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温达回答,“去利安家玩了。”

    “哦。”

    “我和你一起去,艾尼也在那边。”

    艾尼扒扒脸,半眯眼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现在几点了,肚子好饿啊,不想从温暖被窝出来,但肚子饿的艾尼翻一个身,看着对面的被包,他蠕动身体,向利安爬去。

    唔,阿宁一定会冷到,利安最会抢人被子,艾尼揉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他完全没注意到他身上的被子是他床上的。

    睡得暖和得很的利安不高兴地睁开眼眼,他抱紧‘阿宁’瞪着艾尼。

    “哎呀,别生气,都中午了,伊鲁肯定要来接人,你别指望能抱阿宁睡午觉。”艾尼坐起身,道,肯定是‘阿宁’体热,利安不舍得放手了,“你不饿吗,我闻到隔壁的菜味,肚子快饿死了。”艾尼把被子往利安那边一披,从衣服堆里找出衣服,边穿边说,“我去做饭,你再抱会,记得把人叫醒,伊鲁肯定在路上了。”

    利安闷闷不乐的抱紧‘阿宁’,闭上眼睛,他摸着‘阿宁’热乎乎的皮肤,道,“为什么不是我的!”

    “算了吧你,”艾尼握住楼梯慢慢下爬,眼角瞧见空荡荡的床铺,突然想到刚才那床被子好像是他床上的,“利安,你把我的被子抱上去啦。”他推开门,转头对二层大声问道。

    “没有。”利安双手愉快地在‘阿宁’身上摸来摸去,‘阿宁’的皮肤真,等等,他记得阿宁是穿着衣服,为什么他能摸到‘阿宁’的皮肤!

    “是我抱上去的。”

    这糥糥的声音真像阿宁,艾尼想,他回过头,就见阿宁腼腆地站在桌边对他笑,手里还拿着一盘看起来香喷喷的菜。

    “阿宁,你怎么把饭做了,我还想让你多睡一会,我——”艾尼结舌,他终于发现问题了,“你在这里,那上面那个是谁!”艾尼尖叫。

    “是——”

    “文伦!”

    利安的一声惊慌的大叫,**了在他家周围转圈的某人,他猛得抬头看向艾尼家,抓着房壁飞快地爬上窗户,“利安,你——”奥鲁斯才冒头,就看见利安慌张地把被子给一个什么东西掩上,然后立即站起来,刚从床上起来的利安衣服半敞着,艳色的小东西在衣襟后隐隐绰绰,看直眼的奥鲁斯瞬时哈喇子直流,黑脸的利安走到窗边,用力的关上窗户,他怒吼道,“你这个偷窥狂!”

    撞到枪口的奥鲁斯,手指被窗户这么一夹,闷哼一声,从窗户掉到地上,曲膝减轻冲撞力的奥鲁斯,抬头委曲地喊道,“我没有!”

    “谁管你有没有,快点给我滚!”利安打开窗户,指着远处,对他吼道,吼完,啪得一声又把窗户关上。

    奥鲁斯盯了一会紧闭的窗户,就指望那扇窗户动一下,但利安显然没空理会他,窗户是动也没动一下,奥鲁斯垂头丧气地转身准备走回家,他心想,昨天利安还对他笑一下,今天就和别人睡在一起,而且还没穿着衣服,奥鲁斯猛然回过神,他这才发现刚才那个东西是人,还没穿衣服,霎时奥鲁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起来,他不管不顾——这时候再顾,指不定他伴侣就要被人拐走了——转身怒吼,“利安,那个没穿衣服和你睡在一起的人是谁!”

    “什么!”三重奏。

    于是,鸡飞狗跳了。

    作者有话要说:手里拎着猎物,伊莱迅敏地跳上树屋,阶梯还没做好,伊莱是从客厅窗户翻进屋里,他推开隔开卧室与客厅的小门,抬头看向床,脸上愉快地笑意立刻僵化。

    伊莱保持着开门的动作,他垂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手上的猎物发出一声轻微的**,伊莱手微动,从昏迷醒来的猎物疯狂的挣扎,他轻哼一声,手上使力,一声清脆的骨裂声轻响,伊莱慢步走到窗边,把死去的猎物挂在窗户。

    “早就该打断他的腿。”伊莱看着部落地方向柔声低语,他单手捂住沸腾着烈焰的眼睛,似乎想冷静下来,但从手掌缝隙下能看到他的眼角微微开裂,他在兽化。

    伊莱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过了片刻,他似乎冷静了下来,放下手,从窗户跳下,顺着文伦留下的气味向部落慢慢走去。

    他要冷静下来,伊莱竭力地克制自已愤怒情绪,他不能兽化,绝对不能!

    ——伊莱的回忆——

    伊莱还记得在他三岁的时候,他们一族还有部落,但人数已不足百人,于是族长把所有的雌性都送到其他部落,又把雄性驱逐成为流浪兽人。

    父母双亡的伊莱跟着他舅舅一起流浪,一直流浪到西部落,舅舅喜欢上那里一只雌性,他们停留了下来,但伊莱从没见他舅舅接近那只雌性,只是远远地看着他。

    伊莱已经记不起舅舅眉目是什么样,但还记得舅舅看着那只雌性的眼神,爱恋而痛苦,还有让伊莱战栗的疯狂,那是本能在告诉他危险!

    伊莱从没有问过他舅舅为什么不接近那只雌性,他很清楚地知道为什么,在他的记忆深处,有一份记忆告诉他,他们一族不能爱人。

    “伊莱,你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变成兽型,哪怕你身处险境,九死一生。”亲手割断自己脖子的舅舅在死前对伊莱微笑道,“如果你想要爱人,就不要让你的兽性控制自己,不要变成兽型,一次也不行,只要有一次,伊莱对你的灵魂承诺,离开他。”

    “嗯,”六岁的伊莱,浅浅粉色的眼睛平静地看着他死去舅舅的尸体,他许诺,“只要有一次,我就离开他。”

    ——回忆结束——

    过去记忆让伊莱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停在小坡上,火红色的眼睛盯着渐渐热闹起来的部落,伊莱牙齿一咬,“文伦,你给我等着!”黑色的身影顺着气味狂奔而去。

    艾尼的家里

    熟睡中的文伦身体颤抖一下,他很累,没有醒来。

    意识有些清醒的利安以为旁边人冷到,很顺手地把人往自己怀里抱。

    抢了一大半被子的艾尼四肢大开,右手右脚毫不客气地压在文伦身上。

    阿宁哼着小调,把菜装盘。

    中午到了,商业街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男人快速地穿过人群,向利安的摊拉走去。

    没人,利安今天没有摆摊。

    男人继续向前走去,布摊离盐摊不远,因此男人一眼就看见温达被一群雌性围住,而他家的阿宁不知道去哪了,男人眉头一皱,利安与艾尼也不在。

    温达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他在心里第一千次抱怨艾尼为什么要开布摊,而他为什么要帮忙看摊位,布摊是雌性们最爱去的摊拉,被雌性们围绕住的温达脸越来越红,身上冷汗也越冒越多,也是聚集雄性目光最多的摊位。

    可怜的温达要爆炸了。

    “温达,我有事找你。”男人冷漠地声音在人群外响起。

    雌性们声音被打断,动作也随之一顿,温达眼睛瞬间发亮,他飞速地从布摊后一绕,逃了。

    男人早没了影踪,会围在温达身边都是已经成婚的雌性,他没兴趣招惹这么一大群因为有靠山而十分任性的雌性们。

    还是他家的阿宁乖,男人想。

    温达躲在角落,看着男人正大光明的走过来,“多谢。”他有气无力的对男人表示感激。

    男人摇摇头,问,“有看到阿宁吗?”

    温达回答,“去利安家玩了。”

    “哦。”

    “我和你一起去,艾尼也在那边。”

    艾尼扒扒脸,半眯眼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现在几点了,肚子好饿啊,不想从温暖被窝出来,但肚子饿的艾尼翻一个身,看着对面的被包,他蠕动身体,向利安爬去。

    唔,阿宁一定会冷到,利安最会抢人被子,艾尼揉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他完全没注意到他身上的被子是他床上的。

    睡得暖和得很的利安不高兴地睁开眼眼,他抱紧‘阿宁’瞪着艾尼。

    “哎呀,别生气,都中午了,伊鲁肯定要来接人,你别指望能抱阿宁睡午觉。”艾尼坐起身,道,肯定是‘阿宁’体热,利安不舍得放手了,“你不饿吗,我闻到隔壁的菜味,肚子快饿死了。”艾尼把被子往利安那边一披,从衣服堆里找出衣服,边穿边说,“我去做饭,你再抱会,记得把人叫醒,伊鲁肯定在路上了。”

    利安闷闷不乐的抱紧‘阿宁’,闭上眼睛,他摸着‘阿宁’热乎乎的皮肤,道,“为什么不是我的!”

    “算了吧你,”艾尼握住楼梯慢慢下爬,眼角瞧见空荡荡的床铺,突然想到刚才那床被子好像是他床上的,“利安,你把我的被子抱上去啦。”他推开门,转头对二层大声问道。

    “没有。”利安双手愉快地在‘阿宁’身上摸来摸去,‘阿宁’的皮肤真,等等,他记得阿宁是穿着衣服,为什么他能摸到‘阿宁’的皮肤!

    “是我抱上去的。”

    这糥糥的声音真像阿宁,艾尼想,他回过头,就见阿宁腼腆地站在桌边对他笑,手里还拿着一盘看起来香喷喷的菜。

    “阿宁,你怎么把饭做了,我还想让你多睡一会,我——”艾尼结舌,他终于发现问题了,“你在这里,那上面那个是谁!”艾尼尖叫。

    “是——”

    “文伦!”

    利安的一声惊慌的大叫,**了在他家周围转圈的某人,他猛得抬头看向艾尼家,抓着房壁飞快地爬上窗户,“利安,你——”奥鲁斯才冒头,就看见利安慌张地把被子给一个什么东西掩上,然后立即站起来,刚从床上起来的利安衣服半敞着,艳色的小东西在衣襟后隐隐绰绰,看直眼的奥鲁斯瞬时哈喇子直流,黑脸的利安走到窗边,用力的关上窗户,他怒吼道,“你这个偷窥狂!”

    撞到枪口的奥鲁斯,手指被窗户这么一夹,闷哼一声,从窗户掉到地上,曲膝减轻冲撞力的奥鲁斯,抬头委曲地喊道,“我没有!”

    “谁管你有没有,快点给我滚!”利安打开窗户,指着远处,对他吼道,吼完,啪得一声又把窗户关上。

    奥鲁斯盯了一会紧闭的窗户,就指望那扇窗户动一下,但利安显然没空理会他,窗户是动也没动一下,奥鲁斯垂头丧气地转身准备走回家,他心想,昨天利安还对他笑一下,今天就和别人睡在一起,而且还没穿着衣服,奥鲁斯猛然回过神,他这才发现刚才那个东西是人,还没穿衣服,霎时奥鲁斯嫉妒得眼睛都红了起来,他不管不顾——这时候再顾,指不定他伴侣就要被人拐走了——转身怒吼,“利安,那个没穿衣服和你睡在一起的人是谁!”

    “什么!”三重奏。

    于是,鸡飞狗跳了。

 第 63 章

    第63章

    “伊鲁!”阿宁高兴奔向男人的怀抱。

    男人把人抱住,打从心底的松了一口气。

    边上几只雄性嫉妒的看着男人,他们家的雌性可从来没有这么可爱过,没给他们气受就不错了。

    伊莱从半开的门闯进去,没穿衣服那个是谁,他可明白得很,伊莱磨牙,别以为雌性之间没有伴侣,强大到能进山捕猎的雌性也还是有的。

    “喂!”艾尼吼,“不准进去!”他堵在通往卧室的门。

    “你——”

    艾尼昂头挺胸,怎么样还想打人不成。

    伊莱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要真打下去,估计明天他就要被赶出平原部落,而文伦绝对不会跟他一起离开。

    “文伦在里面,我要带他走!”

    艾尼眼睛一瞪,嘴巴半张。

    阿宁抢先道,“不行!”他从男人怀里挣出来,绷着张脸,怒气冲冲地站在艾尼前面,“不行!”

    身材小个的阿宁这么一站,伊莱更不敢动了,这么小只的雌性要是不小心碰一下——雄性黑了脸,“他是我的伴侣,我来接他回家,为什么不行!”伊莱凶狠地低吼,企图把雌性吓走。

    他做到了。

    被吓到的阿宁身体打了一个哆嗦,他眼珠一转,嘴巴扁了扁,脑袋低垂,肩膀颤抖,人依旧坚定地站在门前,不让伊莱进去。

    一直观注着阿宁的男人立刻抱紧阿宁,他冰冷地瞪了一眼伊莱,人站在门前,跟着堵上了。

    倒霉的伊莱犯众怒了。

    “你吼什么吼,”艾尼看看阿宁的黑头发,转头双手抱胸,怒视着伊莱,“这里是我家,你要横也出去横去!”

    与伊莱一样也想进去捉女干的奥鲁斯,瞧了一眼吃瘪的伊莱,无声的转过身,向屋外溜去。

    看到艾尼是穿着衣服的温达松了一口气,他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艾尼吼人,奥鲁斯偷溜。

    他犹豫一下,觉得还是沉默为好,纯良的温达还是挺同情被雌性们往外赶的雄性。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艾尼眼角微挑,显出几分媚色,他瞪了温达一眼,开了门缝,对着二层喊,“利安,奥鲁斯想爬窗!”

    话音刚落,卧室内一阵乒乒乓乓。

    同样倒霉的奥鲁斯被利安干脆的一拳头打了下去。

    “文伦!”怎么也进不去的伊莱吼道。

    在奥鲁斯掉到地上不久就醒过来的文伦打了一个哆嗦,他战战兢兢地看了一眼通往客厅的门,害怕地往被子里躲。

    “文伦,别怕,他不敢硬闯进来。”视线良好的利安一见文伦身上的痕迹,脸色是与阿宁一样红了又白。

    觉得自己如果也找一个雄性,最后指不定也会这么悲惨的利安,对奥鲁斯好感瞬间降零。

    也许找一个雌性过日子也不错,他想。

    害怕到恐惧的文伦可怜巴巴地看着利安,父母早逝的文伦在原来部落没一个朋友,在这里也就与阿宁利安艾尼玩得起来,因此逃跑时,自然地就想到他最喜欢的阿宁,诚实的说来,这挺像受欺负女儿私自跑回娘家,然后相公追来……囧。

    利安仿佛身同感受一般温柔地摸摸文伦的头发,脸上露出同情之色。

    “文伦!”伊莱急躁的叫道。

    阿宁瑟缩一下,男人面上又冷了几分,他抱紧阿宁,心里有些想把伊莱扔出去,同时也想把文伦丢给伊莱,反正不是他家的事,但是,与伊莱打架太麻烦了,而且阿宁肯定不愿意。

    伊莱脸色铁青,过了片刻,他突然黯淡了声音,道,“文伦,跟我回家吧,我什么也不会做。”

    众人撇嘴,硬得不行就来软的,他当文伦那么容易就上当。

    很遗憾,文伦就是这么容易就上当了,他犹豫地看着房门,有些想出去安慰伊莱,对于文伦而言,这世界上他最亲密的人是伊莱,即使他再害怕伊莱对他做那种事,他也从未想过要离开伊莱,因为他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伊莱是只属于他的,无论伊莱多爱欺负他,最宠溺他的人也还是伊莱。

    而最重要的一点,伊莱是文伦想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文伦,有点志气!”利安低道,把一件宽大的衣服扔给他,“他在装可怜!”

    文伦看了看房门,又看看恨铁不成钢的利安,低头给自己套衣服。

    “文伦,我错了,跟我回家啊。”伊莱低柔地接道,

    文伦动作一顿,他眼角偷瞄着房门,心中挣扎不已。

    “文伦,跟我回家吧。”

    文伦抬手,利安轻轻按住他的肩膀,道,“你想清楚了吗,文伦?”

    文伦手僵在半空,半天颓然落下,他呆立在原地愣愣地出神,侧耳听着伊莱低沉的声音。

    “让他们说话吧。”堵在门口的男人突然开口,这毕竟不关他们的事,而且里面的当事人,似乎也不是很想离开雄性。

    “可是!”阿宁抬头,他不高兴地想说什么。

    “这是文伦家的家事,我们没权管!”男人温柔地摸着阿宁的头发,但语气却十分坚硬打断阿宁的话,男人不喜欢他家雌性管别人家的事。

    “我要管!”阿宁睁大眼睛,他抿着嘴,瞪着男人,显然要与男人对上。

    男人可一点也不想阿宁对他生气,因此阿宁眼睛一瞪圆,他就立刻软下声音,道,“好,你管。”

    简直就是打在一团锦花上,没处撒气的阿宁瞪了男人一眼,无理取闹地道,“怎么管!”

    男人道,“你可以问文伦想怎么样?”

    “哼,好!”阿宁眨下眼睛,拍开男人的手,牵着不知道想什么的艾尼一起跑进房间里,进去时还对男人扮了一个鬼脸。

    伊莱没有阻止,也没强行跟进去,“我们谈谈吧,文伦。”他说,怒气渐消的伊莱突然想到,即使他这次把文伦抓回去,但下一次还有机会,被他抓回家的文伦肯定还是会逃跑,这样下去,这一有机会就逃跑定会成为文伦的习惯,伊莱想起他提着猎物回家时看到那张空荡的床铺,眼睛里立刻闪过一丝红光,如果这样,总有一天他会被文伦气疯,变成兽型……

    想到变为兽型的后果,伊莱霎时决定要与文伦谈一谈,他绝对不要离开文伦。

    “让我们谈谈吧,文伦。”伊莱又道,声音多了几分哀求与诚恳。

 第 64 章

    第64章

    谁也不知道伊莱与文伦到底说了什么,但从他们紧紧交握的双手,伊莱眼角的微红,文伦合不上的嘴巴来看,怎么也是一个好结果。

    阿宁有些高兴又有些不爽,但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庄亲,正在调味的阿宁也只是撇撇嘴,然后招手让人过来帮忙做饭。

    艾尼正在热菜,大冬天的这菜冷得快,看到文伦出来他也没说话,艾尼没看到文伦的身体,只以为这对吵架了。

    利安被阿宁指挥切肉,他的刀技非常捧,刀下的肉块要长就长,要方就方,大小几乎一致。

    几只雄性被赶到院子里烤肉,阿宁做得量,显然不够这么多人分。

    “那个,我只会烤——”雄性文伦结巴地说,站在厨房门口不知道阿宁招他过来干嘛,文伦求救地看向伊莱,还残留着水汽的眼眸翠色欲流,伊莱脚步一顿,匆匆地说一句,“我去烤肉。”便飞快地步出房门,再待下去,他绝对会把人按倒,这对答应文伦每天只做一回的伊莱来说太痛苦了,本来想把文伦带回家的伊莱,突然觉得在这里吃完饭再走也不错。

    “来摆碗筷。”阿宁指着柜子上的碗筷,转身把艾尼推到一边,开始铲菜。

    外面的几只雄性默默无语地各自烤各自的肉,其中男人与温达表现淡定,伊莱手脚轻快,心情不错,缩在篱笆边上的奥鲁斯最可怜,受到利安的迁怒差点没被赶回家。

    不过,追求中的雄性大多脸皮都厚如铜墙铁壁,只要雌性没开口,他们都会当作没看到雌性赶人的眼神,不得不说,大多数雌性火暴的性格都是被这些雄性给逼出来的,只要他们一软,这群雄性就会得寸进尺,心软的雌性总会在某一天发现让他心软的某只雄性,莫名的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他合法的伴侣。

    “伊鲁,午后你有空吗?”伊莱问。

    “……”想陪自家雌性睡午觉的男人沉默中。

    “我想你也不想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伊莱示意屋内乐融融的一群人。

    男人脸色微不可见的一黯,“我去找你。”

    “行。”

    “喂,你们好了没?”艾尼问,扫了一眼分散在院子里的四只雄性,“好了就过来帮忙搬凳子。”

    温达立刻站起来,想进去帮忙。

    “去,”抬着椅子的艾尼给温达一脚,“你先把肉烤熟再进来,阿宁和利安都喜欢吃熟肉,你那个半生不熟的肉,也就文伦会吃两口!”熟知温达习性的艾尼立刻把人赶出去,“算了,文伦过来帮忙。”他抬着椅子,对站在厨房边帮忙递东西的文伦喊到。

    八人围着桌子坐下,应该很热闹的场景,却被沉默不语,块头又大的雄性们弄得安静得怪异。

    阿宁奇怪得看了一眼五只雄性,男人与温达沉默倒正常,奥鲁斯是因为利安的冷脸,可是文伦和伊莱为什么不说话。

    艾尼嘴角一撇,他讨厌这样的气氛,于是埋头苦吃。

    利安则显得特别自在,一边吃还一边和阿宁说话,“阿宁,要和我们一起过节吗?”

    男人猛得转头盯着利安,利安似乎没看到,笑眯眯地拿着筷子夹了几根野菜。

    “嗯,”阿宁疑惑地看着利安,问,“什么节?”

    “是迎春节。”艾尼道,双眼发亮,“第一场雪已经下了,雪季有一个月,”艾尼扳手指算,“雪季一过,春天就要来了。”

    “迎春节是为了迎接春天才举办的节日。”利安温声道,似乎没看到周围几只雄性坐立不安的模样,“在冬季最后一天举办,阿宁如果能熬夜,可以和部落的人一起等到第二天,一起看明年第一场日初。”

    真没注意到的阿宁脑袋微侧,他奇怪地问道,“那玩什么,就一直等着吗?”

    “嘻嘻,”艾尼贱笑,“当然不是,迎春节其实是雌性收礼的节日,只要天一黑,部落里所有的雌性——”

    “包括孩子?”

    “嗯,八岁以下的雄雌孩子都可以参加,雌性们聚集在部落东边圣地的那条路上,等人差不多聚齐,就由凯里领头绕着部落走上一圈,要经过部落内所有的房子,这时雄性们都要待在家里等雌性们的路过,然后向他有过好感的雌性送上他的礼物。”

    “哇,有过好感的,那不是可以送很多个。”阿宁问。

    “对,”艾尼点头,兴致勃勃的给阿宁传输节日常识,“这天晚上,雄性们是不能随意离开房子,只有等雌性大队路过后才能离开房子。”

    “然后他们就可以一起参加活动了。”阿宁道。

    “不行,”艾尼摇头,“要等雌性大队走完部落后,他们才可以参与进来,送完礼物后,他们只能跟在后面,并且不能让雌性们发现,发现就会被族长惩罚。”

    “那被逮到的雄性是不是就是后续的节日?”

    “没错,阿宁你真聪明,就是这样,而且被发现的雄性还要任发现他的那只雌性使唤一个晚上。”艾尼兴奋地挑起筷子,指向微笑不语的利安,“你知道吗,上次的时候,利安一共发现了五只雄性,五只耶!”

    “呃,有什么问题吗?”阿宁问。

    “当然有问题,那五只里就包括奥鲁斯,你说有什么问题?”艾尼只当没看到奥鲁斯尴尬的表情。

    被举例的奥鲁斯脑袋对着桌面一叩,不敢看利安的表情,吼,利安肯定生气了。

    “嗯,唔,”阿宁眉头微皱,他思索一会,然后在艾尼期待的眼神,左手握拳轻击右手掌心,恍然大悟,道,“是不是都是利安的爱,呃——”阿宁看到坐在艾尼边上的利安表情有些不对,赶忙换了一个词,“追求者?”

    “没错!迎春节也叫**节,一般过了这个晚上,部落里都会多上好多对的情侣,但是!这些都不太重要,”艾尼显然兴奋到了一定程度,一点也没注意周围人的表情,“重要的是,阿宁,那天收到礼物最多的雌性,是可以命令部落里任意一只雄性做一件事,当然不能是太过分的要求,但是!有一些命令还是可以的,阿宁我告诉你,”艾尼的眼睛简直亮得发光,坐在艾尼对面的温达仿佛被他眼里的闪光给刺伤了眼睛般,用力的捂住眼睛无声地**一声,对艾尼要说出口话的事,表示绝望了。

    “在前几年的迎春节上,有只雌性竟命令他的伴侣,让他——”

    “咳,阿宁要和我们一起走不?”利安迅速捂住艾尼的嘴,艾尼再说下去,他可不保证周围这几只雄性还能保持镇定。

    “呃,啊,好。”阿宁好奇心被艾尼未尽的话提得老高,不过他看利安的表情,还有几只雄性漆黑无比的脸,立刻爽快地答应利安的提议,反正还有一个多月时间来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