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末世之重生 by 伏翼(下)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末世文 异能 随身空间

 

76、易少威武

  Y县是个小型县城,毕竟是依靠B市生存,所以各类设施齐全。

  敖慕天皱眉,他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被困在这。

  这是栋6楼小区,他们现在在最顶上,上4楼的楼梯被他们弄断了,所以一时不用担心丧尸会上来,只是,就怕这些丧尸一个两个撞起楼来。

  敖慕天揉揉眉,他们出了医院后立刻坐车子朝外开去,但是没想到黑压压的一群丧尸堵在街口,看见他们时,立刻扑了过来,他们只得弃车跑路,最后被逼到了一栋居民楼里。

  手一挥,雷击击碎眼前的丧尸,一群人忙往上跑,走到最后的凌景灵机一动,让土系异能者砍断楼梯,这样下面的丧尸没了楼梯一时无法上来,但是他们也被困在了这里。

  “老大,”凌景躺在地上,天上太阳已经黑了大半,看起来格外诡异,而下面则是黑压压的丧尸群,凌景看得眼皮发麻,估计被一人一口也分布够,丧尸不可怕,可怕的是成千上百的丧尸聚集起来,就像一条虫不可怕,但数以千计的虫子聚在一起,光看着就让人心发麻。

  “嗯?”敖慕天挑眉。

  “如果这次我不幸那啥了,记得回去告诉我家那个要他守身三个月才能找新欢,MD,白白被压了那么多次都没压回来,不甘心啊!”凌景狠狠道。

  “……”敖慕天羡慕嫉妒恨,无论是压还是被压,他家小然都不要他。

  “团长,”邹徵也走过来,“如果我死了,麻烦帮我照顾下韩大哥。”

  “喂!那是我大哥!!而且这台词你每次去做啥都要说次也不嫌腻啊?”凌景赖在地上撇嘴,其实黑色的太阳看久了也很好看,一跃而起,远眺脚下的城镇,镇子很小,一眼就看得到镇口。

  邹徵才懒得理凌景,只是执拗的看着敖慕天,敖慕天点点头,“如果我有个什么万一,小然就拜托你们了。”

  “……易少?”凌景像嘴里像吞了鸡蛋。

  “是啊,凌景,我知道你不喜欢小然,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看到我的面子上照顾好他。”小然,对不起,恐怕我要失信了……

  “不对!老大!是易少!!”凌景指着远处,“易少来了!!”

  “小然?!”敖慕天忙顺着凌景的方向看过去,远处那辆正要进镇卡车上那个男人不就是自己的小然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来这?

  愤怒、生气还带着些许喜悦充斥在敖慕天的心中,他想对着易然大骂,为什么要来这?他想对着易然生气,你这个小笨蛋,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可是,他还想紧紧抱着易然,告诉他他好想他……

  “团长不好了,丧尸开始撞楼了!”一个一直在观察丧尸异动的手下忙过来报告。

  敖慕天手紧握,他不能让小然过来,这里太危险了,所以……

  “我去把丧尸引开,你们带着小然快走!”

  “我去把丧尸引来,你们迅速接应上面的人。”易然一字一句的告诉巫童他们。

  “敖团长就在上面吗?”巫童抬头,远处居民楼上几个黑色的人影在朝他们挥手。

  “嗯,”易然点点头,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但他就是有种直觉他就在上面。

  “那把大明带去吧,到时候瞬移回来。”柳烯把张大明推上前,张大明忙点点头,他也可以保护易然哥哥的。

  “不用了,”易然起身,眯眼看着那几个人影,“你们接应了话就立刻走,别管我,我会跟上,如果,如果慕天不听劝就打晕他。”

  柳烯点点头,同时在心中为敖慕天同情。

  “一定要带他们走。”易然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却是为了别人而求。

  “当然,那可是我的大嫂。”巫童第一个表忠心。

  “阿嚏!”敖慕天揉揉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从太阳变黑起他就一直不祥来着。

  “老大,感冒了吗?”凌景忙凑过来。

  “没,”敖慕天摇摇头,“我把丧尸引开后,你们就顺着绳索爬下去,带着易然一起走。”

  “可是易少……”凌景想说易然很厉害,真的真的还厉害。

  敖慕天直接打断凌景的话,“带他走,没有他我会活下去,但没有我他会活得更好。”

  “……”凌景沉默了,易然对敖慕天的感情自末世重逢后他一直没看透过。

  敖慕天深情的望眼远处的卡车,“好了,开始吧。”

  “好了,开始吧。”易然系好鞋带,接下来是耐力赛,只要把丧尸引开,即使只能引走1/3,慕天他们要逃走也会轻松许多。

  易然突然一凛,全身冷气不要钱的发散出来,该死,那个人想做什么?

  七层居民楼上突然垂下来一根绳子,因为丧尸们并不会攀爬,所以敖慕天也做得光明正大,接下来的打算则是他滑下来然后鸣枪引来丧尸,只要把丧尸带的离小然他们远远的就行啦。

  “啪!”刺耳的枪声响彻云霄,敖慕天惊骇的看过去,举高的**下那张熟悉到深入骨髓的容颜,小然……你在做什么……

  枪声一响,原本围着居民楼下的丧尸们缓缓的转过身,有眼睛的没眼睛的看向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嘴角上扬,连续枪声响起,易然弹不虚发,枪枪命中丧尸头颅。

  高楼上的鲜肉,近在咫尺的鲜肉,即使是丧尸也知道该选哪样,乱舞的手臂,腐烂的身躯灵活的扑向易然。

  “老大……”看着楼下的丧尸群中如风般穿梭的人影,凌景不觉发出声来,“易少他……”

  “闭嘴!”很想狠狠骂句易然但敖慕天最终没舍得,视野里,那个并不是很壮硕的身影挥舞着手上的冰刀,白光一闪,滑落一颗头颅,手一挥,冰箭立即落下,灵巧的踢腿挥拳,手肘一拐,手掌一曲,凡碰到的丧尸无一不倒地,让看得的人心生佩服,但却该死的让他看不下去!

  而当其他火焰团成员看清楼下出现的男人是谁后,嘴巴大张,这真的是易少吗?只有几个先前有幸见过冷奕被杀那场面得人还能保持冷静。

  当看见易然速度加快,企图把丧尸引开后,敖慕天终于忍不住了,顺着绳索滑了下去,小然,你这个笨蛋!

  易然很满意看着几乎一半的丧尸被自己引开,保持着一定的速度,既不会让丧尸抓到自己也不会让丧尸走丢,虽然他不怕丧尸抓,但是,在被几百只丧尸追的情况下,一个迟缓就很可能被接下来的丧尸淹没,等到了那时再好的速度也施展不开。

  冰刃突现,割断前面丧尸的脑袋,后面再放一个,九道冰刃无差别的刺穿几个丧尸的脑袋。

  现在这些基本都算是变异丧尸,可惜却不敢停下来挖晶石,易然撇撇嘴,下手不留情,**、冰刃连番使用。

  “小然!”

  突来的呵斥让易然一时分神,虽然马上反应过来,但还是有两三只丧尸追了上去,一个扫腿踢碎一只的脑袋,两声枪响,另两只丧尸倒在了地上。

  该死那个笨蛋跟来做什么?

  跟来的敖慕天心急如焚,6、700只丧尸正在追着易然,最前面的人儿时不时被丧尸挡住,让他害怕的恨不得自己和易然换个位置。

  丧尸前后两面同时出现枪声让丧尸分段,一部分追向易然,一部分追向敖慕天。

  雷击闪电,一道道劈下来,带着九天之势,凡碰触者立刻烧成焦炭。

  见另一部分开始后退,易然没法,眼睛一瞥,踩上旁边平房前的桌子,一个轻跃跳上屋顶,迅速往后跑去,再轻松跳下,踩碎一只丧尸的头颅,落在敖慕天的身边。

  “我前你后。”易然看也没看敖慕天,现在还能怎样,自然是两人背靠着杀出一条路来,过了这么久,巫童他们应该接应到人了吧。

  敖慕天点点头,右手出现一大型闪电,噼里啪啦直响,一个推力,后面跟来的丧尸倒了好几只。

  隔开丧尸的同时右手一使巧劲,头颅咕噜噜的掉了下来,易然以手抵地,冰迅速在他手下凝结,由于地面被冻,丧尸速度暂缓,下一刻,无数冰箭从天而降,大规模诛杀。

  雷电紧随其后,带着紫色闪电的冰箭威力更甚,击向速度突然变慢的丧尸群。

  大范围的群攻击让好几十只丧尸失去了行动了。

  易然突然手一动,冰化水,总慕天了然,雷击水面,使得还能自由行动的丧尸如遭触电,个个手舞足蹈起来。

  但就在这时,太阳完全变黑,丧尸们不再受电击影响,站在还流窜着紫色电力的湿地上,朝易然二人伸出利爪!

  说时迟那时快,易然一把抓住敖慕天,进来空间。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嘿嘿,我又把我那冷笑话搬来,请结合你们现在的心情看,我才不信没人能猜出我到底想说什么!

  【无责任小剧场】

  话说某天两只OOXX进行时,突然一场地震,全部人死了,包括我们的主角。

  但是,他们又幸运的又重生了,于是……

  B市的敖小攻:小然,我现在就过来吧~~

  S市的易小受:不要,快末世了。

  B市的敖小攻:可是……大家都说卡着好难受~~”


77、

  “不知道老大他们怎么样了?”凌景坐在卡车上。

  巫童瞪眼凌景,被瞪的凌景莫名其妙,为什么这群人救了他们还甩脸色给他们看?

  “想不到易少会那么厉害,”这时有火焰团的成员赞叹道,别说在丧尸群里厮杀了,就连面对都有很大压力,却没想到一直被认为是任性无理刁蛮欠抽的易少会那么勇敢,而且杀起丧尸来还那么利落,那可是变异丧尸啊,天知道有多难杀。

  张大明跑过来,“不小心”踩了下刚才说话的人伸直的腿,也不道歉直接窝在巫童的怀里,大眼睛瞪着这些人,都怪这些人,要不然易然哥哥也不会冒那么大的危险来这。

  这时,后来上车的这群人终于明白了这低气压是怎么回事,摸摸鼻子,垂着头,不再说话。

  “我们回去吧。”凌景突然开口,他也很担心老大。

  一听这话,巫童的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啊,他们回去吧,回去救易哥。

  柳烯看眼凌景,忽略掉巫童,“不行。”

  “为什么?”被忽略的巫童怒了。

  “你忘记易队说的话了吗?”

  盲目崇拜的巫童一听易然这两字立刻缩了回去。

  “而且,我相信易队能平安回来。”莫飞怜跟在后面加了一句,暖暖的看向柳烯,就像我一直相信我们会在一起一样。

  柳烯被莫飞怜的露骨眼神看得耳根红通,不过还好的是,其余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而是沉默的坐在原地,没人再闹着要回去。

  “太阳黑了……”张大明一直在看天上的太阳。

  柳烯扫过跟在卡车后面的丧尸,脸色一变,“唐步开快点。”

  唐步踩下油门,车子加快速度。

  “别发呆了,都起来,能杀多少算杀多少,”柳烯苦笑,“也许,今天谁也逃不掉。”

  莫飞怜握紧柳烯的手,即使是死我也不放开你。

  ————————————————————————————

  “小然,你的手?”敖慕天紧张的拉过易然的手,被刮开的衣袖露出红色的血迹。

  易然收回手,正色道,“慕天,我们该好好谈一谈。”

  “无论你想谈什么都先止血。”敖慕天拉起易然的手,走向易然曾经说过放东西的山洞。

  这次易然没抽回手,只是叹口气,“慕天,这只是小伤口。”

  “对我来说,只要你受伤就是大问题。”敖慕天很生气,既生自己的气也生易然的气,气自己不够厉害,如果自己更强点,也许小然就不会受伤,气易然不懂得照顾自己,这么危险跑来做什么?

  易然反手一握,拉住敖慕天的手,走到泉眼前,把蓝色的泉水涂在伤口处,“慕天,你还不明白吗?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易然,不再是以前那个仗着你的宠爱就肆意妄为实则软弱无比的易然,现在的我,能保护好自己。”

  敖慕天沉默,也许从相遇的那刻起他就感觉到了小然的变化,可是他拒绝接受小然不再依赖他这个事实,如果小然不再依赖他,他还有哪点能让小然留下?

  摸上敖慕天孤寂而悲伤的双眸,“慕天,你不喜欢现在这个我吗?”

  敖慕天摇摇头,“现在的你更加耀眼也更让我倾心,可是,我凭什么留下你?”自己养的小鸽子终于翅膀长齐了吗?

  “为什么不想留下我?”易然挑眉,慢慢靠近敖慕天,头靠在对方的肩上。

  “你太耀眼,我怕留不下你。”以前就留不下,更何况是现在,不期然的,敖慕天想起刚才的易然,肆意砍杀的利落,冷酷无比的眼神,快得诡异的速度,还有那一手捏断丧尸脖子的力量,这样的易然,自己配得上吗?

  “你不要我了?”易然心里叹息,自己表现太过了吗?就连慕天这么强势的人也开始担心起来。

  敖慕天忙否认,“要,我随时都要小然的。”

  “所以,慕天你要记住,”易然抬起头,凝视着敖慕天,一脸严肃,“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们只有彼此。”

  狂喜在敖慕天心里蔓延,他从来没想过易然会对他说这样的话,这也是他一直不安的原因,嘴角无法控制的上扬,“小然,在你说出这样的话后,即使以后你后悔了我也不会让你走,你是我的,就算是要用锁链锁起来我也不会再放开你!”

  “嗯,”易然点点头,“如果以后我不乖了,你就拿锁链把我锁起来吧。”

  “我可舍不得……”敖慕天紧紧抱住易然。

  微风拂过,两人的发丝缠绕,仿佛结在一起。

  良久,敖慕天放开易然,“以后别这样了,你知道当我看见你时有多担心吗?”

  易然抿紧嘴,九道冰刃整齐落在敖慕天身后,抬头,无声的询问。

  “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我还是会担心你,你知道当你被丧尸追时我有多心慌吗?”

  “知道,”易然点点头,“我也担心你,担心你会死,所以我来了。”

  “……”敖慕天语噻,是啊,他担心易然的同时,易然也会担心他,如果今天是易然被困,他也会不顾危险的跑过来,他只想到了自己的担心,却忽略了易然的担心,同时,一股心疼油然升起,从来不会关心人的小然居然会这么关心他,到底是吃过怎样的苦才会明白自己的感情?敖慕天不是笨蛋,易然的突然转变肯定是有原因,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别人伤害过头才会念起自己的好来,一颗心全砸过来的易然让他更心疼,所以……

  敖慕天叹口气,“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那样了,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原来,自己养的不是鸽子,而是一只鹰,一只能自己翱翔于九天抵挡风雨的鹰。

  “嗯。”眉眼弯弯的易然第一次露出如此傻气的笑容,引得敖慕天心猿意马,不过,很可惜,现在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然后,敖慕天又想起被易然转移话题前的大事,“你的伤……”小心拉过手臂检查的敖慕天哑然的看着已经痊愈的伤口,而在这之前,敖慕天看向那蓝色的泉眼,却没提防眼里一抹狡黠闪过的易然。

  易然一脚把敖慕天踢下去,虽然这水不能再增加异能者的异能,但能加强下体质也不错啊。

  敖慕天抹下脸上的水,看着眼里带笑的易然,突然出手拉下易然,易然小呼一声,也掉了下去,不过一落下就被敖慕天抱了个满怀。

  “这泉水很不错。”刚好容下我们俩。

  “嗯,可以治疗伤口,还能……”误以为敖慕天是真的赞叹泉水的易然顿了下,“挽救被感染的人。”

  敖慕天一愣,他真没想到这个泉水会有这么多的好处,轻叹口气,心里不是欢喜而是忧愁,“别告诉任何人。”

  易然点点头,“我只告诉你。”

  敖慕天突地抱紧易然,“小然,你现在这么可爱,让我怎么受得了?”

  易然眼神一暗,“那就别忍。”抵在他臀部的硬物虽然让他有点不安,但却没原先以为的那么恶心,自己也许能接受……

  “小坏蛋,别乱**人,等到了B市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没有错过易然眼里的不安,敖慕天轻轻碰了下易然的额头,“有衣服吗?”

  “嗯,”易然心念一动,放在仓库的东西自动出现在他手上,一套运动装再加内衣裤。

  敖慕天直接当着易然的面脱光身上的湿衣服,换上新衣服,外套很适合,布料也很结实,不过,易然这么会有刚好合适他的衣服?敖慕天不用想也知道,崭新的衣服肯定是小然为他专门准备的,想到刚才自己居然还想把小然往外推,敖慕天就想抽自己一下,不过,“小然,下次内裤可以买大点。”

  “……自己去买,”易然瞪眼敖慕天,然后走到宽敞的山洞里换衣服,他还没那么厚脸皮能当着敖慕天的面脱衣服。

  不能进去的敖慕天摸摸鼻子,好像把小然惹恼了。

  换好衣服出来的易然看眼敖慕天,“你还要多久升级?”刚刚换衣服的时候看到放在里面的晶石他就升起了个念头,也许……

  敖慕天估摸下体内的能量,“还差4个四级晶石。”

  易然想也没想摸出4个晶石递给敖慕天。

  敖慕天接过,也没说谢,毕竟他们是夫妻,不需要那么生疏,手握晶石就要开始吸收时,易然打断道,“去泉眼里去吸收。”

  很听话的敖慕天脱光衣服然后下了泉眼,凝聚精神力的那刻,手上的晶石发散出耀眼的光芒笼罩着敖慕天。

  易然瞪眼放在那堆衣服最上面那条据说小了内裤,嘴里碎碎念,“你才小了呢,你才小了呢!”

  过了大概1个小时,敖慕天睁开眼睛,漆黑的眼睛光华内敛,看着正在吃苹果的易然笑道,“成功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容易成功,当初2级升3级时那种压迫感根本没遇上,看来,应该是这泉水的功劳。

  扔了个苹果给穿好衣服的敖慕天,敖慕天三两口吃完,两人打算出去了。

  易然先查看了下外面,确定那群跟来的丧尸已经散开的差不多后对敖慕天点点头。

  “嗯,那我们出去吧,”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当成经不起风雨的幼鸟,未来,我们一起去创造。

  易然拉住敖慕天的手,下一刻,两人出现在空间外。

  残留在外面的丧尸一见凭空出现的两人,立刻扑过来。

  敖慕天一个侧身,顺势一踢,被他踢中的丧尸撞在墙上,还没等丧尸起来,一个冰刃刺穿他头颅,两人配合极好。

  闪电击过,一只企图偷袭易然的丧尸被劈成两段,易然手一挥,冰箭刺穿一只正靠近敖慕天的丧尸。

  相视一笑,转而杀起丧尸来。

  蓝水的好处很快显现出来,敖慕天觉得他的体能增强了不少,至少以前他还不能一踢就把丧尸踢得老远。

  但是谁也没放松,因为丧尸比起他们进空间前更加难缠,速度、力量已经比的上二级丧尸了。但是对于四级异能者的易然和敖慕天而言,还是没多大问题,毕竟他们有外挂在,打不过还能躲。

  谁也没提凌景和巫童他们,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追上去。


78、夫夫同心


  连串的飞石袭向前面的丧尸,柳烯脸上满是汗水,可是却抽不出一点空来擦下。

  莫飞怜被他护在身后,身上全是伤痕,翻开的皮肉下可以看见里面的森森白骨,那是在躲避眼前这只五级丧尸时被其他丧尸不慎抓伤的,不过还好的是,除了这只高大的丧尸外,其余的皆是二级及以下,所以即使被抓伤也不会使得三级异能的莫飞怜变异。

  丧尸任由飞石打在他身上,只留下一条条的刮痕,长手一伸,抓住眼前一名体能异能者,手一掰,活生生的把脑袋掰成两瓣,兹巴兹巴的吸起脑髓来。

  亲眼目睹并肩作战的队友就这样丧命让凌景悲愤不已,可是手上的冰刃打过去根本不造成任何伤害。

  巫童一个火球发过去,丧尸头一偏,轻松躲开,扔下被吸光脑髓的尸体,砸吧砸吧嘴,又要伸手去抓另一个异能者。

  邹徵加快速度撞开那人,一刀砍向丧尸伸来的利爪。

  丧尸甩甩爪子,一把把邹徵甩开老远,眼看就要撞上树时,邹徵用手护住身子,碰的一声撞到树上,邹徵掉在地上。

  还有一部分人则在清理其它丧尸,由于日食加快了丧尸的变异,所以他们遇到的大多都是一或二级,甚至三级丧尸,速度、力量都比以前翻了一倍,它们堵在卡车前,拉扯着,成群成群的丧尸卡住了卡车,迫使他们不得不下来。

  面对毫无痛觉前仆后继的丧尸,虽然他们勉强稳住,但是就在快松口气时,原先在路上所见的那只高大的丧尸也追了过来,明明他们都已经绕路了却没想到还会遇上,这让人不得不叹声倒霉。

  由于卡车被丧尸堵住所以无法坐车离开的他们只得迎战,莫飞怜是第一个动手,结果还没挨上就被丧尸一把扔进丧尸群中,虽然及时反应了过来,雷电连连发出,但也挡不住丧尸们的攻击。

  莫飞怜一个飞腿踹开一只丧尸后,手上也不停,雷电聚集,砸向另一只企图咬向自己的丧尸。

  右臂一痛,一条红色的抓痕出现,莫飞怜忙把这只抓伤自己的丧尸杀了后,背上又一痛。

  丧尸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把莫飞怜淹没时,一大群飞沙走石刺穿了丧尸的后脑,斐菲上前来迅速杀死剩下的几只,然后把莫飞怜带到柳烯身边。

  也没来得及检查莫飞怜身上的伤,柳烯沉声道,“李一、米魅、湛蓝、唐步负责外面的丧尸,不能让他们靠近,其余的跟我杀那只大的。”

  凌景看眼柳烯,也迅速发出相同的命令。

  这一分配让所有人很快找准位置,但是却没想到那只丧尸会如此厉害。

  利爪刺穿一个异能者的腹部,手一甩,然后抓向巫童。

  巫童瞳孔收缩,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不过的巫童虽然极力用火球干扰,但丧尸逐一把火球挥开,眼看就要抓住巫童时,一个小身子突然出现在丧尸头上,锐利的刀尖刺向丧尸后脑,丧尸手一挥,张大明被挥了出去,眼看就要掉进丧尸群中时,张大明一个急闪,人影在半空中消失,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不远的树下。

  巫童趁那一下暂时逃离了丧尸的攻击范围。

  丧尸也不再理巫童,而是一心想抓住张大明,张大明连连瞬移,惹得丧尸分外恼怒,直接拔起路边的一棵树胡乱横扫。

  眼看离它近的几人就要被扫中时,一道雷击准确击中树干,卡拉一声,树从中断成两截。

  众人望去,两道人影迅速靠近,跑在最前面的那道并没停下,而是一个跃身,银光一闪,直直刺向丧尸的头颅。

  丧尸匆忙闪开,人影落在地上,是易然!

  “易哥!”

  “易队!”

  不得不说易然深得人心,他一出现,其他人变得更有干劲,那是一种和绝望完全相反的希望,让人相信着只要有他在他们就能安全渡过这个难关。

  “别让其他丧尸靠近。”易然头也没回,看着丧尸,冷冷下着命令。

  其他人一得令就开始杀向一直企图靠向他们的丧尸。

  “老大?”凌景看着还喘着气的敖慕天,再看眼脸色如常的易然,开始产生“不知道以后老大压得过易少不”这种奇怪的想法。

  敖慕天努力平缓呼吸,他现在对易然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这么长的一段路下来,小然气都不喘一口,而他跑到后面还要小然拉着,这不得不说打击到了他,不过,打击过后更多的却是骄傲,看看,那个那么厉害的人可是他家的小然,他的小然!

  易然后退两步,全神贯注在面前的丧尸身上,不可否认,丧尸的弱点是后脑和脊髓,但是,问题是该怎么靠近击杀?这只丧尸比想象中的更加强横,也比想象中的更加聪明。

  前一次的试探已经让易然明白了硬碰硬的话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

  易然突然一个靠近,丧尸裂开尖牙,尖爪也伸了出来,就在易然快撞上时,一个矮身,他的目标是丧尸的膝盖处。

  趁丧尸没反应过来,一个重踹,踹中丧尸的膝盖,易然的力量也不是常人能比,丧尸一个踉跄,单膝跪地,易然直接滑过丧尸身侧,一跃身,刀顺势横劈。

  感觉到危险的丧尸忙用手挡,一道闪电落下,劈断丧尸手腕。

  易然那刀划过断开的手腕直接砍中丧尸的脖子,刀落在脖子上,发出犹如碰上钢筋的脆响,刀啪啦一声立刻断裂,易然迅速化冰成剑,继续朝那已有白色划痕的颈部砍去,冰剑砍上去,易然再凝冰,这次很是顺利,居然砍进去了。

  丧尸双手横扫,易然不得不闪开,恼怒的丧尸一声嘶吼,周围的丧尸越发焦躁用力起来。

  易然再次靠近,跃起再次用剑砍下去,敖慕天手起,雷电顺着剑劈向丧尸,惨遭两重打击的丧尸颈部的伤更加严重。

  敖慕天夺过凌景手上的刀,跟上前去,趁丧尸专注于易然时,反手一刀,直直刺中丧尸腹部,虽然不是致命伤,但也使丧尸一滞。

  紧跟着,就着那道伤口,敖慕天劈进一道雷击,迅速的,丧尸被雷击刺穿腹部。

  丧尸双手撑地,地面突然冒出尖锐的地刺。

  敖慕天大惊,被易然一把拉出地刺范围。

  易然心里也很惊讶,谁也没想到居然丧尸也会异能攻击,还是说丧尸到了一定级别都会产生异能,那样的话,对人类来说不亚于是个噩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末世之重生 by 伏翼(上) 下一篇:契约婚姻 by 墨玉飞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