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你在叫我吗?”男孩胆怯的抬起头,被泪水打湿的双眼,像绿宝石般美丽晶莹透亮,他咧开断了门牙的嘴巴,“我,我叫文伦。”


第78章

    雨季即将来临,气温下降得飞快,平原部落的兽人们按照往年习惯开始采集驱虫草,贮存食物与衣物,雨季前半个月的雨一般都不会停,因此除非必要,大家都不爱出门,就像商业街,只要雨一大,他们就关门回家蹲着或者去朋友家串门。

    只有到雨季的后半月,街上才会稍微热闹一点。

    刚渡过酷暑的阿宁非常喜欢这微凉的温度,特别是这次,夏天他又怀孕了,这简直是热上加热,痛苦得要人命。

    把家里的窗户都打开通风,阿宁拿出温在锅的奶瓶,含了一口,温度适宜,拎起叫得起劲的小家伙,阿宁趁着他嘴巴张开的时候,迅速的塞进他嘴里,小家伙没声了,前臂抱着奶瓶用力的吸。

    阿宁松了一口气,他真得受够,这叫声真是吵得让人睡不安稳,阿宁摸摸眼底下的阴影,没好气的用手指戳着蜷在他大腿上吃奶吃得欢畅的小家伙。

    小家伙最近正狂长毛,黑漆漆的一团,如果不是他正张着嘴吸奶,阿宁会很悲哀地说,他真看不出这小东西的屁股和头在哪边,真得太黑了。

    特别现在还是深夜,阿宁的眼睛可没有夜视功能,打了一个哈欠,阿宁把幼崽扔到客厅里的摇篮里,倒不是阿宁粗鲁,这东西如果不这么做,他会缠着在阿宁身上,死都不肯下来。

    “阿宁,要不要我……”

    “闭嘴。”阿宁懒洋洋的道,进厨房把窗关上,晚上下雨就完蛋了。

    “你都没睡好。”男人小心地凑到阿宁身边,他心疼阿宁这么晚还要爬起来,而且阿宁没在他身边,他也睡不安稳,做了几天阿宁大出血嗝屁掉的梦的男人现在完全变成阿宁的跟屁虫。

    “等你养好伤再说。”阿宁拎起小家伙,一晃一晃的走进卧室。

    “也好差不……呜!”被阿宁拍了一下后背的男人扶住墙。

    阿宁轻哼一声,晃着他儿子,走了卧室,然后用力的拔出小家伙嘴里的奶瓶,小家伙大声吼叫,抗议的摇晃着四肢,却因为在空中找不到支撑点,摇晃了半天,也没给不停打哈欠的阿宁造成任何麻烦。

    “睡觉,不睡明天就把你送到你伊莱叔叔家。”困得不行的阿宁,咬牙切齿道。

    小家伙听到熟悉的名字,浑身毛发立刻倒耸起来,阿宁眉头微皱,耸起来的毛皮太刺人了。

    “睡了就不送去。”

    小家伙呜呜两声,毛发一软,四肢一耸,脑袋一歪,睡觉了。

    阿宁满意地打了一个哈欠,也不管这家伙是真睡还是假睡,直接把小家伙往卧室摇篮一扔。

    会不会摔伤?

    得了吧,从十几米的树屋上跳下来,都没事的麻烦小鬼,就这还没有二十厘米的距离都会摔伤?嗯,明天伊莱来送肉时,他一定会跟他说,让他再培训一下。

    阿宁拉过被子一卷,困死了。

    “阿宁,小雷想玩,我……”

    “闭嘴!”阿宁觉得自已怎么悲摧,一般不都是‘妈妈’更溺爱孩子吗,为什么他们家是相反的,“你在说一句,今晚就去客房睡。”阿宁眼睛一闭,如果不是家里这个太溺爱,他至于找外援吗?

    阿宁悲愤地把眼一闭,自个儿睡了。

    一夜无梦,睡了极满足一觉的阿宁掀开身上的薄毯,快活的从床上一跃而起。

    这是他亲手开始照顾他的儿子起最满足的一觉。

    没有任何干扰,无梦安稳的一觉,神清气爽的阿宁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推开房门。

    “伊……鲁!”

    大清早,就看到一只巨兽蹲在自己院子里,阿宁内心宽面条泪,这也太刺激人了吧。

    “呜呜。”变身为兽的伊鲁,低呜两声,似乎发现自己吓到雌性,有些不敢靠近,而且小家伙在他脑袋上趴着,他也不敢动。

    “就在那吧,我去洗把脸。”阿宁有些郁悴的转过身。

    一大一小的黑团子,在院子里玩得非常高兴,阿宁在走廊上看那俩父子扑来扑去或者说小黑团子不停得向大黑团子扑去,然后被挡回来,又坚持不懈的继续扑。

    真有精神。

    他摇摇头,绕过那两家伙,到院子里采了几把青菜。

    微冷的空气让阿宁极为舒适,他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扭扭脖子,提着小竹篮回到厨房。

    把竹篮放在一边,阿宁瞄了一眼放在一边空荡荡的奶瓶,心里别扭一点,他偷偷从窗户瞄了一眼院子里打闹的父子俩,便背对着窗户,小心的把衣服打开。

    深红色的乳、头微微肿起,阿宁轻轻按下乳、头边微微凸起的胸部,肿胀难受的感觉让他极度的郁闷,任何一个男人发现自己有奶水后,心情都不会太好,阿宁又转头看了一眼窗户,他尽量轻的拿出一个大碗。

    然后一手轻轻捻动着乳、尖,一手按压着胸口,有点疼,阿宁眉尖微拧,过了好一会,乳、头慢慢流出乳汁,阿宁松了一口气,他还担心会流不出来。

    乳汁慢慢地流进碗里,阿宁的动作不是很熟悉,因为平常这个活都不是他做的。

    院子里黑兽突然停下动作,他把小兽按在地上,金色的眼睛盯着厨房敞开的窗户,黑兽仰起脖子,他微微耸动着鼻子,然后把小兽往走廊上一丢,黑影立刻窜进窗户里。

    小兽灵巧地落在地上,他有些委屈地盯着厨房的方向,但过了几秒厨房内传来的低低的呵斥声然后紧接着近乎无声的呜咽声让小兽不高兴的跺跺脚,他肚子饿了,小兽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踩着无声的脚步,溜出家门。

    黑漆漆的小东西,快乐在商业街上乱窜,常常能到一个小黑影从兽人脚边、□见缝穿针的跑过去,这对视线灵敏,与小黑影相比之□型巨大的兽人们,简直是一场灾难,可怜的兽人们为了躲避脚下乱跑的小黑影,不是狼狈地摔到在地,就是不小心压倒身边的兽人身上,如果是压在雄兽身上也就算了,如果是雌兽……

    在尖叫声怒吼声的背影音中,小东西快乐地跳上位于商业街中心的布摊上,然后乖巧地立在布匹上,仰着小脑袋,嘴里发出小幼猫般柔软的声音。

    正在买卖布料的雌性们双眼发亮的盯着立在布匹上的小家伙,似乎注意到周围人的视线,小家伙眼珠子一转,低下小脑袋,提起一只小爪子,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周围立刻一片尖叫声。

    “小雷!”听到尖叫声的艾尼转过头,然后赶紧把乌黑的小东西抱起来,要是不抱走,周围这群疯狂的雌性肯定会把小家伙给捌走,“你怎么跑出来了,阿宁和伊兽呢?”

    小东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嘴里发出可怜的呜呜呼声,还有用小脑袋轻轻顶顶艾尼的胸口。

    柔软的触觉,让艾尼双眼发光,他举起小东西,用力的亲了两口,嘴里说道,“可怜的小雷,又被饿了吧?”

    小东西似乎没听懂,他眨眨金色的大眼睛,也学着艾尼的动作,探着小脑袋,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舔艾尼的脸颊和嘴角。

    “哇哇!”于是艾尼也颠狂了。

    这边用买萌得到丰盛食物的小东西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那边,阿宁用力的推开吸食乳汁的野兽。

    “你够了吧!”阿宁火大的吼道,举着拳头用力的敲雄兽的头,“小雷的食物你也抢!”

    被打得满头包的雄兽用前肢抱着脑袋蹲在一边,可怜巴巴的瞅着正在清理身上痕迹的阿宁,瞅得阿宁又想举起拳头,他被他这幅模样骗过多少次,这次再上当……阿宁恶狠狠地瞪了雄

    兽一眼。

    过了好一会,阿宁猛得转过头,“小雷呢?”

    雄兽眼珠一转,无辜的歪着脑袋,一脸懵懂样。

    “伊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