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穿越之家有贤妻 by 浪花点点(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 架空 种田文


  文案

  杨逸很不幸,又很幸运的穿了,他穿到了一个只有男人的世界。
  前世孤儿的他,有了一个家,家中有一个小胖子,一个勤劳的爱人。
  可惜这个身体的主人视乎不待见这个男人,好吧既然接收了这个身体,
  就让现在的杨逸好好的珍惜这两个人,杨逸偷笑的嘴角翘了起来。


  第 1 章

  杨逸今年刚大学毕业,他学的是电子专业的,在他还在高中的时候,父母一同车祸过世了,世间冷暖杨逸是已经尝遍了。
  原本一直都很疼爱他的姑姑,在真正搬进他家后,看他各种的不顺眼,原本喜欢他的姑丈,更是每次他回家的时候都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杨逸每次都被盯得的直发毛。
  这事在他姑姑的女儿要结婚后更是严重,在之后杨逸就一直住校,有时他也去同学家去住上几天。
  好在他爸爸妈妈走后,那笔赔偿款是在他自己的手里,幸好没有听他奶奶的话,把那笔钱都交给姑姑保管。要不然还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其实原本他是真的想,把钱交给最疼他的姑姑保管的。只是在那对夫妻偷偷交谈的时候,被他听见了,说只要把他手里的钱哄出来,就撵他去奶奶家住,他家的房子是父母赚了钱买城里的。
  他奶奶是一个农村的妇女,一直认为还只有十六岁的他是个孩子,钱就该交给大人保管的,他不怪年纪大的奶奶。老人嘛手心手背都是肉,疼女儿也是很正常的,何况他一直住在城里,和他奶奶的感情也是一般的,而姑姑的女儿一直都是,住在乡下和奶奶一起。姑姑在他家也是帮忙做做家务,照顾照顾他,他爸爸每月都给个几千块,那时那个女人真的对他很好,没有想到原来的那些疼爱,全都是寄托在钱上面的,他真的是厌恶那对夫妻的贪婪。
  他还有个秘密,那就是他喜欢男人,已经二十二岁的他虽然没有和男人谈过恋爱,但是也有经常留意那些身材高大的男生,可惜杨逸真的很不甘心,他竟然到死都没有摸上男人的胸肌,更没有摆脱他处男的封号,没办法虽然他喜欢男人,但是他自己生的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那些高大的男人他根本就不敢找,谁让有些瘦弱的他竟然是个攻,那些长的比女人还妖媚的人他更是不敢沾,好吧他就好身材好的男人。
  杨逸真的觉的他死的挺冤枉的,他刚才只是拉了一把前面挡着他看跳舞的男人,结果就被人一刀给捅进心脏,好在他死了其实也没有人会难过,反在也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小子罢了。
  杨逸在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着床顶,这是他没有见过的床,床上挂着像蚊帐一样的东西,只是看着灰扑扑的,材质非常的粗糙,不过盖在身上的被子还算好,至少没有那么粗糙。
  杨逸知道他明明已经死了,就是没死也应该躺在医院里才对啊,不该躺在这个看着非常落后的地方,因为四周都是那种古老的青砖,屋顶还是他以前去过非常落后地方的黑瓦片,整个屋子也就二十平左右。
  杨逸抬手摸了摸胸口,那里应该有伤口,但是杨逸摸到的只是光滑的肌肤,那里没有什么伤痕,杨逸抬起手,那是一只没有干过活的白皙的手掌,手指上更是一个老茧都没有,最重要的是这双手也不是他的,他杨逸虽然白净了一点,但是手绝对没有这么白,何况原来他的手上有个被刀砍伤的伤疤,那伤就是他那个姐夫干的,嘿嘿嘿他就不信一个沾了黑社会的男人,能让他那姑姑的宝贝女人过上好日子。
  杨逸的头上一阵钝痛,拿手一摸竟然被布包着,看来这人是被伤到头,才会让他杨逸占了这么个便宜。
  脑子里一个混乱,杨逸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被这个身体的主人,拿着竹棍抽打在背上,那男人只是紧抿着嘴唇,双手紧紧的握拳,一声不吭的跪在床前任由这个身体的主人打着,床上还躺在一个已经睡熟的小屁孩,那小屁孩大概是嫌热,竟然把被子踢开,把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屁股给露了出来。
  男人在看到孩子掀开被子后,他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往前靠了靠,伸出一只手给那个小屁孩把被子拉好,这样的动作大概惊扰了他背后的人,那一棍子就抽在了男人的手臂上,在进一点就很可能会打到那个白白胖胖的小屁孩,男人大概是生气了,男人回头看着打他的人,身体的主人被那双眼睛给怔住了,他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看到自己吓到了身体的主人,他紧紧的握着拳,慢慢的转回身子底下头,腰再次弯了下去,这是无声的邀请着这个身体的主人打他,杨逸完全看不明白。
  身体的主人明明就是怕这个男人的,杨逸想不清楚为什么这个男人,又会重新的跪着任由身后的人这样的虐打,明明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吓到他背后的人,为什么要这样的心甘情愿,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里却也没有一点是怨恨。
  杨逸甚至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担心关怀还有温柔,杨逸果断的决定他是在做梦。
  “夫君你醒了。”陈静在端了药过来的时候,看着睁着眼睛发呆的杨逸。
  杨逸看着梦里被打的男人,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走了进来,还有一个碟子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不过这药不是给他喝的吧,杨逸最痛恨的就是中药,因为小时候身子不好,每次都是当毒药似的灌下去,他真的不想在尝一次这味道。
  在男人靠近他的时候,杨逸已经闻到了一股子令他作呕的气味,他真的对这东西过敏。
  “夫君不要皱眉头,你摔到头要喝药的,这是李大夫开的方子,喝上三天头上的伤就能好了。”陈静诱哄道,他的夫君其实就像个孩子,什么事都要哄着,只是他以后没有这个福气照顾夫君,陈静真的恨,恨这下贱的身份,让他的夫君蒙了羞,他真的很爱这个家,他真的希望这一生都能照顾他的夫君。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摔伤头,”杨逸问道,他开始装失忆,这好像是穿越者的常用招,杨逸没事干的时候也会逛逛晋江的耽美频道,没办法现实里着不到,还不能让他**一下吗。
  “夫君你说什么,你不记得我了。”陈静问道,他心里苦笑,既然夫君喜欢这样,他陪着就是了,无论以后夫君会怎么对他,他受着就是了。
  “我叫什么,你叫什么,我们是什么关系。”杨逸问道。
  陈静看着杨逸笑起来,那双眼里除了关怀还带着一点点的悲伤,杨逸是真的有点读不懂这个男人。
  “夫君把药喝了,我就告诉你,别怕苦,我特地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麦芽糖。”陈静指了指放在一边凳子上的碟子说道。
  杨逸看着非常坚持的男人,他点头,这个男人大有你不把药喝了,他就这么一直僵持下去的意思,杨逸妥协了,不就是药吗,又不是没喝过,男子汉大丈夫一口灌了就是。
  杨逸悲壮的接过碗,他看着黑乎乎的药,深吸一口气,杨逸一闭眼睛狠狠的就把药灌了下去。
  一口气喝完,张嘴咬着男人递到嘴边的麦芽糖,杨逸的眼睛对上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那大概就是他在梦中看到的小胖子,现在那小东西正用一双白胖胖软乎乎的小手,去抓碟子里的几颗麦芽糖。
  “夫君怎么了。”看着杨逸用奇怪眼神盯着他后面,陈静转头就看到,他家的小宝正抓着满手的麦芽糖,陈静的脸色大变,夫君动手向来都是没有轻重的。
  “夫君对不起,刚才答应给小宝一块的,结果我忘记的,是我的错。你生气就打我好了,不要怪孩子。”陈静站起来把小宝手上的糖拿了下来,只剩一块在那胖乎乎的小手心里。
  小胖子没有哭,他只是眼巴巴的看着碟子里的麦芽糖,阿姆一直都把他喜欢吃的麦芽糖给爹爹吃,难道爹爹才是阿姆最爱的孩子,阿姆都不爱他,那么多就给他一块,小胖子一口就把麦芽糖塞进小嘴里,免得又被阿嬷拿走给爹爹。
  “小胖子过来,”杨逸招手道。
  “爹爹,你要把这些都给小宝吃吗。”小胖子说着就走到床边。
  “对都给你吃。”杨逸说完正想摸一把小胖子的头。
  结果杨逸的手摸空了,杨逸有些不解的看着陈静,他只是想摸摸小胖子的头而已,要知道他杨逸真的很喜欢,胖乎乎软绵绵的小孩子,就像面前的这个,杨逸对于这么可爱的生物完全没有免疫里,他被萌的心理手上都痒痒的,真的很想捏捏摸摸。
  陈静看着他的夫君用着一种,恐怖的眼神盯着孩子看,那种狂热的就想吃掉孩子一般,他曾经看到过那些没有食物的灾民,在和别人易子而食的时候,就是这么盯着被换回来的孩子。
  “夫君刚才都是我的错,小宝他还小,你不要生他的气,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生气就打我好了,晚上好吗等小宝睡着了,你要怎么打都行。”陈静在把小胖子抱到外面后关了门说道。
  杨逸目瞪口呆的看着过度反应的男人,他没做什么啊,这人为什么这么怕,再说明明他现在这副弱鸡样子的身体,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虽然这人一直夫君夫君的喊着,杨逸可不觉的他能打的过这个男人。
  就在杨逸胡思乱想的时候,陈静见杨逸沉默着,他决定快些让他的夫君快些消气,陈静快速的解开外衣,背朝着杨逸的方向跪着,手里递给杨逸一根大概有六七十厘米,三指来宽的竹棍,杨逸已经看到这个男人的背上,纵横交错着不知道有多少被打的痕迹。

  第 2 章

  “夫君快些打,小宝还在外面,”陈静说道,他希望夫君在打完后,气消了不在去打孩子,小宝实在太小经不起夫君没轻重的打。
  “起来我又没有要打你,去把小胖子给我抱进来,那是我儿子,我就是想抱抱他,谁说要打他了。”杨逸扔了手里的竹子不高兴的说道,好吧他承认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好一个男人,这身体的主人为什么就不喜欢。
  “夫君。”陈静有些疑惑,难道他的夫君真的失忆了不成。
  “快点去把孩子抱进来,那小家伙这么可爱,可别被人贩子给拐了。”杨逸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刚好陈静能听到。
  陈静也不再想他的夫君怎么了,还是小宝要紧,只见陈静站起来就去开门,那个小胖子正紧紧的趴在门上偷看,陈静这一开门,小家伙直接跌了进来,幸好陈静的动作够快,直接把快要跌在地上的小家伙给捞了起来。
  “哇哇哇……”小胖子虽然没有摔到,但是也吓的够呛,要不是阿姆拉住它,刚才他就一头撞到地上去了。
  “小宝别哭,阿姆抱抱。”陈静抱着小宝哄着。
  “过来,那个快点把他抱过来,小胖子你别哭,爹爹给你糖吃。”杨逸伸手指了指碟子里的那两颗剩下的麦芽糖说道。
  陈静听到杨逸说的话,他把小宝抱到床边放在小板凳上。
  “这是你爹爹给你的糖,要谢谢爹爹知道吗。”陈静对着小宝说道。
  小宝现在早已顾不得哭了,那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麦芽糖,一颗已经塞进小嘴里,小嘴巴鼓鼓的,有点像塞满果子的仓鼠,看着可爱的不得了。
  杨逸现在早已两眼冒着红星的,那一只爪子早已摸上了小胖子,毛茸茸的小脑袋上了。终于摸上了可以过一下瘾了,杨逸高兴的想着。
  原本还担心的陈静在看到杨逸的脸上没有不对的表情后,这才放下心来,也许他的夫君真的是忘记了以前的事,在小宝刚出生的时候,他的夫君也是用这么喜爱的神情看着小宝的。
  “叠叠,谢谢,糖糖很好吃。”小家伙在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他正在努力的消灭小嘴里的麦芽糖。
  “小胖子不用谢爹爹,糖糖本来就是准备给小胖子的,”杨逸笑着说道。
  “那个你还没有更我说你叫什么,我们什么关系,孩子叫什么。”杨逸问着阵静,手上也换了阵地,去捏小胖子肉肉的小耳朵。
  “我叫陈静是你的哥儿,进门已经四年,小宝已经三岁了,叫杨浩成,你叫杨逸,是我的夫君。”陈静简短的介绍道。
  杨逸听了陈静的话,想着难怪他会复生在这倒霉鬼身上,原来也是点渊源的,竟然和他同名,不过这孩子真的是这个男人生的吗。
  “小胖子是你生的。”杨逸想到就问,他还是觉得很神奇,明明看着一样的男人,怎么就能生孩子了。
  “是我生的。”陈静回答道。
  “……”杨逸无语的看着陈静,果然和他猜的一样,小胖子就是这个男人生的。
  “那你肚子里是不是也有了。”杨逸刚才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的身材有点问题,虽然高大,但是那微微凸起的肚子,和这个男人的身材看着非常的不和谐。
  陈静点点头算是回答,他看着他的夫君用好奇的目光看向他的肚子,那眼神就像四年前一样带着好奇探究,如果夫君真的忘了也是好事,他也许能一直都守护者这个家,照顾夫君和孩子。
  “小胖子你在干什么。”杨逸差点就尖叫,只见小胖子那抓了糖粘糊糊小手,此时正抓住了杨逸那去捏他脸的手。
  “哦,陈静你快去拿水来我要洗洗,不,不用你拿了,我要起来透透气去。”杨逸扶着床要起来。
  陈静连忙扶着那个冒冒失失夫君,要是以前小宝做了这样的事,夫君早已不由分说就打过来了,现在的夫君却是急急忙忙的要起来洗手去,而不是骂孩子,也许夫君失忆了是上天给他的机会。
  “小心你的头还伤着呢。”陈静扶着杨逸说道,小胖子不太明白状况,他用那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他的爹爹,刚才爹爹明明是想要骂他的,怎么这会儿,爹爹竟然要从床上起来了。
  站在卧室门口杨逸看着一米五高左右的泥围墙,现在大概是快中午了,太阳很大,幸好他站的是屋檐下,院子里靠在门口的一边种了一些瓜果,靠近屋子这一边是平整的泥地。
  正房右手边有两间毛草屋,一间放了柴火,还有个大的鸡笼,里面关了几只母鸡。
  站在房檐下能看出正房有三间,他刚才出来的这间大概是新建的,因为旁边的那两间正房也是泥房,屋顶盖的倒是一样的黑瓦片。
  “陈静我们家有多少地,我想去地里看看。”杨逸回头对跟在他身后的人说道。他是城里人很少见菜地,记得很小的时候他是去过奶奶家的菜地,菜园子里会有很多的菜,很多的惊喜。
  杨逸一边说一边走到放在屋檐下放着大水缸,用木勺舀起一瓢的水,一只手那勺子一只手洗,非常的不方便。
  陈静接过杨逸拿着的木勺,又舀了水,慢慢的浇在杨逸粘糊糊的手。
  “小胖子过来你也洗洗手,可不能擦在衣服上了。”杨逸在洗完手后看到,站在陈静背后的正观察他的小胖子说道。
  杨逸拉着小胖子,那双软嫩嫩的手就被杨逸捏在手里,在陈静的帮助下,小胖子的手很快就洗的干干净净。
  “夫君明天我带你去看我们家的地,现在太阳过大,何况已经中午了,先吃午饭。”陈静笑着说道,夫君刚才看着小宝的眼神里并没有原先的厌恶,对他来说这就够了。
  “小宝你陪着爹爹,阿姆去做饭,夫君看着小宝别让他跑远了,现在是夏天草丛里经常会有蛇爬出来。”说完话的陈静这才去做午饭。
  杨逸看着走进厨房的陈静,他抱着小胖子坐在屋檐下的一把竹椅上。
  “小胖子糖好不好吃。”杨逸问道。
  “好吃、好吃,爹爹我不叫小胖子,阿姆叫我小宝,我叫小宝。”小胖子煞有其事的说着,还一个劲的点头。杨逸真怕小家伙太用力伤到小脑袋。
  “好好你叫小宝,那爹爹问你,阿姆对你和爹爹好不好。”杨逸看着小胖子再次问道。
  “阿姆对小宝和爹爹都最好。”小胖子天真的说道,虽然他还是认为阿姆对爹爹比对他好,不过阿姆对他也是很好的,不管有什么好吃的阿姆都会留给他和爹爹吃。
  “小胖子我们去帮你阿姆做饭好吗。”杨逸说道。
  “好啊,我们去帮阿姆做饭,还有爹爹我叫小宝、小宝,不叫小胖子的。”小胖子大声的纠正着,爹爹怎么能叫错他的名字呢,爹爹越来越坏了,不过看在糖糖的风上,小胖子就不和爹爹计较了。
  杨逸抱着小胖子来到灶台间,那个高大的男人正在里面烧火,锅里已经冒出烟了。
  陈静一抬头就看到杨逸抱着小宝进来了,他吓了一跳,以前他的夫君从来都不进灶间。
  “夫君怎么进来了,菜很快就做好,在等一下。”陈静说着站起来,他在装了水的木盆里洗了一下手。
  这才站在灶台前面,往锅里到了一些像菜籽油一样的东西,这才开始下腊肉,“哧,”的一声,他快速的翻炒几下,因为肉片被切的很薄,几下就熟了,陈静把打好的鸡蛋倒入锅中煎了一下,在用锅铲翻了几下就起锅。
  剩下的油在把一些被切成半指长的茭白倒下去,加入盐,倒入料酒,在翻炒到熟了以后,陈静再次把刚才起锅的鸡蛋倒入锅中炒了两下,一盘菜正式出锅。
  陈静又在锅中到了一些水,去添了柴火,一大把的白菜倒入锅中,在烧开后翻炒了几下,洒了一点盐起锅。
  “夫君好了,”陈静端着两盘菜,穿过厨房的门,杨逸到现在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个门,陈静把菜端到桌子上。这应该是客厅,除了放桌子外,还放了几把竹椅,里面还连着一个房间,杨逸打量了一下,里面那间应该也是卧室。
  “我去端粥,”陈静放下菜,再次去了厨房,他舀起两碗精米粥,一个大碗一个小碗还拿了两双筷子。
  “吃饭了。”陈静把粥放在杨逸和小胖的面前,在杨逸和小胖子开吃的时候,他又去厨房拿来了两个白面馒头和两个窝窝头,还端来了一碗黑乎乎的像粥一样的东西。
  陈静端着糙米粥喝了一口,突然看到杨逸盯着他看。
  “怎么了夫君,我脸上有东西吗,快点吃凉了就不好吃了,”陈静说完在嘴上摸了一下,没有什么东西。
  陈静夹了一块鸡蛋,杨逸以为他会自己吃的,他一直都看到陈静只是夹白菜一种,那块鸡蛋最终落在小胖子的嘴里。
  “夫君快些吃,光看着我也不会饱的,”陈静笑着说道。
  “你喝的是什么,怎么和我们的不一样。”杨逸问道。
  “我喝的是粗米粥,夫君身子不好,吃不得这个东西,快吃吧,鸡蛋凉了会有腥味。”陈静说完再次夹了白菜。
  “鸡蛋你也吃。”杨逸夹了一块裹着腊肉的鸡蛋递到陈静的嘴前。
  陈静看着杨逸楞了一下,他张嘴咬着鸡蛋,已经太久了他的夫君都没有对他这么好过了。
  “谢谢夫君,”陈静低着头说道,他的眼角有点红红的,也许他们真的能回到从前,那是他一辈子唯一的奢求。
  一顿饭吃的杨逸有些郁闷,怎么一家人吃的竟然还不一样,而且作为一个男人,竟然没办法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过不上好日子,这身体原来的主人还真是个废物,用不了多久杨逸就会知道想养一个家,到底是多么的不容易。
  傍晚的时候,杨逸带着小胖子在门前不远处的小溪玩,抬眼看去不远处就是连绵的山脉,他们家是在山脚下的不远处,身上郁郁葱葱的长满了树木。杨逸低头看着小胖子玩水,还看到了水里有不少的小河虾,他想也许什么时候他能抓点虾来尝尝。
  “爹爹你看这是什么。”小胖子指着水里的一个大河蚌说道。
  “这是河蚌啊,可以煮汤喝的,我们把它抓回家好不好。”杨逸说着就弯下腰去捡,在抓住河蚌的时候,杨逸想要站起来,大概是动作过大或者是低血糖,也有可能是头上的伤,杨逸眼前一黑直直的就往小溪里栽倒。
  “爹爹、爹爹。”小胖子被吓的尖叫起来。

  第 3 章

  就在这时杨逸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拉住。
  “阿姆,吓死小宝了,爹地差点就掉进水里了。”小宝高兴的大叫道。
  “你们两个啊,趁我一不注意就往外跑,没事吧夫君。”陈静扶好杨逸说道。
  杨逸也被吓的一大跳,刚才他很可能是低血糖的反应,眼前一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就连声音都离他远去。不过罪魁祸首河蚌再一次的掉进水里了。
  “阿姆爹爹刚才捡河蚌,现在它又掉回去了。”小胖子看掉回水里的河蚌大叫着,他听爹爹说过河蚌可以煮起来吃的。
  “阿姆把它捡回来就是了,别叫的那么大声。”陈静摸了一下小宝的脑袋说道。
  “阿姆爹爹说今晚把它做汤给小宝喝的。”小胖子开心的说道,现在对他来说只要有好吃的就很高兴。
  陈静很容易就把河蚌给捡起来,这个河蚌倒是真的很大,有他两个手掌宽,应该有点肉,煮个汤还是行的。
  回到家陈静把河蚌养道木盆里,这才去墙角摘晚上要吃的菜。
  摘了一根青丝瓜,拔了一根萝卜,晚上加上河蚌汤就差不多了陈静想着。
  杨逸回到院子后,被陈静安置在屋檐下的椅子上,他坐了一会儿就恢复了,看着陈静把萝卜头上的菜叶子拧下来递给小胖子,小胖子现在正在鸡笼里把菜叶子一片一片的往里面扔,玩的不亦乐乎,这里孩子还真的没有玩具,杨逸记得他醒来大半天,就是没有看到小胖子的任何一个玩具。
  “爹爹你怎么来了,你要小心点阿姆去洗萝卜了,爹爹可不能在晕了。”小胖子担心的说道,就怕什么时候他爹爹在一次不声不响的倒掉,要是阿姆不在爹爹肯定会摔伤的,他要快点长大也像阿姆一样的照顾爹爹,小胖子暗暗发誓着,谁让爹爹今天都把他最喜欢吃的麦芽糖让给自己吃了呢。
  “小胖子我们家有几只鸡啊。”杨逸想考考小家伙。
  “爹爹你真的摔伤脑子了,连我们家有几个鸡都忘记了,你看我们家有一个两个三个,三个母鸡,还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小鸡,这是我们自己家的母鸡生的。”小胖子一副小大人的摸样说道。
  “说的什么话,你爹爹怎么会摔伤脑子,他只是考考你罢了。”陈静洗完萝卜回来就听到小宝说的话,幸好夫君已经忘记了很多事,要不然小宝这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还不得要被夫君一顿好打。
  陈静做晚饭的时候,杨逸说要帮忙烧火,他其实是想帮忙做菜的,但是看着这个土灶实在不知道怎么下手,那么就挑了一个简单的烧火。
  他以前小时侯是在乡下奶奶家烧过柴火的,烧火这件事在冬天是件好差事,杨逸不知道的是他小时候是在冬天烧的,夏天热烧柴火那可是一件正在的苦差事,不止会流汗,还会因为差汗把脏东西都擦到脸上,从灶膛里飞出来的小颗粒也会沾到身上,夏天身上就会痒痒的。
  “夫君现在烧火很热,而且身上还会痒痒,何况你伤到头,也不可以洗头的,如果夫君真的想要帮忙,就等夫君的身子好了再说。”陈静说道。
  杨逸在靠近已经烧起来的灶膛后,终于发现事实真的和陈静说的一样,这烧火还真的不是一件好差事。
  杨逸灰溜溜的走出厨房,现在厨房烧气饭来后有些闷热,而且还有些烟冒出来。
  一顿饭杨逸还是心理酸酸的,因为身体原来的主人是不吃萝卜的,所以今天晚上的萝卜连一滴油都没有放,也是用水煮的就放了一点盐。
  而他喜欢吃的丝瓜却是用一点五花肉炒起来的,而河蚌是用开水焯过后,洗干净切成细丝,用油煸了一下放水烧了汤,里面加了一下小葱和香菜一样的东西,那味道很像香菜但是吃起来有点像芦笋一样脆脆的,这两个菜大部分都进了他和孩子的嘴,如果不是他说一定要陈静吃,陈静真的是一夹都不夹的,而且晚上吃的米饭就他和孩子,陈静依然是吃的粗米饭。
  其实晚上的时候杨逸就想和陈静一起吃粗米,但是当他从陈静碗里夹了一点放进嘴里后,那粗糙的感觉,杨逸根本就咽不下。
  杨逸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对这个男人,他这份情也许对身体原主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来自现代的杨逸却是弥足珍贵的,他要守住这个男人,还要让这个男人真正的爱上他,只是爱他这个来自现代的杨逸。
  第二天一早,等杨逸醒来的时候,陈静和小胖子早就起来了,杨逸出了房门就看到小胖子蹲在鸡笼面前,正在拿着不知道从那里摘来的草叶子喂着大鸡小鸡。
  吃过早饭后,他们一家三口去看地。
  走在乡村的小道上,杨逸觉得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像被洗涤过了一样,纯天然的绿色植物,没有被任何工业化学物品农药污染过的世界,让杨逸觉得这世界特别的清新。
  “陈家哥儿,今天怎么和你夫君一起进田啊,真是难得啊。”一个长相比较阴柔的中年男子提着一个篮子叫道。
  “沈家阿姆,夫君想去田里看看今年的收成。”陈静笑着说道。
  “杨逸啊,不是沈阿姆说你啊,你一个汉字就是身子不好,也要帮着自家哥儿一点,就是干不了活也可以帮着看一下孩子,小宝可是个乖巧孩子,不要整天都吵吵闹闹的,不得安宁。你家陈哥儿可是个好的,虽然长相上差了一点,不过干活可是一个好手,这肚子可也争气,都已经是第二胎了。想想那张秀儿,虽然长的是不错,孕痣也是顶尖的好,可你看看嫁出去这么些年了,连个蛋都没有下一个,要我说啊你才是那个有福的,你阿姆的眼睛可真亮,在那张秀儿刚悔婚时,就让你把这陈哥儿给娶回了家,瞧你们现在过的,那日子不是甜滋滋的。好了沈阿姆就不多说了,说多了你也不爱听,好好的把日子过好,你阿姆去了那边也能放心,我要不是和你阿姆是要好的朋友也懒的说你。来小宝啊,沈阿姆给你个好吃的。”说着沈家阿姆把从自家地里那颗李子树上摘来的李子,塞了两个给小宝。
  “小宝快点谢谢沈家阿姆。”陈静对着已经要流口水的小宝说道。
  “谢谢沈阿姆。”小宝奶声奶气的说道。
  “沈阿姆谢谢您今天说的话,我会记住的,也会好好的对自家哥儿。”杨逸真心的道谢,他能看出这个沈家阿姆是真的在关心他们的家,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哥儿就是称呼能生孩子的人,而他这个做丈夫的人是被叫汉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人鱼也网游 by 酸奶。 下一篇:穿越之家有贤妻 by 浪花点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