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男人眼睛微黯,呼吸瞬间沉了几分,他挣扎了一会,艰难的开口道,“晚上我会早点回来。”

    阿宁嘴一撇,“你不要拉倒,晚上才不让你做!”他气哼哼地缩回男人怀里,不理人。

    “……”可怜的雄性被雌性挑起欲、望又立刻被打压下去,他咬牙,干巴地开口,“好。”

    “哦,伊鲁你最好了!”早竖起耳朵的阿宁欢呼一声,趴在男人身上,伸出邪恶的手指。

    “……唔!”

 第 69 章

    阿宁捂着肚子,脸皱成一团,他肚子痛,从早晨起来开始,他的肚子就不停的抽疼,但又不是很厉害,阿宁原来以为是拉肚子,但蹲了半天厕所,也没东西出来。

    一抽一抽的微疼,让阿宁有些不耐,还不如一次性痛够,他叹了一口气,摸摸好像又大了一点的肚子。

    最近肚子总这样一阵一阵的痛,不过时间都不长,像被针扎到又立刻拔掉一样,非常短暂,却总能提醒他肚子不舒服。

    “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的关系。”阿宁嘀咕,有些难受的窝在椅子上揉肚子,早知道肚子会痛,他就不挑逗男人了。

    虽然精神上很满足,但身体却难受得要命。

    揉了好一会,阿宁的肚子里闹腾的小东西才慢慢安分下来,总算觉得肚子不难受的阿宁放松身体,他躺在床上,抬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这么看还真圆呃,难道他今天肚子痛是因为——他吃太胖了!

    阿宁皱眉,想了半天,最后得出这么一结论,以后还是少吃的好,他想,翻身爬下床,穿上外套,拿上做好得衣服出门。

    至从得出因为太胖所以肚子痛这个结论后,阿宁就开始慢慢的减少进食量,想逐渐的恢复自己从前的饭量,发现这点的男人显然十分不满,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每天做得饭菜越发丰富,香气四溢,勾得阿宁欲罢不能,坐在饭桌上的时间是越来越长。

    因此,到男人告诉他房子已经建差不多,再多几天他们就可以搬家的时候,阿宁很绝望的发现自己又胖了,特别是肚子圆了非常多,弄得他现在出门送衣服时,还会多加一件衣服,来掩盖自己圆滚的肚子,可是即使这样,文伦他们惊讶的表情还是刺伤了阿宁现在玻璃般脆弱的心脏。

    难看死了,送完衣服回来的阿宁沮丧的仰头靠在椅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肚子,心里默数打从他胖起来后出现的各种麻烦,比如,阿宁撇撇嘴,慢慢地从椅子上爬起来,走进厕所,尿频;比如,走出厕所的阿宁,突然身体一顿,然后慢慢地拖着脚,坐回刚才的位子,困难的弯腰揉抽筋的小腿;比如,揉好小腿的阿宁五指张开,又红又肿。

    这么难看,对于自己现在的模样不敢想像的阿宁,眼里闪着泪光,这么难看,男人肯定不会喜欢他,悲观的阿宁抽抽噎噎的站起身,走进卧室不敢见人。

    回到家的男人听到卧室里传来的抽泣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放下食物,迅速的走进卧室,抱起裹在被子里的阿宁。

    “阿宁,不哭了,”男人哄道,温柔的拍着被子,“眼睛哭肿了就不可爱了……”他知道这么说,阿宁一定会把头露出来。

    “骗人,我现在这么丑,才不可爱!”果然不出男人所料,他话一落音,阿宁立刻就把头露出来,转过脸,阿宁指着自己圆脸,哭叫道。

    阿宁对于自己现在的模样真得是一点好感也没有,特别是从水里看到自己现在圆嘟嘟的脸后,他是越来越讨厌自己现在的模样。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在我眼里都是最可爱的,”男人声音放得更柔了,他抱紧阿宁,“我最喜欢阿宁……”

    “骗人,骗人……”阿宁泪水流得更欢畅了,他嘴里不停得说着男人骗人,双手却紧紧的抓住男人手臂,生怕男人真应了他的话。

    “没骗人,”男人亲下阿宁的脸颊,细腻柔滑的肤质让他忍不住蹭蹭阿宁的脸,“我不说谎…”

    阿宁抽抽鼻子,怀疑地看着男人,男人表情显得更温柔,又亲亲阿宁红肿的眼睛,“真的,我喜欢阿宁!”事实上男人非常满意阿宁现在的样子,胖嘟嘟软绵绵得多好,抱起来又舒服,又能挡住部落里人们的窥视。

    男人真诚的表情,让阿宁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些。

    “可是,我现在好丑,文伦今天都问我,怎么胖了这么多,哇啊……”想到朋友们吃惊的表情,阿宁又大哭起来,但还没哭几秒,他脸色猛然一变,捂住抽痛的肚子,**起来,“好痛,伊鲁,肚子痛……”

 第 70 章

    “没事,放心,”凯里道。

    绷着张脸的男人顿时放松下来,他伸手摸摸阿宁潮湿的脸颊,肚子还会痛的阿宁在男人手心蹭了蹭,抽抽鼻子,有外人在,他不想哭。

    凯里慈爱地看着年轻的伴侣亲密的互动,“伊鲁,你要让着阿宁一点,情绪波动太多对阿宁不好。”凯里叮嘱道。

    男人想,阿宁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了,再伤心难受,不就是伤上加伤,于是认真点头。

    阿宁则茫然地看着凯里,不懂情绪波动跟他肚子痛有什么关系,不是因为他最近暴饮暴食的缘故吗?

    凯里摸摸阿宁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显得分外温柔,“你们要小心一点啊。”

    阿宁更茫然了,摸他肚子干什么,检查吗,难道他肚子长什么东西了,肯定是,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圆!

    男人显然也这么想,他紧张地看着凯里摸了半天,却一直不说话,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嗯,”母爱泛滥中的凯里回过神,就见两人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于是,表情更温柔了,他道,“孩子没有问题,很健康。”

    啥?阿宁瞪大眼睛。

    “你……”他慌乱地转头看了一眼男人,完全僵硬住的男人还不如他,什么反应也没有,“你说什么,孩孩……”阿宁结巴地说不出那两个字眼。

    “孩子啊。”凯里有些惊讶地回道,“我说孩子没事,很健——”他疑惑地看着震惊的两人,突然明白过来,声音猛得一拔,“你们不知道!”

    阿宁身体一抖,男人反射性的抱紧阿宁。

    “知,知道什么?”

    “你怀孕啊!”

    “不可能!”

    “不可能!”

    这回阿宁与男人总算反应过来了,但异口同声的回应让凯里霎时起跳,他指着男人的鼻子,吼道,“怎么不可能,你们难道不想要这个孩子!”

    “没有!”阿宁用力的摇头,他觉得如果他敢点头,凯里一定会亲手捏死他。

    男人默默的摇头。

    “哼!”凯里冷哼一声,表情总算好看了一点,“已经5个月了,你们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四个月的时候应该就有胎动了,阿宁你一点也没感觉到?”

    “我,我以为是肚子痛。”阿宁小声的说话,他盯着自己的肚子,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清楚。

    凯里嘴角一抽,“好吧,”对于阿宁的没常识,他从雌性那里听到了不少,再加上阿宁现在孕妇的身份,“伊鲁,出来。”他示意男人跟他出去。

    小心翼翼地把阿宁抱放在床上,男人默默的站起身,跟着凯里出门,没注意到身后的阿宁不安的表情。

    他们没有关门,因此,阿宁非常清晰地听到凯里骂人的声音。

    “我教你那些,你都给我忘到脑后去了是吗,都5个月了,如果说3个月前你没发现,我还没话说,都5个月了!雌性怀孕期最多也不过二百多天,如果今天阿宁没有肚子痛,你难道还要等他生了,你才发现!”

    “阿凯,冷静点,伊鲁也不是——”

    “你给我闭嘴……”

    阿宁侧耳听了好久,也没听到男人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视线忍不住又回到自己的肚子。

    真的,真的有了吗?

    阿宁迟疑地伸出手,越接近肚子手就颤抖的越厉害,发抖的手悬在肚子上方,半天也没动一下,许是被阿宁迟疑地表现弄生气了,肚子里的小东西用力的踢了阿宁一脚。

    阿宁尖叫一声,声音还没停,男人从屋门窜进来,他紧张地抱住阿宁的肩膀,“怎么了?”男人焦急地问道。

    阿宁恐慌地把头埋在男人的怀里,不敢看自己的肚子,仿佛他肚子里生长了一只怪物,阿宁嘶声叫道,“动了,动了,他动了!”

    站在男人身后的凯里松了一口气,“是胎动,没事,别害怕。”他温柔地摸摸阿宁的肚子。

    “可是,可是,伊鲁!”阿宁抱紧男人,快哭了,“他在踢我!”

    男人盯着阿宁的肚子,手掌轻拍着阿宁的后背,眼神闪烁不定。

    “啊,好活泼的小家伙!”凯里笑眯眯地说,根本不在意孩子他妈慌乱的表现。

    “阿宁身体有出现问题吗?”男人突然问道。

    “嗯,”凯里手指轻点床沿,“我看看。”他还记得上次给阿宁看病时,他的身体并不好,重要得一点,他的身体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孕育孩子。

    简直的检查后,凯里面露喜色,“没有任何问题,非常健康。”

    男人松了一口气,他轻抚着阿宁,低声安慰着精神紧绷的阿宁。

    阿宁紧紧的抱住男人,完全不敢看他肚子一下,对于现在他肚子里不停活动的东西,阿宁是害怕恐惧到了极致,如果不是男人在他身边,他估计已经滨临崩溃,但即使有男人的安慰,阿宁现在的情绪波动也非常的大,并且糟糕到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引导治疗过不少雄性刚转换为雌性时,扭曲的心理状态的族长刚进门,就发现阿宁的情绪不稳,他先瞧一眼自家雌性兴奋高兴的表情,再看自家徒弟暗藏在面无表情下的担忧慌乱,不禁叹了一口气,没一个好忙活的,他哀悼,唯一让他高兴的是,至少雌性的战斗力不会把他的房子打塌了,把药放在床边的柜子上,族长拉起凯里。

    “我们先出去,让他们说说话。”

    凯里着迷地看着阿宁的肚子,不想走,他抬起头,就见族长对他使眼色,凯里一愣,有些不明白,他转头看族长使眼神的方向,眉头霎时紧皱,难不成阿宁也是雄性转换为雌性的。

    “伊鲁,让阿宁把药喝了,我去抓几包药,你先和阿宁说说话。”凯里当机立断,阿宁现在的情绪只有男人能搞定,因此,凯里反拉着族长出了房门,并小心地把门关上。

    “会打起来不?”凯里担心阿宁肚子里的孩子。

    “应该不会。”族长耸耸肩,抱紧自家雌性。

    “唉,真奇怪,阿宁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会完全相反。”凯里不明白的摇摇头。

    “也许他是雄性转换过来的,却在转换过程中出现问题,导致他身体陷入低谷,现在恢复过来,又没做任何避孕措施,就有了。”族长淡定的说道,雄雌转换又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出现过,紧接着他脸色一变,抱紧雌性,“他不该这时候怀孕。”

    “是啊,只是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伊鲁跟我说过阿宁的身体不能怀孕。” 凯里也想到了,他担忧的说道,“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伊鲁去吗?”

    族长眉头紧皱,摇摇头,没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抽了,作者回复变成这样了

    密码在哪里?没看到

    [作者加精] [删除评论] [清零] [投诉] [回复]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1-06-05 13:06:34

    囧……乃想多了啊啊啊啊啊~~~逸清只是以为他学这个是为了自己,所以主动配合……结果小叶凡一点反应都没有……才会纠结啊……囧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1-06-05 13:07:42

    郭惟儿神马的……只是一种泄愤的手段……不明白也素么有关系的……

    [3楼] 网友:00000 打分:0 发表时间:2011-06-06 09:16:18

    呃,大大,您拐到哪里去了?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1-06-06 20:01:58

    汗,上面不是我的回复

 第 71 章

    第71章

    作者有话要说:公告

    由于工作及生病(还要吊水)的原因,最近的更新可能会比较不定,希望大家能谅解,等工作安定下来,身体康复,我会尽量快的完结此文

    男人把人抱在怀里,轻抚着他的背,静静地等待阿宁平复心情,同时也平息自己内心的波动。

    阿宁可怜的哭了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让男人的胸口发闷,也不知过了多久,阿宁擦去脸颊边的泪水,双手抓住男人衣襟,把潮湿的脸埋在男人结实的胸膛里,心里那些不安全感渐渐得到安抚,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阿宁,”男人松了一口气,他用嘴唇碰下阿宁的脸颊,道,“乖。”

    “伊鲁,我害怕。”阿宁抬头,探手揽住男人的脖子。

    不善言语的男人蹭下阿宁的脸颊,伸出手放在阿宁的肚子上,“别怕,是我们的孩子。”他温柔地说道,“我们的孩子,不用害怕。”

    掌心炽热的温度透过单衣传至阿宁的肚子,阿宁双眼瞪大,他能感觉到肚子里的东西似乎得到熨贴渐渐消停了下去,随着身体上的不适减轻,阿宁的情绪也得到缓解。

    “我在这里,”男人低声道,小心翼翼的给阿宁换了一个位置,让他能看见自己的肚子,“别怕,我在这里。”

    “我不要看!”才有所缓和的阿宁尖叫,他大力挣扎着想躲回男人安全的怀抱。

    “不行!”男人声音低沉,他捧住阿宁的脸蛋,金眸坚定的看着阿宁惶恐的双眼,男人决定只有阿宁正视他肚子里孩子,他才会放手,但很快,阿宁的眼睛又弥漫起泪水,心中微疼的男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放开手任阿宁躲进他怀里,“为什么要害怕?”男人觉得很奇怪,即使是雄性转换过来的雌性也不会害怕,只会心存愤怒——对于为什么是他怀孕,而不是他的伴侣——一般情况打一架或者说让雌性暴打一顿雄性后,这个问题就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男人觉得如果阿宁愿意打他一顿,他还会比较安心,但是阿宁显然在害怕他们的孩子,他在恐惧,男人眼神微黯,神情有些低落,“别害怕,阿宁,他是我们的孩子,阿宁,别怕,别怕我们的孩子……”

    情绪再次陷入混乱的阿宁无声的哭泣,这回即使缩在男人的怀里,他也感觉到恐惧,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耳朵不停的响起,他没有,阿宁无助的摇头,他虽然害怕着肚子里的胎儿,但就像男人说得,这是他们的孩子,他怎么也不可能恐惧自己的孩子,如果刚才才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阿宁还有可能恐惧肚子里的胎儿,但情绪有所缓和的阿宁此时恐惧的却是他身体的变化,他不愿意看他的肚子,不是因为胎儿,而是因为那圆滚的肚子提醒了他身体的变化。

    如果是一怀孕就发现了,阿宁也许还能慢慢的调解自己的情绪,但现在肚子都大成这样,明显的胎动都出现了,阿宁脆弱的心脏可支撑不住他的惶恐不安,也许就他一个人,他还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思考,但现在男人在他身边,有了支柱的阿宁,心里恐慌反而完全暴发出来,就变成了这样的局面。

    阿宁觉得委屈,在他心里,男人应该,不,是一定,男人一定站在他这边,他怎么可以强迫他,他怎么可以不相信他!阿宁墨眸深处霎时燃起无声而灼热的火焰。

    因此听出男人嘶哑的声音里甚至还有一丝难掩的哀求时,阿宁不仅不为男人的难过,反而更加委屈和愤怒——对男人的不信任。

    阿宁的情绪已经开始走极端,在理智几乎全线崩溃的情况下,阿宁根本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且发觉男人不站在他这边,不信任他,也让他对自己自卑及对这个世界的不安感一并爆发而出,复杂的情绪让阿宁浑身发抖,但还残存的那丝理智却让他拼命的压抑喉间的呜咽,然而像决堤的洪水泛滥成灾的泪水却说明阿宁已经滨临界点,即将崩溃。

    “阿宁!”阿宁的反应让男人惊惶失措,他慌张地抱起雌性,又摇又拍又哄。

    男人的表现多少安抚了一些阿宁的情绪,但立刻男人脱口而出的话,让阿宁那丝纤细的理智‘嗡’得一声崩了。

    “我们不要孩子!”男人显然认为阿宁会这么痛苦是因为孩子的事,他压抑着自己的难过,苦涩而艰难地道,“阿宁,我……”

    阿宁泪水停了,他双眼瞪得老大,大得似乎连眼眶都要崩裂开,“出……出去,你滚出去!”阿宁发狂的吼叫,他挣扎着从男人怀里退出来,挥舞的手‘啪’得一声给了男人一个耳光,另一只手握紧拳头,一拳打在男人的侧下巴,这还不止,阿宁的脚掌还用力的踢踩着男人的脚,完全傻住的男人,被阿宁爆发性的推打,硬是推出门外,然后‘砰’得一声,厚实的门险些把男人笔挺的鼻梁撞歪,男人茫然地捂着自己的鼻子,刺痛的鼻尖很能说明阿宁的愤怒,不过显然,男人的表情更能说明他的不解。

    背靠着门,喘着粗气的阿宁顺着门滑坐在地上,抱住自己的肚子,咬着牙,嘴里恶狠狠地念叨,“……混蛋,王八蛋,我们走着瞧!”骂了一阵,阿宁的眼眶不可抵制的红了起来,但干涩的眼里却不见一丝泪水,“混蛋,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阿宁喃喃低语,“我怎么可能不要我们的孩子,混蛋,混蛋,混蛋……”阿宁的声音几不可闻,视线随着声音的渐渐微弱落至他的肚子,一直安静的孩子,似乎感觉到阿宁的视线,他轻轻动了一下,阿宁眼里闪过一丝微芒,“我,们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阿宁抱紧肚子,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伊鲁……”

    恭喜男人,他很成功的用自己让阿宁不在害怕肚子里孩子。

 第 72 章

    第72章

    阿宁又哭了一会,却不见男人回来找他,这让阿宁难过又茫然,他擦去泪水,既然没有人心疼,他哭什么,阿宁知道他现在会爱哭全是因为男人会心疼的原因,要不然在原来世界除了童年时期,他怎么从来没哭过,只要他一哭,男人就会更宠爱他,阿宁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缓步行至床边,然后小心地爬上床,现在他都有些记不清不知道自己怀孕时,自己是怎么轻松的上床睡觉。

    阿宁缓了一口气,把被子拉上肚子,身体靠坐在床头,目光落在窗外的树丛上。

    是啊,因为哭泣能得到男人更多的宠爱,因为任性可以看到男人无奈又愉悦的表情,因为撒娇能让男人喜欢,那么,阿宁收紧拳头,为什么要忍耐自己的渴望……他的渴望,不就是希望能和男人在一起,平静地过完一辈子。

    阿宁松开拳头,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想要男人和他过一辈子,想要男人爱他一辈子,那么做一只哭泣任性撒娇的雌性有什么难的。

    阿宁的胆子不大,他害怕得东西有很多,他害怕软体动物,害怕黑夜,害怕死亡,害怕一切让他恐惧的东西,在都市里,避开这一切并不难,也许很难想象,但事实在都市里,阿宁是一个成功的都市人,他过得舒适自在,有着亲密的朋友,生活温馨,如果不是来到这个世界,按照阿宁原来的生活轨迹,他其实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并不会成为同性恋,也许他不会爱上他妻子,但是他会是好丈夫,好父亲,在都市他的脾气与这个世界并不完全一样,在都市里他温和,懂进退,善解人意,不爱哭,不会任性,不会撒娇,是一个非常正常的按世俗规定成长的男性,这样的男性,有谁会说他弱小,有娘气?

    但来到这个世界后,一切都不一样。

    阿宁首先面对就是所有他害怕的东西,黑夜,死亡,软体动物,未知的恐惧,这些足够压垮心理层面并不是非常坚强的阿宁,为了减轻恐惧的心理,他开始哭泣,因为这样能减轻他的心理负担,也能暂时的逃避那些让他害怕的东西,阿宁习惯于逃避,这是他的坏习惯,也许在都市里他能逃避一辈子,但是在未知的世界里他能逃避多久?

    然后男人出现了,伊鲁是一个强大的雄兽,他有一双坚毅眼睛,他生存于这个世界,他熟悉这世界的一切,最重要得是他能并且会保护阿宁,在阿宁惊慌的跑回山洞时,男人即使受了重伤,也会支撑起身体,去看看是否有猛兽追击阿宁。

    就是这一点,阿宁像找到最后一块浮木般死死的抓住男人。

    在这样的世界他需要男人的保护,只有生活在男人的保护下,他才能活下来,阿宁是这么想的。

    这样想法并没有错,从当时那样的环境来讲,确实是这样。

    人的性格其实很坚韧,当他确定他可以,他必须改变的时候,性格的突变其实并不奇怪。

    在男人眼里阿宁是一只雌性,体弱无知的雌性,于是学了半月语言能与男人的沟通的阿宁渐渐的越来越弱小,他需要男人照顾,仿佛如果没人照顾他,他就会在不经意间无声的死去一般。

    阿宁依赖着男人,当他的生命掌控在男人的手心时,他必须依赖着男人。

    他也害怕着男人,这不难想象,都市里的讯息太过发达,有太多丑陋的事实暴露在人们眼前,在这样都市里成长的阿宁怎么可能单蠢到那么容易就信任男人?

    但是时间告诉阿宁,男人可以信任,他是真得在保护他,爱护他,即使他拖累了他的行程,他也会伸出手,带他走。

    这对阿宁是一种恩赐,他被丢下太多次,以至于他习惯于被丢弃,而男人愿意伸出手带他走,愿意和他一起去东部落,愿意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没有人知道阿宁是多么的喜悦与欢喜。

    家人的离去,独自一人的孤独,如果说害怕软体动物是小时候被那几只毛毛虫吓出来的,那么害怕黑夜与死亡就是阿宁独自生活十多年的产物。

    没有人知道一个十几岁孩子单独生活在三百多平方米的小楼里,半夜被雷声惊醒,看到闪电打到大树上,听到狂风吹过窗缝低沉的呜呜声,还有怎么也点不亮的灯,一个人缩在被子里,捂着耳朵,颤抖得过了一夜,然后第二天接到他家人出事死亡消息的感受。

    谁知道呢?

    接到电话的时候,阿宁还笑着对他哥哥女朋友说,嫂子你在开玩笑吧,我哥哥怎么可能出事,怎么可能……

    对于当时的阿宁而言死亡对于他太过遥远,甚至于他亲眼看到他家人的尸体,他也没有哭,只是愣愣地看着窗外石山,然后捧着骨灰盒,回家乡下葬,再然后回到家,他发了一会呆,就拿出书读书。

    阿宁的表现就好像他的父母,他的哥哥只是出门旅游,还没有回家一样,太过平静的表现让他家的亲戚都觉得寒心,疏远了他。

    后来,阿宁突然之间就开始怕鬼了。

    男人很强大,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当这样的一个人向他表达爱慕,阿宁不否认他心动了,可是这个世界对于阿宁而言太过可怕,他害怕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摆放在他面前,他再也无法逃避,无法单独地生存下去,他的经历告诉他,他需要,他必须要一个人生存下去,因为没有人能陪伴他一辈子。

    这是阿宁的自卑,永远的孤独。

    这也让阿宁无法抵抗男人的**,他无法抵抗被人呵护在手心,小心翼翼宠着爱着的感受,那种美妙的感受,只要尝过一次,就再也无法忘怀,然而男人却频繁地捧到他面前,让他一次一次的嗅到那美妙的滋味,于是,阿宁告诉自己,走吧,与其得到后又失去不如永远没有得到过。

    可是男人追了上来,他单膝跪地,他问他愿意和他一起回家吗?

    就像一场美梦一样,是的,那时的阿宁觉得是美梦,他想,即然是美梦就一定要有一个好的结局,阿宁想把自己给男人,这样,美梦的结尾就是相爱的恋人幸福结合在一起,然后,醒来的他一定要用‘最后,迷路的男人与他的骑士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句话来为他的美梦画上一个美丽的句号。

    阿宁想用他无法生育这点来戳醒这个美梦,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沉迷其中,不想醒来,

    梦之所以美,只是因为它是个梦,阿宁告诫自己。

    然而男人的反应却让这个美梦延续了下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