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古杀手穿越 by D调糖果(强强/穿越/兽人/异世大陆)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穿越 兽人 异世大陆


古代杀手穿越兽人世界,妖娆女王受vs面瘫忠犬攻。

无情这货不是好人,乌瑟斯这厮捡到个坏人还给宝贝上了。
两条不搭的线就这么给搭上了。
然后“杯具”了……
可惜,某人还偏偏把“杯具”当“洗具”了。
谁说杯子不能用来漱口当牙杯啊(╰_╯)#
明明可以当“洗具”就不要呆在“杯具”里充数了!
糖果笔下这两个娃啊——
一个由“杯具”变“洗具”;一个拿“杯具”当“洗具”╮(╯▽╰)╭……

此文玄幻,雷者慎入!
——以上

1

1、所谓跳崖 ...
 
 
  “无情,跟我回去。”断魂崖上,一黑衣劲装男子对着被逼到崖边的红衣男子说道。
  
  “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我没想到会是你,绝刹。”崖边风猛烈的刮着,无情一身华丽红衣凌立崖边,如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对于无情的责问,绝刹沉默以对。他们都是孤儿,他比无情长两岁。他们是同一批被选中的孩子,不过由于资质的不同在后来的训练中被分到了不同的分殿。在他当年的印象中,无情是个瘦弱的孩子,能否在训练中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但无情远远比他想象的坚强倔强,对于活下去比谁都执著。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无情继续追问,声音变得有点沙哑,美丽的凤眸中有了些湿意,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七彩的波光。
  
  看着这样的无情,绝刹突然有一种时间停止的错觉。却在这绝刹分神的瞬间,无情已纵身跳下断魂崖。
  
  “无情……”绝刹闪身来到崖边,却见崖下一片云海,无情红色的身影渐渐隐没在这片云海里。绝刹伸出去的手缓缓握成拳,指尖深深的陷入肉里,“你这是何苦……魅惑我只是为了跳崖?你明明可以在我分神的瞬间……你明明是那么执著于生的人……”
  
  “就算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也决不会死在别人手上,哪怕是你也不行,绝刹。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我既然不想杀你,也不想就这么死去,那么就看这天开不开眼了……”感受着身体的急速下坠,无情缓缓闭上眼,静静的等待着上天的判决,是摔得粉身碎骨,还是出现一丝转机……
  
  他是故意逃到断魂崖上来的,这是一条绝路,他怎么会不知道。但他身负重伤又被连续追杀了三天三夜,他的身体快到极限了。而断魂崖,在他第一次来到断魂崖时,就觉得此地是他的归宿,觉得自己若是死就要葬身在这云海之中,所以,他来了。死,他不逃避;生,他不放弃。
  
  不知下坠了多久,久到无情恢复了一分的气力,不再需要闭目养神。无情调整了一□体下落姿势,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坠这么久,在没用轻功的情况下,这下坠速度不增反降。
  
  不待无情细想,一棵大树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棵树很大,更神奇的是它就这么硬生生的从峭壁中长出来。再下落一会,无情就可以够到这棵树了,这是他的机会。无情掐着时机,腕上的绞金丝快速放出缠在树上,下落的身体一顿,就这么挂在了树上。微微一个借力,无情坐到了树枝上。刚刚恢复的一分气力很快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之下消耗殆尽,无情开始冷静的审视自己现在的处境。
  
  目测之下,他现在离崖底大概有三十米,茂密的森林遮住了地面,看不清地面的具体情况。若是平时,他已经毫不犹豫的飞身而下了,不过如今他身受内伤,比平常人都不及,三十米足够要了他得命了。而且就算他安全着陆了,这从未涉足过的森林会有什么等待着他还是未知数。
  
  想到这,无情苦笑了一下。现在他或许只能待在这树上,恢复一下伤势再做打算了。不过怕是伤还没好,他就得先饿死了……
  
  等等,那是什么?无情思索之际无意间瞥见了一个山洞。还别说,若不是恰好看见,这山洞虽然很大,但还真不好发现。因为它恰好被这大树茂密的枝叶给挡住了,让身在树中的人很难发现它的存在。待在山洞里,总比挂在树上好吧。无情咬咬牙,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小心的在树枝上移动,一步步的接近洞口,最后,一个闪身跃近了洞内。
  
  “咳,咳……”由于动作太大,受伤的内脏再次受到震动波及,无情重重的咳了了两声之后,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随手擦了一下嘴边的血迹,无情从腰间摸出一颗药丸,服下。这药虽是疗伤圣品,但也有其不好的地方,就近的而言,就是这药附带的麻醉效果。这也是为什么他到山洞内才服药的原因,要是在树上服药,待会由于麻醉昏睡过去,然后从树上掉下去摔死可就不划算了。
  
  很快,在药效和体力透支的双重作用下,无情彻底的陷入了昏睡之中。而此时,黑暗的山洞深处,一个生物正凭借他在黑暗中也同样优秀的视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
  
  乌瑟斯今天没有出去狩猎,兽人饱食一顿之后,几天不吃东西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昨天他猎了一头龙兽,并以兽型把它全部吃掉了,现在他在山洞里休息,消耗食物。在这片萨魔森林,保持精神和体力很重要。这是成年兽人的历练的地方,危险无处不在:凶猛的野兽,食肉的植物,还有敌对部落的兽人。故而就算是休息,乌瑟斯也未放松警惕。早在听到洞外树上的异动声时,乌瑟斯就无声无息的化成了拟兽形态。这里是他的栖息之所,有他的气息,一般情况下野兽或者兽人是不会这样闯近来的,所以到这里来的……
  
  呃……竟然是个雌性!?时刻准备着入侵者一出现就扑上去给予致命一击的乌瑟斯傻眼了。扑上去?噢!他是很想扑上去把这突然出现的雌性紧紧抱住,以确认他不是在做梦,要不然在这个地方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娇小美丽的雌性?
  
  “咳,咳……”雌性重重的咳嗽声拉回了乌瑟斯的思绪,这梦好像有点真实过了头。因为他看到雌性吐出一口鲜血,兽人灵敏的嗅觉已经让他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与此同时乌瑟斯的心更是狠狠的被揪了一把。相对兽人而言,雌性本是珍贵而脆弱的存在,需要好好照顾。这到底是哪个混蛋照顾的雌性,竟然让雌性生了这么重的病!
  
  看到雌性昏了过去,乌瑟斯快速出现在洞口。刚想把人抱起来,却看见自己伸出的爪子,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瞬间变回了人形。小心的伸出手,触碰到雌性的瞬间,乌瑟斯久为波动的心湖好像被什么电了一下,心跳都漏了一拍。
  
  软,很柔软的触感。乌瑟斯犹豫的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硬邦邦的身体,又更加小心的摸了摸眼前昏睡的雌性。再次却认刚刚的触感不是他的错觉,这份柔软大概比部落里刚出生的雌性幼崽还要软!他想即使这个雌性长得再丑,凭着这副柔软的身子也足够吸引很多兽人了。兽人对于雌性柔软的身子有着天生的渴望。
  
  但是这个雌性不但不丑,反而美得跟不是这个世界人似的。刚刚远远的看到这个雌性,就已经被他的美貌所惊异。现在如此近距离的看,雌性身上好闻而特殊的气息,更是让乌瑟斯对雌性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崩溃。这个雌性有一头柔软黑亮的长发,皮肤很白,很细腻,即使这么近的距离也不见一丝毛孔。五官更是精致,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小扇子。小巧的唇边还残留着一丝血迹。这脆弱的美和空气淡淡的血腥味毫无疑问刺激的这乌瑟斯的兽性。这真是上天赐予他的珍宝啊。
  
  但一想到这血是这美丽的雌性刚刚吐的,乌瑟斯就算再怎么兽血沸腾也凉下了一大半了。把种种问题抛在脑后,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给这个雌性治病,要是人就这么没了,他可就亏大了!
  
  乌瑟斯小心翼翼的将雌性的身体从头到脚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明显的外伤,应该真的是生病了,而且这病还很严重。乌瑟斯两只大手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这个雌性的身子不仅软而且还很单薄,应该还没有成年吧。想了想部落里雌性抱幼崽的方式,乌瑟斯轻轻的把这个被判为生了重病的雌性幼崽抱在了怀里。
  
  这一抱,乌瑟斯又是一惊,这个雌性好轻。虽然还是幼崽,但看样子应该离成年不远了,怎么会这么轻了?想到这里,乌瑟斯又把照顾这个雌性的不知名兽人问候了一遍。不过他好像还忽略了什么,灵敏的鼻子吸了吸气,雌性的气息由于距离的贴近更加浓郁了,但是却没有其他兽人的气息,甚至连部族的气息都没有!这个雌性已经很久没有跟族人一起生活了,难道他一个人在流浪?想到这里,乌瑟斯都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一个雌性自己一个人生活?还是生活在部落之外?你说的那是流浪兽人吧!
  
  乌瑟斯现在的心情就些乱,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个雌性,他一定开始在山洞里团团转了。他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怀里的雌性病了,需要有个舒适温暖的地方让他好好休息,然后还需要一些草药,还有食物什么的。或许应该早点带他回部落,找有经验的雌性看看。
  
  乌瑟斯一边思考着,一边抱着雌性走到洞内。仔细的在兽皮堆了翻找这着柔软的皮毛,不过很可惜即使他这里最柔软的皮毛对比起怀里的人儿来说都是粗糙的。现在他真恨自己平时怎么不多猎些绒毛兽,这种小兽虽然不怎么有肉,但皮毛却是十足的柔软。要不待会他就去抓十几只绒毛兽来给雌性做条毯子?
  
  不过,此刻乌瑟斯先是拣出块兽皮,擦出一片光滑的石面;再把他现在所能到的最柔软的兽皮铺上。然后把雌性轻轻地放了上去。暂时先这样吧,待会他再出去添点东西。毕竟雌性对生活条件的要求是和兽人不能比的,而以这个雌性现在的情况,要马上带回部落怕是不可能,所以还得在这养上一阵子,等他身体好点再说。
  
  向来行动多于语言的兽人将生病的雌性安顿好后,很快离开了山洞。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谢谢捧场\(^o^)/~
所谓跳崖 乃狗血穿越的依始啊~~

关于本文国际单位“米”的使用问题:
商代,一尺合今16.95cm,
周代,一尺合今23.1cm ;
秦时,一尺约23.1cm ;
汉时,一尺大约21.35——23.75cm ;
三国,一尺合今24.2cm ;
南朝,一尺约25.8cm ;
北魏,一尺合今30.9cm ;
隋代,一尺合今29.6cm ;
唐代,一尺合今30.7cm ;
宋元时,一尺合今31.68cm ;
明清时,木工一尺合今31.1cm。
作为一个现代人,写的一篇架空文,糖果为了方便沟通果断给它翻译了O(∩_∩)O~
本文中古人他没有的说法很多,而且如果严格按古代来写的话,有些表达就没有趣了,纯属架空文,就像古代其实是木有武侠的一样~~
所以类似问题看官们就不要再提了O(∩_∩)O谢谢!

 


2

2、所谓清醒 ...
 
 
  待无情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早上了。
  
  感觉到有什么酸酸甜甜的液体在嘴巴,无情下意识的舔了舔。不是他不怕被下毒,只是因为他这身子在早期的训练中已经百毒不侵,身为一代毒医的关门弟子可不是说说的。
  
  其实就算昏睡着,他也有那么些时候是有意识的,只不过实在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罢了,而且明显的感觉到没有危险的存在,所以他很放心的继续睡着。对于这些天一直有人在照顾他的事实,他更是十分清楚,虽然疑惑,但只要是不想死的人,任谁也不会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别人提供的帮助,不是么?
  
  微微积蓄了一些力量,无情睁开眼睛,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方,又是什么人能发现身处山洞的自己。
  
  “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有哪里不舒服吗?”看到昏睡了三天的小宝贝总算睁开了眼睛,乌瑟斯提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这几天乌瑟斯已经认定这个雌性是自己的珍宝,这个雌性没有族人,在野外被他捡到,身为单身兽人的自然有拥有他的权利,而这权利乌瑟斯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开玩笑,这么美丽柔软的雌性,他又不是傻子,虽然部落里也一些成年的雌性希望与他结成伴侣,不过他更喜欢眼前这个小宝贝就是了,他有的是耐心等小宝贝成年。
  
  看到眼前健壮的男人,无情有点回不神来。这个男人身材可不是一般的高大啊,就算现在弓着身子低着头也有两米多吧。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身上简单的围了块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皮,再看看自己还是身处在昏迷前的山洞内。“野人”这个名词瞬间出现在无情的脑海里,然后无情很快为自己脑补了一下这些天所可能发生的事。
  
  大概是自己闯进了这个野人的住处了,然后这个野人发现了自己,觉得自己是他的同类就把自己救了。他想,大概是这样的。
  
  看着小宝贝睁开眼之后就对着自己发呆,乌瑟斯还未放下的心,又重新提到了一个高度,雌性生病本来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他们身体弱,很有可能就这么一病不起了。他的爹爹就是这样的,一想到这些,乌瑟斯就担心得不得了。“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说着就把大手小心的覆在了小宝贝光洁的额头上,没发烧啊,也不是太冷了啊,到底怎么不对了?
  
  被乌瑟斯的动作拉回神,无情本能的想躲过那只伸过来的大手,不个好像有点力不从心,又听见这野人嘀哩咕噜说了些什么,他隐约的知道这个野人是在担心自己,但又不太明白他具体说了什么,只好开口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然后拍了拍对方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示意他安心。
  
  乌瑟斯本还在怀疑小宝贝是不是不会说话,不过很快小宝贝就开口了,而且声音还异常的好听。还有那一直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黑色的,和他的头发一样的黑色,很少见却是异常的美丽。那双眼睛是灵动的,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魅惑的味道,虽然不知道刚刚小宝贝对自己说了什么,但乌瑟斯明显的从这双眼睛中看出了自己的小宝贝精神还不错。嗯,还很有精神,这样就好,乌瑟斯的心稍稍放宽了一些。
  
  不过一想到自己说话与自家宝贝语言有点不通,交流困难,乌瑟斯又有点犯难了。但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了。看到他轻拍着自己的手,乌瑟斯的心又软了几分。把手拿开,然后把刚刚喂他吃的果子递到他嘴边,轻轻一挤,果汁就流了出了。
  
  “吃。”乌瑟斯柔声说道。
  
  大概明白这个野人的意思,无情也不客气,张开嘴吸着这酸酸甜甜的果汁,这么多天没正常进食,他是该吃些东西了。还别说这果汁味道还真不错,而且还管饱,喝下去之后他空着的肚子舒服了不少。
  
  在吃下第三个果子之后,看着这野人还有继续喂的架势,无情很果断的摆头,不吃了。这野人把他当猪喂呢,这果子每个都有自己手掌那么大,就算再饿也吃不下了。
  
  看着吃了三个果子就不吃了的雌性,乌瑟斯有点疑惑,难道是这个果子不好吃?不过,部落里的雌性幼崽好像都很喜欢啊?不等乌瑟斯深入研究这个问题,无情挣扎着要坐起来的动手,就把他给吓坏了。乌瑟斯赶紧把娇小的雌性扶起来,然后把绒毛兽毯子放在雌性身后,让小宝贝的身子陷在里面,然后说道:“病了,别乱动。”
  
  不过,很显然想要活动一下筋骨的无情是不会照办,再说他也挺不懂这个大个子的话,就算听得懂,他也没必要听不是吗?无情先是活动了一下手,然后用手揉捏自己的腰肢和腰肢以下的部分,太久没动的身体需要一下恢复。
  
  看到自家宝贝的动作,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作为一个合格的雄性,应该好好照顾雌性,所以乌瑟斯小心的伸出手,一边学着雌性的动作帮他揉着身体,一边观察小雌性的表情,见他没有皱眉,乌瑟斯就小心的继续着手上的事。小宝贝的身体软软的,揉起来很舒服。
  
  无情看这这个大块头野人做着跟他的个头很不相符的仔细动作,突然很觉得好笑。他不觉得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需要被如此对待,就算他看起来像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但那也只是看起严重罢了,虽然对于一个练武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很严重的伤了,但即使是这样,现在他的身体状况也是比普通人要好的。
  
  不过被人这样照顾,无情感到很陌生,除了这个野人没人敢这么照顾他吧。不了解他的人以为他是卖肉的,了解他的人要么避他如蛇蝎,要么畏他如猛虎。没有对这个野人的行为不满,无情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这个野人的照顾,他觉得这样似乎还不错。有些事情他向来是不拘的,人生苦短,只要他喜欢就好。
  
  似乎是被揉的太舒服了,困意再次袭来,本打算起来活动的无情有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无情是很懒的……
  
  看到自家宝贝又睡了过去,乌瑟斯冰封的五官突然化开,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小心的将小宝贝的身子放平,为他把毯子盖好,悄声离开了山洞。不过乌瑟斯没看见在他离去之后,一双黑色的眼睛缓缓睁开,一丝迷糊的痕迹都没有,清醒的望着他离去的洞口。
  
  乌瑟斯的动作其实是很轻的,这点让无情都不得不佩服。这野人这么大个头,又一丝内力都没有,竟然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在他周围活动,确实很神奇啊。不过也就感叹了一会,无情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那些疑虑都放一边去吧,身体养好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可能是由于睡太久了,无情这回没谁多久就感觉睡不着了。发现出去的野人还没回来。无情索性起身观察起他现在住的山洞。当初刚进山洞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山洞很大了,但没想到这里面更大。目测了一下这洞的高度,大概有十五米这样吧。洞内的东西很简单,除了无情睡的石床,就还剩一个简单的石砌的灶台了。
  
  虽说是灶台,那也是无情根据那灶台周围的东西判断的。那灶台上架着一口看似石锅的东西,旁边还有些石碗什么的,最神奇的是哪里还有几个陶罐。看来这野人还是有一些文明的,并非他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这里。灶台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水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水池里的水是从岩壁上流下来的。这个山洞生活设施还是蛮齐全的,不是吗?
  
  好吧,其实无情不知道,若是他刚来的那天看这里的话,恐怕他只会见到一个大石面和一个大水坑。石床是他来的那天乌瑟斯刚擦出来的,绒毛毯是他刚猎的,灶台也是他为了给柔弱的雌性做点能吃的东西新搭的,那些什么石锅、石碗也都是这些天做的。好吧,除了那几个装调料的罐子,你见过兽人出来历练还带其他东西的么?他又不是出来旅游,就算是旅游,一个单身兽人出门向来都是很简单的,只要有森林在他们向来不用愁吃穿。
  
  不管无情现在额头上冒出了多少条黑线,他的心情依旧淡定无比,比这更差的条件他都呆过,现在他还有吃有住,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一堆不知名的兽皮随意的被堆放在地上。无情好奇的走过去,蹲下-身子研究这些他从未见的兽皮。这些兽皮很硬,有的甚至还带鳞甲,若是不小心手指很容易就会被划破。而此时,无情额头上的黑线更多了,因为他刚才很不小心的被划伤了。
  
  他的这双手他一向是很宝贝的,若是平时运功的话,这说手可以说是身体上最硬的部分,同时这双手也是相当的灵活柔韧的。因为这才是他真正的杀人工具。他本不是力量型杀手,也不是隐藏型杀手,他所擅长的是用毒和魅惑,所以他有着柔韧的身体,惑人的面容和一身的毒术。
  
  记得他第一次任务就是被调-教成小倌被拿去送给任务目标,那年他才十二岁吧。虽然他曾经非常厌恶自己阴柔的长相,但是这样的容貌的确让他更容易迷惑目标不是吗?而且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和地位的做高,男性的特征与威严也越来越明显。
  
  虽然他的皮肤仍然白皙柔嫩,但他的身高和柔韧的肌肉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但想到醒来时看到的野人大块头,他又有些怨念了。不过想来他现在这样的身体,本就与他的训练方式有关,而他的训练方式又是根据他自己的身体情况而定的,他的身体本就是这样,他好像没什么必要和一个野人计较。
  

作者有话要说:所谓清醒 乃必然之事啊~~

 


3

3、所谓草药 ...
 
 
  就在无情看着自己被划破的手指冒黑线时,乌瑟斯已经从外面回来了。他这一回来,刚到洞口就看见自家宝贝不但自己从床上下来了,还蹲在兽皮堆里摆弄着什么。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黑顺的头发拖到了地上,很是可爱。
  
  不过乌瑟斯很快就发现自家宝贝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然后就看到小宝贝白嫩的手指上突然多出一道口子,血还在往外冒。乌瑟斯当下就恼了。噢,该死的,他怎么能把那些坚硬的兽皮随随便便放那,害得小宝贝刚醒来又受伤了。
  
  乌瑟斯快速走到兽皮堆边上,将小宝贝手边的兽皮扔得远远的;然后一把抱起小宝贝回到床上,小心的张开嘴把小宝贝划破的手指含住。
  
  感觉到有人快速接近,无情本能的想躲开,没想到被抱了个正着。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阵风刮过,就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床上。无情无语的看着含着自己手指的大块头野人。这野人是练过的吧,这速度,这身手,实在是有些打击杀手,就算他受了伤,就算他擅长的是用毒,但也不代表他没有一点身为杀手的基本素质好不好。身手的灵活,速度的敏捷,是作为一个杀手所必须的好不好。
  
  看到大块头还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无情坏心眼的在对方抵着自己手指的舌头上刮了一下。还别说,这舌头虽然粗糙了点,但韧性十足,‘放开,脏死了。’无情开口说道,也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懂。
  
  乌瑟斯感到舌头上一痒,自家宝贝小声的说了些什么。松开了嘴,离开时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家宝贝白嫩的手指,小声的低头问道:“你说什么?”
  
  看到大块头的动作,无情又好气又好笑,听不懂方的话,干脆也不浪费力气说了。这个野人也是担心自己而已,他确实没什么好和一个野人计较的。
  
  乌瑟斯见自己宝贝不再搭理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雌性不高兴了。离开床边,走到自己找回来的草药堆里翻了翻,治病的药他不懂,治伤的药他在行。毕竟兽人即使身体强壮也是会受伤的,用些草药伤会好的快些。
  
  乌瑟斯抓过一把止血的药,放在石碗里捣烂,然后端着碗走到床边,小心的把药汁涂在自己宝贝受伤的手指上。
  
  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清凉之感,无情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这个大块头刚才所做的一切自然落在了他眼里,对人心敏感的他自然也察觉的出这个野人几乎对他没有一丝恶意,所以也就随他去了。只是没想到这药效果这么明显,他手上的伤口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给我看看。’无情朝着大个子野人端着的碗伸手。
  
  乌瑟斯大概明白自家宝贝是要看看这草药的意思,不过也没把碗直接递过去,要知道这石碗看似小巧,其实是很重的。所以他只是把碗放低,低到自家宝贝可以轻易看里面的东西。
  
  没有在意大块头是不是要把碗给自己,无情的注意已经被这他从未见过的草药所吸引,他本研究医药之道多年,竟然还有这等他从未见过的神奇草药,他岂有不惊之理。无情从碗里捏了一点药渣,凑近看了看,然后闻了闻,最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一直在关注自家宝贝动作的乌瑟斯还来不及阻止他张口要吃的动作,就被那粉嫩的小嘴中窜出的丁香小舌给吸引住。看着那粉嫩的小舌头,在那绿色的药渣上轻舔了一下,又缩了回去。乌瑟斯就恨不得张嘴把那小香丁捉住,然后乌瑟斯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热流向他的小腹下汇聚。成年多年的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回事,于是乌瑟斯逃命似的离开床边。床上的雌性还没成年,他可不想吓到自己的小宝贝。
  
  对于大块头突然跑开的行为,无情没有在意。他跳下床,走到刚刚被他忽略的“杂草堆”里,那个野人刚刚就是在这里翻出草药来的。这里有很多种植物,很明显都是被人有意挖回来的。好吧,无情承认这些植物他大多数都没见过,当然也有几味见过的。不过谁来告诉他那个大得跟大白萝卜似的野山参是怎么回事?这货不是人参,这货是萝卜,无情不断自我催眠,但手还是止不住往“大萝卜”身上伸……
  
  等到乌瑟斯作好心理建树,转身寻找自家宝贝时,懊恼的发现自家宝贝又从床上下来了,还好这回是扎到了草药堆里,那里应该比兽皮堆安全些。看着小雌性好奇的抱着七叶朱果草的根,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眼睛都闪闪发亮了,乌瑟斯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无情抱着这疑似大萝卜的人参,仔细嗅了嗅,嗯,没错是人参的气味,而且还刚出土没多久。正犹豫着要不要尝一尝,最后确认一下,却发现不知道从哪下口。
  
  这时一只大手递着一小阶节参须出现在无情面前。发现自己想尝的样品出现在眼前,无情伸出舌头把东西一卷就纳入了口中。嗯,果然是人参,没错,无情细细的品尝着,感受着这人参对身体的滋补效果,这效果竟出乎意料的好,他本是练武之人,药材到他身上自是要比平常人用的效果好些,不过这次用人参的效果竟比那传说中的百年人参还要好。莫非这大人参长了有千年之久?不过人参长的大个也并不代表长得久,可惜这人参的芦头已经被拔掉了,要不然可以鉴定一下它的具体年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随身空间·丧尸末世 by 发烧大神(随身空间/种田文) 下一篇:单身奶爸 by 飞镖阿大(年下/恐龙蛋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