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四队人?”

    “这块陆地上有很多危险,有同伴同行更安全。”

    “那你怎么办?我……什么都不会。”阿宁黯淡的说。

    “我很厉害。”男人认真地说。

    “嗯,”阿宁对自信地雄性微微一笑,“我相信你。”

    “……收获节很好玩,长达……时间是一个月,各个部落都会带他们的特产,来交换其他部落的特产,会能看许多东西,每天都有一种的比赛,比酿酒,比力气,比猎物,比衣服……最后一天会统计哪一个部落得到的第一最多,这个部落就能从其他部落带来的物品里任挑十件,还能要求其他部落表演一个节目。上一次是我们部落赢了,族长要求每个部落派出一个雄性穿着纱衣来跳飞鸟舞。”见阿宁疑惑地眼神,男人解释,“收获节是要快乐的节日,飞鸟舞很……是很飘逸的舞蹈,雌性跳起来很好看。”阿宁一想,雄性穿着飘逸的纱衣跳飘逸的舞……哧得一声笑了起来,男人也一笑,继续说,“再上一次,我还小没能去,听说,族长那次也是被推出去表演的雄性,要求表演一种可爱的动物。”阿宁乐不可支了,他一直知道自己笑点不高,但也没想到这么低,不过一想到那些高高壮壮的雄性们,跳舞,表演,阿宁肚子又疼了。

    男人半搂住笑得东倒西歪的阿宁,嘴角微弯着,直到阿宁终于止住笑意,才说,“到最后一天,会举行最大型的篝火晚会,大家要一起喝酒,一起吃肉,一起跳舞,一直到天亮都不停。”

    “一定很有趣。”

    “嗯,你一定会喜欢。”

    平原的风没有方向吹来,长及膝地草左右摇晃着,阿宁看着这些草突然下了决心,他抬头看看安静地男人,被挡在男人阴影下的他心里暖暖的很开心,自觉不会有多少机会回家的阿宁,决定放下自己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开始习惯自己的新身份,受人照顾的角色。

    生活就是这么一回事,阿宁想,当初他不习惯城市,却在城市生活了十几年,也不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却一个人生活了近十年,现在他不习惯雌性的身份,但总有那么一天他会习惯,时间会让他习惯。

 第 19 章

    男人部落名称叫平原部落,因为这片平原上只有它这一个部落,没有其他部落和它抢名字,所以就叫平原部落。

    从平原部落到东部落的路很长,也很辛苦,男人会对阿宁说东部落,也是因为这条路足够漫长、足够危险,男人思想很单纯,雌性选择雄性最重要二个原因一个就是雄性能够在各种危险下保护雌性,另一个原因就是雄性能找到丰富地食物。

    男人想这么长的一段路,如果他能把阿宁照顾得好好的,阿宁一定会想通。

    坐在两米多高的骑兽上,阿宁看了一眼飞速流过的地面,脑袋就是一阵晕眩,如果掉下去感觉一定不好,他缩下脖子,把头躲进披风里。

    他们已经在平原上行走了好几天,一路的绿色,让阿宁有些视觉疲惫,不过这一路倒让他认识了不少的植物,保证他不小心和男人分开,也不会饿死。

    摸摸肚子,阿宁觉得有点饿了,他摸索着把手探进抱在怀里的袋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果实,朱红色的果实和其他果实相比显得很小个,躲在披风里把果实吃进嘴里,嘴巴被塞得满满的阿宁有些辛苦的把果实咬烂,先吞下一点,才感觉嘴巴里有了空间,可以慢慢咬着。

    全速奔跑的骑兽速度很快,被牢牢地抱在男人怀里的阿宁在男人允许的范围动来动去,在没有东西消磨时间的情况下,他只能让嘴巴动个不停,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兴趣看看周围的风景,但迎面而来的烈风,除了最开始让阿宁觉得很舒服外,后来就只觉得冷了,特别在太阳下山后,阿宁就完全躲进男人怀里,动都不想动一下。

    又从袋子里摸出一个果实,握在手里,阿宁顺着男人身体,一路向上,熟门熟路的把果实塞进男人嘴里。

    男人抓着阿宁的手,把果实吃下,又用嘴轻轻蹭蹭了他的手心,才让阿宁把手抽回去。

    擦擦发烫的手心,阿宁感觉胸口升起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把嘴里的果实咽进肚子,他把披风拉开一个缝,让烈风吹进来,直确认脸上的温度下降,才缩回去。

    从他开始学着接纳男人起,男人就越来越大胆,阿宁已经不想再算就这几天时间里他被吃了多少豆腐。

    今天是难得的多云的天气,过二天也许会下雨,阿宁把发麻的左脚放下去,又把右脚盘起来,骑兽的背部很宽,他可以很轻松的把两只脚盘起来,然后坐在上面,不用担心大腿磨破。阿宁可不会骑马,他在原来世界,除了一次在路上看到卖艺的人骑着马外,也只在照片上见过马,更不会说这里的骑兽。

    从早晨一直坐到现在屁股开始发麻的阿宁,总算感觉到骑兽慢慢停了下来,他坐直一掀披风,就感觉后背一空,侧头一看,果然男人已经从兽背上跳下。

    “阿宁。”男人伸手抱住阿宁的腰。

    阿宁放下右脚,双手按在男人肩膀上,感觉身体一轻,便被男人轻巧的抱在手上,直被抱到一棵树下,男人才松手把他放在低矮的树干上坐着。

    一被放下,已经习惯了被男人抱上抱下的阿宁,立刻扶着树从树干跳下来。

    “坐太久,难受。”阿宁解释。

    男人嘴角微弯,他的好心情已经持续很多天了。

    在离阿宁略远处升起一堆火,男人把一小锅架起,开始煮汤。

    不想坐下的阿宁站在树干边上看着男人的动作,也凑了过去。

    “伊鲁,还有多久才出这片平原啊?”阿宁歪着脑袋问。

    “再过二天。”男人回答。

    “哦。”

    吃过午餐,阿宁绕着树干走了几圈,打了一个哈欠,生理钟提醒他到点,该睡午觉了。

    把披风从兽背上拿下来,阿宁抱住披风在男人身边里蜷成一团,不一会就睡着了。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摸摸他的头发,让骑兽走到树下,帮阿宁挡光线。

    他则拿起空荡荡的水袋,去找水源。

    正午,捕猎者一般都不会出来,这时平原的危险并不大,一只骑兽足以保护住阿宁,因此男人才放心的去装水。

    而且离这里最近的水源地并不远,骑兽的叫声他能听得很清楚。

    阿宁觉得自己只睡了几分钟,就被骑兽的吼声叫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有些孩子气的揉揉睁不开的眼皮,“伊…鲁?”坐起身的阿宁哑着声音叫了一声。

    这才睁开眼睛扫视着周围,“啊!”这一看清,阿宁立刻尖叫出声,任谁被淌着口水地野兽包围住也会尖叫。

    白色骑兽挡在阿宁面前,前蹄不停的挖动地面,声音越叫越响,显得很是焦躁不安。

    害怕地抱紧披风,阿宁知道男人一定是去找水了,否则他绝对不会让这些东西靠近他身边,可是,伊鲁不在,怎么办?

    阿宁恐惧地看着围成半圈的兽类,它们的模样很像狗,但大小却比藏獒还大,青色的兽眼里看过去异常凶残,张开的兽嘴流着唾液,发出威胁的低吼,阿宁恐慌向后爬退了一步,双手紧紧地抱住披风,似乎它能保护他一样。

    怎么办,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身上的衣服根本挡不住这些野兽的一击,阿宁越想越害怕。

    白色的骑兽吼声越发的大声,阿宁打了一个哆嗦,他茫然地看着挡在他面前的骑兽,如果爬上去,跑走,不行,他爬不上去,阿宁看着二米多高的骑兽,眼里闪过一丝绝望。

    他不想死!

    也许是怕到极限,阿宁反而多了一丝冷静。

    他扫了一眼不知为什么没立刻扑上来的野兽,又向后退一步,直摸到树干,心里才微松,但是颤抖的身体,根本爬不起来,阿宁有些不知所措,一直用眼角盯着的野兽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阿宁心脏一跳,手指甲扣进树干里,紧紧咬住下唇,他就借着这点支撑,站起身。

    阿宁的目标是刚才那根他坐过的树干,只要站上去,他就能爬到骑兽身上,但是光只是他站起来,那些野兽就不停的发出吼叫,似乎想立刻就冲过来。

    靠着手上一点支撑站起来的阿宁,浑身一颤,眼前一片晕黑,只见一个黑影直线向他扑来。

    伊鲁!

 第 20 章

    阿宁的身体僵直的跌坐在树下,双眼紧紧地闭着,颜色漂亮的嘴唇被牙齿死死得咬着,染上了血色,抱住披风的双手,关节苍白着,用了全力。

    把脚边的死兽扔到一边的男人,心疼的跑到阿宁身边,把他团团的围住,舌头轻轻舔舔阿宁的嘴唇,想把那抹血色舔掉。

    熟悉的味道,阿宁身体开始颤抖,慢慢睁开的眼睛溢出泪水,嘴唇微微张开,任男人轻柔的舔着,双手僵硬缓慢地放开披风。

    “啊!”金色的眼睛看着他,阿宁发出短小的尖叫,掩在水雾后黑眸闪过一丝疑惑与害怕,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什么,身体向前一扑,就哇哇大哭起来。

    “伊,伊鲁,”颤抖地声音诉说着他的害怕,“好可怕,呜……”

    黑色的雄兽用舌头舔舔阿宁的眼角,喉咙里发出低叫,像在安慰哭泣的雌性。

    阿宁狠狠地哭了一场,直把所有的害怕恐惧都哭尽了,才缓过劲,抬眼看着面前巨大的生物。

    他看不出是什么东西,阿宁很少看动物世界,要他分辨这是什么动物,他真得搞不清楚,不过阿宁觉得应该是猫科动物,样子有点像。

    伸手摸摸雄兽的毛,阿宁轻轻挠挠他下巴,雄兽眯起眼睛,嘴里发出咕哝声,似乎很舒服的样子,阿宁眨巴着眼睛,把害怕都扔到脑后去了,好好玩,从没养过小动物的阿宁兴奋地在雄兽身上乱摸,如果是动物保护协会的看到,一定会告他**,可惜这里没有动物保护协会。

    想躲又不敢躲的雄兽巨大的身体蜷伏着,雌性摸够了他背上的毛,开始对他的肚子感觉兴趣,推着他身体的力道,似乎非常想把他翻过来,对于要不要牺牲自己的兽身,让雌性更快乐,雄兽感到十分矛盾,雌性柔软的手摸得他很舒服,不过肚子的毛,好吧。

    阿宁欢呼一声,扑到雄兽肚子上,放肆的乱摸,柔软的触感让人特有感觉,听说雄性野兽身上没有乳|头,阿宁好奇心狂起,翻着柔软的皮毛,找寻起来,很快他就在皮毛下找二个小小的乳|头。

    拿手指戳戳小小的颗粒,粉色的和男人身上的颜色不一样。

    明明是褐色的,怎么变成兽身后,却是粉红色的?

    阿宁奇怪地盯着这两小东西,对于男人变成得兽型没有半分疑惑,早在阿宁和男人去逛市场时候,他就看到不少雌性抱着奇怪的动物出来逛街,阿宁还没有近视到看不清他们脸上充满母性的表情,最开始他还不明白,直到挖野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然后生生在太阳下发十分钟的呆,又傻傻地继续挖野菜,最后愣是脑袋发晕,没发觉自己是中暑了。

    回想那一天,还真是悲惨的一天。

    玩得很快乐的阿宁没有发现,雄兽的眼睛开始发红,吼声也变得奇怪,他翻过身体,把阿宁压在身下。

    “很重耶,伊鲁。”阿宁推推雄兽的身体,小声的抱怨。

    雄兽曲起前腿,低头舔舔阿宁的脸,“哈哈,好痒呵,别舔了。”阿宁嘻笑着,用手捂住兽嘴,但手心显然比脸更怕舔,阿宁敢忙把手缩回来,没有阻拦物,雄兽舔得非常欢快。

    笑个不停地阿宁没力气再阻止,脑袋只记得待会一定要洗脸,他可受不了满脸的口水味。

    “伊鲁,痛。”感觉似乎眼睑被舔破的阿宁叫道。

    雄兽立刻收回舌头,盯着阿宁眼睑的一点小破皮,自责地用柔软的鼻子碰碰那点破皮。

    这下阿宁总算从兽嘴逃脱了,他半坐起来,背靠着树干,用手摸摸眼睑的破皮,想想看看是不是流血,但是,手指闪烁着水泽光,让阿宁没好气的瞪了雄兽一眼。

    “我要洗脸,”阿宁嗅下身上的味道,“还要洗澡。”

    雄兽立刻地低吼一声,站起身,立到骑兽边上,金色的眼睛直盯着阿宁。

    眨下眼睛,阿宁看看一米来高的雄兽,再看二米来高的骑兽,他明白了。

    运动神经称着实不咋样的阿宁费了一点力才站在雄兽身上,然后踮着脚总算爬上骑兽的身上。

    直到确定阿宁坐好,并抓紧缰绳后,雄兽才对骑盖低吼一声,慢慢地向水源方向小骑去。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坐在骑兽上,阿宁没多少害怕,倒有些新奇自己第一次自驾骑兽。

    直跑了快一个小时,骑得有些烦的阿宁,总算看到了水源。

    “啊,快点!”阿宁兴奋的喊道,如果还在骑兽身上,估计他早自己跑着去。

    骑兽似乎听懂他的话,速度快了几分。

    几分钟后,骑兽停在水边。

    “伊鲁。”阿宁叫,有几天没洗澡的他看着这片干净的水源,眼睛都有些发绿。

    小心的踩在雄兽背上,阿宁蹲下身,迅速地从雄兽背上跳下来。

    “伊鲁,没踩疼你吧。”阿宁摸摸刚才他踩得的地方,问。

    雄兽低吼一声,似乎又想舔舔阿宁,但最后他只是轻轻用鼻子碰碰阿宁的手。

    阿宁轻笑一声,摸摸兽头,转身从行李里找到衣服和擦身的纱布,把东西放到水边的石头上,有些耐不住的阿宁立刻把上衣脱下来,扔到浸水的石块上,然后伸手解开裤头,刚把结解开,他的手突然停住,回过头,阿宁对雄兽那双发红的眼睛一笑,“伊鲁,转过身去。”

    很想当作没听到的雄兽呜咽一声,金红的眼睛随即变得灰金色,他看着裸着上身的阿宁那笑眯眯地表情,慢腾腾的转过身去,那动作真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

 第 21 章

    洗干净地阿宁舒服地泡在水里,没打算出去,他瞄一眼蹲在岸边的雄兽,金色眼睛眨也不眨,他一看过去,那尾巴就摇个不停,噗,又不是小狗,阿宁把笑意闷进肚子里。

    碰下刺疼的眼睑,阿宁嘴巴一弯,“伊鲁。”他叫道,招招手,要雄兽过来。

    雄兽应声向前一步,哗哗啦,他低头看看弄湿的前脚,再抬头看看微笑的阿宁,快速的潜进水里游到阿宁旁边,用鼻子碰碰阿宁的肩膀。

    冰凉凉的感觉让阿宁笑得向后游了一步,“伊鲁,让我看看你的舌头吧?”好奇的阿宁伸手碰碰雄兽的嘴唇,黑漆漆的眼睛闪着微光,很是漂亮。

    雄兽很没尊严的张开嘴巴,吐舌头。

    舌头很薄,中间一片是白色的倒刺,阿宁轻轻的碰一碰,不疼,不过用力似乎会刺破手指头,他好奇的把舌头卷成筒,再松开,再折了几下,“好软耶。”阿宁惊叹道,这回雄兽的唾液弄得他满手都是,他倒不在意了。

    呜,原来还温顺的任由阿宁玩的雄兽,把舌头收回来,向后游了几步。

    “伊鲁?”没想到雄兽会离开的阿宁愣了一下,他太用力了,可是明明很小心啊,阿宁蹙起眉头,担心男人会生他的气,他似乎有点过份了,阿宁认真想想,果然是太过份了。

    阿宁小心地看着潜进水里的雄兽,犹豫地凑过去,伸手想摸摸雄兽的皮毛。

    嗯,没拒绝,从心底松了一口气的阿宁温柔的摸摸那皮毛,似乎触感不对吧,阿宁还没松开的眉头,皱更深了,是在水里感觉不一样?

    还是……变人了!

    阿宁傻愣愣地瞪着冒出水面的男人。

    “阿宁。”显得很开心的男人抱住发呆的阿宁。

    阿宁脸一下烧红,他赶紧收回摸着男人头发的手,背到身后,嘴巴张张合合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兴奋的男人伸出舌头舔舔阿宁的眼睑,又舔舔他的嘴唇。

    这下阿宁明白了,男人绝没有生气。

    犹豫了片刻,确定男人舌头上没有倒刺,只是有些粗糙的阿宁伸手抱住男人,然后张开嘴唇含住男人的舌尖。

    男人浑身一僵,阿宁睫毛闪动着,脸上的红晕又深了几分,他张开嘴,想吐出那条僵硬的舌头,但,反应迅速地男人立刻趁机探进他的嘴里,以十二分热情的横扫一尽。

    粗糙的舌头舔过上腭,男人明显感觉到阿宁身体一颤,可爱的反应让他更热情的蜷住阿宁柔软的舌头,直深入喉咙重重舔着。

    阿宁双脚发软,整个人都压在男人身上,深入喉咙的舌吻,让他即难受又舒服,被堵住进口的唾液流满两人的下巴,努力学习用鼻子呼吸的阿宁,听着耳边越发沉重的呼吸,胸口灼热了几分,他搂紧男人的脖子,本能地回应男人的亲吻。

    “吼。”白色骑兽叫了一声,总算有几分理智的男人抱紧阿宁,他看一眼骑兽方向,没发现危险,再抬头看看天色,平常都是这个时间出发了。

    “伊鲁?”阿宁喘着粗气,双眼迷蒙地看着突然停下的男人,怎么了?

    男人不舍的舔舔阿宁红肿的嘴唇。

    “要出发了。”

    “……嗯。”再吻下去,他一定会有反应,满脸通红的阿宁对男人的自制力感到十分佩服,但心底也有几分不爽,贴在他腿上的东西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阿宁收紧抱着男人脖子的双手,脑袋枕在男人肩膀,慢慢让呼吸平稳下来。

    难道他的身体对男人没有任何吸引力,不知何时把自己定位为下方的阿宁咬咬下唇。

    “伊鲁,没力气。”阿宁软绵绵地窝在男人,低柔的声音沙哑绵软。

    男人低头看看阿宁,然后脚步一顿,忍不住又吻上阿宁艳色的嘴唇。

    瞄了一眼正帮他擦身体的男人,呼吸凌乱的阿宁半靠在男人身上,不明白了,难道他自制力真得有那么好。

    自制力好也不错,至少未来他叫停的时候,男人停得住。

    阿宁盘算一会,心头一乐又按下男人的头,给了他一个热吻。

    三天前的那次意外,让男人即使是去补充水源也会带阿宁去,而喜欢干净的阿宁也非常乐意一天二次的泡水。

    这也使原来二天就能出平原的路程,又多了一天。

    到达山边的时候,阿宁还缩在男人怀里打瞌睡,压根没发觉他们已经进了山林里。

    等他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白色骑兽堵在洞口,只余一缕阳光从洞左上侧射在墙壁上。

    太阳似乎很大,堵在洞口的白色骑兽身上被渡上一层金光,闪闪发亮的煞是好看。

    发现男人不在,阿宁有些泄气的躺回兽皮披风上,越是在这里生活久了,他越觉得自己也太没用了。

    什么都不会,除了消耗食物,阿宁真想不出自己能干什么,他不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人,脑袋不灵活,即使有过几年工作经历,但是那也是在原来世界时的经验,在这个世界很多都用不上,别和他说什么一通百通,他脑袋瓜子到处都是堵着。

    呜,明明书上很多这种情况,阿宁捶地,作为一个雌性在男人身边,能做什么

    他认真想想一个雌性能做什么,裁缝衣服,他不会,采盐,还没学,制罐,谁会啊……直把上次逛街时看到的东西都想了一遍,阿宁发现自己真得什么都不会,对,还有一个,生小孩!

    阿宁连地都不捶了,他捂住脸,狠狠地磨了两回牙,去死吧,怎么可能生小孩子,他的身体又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产!

    生孩子,阿宁若有所思的摸摸肚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不能生小孩,男人会接受吗?

    要是早点想起这点就好,想到也许就不会那样就答应了男人,血缘的断绝,阿宁看着洞顶,眼神黯淡,失落的神情让人见了很是心疼。良久,他闭上眼睛,回部落,不,到东部落的时候,他就和男人说这事吧,这样即使分开,他也有一个地方落脚。

    终究,他还是为自已多一些。

    至于这一路,阿宁抿下微肿的嘴唇,都随他吧。

 第 22 章

    皱眉看着身后的沼泽地,阿宁算是明白了,除了路的问题,这到东部落的路,其实还挺轻松,当然这有一大半是因为他身后的男人。

    “伊鲁,为什么那些野兽不追我们。”阿宁非常好奇,只要男人一站他身上,那些野兽立刻就没了踪影,要知道最开始它们还一幅很想吃了他的样子。

    “我身上有龙血的味道。”男人回答,并亲昵地蹭蹭阿宁的头发。

    “龙血?”

    “这片大陆最强大的兽,我和他打了一架。”

    “哦,你打赢了?”

    “没有。”

    “诶?”阿宁抬头看向男人,睁得老大眼睛里闪着疑惑和惊讶,在他心里他一直觉得男人很厉害或者说最厉害。

    “也没有输。”似乎看懂雌性眼里的意思,男人开心地亲亲阿宁的脸颊。

    “那它也受伤了?”

    “嗯。”

    过了沼泽再走二天便到了湖泊。

    湖水极清澈,能看见水下好几米的银色小鱼成群得游来游去,岸边是一大片像芦苇样的草丛,开着红色的小花,颜色极艳,十分夺目,笔直地根部淹没水中,风一吹过,花朵竟是极弱,一吹就向天空飞去,留下翠绿的根叶向湖水压去,很是壮观。

    男人告诉阿宁,那花朵是种子,他们是靠风来繁殖,一朵小花能长近百的种子,一株植物也能长出几十朵的小花,这么一片至少也有上亿颗种子,但这其中能有一亿万之一的种子能存活已经是了不起了,这种植物对水源的要求太高,只能在干净鲜活的水源岸边才能长上一些。

    湖泊极大,阿宁站在湖的一端看另一端,却怎么踮脚也看不见尽头,只能望见那边的水色极绿,似翡翠的颜色,湖里的生物十分丰富,他们绕着湖走去时,一路都在湖里打鱼加餐,一天三回,回回鱼类都不同,这让喜欢水生食物的阿宁吃得非常尽性。

    连跑了五天,俩人总算是过了这片湖泊,雨季即将来临,这几天已经下过好几场小雨,再过二天,水位一涨,他们要绕得路就更远了,雨季一降临,通过沼泽地的道路会被水淹没,根本无法分辨哪些土地能走哪些不能,因此长达一个月的雨季他们要在东部落渡过。

    阿宁听男人说到这时,脸上都不禁带上笑容,他心里舍不得男人,这一路上他越是和男人相处就越舍不得男人,他都想着不要让男人知道,他们就这样过下去,快快乐乐的,他会努力学着作为一个好雌性,对男人很好很好。

    也许是快到东部落了,骑兽速度慢了下来,

    可是,怎么会不知道,一旦他们做了那事,总会被发现,阿宁看着已经越见清晰的房屋群,难受地闭上眼睛。

    在这个世界越待得久,阿宁越能感觉到自己回不去,因些对于这个也许他要生活一辈子的东部落,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阿宁,怎么了?”翻下骑兽的男人握着阿宁的手,担忧的问道,雌性已经不对劲很长一段时间,即使问他,他也闭紧嘴什么也不说,问急了,他就把披风往头一捂,不理会他。

    “……没事。”

    “阿宁。”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让雌性说出来的男人,握紧阿宁的手,不让他驱动骑兽。

    “真得没事。”阿宁轻声道,回握男人的手,嘴角微微弯起。

    见到阿宁有些勉强的笑容,男人眯起眼睛,他伸长手温柔地抱下阿宁,把他放在手臂上,轻轻地把额头抵在阿宁的额头上,男人低声问,“我很担心你,为什么不能和我说?”

    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乌色的眼睛,似要瞧清对方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一样。

    “不,不是……我,”低垂下眼睛躲开那那刺人的视线,阿宁吞吞吐吐着,不知要说些什么,“真得没什么。”他侧下头,枕在男人肩膀上。

    男人眉头紧锁,他不明白雌性为什么不告诉他,他不是已经愿意和他在一起,成为他的伴侣了吗?

    难道阿宁后悔了,他不想成为他的伴侣,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寒光,他收紧双手,像要把阿宁按进身体里一样,力道极大。

    感觉腰上微痛,阿宁先是一愣,然后嘴角微弯,竟有一丝幸福的味道,他伸手默默回抱男人,也不呼痛任男人越来越大气抱紧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