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位面孕夫的美满生活 by 满地梨花雪(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遥远星空 生子文 种田文 位面


☆、殿下也得有心眼

  说好了不再有所隐瞒,夙容当晚吩咐拉达斯把顿卡家族的资料都整理清楚,打算一次□待给唯一知道。当然,有些方面说的不能太露骨了,以免再一次刺激到唯一。另外,鉴于顿卡家族的强大背景和势力,以及罗威顿卡对唯一造成的巨大伤害,他有些担心唯一在得知真相时会控制不住情绪,因此让达西医生随伺左右,就等候在卧房门外。
  “这么大的阵仗……看来还有更严重的事情要说?”唯一下意识地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早知道今天还是该修习心法的,医生都备好了,这是打算自己一下子精神崩溃马上进行急救么。
  “唯一,这件事我原来的打算,是等你生下孩子之后再说的。”实际上如果有可能,夙容很希望唯一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与顿卡家族的关系。毕竟提及顿卡家族,就不可避免地要勾起他那段自杀的记忆,把已经结痂的伤口生硬地扯开,让他面对,实在有些残酷。如无必要,他不想这么做。
  唯一深吸了几口气,看他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也紧张起来,“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过孩子的事,还有你的身份我都知道了,还能有什么会是我承受不来的?”
  还坚持让他坐在床上,靠上枕头,整个就是自己绝对会被打击到的架势……
  夙容坐在床边轻握着他的手,安抚地摩挲他的手腕,“……是关于你的身世,你的亲生父母。”
  “你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想一想这并不奇怪,唯一相信夙容确实有能力查清自己的身世。“这样说来,我在空中花园见过的那位老人家,你也知道是谁了?”
  夙容点头,“是。”
  唯一倒抽了一口寒气,调整了一下呼吸,当即把自己恢复的那段记忆(其中一段是继承了过去的秦唯一的记忆)缓慢而详细地陈述了一遍。
  “那个老人家,真是我的爷爷?”
  夙容关注的重点却不是这个,而是罗威顿卡那一席把唯一推往绝路的话。以前不过是听拉达斯报告说有这种可能,而当他亲耳听到唯一讲述他自杀的缘由和过程,便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这个老头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他差点活活逼死自己的亲曾外孙!
  一把将唯一拥入怀里,在他背上轻拍了几下,夙容才道:“都过去了,他都是一派胡言……你不必把那些话放在心里,是他没资格拥有你这样好的曾外孙!”
  “没事,我也不过是当时……一下子钻了牛角尖罢了。”自杀的是这个身体的前主人,唯一的性子要比他坚强的多,但他比任何人都能够理解秦唯一自杀时绝望的心情,“以为这世上没有人需要我,觉着自己活着太多余,才会想死的……但现在不会了。”
  现在,他有了自己的理想和事业目标,有了孩子,有了夙容。小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哪里还会自虐地想不开。
  “嗯,忘了就好。不会再有人胆敢伤害你……”夙容叹了口气,该说的事还是得说,索性一次说完,也顺便问问唯一对于认祖归宗这件事的看法。
  “你说吧,我能受得了。”不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那点事儿嘛,不认自己就不认好了,只要以后别再来打扰他的生活。
  夙容考虑片刻,有选择性地先从顿卡家族先辈说起,也谈及了他们与皇室一族盘根错节的利益关联,随后才说到了罗威顿卡这个人。
  “明白了,这个罗威顿卡是我的外曾祖父。虽说如今不是掌权人了,但事实上他在顿卡家族还是具有最高话事权,决定了的事无人能够违逆和更改。”唯一想象的出,那样一位老人家在家里是何种尊贵的地位,处在这种位置久了,也难免过度自负,长期只站在家族利益的最高点考虑事情,更难免罔顾最朴实的亲情。
  他不认自己,还真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你的母亲名叫凯瑟琳顿卡,是尤里斯顿卡的妹妹。我早先有派人出去寻找她,不过正如罗威顿卡说的,她失踪好多年了,宇宙这么大,她如果有心躲起来,我们想找到她很难……”夙容边说,边观察着唯一的神态变化。
  唯一扬起一抹释然的笑来,“别这么看着我,我对她没什么感情的。不过,就算外曾祖父诋毁她多么不好,我想她毕竟是生我的人,不至于当真想遗弃我,如果她在,我会去见一见她,问问她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过什么导致她独自远走,扔下我一个人。但她不在,我也没必要大张旗鼓必须找到她,顺其自然好了……”
  “可惜,我始终查不到你的父亲是谁。”唯一的反应让夙容放心之余,他又觉着这件事还是透着古怪,“不排除罗威顿卡曾经抹掉了你父亲在凯撒星球生活过的痕迹,还很憎恨他拐走了自己的孙女,但是……照道理你母亲是顿卡家族的人,眼光不可能差到哪里去,就算她爱上的是一个平民,也不该让罗威顿卡讳如莫深到这种程度。”
  唯一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管他是谁呢,难道会是什么大魔头,帝国敌人之类的?你派出去的人都查不到,那就只有罗威顿卡和顿卡家族的某些人知道了。我不会去问他们的,以后也不想再和他们家的人有什么来往……”
  而且,听夙容的口气,这家人连他们皇室都有些敬畏,不敢轻易开罪,仰仗他们的支持,一直努力地保持势力平衡,可见自己还是不要和他们有牵扯为好。
  夙容为唯一的决定感到欣慰,小东西在关键时刻耳清目明,一点也不感情用事,已经知道怎么做最能保护自己了,这样很好。将来,自己也能少操点心。
  “但如果,罗威顿卡在以后的某天突然改变主意,想要认回你呢?”
  唯一嗤笑了一声,摆摆手:“怎么可能啊,那个老头子一看就非常顽固和执拗的好不好?他会在将来改变主意?我觉着……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再要么,就是终有一天,我也有了被他们这种大家族所利用的资本……”
  比如,他与夙容的关系,引起了顿卡家族的兴趣。
  看着他眼底一闪而逝的酸涩,夙容眉头拧起,“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只要你不想,罗威顿卡这辈子都别想再逼迫你做些什么。”
  “你不是说他很厉害,你不怕他么?”唯一故意挑了挑眉。
  夙容佯装生气地冷下脸,捏住他的鼻子,“不要小看你家男人……我是堂堂二皇子,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我大哥尚且要忌惮我几分,罗威顿卡……真要和他对上,我也不见得会输。”
  唯一好笑地拍开他的手,“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走我的独木桥走的正开心呢,只要他们不招惹我……我就不帮你拉仇恨了。”他们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还是先让夙容搞定他家皇帝老爸和大殿下老哥吧!
  两人在天鹅堡过了好几天的逍遥日子,唯一主动要求夙容把自己送回公寓。
  “你家老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些天也该兜不住了……我看我还是继续住公寓,做什么都更方便。”唯一是再三考虑之后对夙容提议的,“反正那里距离皇宫也不远,你经常偷偷地溜过来就是了。乖,我会让科拉每天都给你留门的……”
  拉达斯在一边听着憋不住发笑,他家少爷最近总是在唯一跟前吃瘪哦,那表情真是太有趣了!咳咳,稳重……作为帝国第一管家,他怎么能笑话主人。
  “我要和你一起睡。”答应可以,但有条件的,夙容笑意融融地看着他。
  唯一眼珠子转了两转,“嗯……床倒是够大的。”
  “衣柜小了点,我会换一个。”夙容眼角的笑纹有继续加重的趋势。
  唯一歪了歪脑袋,“呃……你睡觉不打呼噜就行。”他是个孕夫,就算夙容有什么……嗯,想法……这段时间也没法实行的,那有什么关系,一起睡就一起睡咯,他怕个球?!
  夙容顺利得逞,立即吩咐拉达斯把自己在天鹅堡的衣服行李火速打包。
  这天唯一放学后登出网络,就发现自己的卧室大变样了。衣柜换了个比原先大出两倍的,一半的空间塞满了夙容的衣物,唯独内裤和唯一的摆在了一块。厕所和浴室里多出来夙容的一应用品,颜色和款式还是和唯一配套的。卧室精巧的床头小柜变成了一对。不过床还是那个床,薄薄的被褥也没有多准备一床。
  唯一看着看着,嘴角不由得慢悠悠地翘起……
  话说夙容的那点小心思,早就尽人皆知了。
  因为去天鹅堡那几天耽误了课程,唯一销了病假之后就要赶快补课,趁着夙容还没回来,便抓紧时间在书房看书。
  刚看了半个来小时,伊利安突然显影出来,“阁下,门口来了位客人,好像是您的同学。”
  “客人?”唯一吃惊地站起来,他没有告诉过谁自己的住址啊。但是,办理转学手续时必须填写家庭住址或临时住址,他当时不知道夙容的身份,又想到这里是拉达斯的公寓,没有多加考虑地填了……难道,对方查了他在学校存档的资料?!
  “伊利安,帮我看看那人是谁,我没邀请过任何人过来!”不管是谁,他都不能轻易请进门来。
  伊利安飘到一楼门口,连通智脑感应器接驳上门外的监视器,把这位不速之客的脸在自己的资料库里搜索了一番,发现这人居然“榜上有名”,“阁下,是恩可席勒,席勒家的,他是你的同班同学?”
  “是他?”唯一登时怒上眉梢,“他来做什么?还私自查了我的资料……”
  他不想和这个人会面,可怎么让他走?唯一问伊利安:“我能假装不在家吗?”
  伊利安想了一会摇头:“他的智脑也是神智级的,如果他强行接驳上这间公寓的智能管理系统,是能够知道有没有人在家的。”
  唯一头疼地在玄关绕圈,“但如果我放他进来了……”以他那种贵族眼光,怎么会看不这间公寓根本不是一个平民住得起的,还有他这满屋子不符合他身份的家具、装饰……每一样都很惹人怀疑。
  “伊利安,我不能放他进来!”
  他必须想个办法,立刻赶走这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完毕,梨花今天和老公遛弯,意外捉到了一只红色的豆娘,养在瓶子里玩了……话说这东西逗孩子最好啦……
  明天预告:交易器的隐藏属性


☆、交易器的隐藏属性

  “阁下,不如问问二殿下怎么处理这件事……”伊利安虽然已经是神智级的智脑了,但平时听从夙容形成了惯性,让他自己拿主意,他还没那个把握。
  唯一皱着眉头阻止他,“别,这个麻烦算是我招惹来的,我应该自己解决。”如果这点小事他也解决不了,今后他怎么和夙容肩并肩面对未来那么复杂的局面。
  “席勒,席勒……他姓席勒……”唯一想起这个姓氏,自从了解到夙容的身份之后,拉达斯有意无意地会给他灌输一些有关皇室和上层贵族的基本赏识,也有介绍几个重要的家族让他认识,以便以后遇到心里有个底。
  这个席勒家族来头不小,尤其是在出了个克里斯席勒之后,风头正盛。而且这个人还对试探过夙容的底线。
  唯一思及这点,眼眸幽暗,“伊利安,你能不能接驳上席勒主家的光脑?”
  “这个……可以是可以,但是……”伊利安不太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如果席勒主家的光脑联系恩可席勒,通知他立刻回家,不管是什么事,他都会马不停蹄地赶回去吧?”唯一半眯起眼睛。
  伊利安顿时会意,“的确如此,我可以接驳上那台光脑,就算制造一条假讯息也没有问题,退出之后它不会跟踪到我。但是阁下,用什么假讯息好呢?”
  “不,你只要匿名对它发送一条讯息就够了。然后,那台光脑会自动对席勒家所有的家族成员发送这条讯息,恩可席勒夜一定会片刻不停地赶回家。”唯一把话说的很快,“就说克里斯席勒今日在皇宫被大殿下打了一巴掌,被勒令在家禁足三天。”
  伊利安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快点,这家伙已经在门外等很久了!”唯一赶紧催促他,“就照我说的发!”
  尽管不知道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伊利安还是听话照办了。匿名讯息什么的,他这个神智级智脑做起来毫不费力,掩藏痕迹也挺简单,谁让他有专门的保密系统呢,折腾别人是小菜一碟,反过来谁想查他,那可就完全没门。
  唯一的性格不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任性脾性,这个克里斯席勒先前派人跟踪夙容的事情他从拉达斯那里知道了一清二楚,就对他完全没了好感。现在加上一个恩可席勒,席勒这两个字在唯一这儿直接就和“麻烦”划了等号。
  “一、二、三、四……”还没数到五,伊利安告诉他:“恩可席勒走了!”
  “收到这种消息,但凡平素家族里和克里斯交好的都会立刻往家赶……”唯一一扬眉,“树大招风哪,气焰太嚣张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他也没忘记在夙容那儿报备。
  “你说你刚才发了条匿名讯息给席勒主家的光脑?”夙容坐在办公桌前正处理公务,冷不丁听他这么一说,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
  唯一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方法了。既把恩可席勒赶走了,他还不会怀疑到我头上来。”顺便,他还耍了整个席勒家族一把。
  夙容的嘴角微微一抽,愣然,随即笑出声来:“这种法子……也亏你想的出来。”克里斯绝对会气的七窍生烟。不过别说,还真解气。“但你怎么知道克里斯席勒今天来过皇宫?”
  “他最近那么高调,每天的行程早就暴露在宇宙网上了,我近来培养了八卦皇室趣闻的爱好,午休后还碰巧和拉达斯交流了几分钟,这不就知道了?”唯一一脸得意的小样,当然做完恶作剧之后还是有点不放心的,便问:“伊利安说保证不会让席勒家的人查到是他干的,所以,我才大着胆子让他这么做了,现在想想稍微有点欠妥……”
  “他们当然查不到伊利安,没有父皇授权,是没有人可以查我的智脑的。”夙容无所谓道:“但父皇和大哥如果怀疑到我头上,就很容易知道了。”
  “哦……这样啊。”唯一点点头。
  “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夙容戏谑地看着他,“这么有信心他们不会怀疑我?”
  唯一坚定地摇摇头,“不会的,聪明人仔细一想就会知道这种把戏没什么实质性作用,你如果要对付席勒家怎么会用这样幼稚的方法,你父皇和大哥肯定会认为你不屑于做这种事,断然不会怀疑到你头上。”
  夙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也是时候让席勒家的人收敛收敛了。”晚动手早动手,对他而言其实没多大分别。而且那个叫恩可席勒的小子,为什么对唯一这么感兴趣?
  “你有计划了?”从得知他是二皇子开始,唯一就很想见识一下夙容的真正手段,政治斗争什么的他一点也不想介入,但看着夙容折腾这些个眼高于顶的贵族貌似挺有意思。
  夙容的确受他启发想到了一个计划,道:“嗯,等我布置好了再告诉你。乖,回来奖励你。”
  唯一登时想起一些不和谐的场面,耳根瞬时满布起红雾,摸了摸鼻子,“咳,我去准备晚饭了,你记得早点回来!”
  不过今天的晚饭实在简单,因为学业紧张起来,他这几天都在艾伯特的中国厨子那里订餐,他只要再简单加工一下就好。夙容自然吃出来味道不同了,但心照不宣地没有询问唯一,且等着,他有信心唯一不久就会对他主动招供那些小秘密。
  省出来的时间,唯一先到随身空间里看了看琰穹帝国的蔬果和粮食作物,发现这些种子的长势非常不错,跟着登陆上位面交易器,决定联系何易。
  “你妻子的病有好转了吗?”看何易的脸色,唯一觉得必然是好转了。
  何易难掩脸上的欣喜,“是的,好转太多了!自从注射了你给我的那种药剂,她身体里的癌细胞在不断减少,我不懂这是什么道理,但这就是有救了不是吗?现在,她能吃下东西了,排尿量也增加了。”
  “恭喜你!”唯一知道这种药剂只注射一次还不够,便道:“既然有效,那就接着治疗吧。我可以继续给你提供药剂,看你妻子恢复的状况,估计做完一个疗程就能恢复到正常吧。”
  “好的,我全听你的!秦先生,你有什么需要请尽管说!”何易现在显然把唯一当做了救命恩人。
  “举手之劳而已,你不必这么介怀的。”唯一笑了笑,慢慢说出自己的条件,“是这样,我有一批蔬果和粮食作物想要加工,但我不知道加工成哪种半成品食物最能保留大部分营养。还有,它们的口味本身很一般,有没有办法能让口味更好一点?”
  何易听闻对方需要是自己的专业知识,大松一口气,当即决定不遗余力地帮他做几次试验,“这需要你提供给我原料,我帮你选择几个方案尝试一下,最后看看哪种方案的效果最好。如果你都不满意,那我继续帮你研究,直到找到能让你满意的加工方案为止!”
  “太好了,那我过几天就给你传送过去一批。”唯一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需要的是全新的加工手段,比地球上常见的半成品食物的加工方法更好,又能达到比琰穹帝国营养剂和压缩食品的口味更棒,却在营养成分含量上不相上下的效果。
  至于前期投资的费用,何易说了,亲自给他研究,加工费全免,不肯收他半毛钱。
  “这点小钱哪里足够抵消你给我那些珍贵的药物,该过意不去的是我才对!你就别推辞了!”何易这个人也着实老实本分,打从心底觉着是自己占了唯一的大便宜,让唯一放心使唤他。
  “那好吧,就拜托你了。”唯一心道其实这世上还是好人有好报,如果何易不是人品太好,怎么就能刚好碰上他。他的运气也不赖,遇到这么个适合长期合作的第二位地球宿主。
  只要何易早日研究出新式加工方法,他说不定就能早一日开始创业。不过到时候要怎么对夙荣说明这些东西的来历呢……他还得仔细思考思考。干脆,就把位面交易器的事告诉他好了,反正以夙容的身份地位,是不会太过看重这种所谓的神器的。
  唯一顺便刷新了一下自己的属性栏,发现距离4级还有不少距离,看来还要继续努力。刚要登出,他眼尖地看到界面底端多出了一个奇怪的箭头,空荡荡地在底端晃动,但晃动的频率不很明显,箭头的颜色又淡,要是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它。
  “这是什么东西啊……”唯一起先以为是位面系统出了什么bug,但用手指划动起这个箭头后才发现,这东西原来是个超级链接——
  交易器的界面瞬时变幻成了七彩色,然后显示出一行黑字:恭喜你,成功触发此位面交易器的隐藏属性!
  隐藏属性?!唯一瞪大眼睛,忽然想起来,好像他有一次答题得到了一个隐藏属性的奖励,难道说就是这个?
  他立刻划动手指将界面打开,很快,黑字消失,出现了一个貌似星际地图的界面。上面标记着许多不同位面的名称,以及位面所对应的星系名……
  唯一试着触摸上去,其中一个位面名称上立即出现了一个方框:“编号CDR8876,中等位面,隶属K8Y星系,星球数量为13,已有位面交易器使用者5个。”
  嚯——这个莫非是——
  唯一惊喜地张大嘴巴,神态稍显激动的触摸上另外一个位面名称,同样的,显示出一个这样的方框。
  乍一看,这种介绍性质的隐藏属性没什么多大用处。但唯一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隐藏属性一定会在将来派上大用场!要知道每个位面上的交易器使用者大部分都互相不认识,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面共有多少个交易器使用者,但有了这个隐藏属性功能,唯一从此就能够知道自己所在的位面有多少使用者,也能知道到其他位面上的多少数量的使用者。
  要是能知道他们的名字和编号……唯一这么猜想着,在界面上又触摸上“已有位面交易器使用者”这一行字试了试,却发现没有进一步的链接了。
  “是这项功能到此为止了,还是需要升级?”唯一琢磨了一阵,觉得可以等自己升上4级之后再触发这个隐藏属性试试。
  接着,心情愉悦地和段闵瑄交流了一下孕夫心得后,才登出交易器。
  “阁下,达西医生来了,他带来了一样仪器,以后您在家里随时可以看到肚子里宝宝的生长情况”。伊利安在门口敲门,大声道。
  “真的吗?”唯一赶忙喜滋滋地打开卧室的房门,把天生带笑的达西医生让进来,“这种仪器经常使用会不会对宝宝有伤害,辐射什么不要紧吗?”
  达西的眉头跳舞似的跃动着,道:“阁下放心,这款仪器的辐射非常非常低,不会对胎儿产生任何影响。而且这个仪器很小,放在床头就行……呵呵,等二殿下回来,他会教您使用的。”
  唯一点了点头,无视了他意味深长的笑,把仪器放在手里端详了一阵,越看越觉着这东西粗长的形状实在有点……咳……捂脸,过分猥琐啊!
======================================================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信息量挺多的,亲们慢慢消化。
  最近都每日一更吧,我要酝酿一下两个人滚床单的事……除去前三月后两月,其他几个月是可以正常那什么的哦!我记得是这样的。咳咳,真不好下手哇……
  下章预告:关于合理X生活(单纯字面意思,不要多想)


☆、60·关于合理X生活

  对照怀孕周期表,唯一查看了一下周数,发现自己已经有18周了。在光脑上打开《孕夫宝典》,顺着18周的孕夫注意事项和禁忌事项往下看,发现某项运动……咳,某项床上运动不再列入禁忌之内了,上面还写着一行个提醒:合理的X生活里对于孕夫是没有害处的,而且一般情况来说,怀孕之后的男人X事上会表现的更加好奇,对这方面产生比之前更高的兴致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不必觉得奇怪。您可以主动要求伴侣配合您,只要动作轻缓,时间不超过10分钟,每周一次或两次的X生活都是没有问题的,对腹中宝宝也没有任何不良影响。
  唯一的脖子就像卡在了那里似的,好半天没有动弹。
  “这个,这个……也许夙容不知道的哦?”自言自语了一阵,他赶紧关上了光脑。
  达西医生却不知道怎么又出现在了房门口,好像刚才瞄到了他光脑上的几个大字,轻轻咳嗽一声补充道:“阁下完全不必舍近求远,如果您有任何这方面的疑问,可以随时请教我这个专业医生……当然,如果您觉得不好意思,也可以直接问二殿下,基本上有关照顾孕夫需要知道的常识,二殿下这几天都抽空在我这里进行了学习,还有那个……”
  唯一看着天花板,大喊一声:“关门!”
  卧室的门立即被公寓管理系统锁上,差一点就正好能撞歪达西的鼻梁。
  “X生活什么的……我还未成年,当然用不着考虑!”唯一挠了挠烧热的耳垂,果断把那台仪器放进了抽屉里。
  但到了晚上,看着夙容自然而然地在自己面前脱下外套,换上家居服,和自己用完晚餐后一起在客厅遛弯,伸手把袖口的扣子解开一颗……唯一不知不觉开始有点心猿意马,眼睛时不时在他的领口、腰间、□还有大腿处来回逡巡、游弋,带着那么点隔雾看花的好奇,身体里雄性的荷尔蒙似乎在不受控制地作祟,聚集成一个拿着鸡毛掸子的小鬼,在他的心尖上不停的掸来掸去,忽重忽轻。
  等到要沐浴的时候,这种症状更加重了几分。唯一眼神在房间里四处乱瞟,一会儿看看装着仪器的抽屉,一会儿看看夙容刚刚触摸过的床单,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这个,这个,两人已经确定恋爱关系了,又有了孩子,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件事的,要不他就……他就……
  “唯一,我洗好了。”夙容这时从浴室里走出来,头上并没有唯一想象的那样滴下一串水珠,顺着他的下巴流进脖子,再一滴滴流淌在他性感的锁骨上……
  当然了,这个功能超强的洗浴设备,分分钟就能把人头发全部吹干了!
  “真是,太全能的东西也不好嘛……”唯一嘟嘟囔囔抱起自己的睡袍,拖拖拉拉走进了浴室。
  “等等,你别关门。”夙容一只手挡住人工树脂门,“有事也好叫我,我听得到。”
  “哦……好。”唯一听话地没有关门,把脸转过去,却立马满脸通红。真……真是的,一定是刚才夙容洗澡时的水温太高了!
  竖着耳朵沐浴了十几分钟,唯一没有发现夙容有躲在门口听墙根,或者有其他不轨的举动,心情忽然变得有些说不清的古怪起来。
  就好像剧本上已经写好夙容应该在这时进来,偷看偷看自己,甚至语气**地隔着门和自己说话,而只要他一进来,自己就一定要大喊着赶他出去,还要义正言辞、欲拒还迎地叱责他一通。
  可是,他这边早准备好,那边的夙容却不按剧本演戏,害他白白做好心理准备,实在是有点……
  唯一忍不住对自己翻了个白眼,蠢的你!现在不是春天吧,你也不是只猫吧秦唯一,怎么能有这么没出息的幻想?!
  谁说X幻想会很爽的,嗯……谁说的!
  拍了自己过热的脑门子几下,唯一才擦干身体套上睡袍,穿上一条……咳,大概是和夙容一样颜色但不同功能的孕夫内裤,神态自如的走了出去。
  一抬眼却还是傻了,就见夙容歪歪夸夸地套着睡衣躺在床上,单手支着脑袋,单膝弯起,另只手上把玩着他送给自己的那株小巧可爱的雪兰丝雪儿,唇边挂着浅淡的笑意,眼眸里蓝光泛滥的好似月光下的大海,听见自己的动静,微微扬起下巴,漾起一弯轻微的笑。
  “过来。”夙容立刻爬起来坐好,冲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唯一慢吞吞走过去,一只手不停地扒拉自己的头发,剪短了干什么啊,还是原来那么长多好啊……这下可好,遮不住耳朵了,连一半的脸也遮不住!
  明明吻也吻过了,法式舌/吻也都好几次了,你还害羞个屁呀!
  磨磨蹭蹭移动到床边,夙容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把人整个捞过来,摁在怀里不他准动。
  “那个,达西医生今天送来一个能观察宝宝生长的仪器,说让你教我怎么用的。”唯一眼看有些躲不过,心道能拖延一时是一时吧,他他他……第一次那实战经验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是个生手,还是个处男,怎么的也该学习学习这方面的技术或者……再……
  但那仪器,难免让人联想到……也不知道夙容会不会和他反应一样……
  夙容低头,轻轻啃了口他的唇瓣,笑道:“好啊,你放在哪了,我去拿。”
  唯一壮士断腕似的地指了指那个抽屉。
  感觉夙容身体的炽热温度蓦然从肌肤上消失,唯一赶紧从胸腔里呼出一口气。
  没多久,夙容从他身后爬回了床,搂住他的肩膀让他坐在自己两腿之间,让他往后倾倒,正好能靠在他的胸口上。
  唯一略有些身体紧绷地向后倒了倒。不会儿发现夙容专心致志在研究仪器,这才放松了些,舒服地调整了一下角度,安心地拿夙容当了靠枕。
  “好像很简单,只要把仪器的探测炳对准小腹……唯一,你把睡袍解开……”夙容一边摆弄探测柄,一边说,看着他的腰部抬了抬下巴,“嗯,要露出整个肚子……”
  虽然知道这个动作不带有任何颜色的暗示,但唯一还是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一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脸颊红润地抬手,龟速地解开浴袍,一双手还放在肚子上不肯拿开。
  都怪这个探测柄,没事长的那么像……(视线往身后夙容的□的瞄了瞄)干什么?
  “内裤再往下拉一点点……”夙容这会儿已然把探测柄拿了过来,稍微有些冰凉,将圆头的那方搁在了唯一的肚脐下方一公分的地方。
  唯一禁不住瑟缩,低下头,乖乖用手把内裤边缘往下拉了一点,就听夙容催促:“再低一点!”
  我勒个去啊!
  “再低一点。”
  “还不够,还要再低一点的……”夙容的语调变得有那么一些些的低沉。
  “现……现在总行了吧!”这人绝对是故意的吧?!
  夙容握着探测柄沿着唯一的肚脐处移动,与此同时,一道光屏在两人面前展开,呈现出腹中胎儿的立体影像。刚开始,夙容找的位置有偏差,还看不大清楚,后来调整对了角度和方位,一个蜷缩着的胎儿便清晰地在出现两人眼前。
  “他好像……比上次又大了一点点。”唯一脑子里的杂念瞬时消失了个干净,注意力全被这个肚子里的珍宝所吸引,从他的头顶一寸寸往下看过去,看着宝宝身上细细的好像绒毛一般的轮廓,愈发觉得无比神奇。
  夙容也看的入神,好半天才把目光从立体影像那里转移到唯一隆起的小腹上,就这么静静端详着,好久没有说话。
  唯一默然勾起一抹笑,把夙容手里的探测柄给拿了过来,放到一边,主动切断了影像,握着夙容的手放在了小腹上刚才探测过的地方。
  “看影像虽然足够清楚,但是我觉得……还是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感受他,最好。”唯一的五根手指和夙容的五根手指重叠在一块,一起轻抚,两人对视着看向彼此,然后同时缓慢地移动手掌,从肚脐处向上移动。
  这个时期的胎儿所处的位置还比较靠下,但会慢慢上移,过一个月再看,估计胎位就要稍微往上一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位面孕夫的美满生活 by 满地梨花雪(上) 下一篇:鸾凤游云 by 飒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