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那伊鲁也会回来了。”阿宁绽开笑颜,心上那块石头放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只有男人回到他身边,他才能放下。

    过了几天,雄兽们果然一批一批的回来,他们分成几路出发,去的地方不同,回来时间也不同。

    阿宁把摇椅搬到屋外,坐在椅子上搓草绳,这活比较不用脑,昨天他拿针活出来,没做多久就因为贪看路过的雄兽,手指被扎了一个洞。

    没过几天,搓了十几尺长草绳的阿宁连这活也干不下去了。

    开始几天,他每看到一批雄兽们回来心里就高兴几分,但随着雄兽们回来的越来越少,阿宁的心绞了起来,又过了几天,心慌的阿宁突然一夜一夜失眠,即使睡着也是做着古怪压抑的噩梦,惊醒来就是一身的冷汗。

    “喂,文伦。”艾尼向正给他家造树屋的雄兽找工具的文伦挥手,“我们要去看阿宁,去不?”

    “去,”一听去阿宁家,文伦立刻应声,“伊莱我去阿宁家!”他转头去树顶吼了一声,没等雄兽回答,就向艾尼与利安奔去。

    蹲在树屋顶的伊莱扭头瞄了一眼阿宁家后坡上的小亭子,轻哼一声,显得有些微恼,但回过头,见到入眼的中心山脉,伊莱的眉头微皱,那点恼意就也不见了。

    利安三人一路说说笑笑走到阿宁家,刚推开门,就见阿宁捧着碗筷站在椅子上看着他们,漆黑的眼睛显得有些黯淡又似乎闪着亮光。

    “阿宁!”艾尼双眼一瞪,惊叫道,“这才几天啊,你怎么搞成这样!”

    阿宁虚弱的笑了笑,原来男人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养出得那点肉已经不见一丝踪影,阿宁可以不用担心他的身材问题,除了圆滚的肚子,他已经憔悴地快要变人干了。

    “是你们来啊。”

    “坐下!”利安果断的把阿宁按下,指挥速度最快的文伦去叫人,“文伦带凯里来!”

    “嗯!”文伦担心地再看一眼阿宁,身影就消失在门后。

    “怎么搞成这样,你吃得不是……”艾尼看着桌上少了一大半的食物,还没感觉奇怪,鼻子一抽,一股刺鼻的味道就钻进他鼻腔,他低头一看,阿宁椅子边上立着一个木桶,里面都是秽物,而且量还不少,“你都吐了!”有过照顾自己怀孕母亲经验的艾尼惊讶地看着阿宁,怀孕都后期了,一般都不会再吐了啊,这时候应该是吃最多的时候,怎么会又吐了起来。

    “艾尼,行了,把东西拿去倒了。”利安阻止艾尼的发问,他伸手轻顺着阿宁的背部,瘦得咯骨的感觉让利安眉头紧皱,但立刻他解开眉结,柔声问,“要喝点水么?”

    “刚喝过了,艾尼,没事,待会我自己倒,挺脏的。”阿宁回了利安,又拉住艾尼的手。

    “没关系。”艾尼轻易的挣开阿宁的手,提着木桶往外走去。

    阿宁看着艾尼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微白的唇色,让这抹微笑苍白而无力。

    “阿宁,凯里来了!”文伦叫道。

    “臭小子,痛死了,”凯里揉揉手腕,没好气的瞪了文伦一眼,才转头看向阿宁,这一看,他脸色立刻一变,快步向前,把站起来的阿宁按回椅子上,“坐下,我看看。”

    迅速的检查完阿宁的身体,凯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之前伊鲁养得好,要不然,肯定难产!

    “等伊鲁回来,肯定会生气!”凯里咕嘟。

    “他会回来!”安静任凯里摆弄的阿宁眼睛一亮,鸡爪样的手紧紧的抓住凯里的手臂,“他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过一阵,他和修斯去得地方比较远。”凯里咧齿状,阿宁抓得他手疼。

    “真的,”阿宁惊喜的瞪大眼睛,但一看凯里的表情,他一愣,赶紧松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呃,还好吗?”

    “没关系。”凯里温和的微笑,“我去抓点药,熬好了给你端来。”说着,就出门走了,拐个弯,他就紧张的拉住等待的雄兽,悄声问,“怎么样,可以吗?”

    族长有些无奈的摸摸凯里的头,含糊的说,“大概行吧。”

    屋内,利安与面色古怪的艾尼对视一眼,利安回头就对发呆的阿宁一笑,牵着人一起去厨房洗碗,艾尼眨下眼睛领着一脸懵懂的文伦打水擦地板,这活他熟。

    三个人在阿宁这里消磨了一下午,又看着阿宁喝下一碗药后,才磨磨蹭蹭的走了。

    文伦一回家,就拖住他家雄兽,把阿宁家的事一五一十得倒个干净,“我总感觉那里奇怪,但就是想不明白。”文伦绿眼睛明亮地看着伊莱的粉红色眼眸。

    “不就是凯里演了一场拙戏,想骗过阿宁。”伊莱轻哼。

    “为什么,”文伦瞪大眼睛,“难道伊鲁真得回不来了?”

    “不知道。”伊莱耸肩,估计没多少指望,要在龙兽面前假死,这难度,啧,怎么想都会假戏成真。

    “那阿宁怎么办!”文伦拽住伊莱的衣服,吼道。

    “关我什么事!”伊莱也吼道,TNND那只雌性到底有什么好的!

    “我不管,阿宁是我第一个朋友,要是,要是哇!”

    “喂,你不用这么卑鄙吧!”

    “呜……”

    “……我看见你瞅我了……”

    “哇啊啊啊……”

    “……狗屎!”

    人一走干净,阿宁还算精神的面貌‘唰’得一下就垮了,他苦笑着揉揉脸,“让大家担心了。”

    阿宁叹了一口气,想着凯里的话,有些希望也有些失望,他想着凯里有些憔悴的模样,心里那些希望又少了些,大概,大家都希望他能坚持到这个孩子生下来吧。

    走到柜子边,阿宁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颜色黯淡的小球,他失神的看着手上的小球,这是男人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绿草已经枯黄了颜色,原来,他已经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吗。

    阿宁的心思太过细腻且纤细,凯里的反应足够让他想得太多,混乱的思绪很轻易地影响到他现在虚弱的身体。

    肚子抽痛了几天的阿宁,终于在正中午的时候,破了羊水,刚开始他还没注意到,因为在洗衣服,阿宁还以为是水溅到身上,至于肚子的痛,□的异常,这些天神经恍惚的阿宁已经习惯了。

    直到血水流出来,阿宁才反应过来,感觉到肚子一阵一阵的痛,他的表情却显得呆滞,回想了几天以前的生活,阿宁总觉得现在这状况有些超现实,连肚子的痛楚他都感觉有些虚幻,表情茫然的阿宁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回卧室,淡红色的血水一直没停,流了一路,生孩子应该在床上,阿宁这么想,他没发现自己口里已经耐不住痛哼出声,额头上满是汗水,头发粘在一起,一荏一荏油腻腻的像涂满油烤熟的韭菜叶。

    走到卧室,阿宁还记得要脱裤子,至于怎么脱下来的,事后阿宁是一点也记不起。

    脱了裤子,阿宁爬上床,还没躺下,他突然想到他应该叫人,于是阿宁又从床上下来,手里攥着裤衩,扶墙又一路把自己拖了出来,走到一半阿宁突然跪倒在地上,曲开双脚,弯着腰,在痛苦的尖叫声中一团炽热的肉块顺着他大腿滑到他右小腿上,然后又掉到地上。

    阿宁手指紧紧抠住地板上,他喘着粗气,无力地任额头也抵在地板上,透过汗湿的头发,阿宁惊惧地看到,他的双脚中间,卷着一只没毛的大老鼠,发烫潮湿的皮肤贴在他小腿上,身体还不时的颤抖一下,阿宁呜咽一声,慌乱地向前挪了两步,胎盘合着血水轻松从屁间滑落下来,失血过多让阿宁眼前一阵阵发黑,身后突然响起的细小兽叫,让阿宁一僵,身体却莫名的侧过身看着那只幼崽,微微颤抖的小小身躯,阿宁沉重地喘了一口气,鬼使神差把掉地上的裤衩盖在幼崽身上,还小心的避开幼崽的头部,然后头一重,晕倒在幼崽一侧,他弯着身体挡住了风口,最后消失的意识轻念道,是伊鲁的兽形啊。

 第 75 章

    第75章

    修斯已经守了伊鲁三天,他担忧的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男人,心里咒骂道,为什么所有的药师都是雌性,雌性压根没半法像雄性一样潜伏在森林里待上半个月,修斯重重的搓了一把疲惫的脸,提了一点精神,接着把小块布巾浸进山洞里的水坑中,从洞顶滴落下来的滲水非常冰冷,对于伊鲁的发烧多少有那么点降温作用。

    如果阿宁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的发现,这里就是他和男人曾住过一段时间的山洞,洞里还一些他们用过的东西。

    什么假死,还不如每年和龙兽打一架,说不定就有一次运气好了,把龙兽干掉,“就算是假死,也就只有十多年安稳的生活。”修斯自言自语,语气里满是无奈与怒火——龙兽鼻子十分灵敏,三公里以内的气体它都能嗅得到,特别是有龙兽气味的伊鲁,龙兽能在五公里外就能嗅到,龙兽是一只极谨慎的兽类,这次与伊鲁的死斗差不多也将近濒死的它一定会离开这块对它有危险的土地,至少十年内不用担心它会回到这附近,但十年后如果它回来就肯定会嗅到伊鲁身上龙兽的气味,十分骄傲的龙兽一定会再来找伊鲁的麻烦——十几年一过,不是又要来一次,以伊鲁现在体能都处于顶峰的状态都没能完好,到那时,雄兽的体制都开始走下坡了,那不是完蛋定了。

    “哼,如果不假死,你们部落是一天安稳日子也没有了。”微哑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是你,凯里呢?”修斯失望的看着来人,还不忘提醒一句,“你现在也是你们部落的!”

    伊莱似乎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他大力地把一个布包扔进修斯的怀里,力道之大让修斯都倒退了一步。

    修斯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双眼发亮,这是发现对手的表情。

    伊莱没理会修斯算得上热情的表情,他大步向前走到被绑着木乃伊样的男人前面,看了半天,什么也看不出,除了苍白的脸,他真得什么也看不到,都被布包住了,伊莱轻吐一气,眼睛一凝,提起男人的胸口的一道绑带,伸手毫不客气甩了男人几巴掌,嘴里亮声地叫着他的名字,“伊鲁,伊鲁,醒醒……伊鲁!”

    “喂!”修斯脸色大变,他赶紧抓住伊莱的手,“你想弄死他啊!”

    “滚开,”伊莱盯着男人微微颤动的眼皮,“你家雌性难产了,凯里没来是因为阿宁难产了,快死了!”

    “什么!”修斯这回不只是脸色发青了,“别开玩笑,怎么可能会难产,我们部落多么年都没有过——”

    “就是这样才叫糟糕,凯里没有任何经验,我来的时候,阿宁已经在产房待了二天,现在——”

    “什么?”微不可闻的声音在伊莱手下响起。

    伊莱嘴角挂起诡谲的笑意,他温柔的低语道,“也许死了哦。”

    男人双眼开始发红,嘴齿相蹭,发出咯咯的响声。

    “当然,也许还活着,就是不知道能活多久,”伊莱冷漠的耸下肩,“你如果还想见阿宁最后一面就快点活过来,把包里的瓶子拿来!”伊莱对修斯吼道。

    修斯慌乱的把包里唯一一个瓶子拿给伊莱。

    “这是重蛇的毒液,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的了。”说完,伊莱就立刻给男人灌下去,完全不给男人一丝拒绝的机会,不过男人也没想过拒绝,他费力张开嘴配合着喝下去。

    “祝你还能见到阿宁最后一面。”伊莱低语,放开手,任男人撞到地上。

    等男人再次昏迷过去,山洞就陷入一片死寂。

    “阿宁真得难产了?”修斯表情怪异的问道。

    “凯里不是没来。”

    “那不是……”

    重蛇的毒液显然非常的强烈,男人才安静的昏迷半个小时,就发出微弱的响声。

    伊莱神色复杂的看着男人额间爆起狰狞的青筋,还有绑带迅速染上的血红,伊莱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肯定伊鲁已经接近死亡边缘,他绝对不会给他用重蛇的毒液。

    整整一天挣扎,浑身血红的男人身体渐渐无力挣扎,只有在剧痛的时候才会动弹一下,从喉间发出痛叫声也是几不可闻。

    修斯迸住呼吸,满是红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男人。

    一样通红的双眼,伊莱攥着拳头,几乎不敢从男人身上移开一下视线。

    但随着男人渐渐无声的呼吸,修斯与伊莱也越来越绝望。

    数刻钟过去。

    “停了。”修斯茫然的盯着男人的身体,不对,是尸体了,尸他M的王八蛋,修斯扑上去一拳又一拳用力打在男人的胸口上,双目又红又肿,“混蛋,你死了,你要我怎么跟族长交代,路斯会杀了我,小宝那小子会哭给我看,还有,阿宁该怎么办,你想要他给你殉情啊!”

    “……”伊莱原来还有些悲恸的表情,随着修斯一拳又一拳的击打,表情越来越奇怪,最后他嘴角一抽,向前按住修斯的肩膀,低语,“你再打,他真死定了。”

    “……啊?”

    阿宁醒来的时候,天色正好,穿过绿树的阳光,透出那点剔透的莹光,暖阳阳的,看得人非常舒服。

    没有回想起之前的事的阿宁,觉得身体难以想象的畅快与轻松,他看着窗外,露出淡淡的微笑,这是男人从没见过的表情。

    阿宁从床上坐起来,□微微的抽痛,让他皱起眉,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受过伤,阿宁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般轻轻的扇动,显得温柔而平静,他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到他身边躺着的男人,觉得奇怪的阿宁于是微微一笑,轻声问道,“你是谁?”

    正激动于他家雌性终于醒过来的男人脸色立变,他紧紧的抓住阿宁的手,心里立刻浮起对阿宁陌生冷漠的眼神的恐惧。

    阿宁眉头微皱,有些奇怪的看了男人一眼,却没挣开男人的手。

    “阿……宁。”像被沙磨过的嗓音让阿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男人有些慌张,他赶紧放松手上的力道,努力放柔声音,但喝过重蛇毒液的后遗症不是只要他努力就能改变的,“我是伊鲁,你怎……”

    “伊鲁……”阿宁表情恍惚,他没听到男人后面的话,他原来蒙胧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伊鲁……”表情还有些恍惚的阿宁低下头,认真的注视着有些虚弱的男人,他嘴角微弯,“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伊鲁低声应道,因为阿宁认出他而放下心的男人这才想到,凯里曾和他说过,阿宁也许会因为睡太久,出现短暂的记忆混乱。

    “我好想你。”

    “我也是。”

    正文结束

 第 76 章

    第76章

    “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艾尼挥舞着烤大腿,“一推开门,就是一大摊血水,阿宁像死得一样躺在那里,我都惊呆了,如果不是小雷突然哭起来,哼哼,伊鲁,你就别想见到你家阿宁了!”艾尼拿着烤大腿指着男人鼻子。

    “谢谢。”男人第七次道谢,艾尼已经说了七次他救了阿宁的经过,并七次以这个理由跑来蹭饭。

    “嘿嘿,你真想谢我,就多烤点肉,我要带回家给温达看看,那家伙的烧肉水平颇差劲!”艾尼得意兼郁闷的啃大腿。

    “少说废话,快点吃完,快点走,伊鲁的伤,还没好全!”阿宁恼怒地瞪了艾尼一眼,“你救得是我,你怎么不找我要报酬!”

    “这不是要了。”艾尼指着桌子上几大盘菜,“阿宁做得菜是全部落最捧的。”

    “谢谢你的赞美,你的脸皮到底能多厚!”阿宁咬牙,再多感激都被这混蛋骗吃骗喝的模样给搞没了。

    “别这么说嘛,就一点点厚啦。”艾尼拇指与食物分开一咪咪,表示真得只有一点点厚。

    “我真希望冬天快点来。”阿宁面无表情的说,把最后一盘菜拍在艾尼面前。

    “不要啊,那时候的利安太可怕了,呜,好吃!”艾尼看着他最爱的红烧肉放在他面前,立刻扑上去,“阿宁,你的厨艺真得太捧了,如果我是雄性,我一定从伊鲁手上把你抢走!”艾尼对阿宁举起一个油腻腻的大拇指。

    瞬间,男人的感激之情也没了。

    阿宁嘴角一抽,立即转身当作没听见,从厨房里拿出一个奶瓶,阿宁走到摇篮边上,准备给小雷喂奶。

    看着有些几分小猫模样的幼崽,阿宁打从心里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生产的时候,他瞧见得那老鼠样的幼崽真得让他做了好几天的噩梦,生下一只老鼠,恶,这对心脏刺激真得太大了。

    “阿宁,你怎么不自己喂啊,这样挤出来再喂,不是很麻烦。”

    “你闭嘴。”阿宁红着脸,转头就吼道,“你再说话,我就站门口叫温达的名字!”部落就这么点大,温达怎么还没来逮人。

    艾尼立刻闭上嘴,埋头苦吃,开玩笑,他还想再玩几年,怎么也不要让温达抓到去族长那里报备,嗯,躲到太阳落山,族长也不干活了,今天就算过了。

    阿宁从鼻腔里喷出一口气,眼睛一眨,就见他家男人双眼发亮的看着他,“看什么看,快点吃,待会你还要换药!”被男人的注视弄得有些窘迫的阿宁,羞恼的低吼道。

    男人听话的点点头,又看了阿宁一眼,低头吃饭。

    阿宁轻哼一声,脸上带着薄红,继续给幼崽喂奶,他注视着自己生下的幼崽,有些无奈的发现他的心里完全没有养小孩的感觉,更像是在养宠物,唉,也许不该睡,呃,昏迷那几天,说不定还能养出点养孩子的感觉。

 第 77 章

    第77章

    完美完成任务的伊莱,很满足得到他的奖赏。

    文伦软绵的趴在伊莱怀里,可怜的抽泣,他后悔为什么要答应伊莱任他玩一晚上,他应该要说多做一次啊呜,文伦在内心捶胸顿足状。

    “对不起,我做得太过火了,”伊莱满怀歉意的吻下文伦的脸颊,声音慵懒而温柔,“还难受吗?”

    文伦眨着单纯的碧眼,哑着声音,安慰伊莱,“没关系,我没事,而且,”文伦红着脸,“本来就是我答应的。”

    “是吗?”伊莱弯起粉色的眸子,笑得纯洁梦幻。

    不知为何觉得身体一寒的文伦,急忙转移话题,“为什么伊鲁喝了重蛇毒液,就活过来了?”

    “嗯,为什么?”伊莱漫不经心地摸着文伦光滑的手臂。

    “对啊,重蛇的毒液不是一喝就死的东西,怎么会能救人。”原来就好奇这点的文伦立刻忘了自己是转移话题,他用力一压,把伊莱压在自己身下,“快说。”

    “重蛇毒液能刺激濒死人身体的救生本能,说不上能救人,而且因为毒性太强,十个人里面只能救活三个,说起来,”伊莱摸摸下巴,奇道,“有些奇怪,伊鲁应该已经死了,但在修斯一拳一拳的击打下却活了起来,难道说挨打也能刺激救生本能。”伊莱是百思不得其解。

    “啊,这个我知道,”文伦举手,“是阿宁跟我说的,当时伊鲁应该是陷入假死况态,修斯一拳一拳击打他的胸口,刚好算打在伊鲁的心脏位置,激活心脏跳动,就活过来了。”

    “哦,原来如此,有点道理,”伊莱想想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又想了一会,他突然不爽起来,“啧,如果不是伊鲁强烈要求立刻回来,至于现在还要上药吗,浪费我的毒液。”

    “为什么?”

    “他活过来了,重蛇毒液就转化成了救命药,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别问我,”伊莱立刻制止文伦的为什么,他没兴趣思考太多为什么,“不过这救命药也就是那三天的功效,他一路狂奔回来,伤口裂了又愈合,哼,能活着回来,真是他命大!”伊莱非常不高兴,他都说他说阿宁难产是骗人,竟敢认为他是在骗人,他难得一次说真话,竟然没人相信,哼哼,等着瞧吧!

    “哦,原来如此,我就说他怎么一看到阿宁安好就趴下。”文伦恍然大悟状,接着他又苦着一张脸,“伊莱,你说怎么办,十多年后雄性的体能都走下坡了,伊鲁还怎么跟龙兽打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一听文伦问题,似乎想到什么好康的事的伊莱,笑眯眯地拉起文伦的头发打起辨子来,“那只龙兽怎么也要休养个大半年,伊鲁这边有我的毒液,龙兽那边哼,这伤足够它二十多年甚至一辈子不踏足这片土地,没什么好担心的。”哼哼,就担心去吧,他不高兴,没人能高兴。

    “可是,可——”

    “你话怎么这么多!”伊莱把他打的辨子一丢,反身一压,把文伦压在身下,继续开啃,这一夜还没过,本来还想让文伦再休息一下,但看样子,完全没必要。

    “呜,不行,”文伦双眼泛红,可怜兮兮地看着伊莱,“那里好疼,伊莱,明天,好不好,明天我们再做。”

    “不要!”向来没有多少怜香惜玉精神的伊莱,毫不客气的开吃。

    可怜的文伦哭了一夜,最后昏天暗地的睡到隔天傍晚才醒来。

    饱餐一顿的伊莱,很不满足地想要下一顿。

    于是他**文伦,“想不想知道伊鲁怎么样才能躲开龙兽。”

    再于是文伦想着阿宁忧郁的表情——天知道,阿宁那段时间只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接受他的幼崽,毕竟生下一只像老鼠的幼崽实在太那啥了,至于十几年后的事,阿宁觉得那时自己都四十多快五十岁,也差不多可以嗝屁了——很爽快的点头了。

    再再于是伊莱先把报酬给吃了。

    “龙兽是怎么形成的知道吗?”伊莱显摆的问道。

    “不知道。”文伦诚实的回答,这是第二天了,他穿着衣服,离窗户很近,显然伊莱这两天勤劳运动让他怕到了。

    “重蛇一族知道吧?”

    “嗯。”文伦有些奇怪,这跟重蛇一族有什么关系。

    “龙兽的前身就是重蛇一族。”伊莱扔下一枚炸弹。

    “啊?”

    “重蛇一族从来不变成他们兽形,只要变身一次,他们就会受到兽性的控制,吃掉他们的伴侣,然后发疯,最后异变成龙兽。”伊莱用最简短的语句说明重蛇怎么变成龙兽。

    “……那不是很可怜。”文伦同情的道。

    “嗯,我也觉得很可怜,变成龙兽的重蛇在他们心里唯一目标或者说意识就是死亡,这也是为什么龙兽会满大陆乱跑的原因,他们在寻找强者,他们想在战斗中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杀什么的,也就没吃掉伴侣的重蛇会这么干。

    “这,这也悲哀了吧。”文伦瞪大眼睛,非常惊讶龙兽会满大陆乱跑是这个原因。

    “是啊。”伊莱感同身受的点头。

    “可是这跟伊鲁有什么关系?”

    “他喝过重蛇毒液,体内也就含有重蛇毒液,重蛇毒液对于重蛇一族只能算良药,或者说兴奋剂强壮剂,龙兽也算是重蛇这族,所以——”伊莱笑眯眯的看着文伦越睁越大的眼睛。

    “想要战死的龙兽,绝对不会再找杀不死他们的伊鲁!”文伦大声的下结论。

    “没错。”伊莱点头,半身压在桌上,吻下文伦的嘴唇。

    “呃,那真得太好了,”文伦脸一红。有些结巴的道,“我,我去跟阿宁说。”说着,不等伊莱反应,人就向窗外一翻跑了。

    都约法三章了,跑那么快干嘛,他什么也没想做啊。

    伊莱缓缓地走到窗边,笑着望着文伦跌跌撞撞的背影。

    舅舅,也许他能和文伦平静的过完这一生。

    重蛇,唔,真得越听越耳熟,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文伦挠头,大概是以前听人提到过吧,嗯,不想了,先去找阿宁说这个好消息。

    “喂,我叫重蛇,你叫什么?”□围着一条斑点纹兽裙的男孩,打量着在树下抽涰的男孩,粉红色的眼睛亮着奇幻的光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