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男人的动作显得非常理所当然,这让阿宁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到男人开始脱他另一只鞋,他才把双脚缩在一起,慌忙的拒绝。

    “我自己脱,自己穿。”阿宁单脚跳下桌子,想从男人面前逃走。

    但是,男人似乎很不情愿,他不说话,只握住阿宁的光脚,强硬的把布鞋给阿宁穿上,不管阿宁的挣扎。

    “伊鲁!”阿宁有些生气了。

    男人昂头看看阿宁绷紧的脸,叹了一口气,把另一只布鞋塞到阿宁的手里。

    阿宁拿着那只温热的布鞋,既生气又心软的看着男人沮丧的背影。

    他就这么想帮他穿鞋?

    阿宁坐在椅子上,把鞋穿好,带着丝犹豫扯扯男人的兽衣,看到男人转过头,他笑了笑,说,“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市场吗?”

 第 11 章

    阿宁觉得自己不该脾气那么好,这男人太会得寸进尺了,怎么也挣不开男人的手的阿宁泄气的放弃挣扎。

    周围人突然多起来也是阿宁放弃挣扎的原因之一。

    他沮丧的发现即使在瘦小的雌性中,他也只算是小个子,这对于一个男人,特别在原来世界能被人称上个高字的男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打击。

    一米七五的个头,在南方算不上矮,再加上腿脚修长,看上去很是高挑,因此阿宁从没有觉得自己矮过。

    路过的亲密的雄性与雌性,让阿宁确认这个世界真如他推测的那样,宇宙果然很大,阿宁安慰自己。

    他努力的观察周围,让自己遗忘他现在在别人眼里的身份,一个雌性。

    这里是商业区,阿宁看着渐渐多起来的摊位,绝大部分都是雌性在经营,到现在他只看到一个雄性在卖肉。

    男人牵着阿宁的手走到一个盐摊上。

    阿宁看到那个盐摊的主人在低头编草鞋,速度极快,才一会就看到他编好一半。

    “利安。”

    “啊,伊鲁,”利安停下手上的活记,抬头看向男人,他打量了一会阿宁,笑道,“就是他吧?”

    “嗯。”男人点点头,对疑惑的阿宁安抚的笑了笑。

    “明天是采盐的日子,你带他来吧。”利安开心的说,“很可爱的孩子,祝你好运。”

    “谢谢。”男人回答。

    阿宁更疑惑了,他很确定男人和摊主说到他了。

    “伊鲁,明天要做什么?”一离开摊位,阿宁就好奇的问道。

    “采盐。”

    “我去吗?”

    “嗯,利安会教你。”

    “刚才那个人?”

    “他叫利安。”

    “哦。”

    男人握紧阿宁的手,细腻的触感,让他很想亲一亲。

    疑惑得到解答,阿宁又开始东张西望,他好奇的看罐子摊,上面的罐子长得千奇百怪,问男人后,他才知道,长得奇怪不是花瓶就是尿壶,碗筷都很正常。

    男人走到一个布摊,这个摊子很大,似乎是很多个雌性一起开的摊子,他们在后面的桌子上裁剪着衣服,只有一个人招呼着客人。

    “伊鲁,今天也要换吗?”

    “啊,伊鲁,好久不见。”

    “……”

    “……”

    阿宁猛得发现男人似乎很受欢迎,刚才还认真裁剪衣服的雌性们都凑到摊位后面,和男人说话,而且看他们兴奋的表情,呃,难道男人是大众**,觉得胸口闷闷的阿宁想不透了。

    “修斯要蓝色绿色丝布。”似乎续完旧了,男人把一个布包递给一个雌性。

    “修斯对路斯真好。”一个雌性羡慕的说。

    “嘻嘻,你哥哥对你也很好。”另一个雌性笑嘻嘻的说

    “才不好,”第一个雌性气呼呼的说,“他又把阿瑞打了一顿,阿瑞不敢反手,头都破了。”

    “哦,原来是心疼未婚夫啊~”又一个雌性拉长尾音。

    “才没有!”第一个雌性脸红通通的吼道。

    阿宁眨下眼睛,决定当作没听懂。

    “伊鲁还要什么吗?”一个年龄看起来大几岁的雌性,笑问。

    “嗯,”他小心地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小罐子,递给那个雌性,“蓝色和白色。”

    “哇!”那个雌性惊叹的叫了一声,小心的把罐子打开。

    阿宁好奇地踮起脚,扯着男人的手,想看。

    “是蛛纱,夏天穿最舒服了。”那个雌性对阿宁眨眨眼睛,把罐子里几只蓝白色小虫,给阿宁看,“四只蛛纱,可以织五套衣服哦。”他笑眯眯的总结,“伊鲁对你真好,蛛纱可是很难找的哦。”

    阿宁眼神一黯,没说话的缩到男人身后。

    “什么时候能做好?”

    “过二天来拿。”

    “先换二套。”男人拿出一个布包,想想又加了一个布包,“工钱。”

    “多换一套去,你每次都给多。”雌性道,打量一下阿宁的身材,很快给他包好三套衣服。

    男人没有拒绝,把布包递给走神的阿宁。

    “如果要学裁衣,可以来找我哦。”雌性对回过神的阿宁眨眨眼,笑眯眯的又回到裁剪台边干活了。

    阿宁单手抱着布包,另一手被男人牢牢的握着。

    他犹豫地开口,“伊鲁,衣服是不是换太多了。”

    “不会,夏季还有二个月。”

    “可……”阿宁嚅嚅的不知要说什么,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只跟着男人走到下一个摊位。

    走到市场的尽头,男人背上多了一个腾筐,里面是一个酒罐子,手上只剩一个布包。

    而阿宁手上也抱着一个小腾筐,里面放着装衣服的布包。

    他们回过头,到布摊拿了两匹丝布,男人又带着阿宁去罐子摊,拿最后一个布包换了碗、盘子、装水的罐子及两个杯子,摊主很细心用草绳把碗盘杯子罐子分个绑好,还热情的送了一个可以养花的花瓶。

    “伊鲁还要去哪里?”阿宁抬头问男人,男人的心情似乎很好,一路嘴角都是上弯。

    “先回家,然后要把丝布给路斯。”

    “哦,路斯是谁?”

    “我朋友的弟弟。”男人很简明的回答,递给阿宁一个和早晨一样桃色的果实,顺手把阿宁抱着的小筐拎走。

    吃惊的看着那颗果实,阿宁真不知道男人从那里摸出来的。

    “包在布里。”男人解答阿宁的疑问。

    阿宁单手摸摸果实微热的表皮,看着男人背着一个筐,一手幸苦地既抱着布匹又提着小筐,另一只手却怎么也不肯松开他的手。

    把果皮咬破,吸着果汁的阿宁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心又软了一分。

 第 12 章

    去完商业区回到家,太阳的热度已经升得颇高。

    怕冷怕热的阿宁缩在屋子里,看着院子里被太阳晒出的热烟,夏天靠空调的阿宁苦下脸,这温度到底有多高啊。

    男人把东西整理完,回头就见阿宁对着阳光皱起眉头,快到中午了,男人捡起放在柜子边上的竹筐,他决定傍晚出门给路斯送东西。

    “阿宁,去山里采菜吧。”背着竹筐的男人说。

    进山?阿宁眼睛一亮,“好!”

    一出门,抱着小竹筐的阿宁就顺从地让男人抱起,他一点也不想晒着走到山脚。

    采菜的山脚,植物一片绿油油的,非常茂盛,在阳光照射显得格外精神,被男人放在树下的阿宁实在不明白这么热的天气,它们怎么还能这么精神。

    山脚的温度其实与屋里差不了多少,但广阔的视线和吹过的风让阿宁心情舒缓了许多,他打从感觉到自己对男人越来越没抵抗力后,心情便有些烦燥,再加天热,就更烦了。

    心情一好,阿宁就想给自己找些事做,他看男人在草丛里来来回回,不时的挖些植物,便也低头找男人教他认得的植物。

    这一找,便出了树阴,阿宁虽然感觉热,但不时发现新奇的植物,让他很快忽略了气温。

    阿宁没有男人那样尖利的指甲,他试了半天,发现怎么也没法把植物拔起后,就找了一个小树枝,把泥土挖开,连根带土把植物挖起来的,阿宁看着那带土的根,突然想到他完全可以把植物多挖几颗放在院子里种,反正院子里的草也拔了差不多,男人今天下午在弄一下就干净了,把植物放进小竹筐里,阿宁兴奋的开始找其他他认得的植物。

    这边阿宁兴奋地埋头苦挖,那边男人看周围没有危险,便进山摘了几颗阿宁喜欢的水蜜桃味的果实。

    估计是太热了,挖了十来颗植物的阿宁觉得口渴又头晕,他咽口口水,想最后使把力把手下这颗植物挖起来,就回树下乘凉。费了一点力,把植物放进竹筐,阿宁扶着石头站起来,也许是站起的太快,他觉得头有些痛,摇摇头,阿宁发现自己跑得还真有些远,他认识的植物太少,就找这几种,自然在走得远了。

    看一百来米的路程,阿宁腿脚有些发软,果然是让人带习惯,他自嘲,只觉得头更痛了,太阳晒得他热得难受。

    慢吞吞地走到树下,唇干舌燥的阿宁满脸通红,汗流直下,往地上一坐,他便站不起来了,晕沉沉的似睡过去一样。

    怕弱小的雌性受到危险的男人回来得很快,一到山脚,他便看到似睡着的阿宁,阳光落在阿宁的大腿上,男人飞快地跑到树下,他知道雌性怕热的紧。

    一走近,男人便发现不对劲,躺在地上的阿宁面色潮红,额头脖子都是汗,触手的皮肤像发烧般的灼热。

    “阿宁!”听到男人焦急的叫声,昏沉沉的阿宁半睁开眼,声音沙哑的低声叫,“伊鲁,”黑漆漆的眼睛雾蒙蒙的,“难受。”

    慌张的男人看着阿宁难过的模样,用力闭下眼睛,冷静了几分,思索片刻,他抱起阿宁向族长家跑去,男人记起族长的伴侣是医生。

    他怕阿宁是碰到奇怪的毒物,种毒,就把小竹筐扔进背上的大筐里。

    男人用尽全力奔跑的速度,非常快,不过几分钟,便到族长家门口。

    “凯里!”男人一脚踹开门,大声喊道。

    门内两个粘在一起的人,立刻分开,其中一个似乎被另一个踹得很惨,他捂住下身,直蹦,怒视着站在门外的男人。

    男人全然无视,“凯里,阿宁!”他慌张把怀里人递给凯里。

    “中暑!”面色微红的凯里一看阿宁的样子,就断言,他向药房走去,并示意男人抱着人跟他进来。

    把跟来的族长赶到门外,凯里让男人把阿宁放在床上。

    认真检查后,凯里十分确定阿宁是中暑了。

    “雌性的身体没有雄性那么好,”凯里一边抓着药材,一边教导男人,“像这样的天气,一般雌性站在太阳底下超过二个小时就会中暑。”

    “我离开不超过半小时。”男人皱起眉头。

    “不会啊,就是身体再差的雌性也能坚持一个小时。”凯里惊讶的说道。

    “去山脚前我们刚逛完市场。”

    “嗯,有点可能。”凯里把药包好,对站在药房门外罚站的族长命令道,“阿森,你去煎药!”没有任何异议,族长听话地拿着药包去煎药了。

    对于雌性对雄性的绝对威信习以为常的男人,听着凯里的吩咐小心地给阿宁喂水。

    给阿宁详细检查一遍,凯里眉头微皱,又认真对阿宁检查一回。

    原本就担忧的男人,见凯里严肃的表情,一下恐慌起来。

    “阿宁怎么了?”男人紧繃着脸,金色的眼睛坚成一条线。

    “他没事,只是,”凯里犹豫了一会,就看男人刚放松的表情又紧起来,凯里叹了一口气,“他身体很弱,恐怕,”声音低了几分,“很难生育。”凯里倒不担心男人会抛弃雌性,即使会伤心,他怕更担心这只雌性会知道。

    “……哦,”男人明显愣了一下,眼睛黯淡几分,但一开口就如凯里想得那样,低着声音说,“别告诉阿宁。”

    “好。”

 第 13 章

    作者有话要说:</br><FONT face=宋体 size=6 color=#1E90FF>二日一更,字数一千至二千

    五日一更,字数四千至五千

    挑一个吧</FONT>

    <FONT face=宋体 size=4 >这星期要更一万字,可能会日更</FONT>

    研究了一会凯里说得药材,男人决定明天还是参加捕猎,他需要猎物来换调养阿宁身体的药材,而且有些药材需要到深山里采集。

    昏沉沉的阿宁,样子很乖巧,面色微带着潮红,睫毛湿漉漉的,让男人有些心疼的亲亲他的眼睛。

    阿宁醒得很快,病得时候发现及时,又早做症冶,醒来时只是有些头晕痛。

    “伊鲁?”阿宁咽下嘴里的口水,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发软的手无力的抬起,立刻被男人握住。

    立刻把杯子放到一边,男人握紧阿宁的手,小心把他扶抱在怀里,“还难受吗?”温柔的轻拍阿宁的背,已经学会温柔说话的男人温柔地问道。

    “头疼。”几乎把身体都缩进男人怀里,阿宁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多么惹人怜爱,他已经习惯了从男人那里得到宠爱,有人疼爱自然受不了半点的难过委屈,自然想要让人更宠更爱,有了一分就想要五分,有了五分就想要十二分便是这个道理,于是自然无师自通学会撒娇,学会**。

    闻言,男人立刻按凯里教过的那样,给阿宁按额头,一边按还一边柔声安慰,“再过会就不疼了。”

    “嗯。”阿宁看看男人,眼睛都是雾气,这样子让男人心疼得厉害。

    初学的男人按得不得章法,被按痛得阿宁拉下他的手,不让他继续,“我饿了。”阿宁说,他头也就刚起来那会疼,现在除了腿脚发软外,他只感觉饿。

    阿宁的身体并没有凯里说得那样差,他在原来世界绝对是健康宝宝,连感冒也没得过几个,而穿越这个世界后,受这个世界规则约束,阿宁的身体也在慢慢的接受改造,自然现在在凯里的检查下他的身体没几样是合格的,但如果再过几个月,凯里再检查,阿宁绝对是健康无比的正宗雌性一只。

    阿宁捂着肚子,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从来准点吃饭的阿宁可受不了饿。

    男人摸下阿宁的额头,确定不发烫了,才放开手,让阿宁背靠着团起的兽皮被子坐在床上。

    “很快就好。”

    看着男人后背,阿宁奇怪的发现男人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些太……温柔了?

    倒不是说之前不温柔,只是也没到这种程度,他又不是什么易碎的玻璃,摸不着头脑的阿宁碰碰自已微热的脸颊。

    是因为他中暑了吧,阿宁想,也是这么大的太阳,不中暑太怪,他瞄了一眼屋外大放光明的太阳,脸又红了几分,更想回家了,他好想念空调,要不电风扇也行。

    兽皮被子靠一会就热起来,阿宁换了一个位置,凉凉的,但不过一会又热起来,挪挪换换,他最后选择靠在窗户上,钉上兽皮的窗台,脑袋靠在上面,也不会磕得难受。

    院子里草木的味道让阿宁好受了好多,待会吃完饭,就该有力气动了吧,有气无力的把手臂搭在窗台上,阿宁心情舒畅的看着院子里红叶子树。

    自是不知道在他身后,表情温柔的男人看了多久他活力的挪动。

    “阿宁。”

    “饭好了?”恢复不少力气的阿宁想从床上跳下来,却被放心不下的男人一把抱起。

    “嗯。”

    还没挣扎就被放在椅子上,阿宁眨巴着眼睛,最后选择吃午餐,他真得很饿啊!

    午餐很丰富,鱼汤,烤肉,还有青菜加上阿宁认不出来像地瓜样的深棕色东西。

    “鱼汤,伊鲁,家里有鱼吗?”阿宁好奇的问,接过男人递给他的一碗鱼汤,清清淡淡的,让阿宁胃口大开。

    “凯里送的。”

    “好喝。”没受过任何一点污染的鱼肉很是细嫩,只放一点盐的鱼汤,更是鲜美得不得了,即使男人的手艺不怎么样,但饥饿的阿宁完全忽视了这点。

    直把一碗鱼汤喝完,阿宁才有口问,“凯里是谁?”

    “部落里的医生,族长的伴侣。”给阿宁再舀了一碗鱼汤的男人回答。

    拿筷子戳戳地瓜样的东西,阿宁其实挺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筷子这东西,毕竟用筷子吃肉挺麻烦的,但,他一想想他现在所在地就觉得,在这世界发现什么东西与原来世界相同,那都是正常的,看,他不就是一例子,另一世界的人。

    男人把地瓜样的东西掰成二半,是深红色的肉质。

    “勺子舀。”

    阿宁依言舀了一口,眼睛一亮,“甜的!”阿宁家奶奶最喜欢吃得就是甜软香酥的食物,从小和奶奶一起生活的他也被带着爱吃起来。

    “这是什么?”

    “鸟的肝。”

    “呃,什么?”听不懂的阿宁问。

    “它的名字。”男人回答。

    “哦。”很少吃或者说从不吃动物内脏的阿宁,把鸟的肝吃得干干净净,他倒不是什么动物保护主义者,只是不爱吃这类东西,一吃就觉得别扭,如果阿宁知道这东西是鸟的内脏,估计这一顿饭他会一边别扭着一边经不了**啃着,然后受不了这纠结,干脆再也不让它上餐桌。

    满足的吃完午餐,刚昏睡了一回的阿宁,暂时还没有睡意,就跟着男人一起去后院洗碗。

    一进后院,阿宁就被男人拉到树阴下的凳子坐着看着脏碗,而他就拿着一个罐子打水,然后蹲到阿宁边上拿着木瓜涮碗。

    阿宁觉得这场景好像在那里见过,似乎有好几次,他都这样坐着看着男人在那边干活,对,还啃着水果,刚想到这里,男人就从罐子里摸出一个水果来。

    果然,很眼熟。

    吸着果汁的阿宁,看着男人把罐子里的水倒进盆子,昨天他还没见过这盆子吧。

    “伊鲁,采盐的地方在哪里啊?”

    男人眉头一皱,原来还算温和的脸色立刻消失无影,说实在的男人那张脸真不适合刚才那样柔和的表情。

    “你身体还没好……”

    “我只是中暑,又不是得什么重病。”阿宁立刻从小凳子上站起来,在原地跳了几下,表示他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毛病。

    “可是……”

    “我想去,伊鲁,让我去吧!”实在受不了这样无所事事的阿宁蹲在地上,渴望地看着男人。

    “不……”无论男人想说什么。

    “伊鲁!”阿宁抓住男人的手臂,轻轻摇了摇,粉嫩嫩的脸蛋凑到男人面前,带着甜意的吐息喷散到男人脸上,“让我去吧。”

 第 14 章

    作者有话要说:</br>这周更新不定,有可能日更  不惜出卖色相,总算让阿宁成功得到男人的同意,同时也让阿宁明白,原来色相可以这么用,诚实得说他真不知道,原来他这张有些娃娃气的脸,对男人有那样的效果。

    而且那效果让人十分愉快,虚荣心暴增。

    阿宁有点得意的笑了笑——这模样真有点傻——脸上潮红不减反增,他瞄一眼在院子拔草的男人,抱着兽皮被子翻滚到床上,不过,还是安分点好,阿宁想起原来世界看得那些小说,小说源于生活,他还是比较相信这句话的。

    对于用色相勾搭别人,最后反把自己陪进去这样的小说情节,他还是看过不少,阿宁可不想最后自食其果,他确定那感觉绝对不太好。

    他十二分确定在身体这方面,他绝对会输给男人,最后——阿宁打了一个冷颤,摸摸自己的屁股,再次确定自己想回家的念头是非常正确的。

    不过,阿宁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木头的纹痕清晰可见,他真没想过他原来是个同性恋,他一直觉得女生很可爱,自然不认为自己会是同性恋,只以为自己是时候未到,没有遇到喜欢的女人。

    但是,想到自己对男人的那点好感,好吧,也许不止一点,阿宁苦笑一下。

    这么自然接受雄性与雌性的关系,还在发现时有那么点……窃喜,阿宁叹了口气,闭上酸涩的眼睛,先找找看吧,有没有回家的路,如果有,他也就像原来那样过下去,如果没有……

    男人从窗户探进头,他拔完草了,床上的阿宁抱着兽皮被子,睡得香甜,脸上着晕红,嘴角微弯,像做着好梦。

    这让心情愉快的男人更高兴了,他摸摸阿宁的头发,又回到后院打水,给自己从头到尾冲了好几遍。

    温泉是很挺舒服的,但对于雄性,夏天泡温泉其实不太好受,太热了。

    男人抓下自己湿渌渌的头发,头发有些长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大红色的太阳,就待在院子里让阳光暴晒着,顺便把用得上的植物种植到一起,雌性喜欢整齐的环境,醒来看到一定会很开心。

    男人移植好植物,他的头发也干了,再打水冲干净又出汗的身体,男人从窗户翻进房里,这时阿宁早睡沉了,兽皮被子因为太热被他踢到一边,上衣也被扯开,露出半个胸膛,裤脚被磨蹭到大腿上,白花花的一片腿肉和那粉嫩嫩的乳|头大咧咧的暴露在发愣的男人面前。

    只是单纯想和阿宁睡午觉的男人,呼吸沉重几分,他伸出手,摸摸那片白花花的嫩肉,细腻的感觉让他摸了一回又一回,直把阿宁弄得缩起腿脚,才难舍的松开手,这回男人的好奇心到了那颗粉红色的乳|头。

    又小又嫩的颜色,让男人小心的放松力道,轻轻碰了下,软绵绵的触感让男人感觉很有趣,而且一想到这是属于阿宁的身体,又让男人心里多了一丝他不太明白的骚|动,拿指头捏了捏,柔软的肉粒慢慢坚硬起来,这男人多了几分好奇,用手指玩了好几回,这回即使阿宁皱着眉头扭动身体想逃开,好奇的男人也没停下,只把阿宁弄得唇红呜咽出声,他才不舍的放开手。

    看着阿宁通红的脸蛋,男人觉得很满足,族长说,进入圣地,就会知道怎么让雌性变成他的,不过要进入圣地,必须要让阿宁答应成为他的伴侣。

    “别想家了,阿宁。”心紧难耐的男人蹭蹭阿宁的脸颊,喃喃低语道。

    雄性与雌性的力量差异太大,使雄性在没有伴侣前,不被允许拥有□,只有在雄性确定伴侣,才能进圣地,拿回自己的□,所以现在的男人,可以被称为……太监。

    这其实是为了防止年幼的雄性进入发情期,第一次发情期会让意志不够坚定的幼小雄性将任意一只力量弱小的雌性压倒,在兽族历史上因为这个发生过不少悲剧,不少的雌性因此犯上雄性恐惧症然后自杀,而雄性大多被雌性家人打死,即使有成为伴侣,那也极其稀少。

    为此,圣地出现了,所谓圣地,其实就圈种着一种植物,在雄性孩子出生时,给孩子喂下那植物的花蜜就会让他□暂消,然后在拥有伴侣时,进圣地把那种植物的根系吃下去,□就回来了。

    这让阿宁知道这回事后,极度后悔,早知道他也不想家,直接把男人上了多好,即使男人进入圣地,至少他也尝过做攻的滋味,说不定男人食髓知味,偶尔还会让他反攻几回。

 第 15 章

    作者有话要说:</br><FONT face=宋体 size=5 color=#1E90FF>昨晚宽带线路出错,今天双更,下一更21点后</FONT>

    阿宁觉得越睡越热,胸口好痒,好想挠挠,可是双手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怎么也解不开。

    热!

    仿佛有一双灼热的大手抚过他的身体,阿宁颤抖着睁开眼睛,像似在深夜,周围一片漆黑,只能看见一团黑影放肆的抚摸着他的身体,像要被灼伤一样,阿宁呜咽着,想要逃开,扭动的身体弯曲成一个漂亮的弧度,阿宁**着一声,眼里的雾气终于散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