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撞进你怀里1924》 by 无尾北北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豪门世家 边缘恋歌 民国旧影 年代文

 第二十九章 国民时代

  小陆管家壮着胆子,把他此去乡下的事,一字一句,讲了一回。
  沈言听后,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过了半晌,才算有些回了魂。
  “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四爷,要是有一个字是假的,天打雷劈,我......”
  “别说那些没用的!”
  沈言两只手都捂在脸上,胳膊肘衬在桌子上,又过了好一会,才同小陆管家又说起了话。
  “你,把你了解的,再重新说一遍,说得再详细些,一个字都别漏!”
  “哎,这回讲得再细致些!”
  小陆管家像是讲故事一样,把文诺的身世,讲得一清二楚,甚至该细致的地方,都没有粗漏过一个字。
  “四爷,讲完了!”
  沈言这会又跟失了魂似的,眼睛通红,两只手一直放在脸上,闭着眼睛不说话。
  小陆管家等着心里害怕的厉害,他这会真是怕沈言有个什么想不开的地方。这些虽是文诺的事情,即使当初同各处打听来这些事,一点又一点拼凑了起来,作为无关人的小陆管家,当时的心情也是即沉重,又伤痛。
  “小陆!”
  “四爷,小的在呢!”
  “嘁,你去再打听下,当初给那人瞧病的,那家大夫的情况!”
  “哎,那我回乡下去了!”
  “明天去吧!”
  小陆管家看着沈言像是没有什么话,便站起身,甩甩自己发麻的腿,准备悄悄离开。
  沈言这会还是依旧闭着眼睛,两只手仍是捂在脸上,看不出表情。但他还是能听到动静的,知道小陆管家怕打扰他,准备离开。
  “站住!”
  刚迈出一步,脚底也才落在木地板上,小陆管家又听到沈言唤他的声音。
  “四爷,还有什么吩咐!”
  “这事还有谁知道?”
  小陆管家憋了一会,终于才敢说。
  “我大伯!”
  沈言一听这样的话,眉头立马皱得更紧实了。
  “亏得我大伯帮忙,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知道这些事!”
  “还有人知道的这么细致么?”
  “没了,大伯帮忙找来的人,都是嘴巴严的,而且没有人知道全部!”
  沈言挥了挥手,小陆管家终于从沈季文的宿舍里出来,长吐了一口气。然后又是朝着巷子里头冲了进去,终于找到了自己那头驴车。
  “哎呀,幸好还在!”
  小陆管家架着驴车,去了“百乐宫”找陆大管家了。
  沈言这会正头疼厉害,文诺身世的复杂,超过了他的想像。甚至,对于其父文华信,更是没有好印象。
  “他妈的,真不是个男人!”
  等到沈季文终于从卧室里出来后,看到摔得稀烂的茶杯茶壶,被踢到房间拐角处的椅子,还有地上没有干掉的水渍、茶叶,沈季文也头疼。
  “真是个祸害!”
  沈季文又回了教堂,悄悄的去找沈三太太,准备一起吃午饭,其它事情他可不想管了。闲事莫多管,最近沈季文谨记这一条至上名句。
  可是到了教堂以后,却有人告诉他,沈三太太同沈言一起走了。
  能同沈言一起离开的,肯定还有文诺。
  沈季文气得原地跺脚,可也无济于事。不只是沈言,甚至沈三太太,都把个沈三爷忘记得一干二净。
  刚才沈言把沈季文那里的桌椅踢翻,总算是出了口气。再见到文诺时候,却是看到文诺高兴的样子,他心里也不由开心了起来。那些不开心的事,不要想起来就好。
  “小诺,三嫂,咱们去吃饭!”
  “哎呀,和小诺聊天真是太好了,都过了晌午了!”
  沈三太太其实也知道时间的,但沈三爷沈季文一直未归,更未见到沈言,她心里一直在白着急。
  “三太太,一起去用饭吧,就去吃小炒鸡,这边有一家,做得很地道!”
  最近文诺不知道是不是打开了一个美食的新篇章,自从在乡下吃过了味道较重的蜀地食菜后,回到城里,总想着吃味道重一些的。
  按照文诺的想法,比较下饭。
  沈三太太平常也很少在外面用餐,听着“小炒鸡”这样的新鲜吃食,立刻就说要一起去。
  沈三太太一点也没有把文诺当作外人,左一个小诺,右一个弟弟,沈言看到时候已是定局。
  毕竟教堂里还有事,沈三太太同沈言、文诺二人用了小炒鸡,一个劲说还要来吃,但她却是头一个放下筷子要离开的。
  “小诺,三嫂要抱歉了,教堂里还有很多事的!”
  “三太太真是个好性格,和沈师兄确实相配的!”
  文诺在感慨以前自己实在太闭塞,若是同师兄沈季文多一些来往,说不定能早些认识沈言。
  同沈言能早一些,再早一些相识,这种话,文诺头一次讲。听得沈言心花怒放,之前所有的不愉快,或是心里沉重的那些东西,都像屋子里卷起的巨风,把一切不想见的都卷走了。
  等沈言和文诺吃好了饭,又在附近转了一圈,才慢慢悠悠回去了教堂。这时候教堂里,进进出出的人,也更加的多。
  而沈季文这会也早先吃了饭,又再回来,刚迈进教堂,又看到站在门口的沈言和文诺。这会沈言脸上全是荡漾的笑容,沈季文想着还躺在地上的茶具碎片。
  沈言当然看到了瞪着眼睛的沈季文,沈言冷哼一声,他当然知道沈季文在偷听,虽然后来把沈季文真忘记时,倒也不是故意而为。
  “三哥,没想到三嫂的文采要比你好得多啊!”
  很少叫哥哥的沈言,这样的一声,吓点把沈季文给吓坏。
  沈季文大概有很久未听到沈言叫哥了,这一声哥,还以为是在叫别人呢。
  “沈季文,你发什么鬼怪表情,三嫂比你可强多了!”
  因为文诺对沈三太太的喜欢,沈言自然对沈三太太也欣赏了起来。一个湿润的女人,虽然做事规矩,但为人善良,又是那样的真心喜爱文诺,沈言觉得这样的人多一些才好。
  “好啦,三太太说一会来了客人,还要你帮忙接待!”
  沈言今天确实穿的很利落,像个公子哥。也很适合帮忙为沈三太太接待那些腰包鼓起来的客人,沈言对着沈季文又说了句,才放开了文诺。
  “沈季文,看在三嫂面子上,我不同你计较,可你不能欺负文诺!”
  沈言不放心的离开了,文诺却觉得有些丢脸面。文诺也是个成年男了,上了学府,竟然被沈言当小孩子一样对待。
  “唉,小诺啊,看来这小子就听你的话!”
  别管沈三爷如何感叹,这会子,他也能明白,为何沈二爷沈亚亨说沈言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沈言的病情,不能让文诺知道!”
  其实之前在船上时候,沈亚亨同沈季文再三叮嘱,说着沈言曾经得病的事。
  但如今,沈季文觉得这样的俩个人,人生中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磨难。
  上天是不是总是这样,让有些人总承受着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那些重量。
 
 
第三十章 国民时代
  沈季文心情略微有些复杂,可是沈言却还是像之前一样,没心没肺,沈季文看在眼中,忽而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当事人未必觉得是一回大事的。
  沈三太太举办的慈善会,终于要开始了,陆陆续续来宾,渐多了起来。
  沈言一身淡灰色西服,领结系的却是带一点蓝色,整个人看着越是精神,更有点好看。
  文诺看着看着,却忽然觉得有点脸红,低下了头。两只手不由地握在了一起,又再放开,最后终于找到了放手的位置,裤兜里面。
  沈言一边招待着省城里的贵宾们,眼睛还不时看一眼文诺。最后却见着文诺两只手放在衣兜里头,脚底同时在搓着地面。
  “你去玩吧,我在这呢!”
  沈季文早把文诺的样子看在眼里,这会的文诺更是个有气息有活力的少年人。
  在沈季文一贯眼中,文诺一直冷冷的,跟谁也不亲近,另别说同人笑着。在沈言归国之前,沈季文一直以为文诺是个只懂书籍的书呆子。
  文诺似乎发觉了沈季文的动作,想假装不在意,却依旧忍不住脸红。沈言看着沈季文竟然换了身行头,刚才还穿着长衣褂,这会子身上居然是西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撞进你怀里1924》 by 无尾北北 (一) 下一篇:《撞进你怀里1924》 by 无尾北北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