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男儿也会流泪 by 易人北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序章

"娘,别哭了。"唐池轻轻扯扯娘亲的衣袖。

掏出手绢按按眼角,强行作出一个笑脸,"池儿乖,去和彖儿玩。娘亲没有哭,只是沙子吹到了眼里。"

"弟弟正在上书房念书。他们不让我一起进。"五岁的唐池回答母亲道。

"池儿!娘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叫彖儿‘弟弟'!如果被人听见......,娘亲也保不了你!"

"为什么啊?娘?彖儿不是我的弟弟么?"小唐池天真地问道。

"池儿,"弯下腰,把儿子抱上膝头,"今天娘跟你说的话,你一定要牢记心头!就像背诗一样把它背下来。"

"嗯。池儿会把它背下来。"

"在人前,你一定不能叫娘亲为‘娘',要叫我‘贵妃娘娘'。不能叫彖儿作‘弟弟',要叫‘二皇子殿下'。你可记住了?"

抬起头,小小的脸蛋尽是迷茫,"为什么啊?"

"为了保住你一条小命!"做娘的人一脸悲哀。

"池儿,池儿,娘亲已经无法忍受了!娘亲快要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他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又去纳下新的妃子?!为什么?!呜呜!"荣贵妃倒在床上抱着儿子放声痛哭。

"娘娘......"

"我明明是恨他的!恨他分散我和云哥,强行把我纳入宫中!可是,可是......,他明知道我身怀有孕,还是让我把你生了下来。我以为生下你后,一定会被打入冷宫......,他却......那么宠我,不但不怪罪我,还封我做六妃之首的荣贵妃!"

"池儿,娘亲是不是很下贱?只要他对我好一点,我对他的恨意就无法维持......,不但为他生下彖儿,还和他同床共枕了六年!"

"六年......,池儿,你看娘的脸上是不是已经出现皱纹?娘是不是已经老了?所以他才会......"捂着脸,荣贵妃哀哀的抽泣着。

"娘娘......,你不老。"

"池儿,你说皇上他今天会不会来?"荣贵妃轻轻的梳理着长长的秀发,宛如自言自语一样的问道。

"池儿不知道。池儿刚才看见皇驾去了兰贵人那儿。"年纪尚小的唐池尚不知道说谎。

"是......新封......的,兰贵人么?"声音带着颤抖。

"嗯。"

"哽......呜......"泪珠滑落容颜未衰的绝美脸庞。

"娘娘......,你又哭了。"

御花园中,池儿偷看着当今皇上和爱妃兰贵人的嬉戏。

离开御花园,池儿找到正在练剑的二皇子彖儿。在假山背后伸出小手对他招招。彖儿看见后,不管小太监的呼叫,立刻扔下木剑摇摇摆摆的奔跑过来。

"七七(池池)!七七!"

一对小人儿手牵手钻到他们的秘密天地里--一座假山的石洞。

"彖彖,你说皇上为什么会对娘和兰贵人都说一样的话呢?"小人儿满脸不解。

"不懂!"粉妆玉琢的彖儿摇摇头,挤啊挤,挤进池儿的怀中。

用手臂圈住怀中的小弟弟,池儿偏着头想了半天,"我也不懂。可是那些话,娘听了就不会哭了。"

"娘又哭了吗?"

"嗯。"

"娘是爱哭鬼!七七就从来不哭!"

撕着手中花瓣,美丽的女人细数着日子。

"四个月了,整整四个月,他没有跨进这座宫里半步!原来的海誓山盟,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呵呵,他不来了,我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爱他如此之深......"

"池儿,你说他今天会不会来?哪怕只是看看彖儿。"

"回禀娘娘,皇上刚才让人把二皇子殿下抱到长春殿去了。"池儿老老实实回答道。

"......"花瓣从玉葱般的手指间撒落。

"为什么我会爱上他呢?我原来是那么的恨他!如果我没有爱上他该有多好......"

长长的叹息,不断萦绕在池儿的耳边。

"彖彖,给你。"池儿把手编的蚱蜢送给比他小两岁的弟弟彖儿。

"七七,这是什么啊?"小人儿窝在哥哥的怀中,盘弄着手中的四不象。

"蚱蜢。"

"蚱蜢?什么是蚱蜢?"歪起脑袋,不懂。

"嗯......是一种虫子。"

"是虫虫,彖彖不喜欢虫虫,喜欢七七!"

"嗯,池池也喜欢彖彖,最喜欢!"小池儿噘起小嘴亲亲自己最喜欢的小弟弟。

彖彖趴进池儿的怀中,紧紧抱住自己的小哥哥,小脑袋瓜儿蹭啊蹭的,嘴里咿呀咿呀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他不肯相信我?!为什么?!兰贵人不是我毒杀的,不是啊!天哪......!"荣贵妃跪倒在地,伸手问天。

"娘!"池儿冲到母亲的脚边。

"这就是我爱上他的下场么?为什么他不肯听我分辨?为什么他要相信小人谗言?他为了一个兰贵人,竟要赐我一死?哈哈......哈哈......,"

"娘,我们逃走吧!"

"不,我不走。我能走到哪里去?心丢了人还能走到哪里去?"

"池儿,"抱起儿子,温柔的擦干他脸上的泪痕,"你和嬷嬷出宫去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忘记这里的一切,忘记你有个荣贵妃的母亲,忘记你有个身为二皇子的弟弟!去做个平凡人,去做个......不要去爱......的人,如果你不想得到和娘亲一样的下场,就不要去爱上别人......"

"娘,池儿不懂......"

"不懂也没有关系,你只要记住就好!不要去爱人,那只会让你变得卑微、软弱、悲惨......!尤其不要去爱不应该爱的人,那样的爱会毁掉你!娘亲不想爱上......他,可是终究爱上了,所以,这就是我的下场!池儿,娘对不起你!"

"嬷嬷,你帮池儿换上太监衣服,立刻送他出宫!蓉儿给您跪下了!"荣贵妃对着年老的宫女弯下双膝。

"娘娘快请起,奴婢承受不起。奴婢这就带池儿出宫。"

"娘,池儿不要离开娘!池儿不要离开彖彖!"

"池儿!听话!你不是皇上亲子,如果为娘的有什么,你必不能逃脱!皇上必将想着法子把你弄死!你不要不听话!还不快跟嬷嬷出宫!"

"娘......!"

"池儿,不要忘记娘所说的话!走啊!"

"荣贵妃接旨!"远远的,传来了宫中大太监的声音。

"娘......,彖彖......"池儿被嬷嬷抱在怀中来到后宫洗衣的内河边,趁四周不注意,嬷嬷让他口含空心芦苇潜进河中,远离了宫门。

第一部 入宫

第一章

大亚皇朝建朝120年,传帝十六位,时在为之帝号奉真、名皇甫邃,膝下有四位皇子、六位公主。

六妃之首周贵妃无子,收故去荣贵妃之子"彖"为义子,借以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

因奉真帝一直未立太子,致使朝中宫中各势力互相争斗。四位皇子之间暗潮汹涌,尤以皇后亲子大皇子皇甫日与文武双绝的二皇子皇甫彖之间明争暗斗不绝于休!

自五年前起,奉真帝便病魔缠身好好坏坏经常卧床不起,无法把持朝政。朝中大臣借此机会趁机蚕食政权,逐渐朝中大权分别落于周贵妃之父当朝丞相周仕赋、皇后之父李太师之手。

丞相周仕赋与李太师为独揽大权,在朝中拼命树立亲信排除异己,在重要官职上安插自己的亲朋或门下,让有为之士无法一展抱负,或告老还乡或愤而求去或闭门不问世事。加上两派人马互斗,财力不可或缺,为此加重、乱征百姓赋税,导致大亚皇朝上下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北土因大旱三年不见朝廷援救反加征税收,终于到了有人揭竿起义说要推翻大亚皇朝的境地!

京城,东大街。

一位身材修长面目淳厚的年青人肩挎一青布包袱正朝路尽头的皇居走去。

十三年了,不知道彖彖现在变得如何?离开时他才四岁,肯定已经不记得曾经还有我这么一个哥哥了吧......

唐池一边走一边回忆着那小小的可人儿,想到可爱处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微笑。

嬷嬷,我虽然曾向你发过誓绝对不去再见彖彖,可是如今天下情势不稳朝纲不振内廷皇子为太子之位相煎太急,加上大皇子及皇后一干人等对太子之位势在必得,而无论何事皆出人一等的二皇子彖自然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欲把他除之而后快!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大皇子得到皇位权势,那么彖彖必然危急!

对不起,嬷嬷,原谅我打破誓言,我实在是担心彖彖。娘亲已经被皇族的人夺去了生命,我不想再失去这唯一的小弟。哪怕他已经忘记了我......

让我在他身边保护他几年,等他成就了自己的势力或登上皇位,我便会离开他回到师傅身边专心医学。嬷嬷,请你在天之灵保佑我!

"站住!尔是何人?报上名来!"二皇子皇甫彖的皇居正门前,守宫侍卫拦住了蓝色布衣的唐池。

一抱拳,"有劳兄台,在下唐池,前来应征二皇子殿下身前侍卫一职。烦请通告。"

"你?你可知皇子殿下身前侍卫一职皆是由四品官员以上的子弟才能担任,或者你身有武职功名?"

"没有。但在下听闻二皇子殿下广招天下有用之士,只要有才不问出身,这才大胆前来应征。"

"你有何才?如果确实了得,我会为你通报侍卫首领。等首领验过,方可把你荐给二皇子殿下。"侍卫可能经常碰到前来自荐的人士,也可能听过嘱咐,对自荐的蓝衣布士还算客气。

"多谢兄台,在下别无所能,略会一点武技懂一点医药。不知是否可以见到侍卫首领大人?"

"你等等。"四侍卫中的一人转身向里行去。

被侍卫从偏门领进二皇子皇居,来到一处四合院。看院中周围所摆兵器架及地面泛白的大青石,想必乃是侍卫官练武之处。

八名侍卫从屋中走出,其中有一位身着四品官职服饰肩扎红巾的带刀侍卫。只见此人生的面目英俊猿背蜂腰,观年龄大约在二十前半左右。如此年轻便能在手下人才众多的二皇子跟前获得如此重要之职,看来定是身怀绝技或头脑过人。

"你是来应征武职的?你叫何名?乃何方人士?家有几口?可有功名?所会何技?传自何人?可曾在他府供职?"此人上下打量着唐池,开始作详细的身家调查。

拱拱手,面带笑容的回答道:"是,在下唐池,前来应征二皇子侍卫一职。祖籍江南,家住建康,父母早亡被祖母拉扯长大,现祖母已在一年前过世,在下这才出外寻职。自小跟同住山中的师傅孙平生学艺,因家穷没有余钱可考取功名,所以只跟师傅学会几手庄稼把式和一些药草土方。因路上听闻二皇子殿下维贤纳士,便想来试上一试。如有所作为,也不致在荒山野岭荒废一生。"说完,唐池大大方方的直视对方,表示心中无鬼。

半真半假真假参半,地有所考人有所查,师傅在当地用的不是号而是名想必也不会露馅他乃江湖上有名的神鬼手一事。现在就看对方相信还是不信了。

点点头,侍卫首领很是满意唐池的磊落大方不亢不卑,观他外貌也不象是奸诈之人。等下看看他的武艺,如果尚可待派人实地调查他的身家验证他所说无虚后,倒不妨收归二皇子殿下帐下。

"在下陈琛,添为二皇子跟前的侍卫首领。烦请唐兄弟让兄弟看看你的武艺。"抱拳行礼后,陈琛随手指了一块合抱大石,"此石重有百十斤,你且举起看看。"

从肩上放下包袱,学江湖耍把式的人卷起袖子,但不想吐口水在手中,便随便拍了几下,走到大石边。

陈琛和其他侍卫观他如此外行的行为,不由都露出带点轻视的微笑。都在想,此人就算有武艺在身,恐怕也真的是象他自己所说只是会几手庄稼把式罢了。

也未见他运气,亦未见他开气吐声,就见唐池一下子就把大石举过头顶,然后轻轻放下。

众人愕然!

唐池把大石放下后,还不知道自己做了多惊人的事情,带着腼腆的笑容望向侍卫首领陈琛。

呼,只是一块百十斤大石而已,说不定他只是有几斤蛮力。毕竟在山里住的时间长了身有蛮力也毫不出奇。"嗯,不错,你再挑件顺手兵器,先单舞后对打。请!"陈琛再次吩咐道。

这次唐池在兵器上表现的就很平常。他随手挑了一根长棍,舞了一路只要是练武人基本上都会的少林棍法。

但在对打时,陈琛看出了唐池的不一般,看他动作似是缓慢却都恰到好处,不早不晚正好挡开对手的攻击,且一直保持守势没有主动攻击。

对另一个侍卫点头示意命他也加入对打中。陈琛继续仔细观察唐池的动作,然后他发现,在增加了一个对手的情况下,唐池仍能保持守势速度也未加快,可是也未见丝毫吃力。

连续加了三人,直到第五个人加入围攻中时,才看到唐池出现不支。

知道陈琛在测探自己,唐池边打边细作考虑。既要让对方重视自己把自己推荐给二皇子,又不能太显示能力让对方怀疑警惕,怎样才能做到恰到好处呢?经过一番细思量,在陈琛派出第三人时,唐池开始增加攻势。待第五人上场时,便开始表现不支。

"好了!就到此为止!众位兄弟住手!"陈琛得到满意的结果,出声喝止了比斗。

"佩服,佩服!这位兄台好身手!在下等自愧不如!"众侍卫对唐池的功夫交口称赞,瞬时融成一片。

"不敢当。在下得蒙诸位兄台承让了。"唐池谦虚的态度更引来众侍卫的好感。

"厉害!厉害!兄弟可当真是深藏不露啊!二皇子殿下如能得你这样高手必会幸喜,且让兄弟晚间为你引荐。首先,先跟你介绍一下大伙儿,以后说不定大家就是吃一锅饭的了。哈哈哈!"陈琛拉住唐池,豪放的大笑道。

晚间,重新梳洗过后的唐池被陈琛领往觐见二皇子。

"唐兄弟,你放心。二皇子殿下虽然面冷却极为重视人才,对下属也相当体恤大度。你只要不怀二心,完全不必担心惹怒殿下招来横祸。"既象宽心又象警告的话语。

"那是当然,在下绝不会有二心之说!路上也听闻了不少关于殿下礼贤下士文武双绝的逸事,猜测殿下必是人中之龙凤,在下从心想早晤一面!"我怎么可能对他有二心!为了他哪怕要我送命我都愿意啊!

走到一中殿前,二人停下脚步。

"你等等,让我为你传报。"陈琛咳嗽一声,制止住侍卫的传报,自己向内宣声道:"属下陈琛,带领建康人士唐池叩见殿下!"

"进来!"内里传来了嘹亮清晰的声音。

闭上眼睛,唐池死死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彖彖,这就是彖彖的声音!十三年,我终于又可以见到你了......

第二章

推门走入殿中,陈琛先上前见礼,唐池略为退后一点低头站在他的身侧。

"你叫唐池?抬起头来。"坐在案后的二皇子皇甫彖吩咐道。

"是。"抬起头,看向上座之人。

娘!!唐池差点脱口呼出!

深吸一口气,生生把渴望之心压下。心中受到震动,没想到彖彖竟长的好象娘亲在世一般!一个男子生得如此美丽,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转而想到,从小就粉团团生的可爱很得皇上宠爱的彖彖就算长成如此美貌似乎也不是什么奇事。

"嗯,听陈琛说,你的功夫似是相当不错。你学武几年?门派是哪家?"皇甫彖对眼前貌相淳厚的男子开始心生警惕。

一般人初次见我,不是看一眼就不敢再看,就是盯着我发呆流口水!这年青男子倒相当沉着,似是不为我的外貌有所影响。除了第一眼有点惊讶以外,后面看我的眼光都很平静,甚至还带着点怀念温馨的感觉。哼!此人若不是训练多年做到对任何事都不为所动的杀手,就是他看惯貌美之人所以才会保持平常。不管他是哪种应该都不简单!

也不怪皇甫彖多做猜疑,毕竟假装自荐前来刺杀他的各派人马有过好几批,其中不乏貌相清平老实之人。而这些人也多不为他的外貌所动,想来是看惯他的画像之故。

"回二皇子殿下,在下在山中跟随师傅学武已有一十三年,至于门派,因为师傅说是从山中动物植物自行悟出的功法,所以称不上门派。"

"噢,你师傅叫何名?在江湖可有名号?"

"师傅叫孙平生,听师傅说,他年轻时虽在江湖上游历过,却没有留下名号,功夫也是到晚年才有所成就。但师父在建康还算小有名气。"

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唐池,对立在一边的陈琛吩咐道:"你去看看府中可有出身建康之人,有就带来。"

"是。"陈琛施礼离去。

把身子靠进宝椅中,皇甫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如果他是刺客,会选择什么时候动手?现在我的侍卫都不在身边,应该是他动手的最好时机,但他好像没有动手的意思。或者他是卧底之人?他会是谁派来的?

彖在打量唐池的同时,唐池也在近乎贪婪的看着彖。

彖彖,我的小彖彖!你已经长这么大了,你这么多年在宫中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你?娘亲的事有没有给你在宫中的地位带来影响?你现在功夫一定很好对不对?不会像小时候一样拖着木剑追着蝴蝶到处乱跑了吧?呵呵,可爱的小东西,哥哥好想你。看你现在长的这么好,我真的好开心!

听说你经常被人刺杀,你有没有受伤?痛不痛?彖彖,我可怜的彖彖......

你放心,以后大哥会留在你身边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我会让每个企图来伤害你的人都永生后悔他曾做下的蠢事!我发誓!

他眼中闪烁的是什么?不会是眼泪吧?皇甫彖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为什么用一种这么......这么关心的眼光在看着我?为什么?难道是我看错了?他也许不是刺客?否则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手?

一向强势、心机深沉、被宫中朝中诸人惧怕的皇甫彖大概想破头也不会想到,他在唐池的眼中是怎样一幅我见犹怜、可爱到塞进眼中也不痛的地步吧!

"禀殿下,建康人士张良守带到。"殿外传来侍卫首领陈琛的声音。

"带他进来。"

"是。"门被再次推开,陈琛和张良守进入殿堂。

当身着侍卫服饰的张良守看见唐池时,眼露惊讶面上不自禁的带出喜悦的颜色。

皇甫彖自然把这些尽收眼底,心中也有了底细。

等张见过礼后,彖开口问道:"张良守,我且问你,你可认识此人?可曾听过孙平生之名?"伸手一指唐池。

"禀殿下。属下认识唐池,也认识他的师傅孙平生。他二人在建康也算名人,曾经救了不少建康贫苦百姓。属下母亲六年前患病药石无效,也是经孙先生之手回春。"说完,张良守又向唐池的方向施了一礼。

唐池连忙回之。

"殿下,请问,唐池也是来投靠殿下的么?"张忍不住开口询问。

"嗯。"

"啊,那真是太好了!殿下如有唐池师徒相助,必当如虎添翼!唐池为人性善心存厚道胸有天下百姓又有绝技在身,乃是不可多得的良士!属下为殿下得如此良材贺喜。"张良守一脸掩不住的高兴。

"张兄过奖,小弟实在不敢当如此称赞。汗颜之至!"唐池被赞的不好意思,淳厚端正的面孔微微透出一抹羞红。

见到唐池如次面薄,皇甫彖不禁觉得有趣,加上对他去了一半疑惑,不由露出笑脸,朗声道:"哈哈,唐池你既然能得如此称赞,想必确是不凡。我皇甫彖如能得你如此人才深感欣慰。如果你确实下定决心准备辅佐于我,我会赋予你适当的职位,给予你一展所长的机会。来人,赐宴!"

唐池到此总算安下心来,好歹算是走到彖彖的身边了。感激地看了张良守一眼,谢谢他肯定自己去除了彖心中对自己的疑惑。

原本就对唐池有好感的陈琛和张良守听到二皇子殿下的赐宴一说,大喜。连忙向殿下及唐池道贺。

3

转眼间,唐池作为二皇子皇甫彖皇居的侍卫已经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中,发生了一次刺客事件。唐池在被派作皇居外围守卫时第一个发现了来人,并与之搏杀,后在众侍卫赶到刺客自知逃走无望的情况下服毒自尽。

因唐池最早发现敌踪搏敌有功,被皇甫彖嘉奖。正巧前面被刺客所杀的贴身侍卫空缺一名,作为表彰便把他从低等侍卫提升到自己贴身十二常侍之一。

而唐池对自己能更进一步靠近彖彖贴身保护他感到欣喜万分,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使他深刻认识到他的彖彖真的是生活在垂堂之下,所以他对彖身边及皇居的安危也更加用心。

十一月十七日,亥时,无月无星无风。

"亥时班。兄弟辛苦!可有异常?"负责亥时守卫的唐池及另一名常侍俞飞来到彖的寝宫前。

"辛苦!有劳兄弟。无变。"戍时班的常侍行礼交接。

唐池与俞飞分立寝宫左右,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敢有丝毫松懈。这两天,奉真帝病情益发严重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加上他时不时地把二皇子彖叫进宫中,越发让皇后大皇子一派人马忧心忡忡坐卧不安,就生怕奉真帝在驾崩前把太子之位传给皇甫彖,到时就算他们夺宫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无法对天下交待。

唐池暗想:如果我是大皇子等人,现在趁一切未明正是动手的最好时期,否则等到尘埃落定要想再有行动恐怕也是悔之晚矣。如我料的没错,这几天那边就应该会有行动!而今夜......

看看天色,露出一丝淡笑。今夜虽无风但月黑天无光倒是很适合杀人的样子。摸摸怀中的两节棍,他开始静待敌人的到来。

皇甫彖忽然睁开双眼,冥冥中他感到似乎有什么在迫近。周围寂静得太不自然!

同时,唐池心跳突然加速。来了!

身边的另一个常侍俞飞无声无息的身体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慢慢滑倒。

有毒!应该是吹雾。好厉害!竟然无色无香。唐池差念之间也学着俞飞慢慢倒向地面。

静悄悄的宫殿花园中冒出了一条暗灰色的身影,甚至连他的头脸带双目都罩进暗灰色的头罩中。身影弹出一颗小石子击到倒地的侍卫身上,见他们没有丝毫反应,这才像一只猫一样一溜烟地窜到寝宫门前。

从怀中摸出一只精巧的暗铜圆筒插到门缝中,来人正准备把头凑过去往里面吹迷雾时,"无耻!"声到,一股劲气突然向他背后袭来。

"呃......"一声闷哼,不速之客来不及向里面吹毒转身一掌反击向身后。

"你竟然没事?!不可能!"来人见给他一下的竟是刚刚昏倒在地的侍卫之一,不禁大惊失声。

"托福!"这个混蛋!竟敢用毒来害彖彖!今夜你就休想离开此地!眼见心爱的小弟在自己眼前被人毒害,唐池这个气呀!从来没有动手杀过人的他也忍不住想送对方上西天!

可是对手并不一般!虽然已经身受一棍之伤但仍然抵抗力顽强,一时之间竟和唐池打成平手。

见寝宫中没有反应,不知皇甫彖如何的唐池开始焦急。为什么其他的护卫还不赶来?难道他们都中了毒?

一急之下,没有什么对敌经验的唐池不免下手越来越狠,一心只想把眼前的敌人打倒好进入寝宫看彖到底如何。

刚才暗灰色身影冒出的地方又冒出了一个同样打扮的人!此人见同伴危急,开始悄无声息的逐渐向唐池身后靠去。

从随身的小荷包中掏出什么,扬手就待向一心灭敌的唐池投去。

"大胆!"一声大喝,寝宫门被踢开,在里等待多时观察敌情的皇甫彖飞身扑出!一剑向刺客的右腕刺去!

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刺客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暗器一扬改向扑来的彖身上投去。

不知是什么暗器,不敢随便乱接,一侧身让过。身不留地照样扑向该刺客。

唐池见皇甫彖不但无事还救了自己一次,大喜之下转而安心,观另一刺客似不是彖的对手,便放下心来专心一志攻打眼前敌人。

"唐池!留下对方活口!你我共敌生擒对方!"皇甫彖的对手在被刺穿小腹知道逃走无望时,嚼毒自尽了!

"是。"唐池以绝妙的配合让出右边的位置让皇甫彖参入战圈。二人一起迎向敌人!

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一进一退,一攻一守,互辅互成。从来没有配合过的二人表现出惊人的默契!觉得对方就好比自己的左右臂一样运用自如。

就唐池一人也已经不敌的刺客在皇甫彖加入后,更加陷入穷地。三两招之间已见败象。

"小心!防他服毒!"声未落,只见刺客牙关一合,迟矣!对方已经咬碎暗藏在牙齿间的毒药,瞬时倒下!

"该死!"皇甫彖见无法留下活口逼问口供,气的一脚把刺客尸体踢飞落进宫殿前花园中。

"殿下,你没事吧?"唐池看他踢人尸体不由皱皱眉头,但想他也许胸中气愤难平便也算了。整理呼吸后,弯身问候道。

"没事。你呢?刺客的毒烟对你无效?"疑信参半的皇甫彖问蹲在地上察看俞飞状况的唐池。

"......天下一品......"

"你说什么?"

"啊!对不起殿下,属下猜刺客所用迷香大概就是号称天下迷药中的极品‘天下一品'。另外,属下因为幼年起一直和师傅住在山中食遍各式药草,所以大略的迷药对属下都无效应。"仔细观察俞飞状况后,唐池做出猜测。

"嗯,你能治疗吗?"虽然还不是很相信,但对他的疑虑也去了八成。

"能。天下一品虽然厉害,可是解方却非常简单,只要用马尿一浇就可!"

"马尿?!"皇甫彖愣住,随即仰天大笑,"哈哈哈!你,你去把被药迷住的人救活,顺便跟他们说,叫他们洗澡换了衣服再来见我!哈哈哈......"想到得力下属陈琛等人被马尿浇醒的样子,彖忍不住笑了又笑。

彖彖果然生就帝王之相!大难过后不但无惊无诧,且能放开胸怀把生死之事度之于外,丝毫不为小事拘泥。加上他遇敌不乱以不变应万变懂得掌握最佳时期,如果他且能胸怀慈念,毕将能成为天下百姓赞之拥之的好皇帝!

陈琛等十二常侍挂着一张臭臭的面孔走进应天殿,显然他们对自己被马尿唤醒这件事相当耿耿于怀,心中可把刺客的祖宗八代全都骂了个遍!

唐池在最后走进殿中。每个在殿中的侍卫看他进来都对他点头示敬,表示感谢。

"咳!"忍住笑意,皇甫彖开口道:"诸位辛苦!很可惜,今夜杀来的刺客也未能留下活口。不过据封大夫的看法,几次的刺客自尽所用毒物皆是相同之物,想必是同一处地方派出的杀手。至于是何处?我不用说大家也应该明白。"说到最后,彖的面色已经变得阴冷之极。

皇甫日,莫道皇家无兄弟情!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我皇甫彖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你想做皇帝?等没有我投胎转世的那辈子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面具 by 易人北 下一篇:路人 by 易人北(出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