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世界第一丧尸王 by 明仔(精英冷血驱魔师攻X暴躁二逼丧尸王受)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末世文 丧尸 异能

陈文嘉,史上第一个具有思维能力的丧尸。
从一个普通人被迫变成丧尸,他立志要成为称霸地球的丧尸王。
然而当他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遇到了让他小学竞选不上少先队长,
初中围棋比赛只拿到第二,高中只拿到年级第二,大学追求女孩失败的,人生赢家——宫墨。
当一身白色制服,被誉为未来希望的驱魔师宫墨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立志成为丧尸王的陈文嘉同学……逃了。
这是一个无奈中揭露人性(有吗),黑暗中激励向上(你滚)的末世故事。一句话总结:

一个普通丧尸如何成为称霸地球的丧尸王的励志故事。(真的

CP:精英冷血驱魔师攻X暴躁二逼丧尸王受

 

☆、第 1 章

  他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惨淡的昏黄中。遮天蔽日的灰尘将整个城市包围,橙色的夕阳勉强穿破这厚厚的灰幕,落在高层建筑的玻璃幕墙上,反射出令人绝望的光芒。
  他勉强站起身子,发现脚下踩着的都是碎石块。残破的建筑和摇摇欲坠的广告牌就在他身后,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等等,呼吸声?
  他回头,几个衣衫褴褛的人木木地站在他旁边,身子左右晃荡。他曾经近视800度,可也不会看错其中一人的脸蛋只剩下半边。
  他揉揉眼睛,努力镇静下来。
  第二个人后脑勺扁了一半,一只眼珠子丢失。
  第三个人,肠子脱了出来。
  第四个人,正在啃食着第三个人掉落在地的肠子……
  他深呼一口气,想要发出惨叫,可是喉咙里冒出的只有“啊……啊……”的沙哑气音。
  他终于想要打量下自己。
  抬起来的手脏兮兮的,全是血迹和灰尘,可事实上皮肤完好无损,除了有些病态的灰白。
  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晕过去前,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一个又一个地丧尸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亲朋戚友因为被啃咬而变成丧尸。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被沦陷,然后又被轰炸,再被遗弃。
  绝望和疯狂笼罩了整个城市,他想起自己倒下之前,正趴在床底下瑟瑟发抖,就算尿憋得不行,依旧不敢出来。
  就在他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膀胱爆炸前,整个城市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然后他就晕了。
  他抖了抖自己的小弟弟,发现曾经胀痛欲死的感觉没了,又看看自己的裤子,确认没有水迹,他又有些奇怪了。
  那几个丧尸慢慢朝他走来。
  他惊慌不已,顿时想起自己的处境。丧尸是不会有自己思维的,自己估计是没死透,少数仅存的大活人,眼下自己醒来了,怕是要被丧尸吞噬了吧!
  他连忙拔腿就要跑。
  身子一开始有些僵硬,像是肌肉都被扯着,可他来不及细想,脑中只有逃!逃!逃!
  夕阳慢慢落到高大的建筑后面。城市里的阴影越来越多。他的惊慌变成恐惧,变成绝望。
  黑暗开始包围他,越来越多的丧尸摇晃着走过来。这里没有活人,没有能飞下来解救他的超级英雄,更没有能让自己创造奇迹的武器。
  他绝望地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丧尸。
  他想哭。
  他从来不是勇士,他才十九岁,刚读上大学没多久,连恋爱都没谈过,奖学金
  再认真也只拿到二等奖,打架总是输。
  他就是传说中的LOSER。
  终于有丧尸扑上来,还粘着肉块的牙齿眼看就要咬上他的脖子。
  他在恐惧中爆发出最后一丝愤怒,一手扇上丧尸的脸,正要抬脚继续补上,却讶异地发现对方的头居然被自己拍掉了。
  “唬!”(啥回事!)
  又一个丧尸扑上来。
  他下意识抬脚踢开。
  丧尸的下半身断了。
  “唬……唬!”(……OH SHIT!)
  ……要不再来两个试试?
  然后地上又多了两具丧尸体。
  “唬啊啊啊唬!”……WHAT THE FUCK I DID!
  他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周围的丧尸还是朝他靠近,可没有丧尸敢扑过来了。
  他手有些抖,生怕他们一起扑上来将自己分尸。
  过了一会,围着他站了一圈的丧尸们不动了。
  就好像幼儿园排排队吃果果的小孩们,等着老师分发果子。
  他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退后两步,脚下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他心一动,连忙弯腰捡起碎石块里面的镜子。
  在最后一丝黄昏余光中,他终于看清自己的面容。
  “唬!!!!!!!!!!!”(尼玛!!!)
  老子还是成了丧尸啊混蛋!
  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却用来揍人。
  不,揍尸。
  在他成功用暴力征服了这一条街的丧尸后,他站在路虎车顶上,嚣张地笑着。
  围绕着他的丧尸们看着这个并不高大也不壮实的首领,仅存的兽性让他们安静地听着那从破损的喉管里发出的气音。
  他恶狠狠地扫过自己的子民,眼底里曾经的怯懦、柔软、犹豫早已荡然无存。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没有法律,没有秩序,只有力量,
  他一脚将路虎车顶踩烂,力量带给他的快感让他完全忘了变成丧尸的痛苦。
  丧尸又如何,他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书呆子,他不用再为了家长老师的期待而努力,不用为了攒钱给心爱的女孩买花而苦哈哈地吃一个月的泡面……
  干!他想这些做什么!
  他捡起面前一条人类的脚,看了仅仅一秒,张口就咬了下去。尽管难吃,却还是囫囵咽了下去。
  人肉的味道让他双眼的红色越发浓烈。
  上帝让他变成丧尸,却保留了他唯一值钱的头脑,同时也给了他最强大的力量,这分明是上帝的
  旨意。
  让自己成为最强大的丧尸,让自己控制整个城市,不,整个世界!让所有人类都变成丧尸!
  “呕……”……干!这人特码的居然有香港脚!
  阳光暴晒在这片废墟上。
  昨晚透过夜视镜看到的像狂欢夜的僵尸群消失得无影无踪,特种兵魏福通过对讲机汇报这边的情况,在得到上级允许后,朝自己的队员们做了个前进的手势。
  九人分成三个小组,背靠背着前进,避免一切死角。
  他们尽量走在阳光充沛的地方,可这里曾是高楼林立的地方,即使经过轰炸,还是有不少足以遮挡阳光的灰色地带。
  魏福一枪打爆躲在窗子里偷看自己的丧尸的头,又一脚踢开路边的白骨。“这边的丧尸似乎懂得偷窥。”
  他的队员们立刻握紧了枪。
  虽然经过半年前惨无人道的屠城后,病毒传播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可丧尸的进化速度却远快于他们研发解药的速度。前些天在出现丧尸竟然埋伏在路边啃噬救援部队后,他们终于发现,原来部分丧尸已经出现了一定智商。
  现在世界联盟储备的弹药已经不够每个城市都进行大规模轰炸了,于是只能派出各种精英小分队,去重点城市进行摸底搜索,活捉那些有智商的丧尸回来研究。
  魏福率领的秃鹰小队是中部地区最早进入禁区内搜索的队伍之一。
  因为丧尸的威胁,人类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团结和热血,很多曾经的平凡人纷纷穿上军装入伍,申请加入防卫丧尸的大军。而曾经是拳击手的魏福也是其中一个。因为身手了得,他很快就当上了队长。而他不拘小节的性格,也让他的队伍里都是些非正规军。有医生,有屠夫,有驯兽师,有作家……
  等等,作家是什么回事?
  “这种环境下,有智商的丧尸一定会从背阴的楼上偷看我们,然后趁我们走到有阴影的地方时,从楼上扑下来,反正他们也摔不死!”作家一边走一边编故事。
  魏福端起枪朝天空扫射了一番。
  果真从窗口掉下几个丧尸。
  作家就是这么用的。
  虽然不靠谱,但是在这种已经超乎常理的地方,他的胡诌很是有用。
  队伍行进到一座商场门口。
  商场曾经是这片地区人气最旺的地方,下面连接着地铁线,因此不管怎么轰炸,这里面蜘蛛网一样的交通还是能保存大量的丧尸。
  魏福摸摸身上的装备,示意身后的人准备,自己从腰上拔下一根照明棒,启动分散开关,然后用力投掷
  了进去。
  漆黑的商场顿时被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里面正在抱着塑胶人啃咬的丧尸发出尖锐的惨叫。有队员拿出摄像机拍摄,将这些丧尸一一摄入镜头内。
  突然有一个奇怪的群体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丧尸们站得很整齐,即使是在光线射入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惊慌,像是一个有人指挥的队伍。
  魏福心头一动,朝尸群的方向发射了一枚闪光弹。
  这是特制的闪光弹,不仅能带来视觉瞬间失明,爆炸后发生的超低音波和嗅觉阻隔气体也能让丧尸失去他们最敏锐的听觉和嗅觉。
  这一瞬间的巨大光亮,让他们看到了丧尸群中坐在最高点的少年。
  少年穿着明显是崭新的高档男装,端坐在由塑胶人体堆积起来的小山上。尽管因为强光而让他抬手遮住了半边脸,众人还是看清了他的腐烂从脖子蔓延到耳根。
  “唬!”少年爆发出不悦的吼声,众丧尸立刻扭头朝他们这边大吼。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魏福也被这一瞬间的气势给吓呆了,幸好他们站在光线最强烈的地方,就算是最可怕的丧尸也不敢踏足于阳光下。
  少年的身影一晃,消失在了黑暗中。
  特种兵小队呆呆地站着,如果不是手腕上的计时器提醒,他们也许会呆到夜幕降临。
  魏福边往集合点冲边问摄影师:“拍下来没有?!拍下来没有?”
  摄影师边跑边回放:“我艹!不愧是军用摄像头,尼玛连那家伙戴着唇环都拍下来了!”
  ……朋克丧尸?
  众人黑线。
  赶回集合点,几辆重型装甲车已经原地等候,魏福跳上车,看着车子像火箭炮一样冲出禁区,等过了三重防线后,天空最后一丝光亮也被淹没在云层中。
  被黑暗吞噬的城市里,似乎爆发出一阵阵疯狂的吼叫。
  魏福听着那似乎有节奏的吼叫,突然心生畏惧。他看向正在研究视频的指挥官:“老大,那个会不会是丧尸王?”
  指挥官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低头看着视频,扔了句:“……回总部。”
  作者有话要说:=3=~~~ 虽然我不喜欢跟风,但是突然间就萌了这个情节~~
  放心跳坑,虽然更新速度不怎么保证。反正一定不会坑、


☆、第 2 章

  陈文嘉怒气冲冲地在自己的地盘里来回踱步。
  自己的地盘居然这么快就被人类发现了,说不定明天就会有轰炸机前来轰炸。他并不是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躲藏,这个城市曾经是如此之大,数也数不清的超级大楼如今都成了他的黑暗帝国,可他舍不得这里的设备。他花了半年时间将这里变成指挥所,这里宽阔的空间让他可以不分早晚地训练自己的丧尸军队,同时楼下的超市还能提供一些除了人肉之外的食物。他虽然是丧尸,可身为最高智商的他,还是想吃点正常的食物——虽然他的味蕾告诉他,还是人肉更加美味。
  他开了一瓶可乐,一边让那些碳酸气体从自己腐烂见骨的喉管通过,一边思考着哪里更适合躲藏。
  近了,会被轰炸,远了,这帮丧尸跑不了这么快。离天亮还有十个小时……
  “嗷嗷嗷!”(闭嘴!)他朝那些因为找不到活人可以吃而沮丧着说话的丧尸们咆哮。
  “嚎嗷嗷!”(搬家!)他从废墟上跳下来,开动自己藏在地下车库的大货车,一脚油门就将后面一长串的货柜拖了出来。
  眼看老大出发,没啥智商的丧尸们欢呼着跟了上来,手脚并用地爬上货柜,一边欢呼一边甩着身上的腐肉。
  他们并不知道,此刻透过卫星监控着这片区域的军队总部全员沉默。
  “……丧尸会开车,呃?”坐在最首席的男人单手敲着桌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下属们。他的桌面摆着一张放大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坐在一堆塑胶人体上,与周围衣衫褴褛肮脏颓废的丧尸不同,这个少年虽然颈部到右下颊也有腐烂的迹象,身体其他部位却干干净净的,像个常常洗澡的正常人。
  “不可能……就算是丧尸王也不可能!”首席医师脸色苍白的摇头:“联军在芝加哥和东京都活捉了两个样本,从共享资料来看,就算是丧尸王的智商也不足60,顶多就是猩猩级别,他们没有逻辑思维能力,只能做简单的模仿动作。就算……就算墨都这里的丧尸变异更快,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动作,而且他们的神经末梢多多少少受到一定损害,光是点火的动作就做不出来……”声音戛然而止。
  “……”
  “……”
  画面上的少年从车上蹦下来,像个猴子一样到处乱蹦,然后踢打车辆的门,又拖着摇摇晃晃地身子,进了一旁的屋子。
  首席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智商比猩猩还不如。”
  可如果此刻他们能听到现场的声音,怕是就不会这么想了。
  货车上开着收音机
  ,估计是这个星球的人还没意识到,丧尸也在听收音机。
  广播里正放着今天军方发现高智商丧尸王的消息,陈文嘉立刻意识到了那是自己。一听到军方要用卫星监控丧尸王行踪的时候,他立刻冒出了冷汗。
  干,他以为黑夜没有人敢进禁区,自己就是黑夜王者了。却从来没想过,在这个高科技时代,人类要掌握自己的行动,简直轻而易举。
  那些狗屎生化危机是放屁的啊!
  自己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抗人类。在食物渐渐断绝,感染渐渐被控制的时代,自己想要称霸地球?
  ……你妹的,带领一群动物他要怎么称霸地球啊!
  不想让地球人发现自己是唯一一个高智商丧尸,然后重点打击,破碎上帝的梦想,陈文嘉模仿自己手下的模样,疯狂地对自己的车子踢打了一番,然后躲进了一旁的居民楼里。
  躲到了卫星无法监控的位置,他一边用敏锐地听觉听着车上的广播,一边在居民楼里思考怎么能够摆脱军方的监控。
  他一边啃着居民遗留的泡椒凤爪,一边随手翻着书架上的书。
  一本盖在灰尘中的《丧尸生存手册》引起他的注意,同时贴在墙上的墨都下水管道图让他喜不自禁。
  “嗷嗷嗷!”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丧其体肤!尸其筋骨!
  拽着资料,他从楼里出来,用吼叫声召集来附近所有的丧尸,包括智商稍微高点的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以及他的少先队书记等,用最简单的命令让他们回到商场。同时他自己开着货车,也回了商场。
  一直监视着他们的军方松了口气。
  首席轻笑:“这下好了,都回了老巢。明天早上太阳一起来,就开始清剿行动!让驱魔小队一起过去,三天之内,必定要夺回墨都!”
  “将军,驱魔师明天一起去吗?”有人还是有些担心,“国内的驱魔师数量这么少,不如先把丧尸清理的差不多后,再让驱魔师去……”
  “你懂个屁!就是因为你们这帮懦夫!”一直斯文淡定的首席猛地拍了桌子,“如果不是当初尽早决定屠城,全国也不至于感染成这样子!驱魔师存在就是为了收回国土,这时候还犹犹豫豫,难道你想跟那帮腐肉分享这个地球?”
  所有人噤声。
  “我不但要派驱魔师小队,还要让白鹰去!”首席冷笑,“墨都是我们收复的首站,我要给世界其他国家看看,属于我们的,迟早要还回来!”
  陈文嘉的丧尸基地有地下三层。
  第
  一层是丧尸军队早上休息的地方,第二层是他摆放从收集来的宝贝的地方,第三层就则通往地铁乘车点。
  陈文嘉带着丧尸军团扛着自己的宝贝,沿着地铁线走到离地下管道管理中心仅一墙之隔的地方。
  他拿出炸药,命令两个丧尸抱着走过去,然后看着他们呆呆地站在墙边,然后自己一拉绳索。墙壁和着丧尸的肉块一起纷飞。宛若地下宫殿的管理中心暴露在他们面前。
  他指挥着各个中队长,让他们将队伍都带来这边,自己则折返回去,回到基地负一层。
  他需要掩护。
  人类在炸完这里之后,一定会进来清剿,一旦没发现自己的踪迹,一定会沿着地铁线寻找。这样他的帝国就会全部暴露,只要自己被抓,剩下那帮丧尸就是逐个击破的问题了。
  他真不明白电视上怎么也杀不完的丧尸到底哪里来的,受感染又没马上死掉的人本来就只有六七成,加上屠城的时候被炸死的,就只剩下三成。整个城市本来有七八百万人变成了丧尸,可过了这大半年,由于“粮食”紧缺,丧尸的数量越来越少,他有天清点过数目,也不过是五六十万个丧尸而已。而有一定智商,能成为自己的军队的丧尸,更是少得可怜。
  他的帝国再不拓张领域,恐怕就会灭亡于饥饿和自我腐烂。
  首层的丧尸数量并不多,由于是夜晚,大部分都在外头飘荡觅食。陈文嘉找到其中一个与自己身材相仿的丧尸,然后将自己的衣服套到他的身上,又给他梳了个朋克头,戴起唇环。神情呆滞的丧尸站在原地,任他摆布。
  相处这么久后,陈文嘉终于知道,让这帮低智商动物臣服自己的,并不是因为自己表现出的强悍,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牵引。他想,也许这就是病毒自带的遗传信息。就像蚂蚁一样,天生就为了蚁王而服务。
  他更加相信,自己的出现就是上帝的指引。
  让人类这个丑陋的物种从地球上消失,而丧尸最终都将归于消逝,自己则是将地球上最后救世主!
  “嘎……嘎唬……”破损的喉咙里发出疯狂的笑声。
  曾经的LOSER,如今的WINNER。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不能太讲究三观= -= 因为是以丧尸的视角来写的。身为丧尸就要有丧尸的自觉啊!


☆、第 3 章

  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出现,成群的轰炸机就开始飞往那个城市。
  装甲车里的魏福再次检查过所有关键部位都做好防护后,抱着枪等待车门开启的那一瞬。
  队友讨论起今天要参与行动的驱魔师小队,尤其是那个著名的白鹰。
  这个世界越来越奇怪。在高度科技化的时代,不但出现了难以解释的丧尸,还出现了一群号称驱魔师的人。
  这些人号称是地球最后一群驱魔人,从人类出现的时候就一直存在,地球上经历了几次丧尸浩劫,都靠他们这族人暗中解决,人类才能延续到现在。在上次丧尸浩劫解决后,他们就躲到了雪山深处,直到丧尸再次出现。
  由于现代人类的居住密度越来越高,交通越来越便捷,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从前,甚至出现了动物丧尸化的异状。这群仅为十人的驱魔师只能要求世界政/府提供最大的人力和资源支援,由他们来教授驱魔,也就是彻底杀死丧尸的方法,从而训练出新一代的驱魔师。
  而这次派出的第三小队则是目前国内最强的驱魔师小队,尤其以白鹰最为优秀。
  魏福却有些不以为然。自从参加战斗以来,他就没见过哪个驱魔师是真的派上用场的。杀死丧尸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直接爆头,一种是破坏脊髓,这种事情特种兵就能完成,驱魔师要来做什么用?
  洒洒符水,跟上帝祷告?
  嘿,别开玩笑了,这里是中国,信佛祖信观音的人还多些,你还不如找个方丈来念经。
  装甲车停下,打开门的那一霎那,刺眼的阳光射入车内。
  说来也讽刺,在接近末日的时候,天空如此的蔚蓝。
  魏福从车上跳下来,远远看着那栋大楼被飞机来来回回地轰炸,就连周边的楼群都没放过。由于商场有地下三层,未免丧尸躲在最下面,甚至使用了垂直爆炸。
  魏福叹息。这里就算收回来了,恐怕也有好几个大洞作为纪念碑了吧。
  整个城市因为轰炸而不停地震动,在震动平息后,魏福终于收到可以出动的信息。
  走到禁区入口,一个白衣小队已经站在那里,远远看着爆炸后的云烟。
  “我们纯黑,他们纯白,是组成黑白无常吗。”队员嘀咕。
  曾经他们在小说、电视上看到的驱魔师,都穿着传道者一样的白色长袍,装备累赘而华丽,可眼前这帮驱魔师,同样穿着白色,却是真正的战斗服。从手套、制服到靴子,无一不是纯白。按照驱魔师首领的话来说,白色可以最大化的暴露肮脏,一旦驱魔师身
  上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可以马上发现,从而避免病毒的入侵。
  “黑色可以避免自己在黑暗里成为攻击目标,更适合我们特种兵。”魏福冷哼。
  站在驱魔师小队最前头的,是个高挑的青年。
  说是青年,其实看起来还是有些稚嫩,魏福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未满二十岁。青年有着一张绝对算得上完美的脸,可是戴上一幅黑框眼镜后,那种完美得近乎冷傲的气质顿时变得柔和许多。
  “你好,我叫宫墨,外号白鹰。”青年笑着伸出手,礼貌得无懈可击。
  特种兵小队先行进入已经成为废墟的建筑中。
  被炸出一个巨大黑洞的废墟仍被漫天的灰尘包围。小队连忙戴上防毒面具,然后小心翼翼地踩着瓦砾走下负一层。
  地面上全是丧尸的尸体,魏福打起照明灯,四处搜索着照片中的少年。
  “队长!”负二层传来队员的呼唤,众人连忙奔过去,看到躺在瓦砾中被炸得稀巴烂,面目模糊的朋克少年。
  比对着照片上的特征,魏福点头:“是他。”
  想不到真的炸死了,丧尸王在面对高科技武器的时候,也不过是普通肉体。
  将丧尸王的肢体碎片收集起来,然后在通讯机里呼唤驱魔师小队,让他们进来进行彻底的净化。
  很快白鹰就出现在他面前,白得刺眼制服在黑暗中尤为突出。
  “丧尸王挂了。我们要下到负三层去歼灭剩下的丧尸,你们在这附近巡查一下吧。”魏福端着枪,语气中有着不经意的轻蔑。
  白鹰蹲□,戴着手套翻看了一下号称是丧尸王的家伙。
  “……我劝你等一下支援队伍,”他头也不抬,“这家伙的肢体太僵硬,不像是昨晚能开车的丧尸王。”
  魏福冷笑:“等?再等下去就天黑了。”说着,挥手就让自己的队伍集合,朝负三层走去。
  目送着特种兵的离开,驱魔师们有些不爽。“老大,那家伙……”
  白鹰站起来,不在意的笑:“面对猪一样的队友,有没有都无所谓,能活下来当然好,活不下来,这样的队友以后对我们也没什么用。”说着,漫步走到负二层,四处查看。
  这个商场原来的负二层本来是停车场,可如今堆满了各种货架和豪车,像是有人最近堆在这里囤货一样。
  白鹰拿出摄像机拍了好一会,突然笑了:“这个丧尸王……恐怕是真的高智商啊……”
  其他驱魔师们则在四个角落钉上降魔杵,等离开的时候
  启动净化阵。
  就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负三层突然传出枪击声和惨叫。
  “老大!”降魔师们惊叫,白鹰率先冲了下去,顺着地铁口的方向朝惨叫发生的地方冲去。
  漫长而漆黑的地铁隧道里,有几盏晃动的照明灯,将晃动的人影照得狰狞而惨烈。甚至连鲜血飞溅的影子都被照射了出来。
  白鹰并没有冲过去,只是拿着红外线摄像机,朝那边拍摄。
  “吼!!!”身后传来丧尸的吼叫,在驱魔师们尖声呼叫的同时,白鹰头也没回,一把降魔剑插入身后的脸中,直穿过整个头颅。
  很快,隧道另一边已经失去了所有声音。
  众人沉默不语。
  他们身旁是几个已经彻底死亡的丧尸,而白鹰手中的摄像机始终没有停止过。
  “……他一定没死。”白鹰,宫墨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
  而他并不知道,就在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没死的丧尸王在黑暗中吓得腿都在打抖。
  当了太久呼风唤雨的丧尸王,他都快忘了恐惧是什么。
  面对没啥智商的丧尸,他只需要用暴力,智商什么的简直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强大。可这个身穿白色制服的青年却让他想起了没成为丧尸之前的自己。
  永远的老二。
  永远的弱鸡眼镜男。
  智商上永远比不过这个住在附近,永远的年级第一,高富帅,宫墨。
  “吼……”(我累个槽!)他压抑着发出一声低吼。
  从小在成绩上输给他,在竞选少先队队长的时候输给他,在围棋比赛初中组中输给他,在高中篮球队竞选的时候输给他,连大学暗恋的女孩也都喜欢他!
  他陈文嘉在宫墨面前就是人生的输家!
  呜呜呜……在他当上丧尸王之前,能不能不要对上这个可怕的对手啊老天爷!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嘤,每当我不务正业地更新坑的时候,总是灵感不断……


☆、第 4 章

    魏福小分队全军覆没,总部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中。
  而宫墨带回来的肢体样本也证明,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丧尸,肢体硬化程度根本不可能实现昨天监视中的各种动作,而残存的大脑组织也是萎缩得厉害,正常来说智商比一只昆虫要好不了多少。
  居然中了一个丧尸的计谋!
  巨大的恐惧淹没了整个指挥部,谁知道这样的丧尸有多少个?
  首席用力地拍上那张放大了十倍的照片,气得青筋暴露:“附近的所有特种兵集结墨都!先把这个城市所有的地下空间炸一遍,二十四小时监控整个城市!我就不信炸不出这团烂肉!”
  宫墨靠着门,看着那张照片,撇去他腐烂的部分和被遮住的半张脸,剩下的五官……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用手机拍下照片,发给自己的发小——正在丧尸情报部打工的孟言:“帮我查下,这个家伙是谁?”
  很快那边就回复:“你查的家伙刚刚我们这边才找到答案,正在发给总部。你猜是谁?”
  “是熟人吧?”
  “跟你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同一个大学,叫陈文嘉。不过我相信宫大爷您周围狐朋狗友这么多,一定不会记得这个始终不跟你一个班的家伙。”
  陈文嘉?还真不认识。
  想不到竟然会成为丧尸王,不知道自己母校如果还能存在的话,会不会打出横幅庆祝他们学校一下出了俩名人:最年轻的驱魔师,和……最聪明的丧尸王。
  陈文嘉看着摇摇晃晃站在自己面前的魏福,大为得意。
  这是他第一次率领丧尸兵正面对上人类,结果大获全胜。虽然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称霸地球的梦想。
  至于像宫墨这样的人生赢家,最好的办法是不要正面对上。
  他不会承认这是心里根深蒂固的软弱,他只是认为人生赢家一定是开了外挂的,对上外挂,再强大的BOSS都会死,他才不要当一个在正义勇士面前还通篇论述自己成为坏人的理由的愚蠢BOSS。
  陈文嘉一边啃着特种兵的手——自从那以后他只吃人体最干净的部分,一边思考着怎么才能反被动为主动。
  收音机里没有这次行动的报告,想必是如此嚣张的丧尸王一旦让普通人得知,一定会引来新一轮的恐慌。
  如果不是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任何通信信号,陈文嘉真想上网看看国外的丧尸王现在混得怎么样。
  要是他能称霸地球,那是为中国
  人争了多大的光啊!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学着自己的下属,摇摇晃晃地走到地面上。
  偌大的城市在失去了人类的活动后,显得更加空旷。三个月前,他曾走到禁区边界,观察过那三层高压网。这个城市靠海,只有三分之一的地方边界连接陆地。所以当初屠城的时候,很快就对这个城市实现了孤岛管理。
  这也使得这里的居民没有多少能够逃出生天。
  想要从高压网突围而出显然是不可能。因为强大的高压电足以让丧尸瞬间焦化,而焦灰的尸体导电率更高,以至于蜂拥而上的丧尸会形成一个电网,死得像地面的烟花一样灿烂。
  陈文嘉庆幸自己是理科生,而不至于变成丧尸王的时候只会写《我的一生》作为留念。
  他爬上这附近最高的大楼楼顶,俯瞰四周。
  漆黑一片的世界里,只有很远很远的地方亮起了灯。
  那是海上。丧尸不敢进入海水,因为盐分会让他们加速分解,而水更是会夺去他们的平衡而直接沉入水中。
  可陈文嘉是谁?
  他是丧尸王,曾经考上一流大学,大学第一年就过了英语六级,只不过因为体育不及格才没拿到一等奖学金的丧尸王。
  突然脑子闪过一个亮光。
  既然这个城市已经被包围,那为何不换个城市,换一个,还没有任何包围的城市?
  虽然舍不得这里的军队,可是迟迟没有“食物”补给,自己很快就要写《我的一生》了。
  于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中部所有的特种精英都在往墨都聚集,所有的卫星都对准了这个曾经庞大而繁荣的都市,而他们最重要的目标,却穿上特种兵服,跑到海边,在黑漆漆地夜里开动了一艘渔船,朝南边更温暖,更适合病毒扩散的城市漂去。
  墨都丧尸王,陈文嘉,终于迈出走向世界的第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少了点儿,没办法,下面是第一话……


☆、第一话: 这个城市也将属于我

  第一话:这个城市也将属于我
  漆黑的夜里,一艘渔船靠近挺港口。
  海港防备队立刻上前拦截。
  船上空无一人,好半天,大家才在控制室发现一个衣衫褴褛,脖子缠着绷带,脸上贴着膏药的少年,少年神情灰败,瑟瑟发抖。
  士兵们持枪包围着他,见他手忙脚乱又神情焦虑地用手脚比划出自己的船遇到海难,大家才知道他唯一的幸存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赖仵作的后现代生活 by 倾凤茗玥(下) 下一篇:落跑小王妃 by 陈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