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炮灰重生记 by 李松儒(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修真 强强 复仇


文案

上一世 他是他踏上王座的最大炮灰

他为了他满手血腥、欺师灭祖、堕入魔道

却只换的他一句咎由自取

更被他困入九幽冥火阵欲魂飞魄散

因缘交错他回到了幼时

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萧翎玉:剧本不是应该讲述狠辣痴情小受遇到渣攻,重来一世顶着作者金手指,霸气侧漏大发神威的正统仙侠剧吗?怎么感觉越演越奇怪?对了你答应给我的金手指呢?

作者一脸纯良:你说什么,风太大,听不清楚!

本文轻松向,HE,1VS1.  CP:楚鸣巍*萧翎玉

 


1

1、前情 ...
 
 
  
  火,漫天的大火,整座山仿佛都烧了起来,染红了天际。
  
  萧翎玉仿佛感觉不到痛般站在那里,痴痴的看向山脚的方向。
  
  那里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正怀抱一个青衣男子,满脸宠溺的说着什么。不需要特意用神识去听,萧翎玉也猜的出来他会说些什么,无非是自己作恶多端落得这个结果全是咎由自取,小师弟不要伤心难过之类的。
  
  在那个人眼中自己心狠手辣,歹毒非常,而他怀中的男子自然是天真善良,纯洁无垢。可是那个人可还记得自己也曾天真善良,纯洁无垢过。为了那个人的霸业,自己满手血腥,抛却良知,欺师灭祖,堕入魔道,最后只换来一句咎由自取。那个人看向自己眼中的厌恶甚至毫不掩饰。
  
  萧翎玉眼中的泪一滴滴的滑落,不及落在地上就被熊熊火光中烘干,犹如自己那可怜又可悲的爱情。
  
  山脚的白衣男子依然在满面柔情的对着怀中的青衣男子,火中的萧翎玉期翼他能看自己一眼而不可得。心一寸寸的死灰了下去,萧翎玉看向山脚轻轻的吟唱了起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是呀,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还记得年幼的自己被师傅带上山时,满满一殿的人当中,那个人一身白衣逆着光站在那里,俊美的犹如天神下凡。
  
  年幼的自己不知世事只觉得那个人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人,连戏文中的状元都比不上。当时自己傻傻的把这句话说出了口,换来了全殿人怪异的目光。自己隐约觉得这句话说错了,心中很是害怕,可是那个人没有一点不高兴,反而对着自己和蔼一笑,如春风拂面温柔无比。这个笑容自那以后就深深的印刻在了自己的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被那个人的温柔吸引逐渐情根深种。
  
  他说他欣赏有才情的人,自己偷偷的晚上不睡觉拼命的练字背诗。
  
  他说他不喜欢比自己强势的人,自己压制功力天天在他身边伏低做小。
  
  他说他想要知道禁地里有什么,自己夜闯后山禁地被禁制重伤还是挣扎着想去看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他说他想要当掌门,自己抛却良知出手帮他扫清一切妨碍他当掌门的障碍,被人骂做心狠手辣蛇蝎心肠。
  
  他说他想要铲除魔门,自己甘愿堕入魔道只为和他里应外合。结果消息传出累的师傅气血攻心,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他也曾对着自己温柔的笑,他也曾抱着自己绵绵情语。
  
  他也曾许诺会和自己携手共享长生。
  
  他说了很多,却什么也没做。
  
  而自己何等呆傻,一直相信与他。
  
  直到他和他的事情传遍天下,自己居然还不肯相信。抱着他有苦衷的信念一路闯入宗门。宗门中见到自己这个欺师灭祖堕入魔道的弟子自然狠下杀手,自己拼着最后一口气闯到了他的面前,看到的是他温柔的抱着怀中人,满脸柔情。待他抬头看向自己早已换成了一脸冰霜。
  
  再然后自己被他一掌击出殿外,丢入九幽冥火阵中。
  
  可笑自己即使到了最后也不忍伤他,硬生生的接了他一掌,筋脉尽断。
  
  其实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他还不放心吗?
  
  九幽冥火阵,是要自己魂飞魄散永无轮回吗?
  
  想到这里,萧翎玉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萧翎玉,你真可怜,你真可怜。你以为你爱他,他也爱你,你以为你为他欺师灭祖,满手血腥,助他成就霸业,就能换的他的真心。谁料他根本不喜欢你,他完全是骗你,什么等待事成和你携手余生,全是假的,假的,你的一生就是笑话,笑话!”
  
  男子的笑声越发的凄厉,远远听着犹如鬼泣。
  
  笑声响起的刹那,山下的白衣男子抬头看向山顶,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怀中的青衣男子眉头轻蹙,怜悯的开口,“远师兄,玉师兄是真心喜欢你的,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现在他已经快要死了,你不要再讨厌他好不好?”
  
  白衣男子怜惜的看向怀中的人儿,放软了声音,“他那个人一向心思歹毒,谁知道他的喜欢是不是别有目的,更何况他还借着喜欢的名义几次三番的害你。一把火烧死了他真是便宜他了,你不用再给他说情。”看着怀中的人儿又想要开口,男子急忙开口,“暄儿,我知道你性子善良又心软,这样待会等火灭了,我让侍卫去给他收尸如何?”
  
  被叫做暄儿的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软软的开口,“这样也好,我们修行中人最忌魂无所依,师兄帮玉师兄收尸后,希望玉师兄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一生平安无忧吧。”
  
  白衣男子恨恨的说了一声,“平安无忧倒是次要,心思不要再如这世般歹毒才是最关键的。”
  
  青衣男子抬头看向白衣男子,轻声道,“师兄?”
  
  这一声师兄似抱怨又似撒娇,尾音高挑,说不出的魅惑,白衣男子早已酥软在了这声师兄中,急急开口,“好好,我不说,平安无忧,平安无忧。”顿了顿终究还是没忍住,“暄儿你就是心软。”
  
  “师兄?”又是一声
  
  白衣男子终是忍不住,一把抱住怀中的清丽少年,放软了声音,“暄儿,我们先回去可好,夜晚山风太大,我担心你身子受不住。”
  
  “嗯”轻轻的应答声。
  
  白衣男子大喜,立刻转身安排手下侍卫留下几人等待火灭好给山上的人收尸,其余众人自然是跟随他回去。话语间高高在上的气势尽显,哪还有刚刚跟青衣男子说话的温柔小意。
  
  随着他的安排,4匹雄壮无一瑕疵的白马拖着一辆朱轮华盖的马车缓缓行驶过来。抱着怀中的男子上车后,临行前白衣男子再次看了火势熊熊的山顶一眼,毫无留恋的选择了离开。
  
  在他的身后,4名侍卫装扮的男子警惕的守在山脚等待火势的减灭。
  
  其中一名侍卫满脸好奇,“九幽冥火阵烧完后还能收尸?我怎么听说九幽冥火阵会让其中的人魂飞魄散啊?”
  
  另外一名侍卫撇他一眼,“主子说能收就能收,你管那么多干嘛?到时随便抓点土不就行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关注。”
  
  第三名侍卫忍不住开口,“你们说暄少爷是主子的师弟,他不可能不知道九幽冥火阵会让人魂飞魄散吧?”
  
  最后一名侍卫冷冷的开口,“主子认为暄少爷不知道就行了,背后议论主子,你们是想死。”
  
  这名侍卫的语气太过冷硬,其他三人都不敢再说话安静的分布在了周围守着山上的火光。
  
  山顶上萧翎玉的笑声越来越低,大火早已蔓延至其身上。火光中萧翎玉一身红衣,面如死寂,竟是生生忍受了冥火炙烤之苦。许是心痛得太过,早已抵过了身疼。
  
  随着火势逐渐湮没上身,原本套在萧翎玉手腕的一件黝黑古朴的镯子在冥火的烧烤下逐渐发出幽幽绿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山顶响起,“痴儿啊,痴儿!”
  
  原本正在等死的萧翎玉听到这声感叹,骤然睁开双眼,眼中凌厉的气势一闪而过。
  
  “谁?”
  
  尽管被困九幽冥火阵,但萧翎玉这些年来纵横天下,凭着心狠手辣的名头和高强的身手,年轻一辈中基本无人敢逆其锋芒,如若不是因情之一字栽倒在这里,百年后估计又是一名婴境高手。
  
  虽然他现在已无生念一心求死,但不代表可以容忍有人在身边弄鬼。
  
  那个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不要管我是谁,我只问一句,你是真心求死?”
  
  萧翎玉不答反问,“真心如何?假意又如何?”
  
  苍老的声音似乎顿了顿才接着开口,“如若我能保你不死呢?”
  
  “不可能。”萧翎玉立刻反驳
  
  “不说我身受重伤,筋脉尽断,就说我被困在九幽冥火阵中根本无法脱阵。”
  
  苍老的声音似乎对他的说法不置可否,只是反问,“如若我真的保你不死,你待如何?还要对那个负心薄幸之人念念不忘?”
  
  萧翎玉听了老者的话明显一愣,他之前一心求死,只想着死后魂飞魄散永无轮回再也不要见到那个人,现在突然听到说自己不用死,然后被问到自己以后打算如何?
  
  以后打算如何?
  
  这个问题恍若一个魔咒唤起了萧翎玉全部的求生**。他的前半生全部为那个人而活,那个人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那个人厌恶什么他就厌恶什么,所思所想全是那个人,全无自己的人生。
  
  现在想来自己没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也曾有自己喜欢的事物,也曾有自己想做的事。犹记得当年师傅收自己为徒时,问过自己,“为何修仙?”懵懂的自己认真的回答,“为了长生。”这些年来为了那个人的霸业,自己早已把修仙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手上沾满了太多的杀孽,自己离长生的道路也越来越远。
  
  想到这里萧翎玉一阵苦笑神思清明,一字一句开口,“我已知自己的前半生是个笑话,这场火已把过往种种烧得干干净净。若侥幸不死,自然宛若新生重新开始。
  
  “那那个男人呢?”
  
  老者似乎对他颇不信任追问到
  
  萧翎玉静默片刻斩钉截铁道,“一刀两断再无瓜葛。”
  
  “好!”苍老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高兴,语调略微轻快,“你把手抬起来,看看你手腕的那个镯子?”
  
  萧翎玉面带疑惑的看向手腕的镯子。
  
  这个手镯是自己年幼在后山玩耍时无意中所得,因为一时好奇戴在了手上却不料手镯立刻变得贴身大小再也无法摘得下来。自己当时心中害怕立刻去找师傅,谁料师傅试验良久也无法把它拿下,最后只得安慰自己看着手镯也不是凡品,说不定是自己的一番机缘,让自己安心留下。自那以后自己一直戴着这个手镯,但不管想什么办法手镯都没有任何反应也无法摘下,唯一变化的就是手镯会随着自己长大而变幻适合自己的大小。说起来那个人也对这个手镯颇多好奇,如果不是手镯实在无法摘下,自己肯定也早已把它送给了那个人。
  
  师傅口中的机缘难不成就是特指现在?
  
  凭着萧翎玉对手镯左右打量,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个手镯名为幽冥镯,为地底幽明石煅造。虽然材料难得,但炼成器具后唯一的功效就是缚灵,老夫被困在镯中不知日月,如果不是你被九幽冥火炙烤,机缘巧合唤醒了沉睡的老夫,恐怕老夫还要继续沉睡下去。”
  
  萧翎玉听着苍老声音中露出的沉痛,不由开口,“前辈为何会被困入镯中?你说的幽明石我为何从未听过。”
  
  “我被困入镯中的原因你不必多问,至于幽明石连修真界三岁小儿都知其珍贵,你怎会没有听说?”
  
  萧翎玉皱了皱眉,不悦道“我虽不才却也博览群书,确实从未听到幽明石之名。”
  
  苍老的声音无意于萧翎玉争执,“好好,没听过就没听过,我先保你离开。”
  
  “如何离开?”
  
  苍老的声音透着一丝得意道,“老夫当年会一秘术‘时光回溯’,牺牲一定的法力可使时光倒流回到从前,今天正好被你赶上,让你见识一把。”
  
  萧翎玉听了老者的话几乎不敢置信,“时光回溯?怎么会有这种逆天技能?”
  
  老者得意,“当然有,老夫当年就凭借这个秘术纵横修真界,无人敢惹。”
  
  萧翎玉打断道,“那为何还会被困入镯中不知日月?”
  
  原本得意的声音立刻低落了下去,“全是因我一时没有防备之故。”
  
  萧翎玉没有接话,听老者的言语下手之人也定为其亲近之人,遭人背叛的痛苦他也感同身受。不过话说若他得知世间谁有这么一手逆天技能必然也会有什么想法。世人常说‘世间没有后悔药’学会这个秘术岂不是相当于手握后悔药,到时一个不如意就‘时光回溯’,世间又有几人能敌得过?
  
  估计是萧翎玉的沉默让老者想到了什么,轻声叹息道,“我虽会此秘术却也颇多遗憾,上苍怎会让人十全十美?”
  
  随即老者转口道,“原本施展此秘术需要一定的法力,我现在是幽冥之身本来是无法使用的。但正好我们被困在九幽冥火阵中,借助此阵的能量正好施术。”
  
  “小娃儿,你准备好了么”
  
  虽然不满于老者这样称呼自己,萧翎玉还是收敛了心神表示已做好了准备。
  
  临施术前萧翎玉突然开口“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老者久久没有答话,如果不是周围的火焰诡异的发出绿光,萧翎玉几乎以为老者失去了踪迹。
  
  绿色的火焰逐渐蔓延至整座山顶,随即中央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萧翎玉只觉眼前一黑被卷了进入。失去意识前听到老者幽幽叹息,“因为你肖似我的一个故人!世间难得有情痴啊!”
  
  是夜,云天宗后山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印红半片天空。然不久火光转绿,鬼气升腾,隐约能闻到百鬼涕泣。
  
  世人皆曰或有冤魂。
  
  

作者有话要说:新开坑,轻松向!

 

2

2、重生 ...
 
 
  
  阳春三月芳草萋萋
  
  吴城郊外,一个红色的襁褓在草丛中显露。襁褓中似乎包裹着什么,正在不停扭动,远远的围在一旁打算上前的几条野狗突然感受到一阵强大的威压,莫名恐惧,跐溜转身疯狂逃串。如果现在有人接近,必然能听到襁褓中传来的对话。
  
  “这就是你所说的熟练无比的秘术?”萧翎玉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原本以为救自己的前辈高深莫测,自己原先还对其尊重无比,谁想才过没多久就发现该前辈所有的高深莫测都是伪装,本质各种不靠谱,生生逼得自己几欲吐血。
  
  “呃”老者的声音
  
  “我是要求时光回溯到一天前,回到我打上宗门之前,而不是一下子回溯几十年前来到幼时。”萧翎玉的声音已经不止是咬牙切齿而是带着杀气了,想到自己意识清醒后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幼时,而且是刚刚出生被家人遗弃的时候,萧翎玉就恨不得立刻去死。更关键的是他现在全身没有任何法力,除了脑海中那过人的神识完全就是一普通幼儿,任谁都能来轻易碾死。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我毕竟很久没有用了,难免会有误差。再说我也没想到你那个心上人会这么狠,完全一副要至你于死地的样子。九幽冥火阵居然遍布整座山头,能量太大一时失控嘛。”老者略带心虚的解释声
  
  听到这个理由,萧翎玉冷冷的哼了一声,没在说话,然过了不久,老者又一次开口,
  
  “原来你这么小就被家人抛弃了啊?”
  
  老者的这句话成功让萧翎玉脸色变黑恶狠狠道,“都怪你,既然都回到幼时如果能那么早一天,我就能用神识威压让他们改变此想法,就算不能也可以让他们换个好点的地方遗弃,现在可好,被扔在了荒郊野外活活饿死。”
  
  老者安慰道,“你上一世不是好好的活下来了嘛,肯定还会遇到你的恩人的。”
  
  恩人两字让萧翎玉瞬间想到了什么,恨不得就此饿死也不要遇到所谓的恩人。
  
  老者还在耳边絮絮叨叨,萧翎玉干脆闭上了眼彻底装死,如果装死能逃过上一世的生活轨迹的话。可惜该来的还是来了。
  
  远远的路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中间穿插各种声音。
  
  “今天老天爷眷顾,我讨了好几十文钱。”
  
  “我今天生意也不错,讨了几个大白馒头。”
  
  “老水叔,我想吃馒头。”软软的幼儿声音
  
  “小石头听话,等回到土地庙给你吃。”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萧翎玉死死的闭上眼睛一动不动,期翼这群乞儿能从自己身边离开。然后上苍从来都是你想什么偏偏不让你如愿,下一刻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
  
  “咦,这里有个红包裹。”
  
  “哪里,我看看。”
  
  “让开,好像是个婴儿。”
  
  萧翎玉感觉自己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头顶的襁褓被掀开一条缝,然后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造孽啊,才这么小就被遗弃了,就这么丢在荒郊野外怎么活的下去啊。”
  
  “幸好被我们遇到,不然这个小孩不就被野狗叼走了。”
  
  “这个孩子白白嫩嫩,父母怎么舍得丢弃啊,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快打开看看。”
  
  萧翎玉听了这话眼前一黑,下意识的就想发散出意识威压,老者的声音及时在脑海中响起,“你现在身体孱弱,意识威压根本无法对抗这么多人,一个不慎有可能你自己变成白痴,你还是忍了吧。”
  
  萧翎玉一口气憋在胸口,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哎呀,果然有毛病呀。”
  
  “快点打开。”
  
  很快几只脏兮兮的手伸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撩开了襁褓,顺便撩开了萧翎玉身上裹着的小衣。转眼间萧翎玉光溜溜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白嫩嫩的小鸟被风一吹立刻冷的朝天翘起,可怜萧翎玉上一世纵横天下何曾被人这样过。不,上一世他的幼年也是眼前的这帮乞儿收留,难道上一世他们也对他做过同样的事,萧翎玉想到自己两世都被同一帮人看光,简直羞愤欲死。
  
  脑海中老者幸灾乐祸笑个不停,“我终于知道为何你刚刚听到恩人两字那个反应了。”
  
  “闭嘴!”萧翎玉满脸怒气的喊道,落在外面的乞儿眼中就是面色潮红。
  
  “啊呀,赶紧包起来,春风湿冷小心着凉。”
  
  “对对,这孩子看起来没有任何毛病,别被我们给着凉了。”
  
  “咦,这孩子右手腕怎么还带着个镯子啊?”
  
  “赶紧看看值不值钱?”
  
  “这镯子黑乎乎的看起来邪乎的很。”
  
  “怕啥,咱有土地爷罩着邪乎怕啥。”
  
  “对,对,咱有土地爷罩着啥也不怕。”
  
  “这镯子估计是孩子的家人给留下的,谁也不要动,给孩子留个念想吧。”
  
  “老水叔说的对,这孩子也太可怜了,给他留个念想吧。”
  
  “那现在这孩子怎么办?”
  
  乞儿中有人问道
  
  “疯婆子不是天天哭喊着找孩子吗,这个小孩正好给疯婆子。”
  
  “对,给疯婆子养,省得她天天闹腾不休。”
  
  “也好,这么小的孩子,咱们一人一口饭也能养活大了。”苍老的声音怜悯道
  
  “小石头,以后你们就是哥哥了,要照顾好弟弟,知道吗?”
  
  “嗯,老水叔,弟弟叫什么名字啊”
  
  “对呀,还没给娃起个名字呢。”
  
  被称为老水叔的老乞丐沉思半响,“这个小孩这么小有点什么闪失就可能去了,起个贱名好养活,干脆就叫狗蛋吧。”
  
  “好,老水叔就是有文化,狗蛋真好听。”
  
  乞儿中一阵马屁声。
  
  “哈哈,狗蛋,狗蛋。”这是脑海中烦人的声音,“原来你以前叫狗蛋啊,什么时候改的萧翎玉?”
  
  萧翎玉没搭理脑中的声音,从刚才老水叔要给他起名字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又要叫回狗蛋了。这个上一世跟随了他六年的名字,直到遇到师傅才改为了萧翎玉。这一世他决定一旦到了正常小孩该开口的时候,他立刻要求改回萧翎玉,他才不要叫什么狗蛋呢。
  
  一直在脑海中纠结于名字的萧翎玉没有发现他即将面临一个更大的危机。因为已经确定了名字,老乞儿把他交给了从后面挤进来的一个女乞丐手中,女乞丐的名字早已不可考,只因为日常疯疯癫癫看见幼儿就哭喊自己的孩子而被众乞儿称呼为疯婆子。这一刻怀抱萧翎玉的女乞儿满面柔情,撩起自己打着补丁的小袄,露出灰扑扑的乳 头往萧翎玉嘴里塞。可怜萧翎玉直到眼前一暗才发现自己面临何等窘状,死死抿着嘴怎么也不肯张开,手脚扑腾面色涨的潮红。脑中中老者的笑声早已断断续续,如果老者有身体的话想必现在早已笑到满地打滚了。
  
  这一番强喂、拒绝挣扎了半天,女乞儿终于对萧翎玉服软了。放下了撩起的衣服紧紧抱着萧翎玉一路轻声哼唱着山野小曲,随着众乞丐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土地庙。
  
  说是土地庙其实早已荒废,只剩几间破旧的房屋勉强遮风挡雨,从此萧翎玉就跟随众乞丐在这里生活了下来。
  
  很快众乞儿就发现这个被他们捡到的孩子乖巧无比,平日从不曾哭闹,只有饿了和尿了才会哼哼几声。因为众人每日要外出乞讨,小小的婴孩不能一个人留在土地庙,更何况疯婆子也抱着不肯撒手,故他们都是抱着小婴儿一起去乞讨。却不想萧翎玉白白嫩嫩,长的可爱无比。纵是襁褓破旧也完全不损其可爱,莫名的激起了很多人的爱心,一时收获比以往好了不少,庙中乞丐的生活明显转好了很多。
  
  老水叔曾抱着萧翎玉叹道,“这个孩子天生福相啊!”
  
  被赞为天生福相的萧翎玉正努力捋顺身体内的气流。上一世他六岁遇到师傅被带入宗门,因着身体天赋奇高三十岁不到就由炼境进入虚境,被称为年轻一代的天才。彼时他其实已经达到了虚境大圆满再进一步就能升入丹境了,但因为那个人一直卡在虚境大圆满上,他为了不抢去那个人的风头一直压着自己的境界,直到堕入魔道为了迅速上位,才升入丹境。想来真是可笑,不管是提升境界还是压制境界,自己全凭着那个人的心意,从没想过自己。这一世,自己已经打定主意和那个人再无瓜葛,自然不用再顾忌任何人的想法而全力修炼了。
  
  虽然上一世萧翎玉可怜又可悲但也不是没有好处,前面其身为云天宗核心弟子,门内秘籍自然想看什么看什么,后来堕入魔道,迅速上位,魔门秘籍也看了不少,再加上老鬼头找给他的几个适合修炼的功法,这一世随便拿出一两样来就够外面的散修打破头了。
  
  尽管手握许多秘籍,萧翎玉还是决定修炼自己上一世的功法:云水决。一方面萧翎玉身为单系水灵根,云水决几乎是为他量身打造,另一方面上一世他靠着云水决不到三十升入丹境,对云水决的领悟可谓是深刻无比,这一世重来他有信心在上一世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早日升入婴境,成为世间大能。到时即使那个人一统天下也是决计不敢对他出手的。
  
  抱着早日升入婴境成为世间大能的想法,萧翎玉对修炼可谓热忱无比,虽然因为身子年幼不能打坐但很快萧翎玉就找到了另外一个方向。于是庙中众乞儿就发现那个被他们捡到的孩子近日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经常一睡一整天。虽然有点担心小孩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但想到老水叔曾夸赞那个小孩天生福相,在加上平日不睡的时候,小孩还是表现的十分正常,故长久庙中的众乞儿也不在说什么了,说不定小孩都是这样的不是至于疯婆子,她每天只管抱萧翎玉在怀中其他一概不管,也因此萧翎玉顺利的引气入体,没有遇到什么外界干扰走火入魔。
  

作者有话要说:果然是新文写的比较顺手吗
坚持日更
求撒花求包养

 

3

3、离开 ...
 
 
  时光冉冉,一晃6年过去了。
  
  萧翎玉已从一个白嫩小包子长了成白嫩大包子。
  
  早在他8个月一般婴儿可以开口说话的时候,萧翎玉就强硬的对狗蛋这个名字表示了抗拒,坚决要求改为萧翎玉。
  
  也许是对狗蛋这个名字怨念太深,萧翎玉一门心思想着要改名字,完全忽略了一般婴孩8个月的时候只会发出短促的单音节,更不要说庙中众人绝大部分连萧翎玉三字都不会写,他又是如何想到这三个字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重生之世外桃源 by 风吹翦羽(下) 下一篇:炮灰重生记 by 李松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