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文伦也一起来吧。”利安道。

    伊莱还算平静的脸色霎时一变,他怒视着利安,他可记得这个话题就是利安提起的。

    “我是雄的。”听得懵懵懂懂的文伦说道。

    伊莱表情微松。

    “你打得过伊莱么?”利安笑道。

    伊莱嘴角蠕动一下。

    “……不能。”文伦泄气。

    伊莱也泄气地垮下肩膀。

    “那约好了,等迎春节到,我们一起去。”利安笑得格外温柔,他柔声道,“阿宁,文伦,雌性也可以送雌性礼物,你们要准备好哦。”

    “嗯。”文伦点头,眼角偷瞄瞄阿宁,又瞄瞄双手抱胸沉着一张脸的伊莱。

    “好。”阿宁痛快地点头,“我会多准备几份,饼干怎么样,饿了还可以拆开吃。”

    于是几只雌性加一只雄性欢快地开始讨论他们要准备的礼物。

    沉默的男人终于发觉到当初他把利安介绍给阿宁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错误的事!

 第 65 章

    之后的三十多天,除去最初的几天,常因不知明的原因生气外,阿宁的脾气很快就恢复正常,他经常趁男人不在家时跑出门,先去树屋找文伦,一起去商业街,帮利安看摊位,利安会趁机睡一个午觉,阿宁则专心做艾尼让他干得活,他们谈好价格,阿宁做好两件衣服,就换一匹普通的布料,文伦在一旁戒备,只要有动静,立刻示警,阿宁就会把东西藏起来,然后不是他被男人逮回家,就是文伦被伊莱叫回家,被叫醒的利安会把东西带回家,第二天再带到摊上。

    四个人亲密无间的合作了一个月,挣了不少的阿宁很高兴地要请文伦、利安和艾尼吃大餐,商量了一下,他们决定去利安家聚餐,抛弃各自的伴侣及追求者。阿宁用布匹换来丰富的食材,文伦打来他最爱的石兽,利安准备充足的果蔬,艾尼则带了一瓶难得的高度果酒。

    “嘿嘿嘿,”艾尼笑得狡诈,“我刚从温达家里摸来的。”

    三只雌性加一只雄性迅速分食这瓶的果酒。

    “好喝,我还要……”

    最先阵亡的利安拿筷子敲着碗盘,十分自得的敲起只有他自己懂得的曲调,阿宁给他倒了一杯汤,让他自得其乐去。

    紧接着艾尼‘啪’的一声,倒在桌子上,幸好没摔进碗里,阿宁抓头发,他瞧了一眼还在慢慢细酌的文伦,心里才松一口气,就发现文伦的不对劲。

    “文伦,你醉了没?”

    “没有,有,我没,没醉——”文伦大着舌头说,他抬起手,阿宁嘴角一抽,怀子里的酒早就喝干了。

    “对,你没醉。”阿宁道,从厨房里拿出一罐加了几勺醋的水,给文伦的杯子满上,“喝吧。”他说。

    文伦开心的继续喝‘酒’。

    这酒度数很高吗?

    唯一清醒的阿宁盯着这玫红色的液体,有些不明白,他大学一个舍友习惯每天饭后来一罐啤酒,脾气好的阿宁经常被他拖去陪喝,一喝就是四年,弄得原来只有半瓶红酒量的阿宁酒量是越发的好,不过出了学校,不是很爱喝酒的阿宁,除了应酬,也就过节时会喝点酒应气氛——虽然经常越喝越郁闷——现在的酒量到底咋样,他也不清楚,只是这点果酒。

    一口喝干的阿宁咂咂嘴,又甜又酸的,味道不错,他倒想问问艾尼,去哪里可以再弄点。

    阿宁看看对面笑呵呵的文伦,有些头疼的挠头,他要怎么样才能把这群醉猫搞定呃,阿宁苦恼地咬着杯沿。

    很快,他就不需要烦恼了,来接人的三只雄性替他搞定了麻烦。

    伊莱刚一推开门,叫了一声文伦,就被一个黑影扑倒,他家爱逃家的雄性很热情的把他扑倒在地上。

    “伊莱,伊莱……”

    “文伦?”脑袋叩到地上的伊莱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他心酸的想,这可是文伦第一次对他表示热情,心里又酸又甜就像文伦刚喝的那瓶果酒味一样的伊莱坐起身,他伸手拥住不停叫着他名字并在他肩颈卖力磨蹭地文伦,柔声问,“怎么了?”才温柔不到两秒,伊莱就嗅到文伦嘴里的酒味,“你竟然喝酒了!”

    阿宁目送文伦被面色铁青的伊莱拎回家。至于回家之后,他们怎么算帐就是另外一回事,高兴于搞定一个麻烦的阿宁愉快地无视这个问题。

    伊莱走后不久,男人就上门来接人了,紧接着就是发现自家的果酒不见的温达。

    浓郁的果酒味,在男人还未进门时就嗅到了,他表情不太好的一把推开屋门,然后就见他家的雌性拿着抹布擦桌子,发现他来后,还欢快的向他招手,“伊鲁来帮忙。”

    男人呆立片刻,便面无表情接手阿宁的工作。

    阿宁没注意到男人的反应,男人一接手他的工作,他就进厨房倒一碗解酒汤,给有些迷糊的利安灌下,然后把他哄进卧室,又把人哄睡才出来。

    出来时就看见温达脸色不好看的抱起在睡梦里嘿嘿笑的艾尼。

    阿宁愉快的微笑,他给温达一杯解酒汤,让他给艾尼喝下,就进厨房帮忙。

    等他们整理好出来,温达已经抱人回家了,只留桌上一个空碗。

    阿宁开开心心地和男人一起回家,路上还与男人讨论一番,关于是不是要酿酒这个问题。

    第二天

    阿宁跑到树屋下——楼梯还没弄好,阿宁其实挺想跑上去玩的,这树屋做得太捧了,特别是高处那几个小房子——叫文伦。

    过了好一会,阿宁才见文伦跃下树屋,脚落地时还似不小心踉跄一下,伦脸一红,阿宁眨下眼睛,当作没看到。

    “文伦,你头难不难受,要不今天在家里休息好了。”阿宁道。

    “不,不用,我们走吧。”文伦显然没领会阿宁的意思,他是跨大步向前走去。

    阿宁歪过头,看看文伦似乎很正常的走姿,开口,“文伦,你走慢点,我跟不上。”

    “哦。”

    两人一起慢腾腾的蹭到商业街,阿宁看看天色,决定今天什么也不做。

    “你们来啦。”利安萎顿地趴在摊位,向两人挥挥手。

    “利安,你没事吧?”阿宁惊讶地看到利安的模样,难道解酒汤没效,也是,阿宁想,就是放醋的水,没效也——“阿宁,文伦,你们来啦。”快步走来的艾尼精神抖擞的向两个人打招呼。

    红光满面的模样让阿宁嘴角一抽,哦,原来是体质问题。

    “利安,你要不要喝点水。”文伦问。

    “不要。”利安把头埋进手心里。

    “难受就回家休息啦,我会帮你看摊子。”艾尼说。

    “不用了,反正也快来了。”利安道,如果不是昨天有人预约要来,他才不来摆摊。

    “送到他家去,不行?”

    “不想动,太远了,让我趴一会就行了。”

    阿宁扯下头发,想了想,他摸模口袋,没带肉,阿宁张望下四周,果然发现目标,他向目标招招手。

    目标迟疑一下,便迅速地走到摊前。

    “奥鲁斯,你能弄点蜜蜂水吗,酒后头痛喝这个听说最有效。”阿宁道。

    奥鲁斯看了一眼恹恹的利安,头一点,人就消失不见了。

    “有用吗?”艾尼小声地问。

    “不知道,试试吧。”阿宁也压低声音,就他唯一一次醉酒经历,阿宁倒觉得直接睡第三天,更有用。

    “对了,过几天就是迎春节,利安要我问你们准备好了没?”艾尼道。

    “嗯,袋子都弄好了,等到那天把饼干烤好就行了。”阿宁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袋子,“可爱吧?”阿宁炫耀似得拿袋子给朋友们看。

    “唔,”艾尼摸摸下巴,“和你很配,对吧,文伦。”他严肃地转看着文伦。

    “嗯,是和阿宁很配。”文伦诚实的点头。

    利安‘哧’得一声,笑得痛苦,他头痛啊。

    阿宁的包子脸鼓不住了,“利安,还是喝点水吧。”他劝道。

    “不要。”利安撇过脸,眼前就出现一个罐子。

    “喝吧。”奥鲁斯轻声道。

    “哼!”利安把脸转到另一边。

    “利安。”奥鲁斯把罐子移到另一边。

    利安脸又一转。

    罐子又移回原处。

    ……

    “我说,利安能坚持多久,他头痛吧。”阿宁坐在布摊后面瞧着那边对上的两人。

    “不知道,不过一定是利安认输。”艾尼道,“比耐心,奥鲁斯都坚持追利安十三年了,利安跟他没得比。”

    “十三年!”文伦惊讶地瞪大眼睛,“那不是,不是——”文伦扳着手指点数。

    “嗯,利安十五岁的时候,奥鲁斯就开始追求他。”艾尼摸出一块手帕,吸了一把鼻涕,他昨晚踢被子,今天有点感冒,“你家的伊莱不是也坚持了十几年,还有温达也追了我这么多年,有什么好惊讶的。”

    艾尼脸一红,喏喏地道,“也是哦。”

    “是啊,你们都是那么久的,”阿宁突然有些沮丧,他托着腮帮子,闷闷不乐地道,“原来就我这么容易被伊鲁拐了。”

 第 66 章

    第66章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转眼就是迎春节。

    阿宁装好一大袋的礼物,等着男人放他出门。

    现在对部落的雄雌性没有一只信任的男人很不乐意自家宝贝一个人出门,要是有人想拐走他怎么办。

    “雪地很滑,慢慢走,不要滑倒……”男人一边喋喋不休地唠叨,一边给阿宁□在外的皮肤都涂上防干裂的药膏,“伸手,不能吃冰的东西,不要乱跑……”

    阿宁听话的伸出手,双眼发亮地听着男人繁细的叮嘱。

    难得话多的男人给阿宁围上围巾,戴上手套,又给阿宁毛靴子外面围上一圈毛料,只把阿宁包成一个圆球后,才放阿宁出门。

    即使放出门,他话还没停,“有人欺负你,就回来告诉我,不准用手去碰雪,要玩只准带着手套……”

    “伊鲁,你真像‘老妈子’,真唠叨!”阿宁打断男人的话,对他吐下舌头,转身就跑,穿得圆滚滚的阿宁要跑也跑不快,反而因为穿得太肿了,在雪地上摔了一跌,然而也因为穿得太肿了,半点事也没有,男人心才提起来,他已经从地上滚起来,转身向男人甩甩手,让他进去。

    男人目送阿宁走远,直到看不见身影了才神色复杂的回到房子,从圣地到他家,时间还长着,而且雌性集也要时间,男人在屋子里来回走着,突然人一矮,像被警察逮住的罪犯一样蹲在地上抱头。

    男人是即觉得他家阿宁是部落最可爱的雌性,最受欢迎那叫应该,但另一半心思又觉得阿宁才到部落不久,应该不会收到太多礼物,矛盾的心理让男人刚毅的脸庞一时纠结成一张苦瓜脸,得到礼物最多雌性提出的要求,雄性不能拒绝,如果阿宁也学前几任第一名的雌性那样,提出‘反压’这个要求,那要怎么办?

    男人垂下头,金色的眼睛直盯着飘浮着灰尘的地面,半晌,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拿扫把扫地,顺其自然吧。

    阿宁与朋友们聚集在一块,等着夕阳完全下山,周围的雌性们显得特别兴奋,场面十分热闹,当最后一丝光线从天边消失,皎洁的月亮大放光明,同时部落每家每户的雄性都在家中的院子上点起蜡烛,与天空黯淡的星光相对,明亮耀眼。

    圣地海拔较高,有些呼吸困难的阿宁,靠在圣地的石壁上,灯光亮的那一瞬间,阿宁深吸了一口气,他从没见过夜幕中的部落,也没想到,竟会是如此美丽灿烂迷醉人心。

    凯里招呼一声,走在最前面带路,部落的路不是很宽,只能五只雌性并肩过,因此雌性大队拉得很长,前进也很缓慢。

    在兴奋感的影响下,阿宁几乎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因此当男人把礼物递给他时,他显得很惊讶,当然也很开心,阿宁红着脸接过礼物,周围人起哄的声音让他有些难为情。

    男人温柔地摸摸阿宁的头发,又回到家里。

    过了自家,捧着男人送给他的礼物的阿宁便有些走神,自然面对送他礼物的雄性就显得有些敷衍,阿宁四处观察,希望能找到男人。

    躲在角落的男人在挣扎,他挣扎是让阿宁高兴发现他,还是不让阿宁发现不用受到族长恶整,男人对族长的坏心眼,可谓是印象深刻到了刻骨铭心。

    找了半天也没看到男人的阿宁失望的低下头。

    男人所有的挣扎都败阿宁失望的眼神下,阿宁又一次抬头张望,他露出了破绽,阿宁飞快的扑过去,抓住男人的衣服,双眼亮晶晶的仰望男人,道,“找到你了,伊鲁。”

    男人眼里含笑,“嗯。”

    周围都是说话的声音,因为声音太多,反而都粘糊在一起,只听得到嗡嗡的响声,让人觉得四面都是声音,声音围成墙,明明是吵闹环境,但身处其中的阿宁与男人却感到一种另类的安静,他们十指相扣,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脸蛋红扑扑的阿宁侧头微笑着倾听男人的声音,在这样热闹到吵闹的环境下,他似乎只听到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的声音似幻化成一双大手,温柔而紧密地拥抱住他,阿宁完全沉迷于其中,忘了一切。

    阿宁从梦中醒来,他打着哈欠把手上的布料放到一边,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是越来越爱睡觉,特别是做衣服时,常常会做着做着就睡过去,而且越睡越累。

    难道是生病了,阿宁想,他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阿宁打开卧室边上的门,走进厕所里,脱裤子愉快的撒了一泡尿,阿宁现在是诚心的希望,他家新建的房子会与这借住的房子一样有一个这样方便的厕所。

    阿宁家要推倒重建,差不多迎春节一过,阿宁与男人就搬到这里。

    “都过了半个月了,时间过得真快。”阿宁暗道,脸上飘起薄红,他想起迎春节,事实上,阿宁对迎春节之后的节目是一个也不知道,他想起的是他和男人半路就溜回家,在床上疯狂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他完全直不起腰,在床上躺了一天的事。

    “别想了。”拍拍脸,满脑都是绚丽场景的阿宁其实有些遗憾,他在迎春节上收到的礼物十分可观,如果半路没和男人溜走,他说不定能拿到第一。

    好想反攻一次啊,想到男人美好的身材,阿宁霎时流口水状,没注意到门反弹回来,拍到他身上。

    “嘶!”被拍到胸口的阿宁反射性的捂住胸口,痛,咧牙发出嘶嘶声,阿宁一手揉胸一手推门,胸口本来就痛了,现在撞一下,真叫痛死人。

    回到卧室的阿宁眉头紧皱,他不会真得病了吧,阿宁担心地想,手掌下意识的揉着胸口,这两天胸口难受得要命,又痒又痛又涨的,想抓又不能抓,用手揉又觉得涨得难受,但是不揉更难受。

    阿宁坐在窗前,一手揉胸,一边摸着桌上的食物往嘴里塞,唔,有点饿。

    几乎在阿宁觉得得饿的同时男人推门进来。

    开门声让阿宁惊喜的回过头,“伊鲁,你回来啦。”他开心地起身,跑到男人旁边贤惠地想接过男人手上的东西。

    “不用了,”男人亲下阿宁的额头,“你拿不动。”他把器物放到桌边,晚上还要继续做。

    “绳子不够了吗,”阿宁道,“晚上我也来帮忙吧。”

    “好,”男人爽快的答应,“我教你。”他宠溺的摸摸阿宁的头发,“我去做饭,你在卧室里等会,不要去厨房。”

    “嗯。”阿宁听话的点头,本来搬家后一直是他做饭的,但莫名地从一周前开始阿宁是一闻到油烟味就觉得犯恶心,因为不想让在工地上忙碌的男人更辛苦,阿宁硬是忍了好几天不让男人发现,但最终还是被男人看到他吐得唇色都发白的模样,立即阿宁被严禁进厨房,男人则每天中午回来给阿宁做饭——原来男人的午饭是在工地上与部落雄性一起烤肉吃,晚上又提前回来做饭,为此男人负责的不少活技都要带回家来做,阿宁有些内疚,因此,他就没告诉男人他身体的不适,但又有些高兴,男人能早点回家让阿宁感觉很安心,连最近一直不舒服的身体都舒服了许多。

 第 67 章

    第67章

    男人伸出左手抱住脑袋一点点的阿宁,左手轻轻的把绳子从阿宁手里拿出来。

    搓绳子是一件非常枯燥无味的事,不停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让阿宁很轻易的感觉到困倦。

    “唔?”阿宁勉强睁开疲惫的双眼茫然地看着男人。

    “睡吧。”男人道,亲亲阿宁的额头。

    “嗯……”阿宁迷糊伸出指头勾着男人的衣角,嘴里模糊的说道,“想和你睡……”

    男人眼神一柔,让人半靠在怀里。

    阿宁蹭了蹭,安心的熟睡过去。

    安静的屋内,亮了许久的蜡烛微微闪烁,男人斜倚在床头边上,目光专注地看着手间不断延伸的绳子,偶尔低头看一眼枕在他腰腹上睡得分外香甜的阿宁。

    等到男人把绳子都搓好,已经月上中天,他有些疲惫垂下头揉揉额头,暗金色的眼睛看着阿宁睡得粉红的脸蛋,那点疲惫莫名地就消失不见,男人想摸摸阿宁,他瞧一眼肮脏的手掌,把阿宁小心的挪到床上,用被子盖实。

    绳子盘好,又洗过脸洗过手的男人,迅速地钻进被窝里把阿宁抱住,同时嘴巴粘在阿宁的脸颊狠舔了好几下。

    阿宁惯性的皱下脸,然后往男人怀里缩去。

    男人满足地抱住自家雌性,宽大粗糙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阿宁的小肚腩,总算有肉了,前一阵子阿宁简直瘦得一阵就能吹走——这是男人的夸张想法,事实阿宁只是轻了几斤——男人心惊胆战了几天,采了几大篮阿宁最喜欢吃的野菜,想把人喂胖一点,但阿宁是一见到青菜就犯恶,却对肉食大感兴趣,而且口味大变,喜欢吃重味的大块肉,发现这点,男人简直是心喜若狂,他一直认为阿宁会这么小只,全是因为他爱吃野菜不爱吃肉的原因,虽然男人很喜欢阿宁小小软软的模样,但是显然大块头的雌性身体更好,对自家雌性身体健康状况忧心忡忡的男人看到自家雌性开始喜欢吃肉,是高兴的没边了,因此也忽视了阿宁这一阵的不对劲,只勤快的不停往家里搬食物,比如说阿宁曾经咬不动的肉干,现在他非常喜欢用来磨牙。

    在两个家长都没发现到情况下,阿宁肚子里的小东西无声而茁壮的成长中,唯一会让阿宁感觉到异动的时候也就是男人压在他身上的时候,不过至迎春节那晚狂欢后,他们现在亻故爱大多都是温情无限,阿宁只要受不住的时候出个声,男人又会立刻温柔起来,而且,他们忄生爱频率并不高,男人也就隔几天求一次欢,这样的模式以才新婚几月的两人来说,其实相当奇怪,但阿宁与男人从没感觉到奇怪,他们的本能在告诉他们,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作者有话要说:请病假

    这几天身体不适,无法更文

 第 68 章

    第68章

    阿宁的临时驻地临近河边,出门就能看到河水。

    屋子外面的院子里长着一茌茌的野菜,强大的生命力让它们长得非常茂盛,即使种植它们的人对待它们是越来越漫不经心。

    “呃,又拔错了。”阿宁挠头,弄了自己一头泥土,他瞟一眼手上的两根野菜,随手就把菜叶子扔到杂草堆里,“腰好酸。”他咕嘟,伸手捶捶自己的后腰,欣慰地看着总算拔干净杂草的田地,外加不少被他不小心糟蹋的青菜。

    这是阿宁种着玩的一块地,没有半点农业常识的他,突发奇想去山里挖了不多,但也不少的野菜,外加几棵竹笋,目前他就发现这一种与原来世界差不多的植物,还有不少的调味物种。

    “饿了。”脸上圆了不少的阿宁,摸摸有些圆滚的肚子,然后忧郁地叹了一口气,‘这也胖太多了吧。’阿宁喃喃道,愁眉苦脸的戳戳肚子,‘不能吃,再吃就真胖死了。’完全对肥胖的自己想象无能的阿宁捧着下巴对着那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哀声叹气,‘可是好饿啊!’

    “阿宁。”

    “回来啦。”

    有气无力的声音让男人眉头一挑,他走到阿宁身边把人抱起来,宠爱地柔声问,“怎么了?”

    阿宁瞧了一眼男人,凑到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没说话。

    “是饿了?”男人道,抱着阿宁,决定提前做饭,今天收工比较早,他给几户一样要重建房子的族人送完绳子就回来了。

    “不要,还没到中午。”决定减肥的阿宁拒绝道。

    “快了,我们今天提早吃饭。”男人道,把人抱放在宽大的窗台上,阿宁这几天对油烟的反应小多了,因此他也放心把人放在餐厅里。

    “可是。”

    “阿宁要胖一点才会更可爱。”

    “谢谢,”阿宁一头黑线,“我不需要更!可爱!”

    “乖。”男人无表情的哄了一声,转身走过厨房。

    阿宁翻了一个大白眼,左手随意的伸到挂在窗边的布袋里拿了一个水果,刚啃一口,阿宁倏然一僵,他瞪着手上的水果,无语凝咽,人参啊,他怎么又吃了起来,没有浪费粮食这个坏习惯的阿宁最后还是把水果啃了。

    贱手,贱手,真是贱手,啃完水果后更觉得饿的阿宁狠拍自己的手,拍完,他捂着自己的肚子巴巴地看着厨房里传来的肉香味,虽然这几天他又会吃菜了,但阿宁还是觉得肉更吸引他的注意。

    说起来他小时候还挺喜欢吃肉,不过家里没钱,不常吃,而且他又比较安静,不会像他哥哥一样抢食,就养得他比较喜欢吃青菜,唔,这么一想,阿宁觉得自己现在突然爱吃肉真是无比正常。

    就在阿宁嗷嗷待哺的啾着厨房门时,男人似乎有所感应到就拿出一盘青菜炒肉块,阿宁口水立马淌出来,男人力气大,炒出来得菜特别香。

    见阿宁饥饿的模样,男人嘴角一弯,把整盘菜都递给阿宁,还细心的准备了叉子和一大罐子的果汁——阿宁自己压榨的,入春后男人每天都带水果回来,弄得家里水果太多吃不完,他就把水果压成汁,让男人每天带一罐子去工地上。

    埋头于食物中的阿宁已经忘了自己想要减肥的念头,等他想起来,已经来不及了,饭早吃完了。

    “又吃太多。”阿宁抱着肚子,脸皱着一团,他想即然不能放弃食物,那就运动吧,阿宁朝男人挥挥手,“伊鲁,我要去跑步。”

    “刚吃完饭不能跑。”男人反对,他摇头道,“先睡觉,晚上我们去散步。”

    “有用?”阿宁瞪圆眼睛,他伸出指头戳肚子,“我胖了好多!”嗯,而且肉还硬了不少。

    “很可爱。”男人摸摸阿宁的肚子,“乖,晚上一起散步。”

    阿宁嘴角一抽,他发现最近男人哄他的方式越来越像哄小鬼,偏偏他还真乖了,阿宁正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真是悲摧。

    男人走出厨房,满意地看到阿宁坐在椅子看着他,他下意识的放低声音,伸手缓慢地抚过阿宁脸颊,脖颈,他柔声道,“等你睡了,我再走。”

    阿宁点点头,揽住男人脖子,亲亲男人的嘴角,男人不在家,他没一次睡得安稳,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听话的原因。

    “陪我睡。”

    “嗯。”

    满足地缩在男人怀里,还没有睡意的阿宁伸手指玩着男人的乳、头,非常有兴致把软趴趴的乳、头弄成各种形状。

    “嗯,别玩了。”有几天没碰过阿宁的男人低喘一声,无奈的抓住阿宁的手,温柔的吻了一下阿宁的指头,“胸口还痛吗?”

    阿宁眨下眼睛,恋恋不舍的瞟着男人胸口,他勾勾手指,在男人手心划圈,“今天还好,伊鲁,让我弄嘛,晚上我赔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玩男人乳、头的阿宁脸上荡起红晕,他伸出舌头轻舔一下男人的嘴角,把男人的手放在他胸口,“你让我玩,晚上我让你做。”反正以他们的频率来讲,也差不多就这两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