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兽人 异世大陆

    本来就对厨艺没多大热枕,只有三分钟热度的阿宁,在瞄了一眼锅里的东西后,很快就放弃了自己没意义的举动。

    “糟糕,”把刚才一个小时唯一的产物——垃圾——倒进垃圾桶里的阿宁发现一个问题,“饭还没煮!”然后,他痛苦地发现自己似乎、好像、大概把家里所有的食物都煮掉了。

    现在去摘菜?阿宁看着窗外升到正中的太阳,男人都要回来了,哪有时间啊!

    没多少紧智的阿宁在原地转圈圈,还没等他想出办法,男人已经推开门。

    “阿宁?”男人提着猎物回到家,就见雌性心虚地看着他,紧接着眼睛一瞪圆,直扑过来,“伊鲁,你的脸怎么了!”阿宁叫道,他心疼的捧着男人青肿的脸,“是不是因为挑战的关系,我都说了我们一起去圣地不就好了!”小心碰碰男人肿起来的脸颊,看着青中带黑红细点的肿块,阿宁都心痛死了,他慌里慌张的跑到柜子边上,翻箱倒柜,想找到他上次放在柜子里的药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急了,阿宁怎么找也找不到。

    “不会痛。”男人柔声道,为安抚着焦急的雌性,他用手拍拍伤口,以示他真得不会痛。

    阿宁转过头,狐疑地看着男人,他犹豫一下,伸出一根指头轻戳男人红肿的眼角,过了一会,无比感性的雌性,泪眼汪汪了,“你骗人,都紫了!”他喊道,声音里带着哭腔,似乎下一秒就会大哭起来,雌性抚摸着男人脸颊,很快他发现,雄性身上不止这点伤,比如,他脖子上的擦伤,比如,他衣袖下面的青淤,再比如……于是,本来就因为太接近男人,理智所剩无几的阿宁,最后残留那点的理智也随即被汹涌的情感所淹没,他眼睛一眨,泪水哗啦啦流得痛快。

    “哇呜哇哇……”他扑到男人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指责道,“都……说了……今天去呜……圣…地的……都是……你的错哇哇……”

    从没想过雌性会哭——床上不算——的男人傻在原地,直听到雌性的指责,他才反应过来,用力的点头,嘴里不停哄道,“对,都是我的错,别哭了,阿宁……”

    他小心翼翼的把雌性抱放在床上,左手轻抚着雌性颤抖的背部,单膝脆在地上,右手摸着阿宁潮湿的脸,不停滴落在手上的水珠子让他心一抽一抽得疼,“别哭了,阿宁……”男人道,金色的眼睛,黯淡无光,他心想,早知道,昨天应该答应阿宁,今天阿宁也不会哭成这样,“你哭得我心好痛……”

    听到这句话,阿宁身体一个哆嗦,理智竟硬生生被这句肉麻得可怕的话给拔回来,他震惊地看着懊恼不已的男人,心里咕哝道,这人真是伊鲁,真的是,是,是假的吧,不可能,伊鲁怎么会说这种话啊啊啊!

    错乱的阿宁,眼泪倒慢慢停了下来,男人心上一松,温柔的擦去阿宁脸上的泪水,声音放得又轻又柔,“别哭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别再哭了……”

    听到这话,阿宁眼睛一亮,思绪也不错乱了,他期盼的看着男人,“真嗝!”阿宁哭太猛,打嗝了,他抓着男人的衣袖,大声问,“嗝,不准嗝,骗嗝,人嗝!”这是越说越急,越急越打嗝。

    “慢慢说,不骗你,”见阿宁真得不哭了,男人才真正放下心来,他轻拍着阿宁的背,温柔的哄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这下,男人是完全把雄性尊严这东西扔到一边去了,即然他可以为阿宁选择放弃孩子,那么尊严这东西,男人看着阿宁闪着光亮的眼眸,胸口涨着满满的,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他的阿宁。

    对于男人而言,一个能陪伴他一辈子的人,远比血缘传承,雄性尊严这类东西重要得多。

    不过即使雄性这样想,男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他叹息一声,坐到阿宁身边,把他抱放在膝上,温柔的拥抱着,内心已然是心满意足的,那些遗憾也被扫地出门。

    “那待嗝,会,”阿宁眨巴着眼睛,伸手揽住男人的后颈,他看着面色温柔平静的男人,有些羞涩的说道,“我们嗝,一,起去嗝,摘嗝,菜嗝!”

    “…嗯。”男人显得有些惊讶,他点点头,轻轻蹭蹭阿宁柔软的头发,等待雌性的下文。

    “明天,你嗝,一定要进嗝,圣地,”阿宁揽紧男人脖子,带着一丝不情愿,道,“否则后天嗝,后天……伊嗝……”阿宁眼睛睁得老大,看着近在眼前的金色瞳孔,他有说什么吗,男人这么激动?

 第 48 章

    第48章

    第二天,依然是一片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男人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饭,亲过阿宁后,出门干活,他决定今天早晨一定要进入圣地,因此他迅速的把活干活,只有这时候,部落人才是最少的,雌性大多在沉睡,雄兽大多在山上捕猎,但这时候就能捕完猎,下山的雄性都是些非常强悍兼好战的兽人们,除了挑战数量的减少,质量却是依然不变,部落是不会给要进入圣地的雄兽一点空隙可钻,不过已经做好准备的男人要得就是这群好战的雄兽挑战他。

    一干完活就把东西放回家的男人,在再次亲完阿宁后出门,他没有立刻向圣地进军,而是走到部落一个角落,面无表情的看着今天的巡逻人员——宝宝。

    通往圣地的路只有一条,想要进圣地的兽人只有以正常的速度走过这条道路,才被允许进入圣地,并且为了防止向族长提出申请的兽人走上这条路却没人注意到,还专门有人巡逻在这路的周围,只要一有人上去就会通知部落。

    小宝撇过脸,当眼前的人不存在,心中暗恼,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

    五分钟后,小宝抽搐着嘴角,男人面无表情。

    半个小时后,小宝磨牙,男人面无表情。

    一个小时后,小宝乌黑着张脸,男人面无表情。

    一个半小时后

    小宝嚎道,“我绝对不会帮你作弊!”

    “路斯。”

    “你!卑鄙,无耻,路斯肯定不会……”一听心上人的名字,小宝直跳脚,这王八蛋只会用这招来吓人!

    “修斯。”

    “……”

    “……”

    “…最多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一定会通知部落。”偏偏这招最有效,小宝泪流满面,他痛苦捂着脸,族长,对不起,他做得一切都是为了路斯的幸福未来!

    “多谢。”男人利落的道了谢,转身走人,向圣地前进。

    搞定了巡逻人员小宝后,才安稳得走了几分钟的男人就被一直守在路上的兽人发现。

    在兽族历史上,最初进入圣地前的挑战仪式,是雌性家长为了确保雄兽的能力而提出的考验——至于雌性家长是不是单纯的想报复,想扁一顿要娶走他们心爱雌性的混蛋雄性,那就是未知的历史了——最开始的挑战人员只是雌性的家长们,后来多了雌性的亲朋好友,再后来雌性的爱慕者,再再后来,有一任族长要嫁雌性,他干脆下了条目,把部落里所有的雄性都拉上,于是要进入圣地的就必须接受全部落雄性的挑战正式成为兽族的规定。

    一般经历挑战仪式的雄兽,战斗能力都会往上拔一层,算是达成了最初的目的——更好的保护雌性,因此雄性的能力如果够强悍的话,这挑战仪式就会过得很轻松,只要这只雄性没有在之前的其它雄性挑战仪式上恶搞,已经成婚的雄性们都会很温和的放他过去,至于其他的未成婚的雄性们,除去爱慕雌性的,坏心眼的,好战的,剩余的打过一、二场架后,也能和平的过去。

    而在三天前已经把大部分挑战都搞定的男人,现在剩下的麻烦就是两种人,坏心眼的朋友和好战的族人,让男人高兴的是,阿宁没有爱慕者,这倒不是说阿宁没有魅力,事实上对阿宁有好感的雄性有不少,要知道温柔的雌性在雄性中可是非常受欢迎的——这估计与大部分雌性的脾气都非常火爆有很大的关系——但问题是阿宁只在平原部落呆了两天,就去了东部落,从东部落回来后,一出门就是去族长家报备与男人结为伴侣,再有好感的雄性也没那个那机会接近阿宁。

    这让男人兵不血刃地搞定了最麻烦的爱慕者,要把一只雄性打到瘫痪在床,却又不能有任何无法根治的伤口,无数的前辈们用行动告诉男人,那简直是麻烦到了悲剧。

    “哈哈哈……”随着一段阴险的笑声响起,修斯从一棵树上跳出来。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好的朋友——损的。

    “第五次。”他道。

    “今天是第六次!”修斯很豪气的道,眼睛发光,似乎因为男人有些示弱的话语。

    “……你以后不想进圣地?”男人道,金色的眼睛平静无波。

    修斯默,他拖着下巴,盯着男人,很少运用的脑袋,开始极速运转,渐渐地与男人一色却更灿烂的眼珠子,开始慢慢黯淡,似缓缓**的夕阳。

    似乎想到什么的修斯眉头紧皱,他苦着脸,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你欺负我家路斯的仇怎么算?”

    “你已经打了五场了。”男人道,“以后你要进圣地的时候,我还三场。”

    “不行,一场!”

    “二场。”

    “一场!”

    “三场。”

    “一场!”

    “四场。”

    “……”

    “……”

    “你再还价,我们再打第六场!”

    “五场。”

    “……”

    “……”

    “……二场。”

    “成交。”

    男人越过垂头丧气的修斯,继续向圣地进发,圣地位于部落的东侧,通往它的道路较为偏僻,平常并没有人来往,因此半小时内男人也就遇到修斯,原来打算走完一半路程的男人,因为修斯的拦路,只走到五分之二。

    即使男人有想过这种状况,他还是不得不叹一声,有一只一起长大的雄兽,偶尔还真是有些麻烦,特别是雄兽还一只他只当弟弟的雌性的时候,那就是麻烦+麻烦=无限麻烦。

    唯一庆幸的是,他只有这么一个损友。

    “来吧,打一场!”好战族人之一。

    男人默默的向前一步。

    撂倒,男人弹弹身上的灰尘,道,“刚才阿里从前面走过去。”

    还想再来一场的好战族人,翻身一跃,“阿里,你等等我!”

    果然对于雄性,雌性最有吸引力。

    男人安静的前进六分之一。

    “呵啊!”好战族人之二。

    撂倒,男人喘了一口气,道,“阿瑞刚才进你家了。”

    还想再来一场的好战族长,翻身一跃,“王八蛋,竟敢碰我弟弟!”

    对于雄性,果然是雌性最有吸引力。

    男人再前进十分之一。

    好战族长之三。

    前进十分之一。

    之四。

    十五分之二。

    之五。

    十五分之一。

    终于看到圣地大门的男人抺了一把嘴角的血沬,不是所有的雄兽都有心上人或者雌性兄弟,至少第五个挑战的族人没有,男人和他打了三来回,两个人都趴倒在地,挑战者晕了,男人爬起来了。

    “不错,不错,竟然被你混到最后一关,”平原部落族长阿森站在圣地门口,对男人咧开白森森的牙齿,笑道,“我倒看你怎么骗过我过关?”显然这位是亲眼看着男人一路怎么过来的。

    “……我没骗人。”男人淡淡地道,有一个差不多算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不得不说也是一个麻烦,特别是这位长辈还有着幸灾乐祸,火上浇油,把人往危险地方丢的毛病的时候就更糟糕,男人现在能如此厉害,倒有一大半是被这位‘教导’出来的,至于如何‘教导’,即使是沉稳如男人也不得不叹一声,往事不堪回首。

    “当然了,你是没说假话,”族长道,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就是短了半节话。”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族长。

    族长笑眯眯的回看着男人。

    男人慢慢腾腾向前一步。

    族长斯条慢理的解开上衣。

    “你病了吗?”男人突然开口。

    “啥,我健康的很!”族长拍拍胸口,暗自戒备,这小鬼想干什么。

    “月亮半弯的晚上,你在院子里吃药。”男人平静的说道。

    “咳,”为什么偏偏是被这只小鬼看到啊!心中哀号的族长干咳一声,试图狡辩,“那不是药,只是草根。”

    “听说药师很想要孩子。”男人表现的十分淡定。

    “呃。”

    “听说药师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他和您身体那么健康……”

    “停!”族长吼停,他紧张地张望四周,就见远处他家药师正向这里走来。

    男人很听话的闭上嘴,他金色的眼睛平静的盯着额头冒汗的族长。

    片刻,见他家雌性越走越近的族长,终于叹了一口气,“混小子,你行,走吧。”

    族长领着男人向他家药师走去。

    “嗯?”凯里歪过头,“你终于肯放伊鲁过了?”

    男人默默的站在一边。

    “我不是为了让他力量更强点,好保护阿宁嘛~”阿森嘻皮笑脸的凑近雌性,双手抱紧凯里的纤腰,大脑袋只蹭着雌性颈窝。

    “哼,少来了,”凯里毫不客气的一脚把人踹开,“滚一边去,离我远点!”心情不知道为什么非常不爽的雌性吼道,只见族长立刻笔直地站到一边,眼神哀怨地看着雌性。

    凯里不理会雄性,转过头,对鼻青脸肿的男人笑得那叫和蔼可亲。

    “伊鲁啊,你别理会那家伙,他纯属脑抽!”雌性磨牙。

    “习惯了。”男人点头,平淡的道。

    一看男人点头,族长就知道坏了,这王八蛋!他狠狠地剐了男人一眼,立刻用可怜兮兮地眼神望着雌性。

    果然凯里一听完男人的话,脸色瞬间一黯,瞄也不瞄族长一眼,只慈爱地看着男人,道,“好啦,别管他,这个给你。”凯里面色微红,清秀的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一丝妩媚,让直盯着雌性的族长哈喇子直流,“进圣地后,认真,咳,看完,还给阿森就行了。”凯里实在说不出口,他瞪向不知何时又是一幅可怜模样的族长,“还不带伊鲁进去!”

    “谢谢。”很有礼貌地向凯里道谢的男人抱着一筒竹卷,跟在不情不愿带路的族长身后,走进圣地。

 第 49 章

    第49章

    一进圣地,入目就是一整片粉红色的海洋,颜色鲜丽的花瓣层层叠叠,翠绿叶子的细长柔软,连接花叶的枝条细柔,好像一折就断,只要风一吹过,娇艳的花枝叶上下摇,连绵起伏的粉色波浪,一派的娇媚风流。

    这植物的花气极香,整个圣地内都笼罩着甜腻的气息,男人一进圣地,立刻捂住鼻口。

    “嗤,”族长轻嗤一声,中指响响石壁,没好气的说,“捂什么捂,去找一棵挖起来,把根吃了,”随手指指那片花林,他转身就向圣地外围走去,“弄好叫我。”族长挥挥手,走得飞快,显然他也不喜欢这个味道,即使他非常喜欢这植物的根。

    男人眉头紧蹙,对于嗅觉灵敏的猫科动物而言,即使再好闻的香味,只要一浓郁起来,那就是恶臭,因此族长话音刚落,他就把手放开。

    憋着呼吸的男人,迅速的照族长交待的话,就地挖开一株植物,扯断一段根系,也不管上面还有泥土就往嘴里塞去,硬生生把根吞下肚子。

    一咽下去,男人就从心底的放松身体,他站起身鼻子一抽,立刻他发现自己做了错事,脑袋一阵晕眩的男人撞上石壁,他沉重的呼吸,手指紧抓着竹筒,踉跄着快步向后退去。

    转过一个弯,总算出了花气范围的男人,立即大口大口的呼吸,过了好一会,才勉强缓过劲来,不过片刻,面色才好转些许的男人,脸色再次苍白起来,这回他连快步走都没办法了,只能捂着似被无数虫啃咬的肚子,蹒跚的向圣地外围走去。

    “痛吧,”族长咂咂舌,真可惜,竟然走出来了,如果没有,哼哼,“忍着,不过一个小时而已。”十分小人的族长笑得那个得意,小子,想跟他抖,还嫩着呢。

    一个小时,男人眉头打结,他开始担心雌性的早餐会凉了。

    “一个小时后,你就可以走了,把竹筒放在桌上,我明天过来拿。”看男人眉头紧皱,痛苦的模样,自觉报完仇,心情十分舒畅的族长向圣地外奔去,他家雌性说不定还没走啊!

    被扔下的男人额头直冒冷汗,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走了就好,此时,巨痛已经转移到下腹,男人的腰已经有些直不起,他索性擦着石壁坐在地上,把后脑勺抵在石头上,十分能忍痛的男人,即使捂着下腹的左手青筋直冒,但还是微微放松紧握着竹筒的右手,如果把竹筒握坏,族长一定会找他麻烦。

    汗湿的右手一时没握紧竹筒,手指一脱,喀啦一声,缓慢的散开落在男人大腿上,连续的几幅图画,出现在他眼前,低下头的男人一怔,竟是连痛楚都有些忘记了,右手迅速擦去睫毛上的汗珠,扯住竹筒一边。

    竹筒是教导图,从最简单的润滑开始,一直到最后……

    不知道想到什么的男人咽了一口口水,他嘴里念叨着他家雌性的名字,眼睛开始发绿,雄性全神贯注地研究那竹筒,已然把下腹那点痛楚丢到脑后去了,对于雄性,雌性的吸引力果然比一切都强大。

    就在男人与第五都挑战者对打的时候,阿宁的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今天他不要去采果实,也没有其他活动,不需要早起。这么冷得天气,仅瞧了一眼太阳,阿宁又钻进被窝,他磨蹭着柔软的被子,开始在被子里左翻右滚,不想起床,被窝好舒服啊,好一会,顶着一头乱发的阿宁再次钻出被窝,这回他注意到放在床边的并排的两张木椅,定睛看清椅子上的东西,雌性睫毛微闪,嘴角傻呵呵的提得老高,他家男人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雄性,心里甜滋滋的阿宁抱着被子蹭到床边,翻起用厚木板盖住的脸盆,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把重量十足的木板放到床边,雌性抓抓发痒的脖子,有些奇怪这水竟然还冒热气,他刚才看到只是高兴男人心意,并没觉得这水到现在还会热,唔,也许男人才走没一会?

    阿宁把手放进竟还有些烫的水,舒服,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把放在脸盆里他的早餐拿出来放到一边,早饭放在脸盆里,他家男人果然是最聪明的,颇有几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味道的阿宁嘴巴几乎要咧到耳边,感觉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傻的雌性,深呼吸了几回,才让嘴巴恢复正常。

    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漱口杯,阿宁从脸盆里装了一杯水,咕噜咕噜的漱了口,再把水吐进床边的痰盂里。

    把杯子放开一边,阿宁又拿起放在厚木板上的洗脸巾,愉快洗了脸,更愉快的拿起他刚才还奇怪怎么多了一条洗脸巾的纱巾,把湿答答的饭碗擦干净。

    最后阿宁捧着他的饭碗,心安理得的缩在被窝里,在床上吃得他的早饭,反正他家男人都要他在床上吃了,作为一只合格的雌性,那当然要听雄性的话了!

    阿宁慢吞吞地吃完早饭,再慢吞吞地把头发用手耙整齐,然后身体一缩,被子一裹,他又舒舒服服的钻进被窝,不想出来了。

    不过这会,他倒没有睡意,只是伸出手指玩着照到他床上阳光里的灰尘,孩子气的玩了一会,他打一个哈欠,脑袋一缩,闭上眼睛,呼吸平缓而安稳,似乎一闭眼就睡着了。

    过了一会,安静温暖的屋内,响起阿宁细小的喃语。

    “什么时候才回来呐,好想他……

 第 50 章

    第50章

    冬天的太阳晒在身上让人浑身都舒坦起来,阿宁搬了张凳子放门边,人坐在椅子上边晒太阳边对着路口发呆,男人今天回来得有够迟的,阿宁担心是不是又有人围欧他。

    发了半天呆,无聊的阿宁看看灿烂的阳光,心里盘算,碗筷洗了,被子叠了,桌子擦了,房间扫了,家里还有什么事……唔,晒被子吧,总算给自己找到事情做的阿宁,从凳子上一跃而起,他先找抹布把晾衣架擦了一遍,然后把凳子搬到晾衣架旁边,最后才跑进屋里扛出,对他来说非常重的被子,脱鞋踩上凳面,阿宁使足了力气才把被子扛上晾衣架。

    “要命,怎么盖得时候不觉得重啊!”阿宁感叹道,身体半压在架子上,喘了两口气才缓过劲来,直起身,阿宁缓慢地把被子平铺开,那磨蹭的动作任何一个急性子的人看到,都会立刻皱眉想自己上。

    从十几天起,阿宁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这个速度,让人完全想象不出他以前做事干脆利落的风范,阿宁这速度也是被人硬生生养出来的,男人不喜欢阿宁做事,即使是缝补衣服,男人也是自己动手,阿宁也是最近才发现男人实际上非常厌恶他动手制作衣服,似乎知道他是为什么而学得一样。

    黑着张脸的男人强制规定不许阿宁对着针线,只要对上男人那张黑脸和那个块头,阿宁心里总会冒出莫名心虚感,虽然男人从来没有真正的对他生过气,虎过脸,但是对上危险,本能总是难以控制,力争二个小时的针线时间后,不敢再说话的阿宁最后还是把自己送上门了,才让男人脸色恢复正常。

    二个小时一过就没事做的阿宁闲得发慌,趁男人不在家摸下针线盒缝东西玩,还没弄两次就被逮到,为此,每次出门男人都会把针线收起来,放上最靠近墙边的屋梁上,阿宁从此望梁兴叹,做事是越来越磨蹭。

    抬头看看天色,阳光有些刺眼,无聊的阿宁把下巴枕在铺平的被子上不想动弹,眼睛半阖着盯着路口看,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转角。

    阿宁眨下眼睛,高兴地向男人挥手,“伊鲁,你回来啦。”他看着男人冷漠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里有些不一样,而且,雌性两颊浮上两朵红云,光是看着,他就觉得他家雄性好性|感。

    男人前进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篱笆门,他推到门,还没走进,就听到阿宁吼道。

    “不准进来!”阿宁捂住鼻子,满脸通红,他急忙对停在原地的男人道,“不要靠近我。”阿宁慌忙地把脚踩进布鞋里,向屋里跑去,一进屋子,他又慌张地把门给关上。

    男人僵硬在原地,他木着脸瞪视‘砰’得一声关上的房门。

    阿宁背抵着门,嘴里喘着粗气,眼睛直盯着屋梁,不敢往身下看,老天啊,他总算知道为什么部落里一些雌性发现他发情后,总会一脸**的看着他,再听说男人还没进圣地后,表情就更古怪,又是脸红又是同情地老偷看他。

    阿宁现在真得叫欲哭无泪,只是气味啊,如果他知道男人进入圣地,身上的气味就会让他的身体产生这样的反应他死也不要男人去圣地。

    “阿宁?”犹豫了一会,被吼得有些伤心的男人轻敲房门。

    阿宁双脚开始打抖,“不……准,不准说话!”救命啊,可怜的雌性现在可管不了雄性的伤心难过,听屋外没声音了,阿宁低头盯着自己□,前面也就算了,但是……他咬住下唇,说不定是他感觉错误了,男人从来没有碰过他那里,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感觉。

    在意识里挣扎了半天,阿宁满脸通红,伸出发抖地手,慢慢顺着后腰摸进裤子里,隔着薄薄一层秋裤,手指稍稍使了点气,指腹就感觉到一股湿热,阿宁急促地喘了一口气,眼眶都红了起来,怎么,怎么会这……

    “咕噜。”

    阿宁猛得转过头,男人单膝压在窗台上,一手抓着窗户上面,一手扶着窗框,金色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刚才那声咽口水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阿宁觉得整个世界都变红色了,他急忙把手从股间抽出来,指腹上微湿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自在,他握紧手指,结巴地低叫:“你,你,不准进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下一篇:重生之随爱而安 by 植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