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带着空间被捡走 by 缺氧的金鱼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兽人 随身空间 人妻受

 

受伤的心,需要温柔的呵护。雄壮威武的黄金狮子其实也可以化身为忠犬。
当伤痕累累的人妻受遇见温柔的忠犬攻是否能找到自己一直想追寻的温柔?是否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可靠臂膀?

总之这就是一个人 妻受带着空间穿越到异世界,被一只雄壮的黄金狮子兽人捡回家疼爱的故事。
 


  第一章 梦蝶

  白牧驾着车行驶在去超市的路上,今天是子睿的生日,也是他们同居五周年纪念日。前久子睿体恤他这些年的辛劳,替他报了个团出去旅游。他是悄悄提前回来的,他要给子睿一个惊喜。
  想到子睿见到他时惊喜的模样,白牧嘴角泛起甜蜜的笑容,他身边的世界也仿佛明媚了许多。
  【体内的细胞蠢蠢欲动,不知名的面貌在异度空间领域瞬间转动……】白牧的电话铃音响起。
  “喂,您好!哪位?”白牧带上蓝牙耳机接通电话,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白目同学,今天左子睿结婚你去吗?我们这些老同学也好聚聚。”电话那头传来白牧大学同学丁一的声音,白目是他们一帮同学给白牧取的绰号。
  “你说谁的婚礼?”白牧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左子睿啊,你们不是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吗?你不知道?”丁一奇怪。
  白牧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子睿突然结婚了。他的脑海里乱成一团。
  “喂,白目同学,白目同学你还在听吗?”丁一的声音把他唤了回来。白牧强打起精神安慰自己不会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这段时间不是出门旅游去了吗,都把这事忘了。对了,地点在哪里?”
  “景华酒店,那回见。”
  挂了电话,白牧有些心神不宁。他要亲自去确认到底是不是左子睿结婚,会不会是他们搞错了?他打从心底里不愿意相信。
  白牧与左子睿是大学同学,左子睿高大帅气,成绩优秀,是他们金融系的系草,暗恋他的女生那是多的去了。
  而白牧斯文俊秀,学习中等,在同学间并不算出挑。但很巧的是两人分到了同一个宿舍,为此白牧还高兴了许久,因为左子睿是他喜欢的类型。就算吃不到,看着也赏心悦目不是?
  住到一起后,白牧才发现这家伙其实就是个生活白痴,作为新时代好男人的他看不下去,不自觉的开始照顾左子睿的生活。渐渐的两人有了感情,但那也只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直到大学毕业即将分别,两人才坦诚自己的感情走到了一起。
  那一年白牧为了左子睿出柜,被赶出家门,从此开始了两人的同居生活。刚开始他们的生活很艰苦,才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工作都很难找。但是两人相互依靠相互扶持,一起走过了他们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没多久左子睿凭着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步步高升,看红了多少人的眼。现在他们的生活好了,但相处的时间却很少。左子睿成天忙着工作应酬,很少回家。
  白牧理解他,为了更好的照顾好子睿,白牧找了份薪酬低,但清闲的工作。把自己的重心都放在了两人的小家上,给子睿打理一切生活琐事让他专心工作,在他回家的时候给他做顿营养丰盛的饭菜。
  前不久子睿说领了一笔奖金,这些年辛苦他了,多亏了他的默默支持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为了感谢他一直以来的付出,他出钱让他去旅游。还记得那时的自己十分感动,这些年度付出都值了。虽然有些遗憾子睿不能一起去,但是爱人的心意他还是要尽情享受的。
  可是当他满怀喜悦的心情回来时,迎接他的却是晴天霹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白牧浑浑噩噩的到了景华酒店门口,只见宾客云集,热闹非凡。酒店门口一对新人正在迎宾。男的高大帅气,笔挺的新郎装更是把他衬托的俊逸非凡。女的娇俏可爱,笑的一脸甜蜜。熟识的宾客道着恭喜,打趣着两位新人。一旁红的刺眼的水牌上写着新郎:左子睿……
  白牧眨了眨看不清的眼,努力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神彩飞扬的新郎官。胸口像是被活生生的挖了个洞,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曾经那人对自己说:“白牧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那一年他们成为了恋人。
  当他被赶出家门时,那人对他说:“别担心,我会一辈子陪着你,对你好的。我们还要一起慢慢变老。”
  当他见到同学结婚,心里难受,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站在阳光下接受众人的祝福。那人安慰他:“牧牧,别难过。等存够了钱我们去国外结婚吧。要是你担心别人异样的眼神,那我以后带你去国外定居好不好?”
  那一幕幕曾经让他感动,让他铭记一辈子的幸福画面似曾只在梦中发生过一样。泪水模糊了白牧的视线,看不清那对璧人的面孔,一切变的好遥远。
  那每次在他生病时温柔哄他吃药,在他心情不好时哄他开心的人已经不在。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庄周晓梦迷蝴蝶,不知身是梦里人。他现在是梦醒了吗?
  白牧擦去眼泪,提起千斤重的脚步,走到一对新人面前。
  “你怎么在这?不是应该在香格里拉吗?”左子睿见到他神情惊讶,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本来想给某人惊喜,现在看来是不用了。”白牧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晚点我在跟你解释。”左子睿表情有些不自然。
  “老公这是谁啊?”新娘子看着这个有些怪异的客人,这哪像是来道喜的,根本就像是来哭丧的嘛。
  白牧心在滴血,看着自己的爱人变成别人的老公,他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来,他这不是自己找虐,作践自己吗?
  “这是我同学白牧。”左子睿语气有些僵硬。
  “恭喜二位,祝你们白头偕老。”白牧僵硬的说着违心的话,现在他已经痛的麻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实在是不想在这呆下去了,转身离开。
  “老公你这同学真奇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新娘子看着那人红着眼眶,踉踉跄跄,魂不守舍的离开,嘟囔着。
  “嗯,没事。”左子睿心不在焉的回答。
  白牧开着车,不知道要去那里。那个两人的家,他是不想回去了,那里有着太多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会让他不停的陷入美好的回忆中,他会崩溃的。自己曾经的家也回不去了。爸妈早把房子卖了搬回老家,说是眼不见为净。
  他还能去哪里呢?哪里会是他的容身之所?他只是想找个爱人,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辈子就这么难吗?
  也许他一开始就错了,他知道左子睿跟他不一样。他从来都是弯的,而左子睿开始是个直的,也许突然有一天子睿就会离开他,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他的温柔。
  胡思乱想间,他的车不知不觉驶到郊区。一辆运输煤矿的大货车向他迎面驶来,在他就要与货车擦身而过时,货车的车胎爆了。车身向白牧的车子倾斜,车上的煤矿哗哗落下,瞬间淹没了白牧的车子。
  被煤矿淹没的瞬间,白牧心想这回完了。被砸碎的玻璃割伤了他的身体,无意间他染满鲜血的手摸到了副座上别人送给他的一副油画。油画上的画面慢慢消失,空白的画布上泛起莹莹白光。
  白牧只以为是自己眼花,他现在只觉头越来越晕。浑浑噩噩之中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那扑火的飞蛾。
  他原来始终想不通为什么飞蛾总是要自取灭亡,现在也许懂了——它寻求的只不过是黑暗中的一缕光亮与温暖。尽管那会让它拥抱死亡的陷阱,但是它无法阻止自己的渴望。当它孤单的在黑暗中独舞时,陪伴它的是无尽的孤单与寒冷。
  在这死寂的黑夜中突然出现了一缕光明、一丝温暖时,它全身的细胞都在呼喊着,在渴求着。尽管它知道那会让它燃尽生命,但它还是选择了自己的追求。
  最后它是幸福的,它找到了毕生的追求,相比较这些而言其它显得那么渺小,身体上的疼痛淹没在幸福之中,丝毫感觉不到。它终于找到了最后的归宿。
  他是不是就像那飞蛾一般,随火起舞,最终被烧成灰烬。而左子睿就是他的那抹亮光,可惜他还没那飞蛾幸福,他向往的那抹光亮熄灭了。真的希望从此化为尘世间的一缕尘埃,不会爱,就不会痛,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白牧闭上眼,那抹白光把他包围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第二章 黄金雄狮

  塞尔特算算自己已经出来历练十天,该回去了,他把自己需要带回去的猎物及毛皮甩到背上,准备离开。
  没走几步他突然顿住,抬起头嗅了嗅,空气中莫名多了一股血腥味及淡淡的雌性味道。奇怪这里是森林深处怎么会有雌性,他得快些过去,这样重的血腥味会引来森林中的野兽,那个雌性处境很危险。
  只见幽暗的葱郁的森林中一只有着金黄色皮毛,雄壮威武的巨狮开始向一个方向狂奔。不远处一只庞然大物也向着同一个方向而去。
  白牧此时只觉得浑身剧痛,身体发冷。迷糊间他似乎听到一声巨大的狮吼,他努力睁开双眼,模糊见到一只黑色的巨大怪兽向他扑来。他的心脏猛烈跳动,这是临死前的幻觉吗?
  就在那只怪物要碰触到他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金色雄狮冲了出来,扑倒黑色巨兽,动作迅捷的一口咬住巨兽的咽喉。黑色巨兽呜呜叫了几声,不停的抽搐,没多会就不动了。见巨兽死透,雄狮转过身,向白牧走来。
  白牧模糊看见一只巨大的雄狮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他身边,他要被吃了吗?他的眼皮越来越重,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当中。昏迷前他以为自己见到纳尼亚传奇中的阿斯兰。
  塞尔特看着昏迷过去的小雌性,只见他身上穿着破破烂烂,被鲜血染得看不出原样的东西,但明显不是兽皮。小雌性看起来很幼小,需要人小心呵护。还好他及时赶到,不然这小家伙就被那只埃鲁兽吃了。
  小雌性现在受伤,兽形不方便挪动。塞尔特变回人形轻柔的抱起地上的小雌性,就好像他是易碎品一般,稍微用力就会损坏。
  塞尔特抱着小雌性拔足狂奔,来到一个山洞里,这是他试炼暂住的地方。他细心的在一块巨大平滑的石头上铺上柔软的兽皮,把那个娇弱的小雌性放到上面。
  之后他又变成巨狮向洞外跑去。不一会他衔着草药,背着刚才被他扔下的物品回来,再次变成人形。他放下东西,在一堆杂物中找出一只石碗,把草药放到碗里捣碎,准备给小雌性敷药。
  塞尔特红着脸颤抖着手,直接撕了小雌性身上奇怪的东西,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东西如何弄下来。把小雌性拔光后,他看着小雌性白皙粉嫩的肌肤,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想着那肌肤一定很滑吧。
  他猛的甩了甩脑袋,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甩掉。拿起石碗,把里面捣烂的植物敷到小雌性的伤口上。上药时他发现小雌性的身体冰凉,口里喃喃着冷。上好药后他把小雌性抱入怀里,在盖上兽皮,用自己火热的身体温暖他。
  此时塞尔特才开始细细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在森林深处的小雌性。也不知道他是哪个部落的,怎么会单独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过这小雌性可真漂亮,没有瑕疵的白嫩肌肤,黑的发亮的头发,秀气的眉毛,还有那看起来很柔软的唇,虽然现在失去了血色,但还是让人忍不住想吻下去。还有这具娇小柔软的身躯,抱在怀里可真舒服。
  想到这里塞尔特喉头有些干涩,身体热了起来。他连忙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开始思考这个小雌性怎么会出现在森林内,还满身是血。他身上的伤口也不像是被野兽抓伤的,反而比较像被什么锋利的物体划伤。而且在柏宜斯大陆每个雌性都是很宝贵的,兽人都会把他们保护的很好,不会让他们单独到危险的森林里。
  白牧觉得自己好冷,如同置身冰窖,他感觉到身边有个温暖的热源,暖哄哄的就像火炉,他不自觉的靠过去,慢慢的终于不是那么冷了,又再次失去意识。
  也许是塞尔特找来的草药效果好的关系,白牧并没有发烧,只是安安静静的睡着。塞尔特抱着小雌性睡到半夜,感觉洞里亮了起来,他机警的睁开金色的双眸。只见他怀中的小雌性身上泛着柔和的白光,就像传说中神的光辉,心中惊讶。这个小雌性难道就是大巫前久说的神使?
  塞尔特心中虽然惊讶,却表现的很沉稳,没有丝毫的慌乱,只是一直盯着白光中显得神圣无比的小雌性。塞尔特发现他的伤口在白光中慢慢的愈合。直到天快亮的时,那白光才慢慢消失。
  而此时的白牧梦见自己到了一个世外桃源。这是一片翠绿葱郁的密林环绕中形成的独立空间。他现在身处其中,他面前右边有六块地,四块地里种着不同的蔬菜,两块地里什么也没有。左边有个由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汇聚的小湖泊。白牧身后是一处农舍,他现在就站在农舍前的场子上。
  白牧觉得这里的景色好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对了,这不是同那幅别人送给他的油画中的画面一样吗?他出车祸昏迷的时候看见那幅画在发光,画面渐渐消失。此时他看见场子另一边堆着一堆煤炭,还有一辆小货车和他那辆明显已经变形的小车。
  白牧满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他模糊记得一只黑色的巨兽要袭击他,后来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雄狮。想着想着他觉得好累,眼皮不停地打架,原来做梦也会累的啊,白牧抵挡不住周公的邀约沉入一片黑暗当中。
  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内。鼻尖传来山洞中特有的潮湿气息,还有一股肉汤的香味。他四处打量,离他不远处一个身高超过两米,高大健壮的英俊男子坐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用一个粗糙的陶罐熬着肉汤。
  白牧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男子,这人就如同雕塑艺术家最完美的雕塑作品。金发金眸,刀削般深刻的五官,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唇形优美,薄厚适中的嘴唇,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倒三角身材,还有那结实的八块腹肌。等等,这人只有腰间裹了一块兽皮挡住了重点部位。
  塞尔特觉察到小雌性的呼吸频率变了,知道他已经醒来。他看向小雌性的方向,露出一个善意无害的笑容对他说:“你醒了。”

  第三章 翼狮族

  白牧心中疑惑,这人说的语言他从没有听到过,但他却可以听懂这人说些什么。而且这里又是哪里?他不是应该在车祸现场吗?
  白牧咽了咽口水让自己干涩的喉咙好受一些,才开口问到:“请问这是哪里?”说完后他才发现自己与那英俊的外国男子说的是同一种语言。
  “这里是距翼狮族部落最近的阿鲁加森林西北部。”塞尔特细心的发现声音中的干涩,一边解释,一边拿出一只石碗倒了些水,小心的扶起有些虚弱的白牧,要喂他水喝。
  盖在白身上的兽皮滑下,露出白皙的胸膛。塞尔特的脸舜间红了,不好意思的解释着:“那个,你昨天受伤了,为了帮你上药才……”
  白牧看着自己身上本该受伤的地方现在全都完好如初,还有肌肤也比原来好了许多,不禁愣住了。这个男人给他敷的是仙药吗?效果这样好,真是匪夷所思。还有他们都是男人看到了也没什么吧,这个大个子脸红个什么劲。难道这家伙也是Gay。
  塞尔特看看小雌性昨天穿在身上被他撕碎的东西,在他杂乱的东西中找出一块柔软的兽皮递给他。“你先裹上这个吧。”
  白牧接过那张简单处理过的兽皮实在不想往身上裹,但是天气凉爽,打着光膀子有些冷。
  “谢谢。”把自己裹住之后,白牧向大个子道谢。“麻烦你把水递给我好吗?”
  塞尔特把碗递给他,白牧接过,手上一沉差点把水洒了。还好及时稳住,他没想到这只石碗会这么重。抬起碗小口小口的喝了好几口水,喉咙才舒服一些。
  “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还受了伤?”塞尔特接过他递来的空碗,又给他倒了一碗水。白牧觉得已经喝够了,对着他摇摇头。
  “我只知道我受伤了,为什么在这里我也不是很清楚。”白牧疑惑,阿鲁加森林是在哪个国家境内?还有翼狮族又是什么民族。而这个男人所说的话不像是任何一种人类语言。白牧心中满是疑惑但并没有问出来,事情明显有些不对劲,最近很流行穿越,难道自己也赶上了?
  “我叫塞尔特,是翼狮族的。你是哪个部落的,叫什么名字?”塞尔特心想要是他没地方去,自己把他带回去。这个小雌性身上没留下其它雄性的味道,他把人家看光了,一定会负责的。
  “我叫白牧,其它事不太记得了,模模糊糊的。”白牧摇头一脸迷茫,他这表情也不完全是装的。他也许真的穿越了,现代还有谁会围着兽皮住在山洞里的。
  听到白牧的话,塞尔特对他更是怜惜。但心中也暗自高兴,这样他就可以把他带回去了。
  “对了,你一个人在深林中很危险,你要同我一起回部落吗?”塞尔特说完眼神真挚的看着白牧。
  白牧有些犹豫,他现在不清楚状况。要不要跟他一起回去?还有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昏迷前看到的哪一幕是真的?油画发光、奇怪高大的怪物,还有那只黄金狮子。
  现在回想起来,那只狮子并不像阿斯兰,它比阿斯兰更大,皮毛更加光亮,气质上也有别于阿斯兰岁月沉淀的沧桑,而是如初升的太阳般充满朝气,但又不失沉稳。对了就跟这男人身上的气质一样。
  塞尔特见对方迟迟没有答应心中有些慌乱,难道他不愿意跟他回去?白牧的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白牧脸红,他还真的饿了。
  “我熬了肉汤,你等等。”塞尔特暗自责怪自己的粗心,小雌性可是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他连忙端了一碗肉汤给白牧。白牧坐在简易的石床边上,伸手去接,才碰到石碗边缘就被烫的把手缩回去。
  “你没事吧?”塞尔特连忙放下碗,拉过他的手,见到他并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还是等冷点在喝吧。”
  塞尔特心想部落里的雌性都比较喜欢吃水果,他还记得附近有颗甜果树,他先去给他摘些来。“我去给你摘些甜果。”说完他走出洞外变成一只巨大的狮子向林中跑去。
  白牧看着一个高大的帅哥变成一只硕大的黄金色的雄狮目瞪口呆,这……这是传说中成精的妖怪吗?对了这不是他最后昏迷前看见的那只狮子吗?难道说那些画面都是真的。那他梦境中的那些景色也是真的吗?但是他如何进去呢?才想着白牧眼前场景转换变成了他梦中见到的景色。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他们公司里新来的小妹成天神神叨叨的叨念着,她要是有个随身空间就好了。那时候他不明白,就问那是什么。那小妹立即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的给他普及了一小时的各类随身空间的知识,让他汗颜。那时候他还在想这小女孩看小说看的走火入魔了吧。
  那叫塞尔特的妖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他还是改日在来研究。现在还是先出去的好,才想着他又再次回到石洞内。没过多会塞尔特就回来了,这次是以人形回来的。他还带来了一些粉红色,有排球大小的果子。白牧暗想这不会就是摘给他的果子吧,这颜色吃了不会中毒吗?
  “白牧我给你摘了雌性最喜欢的甜果,你先喝了肉汤,然后在吃果子。”塞尔特兴冲冲的把果子放下,抬起盛放肉汤的碗,温度刚好。他把碗递给白牧,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谢谢。”白牧接过碗,浅尝了一口。汤里没有放任何调味料,连盐味都没有。所幸肉质比较好,肉汤鲜甜可口,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白牧喝完汤,塞尔特很殷勤的接过空碗询问白牧是否还要,白牧拒绝。他又拿来一个水果把果皮掰开,露出里面粉白色的果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味道,有些像草莓味的牛奶。
  白牧从塞尔特手上接过果肉,咬了一口,就跟吃草莓味的牛奶冰淇淋一样。但其中又有一种清甜的味道,一点也不腻人。
  “塞尔特从这里到你们部落有多远。”这妖怪不止救了他还给他疗伤,应该不会伤害他吧。听说他还有部落,那是不是代表者有一个部落的妖怪?什么时候妖怪泛滥到如此地步了?
  塞尔特惊喜的看着他,这是答应和他一起回去了吗?

  第四章 兽人?雌性?

  “我们部落离这里不远,飞个两三天就到了。”塞尔特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晃花了白牧的眼。
  “你还会飞?”白牧惊讶,不过很快就淡定了,妖怪嘛会飞应该很正常吧。
  “咦!你难道不知道柏宜斯大陆上的兽人都是会飞的?”塞尔特惊异的看着白牧。
  “那个,我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你可以告诉我什么是兽人吗?”白牧记得自己看过的小说中,兽人都是像人一样,但有着野兽特征的,这里明显不太一样。
  “兽人就是可以在兽形和人形之间转变,强壮的雄性。还有一种就是只能维持人形,身体比较瘦弱就跟你一样的雌性。”塞尔特同情的看着白牧,可怜的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
  “等等,你说我是雌性?”白牧抓住重点,刚才大个子去摘水果的时候提到过雌性。
  “是啊,像你这样瘦瘦小小,不能变成兽形的就是雌性。在柏宜斯大陆雌性比较少,是每个部落的宝贝。”塞尔特兴致勃勃的给白牧普及知识。
  白牧听完凌乱了,尼马的雌性,你全家都是雌性。老子是男人,虽然是个被人压的小零,但并不代表老子想当女人吧。感情这大个子一直把自己当成女人看待。MD他们部落的女人都是飞机场吗,那也特TM的悲催了。还有那什么见鬼的瘦小,老子这是1.75米标准身高好不好,跟你们那像吃过膨化剂、催长素的身高当然不一样。
  “塞尔特是吧,我告诉你我不是雌性。”白牧郑重宣告,自己不是什么见鬼的雌性。
  塞尔特听完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可怜的小东西连自己是兽人还是雌性都分不清了。他一定是伤的不清吧,自己还是不要刺激他,等回到部落找大巫给他看看好了。
  “嗯。”对于塞尔特而言要承认一个娇弱的小雌性是兽人还是有些难度的,他含含糊糊的回答。
  对于自己纠正了塞尔特的认识白牧很是自豪。“对了,你说的柏宜斯大陆除了翼狮族,还有什么种族啊?”现在白牧终于是确认自己穿越到一个妖怪满地跑,不对,是兽人满地跑的世界。
  “除了翼狮族还有翼豹族、翼虎族、翼狼族……”塞尔特一个一个数着自己知道的种族。
  白牧心中暗自咋舌,好嘛,这些兽人都是些大型食肉动物啊。还有都带着翼字,那是不是说明这都是些会飞的猛兽。
  “你们这里的兽人都会飞啊?”
  “也没有,海里的人鱼族就不会飞,不过所有的种族中最强壮的就属我们翼狮族了。”塞尔特最后不忘记夸讲自己的族群。
  接下来两天,白牧因失血过多引起的虚弱已经调理回来。而白牧也在塞尔特出去狩猎时到空间逛了逛。
  空间里的农舍前有鸡圈鸭棚,还有用来关大型牲口,如关牛、马之类的棚子。在这之后就是农舍了。里面一间以前烧灶那种厨房,一间客厅,三间卧室,一个杂物间。屋内被收拾的很齐整。
  白牧还在自己车里找到了自己的行礼。看着后备箱内完好的登山包,白牧心中苦涩,当初为了赶着给子睿一个惊喜,他直接到停车场把行礼放到车上,就开车去超市。没想到这些行礼随着自己来到了这异世界。
  白牧还看了看那辆被一起带来异界的小货车。记得他出车祸时,这张车就停在边上。打开箱式货车的后车门,白牧傻眼了。这不是五金店送货的小货车吗?车上都是些起子、钉子、扳手、钳子、门扣等各式工具。
  最让白牧惊喜的是,农舍前的林子里有一处温泉,他试了试水温,刚好适合泡澡。他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上衣服,背着自己的登山包出了空间。
  塞尔特带着猎物回来时,就见到山洞中多了一个怪异的大包,而白牧身上又穿上了那种奇怪的东西,不过很好看就是了。
  白牧见他打量着自己的背包,干笑着解释:“这是我掉落在森林里的,今天你出去后我到附近逛了逛,刚好捡到了。”
  “森林里很危险,你以后不要一个人去。要是实在想去的话我陪你。”塞尔特知道,这包肯定不是附近捡到的,包上有着淡淡的白牧的味道,要是在附近他一定能发现。但白牧不想说,他就不问。
  晚上吃的又是肉汤、烤肉和一些果子,他们已经连续两天都是吃这些毫无味道烤肉和肉汤了。白牧有些受不了了。
  “塞尔特明天你带我去你们部落吧。”白牧心想到了他们部落也许情况会好些。
  “真的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了。”正在专心烤肉的塞尔特一脸惊喜的看着他。白牧终于决定和自己回去了呢。
  “是啊。”白牧奇怪的看着塞尔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高兴,不就是回部落了吗?
  塞尔特却不这样想,他此时心里乐滋滋的,白牧答应和他一起回去了,那是不是说他接受他了。两人各怀心思的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两人收拾好各自的行礼,塞尔特变成一只巨大的雄狮,而且这次在它前肢的肩胛之上多了一对翅膀。塞尔特趴下方便白牧爬到他的背上。白牧看着这个趴下都比自己高的雄狮还真不知道怎么到它背上去。
  塞尔特似乎明白了他的难处,尾巴一卷,把白牧卷起放到背上,又把自己的战利品甩到背上,然后缓缓升空。
  白牧见雄狮煽动翅膀缓缓升上天空,紧张的抓住他的鬃毛,就怕摔下去。考虑到背上的白牧,塞尔特飞的很慢,等白牧渐渐适应。听到他的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塞尔特才慢慢加快速度。
  骑在塞尔特身上的白牧看着下方一望无际的盛林,再次深刻的体会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这里将会是自己新的起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灵魂淬炼师 by 茱萸拿笔(下) 下一篇:海怪联盟 by 天堂放逐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