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末世掌上七星 by 月下金狐(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末世文 丧尸 修真


☆、56、最新更新

  时间对于此时的张书鹤而言极为漫长,全身精气相继枯竭,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掌中符突然迎风燃了起来,这张符里的符力显然已经用到了极致,无法再继续使用。
  实际上他觉得漫长的时间,也只不过过去了三分钟而已,此时几个三级丧尸已经将目标锁在了铁皮房的房顶和门口。
  房门口因为设有七星阵,普通丧尸无法进入,而三级丧尸却是可以跃门而入,房门打开着,几个三级丧尸已经试图钻进屋里,都被黑豹一口火烧着,三级丧尸不是普通丧尸,黑豹的一口金火能够将普通丧尸烧成灰渣,但三级丧尸却是一下子烧不死,基本要吐出三口火才能彻底将它们杀死,不过即使只有一口火也能够将三级丧尸烧得短时间不敢再靠近。
  而门外地上设的阵法,也因为丧尸潮不断涌进来的关系,地下埋的符力相继耗损严重,已经到了法力用尽的边缘,甚至还有几处有严重缺口,已经涌进来大量的丧尸。
  再不消一上午的时间,整个铁皮房就会被丧尸包围,而就在此时,房顶的那处最严重的破漏之处终于塌了大块,将张书鹤墙下布的一层红线压断了一根,一个三级丧尸成功的挤了进来。
  一跳到地上,就带着一脸的青黄尸液向门口的张书鹤扑了过去,三级丧尸转动着发青的眼珠子,正待要抓裂那人的脑袋,想着一会吸食脑髓的美味时,突然眼前一片金光,它已经开了点智力,蓦的一停,飞快的往后一退,只觉得整个身烧得像要扒下它的一层皮。
  三级丧尸用发青的手捂住脑袋,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墙上不断撞击,寻找逃生出口,黑豹记恨它偷袭张书鹤,尾巴用力一甩墙壁,一路紧逼着它,又是两口金火喷过去,最后在丧尸惨厉的叫声中,金色的火焰将它烧成了灰渣。
  张书鹤头重脚轻摇晃起身,一把将门给关上,门口有符,应该能抵挡外面密密麻麻的丧尸片刻时间,回头便见到房顶至少有三个三级丧尸趴在漏缝口向屋里望,腥黄毒青的眼珠及口中一滴滴湿黏的尸液滴在了红线和地上。
  其中有一个正从红线阵里挤下来,阵法虽然破到了一根线,但是法力多少还有一些,它想要穿过阵法进来,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张书鹤此时空间里备的符基本上已经用光,还剩下一些辅助符,对于攻击毫无用处,而自己身上的法力也是空空荡荡,半点不剩,此时就算他手里有七星剑,也恐怕用不了。
  外有数万丧尸围歼,上有三级丧尸虎视眈眈,铁皮房已经是千仓百孔,也许用不上一刻钟,就会被无数丧尸绞碎撕烂。
  到了此时,张书鹤几乎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四面楚歌的境地,想起重生前被腐藤扎进皮肉里的穿心之痛,一瞬间他心里竟是异外平静,黑豹一直守在他身前,冲着那几个趴在房顶的三级丧尸不断怒吼,并时不时冲上去想将钻进来的丧尸撕烂。
  三级丧尸虽然速度很快,但是一旦吊在红线上,受法力压迫之下,动作会变得缓慢,加上它们的尸身并不坚韧,黑豹几乎一爪子便能将丧尸腰斩一半,有一个丧尸□掉了下来,上半身还在红线上挣扎不休,嘴里凄厉的怪啸,即使这样,仍然还想要拼命钻进来吸食新鲜的血肉,对它们而言,似乎张书鹤身上的血肉更加的吸引它们争食。
  铁皮房显然撑不住无数丧尸的攻击,外面墙上的阵法摇摇欲坠,挤压之下,墙角竟已经有些微微变形,木板吱嘎声不断,恐怕坚持不了多少,只要房子破开一个出口,丧尸就会如潮水一般涌进来,生死已在眼前。
  张书鹤却是招手让黑豹过来,黑豹似乎听到张书鹤的招唤,在将地上蠕动的半截身体烧成灰后,立即返回到他身边。
  张书鹤抚了抚它的头,眼底神色闪了几闪,想起自己几年前用禁术刚炼成它不久,在近半年的时间里,它脑袋里想的都是怎么将自己杀死,如今却没有想到最后守着他的竟然只有这家伙。
  张书鹤绝对不算是个好人,可能是人之将死,其心也善,他心中对它是有些愧疚的,以前对它好,不过是想着它对自己有用处,将来用上它的地方颇多,其中多少也是顾忌丝帛上记载的反噬,施以恩让它亲近一些,相比之下反噬的机率也会小一些。
  说到底这些都是他的私心做祟,它与自己一样,死得太可怜,重拣一条命,自己其实并没有好好待它,如果能够再从头来过,他想这一次自己不会眼睁睁让它受虐待至死,也不会炼化它,将它变成半兽半鬼之体,生也好死也罢,都会给它自由。
  不过这些说到底都已晚,张书鹤之所以没有让黑豹随刘海他们离开,是因为炼化的仆兽与主人一血相连,主人生,仆兽活,主人死,仆兽亡,这就是禁术的霸道之处,就算是让它离开,只要自己一死。它仍然也活不了。
  黑豹不是普通的豹子,早已察觉到张书鹤的异样,见他摸了摸自己脖颈越发坚硬的毛发,轻轻的感激的拍了拍,黑豹渐渐有些暴燥起来,四爪开始不安的原地挪动,当它看到张书鹤从空间里拿出数只汽油涌,又十分疑惑的嗅了嗅。
  此时左右的左面的窗户上的红线已经被挣断,木板连同玻璃都碎了一地,几个丧尸挤在窗上,似乎都想爬进来,一时之间被窗口挤住,窗口开始向里凹起,到底是年久的铁皮,不堪一击,挤得久了连缝处就裂开了。
  黑豹冲过去几口火将挤窗口的几个丧尸烧成了灰,随即窗口又挤进来几个,个个向着张书鹤的方向,伸着乌黑的爪子,企图从窗口爬进来。
  而吊在红线上的丧尸突然挣脱了红线落了下来,只着上半身,紫色发黄的肠液血水流了一地,开始向张书鹤这边爬,黑豹烧死几个窗口的丧尸后,转道又愤怒的将地上的丧尸用爪子分尸,全部连血水一起烧化。
  这时又一个三级丧尸从红线上挤下来,但它显然比刚才的谨慎的多,没有马上攻击,只是青黄色的眼珠开始慢慢的转动,盯着张书鹤的动作,嘴里发出鬼笑一样的声音,听着便毛骨悚然。
  此时张书鹤已拿出数桶汔油,一旦点燃方圆十米的丧尸都会死得连渣都不剩,见已经有两个三级丧尸跳到屋里,脸上倒是一片平静,他仍然坐在门口的阵法内,四枚铜钱最少可以抵住四次攻击,点燃油涌的时间足够,一时之间倒是十分镇定。
  窗户处数个丧尸正卡在窗口处,加上后面丧尸不断的拥挤,整面铁皮都开始变形内凹,并发出尖锐的声响,黑豹似乎察觉出张书鹤的举动,尽管它不知道张书鹤拿出那么多汽油有什么用,但它现在的智力绝对不低于少年,即听得懂人言又会察颜观色,而且它知道油可以加入车里,可以使车行驶,而且刘海有一次还曾说过,汽车的油起火爆炸。
  黑豹在原地顿了下,立即回头朝张书鹤窜去,因为在它眼里,此时的张书鹤脸色虽然平静,但异常的苍白,一个人坐在那里似乎随即都会烟消云散,紫色眸子感觉到了不妥,竟是如人一样露出焦虑之色,如影子一样窜回到张书鹤身边,并在张书鹤身边转来转去,用嘴咬着他的衣袖,似乎要拖着他离开这里一般。
  张书鹤却是伸手安抚了拍了拍黑豹身上油光滑亮的毛发,仔细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是道:“如果这次侥幸不魂飞魄散,六道轮回,再生人下辈子一定好好待你。”说完便从空间里摸出一只打火机。
  此时从房顶爬进来三个丧尸,在觉得张书鹤没有威胁后,开始攻击起来,黑豹挡在张书鹤身前左闪一下右闪一下,阻挡着它们攻击张书鹤,黑豹因为吞了一个三级变异四级丧尸的尸珠,竟是能够勉强和三个三级丧尸对抗,只是只有阻挡之力,却无反时间,一时间黑豹暴燥连连怒吼。
  这边张书鹤摸打火机的空档,突然间摸到一物,使他心神一凛,如一潭死水扔入了一条鱼,搅动出水波,越来越大起来。
  “这是……?”张书鹤将东西取了出来,置于手掌中,“桃核?”他突然想到了从老楼出发的那天夜里,他将灵气注入到一枚桃核中,使得一棵参天大树瞬间长了出来,将整个楼撑塌的事。
  顿时眼前一亮,刚才还存着必死之心,这时竟是喜出望外,他不敢说凭这个便能逃出生天,但是但凡有一分希望,他都要试上一试,死得容易,但命只有一条。
  就在这时靠窗的那块铁皮板突然不堪重负被丧尸给挤裂,如同一张被撕开的白纸,大片的丧尸涌了进来,张书鹤突然冲黑豹大声道:“回来。”
  黑豹似感觉到了张书鹤心里的波动,一口火喷了一半便瞬间窜回到他身边,张书鹤一下子将拿出来的油桶收进空间,并选了手掌中的一枚颜色最深的桃核,将丹田搜刮出仅有的精气输入到桃核之中。
  顿时,桃核就如同出发前的那一晚时一样,从树苗从桃核中壳而出,瞬间便生出数个枝条,如同花眨眼开放一般,张书鹤手里握着一只桃核,而生出的枝条将桃核周围两米距离内的东西紧紧围在其中,枝叶开始不停的向外伸展。
  如无数个手臂一般,因从桃核中生出,这树乃是桃树,桃木生来就有克邪之效,竟一时之间数千丧尸无法抵挡,被不断盘旋伸展的桃枝瞬间绞烂,树枝长势非常茂盛,而且枝叶极为密集,
  由粗到细分分枝会不断的绞在一起,竟比那些钢筋铁骨还要来得坚硬。
  因为天生的克制之效,多少丧尸就如同小虫一般被绞死在桃树之中,倾刻间,桃树长得又高又大,无数枝条或垂在地上,或是弯曲着弓起,如一把扇状,又如一个盖大的蘑菇,曾巨大的半圆状,有的枝叶甚至扎进了土里。
  再任凭无数丧尸冲撞也无法撼动桃树半分。
  张书鹤握着桃核的手有些发颤的松开,一时之间只觉得全身会抽走了力气,不过即使如此,心里却是惊喜异常,什么叫做死里逃生,什么叫做柳暗花明,什么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些东西张书鹤一时之间有点体会不过来。
  体力透支之下,他伸手揽着黑豹眼中发亮的道了句:“不用等下辈子了,这次能活着,以后好肉随你吃……”说完便头一歪倒在了地上。
  看到张书鹤一动不动,黑豹就算听到有肉吃,也兴奋不起来,拼命的用爪子勾张书鹤,在他身边跳过来跳过去,用尾巴扫扫,用头拱一拱,始终没见他清醒,不过它记得那个叫电视的东西上演着,人死没死要看看鼻子有没有气。
  于是它左走走,右走走,犹豫了下,最后将鼻子凑到张书鹤的鼻子边嗅了嗅,半天后,直到再三确认到张书鹤鼻下有温热的气息后,黑豹这才动了动尾巴,伸出舌头便舔了舔鼻子下有点苍白的嘴唇。
  大概是感觉到那地方的肉出奇的柔软,竟是又舔了两下,要不是这是张书鹤,说不定就一口吃了,舔了会后,随即便用嘴叼着张书鹤的衣服便往一边只剩下半个柜子上拖,它跟人活了这么久,从他们说话的字里行间也知道了不少人的信息,它甚至知道地上凉,人不能睡地上,要睡在木头床上,睡觉的时候还要盖上被子,因为人太弱小,稍有一点点凉就会生病甚至会死。
  它其实是瞧不起弱小的人类,因为这些动物就不会,就算寒冬腊月睡雪地上都没事,而且也不用盖任何东西,身上的皮毛就是最保暖的,不过它不希望张书鹤死,所以将他拖到木床上,又叼那个老头留下的半个棉花被子拽到张书鹤身上。
  在树下面又转了一圈,见没有丧尸爬进来,便跳到了张书鹤旁边,趴在那里给他取暖,边取暖边警惕的盯着四周,如果这会儿有丧尸爬进来,它会第一时间窜出去将它杀死。
  过了十分钟,桃树的长势慢慢弱了下来,后来固定了下来,被枝蔓缠死的丧尸不计其数,但丧尸不怕死,即使死得再多,后面仍然前仆后继的扑了上来。
  十三个三级丧尸被黑豹和张书鹤杀死了三个,还有十个,它们见不好逃的非常快,此时都围在桃树周围,并不断的在离得近周围的建筑物上跳跃。
  有几个前后试探了几次,上前欲撞击桃树,不过桃树是它们天生克制之物,不但不能损坏分毫,反而有几个三级丧尸把胳膊给撞折了,然后它们愤怒了,开始不断的尖啸起来,丧尸潮又被它们鼓动,无数低级丧尸被尖叫声吸引而来。
  迅速将桃树围在其中,密密麻麻的一片,在上空看去,就像是一群黑压压的蚂蚁,一只挨着一只,远处还有很多慢慢的围了上来。
  张书鹤这一次睡了三天三夜,他睡前不知道桃核中的桃树能坚持多久,记得老楼时长出的桃树长了坚持了五个小时左右,只是那个桃核生长期是最短的,而这个桃核他选了颜色最深的那个,应该能多支撑一断时间。
  以往他只要睡上一夜就能清醒过来,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耗尽了全身法力,竟然直接睡了三天三夜,醒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地面的冰冷刺骨,甚至还有火热的暖源,回头一看,只见黑豹正睡在它旁边,精得跟什么似的,睡觉的时间都不忘了动耳朵,查探着声音。
  张书鹤一动,它就警觉的醒了过来,一见张书鹤清醒了,便立即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发,冲张书鹤吼了两声,它大概是听懂了张书鹤之前说的要对它好的话,而此时它已经饿了三天了,瘦得皮包骨,所以觉得张书鹤说话不算话,竟然睡了这么久不给它吃的,于是有点不满。
  别说是黑豹,张书鹤又何尝不觉得饿,一醒来就前胸贴后背,不过生性谨慎,他还是先查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周围还与他睡前一样,他坐的地方有个桃核悬在半空,树根从桃核中伸展出来,周围两米被包在了其中。
  整个铁皮房盖不知道被树顶到了哪,地上只留了半个木架铺的床,另一半则被树枝钉在了地上,身上的是撕裂的一半棉被。
  周围地面还是铁皮房的地面,有一些已经碎成了大块,露出了被树树撑裂的柏油路面和一些没有柏油路的土路,虽然树枝缠的紧,但是缝隙不可能一点没有,隐约还能从缝隙中看到外面的情形,上面透了些亮光,左右都是黑压压的身影,显然还是被丧尸包围着。
  随即张书鹤查看了下树的枯竭情况,让他放下心的是,树中的灵气还是曾饱合状态,三天过去竟然半点要枯萎的痕迹都没有,按这样的消损速度,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能撑的下去。
  为了尽快恢复身体的精气,张书鹤不敢耽误时间,从木架床上起身,自空间中取了食物出来,当初给黑豹准备的食物极为充分,倒也不至于一时短缺,随即自己取了点食物吃了。
  之后便盘腿坐于床上,取出了一枚玉桃,在从老楼出发到B市之前,掌中桃树结了三枚玉桃,在发现妞妞的村子里时,他炼化了一枚,空间还有两枚,此时补充体内精气最好不过,随即想到什么,目光有些歉意的看向正在舔盆的黑豹。
  这次死里逃生,恐怕又要饿上它一段时间,不过只是暂时,若是不将身体精气调整到最佳状态,连一拼之力都没有,无论如何,他不会坐着等死,自空间取了一些腊肠干肉后,放到一边的木架床上,知道它饿了自会取用,然后便取了刀切了两片,先含了一片在嘴里。
  这一片玉桃肉里面含有丰富的灵气,入口即化,还有一种普通水果无法比拟的香甜味,异常的可口,果汁吸入腹中,只觉得立即便分散成一股股灵气,洗刷着周身枯竭的经脉。
  因为丹心半点灵气都没有,所以这一片玉桃肉消化的极快,张书鹤的脸色不由的好了一些,然后张开眼睛,此时大概过去了几个小时,天已经有些黑了,略微检查了下树,只觉得树中灵气充沛一时半会不会有问题,以其中的灵气,张书鹤觉得支撑一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
  放下心后,又看向黑豹,显然黑豹对于张书鹤留给它的两袋肉干腊肉极为不满,袋子都让它用爪子给扒拉碎了,肉干撒得到处都是,腊肉也拖出半截,看起来没有吃。
  若是以前的张书鹤绝对会皱起眉,告诉自己不能再惯着它,无法无天,不过此时半点念头都不起,只是抬头找了找黑豹,四周都没有,借着月光透过树缝的光线,抬头见黑豹正倒挂在树上,不断的用爪子在扒拉,似乎在寻找着能出去的出口,豹子不是圈养的动物,平时张书鹤基本每天都放它出去转一圈,此时待在这屁股大点的地方,恐怕早就不耐烦起来。
  看着它这样猫抓耗子一样寻出口,恐怕它早晚得把这棵树挖出个洞来,张书鹤眼中露出点笑容,也不多说,从空间又取了一盆炖的七分熟的猪排骨,黑豹一闻着味,不用唤就从树上无声的跳到了床上。
  “吼……”冲张书鹤不满的吼了一声,见他没事,便凑到盆里吃了起来,张书鹤悄声的抬手抚了抚它朝着自己方向伸的耳朵,用手摸了摸,指着前面地和树接缝透亮的一处地方道:“要挖洞就到那里挖,不要挖得太大,你能来回进出就行。”
  “吼……”黑豹嘴里咕噜着肉,含糊不满的回了声,吃肉的速度又快了起来。
  交待完后,张书鹤便又取过一块玉桃肉含后口中,第二片桃肉使得身体各处已恢复的与正常人无二,血色也回来了。
  再次睁开眼,黑豹正睡在自己旁边,张书鹤给它取了点食物时,它此时已经不记恨张书鹤之前给它留的难吃的肉干,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玉桃超过一定的时间灵气就会消散一空,这次张书鹤将剩下的桃子全部吃了下去,将桃核收入了空间,玉桃肉非常可口,里面灵气也是异常温和,可能是吃得久了,张书鹤体内的经脉早已经熟悉了玉桃中的灵气,竟然没有以前那样灵气冲刷经脉的涨痛感。
  不过庞大的灵气进入体内,仍然需要正确引导,否则气息迷乱起来就会像武侠小说中所说走火入魔,不过这一点张书鹤早就吃透了规律,倒也不至于慌乱。
  时间已经过得飞快,张书鹤已经坐了七八天,黑豹终于将桃树下面的枝藤,不断的吐着火,用火烧出一个它能进出的洞来,于是趴在洞口几口火过去,就将几个丧尸给烧成了灰。
  半天下来就攒了一堆的红珠,黑豹不知从哪叼出了个袋子,把红渣用爪子给扒拉到了袋中,满了就用嘴叼回洞里去,倒在床边,然后再去烧丧尸吃红珠收拾红渣。
  它知道张书鹤收集红渣喂树,以前这都是刘海干的活,那时一有红渣张书鹤就会给刘海吃的,索性它吃红珠时就将红渣一起收集,到时如果张书鹤再不给它吃的,它就挖个坑把红渣埋起来,盯着那堆红渣半响转了转眼珠,看了眼坐在床上的张书鹤,随即又叼着袋了钻出了洞,过了一会又窜了进来,一会的工夫就将收集了一小堆。
  直到又十天过去,张书鹤将玉桃在体内成功炼化,这才睁开眼睛,身上此时已经有几层污垢从身上的毛孔中排了出来,幸好是冬天,味道倒也不算太难闻,张书鹤抹了一把,脸上的一层黑乎乎的油垢极为恶心。
  在未修炼功法的食用玉桃,他何曾知道一个人的体内会有这么多的脏物,并且这些东西随着每天喝水吃饭吸收空气中的有毒残留物,每分每秒的增加。
  一个玉桃里的灵气,最多只能冲刷掉它体内的百分之五的油垢,如果日后不经常修炼功法日日勤冲刷体内积存的垢物,很快这百分之五就又回长出来。
  这一次张书鹤不但又清理了下全身体毛孔堵塞的油垢,并且身体血液骨血里积存的老垢冲了点下来,内视的话会看到有一些地方颜色不统一斑驳不堪,血液中的垢物相比也少了一些,血液纯净含精气充足,那用精血点符效果就会多上半分。
  视线一转,落到了床边,顿时一愣,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大堆红渣,将地堆得满满的,上面还有几个脚步,明显就是黑豹在上面行走的脚步。
  这对于张书鹤来说几乎算是个惊喜了,自从到B市这一路,根本没有时间收集红渣,掌中桃树也一直保持着离开时的状态,就算张书鹤一路上一直保持每晚修炼,也只是让桃树刚刚开出花蕾,连果都没有结出来。
  突然间出现的这么一大堆的红渣,至少可以让桃子结到一枚樱桃的大小,喜悦自然溢于言表,目光有些切切的寻着黑豹的身影,最后落在了那个半米多高的洞口,想也知道这只豹子不安于室,肯定是要出去转转,杀够子丧尸才会回来。
  也就收回了目光,看向床边他放的一些肉和腊肠,虽然黑豹不喜欢这些东西,一股子怪味还很难吃,还将东西给撒得到处都是,但是此时看来,饿的时候它还是吃了一些,虽然有剩,但是其中肥大的肉干和腊肠中间最美味的都给吃掉了,剩下的都是些小的干巴巴没什么嚼头,张书鹤忍不住摇了摇头,太挑食了,都是他给惯的。
  不过看到那堆红珠,嘴角还是微微翘起,惯也是有理由的,能为他收集这么多红渣的全世界也只有这么一只豹子而已。
  随即便起身,毫不客气的将地上一堆一堆的红渣全部收入到掌中桃树的桃核之中,给它做养份,估计不会超过明天,桃树就会开花结果,果子至少能长到一颗樱桃大小。
  将红渣收入空间中,张书鹤起身,现在还是冬季,天寒地冻,并且在这并不太宽敞的地方,洗个澡有点不太方便,但对于张书鹤来说,倒是没什么问题。
  对于寒冷来说,体内如果精气充沛,抵御寒冷会比正常人好上三到四倍,精气充足更是抵抗力强,不畏冷,他从空间取出了一个两米的冰柜,放到地上,再将它坚了起来,把中间的隔挡抽掉,正好能卡在一侧树杈上。
  把冰柜门打开,取了个厚棉帘挂在门两侧,一个用来清洗的浴间就简单支撑起来,等黑豹叼着一袋子红渣窜回到洞里时,它先是看到地上的红渣没有了,还没等愤怒起来,就发现坐在床上的张书鹤不见了,顿时瞪着紫眸的四处寻找,结果看到树里面突然多了一个白色的箱子。
  接着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水声,闻着气味黑豹便能分辨出里面的人是张书鹤,立即兴奋的甩着尾巴不由分说的冲了进去。


☆、57、最新更新

  57、最新更新
  黑豹一窜进白箱子里,紫眸一扫,却是见到张书鹤一头黑色短发**,上身着白灰两色浅羊绒衫,□一条纯棉宽腿裤,脚上汲着一只棉拖,随即又看了看冰柜里的一大盆黑水,见着水黑豹眸子一转,预感不好,刚要转身撤离。
  就被张书鹤一把拽着拖了过去,这半个来月没人给它清理毛发,加上在丧尸群里疯野,整个由一个家养的,变成了野生的,以前保养的油光皮亮的毛发,现在像打着绺一样,这里干一撮,那里湿一撮,四只爪子沾满了丧尸血,头下也溅着不丧尸身上的黄液。
  虽然黑豹挺爱干净,但是在寒冬腊月洗澡就是带毛的也会觉得冷,黑豹现在体积不少,张书鹤毕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因为连拽着都已经费事了,要不是这熊蛋半推半就不敢反抗,早就脱手跑掉了。
  现在张书鹤手里的水资源虽然丰富,但是也不能乱造,能省则省,所以就着张书鹤洗完的混水,当即把黑豹给摁里面,取了把鞋刷子沾着水开始刷了起来。
  给黑豹洗澡是一个体力活,再加上黑豹颇有些不情不愿,一会的工夫张书鹤额头就出了一层细汗,不过总算是将它周身打结的毛给泡软刷顺了,最后开了桶清水从头到脚给冲了一下,算是洗了个干净。
  又取了一条大毛巾给黑豹擦了一遍后,然后出了冰柜,床上铺的带着碎棉花的被褥已被张书鹤扔至角落,然后从空间取了一床厚的羽绒褥和蚕丝被出来。
  黑豹全身的毛已经被擦的半干,不过在桃树里,虽然被树枝围着但是毕竟不是房子,黑面透风,出了冰柜湿得毛就冰凉一片,看着黑豹此时不情不愿的走出来,全身的毛支支着,像极了落水狗,望向始作俑始张书鹤的目光也充满着不悦愤怒之色。
  不过下一刻,张书鹤却是掀了掀蚕丝被冲黑豹抬了下手,黑豹迟疑的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影子一闪窜到被子里去了。
  中午一人一豹吃了一顿饱饭,钻进松软的被子里,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后精神足得很,黑豹没待上多久,就顺着树洞跑出去杀丧尸了,张书鹤则是看了下桃树中的灵气,显然还是很充足,这让张书鹤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桃子成熟的时间和养分比例也就释然。
  随即又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状态非常好,身体里精气充沛,就连血肉里都蕴藏着丰富的灵气,既然桃树一时半会不会枯萎,那安全问题暂时是保住了,他现在要做的是能够突出重围的一些准备。
  从S市到B市这一路,空间里备用的符已经所剩无几,张书鹤需要画一段时间符以备不时之需,而杀手锏七星剑的铜钱他手中只有四枚,威力也已经缩减,即使免强梆在桃木剑上,所增的威力也有限,当时张书鹤将七星剑解体是因为当时已经看不到生存的希望,而这次死里逃生后,武器显然成了一个问题。
  不过多想无异,他手中现在没有铜钱,再制作出七星剑已是不可能的事,不如先沉下心画符,想到此,张书鹤从空间倒腾出超市里的一截柜台,放到旁边平地上,坐在床上,柜台的高低倒是正好,取了朱砂符纸和玉笔,将灵气凝于指尖,开始平心静气画起符。
  转眼三日过去,张书鹤已完成一套七张低级七星符,而黑豹一边猎杀丧尸,一边帮张书鹤收集红渣,张书鹤此时掌中玉桃已经分出了五个枝叉,又多结了两枚果子,树上此时五枚果子,都已经长到了樱桃到小。
  张书鹤一时之间倒是不急,因为他手中还有一枚玉桃没有炼化,符也没有凑够,所以果子且让它慢慢长,符也要一张张的画,一切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
  并且这几日在桃树下倒是比以前在楼里更惬意,虽然是简陋些,但是桃树枝蔓间灵气充沛,非常适合修炼之用,若不是外面有丧尸围攻,跟山林比应该是同样的自在,可能说仙境为过,但是自然气息却是有的。
  在这种气息下,画符很容易进入望我之境,产量比以前在老楼时要高出不少,但其中也与玉桃改善了体内经脉通畅有关。
  黑豹每到中午正点一定会回来,嘴里叼着一只防雨绸的布袋,里面装了大概半袋子,这些几乎是刘海两天猎杀丧尸的量,对黑豹来说一上午便搞定了,将袋子拖到洞口,它就不耍懒不拖了,知道张书鹤自己会处理,之后便一下子窜到张书鹤画符的柜子边。
  见他在画符,转了两圈,倒是没有出声,而是低头,啪的一声,嘴里一块青乎乎的土堆块落到地上,同时还滚下来一颗青珠,随即趴在地上守着青珠和青渣,并不时抬头看张书鹤的神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末世掌上七星 by 月下金狐(上) 下一篇:九少爷 by 骆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