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系统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第三十二道菜

 
  秦风轻悄悄的瞥了眼涂赫的右手,朝两人摇摇头,涂茶好奇站起身看涂赫,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小公子吸引走了还没来得及看涂赫的情况。秦风察觉到涂茶的想法不动声色的站到了涂茶面前,涂茶站在秦风背后,踮着脚透过秦风的肩膀看涂赫的情况。
  一一的那几步踩大概把他的手骨给踩断了,右手以一个奇怪的姿势维持着,伤口处流出的血染红了土地,涂赫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涂茶心里闪过一丝不忍,想劝秦风就这样收手,又有点说不出口,着急的挠着脑袋,小公子拉了拉涂茶荡在身侧的手指,涂茶不明所以。
  小公子别过头,不去看涂茶的目光,将一张小纸条偷偷塞给了他,涂茶更加不明所以了,不过他直觉小公子给他的纸条不能给秦风发现,借口去给涂赫拿药,涂茶揣着小纸条跑进了房间。
  四顾无人,偷偷打开了小公子传来的纸条。
  一张不是很大的小纸条,写满了蝇头小字,字还是繁体,繁体就算了还是文言文,一张纸看的涂茶满头大汗,半天也没有搞懂这张纸在说什么。无法,涂茶只好找出自己的纸币,将自己看得懂的,明白意思的一个个写出来,自己琢磨意思。
  琴妹,一日不见,思之如狂。我爱你啊~深深的爱着你啊~你爱我吗~我的心离开你一分一毫,我就多爱你一厘一分。当然,今天给你信,我说我弟弟涂茶,我要像养兔子一样养着他(?)(原句:捕之,困如兔)把秦风那个人杀了(原句:令其死)听说你爹的上司喜欢小男孩,我弟弟涂叶今年才6岁,特别适合。
  你帮我说说吧,希望可以成功
  涂赫
  涂茶在辛辛苦苦的翻译,秦风悄么就给摸进来了,看到涂茶趴在椅子上写着什么,就悄悄的走过去,站在背后看了一眼被涂茶半掩着的纸条,心下了然,又悄悄的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茶茶你怎么在里面,不出去看戏吗?”
  听到秦风的声音,涂茶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东西一骨碌全都给搂在怀来,扭头看着秦风,秦风嘴角噙着笑走过来,拍拍涂茶的脑袋,蹲下-身将他不小心蹭在脸上的墨迹抹开,原本只有一点的墨迹,在秦风的磨擦中越变越大,很快涂茶半张脸都被墨汁染黑了。
  涂茶只觉得秦风在摸自己的脸,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在做坏事,在秦风收回手的时候还朝对方傻笑,秦风看着一半脸黑,一半脸白的涂茶朝自己笑,一个没忍住也笑了出来。在涂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拧了块布过来将半张脸的墨汁擦去。
  涂茶全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秦风为啥突然摸自己脸,有给自己擦脸。他觉得秦风就是脑子不太好的代表之一。
  “你怎么也不去看戏?”涂茶抱着椅子,看着秦风,他不走他就得一直维持这个姿势,这么累简直没有爱。
  秦风叹了口气坐在涂茶身边。
  “娘子不在,我看的也不开心。娘子在藏什么,不给我看吗?”
  涂茶想了想自己看到内容,在自己脑内演练了一边秦风看到后会有什么反应,涂茶决定一定不能给秦风知道涂赫写了这些。
  “傻茶茶,你都知道的事,你觉得我会不知道吗?”
  察觉到涂茶又往前趴了趴,掩盖掉纸条,秦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拍了拍涂茶的脑袋,涂茶这才突然想起来之前秦风和自己说的一些事,也对,凭秦风的身份,他有那些事是不知道的呢。
  涂茶不甘心的起身,难道有次他觉得自己知道事情比秦风早,难得有次他觉得他能保护秦风,简直气人。
  “茶茶觉得我做的过吗?要是消气我们就这么放过涂赫。”
  消气?原本气是消了,现在看了小纸条气又重新上来了,涂茶气鼓鼓的甩开秦风往外走去,秦风立马跟上,抱着涂茶讨好的亲了口,将涂茶写的和涂赫写的小纸条一起丢在火里,一手拉着涂茶一手拎着烧好的开水往外走去。
  两人在厨房耽搁了不少时间,出来的时候一三已经带着大夫来了,小公子气呼呼的瞪着给涂赫看病的大夫,又迁怒似的踩着一一的脚,一一忍着脚上的疼,又不能叫忍的眼睛都红了,看到秦风出来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看过去。
  秦风还是将涂茶放在了离涂赫稍远的地方,确保了这地方又安全又看的到戏,这才拎着水壶走上去。
  “大夫,这涂大哥的手没事吧?”
  大夫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搭理秦风的问话,专心的帮涂赫剪着衣服,这可怜的手臂被石桌砸的已经断成几段,勉强的将手固定起来,只能等手骨自己张合,只是这骨头要是长歪了,这手以后也会歪了。再看看手掌,一手撑在碎片上,手掌伤的血肉模糊,其中一根手指被碎片插的十分深,手指骨都被-插断了,老大夫摇了摇头,这手看来是废了。
  秦风观察着大夫的表情,适时的提醒一旁看着的小公子开始表演,小公子嘴角一撇,看向已经半昏迷的涂赫,朝秦风那里扑去,边扑边叫着“都是你,要不是你叫涂公子来,涂公子怎么会伤成这样。”
  秦风下意识的抬手想挡着小公子,在看到自己手里的水壶,又怕烫到小公子连忙将水壶一扔。
  “啊啊啊啊啊啊——”
  水壶掉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躺着的涂赫,滚烫的开水一滴不拉的浇在了涂赫身上,涂赫原本已经半昏迷了,这下一壶水直接把他烫的回过神,涂赫叫,小公子也跟着叫,一边叫一边朝井边跑去,拎起一桶冷水浇上去,涂赫被刺激的有抽-动了两下,这次彻底不动了。
  大夫看着这一连串的意外看傻了眼,在涂赫杯冷水刺激发出呻-吟后连忙再上前去查看。
  现在的天气已经慢慢热了起来,大部分人只穿了几件衣服就开始活动了,显然涂赫就是这部分人。
  大夫小心翼翼的帮涂赫脱着黏在身上的衣服,在看到浑身冒着热气,皮肤红了一片,特别是某个特殊的位置更是烫的全部红了,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从药箱里取出烫伤药一点一点的给涂赫涂上。
  秦风在大夫开始剥涂赫衣服的时候就回到了涂茶身边,在大夫剥下涂赫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猛然捂住了涂茶的眼睛,嘴里还念叨着不要看脏东西会瞎的。
  涂茶“……”
  涂茶也默默的伸手在秦风脸上摸索,秦风空出只手抓着涂茶的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小公子也在涂赫被剥下最后一层衣服的时候猛地跳进一一怀里,用衣服兜住一一的脑袋,一一被撞的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撞在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一三身上,一三伸手扶住一一,在一一站稳后连忙站到一旁去。
  一三看这一对,又看看那一对,只能自己捂住自己的眼睛,过后又觉得他们都看不到自己再不看,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倒霉的还不是他,一三只能顶着第二天起床可能会长针眼的状况,看着大夫慢慢的仔仔细细的帮涂赫上药。
  “哎,这公子得好生照顾啊,这次伤的不轻啊。”大夫艰难的上完药,扶着老腰就站了起来。
  其他人听到大夫的话立马放下手,看到一三苦着脸给涂茶下-身盖衣服的时候秦风又想遮住涂茶的眼睛被涂茶躲了过去,秦风委屈的抱着涂茶。
  一三给涂赫盖好衣服,又付了钱送走了大夫才哭丧着脸跑回厨房,他还是决定用盐水洗洗眼睛好了。
  涂赫晕了醒,醒了晕,这次上完药后居然还坚挺的醒着,小公子看了眼秦风,秦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松开涂茶自己走上前。
  “大哥真是对不起,我怕烫到徐公子,你也知道徐公子是徐县令的儿子,我可不敢得罪他。”
  徐小公子听着秦风的话撇撇嘴,不敢得罪?他才是那个让人不敢得罪的人,徐小公子转过头朝涂茶做鬼脸,涂茶朝他无奈的耸耸肩。
  涂赫现在脑袋充斥着疼这个字,秦风的话也只听了个大概,他努力的想着小公子?县令家的不就画琴吗?画琴不是女儿家吗,啊对了,一定是怕人认出来特地穿了男装,刚刚见到的时候不就是穿了男装吗?
  “你要不休息会,你放心这次伤一定让你伤的有其所,我一定会和县令说你是为了救小公子才被烫伤的,让他好好的照顾你。”
  涂赫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声音,秦风听了一会也没有听出什么意思,看向站的离涂赫比较近的小公子,想要问小公子涂赫说了什么,可是看着小公子一脸吃-屎的表情,秦风还是决定不问小公子了。
  小公子掩面整理了下表情,在涂赫看来就是在掩面哭泣,他以为是自己的话感动到了她,打算再接再厉再说几句,说不定画琴一感动直接让县令下令嫁给自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二) 下一篇:鬼 by 麒麟玉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