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宠你为上 by 花落倾语(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生子文 异世大陆


文案:
一次家庭暴力,让他意外的来到了一个兽人的世界,这里只有雄性与雌性之分,而他,雌性?!还是个会生娃的雌性?
见鬼的雌性,他是男人好不?
谁来告诉他,这庞大的毛绒绒宠物哪里来的?啥米?这是狮子?还是白色的狮子!狮子是吧,可是,有这么大的狮子么,而且,为毛狮子会说话!?。。。。。。
咦,敢情这还是绝版的品种?
好吧,力量不如人,雌性就雌性,那那,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雌性雌性滴叫啊!

这是倾语的第二篇文,这篇兽人文的写作速度会比较慢,情节可能会比较?嗦,可能会有点点慢热,但是,一定会不弃坑的。请亲们放心收藏。
本文:兽人文,有生子情节,无女配,1V1。
不喜生子文的亲们请不要攻击,可点右上方的叉离开。
欢迎亲们提意见,但是请亲们温柔点,倾语的心理承受力不是很强。欢迎有意义的意见,谢绝无聊的语言攻击。

因为倾语最近很萌兽人文,想认真写出自己心里想象的兽人世界,所以,写作速度会慢,亲们谅解。但是倾语保证不会弃坑。

  第1章 蛇袭 …
  
  作者有话要说:GN们,倾语的兽人文今天正式开更,欢迎收藏,提意见。
  楚筱洛呆呆的望着头顶遮天蔽日的高大林木,一动不动,他只是照常跟他那个总找他麻烦的同父异母哥哥打架而已,只是不小心头撞到了墙壁而已,为什么醒过来后,世界大变样,难道就因为那一撞,他就挂掉了?
  摸摸自己的脸,还是那张脸,再摸摸自己的身上,这是自己的身体没错,那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大大的杏眼转了转,一棵树能有三十层楼高,十个人合抱都不够的粗壮树干,身周一人多高的草木,亚马孙丛林他是没见过,但是,他敢保证,地球上绝对找不到这么高得不像样的树。
  那是,他穿越了?还是囫囵个的穿越?楚筱洛捏捏自己的脸,很痛,确定这不是在梦境。可还是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嘴里嘀咕道:“不一定是穿越了,指不定他是被他那个哥哥给弄到某个还没发现的森林了,因为那个家伙经常会那么干。一定不是穿越了。”
  虽然心里不停的在找理由说服自己,可他也知道,他多半是很悲剧的穿越了,眼睛所看到的,告诉他,这些绝对不是地球上能长出来的东西。
  此时,心里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虽说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但是,那也是住了七年的地方不是,心里多少有点舍不得,哥哥不喜欢他,可改变不了他们有血缘的事实。再说,他那个父亲对他也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问他要什么他就给什么,从不对他重言重语,他也明白,他只是把对母亲的那份愧疚全都补偿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他不见了,那几个朋友会不会想他,还有,他的银行里还有存款呐。乱七八糟想了一会儿,天生的乐观性子,让楚筱洛没有怨念多久,翻身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自娱自乐想到,他那个哥哥看到他从他眼前消失,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
  一定很震惊吧,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一下子不见了,是谁也会被吓到的,即使他那个哥哥总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是,也是会被吓到的吧,想到此,不禁嘿嘿嘿的笑出声,在这个寂静的森林里,听起来格外的渗人。
  楚筱洛也被自己那笑声吓到了,拍拍胸口,这个是陌生的地方,还是不要出声的好,谁知道在这个森林里会跑出什么东西来。
  先到处看看吧,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不管是穿越到什么世界了,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总是没错的。
  起身,拔开身边一人高的草,慢慢的向前走,不时的左右看看,阳光从树缝间投下斑驳的光斑,给幽暗寂静的森林,增添了一些生气。偶尔从远处传来不知名的动物吼声,楚筱洛这时总会停下来,然后蹲下,等听不到声音了,才站起身继续往前走。
  在这个不知道危险与否的森林里,小心是绝对没错的。教他拳击的教官也说过,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时,小心再小心,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
  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身体所有的感官全部打开,保证在危险来临时,能最快的做出有效的反应。
  走了不知道多久,在楚筱洛感觉自己的手快要被这些比人还要高的草给割断时,终于让他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刚才以为这些草只是长得高而已,没想到,草叶那么坚韧,在手上划得多了,火辣辣的痛,低头看了眼自己白嫩的手掌上,明显的红色划口,丝丝的血迹顺着口子流出来,让他痛得皱眉。
  穿过一人高的草木,眼前出现一条三米左右宽的水流,碧青的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水流里,相隔不远就有一块大石头,有的倾斜,有的平整。
  小心的看了看周围,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并没有听到其他的什么声音,这才放心的从草木里走出来,向水流走去。
  水的颜色太深,让人看不清水流的深浅,用手探了探,意外于水的清凉,抬头看了眼头顶的火辣源头,楚筱洛愣住了,只见高高的天上,高悬着两个圆盘,一个颜色火红,一个颜色金炫,都是让人炫目的颜色。一个左,一个右,相聚不是很远,那是太阳吧,为什么会是两个太阳?他果然是穿了。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知道穿越之说,要是你身边一天到晚总有几个女人跟你说,她们看了什么什么类型的穿越小说,你也会知道的很清楚的。何况,他也在她们的催逼下,看过不少。
  如果在看到那些如三十层楼高般的大树,一人高的草,还能让他说服自己,他只是到了一个没有被发现的森林的话,那么,现在看到的两个太阳,就让他只能哀叹,他果然是已经不在地球了,也不在他已知的任何一个历史上出现的朝代了。他可没有在任何一本历史教材上看到过,古时有出现过两个太阳。至于那个什么十个太阳的传说,那只是神话而已。
  摇了摇头,不管了,穿了就穿了,反正地球上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太留恋的东西,母亲死了,最疼他的外婆也去世了,在那个家里,他也不是太受喜爱,穿到这里,说不定还好些。
  鞠了一捧水扑到自己脸上,清凉的感觉侵袭全身,人也精神不少。不知道这个水里有没有奇怪的东西,要是可以进去洗个澡也是不错的。
  正想着可不可以下去洗个澡时,身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七年训练下的警惕,让他在声音响起的同时,身体本能快速的向左侧一滚,躲开背后来的偷袭。
  随即快速跑到离水流不远的一棵树后面,抚了抚胸口,还好当初训练时没有偷懒,不然刚才一定反应不过来。
  探头往外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袭击他,这一看不要紧,待看清偷袭自己的是什么东西时,楚筱洛瞪大了一双眼睛,他看见了什么,一条五彩斑斓的蛇,蛇身两米粗,蛇头正对着他躲藏的这棵树,高昂的头颅上,一双金色的大眼睛森冷的盯着他,不时吐着蛇信子。
  楚筱洛一动不敢动,怕自己一个动作,就让那条能一口吞掉他的大蛇过来把他吞了。他没有见过比这个还要大的蛇了,蛇身有多长他看不见,因为另一半掩在那一片一人多高的草后面。就这两米粗的身子,就够让他胆颤心惊了。他一点也不怀疑这条蛇是否能吞得下他。
  眼睛警惕的注意着蛇的方向,同时用余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身后全是那高大得不像话的树,还有一些不认识的藤类植物,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往身后跑,借着这些藤类植物来阻挡那条蛇的速度。
  楚筱洛慢慢的往后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蛇的方向,就在楚筱洛刚刚后退时,那蛇也有了动作。只见那蛇,从嘴里吐出了一道水柱,快速的冲他而来。楚筱洛就地一滚,躲到了另一棵树的背后,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奔,妈呀,那是什么蛇,他没看错的话,刚刚那蛇从嘴里喷出来的东西,是水吧。
  蛇不是该喷毒液吗?怎么还喷水?难道这个世界的蛇跟地球的蛇不一样,身体里含的不是毒液,而是水?不过看那水喷到树身上时,树干上裂开的那道口子,不难现象,那水柱要是喷到他身上,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里的蛇果然是跟地球上的蛇是不一样的,就连喷出的水柱,也那么具有杀伤力。要不是他反应够快,现在他一定被那蛇吞到肚子里当成点心,或者是被那水柱给击穿了。楚筱洛一点也没有觉得那蛇喷出的水柱那么具有杀伤性有什么问题,不是地球嘛,什么可能都有不是。
  一路被藤蔓绊得跌跌撞撞,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也记不清跑了多远,等到楚筱洛觉得跑得够远,远到听不见身后有什么动静时,停下脚步,唯有拼命喘气了。
  不放心的转头向后看了看,他跑过的痕迹已经被那些生命力旺盛的藤蔓给遮掩,仔细倾听,也没有听到类似于蛇类动物爬动的声音,才后怕的拍拍胸口,稳定情绪,刚才不觉得有多害怕,现在才觉得,能从那么大条的蛇面前逃脱,是多么的幸运。
  待呼吸稍微平顺,楚筱洛便打算继续往前走,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吧,这个森林,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呢。
  看着身边缠绕着树干的藤蔓,楚筱洛头疼,刚刚是拼着一口气,才在这些藤蔓之间穿过,因此,也让自己身上的衣服多出不少的破洞,他可不想光着身子裸奔,即使这只是一个森林。在身上好好的摸了一番,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刀来。
  嘿,差点忘记这个玩意儿了。手上的刀是出名的瑞士军刀,多功能的瑞士军刀,在这个丛林里,可是好玩意儿。他记得,这瑞士军刀还是他教官以他生日之名送给他的,说是送他用着防身,不要到时候被人家吃了都不知道。当时小,并不能理解那句被人家吃了是什么意思,只是欣喜于能得到一把精致的武器。
  那之后,这瑞士军刀便成了他随身之物,不管做什么事,从不离身,却也从来没有用到过,最多是平时拿出来削削水果什么的。没想到刚那一通跑,这东西还稳稳的在自己裤兜里呆着。现在好了,在这充满未知的森林里,能有一个防身的武器总好比赤手空拳,他虽然也是会拳脚功夫,而且还相当好,但是,有武器在身,就是比较让人放心。
  把刀子用衣服的碎布条绑在自己的小腿上,动了动,很结实,能保证奔跑时不会掉。站起身,先离开这里吧,这些藤蔓植物挡着是很麻烦,可他也不敢真的拿刀子去把它们割断,这样太容易暴露他的行踪了。
  慢慢的往前走,楚筱洛现在是又累又饿,他回家就是为了吃午饭的,跟他那个哥哥打架后到现在,他不光连饭都没吃,就是水也没有喝到一口。刚刚又是那么一番折腾,现在他的肚子空空如也,嘴唇也干裂了。
  
  第2章 好大滴水果 …
  
  作者有话要说:GN多多留言,多多撒花吧!
  树林里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树,头顶的阳光全被遮挡住,只能透过树隙间射下的光线来分辨周围的环境。
  先找点吃的吧,哪怕是找点能解渴的也行,再这么下去,他不被饿死,也会被渴死的。楚筱洛小心翼翼的在树林里前行,当走到一棵矮小的树木前时,楚筱洛高兴的咧了咧嘴,瞧,他看见了什么,是苹果。为什么说它矮小,在周围都是三十层楼高的树木比较下,眼前这棵只有五米左右高的树,的确能被称得上是矮小了。
  蹭蹭蹭爬上树,在一个枝干上坐下,摘下一颗熟透的苹果,胡乱的在破了几个洞的衣服上擦了擦,咔嚓一口,酸甜的汁液溢满口腔,让他舒服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从来不知道,原来苹果也是这么可口的。
  连着吃了三个,楚筱洛才觉得不那么渴,肚子也填饱了。他这才好好打量这棵看起来像苹果的树。这棵树只是看起来像苹果树而已,叶子却不像苹果树的叶子呈长椭形,这棵树的叶子是圆形的,而果子,却要比苹果吃起来更脆,更甜,汁更多。
  摘了六个苹果,把身上破了洞的衣服一侧撕了一块下来,把苹果绑好,苹果,是楚筱洛给它取得名字。扯了扯,确定不会掉以后,楚筱洛才慢慢的爬下树。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刚刚在那个水流边看到天上的太阳时,他能确定时间应该尚早,只是,在这个自己不熟悉的世界里,谁知道这里的昼夜是如何变化的。他得趁天黑之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不然晚上的丛林,实在是太危险了。
  虽然不了解这里的丛林夜晚有多危险,但是,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那位大叔的人与自然也是看过那么几集的,上面可是有介绍过,大多数肉食动物,多是晚上出来猎食。
  楚筱洛小心翼翼的穿行在藤蔓与高大的灌木丛之间,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可不想再遇到一条会吐水柱的大蟒蛇。
  耳边时不时会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兽吼声,还能听到头顶树叶传来的沙沙声。眼睛在适应了丛林不算太亮的光线时,他已经能清楚的看清周围的各种树木,及他们的颜色形状。
  楚筱洛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他感到筋疲力尽,身上摘的六个苹果都被他吃完以后,来到了一片满是果树的林木间。这里到处都是硕果累累的果树,每棵果树都很高大,有的果树枝干,就是躺他两个人都够。有的果树枝干却很细,跟粗壮的主干一点也不搭,完全看不出来是一棵树。
  要是能在这里休息也不错,不知道在树上休息够不够安全。仔细观察了下这片果树林,楚筱洛意外的发现,在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个树洞。树洞靠近地面,洞口不大,可容纳一个成年人的身子自由出入。
  楚筱洛在心里小小的欢呼了一声,确定周围没有野兽的痕迹时,几步走到树下,目测了一下树洞离地面的距离,还好,不是很高,三米左右,一间房屋的高度而已,对于从小就惯于爬树的他来说,这点距离,显然不是问题。只是,他唯一要担心的是,这棵树的主干,好像太大了点,要爬上去,貌似有点问题。
  先上去看看,不知道这树洞有没有主人,要是有主人的话,他就只能另觅他处休息了。不过看周围,没有任何动物活动的迹象,只有满地厚厚的落叶。也许,今天他的运气也能好一次了。
  楚筱洛撑开手,在树干上试了试,试试吧。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等楚筱洛爬到洞口位置时,已经满头大汗,手掌上又多了几条细小的口子,衣服也多添了几个破洞。幸运的是,终是爬了上来。
  坐在树洞口喘了几口气,借着光亮,树洞里的环境能勉强看得清楚。树洞下陷一米左右,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树叶,地上散落了一些果核,之前应该是有人或者动物居住过,看果核的样子,应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主人没有回来了,想是已经放弃了这个住处。
  树洞上方,自然垂下了一些树枝,只遮住洞口一半的位置,要是在这里休息,躺在树洞里,下面的肉食动物是很难发现的,即使树上有其他的动物,例如蛇类,只要小心点,也是可以安全的过一夜了。
  楚筱洛抬头看了看树上面,然后,楚筱洛张大嘴,树洞上面,一条成年人大腿粗的树干上,结满了果子。刚在树下没看清,现在近了才发现,这些果子出奇的大,每一个都能赶上一个篮球大小了。
  哇咧,这么大的果子,一个够他吃一天了。看了看树下,楚筱洛决定试试能不能爬上去摘一个下来尝尝,看那样子,也不像有毒的,现在要是再让他爬下去摘其他树上的果子,估计等下他一定没有力气再爬上来了。
  一手抓着垂在洞口的树枝,另一手抓着树洞顶,脚一用力,双手一拉,整个人腾地一声,就着垂下的树枝,稳稳的拉住了上面更大的一根树枝。楚筱洛就这样一根一根树枝的往上爬,不大一会儿,终于到了结满果子的树干处。
  找了个结实的地方坐下,这才伸手摘了一个果子过来,透过树隙间射下的光线,楚筱洛看清楚了果子的颜色,淡粉色的果子看起来很漂亮,还能隐隐看见果子里流动的汁液。看着那随着自己的动作不停流动的汁液,楚筱洛吞了吞口水,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要不,试试吧。
  虽然不确定有没有毒,但是刚才树洞里有果核的痕迹,想来这片树林里的果子应是都能食用的。不再多想,楚筱洛张大嘴,一口往手上的果子咬下去。哧溜,楚筱洛黑线,低头一看,果皮一点口子都没有,他的牙齿,只是在果皮上留下一条淡淡的痕迹。
  这是什么果子,居然咬不开。再试试了,结果还是一样,只是让淡粉色的果皮多了一条痕迹而已。楚筱洛用劲捏了捏,发现果子居然像橡胶一样,捏一个地方,就软一个地方,却不见果皮有裂开的迹象。刚刚看见果子里面流动的汁液,还以为这果子皮薄,怕碰碎,他都没敢用力。
  现在想想,这异世的丛林,果然不能小看。哪怕在你眼里一颗不起眼的果子,也是能让你跌破眼镜的。
  楚筱洛拿出绑在腿上的瑞士军刀,心里庆幸,还好这把军刀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用军刀在果皮上一划,清香的汁液随着划开的地方,流了出来,淡淡的香气飘散开。楚筱洛禁受不住香气的**,狠狠的吸了一大口。
  果汁滑腻,淡淡的甜味,其中还夹杂着奶味,楚筱洛拿到眼前仔细看,难怪会有奶味,原来果汁是米白色的,粘稠状,里面还有一些细小的黑点,那应该是果子的籽吧。还以为这果汁也是粉色的,原来只是果皮颜色而已。舔了舔嘴唇,很解渴,味道也很好。
  楚筱洛又连着喝了几口,摸了摸鼓鼓的肚子,再看了看还剩下一半还多的果汁,用刚绑苹果的布条把果子划口处紧紧绑住,确定汁液不会流出来后,楚筱洛又摘了几个。最后的几个果子上面,不是贴着果皮摘的,而是留了一段树枝。这样方便他等下绑住拿下去。
  爬上来很麻烦,多摘几个下去,晚上要是肚子饿了,还能填填肚子。再拿一个果子,把汁液洒在树洞口,遮盖自己的气味。
  楚筱洛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躺在树洞里就安全了,他还是有点常识的,动物的鼻子可都是很灵的,他们眼睛看不见你,鼻子却是能嗅到你身上散发的气味的。这个果子的果汁香味很适合遮住身上的气味。
  摘了几个果子,慢慢的往下爬,进到树洞里,楚筱洛解下果子,拿出一个果子用军刀划开,把清香的汁液洒满整个洞口,一时间,鼻端问道的都是清香的果汁味。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楚筱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嗯,这样就不用担心晚上睡觉睡到一半被动物给叼走吃掉了。
  进到树洞里,楚筱洛把果子放在树洞壁边,在树洞里看了看,树洞整个是从中间掏开的,里面可容纳四五个他横躺都没有问题,不难想象,之前是一个多么大的动物在这里居住。
  楚筱洛很惊奇,这么大个树洞,居然没有让树枯死,还能枝繁叶茂的结出一树的果子来,还真是一个奇迹,难道这个丛林的树,都不怕被从中间破坏的?敲了敲树壁,很结实,之前的那位,没有把整个树身都掏开,估计只是掏了一个够自己住下得大小。这下可便宜他了。
  把树洞整个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的什么动物以后,楚筱洛才疲累的躺下来,侧着头,看着树洞外的光线发呆。
  没想到因为跟那个哥哥的一次照例打架,就让他意外的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异世丛林,那个世界虽然没有多值得自己留恋的人事物,可那里,却是生他养他,他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已经那么熟悉了,而这个异世丛林,对自己来说,那么陌生,还充满了危险。也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等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回去,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类。
  回去的希望,他想,应该是不大了,至于能不能见到这里的人类,只能等他活着离开这个丛林才能知道了。对于这个充满危险的未知丛林,楚筱洛心里其实还是很害怕的。别看他有一身的拳脚功夫,表面冷静。其实,他的心里是很害怕的,只是在这个危险的丛林里,他知道,害怕是没有用的,丛林从不承认弱者。要想在这个危险的丛林里活下去,他只能让自己坚强,至少,表面上要很坚强。
  可是,他也毕竟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而已,不管外表多么的冷静,坚强,也改变不了,他内心的害怕与对未来的恐惧。不过唯一让他自豪的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哭出来不是吗?还好好的活着。
  
  第3章 丛林生存(上) …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GN们收藏,谢谢留言,谢谢支持!倾语写文一般很啰嗦,见谅哈!预计晚上十二点前应该还能更新一章。
  想着想着,等楚筱洛回神时,周围已经黑暗了下来,再也看不见一点光亮。也许是有光亮的,只是被这些树叶遮住了。也或许,已经是晚上了。
  躺在树叶铺成的软绵地上,静静的听着夜晚丛林的静谧,楚筱洛让自己不要想太多,都到了这个地方了,想太多,也只是给心里增添烦恼而已,还不如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找到出路,至少要离开这个危险的丛林。
  看看能不能走出丛林,找到这里生活的人类。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储备好体力,应付明天丛林里所要遇到的一切未知事情。白天遇到的那条会吐水柱的大蟒蛇,可是让他明白了,在这个异世的丛林里,也许,真的有很多让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会发生。
  好好休息了一晚上,一夜无事,楚筱洛醒来时,丛林里已经再度布满了从树隙间投下的光柱。站起身,扭了扭腰,精神不错。抬头从树隙间看了眼头顶,温暖的阳光照射而下,让早上的丛林,雾影蒙蒙。从树壁处拿了颗果子出来,用刀划开,吸溜吸溜的喝了好几大口,感到胃里不再空空如也时,才停了下来。
  这个果子还挺不错的,解渴还能填饱肚子,就是不管饿,一会儿肚子就饿了。拿着刀子看了看,也许该在路上顺便做几个陷阱,大型的动物就不指望了,能猎到一些小型的兔子、獐子之类的也可以。总比吃水果强些。
  把剩下的果子用布条绑好,系在腰上,还挺沉的。走到树洞口,小心的看了下果树林的动静,没有危险。楚筱洛才拉着从树洞顶垂下的树枝,慢慢的爬下树。
  向来时相反的方向走下去,所过之处,再没有了那么茂盛的藤蔓植物,偶尔能看到一丛带刺的灌木。周围很安静,只有偶尔从远处传来的兽吼声,告诉他,这个丛林里不是只有他一个活物。
  楚筱洛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慢慢的行走在厚厚的树叶层上,丛林里有点闷热,透过阳光能看到,在光线处,飘着蒙蒙雾气。身上已经有点湿了,这就是丛林的坏处,早晨的湿气很重,尤其是被阳光一照,树叶间、地上的湿气一蒸发,很容易打湿衣服裤子。
  走着走着,楚筱洛觉得自己的身上好像很痒,挠了挠,再看看裸~露在外的皮肤,一个个小红点在白皙的皮肤上,分外显眼。这是被什么东西咬得吧,虫子?翻开衣服看看,身上不少的地方都有类似的红点。
  拍拍额头,他怎么忘了,在这种丛林里,最不缺的就是那些小虫子,被那些虫子在身上咬一口,能让皮肤痒上好一段时间。找找有没有艾草吧,这可是驱虫的好东西。
  慢慢往前走,仔细的在路过的地方查找着艾草。找到艾草时,楚筱洛迫不急待的给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涂满了艾草的汁液,真是痒死他了,路上一直忍着没敢大力挠,他可不想给自己的皮肤挠破了。皮肤破了,会发炎,在这个丛林里,他又不认识那些草药,到时候严重了,死了都没人知道,他可不想当这丛林的养分之一。
  在再次感到肚子饿时,楚筱洛找了片地方准备做几个陷阱。陷阱无外乎绳套、大坑。两样都做吧,绳套比较简单,楚筱洛找了几个灌木丛附近下套,至于大坑,手上除了这把瑞士军刀,好像就没有其他能拿来用的东西了。
  扒开厚厚的树叶层,用脚踩了踩,还好,地不是很硬,这把刀够用了,就是费点时间。为了能吃到肉,浪费点时间也无所谓,在这里,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只是得小心点,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以免引来其他的大型肉食性动物,别到时候肉没吃到,反倒成了肉。
  一个多小时以后,陷阱做好。确定陷阱做得不会被发现以后,楚筱洛抬头看了看环绕的高大树木,去找点别的果子吃吧,总吃一样的果子,很腻。他记得,在来的路上,有一棵树上结着有果子。
  等楚筱洛去摘了果子回来时,发现做的几个陷阱都有被破坏的痕迹,只是绳套上没有任何动物,那个大坑也暴~露了出来,心里高兴,看来是猎到猎物了。兴冲冲的往陷阱处奔去,待走近了一看,楚筱洛傻眼了。
  做陷阱时,他就考虑到,以防万一有大型的动物路过,特意给陷阱的坑挖得够大,够深,只是,谁来告诉他,这坑里面的是兔子吗?你见过有小牛犊子大的兔子吗?见过兔子那双红眼睛像是要吃了你一样狠狠的盯着你吗?兔子不是都吃素么……
  坑里的兔子一身红火的皮毛,就像火焰一样绚丽,长长的兔耳朵竖立着,红红的眼睛里闪着贪婪的光芒,三瓣嘴的嘴角,还滴下了口水。
  楚筱洛心里一跳,想起了那条大蟒蛇看见他时的目光,也是这般,恨不得马上扑上来把他吃了。吃了??楚筱洛小心翼翼的往后退,还没等他转身,一道炙热的火焰便从兔子的嘴里向他飞了过来,堪堪躲开,火焰擦着他的手臂飞过,在他身后不远处突然消失。
  楚筱洛痛得倒吸了一口气,没空去管那火焰怎么会突然不见,手臂上的灼痛,让他额头频频冒汗。又不敢大声喊出来,就怕再引来其他的生物。
  手上的灼伤的确很痛,可也庆幸,因为他这么一躲,远离了那个坑,楚筱洛往后跑了一段距离,忍着手上的灼伤,躲在一棵大树后努力深呼吸。他这是造了什么孽,想吃肉,给他送来那么大只兔子就算了,为什么那兔子反而想吃他?
  懒得去深究兔子为什么也吃肉,反正这是异世,什么事不可能发生。轻轻的抬手,手肘处一片红,还起了几个水泡。楚筱洛心里暗骂,这该死的老天爷,把他弄到这个莫名其妙的的丛林。还有那只该死的兔子,等爷处理完伤口,回去就把你薄皮吃肉。
  那坑他挖得够深,那兔子只要没长翅膀,是绝对不可能出那个坑的。他要担心的,是该如何避开那只兔子的火焰。
  楚筱洛在附近小心转了转,胡乱采了些看起来像草药的草,弄碎了敷在伤口处,再用衣服上的碎条子绑上。看着身上已经快要遮不住身体的衣服,如果还叫衣服的话,楚筱洛心里就难受。他只是打架而已,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来到这个地方,来到这个地方就算了,为什么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超出了他的认知,蛇会吐水柱,兔子喜欢吃肉,还会吐火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死也不再下地府 by 斋贺 下一篇:兽人之宠你为上 by 花落倾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