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本来就要睡着地阿宁眼睛瞬间瞪大,他,他,他在做什么,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恼怒地阿宁,使足全力往男人脸一蹬。

    “呜!”鼻子受到重创地男人手一松。

    “哼!”阿宁赶忙把自己的脚缩里被子里,他迅速地翻一个身,把自己裹成一个茧,再把脑袋往被子里一躲,才终天感觉安全了,至于男人怎么躺进被子里,决定睡觉的阿宁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揉揉鼻子,答应阿宁这段时间不会碰的男人有些理亏地隔着被子抱紧雌性,他轻声哄着阿宁把脑袋伸出来,并且保证他什么都不会做。

    过了好一会,阿宁带着一丝小小地不情愿把发红的脑袋钻出来,他瞪了男人一眼,勉勉强强地动动身体,把压在身下的被子拉起,让男人躺进来。

    男人一躺被子里,阿宁身体就本能地想偎进男人怀里,但立刻就被他强制地摆正身体,笔直地正躺着,阿宁眼睛半眯似乎还想做点什么,但很快他就在男人注视下进入梦乡——此时已经过了他睡觉的时间很久了。

    男人伸手抱住睡着的阿宁——一睡着阿宁就习惯地侧躺,于是便宜了男人——含着温柔情绪地金色眼睛缓慢细致地描绘着阿宁的五官,男人心中由然升起一股灼热的情感,唇角无意识地微微勾起,他用力地拥紧阿宁,温柔在阿宁嘴边落下一个誓约地亲吻,这是——

    他的未来。

 第 56 章

    第56章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整个世界仿佛都成了白色,无论看向那个方向都是一片皑皑的景色,灿烂的阳光照射在雪上,反射出七彩的光芒,非常的美丽。

    雄性们三三两两地从山里回来,捕猎时间差不多结束了,只剩几只倒霉雄兽还在山里找寻猎物。

    寒冬的来临,让大部分的雌性们都不愿意早早的起床,他们更喜欢懒在床上,等人叫了才磨磨蹭蹭地起床。

    不过今天对于伊鲁家的雌性来说有点不一样。

    男人一进门,就被阿宁扑退了一步,挺拔的后背抵在门框上,男人举起抓着鲜花的左手,抱住已经穿戴整齐的阿宁。

    “伊鲁,我们出门吧!”阿宁道,黑眸闪着星光,双颊透出一抹团红,刚才他在床上蹦达了好一会。

    “…饭吃了吗?”男人瞄了一眼被雌性跳得乱七八糟的床铺,还有没变过位置的锅具。

    “啊,当然,”阿宁眼神微闪,他张嘴想说谎,却在男人的盯视下,不情愿的吐出实话,“没有。”闷闷地把话说出来,阿宁手指用力的戳着男人的胸膛,不就是一顿饭没吃,被宠坏的阿宁有些不高兴了。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虽然他非常喜欢阿宁活泼地模样,但是某些事还是不能纵容的,男人亲亲阿宁的额角,手臂放至他臀部,道,“坐上来。”

    “不要。”阿宁推了男人一把,想从男人怀里挣开,却没有推动。

    “上来,”男人眉头紧锁,低沉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严厉,“你又没穿鞋子!”

    阿宁嘴一扁,眼眶一红。

    “阿宁!”男人狼狈地低叫一声。

    阿宁浑身一抖,泪水在眼睛里打转。

    “……”男人立刻把肉扔到地上,单手抱起阿宁,脸对脸地哄着阿宁,“乖,别哭,我错了,乖阿宁,求你别哭……”

    “你凶我。”阿宁抽抽鼻子,委曲地指责男人,阿宁并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的表现,非常像他从前最讨厌的小说角色,无理又任性的某些啥啥。

    “阿宁,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凶你,”男人柔声哄着他家宝贝,对于阿宁突如其来的任性有些头痛,如果是其它方面任性也罢了,但是不吃饭不穿鞋,“可是……”

    “呜……”听到男人哄慰还有些高兴的阿宁一听还有转折,眼睛一眨,直接涰泣起来,小声的抽泣声,让男人心头一疼,硬是把心里那股因为阿宁不爱惜自己而升起的怒气给压了下去。

    “阿宁,乖,别哭,别哭了……”不会哄人的男人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旁人听了估计觉得乏味,但阿宁却吃这套,他慢慢停下抽泣,缩在男人怀里,双手揽着男人的脖子。

    其实阿宁也觉得奇怪,这两天他是越来越会无理取闹,即使他知道明明是自己不对,但男人只要声音一放粗,他立即就觉得委曲,心里难受得要命,眼泪水就哗啦流下来了,无论怎么止也止不住。

    “不哭?”男人温柔地道,表情有些无奈,他轻拍着阿宁的脊背,敏锐的耳朵清晰地听到阿宁抽鼻子的声音,枕在他的肩膀上的脑袋几乎感觉不到的摇了摇,心里那股怒气,莫名地就消失无踪。

    “下次记得要吃饭,鞋子也要穿,”火气虽然消了,但男人还是忍不住唠叨几句,没等阿宁反应,担心阿宁又要哭的男人,快速地把手上快被他抓烂的花束,递给阿宁,“给你。”

    “给,我呜……”事实证明男人的担心非常正确,一听男人提起吃饭和鞋子的事,阿宁又想哭了,即便他知道这是男人在关心,但是心里就是泛酸,理智勉强把这莫名的委曲压下,却立马被男人送他的那束花给压倒。

    阿宁可怜兮兮地哭泣,他努力地让自己的呜咽声小声一些再小声一些,但是似有若无的呜咽声更让男人慌张。

    “阿宁,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难受,”男人伸手想把阿宁的脸抬起来,但触手那湿润的感觉,让他脸色一变,不敢使劲的男人摸着阿宁的下巴,焦急地在原地打起转来,“让我看看,阿宁,乖,抬起头,是不是哪里疼了,”感觉到阿宁抵在肩膀的脑袋无力地摇了摇,男人松了一口气,有回应就好,他抱紧阿宁轻轻晃着,“你不想穿着鞋,就不穿,好不好,”男人没原则地哄道,心里想着明天就去弄点柔软的兽皮铺在地上,“不…喜欢吃饭,我们就少吃点,”浸透他兽衣的泪水让男人咬牙道,少吃多餐,男人把所有他能想到得能惹阿宁哭泣的问题都说了一遍,却只得到阿宁更加汹涌的眼泪,他哭得更伤心了,“还是不喜欢这花,明天就换一种。”病急乱投医的男人伸手想从阿宁的怀里抽走那束花。

    “不,呜,是,我,喜……”脑袋依然埋在男人肩膀的阿宁抱紧那束花,嘴里发出细碎得几乎听不清的声音。

    男人眼睛一亮,似乎没听到阿宁的声音,手指一紧,就把花从阿宁手上拔走。

    “不是,别丢……”阿宁慌乱地抬起头,满是水汽的眼睛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也看不清男人究竟把花藏哪了,他急忙用手背用力的擦去眼角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尽,只把眼眶周围擦得红通通。

    阿宁可怜兮兮地模样,看得男人心疼极了,他握住阿宁的手,把花束放进阿宁两手中间,“在这里。”男人柔声道,深怕阿宁哭得更厉害。

    阿宁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束花,虽然花根被男人给抓烂了,但花朵还是很漂亮,阿宁嘴角噙笑,满足地看着那束花,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地滴落在花朵上面。

  

 第 57 章

    第57章

    “别哭了……”男人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唠叨让阿宁哭得这么伤心,他伸出手指轻柔地揩去阿宁眼角的泪水,片刻男人干燥的手背就被泪水弄湿。

    听到男人的叹息,阿宁身体忍不住畏缩一下,“我,不是……”阿宁伸手想要握住男人的手,但手上一放开花束立刻散了满地。

    两人同时一愣,男人先回过神来,他再次叹了一口气,阿宁一定会伤心,他安慰地轻拍阿宁的背部,温声道,“待会——”

    “哇啊,伊鲁,不要,不要讨厌我……”男人又一次叹息,直接把阿宁单薄的心里防线给吹破,他哇得一声大哭起来,“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呜嗯……”阿宁咬住下唇,想忍住声音,双手努力地擦去眼泪,男人不想看到他哭,他哭成这样,男人一定不会喜欢,这么一想,阿宁更伤心了,泪水就更止不住。

    “我怎么会讨厌你!”被阿宁的话句吓了一大跳的男人,急声道,他抓住阿宁的手,这到底怎么一回事,“阿宁,别哭了,我喜欢你,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不善语言的男人差点没向天发誓,他小心翼翼地拥紧阿宁,轻柔地亲吻着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庞,“告诉我,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还是有谁说了什么?”男人金色的眼睛微微发黯,只等涰泣声终于小一些的阿宁说出名字,就去找人麻烦。

    阿宁摇头,含着哭腔的嗓音断断续续地说,“没有,是,是,我自己,呜,刚才,不好。”可怜的阿宁搞不懂自己多变的情绪,“我,我呜,下次,不会了,我不是,故意,呜,会吃饭……”

    男人微怔,有些不清楚阿宁到底什么意思,过了好一会,直到阿宁有些语无伦次了,他才反应过来,竟然是因为他刚才责备了阿宁。

    “阿宁,”看着阿宁红肿的眼睛,男人心痛地收紧双手,把他心爱的宝贝紧紧地抱在怀里,“别哭,都是我的错!”如果他声音能再柔和一点,表情能再温柔一点,不那么冷漠木板,迁怒地男人此刻深恨自己这张死鱼脸。

    “不是,不是,伊鲁的错,是我,我不乖。”阿宁急忙从男人怀里抬起头来,大声地为自己的爱人辩护。

    “嗯,阿宁最乖了,”已经给自己定罪的男人不与阿宁争这个,他温柔地亲吻着阿宁的还要说什么的柔唇,现在最重要得是把人哄开心,“我们出去玩雪,好吗?”

    “可是,唔……”又被堵上的嘴唇蠕动片刻,最后温顺地张开嘴,乖乖让火热的唇舌夺走他的呼吸。

    商业街

    “喂,你说那边两个是什么意思,出来玩还要抱在一起?”艾尼推推编头绳的利安。

    利安挑眉,他对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雪是半点兴趣也没有,要不是,半路正好遇到阿宁,阿宁又是一幅被人欺负过的模样,他现在一定躲在家里避寒。

    这该死的冬天,对寒冷十分没辄的利安在心里咒骂一声,“别管那么多,拿去。”利安把编好的头绳递给艾尼。

    “多谢啦,我还想怎么办,”艾尼双眼一亮,赶紧拿过头绳把长长的头发绑上,他带着一丝抱怨道,“你不知道这头发到冬天多讨厌,每次洗头发,都让我巴不得立刻剪掉它!”

    “那就剪了。”抱着暖壶的利安懒洋洋地回答,眼角瞄了一眼,似乎快睡着的阿宁,眼睛都肿成那样了,伊鲁怎么还把人带出来。

    “不要,我舍不得,”艾尼迷恋地摸着自己细滑,浓密的头发,他全身上下最爱的就是自己这一头火焰般的头发,这么漂亮的头发,他哪里舍得剪掉,有恋发癖的艾尼会那么快就喜欢阿宁,还是因为他那头如他性格一般细柔的黑发,啊,被风吹得轻轻飘扬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艾尼,口水。”利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艾尼到底是什么时候养成这毛病,与艾尼一起长大的利安想了半天,却一点印象也没有,似乎某一天起艾尼就成了这样,让他第一时间就把自己那头长发给一刀咔嚓掉,利安可受不了有人一天到晚围着他头发流口水,特别还把口水滴在他头发!

    “哦,”艾尼习以为常的拿过利安的手帕擦口水,“你说伊鲁到底干了什么?”竟然让小阿宁都哭成那样,“不是今天才放他下床,啧啧,伊鲁可真猛,都二哇,你打我干嘛!”艾尼抱住自己头顶,痛痛痛,混蛋利安!

    “有点雌性样,艾尼!”利安黑脸,手里挥着暖壶,似乎还想来一下。

    “利安用那个打人会死人的!”怕利安再打他的艾尼立即蹦远两步,他泪眼汪汪地看着似乎很生气的利安,抽抽鼻子,艳丽的美脸皱成一个可爱的包子,呜,痛死人了。

    利安没好气地瞪了艾尼一眼,把暖壶放回怀里,他狠狠地扫视周围不知何时围上的雄性们,“看什么看,滚远点!”利安怒吼,丝毫不见平常他对雌性那温柔体贴的模样。

    艾尼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被骂走的雄性们,看他们畏缩的模样,艾尼突然觉得利安对他真好,就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粗暴。

    “利安,揉揉,痛。”这一对比,艾尼又屁颠屁颠地跑到利安身边,要抚摸,要安慰。

    利安翻了一个白眼,他随手摸摸艾尼的脑袋,没肿没包,又把手缩回袖子里,冷死了。

    一边沉默不语只抱着他家阿宁轻晃的男人突然开口,“我带阿宁回家了。”男人爱怜地看着脑袋一点一点的阿宁,使了一点劲让他靠在自已肩上。

    “没事吧?”利安担心地看看阿宁红肿的眼睛,通红的脸颊,被寒风吹得似乎有些开裂,利安眉头一皱,转头问艾尼,“你的涂脸药膏呢?”

    “没事。”男人轻拍着阿宁的脊背,低声道。

    “在这里。”头也没回的艾尼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木盒,丢给利安,人则钻进布料里,不知再找什么。

    “拿去,给阿宁擦脸用。”利安反手把木盒塞给男人,他伸出指头轻刮一下阿宁的小脸,似乎被手指冰到了,阿宁颤抖了一下,有些委曲地用脸把手指顶开,利安轻笑一声,这可爱又可怜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怜,“别让他再哭了,这样子太可怜了。”

    “嗯。”男人亲亲阿宁的头发,认真地点头。

    “记得跟阿宁说,我明天在这里等他来玩哦。”

    “嗯。”

    “人呢?”终于从布料里找到他要得那匹布的艾尼,瞪着眼睛看着只剩他一个人的布摊,“利安,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丢下来,呜,这么早,那群懒小鬼没一个起床啊!”以为利安会陪他,所以才把摊子摆起来的艾尼哀嚎道。

    走过拐角的利安打了一个哈欠,嗯,天气这么冷,还是回家睡觉得好,困死了,大冬天地谁会傻到这么早摆摊。

    冬天的商业街直到中午才有人气。

 第 58 章

    第58章

    哭了一场,睡了一回,阿宁醒来就扒着男人不肯从他身上下去,吃饭就坐在男人大腿上,洗衣服就趴在男人肩膀上,洗澡要人洗,睡觉要人抱,反正只要身体一离开男人一步,阿宁就觉得不安,似乎总有怪物要攻击他一样,没有安全感。

    除了男人上厕所,他在门口等外,阿宁一整天都与男人粘在一起,十分腻歪,除去早晨,男人对今天感到十二分的满意,如果他家阿宁每天都这么可爱就好了,雄性贪婪地想,愉快地帮阿宁脱衣服,炭火烧得旺盛的屋内非常暖和,男人不用担心阿宁会冷到。

    男人抱起赤|裸的阿宁,把他放进浴桶里,不知男人做浴桶时基于什么考虑,浴桶做得非常大,能轻松的容下阿宁与男人,一放下阿宁,男人就迅速地脱下兽皮,踏进浴桶里。

    顺着男人的力道,坐在男人大腿上,眼里闪过几分胧色的阿宁,乖顺地任由男人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似乎忘了拿了纱布,男人的手掌轻柔地揉擦着阿宁细滑的皮肤,即使在热水里泡着,阿宁的皮肤也比男人的手冷上许多。

    感觉摩擦皮肤的掌心那灼热的温度,阿宁显得有些恍惚,手心不经意的擦过柔软的乳|头,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阿宁不禁战粟一下,而胸口处手掌似乎被柔软的触感所吸引,又反过手,用指头轻挑着那粒小东西,阿宁打着哆嗦,好痒呜。

    “伊鲁,别弄。”闻言,手指捏了一把已然挺起的小东西,才继续它的清洗工作。

    没有防备的阿宁呜咽一声,他身体一缩,躲进手指主人的怀里。

    男人蹭蹭阿宁绑起来头发,嘴唇在阿宁的脖子上流连不舍。

    被自己的**声吓了一跳的阿宁,气恼地给了吃他豆腐地男人一个肘击,屁股向后挪了挪,然后脸红心跳想逃跑了。

    “我不洗了。”发现某个半硬的东西似乎因为他的运作完全坚硬起来的阿宁,慌张地想站起来,肩膀才出水面,阿宁就被男人抱回腿上,满脸通红的阿宁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他用力的拍打着男人的铁臂,“你说过不会碰我!”

    “嗯,我不会,”男人受到阿宁的刺激,呼吸明显沉重了几分,他搂紧阿宁,柔声哄道,“我不进去,阿宁让我摸摸你……”说着,火热的嘴唇就舔上阿宁的耳朵,双手在细嫩的皮肤上四处打转。

    被摸得很舒服的阿宁有些犹豫,但屁股下那根越发坚硬的东西,让阿宁想到自己痛苦的那几天,他用力的摇头,“不要,伊鲁你说过的!”

    “阿宁,我受不了,阿宁,就让我摸摸你,我什么也不会做,阿宁……”男人渴求地在阿宁耳朵喃语,手指下探,握住已微立起的柱体,飞快的上下撸动,阿宁尖叫出声,对欲、望没有多少抵抗力的他瞬间就被欲、望所捕获,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屁股用力地磨蹭着男人的□,阿宁淫|乱的动作让男人立刻红了眼,他喘着粗气,把阿宁压在桶沿上,用脚顶开阿宁的双腿。

    “啊,混蛋,不要,呜,我不要……”双眼迷离地阿宁嘴里惯性地拒绝,无法拒绝情、欲的身体却随着男人的动作,自觉的张开双腿。

    “阿宁,乖……”

    拉灯……

    然后天亮了

    “王八蛋,混蛋……”阿宁手指用力的戳着男人结实的胸膛,他怒气冲冲地瞪着男人,但湿润的眼角,让这怒视毫无杀伤力。

    蹲在床边的男人垂着脑袋,乖乖地让阿宁骂,心里却想,果然还是活泼的阿宁最可爱。

    等阿宁骂够了,男人立刻讨好地递给阿宁一怀水。

    “哼!”正口干的阿宁接过怀子,给男人一个白眼,别以为一怀水就能讨好他!

    “我要下床!”阿宁抬着脖子,高傲的道。

    男人嘴角一抽,眼里闪过一丝黯色,一张娃娃脸的阿宁这一高傲抬脖子,像极小孩子扮大人,这稚嫩的小模样,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男人并没做得很过火,他只与阿宁弄了两回,而且只在第二回进入阿宁身体,这也是为什么阿宁现在还能活蹦乱跳地骂人,并且要求出门。

    “我要去找利安玩,伊鲁待在家里不许去。”阿宁依然抬着脖子瞪着眼睛命令道。

    男人嘴角抽了又抽,眼里的笑意几乎要掩不住,他干咳一下,“我送你过去,就回来好不好?”

    “唔,唔,”阿宁脑袋下垂了,眉头打结,想了好一会,阿宁抬起脖子,带着一丝犹豫拒绝道,“不好,我自己去!”

    “可是……”

    两个人纠缠了半天,最后还是意志不坚的阿宁松口让男人送他了,才结束这对话。

    阿宁到时,利安正抱着暖壶躲在布摊后面避风,艾尼不知所踪,除了艾尼的布摊商业街摆出来的摊位后面坐着都是不怕冷的雄性,在街道上往来的也都是雄性,几乎看不见雌性的身影。

    “伊鲁,你先回家。”阿宁亲亲男人的脸颊,让男人放下他。

    “中午来接你,好好玩。”男人回亲一下阿宁,便放下阿宁,看他跑到利安旁边,利安向他挥手示意后,才放心的转身回家,如果男人知道利安在他转身后,对他家的阿宁做了什么,绝对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利安笑眯眯地与男人挥挥手,一见男人转身走人,就立刻抱住即使包得圆鼓鼓,也比他小个阿宁,他把冰脸贴在阿宁热呼呼的脸蛋上用力地磨蹭,“冷死了,阿宁,等艾尼回来,我带你去我家玩。”利安个头差不多一米八八,因此十分轻易就能抱住阿宁。

    被突然抱住让阿宁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泛起红晕,阿宁回蹭一下利安的冰脸,小声地应道,“嗯。”

    阿宁可爱的反应让利安双眼一眯,双手一紧,把小个子的阿宁抱上大腿,又蹭了起来,他在心里狼嚎,好想就抱回家养起来,不还给伊鲁啊,为什么他不是雄性啊!

    “喂,做什么呢?”送完货回来的艾尼,嘴角抽搐地看着利安不要脸的吃别人家雌性的豆腐,他抓住阿宁的后衣领往后一扯,把人拉到身边,“利安,你别一到冬天就性格突变!”他摸下阿宁被蹭红的脸蛋,“都红了!”艾尼心疼的摸了两下。

    阿宁脸上的红色又深了几分,他扯扯艾尼的袖子,声音糯柔地说,“没关系,艾尼,不会疼。”

    这片大陆上的物种普遍偏大,很少有雌性能抱着玩的小东西,即使动物幼年时候很小只,但短暂的幼年期一过,小动物们永远都会大个的让雌性心碎,因此当身材娇小的阿宁,不会再长高的阿宁,声音糯嫩的阿宁一出现,可想雌性们有多么的欢呼雀跃。

    其中就包括身为雌性的艾尼,只见他双眼一亮,伸手就抱住阿宁,“阿宁,你怎么会这么这么的可爱!”

 第 59 章

    第59章

    把布摊扔给路过的某只雄性照看,艾尼声称要看住利安,跟在阿宁身后,一起走到利安家门口,然后不让人进去。

    “不行,谁知道利安会对你做什么,阿宁啊,你就是太单纯了,我告诉你,冬天的利安是无法用常理来理解的,”艾尼握住阿宁的小手,婆口苦心地劝阿宁不要进利安的家门,“春夏秋,甚至初冬冬末也都没关系,但一到深冬,这雪一下,利安的性格就会**起来,他以欺负雌性为快乐,以怒吼雄性为乐趣,**得哇,好痛,利安,你干嘛打人!”艾尼还没说完,就被脸色铁青的利安用暖壶狂敲脑袋,“阿宁,救命啊!”四处闪躲的艾尼向站在一边的阿宁求救。

    阿宁扭过脸,似乎被墙角那株杂草吸引住了,没听到艾尼的求救声,墨点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株小草,在当事人面前说人家的坏话,被砸叫活该啊,艾尼。

    被打得满头包的艾尼眼睛含泪地缩在一边,利安则微笑地拉着阿宁的手,柔声道,“即然艾尼这么欢迎我们,阿宁我们去他家玩吧。”

    “嗯,好。”阿宁特乖地点头,第六感告诉他别去招惹现在的利安。

    艾尼的家不是很大,进门就是吃饭的地方,一个正正方方的饭桌倚着墙壁靠在那里,左面墙与饭桌边上各有一扇门,一边通往厨房,一边通往卧室。

    卧室很宽敞,右边一整面墙都是柜子,床靠着门边的墙壁,左侧对着窗户,窗户边上摆着一张宽长的桌子,上面堆叠着布料与一大蓝子的针线。

    左边是厕所与存放布匹的仓库,仓库上面还有一层,是一片长约四m,宽约三m的空间,屋顶微微倾斜,地面铺着柔软的兽皮,阿宁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喜欢,利安也觉得不错,他每次来都是在上面趴着,除了开窗时要小心点撞头外,其他的都很合他的心意。

    “今天不会下雪,风也小,我把挡风板收起来了。”艾尼十分得意,这片小空间可是他自己设计的。

    “明年重建房子的时候,我也要弄一个。”阿宁转了一圈,坐回正脱衣服的利安旁边,高兴地宣称。

    “你家啊。”利安摇摇头,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手上动作迅速地脱下三件衣服,又扒了二条裤子,然后扯过放在旁边的兽皮被子一裹,满足了。

    “是该重建了,我们部落最破的房子就是你们家。”艾尼道,他在墙角弄了一个小灶台,灶台上窄下宽,窄处只有十厘米大,上面放着一大锅水,火一着,这个小空间温度立马就会上升,非常温暖舒适,艾尼往墙角点着的小灶台里塞了几块木炭,让火更旺些,他身后那俩只雌性都怕冷得很。

    “哈哈,其实还好啦,住得挺暖和的。”阿宁干笑二声,低头从兜里摸出几个袋子,放在小矮桌上。

    “你家的伊鲁,对于这方面一点也不在意,当初就有人跟他说过。”利安道,“帮我换几块新的。”利安把暖壶扔给艾尼。

    “真麻烦。”艾尼咕哝,伸手接住暖壶。

    “他说没关系,现在麻烦了,又要推倒,重新建过。”利安没理会艾尼的咕哝声,只包着被子摸着桌上的零嘴,“味道不错。”利安咬着辛辣味的肉干,大赞。

    “我也觉得不错。”阿宁咧嘴,有些得意的转换话题,“对了,文伦去哪了?”这几天都没看到他。

    “你不知道?”利安与艾尼异口同声,他俩对视几秒钟,艾尼回头继续换炭,利安开口说道,“在你家伊鲁进圣地的第三天,”阿宁脸红了,利安八卦地盯着阿宁一会,接道,“伊莱就把人给拖进圣地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