迷后,经常会出现这种脑子清醒,眼睛却无法睁开的情况。
  既然无法睁开眼睛,那就思考一下此时的情况吧。
  他唯一确信的事情就是,自己还活着,只是这个活着,却让他内心疑惑无数。难道自己的死亡其实只是自己的自以为是,他又在那位对自己总是不放弃的医生的再一次努力下,又活了过来?
  想到这种可能,古宁内心便释然了。因为这种情况在他十九年的人生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想到自己还活着,古宁就觉得很开心。
  虽然从一出生病痛便折磨着他,让他无法与同龄人一样,肆意的奔跑在阳光下。可是,能活着,肯定要强过死亡。他还记得自己即使努力,也无法驱赶那袭向自己的黑暗时,那种遗憾,以及无能无力。
  这么认定了的古宁,便在耳边隐隐的哭泣声伴随下,受不住精神上的疲累,睡了过去。
  当再次有意识时,古宁已经能睁开自己的眼睛。只是,当眼睛在睁开,触及到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景物时,即使淡定的古宁,也不免一时怔愣住了。
  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轻纱遮顶的床幔,铜质的盆子,精致的陶瓷茶具。没有消毒水的味道,没有耳边经常能听到的医疗器具的声音。感觉了一下自己此时身体的状况,并没有自己熟悉的疼痛。
  古宁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的疑惑让他转动着自己的视线。
  雕刻精美的木门锁住了这一方空间,处处透着古意。
  轻轻的闭了闭眼睛,对于这番情景,古宁心里总有点不真切的感觉。大概自己是在做梦?
  开始半清醒状态下,听到的隐隐哭泣的声音的主人,显然这会儿并没有在这间屋子里,不然,有个人来回答自己的疑问,也是好的。
  看着那被一层薄纸轻遮
  的窗户,古宁叹了口气。
  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四肢稍显无力,却并不影响他起身。为了尽快解决自己的疑惑,古宁慢慢的下了床。床边放了一件绸缎的白色长衫,袖口精绣着简单的淡色花朵,领口位置也绣了一圈同色同款的花朵。
  拿起白色长衫比量翻看了半天,古宁只得无奈的放弃自己可能把它穿明白的想法,直接敞开着穿在身上,便慢慢移动着脚步往门口走去。
  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并非树木花草,而是一间布置简单,但能显示出主人典雅品味的方厅。方厅的正首位置,悬挂着一幅颇大的山水画。苍松高山,飞瀑白马,让人心生向往之意。
  方厅的正中,放着一张圆形红木桌,四边摆放着整齐的四张圆形木凳。桌子上面,一套青花瓷的茶具。此外,便是自己正对位置的一扇木门了。
  再次看了一眼那宁静致远的山水画,古宁便移动脚步朝半闭着的大门而去。
  大门拉开,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一处小院落,右边墙角,一棵桃树屹立,几枝枝桠带着淡粉的花朵跃出墙外,向路人展示着自己的芬芳。
  一圈青草,夹杂着几朵不知名的或黄或粉的花朵绕了院内的围墙一圈。桃树不远,便是一座亭子。
  右边,一扇大门遮挡。大门左右,皆是繁茂的青竹。一阵风拂过,沙沙的树叶声响起。
  觉得有点凉,古宁拢了拢身上敞开的白色长衫。
  在不经意低头时,后知后觉的古宁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对劲。
  把手抬至自己眼前,皮肤白皙,手指修长,十指指甲剪得圆润干净。右手食指与拇指的虎口之处,还有一层薄茧。这不是自己的手。
  他的手虽然因为长期不接触阳光,也是皮肤白皙,但是,他的十指却并没有这么修长好看。而他的手,因为家人的疼爱,连一点体力活都没有做过,保养得很好,又怎会在虎口处有薄茧?
  扫视了一圈自己此时身处的院落,以及睁开眼便看见的一幕幕,古宁心下终有所答案。
  对于一个从出生便被医生宣告活不过二十岁的人,不能剧烈活动,不能太过于疲累,不能的东西太多。
  在这十九年的人生里,他唯一的乐趣,便是在上学之余,上网。
  网上有太多的知识,太多的东西让他流连。在不能去室外给自己本就虚弱的身体增加负荷的时间里,他大多的时间都用在了上网上面。
  他学习虽
  然不错,却并没有想过今后,只是一直抱持着活过一天就是一天的想法。至于对今后的人生的规划,在生命不确定的情况下,他也只是简单而又单纯快乐的活着。
  说他是没有大志向也好,说他没有坚持也罢。对于他来说,能活着见到第二天从东方升起的朝阳,便就是一种幸福跟幸运了。
  在随时都有可能一睡不醒的身体状况下,他又怎么可能为自己规划那不可能的未来?
  而上网,让他单一的十九年人生,丰富了很多。
  小说,便是其一让他看得不想脱离的消遣。
  借尸还魂?再次看了看有别于自己的一双手,古宁内心肯定了这个经常在小说里出现的桥段。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他?
  他一直以为,幸运女神对他并不青睐,却不曾想,幸运女神这次却是眷顾着他。如果,这借尸还魂算是眷顾的话。自然,对于他来说,能活着就是幸福,管他是否是借尸还魂。
  有了答案,心里解了疑惑,自然觉得轻松了不少。
  古宁也有那闲情逸致认真欣赏这处院落的景色。
  看了一眼那亭子,古宁心道,自己大概是借尸还魂在了古代人身上?不然这处处透着古意的建筑,就没法解释了。
  因为病痛的原因,古宁自懂事起,性情便很淡漠。他怕自己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因为一旦对人产生感情的话,他便会惧怕死亡,那么,他本就不能确定的短暂人生,就没有了快乐活着的日子。
  为了让自己快乐活过自己短暂的人生,也为了不让别人对他的死悲伤,古宁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热情,也不疏远。就连自己的父母,他也并没有多去亲近。他不愿那对为了自己难过了十几年的夫妻,还要在自己死时,更加悲伤。
  十几年养成的淡漠性格,让他对于自己眼下的处境,表现得很淡定,也很快接受。对于他来说,能活着就好,管它是古代还是什么地方。
  站了一会儿,古宁便感觉到这具身体此时已经到了极限了。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这具身体是本身就虚弱,还是因为大病了一场的原因。
  如果是大病了一场的话,那就表示,他总有康复的一天。如果是前者,古宁皱了皱眉,希望不要是前者。既然让自己又重新感觉到呼吸,那就不要再吝啬给他一副健康的身体吧。
  慢慢进到屋里,随手关了大门,走进自己醒时的小房间里,古宁径直朝那张铺着绸缎的大床走去。
  “公子,该
  起来喝药了。”迷迷糊糊间,古宁被一阵轻摇细语给叫醒。睁开眼睛,尚还处在迷惑之间。
  “公子,先把药喝了再歇息吧。”长相清秀的少年见床上的自家公子睁开了眼睛,便动作轻柔的把人扶起,并细心的把床上的靠枕放在人身后。
  “嗯?”迷糊了一会儿,古宁便就清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眉目清秀的少年正一年担忧的看着自己,细瘦的手掌上,端着一碗难闻而难看的水。
  “公子,今天的身体可有好些?”少年把手里的碗端至古宁眼前,难闻的药水味道让古宁皱起了眉峰,却并没有拒绝。
  一口气把碗里的所谓药水喝完,刚把碗递给身边的少年,一枚果脯便放进了自己的手掌里。
  感觉到嘴里苦涩的味道被酸甜的果味冲淡不少,古宁这才轻轻舒展了眉峰。
  “公子,有胃口吃点东西吗?”把碗轻放在一边的凳子上,少年关心的问着床上的自家公子。
  古宁点了点头,轻道:“给我一碗粥就行。”声音清澈宛如山泉,古宁愣了一下,便回了神。没想到这具身体的声音,这么好听。
  “行。”听到自己的公子开口要喝粥,少年显然很开心,眉眼间都是笑意。“那公子你稍微歇息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公子弄粥去。”说完,少年便开心的端着药碗轻跑了出去。
  古宁看着少年开门离开,临走还没忘记关门。看来这具身体的家教很好。
  至于为什么在见到人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询问自己身处于何处?古宁想着那些古代对于迷信的推崇以及避忌。便打消了心里的想法。
  反正他已经借着这具身体活了过来,只要没有意外,他今后有的是时间去了解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祝妹纸们新年快乐,新年新气象,新年好开始!】
  倾语的新坑终于在2013年的开始挖好了,支持倾语的妹纸们欢迎跳坑。一如以前倾语的话,文笔不是一天练成的,错误有,不尽如人意的有,请妹纸们手下留情。
  不妨包养一下倾语的专栏吧:专栏收藏


☆、异世古代

  春日的风徐徐的吹拂而过,温暖而不炽热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即使一阵风吹过,也很快被这股温热的气息驱赶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鼻端间闻到的是清新的空气,萦绕不去的是淡淡的花香。没有浑浊的气息,没有难闻的汽车尾气。同样的,也少了那些熟悉的消遣现代化科技。
  古宁借着这具身体已经呼吸了三天这样的空气,他并没有觉得没有了电脑,没有了电视,这样的日子就很枯燥。反而因为这样的日子,让他越发心里谢谢幸运女神让他有了第二次生命,还能活着闻到这些清新芬芳的空气。
  他是个懂得满足的人,只要能活着,其他并无所求。
  在这三天的日子里,出现在他视线里的除了那个清秀的少年,便再也没有其他人。而那少年也只是在他一日三餐需要吃饭,该得喝药的时间里才会出现。
  心里也不是没有好奇,只是本着以后日子还长这一点,古宁便一直按耐着没有去随便询问少年一些这个时代的讯息。
  天空的云很白,天色也很蓝。即使吹拂在身上稍显凉意的风,也是夹杂着泥土的清新气息。
  安逸的躺靠在躺椅上,身下是绵软的被子,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即使这具身体现在显得弱了点,也并不会因为这点凉意而受到感冒的亲睐。
  躺在躺椅上,微闭着眼睛透过桃树的枝桠空隙看向天空,慢慢移动的白云让他忽而心里惦记起了父母亲。
  心里微微泛着点难舍,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被古宁给抛在了脑后。没事的,父母亲有弟弟照顾,即使一时之间因为失去了他,会难过会悲伤,可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加上弟弟的慰藉,难过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吱呀一声,院落的大门随着声音被人打开,古宁抬眼望去,是这三日照顾自己的少年,端着饭菜跟药水来看他了。
  视线越过少年望去,跟随少年进来的中年大叔走进了古宁的视线里。这是第一次见到除少年以外的人,古宁多少有点好奇的,只是却并未表现在脸上。他可没有忘记此时自己的身份。
  “公子,饿了没。”见到一日好过一日的公子,少年的心情愉悦的都表现在了清秀的脸上。
  “还好。”古宁微微笑道,对于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却反而照顾着自己的少年,古宁是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看待的。即使现在还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
  少年把装着饭菜跟药水的托盘轻轻的放在古宁身边的凳子上
  ,说道:“公子,忠伯回来了。”少年笑着指了指身后跟随进来的中年大叔。
  “公子。”被少年叫为忠伯的中年大叔上前微微对着古宁躬了躬身,并不显年纪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看了一眼古宁,高兴之色越发显于脸上。
  “忠伯。”古宁淡淡的应了声,随即便陷入了沉默当中。他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活着时,到底是怎样的性情。所以他都是能不说话的时候就尽量不说话,说多错多,露出了马脚被人当成妖怪打死可就不好了。
  对于古宁这样的反应,少年跟忠伯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
  古宁注意了一下忠伯的反应,见他并没有怀疑之色,才在心里松了口气。通过这三天对少年的观察,他也隐隐猜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本身性情该是不爱说话的。当然,也许他的猜测并不完全对。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只要他的言行没有被两人怀疑就行。
  “见着公子身体好了起来,老奴就放心了。”忠伯欣慰的点了点头,声音里也满是高兴。
  古宁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这几天他并没有从照顾自己的少年嘴里听到任何关于这具身体的讯息,所以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具身体究竟是先天就体弱,还是后天生了一场大病。
  “公子先喝了药吧。”少年端着古宁闻了三天的熟悉药味递到他眼前,古宁也只是微微皱眉便一口气喝干净了。然后便是一枚果脯进到自己的嘴里,去冲淡嘴里的苦涩。
  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古宁淡定的把饭菜吃完,填饱了肚子。
  动作说不得多优雅,却也觉对不会让人看起来觉得粗鲁。
  等到古宁把碗放下,忠伯便犹疑的开口说道:“公子,三王爷,不愿过来。”声音里满是无奈。他知道公子对那位三王爷是怎样的感情之深,当初也是公子硬缠着人家三王爷,到最后才如愿的嫁给了三王爷。
  现在公子家中遭逢巨变,本来的武林大世家,却一夜之间剩的只有四人还守在这片昔日繁荣的山庄里。堂堂轩辕王朝手握权势的三王爷,又怎么会为了这个被自己休了的昔日夫郎而屈尊过来呢?
  忠伯在心里叹了口气,公子,怎会执着如斯。
  “嗯。”古宁微低头,掩饰住自己眼里的疑惑。
  “公子,放下吧。”见着自家公子这样的反应,以为公子心里还在难过挂念那人的忠伯带着疼爱的语气开口说道:“三王爷权势滔天,为人又冷酷无情,既然离开了那里,听老奴一句劝,好好的保重
  自己的身体才是要紧的,别,别让九泉之下的老爷跟主人担心才好。”说到后面时,忠伯的语气已经带上了哽咽。
  如果是昔日的颜家庄,或许那位冷酷的三王爷还会看在老爷跟主人在武林上的地位而接受公子。可是现在,老爷跟主人莫名其妙的死亡,昔日的武林北斗颜家在武林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三王爷,又怎会把现今的公子放在眼里。
  古宁不知道事情的原有,自然是没有开口。这样的沉默在疼爱他的忠伯看来,是自家从小照顾到大的公子还没有放下的表现。
  忠伯微微的叹了口气,心里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气自家公子不争气。既然人家都已经休了你,不要你了,又怎还这般惦记那人。还因此让自己的身体病成这样,这让死去的老爷跟主人,怎能瞑目?
  “公子,听老奴的话,既然三王爷已经休了你,那公子就好好保重自己照顾自己,就算是为了九泉之下的老爷跟主人,公子也应该放下这段感情,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才是。”忠伯又忍不住的劝道。
  本来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开口的古宁,在忠伯这句话后,身体明显的一僵。因为低着头,也没有人能看到他此时的表情。
  听完忠伯的这句话,古宁绝对是震惊的。浑身上下,完全是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被休?是他想的那样?
  古宁第一次对这个让他拥有第二次生命的时代,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这不是古代的么?古代,什么时候也有这么开放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位三王爷,应该是一个男人吧。
  是中国的哪个古代出现了男人跟男人也可以正大光明结婚的?如果他的历史没有学错的话,貌似,他根本就没有读到过这方面的历史证据。
  古宁思绪紊乱,还好脑子还够清醒。等慢慢消化了听到的话时,第一个疑问便是,他怎么会以为自己是在中国的古代借尸还魂了呢?
  并不是有着古色古香的家具,便就是自己熟悉的中国古代。也并不是穿着古装,便是自己读过的有着真实依据的中国古代。
  古宁稳了稳自己的表情,才抬头向眼前两个关心自己的人看去。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忠伯,可从刚才那短短的几句话里也能知道,这位忠伯,是真心的关心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然,也不会由一个下人嘴里说出那些明显在古代是逾矩的话来。
  仔细的看着两人身上的衣装,对于很少看那些古装电视剧的古宁来说,他也看不出这样的衣服是
  不是就是中国古代哪个朝代的衣服。
  不过唯一肯定的就是,在自己脑子里记住的中国历史作为依据,绝对没有哪个朝代有男人跟男人还可以光明正大结婚的事情出现,何况还是一堂堂的王爷跟平民?那,他其实借尸还魂的这具身体,并不是自己熟悉的古代人,而是,异世界的古代?
  古宁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他不可能直接开口就问两人现在这是什么朝代,他又是在哪里。
  忍下心里的诸多疑问,古宁表情淡淡的扭开头。在忠伯看来,自家公子这样的表情,便是还不愿放弃的表现了。
  只是,忠伯看了看自家公子才刚好起来的气色,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时日方长,公子是个聪明人,只是一时还看不透这段已经过去的感情而已。
  “公子,你好生歇息吧,外面风凉,再躺一会儿就进屋吧,莫在感冒了。”忠伯说完,便对身边的少年说道:“小一,一会儿就扶公子进屋歇着吧。”虽说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可这风吹久了,还是会让人身体泛凉的。
  “知道了,忠伯。”少年小一笑着点点头。
  “那我就先去做事了。”忠伯说完,便出去了,顺带关上了院门。
  “公子,可要进屋去?”小一走到古宁的身边,带着关心的表情询问道。
  “先扶我去书房吧。”因为忠伯那一句话,古宁觉得,自己还是先去那间书房里看看吧。这几日因为身体虚弱,他不是在床上躺着,便是短时间的在这院落里躺一会儿,晒晒太阳。虽然已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知道了卧房对面的那间房子就是书房,他也没有花时间去看那些可以让他更快了解这个时代讯息的书。
  主要就是这具身体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二来也是担心那些书上的字,自己不认识。繁体字他是认识的,可万一那些书上的字,是什么篆体呢?不过现在看来,他是不得不去看一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妹纸们的留言,么哒〝(^ω^)〞


☆、玄月大陆

  书房被推开时,古宁首先感觉到的便是书香气,那是一种只能在满室书本的空间里才能闻到的味道。
  被小一扶着进到书房里的木椅上坐下,古宁也顺便看了一眼这间书房的布置。正对着书桌的是一扇半开的窗户,缕缕凉风顺着窗缝送进来,很清新。
  窗户下一张足够一人躺下的卧榻,上面铺了一层薄毯,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
  进门的左手边与正对墙,都是满满的一大排书架,目测上面的书起码有上千本之多。古宁心里咂舌,这间书房不大,书籍倒是挺多的。也不知道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本身就喜欢看书,还是只是拿这些书充充门面的。
  书房的墙上,空隙的地方都挂着一幅画,不是山水,便是苍劲的字迹。
  “公子,我去给你端点热茶跟点心过来吧。”小一站在边上给古宁磨墨,待得墨好,才抬头对古宁说道。
  “好。”古宁点点头,便起身走到那两排整墙的书架上开始看起来。这些书都是线装本的,随手抽了一本书出来,翻看了一下。古宁便又把书放了回去。
  这书上的字倒是好认,都是繁体字,只是稍微跟他记忆里熟悉的繁体字有点出入。不过并不妨碍他看懂它们,连猜带蒙的,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看了半天,古宁才找到一些关于史传,王朝记之类的书出来,顺便也抽了一本名叫江湖杂谈的书出来。
  玄月大陆,自人类有记载以来,便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之久。这是一个朝廷与江湖分庭抗礼的时代。
  大陆地域广阔,人口众多,国家林立,但是能被称为霸主的却只有三大王朝,其他的所有国家均属于这三大王朝统治下的附庸。
  而江湖,却是一个让三大王朝从一开始就想要分解却始终不得结果的地方。江湖人不惧三大王朝,而三大王朝也同样不惧江湖人,只是,天子脚下,万里河山,总想尽皆掌握己手。
  轩辕王朝,地属大陆东方,气候适宜,国富兵强,物产更是丰富,是三大王朝之中,经济最繁荣的。
  而其余两大王朝,耀月王朝位居大陆南方,冥焰王朝统治着大陆寒冷的北地。
  一口气看完,古宁也总算是在心里得到了一个确定的答案,那便是,他的确是已经不在地球上了。
  看了眼窗缝外的院落景色,古宁的右手无意识的在桌上刚看完的王朝记上轻轻摩挲着。浓黑如墨的眼睛深沉得仿似漆黑没有星子的夜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来,只是偶尔的皱眉,让人知
  道,此时他的心里或许也在烦着。
  古宁看了眼手上的书,深深的叹了口气,便也就放松了自己的表情。已经借尸还魂了,是不是地球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他还期望着有一天能回去那个熟悉的地方不成?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并不是这个原因,但是却也说不上来,心里那知道这不是地球时,突然涌上来的悲伤是为何。
  也许,始终是难舍那一对从一开始便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父母吧。
  合上桌上已经看完的书本,古宁起身走到窗户下的卧榻上侧躺下。凉风吹拂过脸颊,带动着耳畔的几缕发丝轻轻的在面部飘荡着。
  伸手挽至耳后,古宁闭上眼睛放松着自己的心神。
  这个大陆比地球更大,也更复杂。因为有江湖,可以说,这是个随时都会丢命的时代。中国的古代他没有呆过,倒是在一些类似于野史的书上看到了不同于历史书上所说的东西。
  不过毕竟只是看过,都说现实是现实,书本是书本。颜如玉,黄金屋他不晓得书本里到底是有没有,这会儿他倒是知道,要是自己不小心,丢掉小命的机会却是能随时降临在自己身上的。
  君主统治,比不得和平年代,法纪社会。这里老百姓的生命没有任何保障,哪怕你被人杀了,也不会有人来为你讨个公道。
  想得多了,古宁觉得,这幸运女神,其实还是没有眷顾他的吧。不然为什么会把他送来这么一个时代活下来。
  久了,便也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这个身体,还是太虚弱了。
  精神饱满的醒来时,窗外的阳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金色的光线照射进屋里,铺泄了一地的金纱,让人如置梦幻当中。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低头便见到身上覆盖的一张薄毯。勾了勾嘴角,心里一阵温暖。他不是个淡漠得连别人的真心关心都会拒之门外,不予理会的人。相反,因为十九年的病痛折磨,他对那些真心关心自己的人,从来都是抱着感激的。
  就像那对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的父母亲。
  “公子醒了?”推门声响起,小一进来便见到自家公子睁开的眼睛,笑道:“公子可睡得好。”
  “嗯。”古宁点了点头,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小一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回道:“回公子,申时。”
  申时?古宁在心里回忆了一下脑子里记忆中关于古代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辰划分,这申时,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大概是下午五点左右的样子?
  看来这一觉,他睡得倒是挺熟的。
  “公子,忠伯问你是要去大厅用饭,还是在居室里用饭。”小一扶起古宁,顺手给他拢了拢因为睡觉而有点乱的长发。
  “在居室用吧。”古宁想了想,才轻轻说道。他这身体,还是先不要急于出去好了。
  “好的。”小一笑着把古宁小心的扶回居室,便告退出去了。
  古宁躺在床上,想起刚才还有一本书没看,想着一会儿吃完饭去把他看完。对于江湖,他还是很好奇的。
  作为一个没有活动时间的人,他在网上除了看那些玄幻类小说外,便是在金庸黄易的武侠世界里畅翔过来的。
  是个男人都会对那些能飞檐走壁,十步杀一人,千里取人首级的神秘武术感兴趣的。他自然也不例外。而且,因为从小就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剧烈运动,他对那些所谓的武功更是好奇加羡慕。
  不过因为性格原因,古宁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当同班同学在肆意畅谈着这些的时候,他也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当听众,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
  所以直到后来,大家对他的印象也只是,古宁是个淡漠,学习好,脾气温和,但是身体很差的人。从来没有人知道,他那不能活动的身体下,是有着一颗怎样的心。
  不过对于古宁来说,他对所谓的江湖,也仅止于好奇跟羡慕而已。即使现在知道自己在幸运或者是不幸下,活在了一个这样的年代,他也没想过自己要成为那样随处可去的江湖人。
  他只求自己今生的身体可以让他能在阳光下肆意奔跑,不必整日呆在家里就行。是的,他虽然淡漠,可是,他却对阳光下的生活有着强烈的渴望。他想去旅游,想去看遍如画山川。前世身体不允许,而今生,他只求这样。
  不过,所谓梦想往往比现实美好,这句话就已经反证了现实的残酷。很多时候,并不是你希望怎样,生活就能朝着你期望的轨迹前行的。
  古宁心里知道,可是,知道又能怎样,期望,并不是不允许的。
  吃过晚饭,喝完药,古宁便又去到了那间书房里看起书来。只是因为身体现今状况不允许,他也只是把那本江湖杂谈看了一半便就放下回屋休息了。
  前世的经验告诉他,只有自己的身体好,才能活得更长久,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自己想知道的。
  这样的日子,古宁细细数着。半个月便也就晃眼而过。
  在这半个月里,古宁也终于知道了自己这具身体主
  人的名字,以及他是怎样的身世,还有与那位叫做三王爷的男人,是怎样的纠葛。
  只是知道了以后,古宁宁愿自己从来不知道。
  来到院子里刚坐下,院门便被打开了来,进来的是古宁熟悉的忠伯。
  “公子,近日身体好了很多。”仔细看了一眼眼前比以往还要安静的小主人,忠伯心里虽然疼惜,却也知道劝解无用。只要公子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就行,这样,以后他到了九泉之下,也好对老爷跟主人有个交待了。
  “嗯。”感觉到自己一日好过一日的身体,这大概是让古宁最开心的事情了。这具身体并不是如他前世那样,先天就体弱。而是因为后天遭逢打击,外加情伤所致,这才身体虚弱到得好好养这么长时间的地步。
  当然,古宁心里也同样腹诽,这具身体的状况其实是很糟糕的,那位一心求死的本尊,早就已经去到九泉与他的两位亲人相聚了。可想而知,这具身体的状况有多差了。不然当初他也不会疑心这具身体其实是如同他前世的身体一样,先天就这样残弱的。
  “忠伯,可有事找我。”来到这里半个多月时间了,对于这里的一些说话方式,古宁也入乡随俗的让自己去适应。虽然有时候也会忘记,不过因为身边的都是真心关心自己的人,倒也没有让人起疑。
  这大概也算得上是因祸得福吧。不然要是搁在那位本尊的家世尚好的时候,大概他早就已经被人怀疑了。
  “公子,再过得两月便是三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了。”忠伯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往年老爷跟主人也都是会去的,今年。”忠伯看了一眼古宁的脸色,发现没有变化时,才接着道:“老爷跟主人突然离世,这其中的隐情,肯定很复杂的,老奴想,今年的武林大会,公子就不要去了,以免有心机叵测之徒加害于公子。”
  老爷跟主人绝对不是正常的死亡,那心口的几个小红点,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只是公子当时处在与三王爷闹休的时候,他也没把自己的发现说出来。而现在公子的身体才刚好,他怕自己要是说了出来,再让公子情急着去寻仇人,这让他如何放心。
  以公子现在的身体状况,别说报仇,哪怕是执剑都是很有问题的。


☆、没落世家

  古宁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忠伯,沉默不语。
  武林大会是这个世界江湖的一大盛会,三年一届,为的不是选出所谓的武林盟主。而是江湖各大门派之间的比武切磋,说白了是共同探讨武学。其实大家都明白的不过就是为自家门派家族挣得名声跟威望的一次武林斗法而已。
  这里的武林是没有所谓的武林盟主的,各大门派世家都是独立的个体,只是有大事出现了,武林人士便会聚在一起,共商计策。久而久之,这般下来,原来的各自经营,也到了后来的以三大世家,两大门派为主的局面。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家世,也只不过是仅次于三大世家,两大门派之下的另一强横家族而已。
  说起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家世也算得上是很好的。两个爹都皆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不说位列第一,那也绝对是在江湖中排得上号的人。只不过颜家一直以来就无心于武林争雄,学武也不过是为的在人世自保。偌大一个颜家庄,如今也不过算是半个武林家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金蛇狼君 by 莫问何许人也 下一篇:重生之下堂夫 by 花落倾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