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原始纯生态 by 冬虫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冬虫

听到一首不cj的歌有感那首歌叫作《原始社会好》原歌词不提供,有兴趣大家可以用搜索引擎搜一下,虫子把歌词改成这样了。 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大家光著屁股跑,一个追,一个跑,追到以後按倒地上搞一搞啊,搞的小受哇哇叫,掀起了原始社会的性**啊性**。

多麽彪悍的歌词,让我想到了如下的彪悍情节。

1

苜蓿作为湖岸部落的一名小小族人正跟大家一样走在打猎的路上,突然发现前面草丛在动,露出了一根山鸡的羽毛。

苜蓿拿著手里的石头正在慢慢靠近猎物,却没想到自己也步入了别人的视野即将成为别人的猎物。

苜蓿的石头出手没有打到野鸡,他身後那人出手却准确的抓到了苜蓿这个猎物。

注意力都在野鸡上的苜蓿,丝毫没有注意身後有东西靠近,直到一块兽皮作的口袋蒙住了自己,然後感觉有人在驮著他走,苜蓿想要喊叫引来周围的族人来救他,可是才喊出一句,就被摔到地上,一只大手隔著袋子准确的捂住了他的口鼻。

缺氧的後果是苜蓿很快失去了知觉。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被堵住嘴捆在了河边的一棵树上。不远处河边蹲著一个黑壮的人。

“嗯!”

苜蓿挣扎了几下,哼哼了几声,就见那黑壮背身的男人转过来,对他露出一口白牙,似乎对於他醒来很高兴。

那人走过来摸了摸苜蓿的脸笑著点点头,又摸了摸脖子跟胸部又点点头。

苜蓿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不会是食人部落的吧?

“我叫光!”

那人突然开口了,听口音不像是湖岸附近部落的人,可是还听得懂。那就是说可以交流。

苜蓿晃晃脑袋,示意光把自己嘴里的东西拿出来,有事情也好商量。

光把他嘴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我叫苜蓿,是不远处的湖岸部落的人,你抓住我是想要什麽吗?也许你可以说出来我们商量一下。”

“我想我是时候给自己找一个伴侣了。”

“伴侣?你是哪一个部落的,水潭,还是瀑布?”

苜蓿说了几个临近部落的名字。

光摇了摇头。

“我不属於任何部落。”

“你是旅人?你要给自己找一个夥伴吗?我不适合,也许我可以回部落给你问问。”

“我对你很满意。”

光伸双手过来托住了他的脸。

“你放心我会是一个好雄性。”

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到。

“好雄性?”

苜蓿发现自己成了只会复述别人话的回声虫。

“我的父亲告诉我,自己喜欢的伴侣要靠自己去抢来。而我已经到时候该找伴侣了。”

“可是光我也是雄性阿,跟你一样有棒子的。”

光把手伸到了苜蓿胯下,在裙摆下摸到了苜蓿的棒子,他皱皱眉头,苜蓿长出一口气以为可以被释放了。

光又摸了摸苜蓿的腰。

“你的脸蛋我很满意,你的皮肤我很满意,你身下这个东西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阿?你想把我怎麽样?”

“为了等你醒来我已经忍耐很久了,我们现在开始交配吧。”

2

光上来想解开捆绑苜蓿的藤蔓,然後就把他抱到怀里,苜蓿抬起一只腿踢了过去,目标直指光的胯下。

苜蓿的腿才抬起来就被光抓到了。

“没人告诉过你,不能防抗自己的男人吗?你让我发火了不听话的小苜蓿。”

光抓著苜蓿抬起来的腿不放。身体蹲了下来开始研究苜蓿的下体。

部落的男人们都是皮裙围腰间下面是光光的。

光的手指摸到了苜蓿的後门。光笑了。

“这里可以进去。”

光曾经看过动物们交配就是把棒子塞进下面的某个洞里那样简单,不过看雄性的兴奋样子,交配一定是一件很让人激动的事。

光把自己的皮裙翻上来,露出了自己下体的棒子。苜蓿张大眼睛似乎看到了要命的凶器。

那根东西有自己的手腕粗细,黑黑的一根青筋缠绕在上面一跳一跳的。

“不要!会死人的。”

“不会的。”

光非常确定的说,他看动物做的时候下面那个有的叫得也很惨烈,可是交配结束以後还不是好好的。

光的身体压了下来,苜蓿的腿用力抵抗著,可还是跟光的身体一起压了回来。光甚至向上拉了拉苜蓿的腿试图让苜蓿的屁股靠近自己腰间的凶器。

那根东西挤了过来已经到了门口了。眼前的光笑得灿烂露出一口白牙。苜蓿一咬牙把头歪倒了一边。

“阿!”

苜蓿一声惨叫惊起了附近的鸟。

“为什麽?”

为什麽自己这个雄性会遭遇到这样一个说不清理的人。

光找到了入口,满足的在里面冲刺著,原来交配真的好舒服的。把苜蓿两只腿都拉起来放在臂弯,身体向上挺动,感觉更加深入一些。

抽插几下,大腿总是撞到树,七手八脚把苜蓿身上的藤条解下来。才解开苜蓿开始挣扎,自己的棒子从那紧紧的小洞里面滑脱出来。

光很不高兴的瞪圆了眼睛。

他的伴侣似乎很不听话。

用力把人圈在怀里,努力掰开他的腿想挺身再进去。苜蓿力气不如人挣扎不开,看著眼前结实的胸膛一口咬了下去。一口下去,光怒了,苜蓿就觉得牙床子很痛,光的肌肉好结实的,他那一口只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子。

光一把把苜蓿推倒在了河边,苜蓿用双手支撑著身体向後挪动著想要远离眼前那个看上去就要发飙的光。

光走上来突然压下来把他固定在河滩上。苜蓿的两只腿被压到了身侧,这一下苜蓿不敢挣扎了,他怕光真的会掐死他的。

光得意的压制住自己的猎物挺身进入苜蓿的身体。

抽插抽插,从上向下抽插,换了姿势侧过苜蓿的身体,从斜里抽插似乎更加深入了。光第一次交配努力探索著可以舒服的姿势,强壮的身体第一次做就从中午做到了晚上,可怜并不是很强壮的苜蓿,做到中途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3

晚上醒来发现自己换了位置在山洞里,迷迷糊糊看向洞口的火光,光在那里正在烤著什麽东西。

慢慢移动著身体坐起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似乎要散架了一样。又酸又疼。身上湿乎乎的似乎有人给他清洗过身体。

光发觉他醒了看过来,摇摇头说了一句。

“我的伴侣该强壮些的。”

苜蓿气急了,抓起身下一把石头还有土用尽剩下的力气扔了过去。光不及防被扔了一头一脸,发火的站起来。

“你做什麽?我才洗好的身体,要不是看在交配榨干了你的力气,你信不信我会揍你的?我告诉你从没有人敢对我如此挑衅的,因为我会拧下他的头。”

苜蓿看他凶神恶煞的不像说谎,怕怕的向石壁那边缩了缩。

光举著一只烤鸡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头发湿淋淋的,想来是去洗去上面的土。

光把烤鸡放在火上又烤了一会儿然後走了进来。把烤鸡举到了苜蓿眼前。

“给你先吃,你差点害咱们没有晚餐了,还好靠著水可以洗去上面的泥土。”

苜蓿看著他没动手,他怎麽这样好心让自己先吃?而且在部落里,食物先要给孩子跟女人然後头领、巫师、有地位的族人,然後才是他们的,苜蓿虽经常出来打猎,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吃到像样的肉了,多数时候到他手里只剩下骨头可以闻闻下饭了。

“这个给我?”

苜蓿确认的又问了一遍。

“给你先吃。”

苜蓿生怕光後悔把东西抢过来,开始狼吞虎咽,光坐回了火边拨弄著火看他。

苜蓿吃饱了摸著自己突起的小肚子,满足的打了一个咯,光递给他一皮袋的水,喝下去,吃饱了喝足了,苜蓿露出满足的表情的现在让他死去都愿意。

苜蓿看向光,他把自己喂饱了该是还有别的目的吧,听说食人族都是把猎物喂养肥了才动手的。

苜蓿一眼一眼的注视著光的动作。就见光在火边甩著头发上的水,黑亮的头发,结实的肌肉在火光照耀下闪著光亮。一看就知道结实阿。苜蓿想,他要打昏自己一拳似乎就够了。

光在火堆上添了一些干柴。走了过来。

苜蓿又向後缩了缩。

光在他身边坐下来,开始吃苜蓿吃剩下的东西。

苜蓿深吸一口气。

“你想把我怎麽样?”

光抬头怪异的看著他,还问想把他怎麽样,他不是都说了吗?想要他做自己的伴侣跟自己交配。而且已经交配过了,他已经把他当作伴侣了,要不自己为什麽要等他吃饱了才吃?

“我们已经交配过了不是吗?你现在是我的伴侣。”

“我不想做,我要回我的族人身边去。”

光抬头瞪著苜蓿。

“你现在是我的。”

光已经把苜蓿看作自己的所有物了。

苜蓿就像是被黑熊盯上的小鹿吓得不敢动了。可是心里喊叫著,我要回去,要回族人身边去,我要跑。

苜蓿表面放弃了反抗的,不喊也不叫了。这让光很满意,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著苜蓿笑。表示赞许。光对於自己猎获的伴侣看样子很满意。

4

吃过了东西,光在苜蓿四周转来转去,不时伸手上去摸上一把,笑得很是得意。

好满意的猎物,怎麽看怎麽满意。

“嘻嘻!”

光看著苜蓿笑出声来,苜蓿感觉有些怕怕的。委屈的向与光相反的方向挪了挪。

慢慢的四周寂静起来,鸟都不叫了,夜深了,一心防备的苜蓿疲惫的开始打哈欠。倒是光精神奕奕的像是一个看著新玩具正在兴奋头上的孩子。

苜蓿慢慢躺下来,他要睡了,养足体力才好跑。

苜蓿躺下不久就感觉光在摸他的身体,先是脸颊然後脖子锁骨。让苜蓿的神经又开始紧绷了。

光在苜蓿身後躺下来,伸过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身体。用手在苜蓿腹部游走著,光的手很粗糙摩擦著苜蓿细嫩的皮肤让苜蓿有些不舒服。

苜蓿把光的手抓住了,光改握住苜蓿的手把玩起来。

光湿润的唇亲上了苜蓿的肩膀,苜蓿晃动了几下肩膀躲开了,光的唇靠上去苜蓿又躲开了,光笑了笑,恶作剧的咬住了苜蓿的肩膀。

“阿!”

苜蓿一声惨叫,心里开始哭泣。

(呜呜!那人开始动嘴,我终於要被吃掉了吗?)

苜蓿吓得不敢动了,还好光只是啃咬了几口就扳过他的身体开始舔,光舔了几下苜蓿的脖子,让苜蓿感觉有些痒痒的伸手去蹭被他舔过的地方。光还要舔,苜蓿问道。

“你要做什麽?”

吃他之前先要尝尝味道吗?

“想跟你玩,可是你都不跟我说话,我很喜欢你皮肤光滑的感觉还有触感。”

“你这样我都没办法睡觉了。”

“那就不睡了吧我们努力交配吧。”

苜蓿听到交配这个词开始挣扎,挣扎出光的怀抱,坐起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也是雄性,你不该找一个雄性做交配的事情,我们交配再努力也不会有後代的。”

“有什麽关系,幼仔很难养育的,我也不是很想要的,可是我很喜欢交配的感觉。”

光兴奋起来,对这苜蓿爬过去,苜蓿用手支撑著向後挪了几步,转身才想站起来逃跑,还没站起来就被光一把抓住了脚腕子,光用力一拉,苜蓿呈五体投地状趴在了地上。

光坐在了苜蓿後背上,把苜蓿的皮裙拉了上来露出了皮裙下的风光。

光用力捏著苜蓿的屁股,手感真好。苜蓿疼得大叫。

“放手好疼!”

光抬起坐在苜蓿背上的屁股,苜蓿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双膝跪地才抬起屁股就被光制住了双腿。

光的脑袋硬是挤进了苜蓿胯下,在他下身舔起来,胯下的小球被舔到,苜蓿激动的一哆嗦。

“阿恩!”

苜蓿把屁股拱起来,分开双腿方便光去舔。

“看来雌性真的很喜欢被舔下体呢。”

光在那里洋洋自得的说,苜蓿迷茫中也没听得很清楚,迷迷糊糊的应到。

“嗯!”

苜蓿感觉到自己下体肿胀起来,於是把一只手伸下去握住自己的肿胀搓揉起来,原始本能真的很痛苦,他好想发泄阿。

光立起上半身,把自己的裙子翻上来露出粗壮的硬挺,对准了苜蓿身後唯一的入口刺了进去。

“阿!”

5

苜蓿一声惨叫,毫无防备下一只手无力支撑两人的重量眼看就要摔到地上了。

光一只手搂住了苜蓿的腰把他搂了起来。

苜蓿转头大骂。

“**!”

苜蓿一是气愤,二是疼痛,三是发泄的用手捶打起地面来。

光挺动著下体,努力寻找最让自己舒服的位置。

“我是**?那你是小叫兽吧,我喜欢你这只小叫兽,你的叫声让我兴奋极了。再多叫几声吧。”

光在苜蓿屁股上拍了几巴掌。如愿的听到了苜蓿啊啊的叫声。

而且苜蓿每叫一声後庭就会紧缩一下让光很是享受。

一只强壮的雄性就要有能力满足自己的雌性,比如某些群体的国王,一只雄性在发情期要满足几只甚至几十只雌性的需要,而且作为国王都是一个群体最强悍的雄性。

光非常努力想做一个好雄性,苜蓿的叫声越大他越有成就感,一个好雄性就是要让自己的伴侣努力在身下叫喊才可以证明自己的强悍,宣告自己的权利。

“啊!”

苜蓿在光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下,几乎喊破了嗓子。

光结实的大腿一下一下撞在苜蓿屁股上。

苜蓿狂乱的摇头大喊。

“不要了,不要了。”

光跪的累了,於是压著苜蓿的屁股坐下来。

分开苜蓿的双腿,光从下向上持续挺动著。

“呜呜!”

苜蓿呜咽起来。光把他的头扳过去,舔舐著他的泪水。

“不哭,我会做一个好雄性,照顾你的。”

“呜呜我才不稀罕,我也是雄性。”

苜蓿坚持自己是个雄性,就算在族里只是默默无闻的一个,族里女人都喜欢强壮的男人,自己成熟了也没雌性喜欢,可是雄性小小的自尊他还是有的。

苜蓿强忍睡意,等著光睡著了,听著光有力的呼吸到了天明,抱著自己的光起来了拿起一边的武器走了出去,似乎是出去找食物了。

苜蓿等脚步声远了麻利的爬起来。山洞门口有一条小溪,也就是说上流就是河水,他们的部落就在上游的河边,找准方向苜蓿向上游走去。

苜蓿一边走一边机警的观察著四周,他们一族的雄性有一半到下游这边来打猎了,在这种时候他是多麽希望可以遇上一个熟人。大家也许以为他迷路了呢。

前方水草晃动,苜蓿躲到了一边,然後他看到了一把长矛的杆子在水草间晃动,看那杆子上缠绕的布条,是他的族人。

苜蓿跳出来大喊。

“大家,我是苜蓿,我找你们很久了。”

苜蓿才想跑过去,就见一只斑斓猛虎从草丛里跳出来,屁股上扎著半截长矛杆子。

苜蓿当时吓得腿软,眼看猛虎一步一步靠近他连回身逃跑都忘记了。

突然草丛里跳出一个人,手举一把石剑从斜里刺进了猛虎的脖子,同时大喊。

“苜蓿快跑!回去!回山洞去!”

“光!”

苜蓿叫了一声,眼看光跟猛虎纠缠在一起,犹豫著想上去帮忙,可是看到猛虎的剑齿他就差尿裤子了。

苜蓿转身一口气跑回山洞,引燃了火堆,缩到了洞里。

约莫到了中午,苜蓿有些难过的想,光一定被老虎吃掉回不来了吧,虽说他不喜欢光,可毕竟光是为了救他才只身与猛虎搏斗的。

6

同时苜蓿也有些责怪自己的胆小,他就是这样才会没有雌性喜欢的,苜蓿靠近火边拨弄著火,火啊火啊,你可千万不要灭了,等到明天老虎走远了,他要返回今天光与猛虎搏斗的现场,找不到尸体也要找到他的几滴血,做个坟包包,光是个勇士。

眼看近黄昏了,苜蓿听到洞外有哗哗的声音,不知道什麽东西向这边靠过来了。

苜蓿看出去,一眼看到了一颗大大的虎头向这边走来,苜蓿第一反应老虎追来了。

苜蓿把一根还在燃烧的棍子举到身前。冒著冷汗看那虎头移近了。

“啊啊啊!”

苜蓿吓得闭上眼睛胡乱的挥舞著手里的棍子。

“噗!”

一声响,一个重物摔在了苜蓿身边。

“这只雄虎真是一个大家夥,为了把它扛回来,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苜蓿,苜蓿,你还好吧?”

苜蓿张开眼对上了光的眼睛,光在他眼前正在歪著头看他。

“阿!你是活人还是鬼魂?”

光用手拍了拍苜蓿的脸颊。

“我看你真是吓傻了,你以前打猎没猎过虎吗?”

“当然猎过!”

苜蓿没什麽底气的回到,可是他没说,以前都是几十人一起围攻一只的,而且要不是虎严重干扰了族人的生活,他们是很不愿意与这种大型猛兽作战的。因为每一次都会伤亡惨重。

“那还有什麽可怕的?猎物而已,我一般是很不愿意猎这种猎物的,太大了一顿消化不掉,而且虎的味道也不怎麽好,我有好东西给你。”

光扔给苜蓿一个水袋子,在光的示意下苜蓿喝了一口。

“虎血!”

在原始部族,把血看作一个动物的生气所在,都说喝了那个动物的血就可以获得那个动物的生气与力量,只是虎血不好取得,虎死後超过一定时间就不会流血了。

“嗯!我喝了半袋子,给你留了半袋,记得喝光。”

“那虎是你一个人杀掉的吗?”

“嗯,我跟他斗了好久,不过在我发现它以前它就受伤了,我在那附近看过了,似乎有人在那老虎的地盘上驻扎过,受到了那只虎的攻击,死了人,其他的人刺伤了老虎就拔营走了。”

“我的族人,我想回去那个地方看看。”

“明天一早我带你去,今晚我们就吃虎肉,炖虎汤吧,你来做肉架煮水,我来拾掇老虎。”

光兴致勃勃的去外面剥虎皮剔骨剥肉,苜蓿只敢靠在火边看,老虎已经死了余威还在,光看到虎牙他就打哆嗦了。

苜蓿看到光把虎牙拔下来埋到了土里,苜蓿小声地说了一句。

“不是人。”

苜蓿在说光,一个人敢与老虎搏斗,比他任何一个族人都强悍,一点不像是人,跟黑熊一样。

光也在看苜蓿,然後看看老虎,虎皮要留下来给苜蓿做一个皮垫子,以後睡在地上就不怕受寒了,昨晚苜蓿在他怀里僵硬的很,也许溪边湿地太凉了。

虎牙留下来,明天按个木把子做成两把刀可以用来割肉。

虎鞭还有老虎的睾丸,光吧叽吧叽嘴,这个他要留下吃,然後,嘿嘿!光看看苜蓿,苜蓿一定会对他那里的硬度跟持久力惊叹的。

7

当晚虎血发挥了效用,很晚了苜蓿只觉得浑身燥热不想睡,靠近水边把脸埋进水里降了一下温。

转头看到光在他身後上窜下跳的不知道在搞什麽仪式。

“你做什麽呢?”

“活动一下准备交配。”

“阿!”

苜蓿目瞪口呆看著光,他拿交配当个运动啊?而且这里除了光就是他,那麽光这样努力热身等一下要跟他交配的对象不就只有自己吗?

苜蓿慢慢走近小溪,溪水对面是一片密林,苜蓿想著是深夜跑进密林危险些还是等待光热身完毕被他扑倒危险些?跟光在一起似乎没有生命危险,在没有火种的情况下跑进林子就很难说了。

苜蓿用力的踩著水,自己就是这样没胆量,自己都气自己的懦弱。

身後就听光自言自语。

“差不多可以了,因该可以挺很久了。”

苜蓿回身,光那个**家夥,不知什麽时候把身下的皮裙翻了上去,他胯下那根粗壮的家夥向上高高的挺起著把皮裙挡在一个高度却掉不下来。

光握住自己下体的肉棍子上下摇了摇,那硬度直指虎鞭,苜蓿这才想起,刚才吃东西的时候光把整根虎鞭跟睾丸拿了过去一点也不分给他,还安慰他说,他用不到是什麽意思了。

光一步步向著他走来,看著他下体那根比昨天还粗壮的凶器,苜蓿一步步向後退,脚下一绊坐在了小溪里。

光走上来轻松的把他抱了起来放到了岸边铺开的虎皮上。光跨开双腿,站在苜蓿眼前,满意地看著苜蓿躺在虎皮上的样子。相配极了。

苜蓿一直看著光胯下的东西,天啊,是不是英勇的男人那个东西一定要这样雄伟的?

一个黑影压下来,这一次苜蓿没有防抗,光白天救了他,而且一个连老虎都可以制服的男人,自己的防抗似乎是多余的。

苜蓿任由光从上向下,从左向右,从後向前,从任何一个他可以想象得到的位置深入他的身体。

最後光甚至抱著他站起来从下向上进入他,让他吊在自己脖子上绕著火堆一边走一边插。苜蓿看著火堆最後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了。

“我撑不住了,好渴。”

苜蓿只来得及说了这麽一句就向後倒去,光及时搂住了苜蓿的腰。光努力激射最後一次,当然精华一滴不浪费的留在了苜蓿的身体里。

把苜蓿放回虎皮上,光把火挑大了些,去溪边把头伸进去吸了一口水,返回来一个热吻,把水度进苜蓿嘴里,上树弄下一抱树叶子附在苜蓿身上,这样他不会著凉也利於散热。

都做好了,光躺在苜蓿身边,下体露在空气中散热,不成还想做,转头看看苜蓿一脸疲惫好可怜的样子,抓过苜蓿一直手放在自己胯下的肉棒子上,自己两只手握住苜蓿一只手在自己肉棒上摩擦著发泄。

“呼呼!苜蓿,光最喜欢你了,嘿嘿。”

8

光已经很多年了身边没有一个伴了。他从第一眼看到苜蓿就好喜欢,不知道是不是长在水边的缘故,苜蓿有一身水嫩的皮肤,一张清秀的小脸只有他的巴掌大,他发现苜蓿的时候苜蓿正在轻手轻脚的靠近山鸡,虽然光觉得他那样靠近山鸡,而不是直接用石头,长矛去射很难抓到机灵的山鸡,可是苜蓿当时蹑手蹑脚的动作让他觉得莫名的可爱,让他胯下莫名的有感觉。

这还是光成年後第一次有那种感觉,於是他毫不犹豫地靠近苜蓿用一个皮袋子猎到了他。

光对於自己狩猎的本领很得意,看著熟睡的苜蓿,苜蓿是他最得意的猎物,光靠上去在苜蓿脸上亲起来,这里亲一下那里亲一下,亲到性起情不自禁咬了一口,苜蓿醒了大喊一句。

“还让不让人活啊!”

一嗓子喊得光乖乖趴回了苜蓿身边,而後光就听耳边传来苜蓿的哭声。

“呜呜!我怎麽这麽倒霉阿,遇到一只发情的黑熊。”

光才委屈呢,他才作了七次,没做到尽兴,看苜蓿那麽疲惫他已经很隐忍了。

光坐起来看看自己一身油光!亮的肌肉。说他是黑熊。

“我哪里有黑熊那麽多毛。”

苜蓿用手锤著地面。

“种猪,发情的种猪。”

“公的野猪还有几头母猪可以让它干一晚上的,你又不陪我干一晚上。”

说起这个来,光还发脾气了呢,光抓起一把树叶子盖住肚子倒头就睡。

苜蓿在一边气的咬牙。

第二天苜蓿中午才醒来,张开眼就看光用虎牙作的匕首在戳著溪边的泥土,看样子醒来很久,没人理他也无聊很久了。

苜蓿起来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

“带我去看我族人的驻地,你答应我的。”

“你可以走吗?”

苜蓿想站起来不成腿软又坐下了,身体里的东西流出来,整个皮裙里面湿漉漉粘乎乎的。

光看他的样子摇了摇,走过来背对著他蹲下来。

“上来吧,我背你去,虽然我想那里不会留下一个活人了,可是我既然答应带你去就会作的。”

苜蓿搂住了光的脖子,一路沿著小溪向上游走。

“那个地方有血吗?”

苜蓿很怕看到朋友的尸体,他会很伤心的,提前打听一下也有个心里准备。

“有,可是不知道是你族人的还是老虎的,我跟著一串血迹寻过去只看到那只虎。”

“希望他们没事。”

苜蓿搂紧了光的脖子,按说他该很不安才对,可是跟强悍的光在一起,感觉到身下光的体温,却觉得自己很安全,那是一种跟族人在一起都没有过的安全感。

到了他族人曾经驻扎过的地方,地上有几摊血,一片土地上有一滩灰烬,可以看出有人在这里起过火。血迹分两个方向,一个向著小溪边,光说他就是跟著那道血迹找到了老虎。这一次苜蓿沿著另一道去相反方向的血迹走去。

他们走出不远发现了两个新起的坟包包,看那附近用树枝石头固定在地上的皮裙,苜蓿蹲了下来。

“源。”

苜蓿正在哀吊族人,突然光发现有东西向这里靠近,他拉起苜蓿趴到了一边的草丛里。

9

“就是这边,源跟溪就埋在那边了,我不会记错的。”

“苜蓿呢?不在土里也没跟你们回去他在哪里?”

“我们在林子里分开狩猎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我们以为那个迷糊的家夥迷路了回不了驻地会自己回族里去的。”

“我们的小队族人越来越少了。”

“是头人。”

苜蓿听出来是自己小队头人的声音就要走过去,被光按在了原地。苜蓿想喊叫被光捂住了嘴巴拖著向後走去。

“嗯!”

苜蓿闷哼著被光拖著走,两个人摩擦树叶的声音引起那边苜蓿族人的注意。

“什麽东西在那边?”

几个族人追上来,光被苜蓿拖慢了速度,很快被苜蓿的族人追上围了起来。

光搂著苜蓿的身体不愿放手,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把虎牙做的匕首。

“是苜蓿!”

那些人大喊著,他们的头人很快寻了过来,看到苜蓿被光裹挟问到。

“你是什麽人?”

“我叫光。”

“光?你为什麽要掠走我的族人?”

“苜蓿是我猎到的伴侣,他是我的。”

光把苜蓿紧搂在怀里,那意思谁也不给。

头人想了一下,光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你认识燕族的头领吗?”

“你是说那个迁徙的民族?我不喜欢那家夥。”

“燕族的首领很喜欢你,他说你一个人可以猎获一只雄角鹿还把肉分给他们吃。是他见过最强悍的家夥。”

“要不是他耍诈我才不会把猎物分给他们。”

“不要在意以前的那些了,你难道不是不忍心那些孩子跟老人挨饿才把食物分给他们的吗?”

“是他故意在我烤肉的时候让老人跟孩子围过去看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魅雪纪月 by 苔苏小混 下一篇:兽人之诱拐 by 水清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