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系统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秦风……”

  “呼……”
  “秦风……”
  “呼……”
  “……”涂茶无力的推了推趴在他身上的秦风,睡梦中的秦风只是嘟囔了一下,又将手里的涂茶抱紧了点。
  昨天明明只给他喝了菠萝汁吃了胡萝卜,怎么感觉秦风像是喝醉了一样。
  涂茶推着秦风,欲哭无泪。
  推着推着,涂茶又打了个哈欠,虽然被压得厉害,涂茶还是决定不管秦风自己继续睡吧。
  就这样睡睡醒醒,涂茶再次醒过来是因为肚子饿,秦风已经不在了,涂茶趁着床坐起来,睡得有点久头还有点晕。
  秦风在外面听到了响声,连忙进来。
  “娘子,你醒了啊。”
  涂茶晃了晃头,打了哈欠,坐在床边有气无力的问道:“几……什么时辰了?”
  秦风看了看天,也说不准时间,只能估个大概的时间给涂茶:“大概快到午时了,是不是饿了。”
  涂茶点头,也是揉了下自己肚子“这么晚了啊,你什么时候起的?”
  “大概早一个时辰吧,我看你还在睡就没叫醒你。”
  “你出去了?”
  “对,处理了些事。”
  感觉到力气有点恢复了,涂茶起身洗漱换衣,衣服穿到一半看到秦风正皱眉盯着自己,连忙敞着衣服问他自己穿反了吗?
  作为一个现代人,穿衣只需要简单的几步就能搞定的涂茶,对于古代这些衣服的穿法实在是弄不明白。
  还好他对穿着没什么讲究,只要不是衣不遮体什么都行。知道这点后,每天秦风比他早起都会给他准备好衣服,从里到外按次序放好,涂茶只要往身上套套就行。
  只是今天的衣服都是白色,还只是随意的放在一旁并不像平时的摆放,涂茶按照自己的理解一层层的穿上,只是觉得秦风的眼神略显怪异。
  秦风走上前,也没回到涂茶的话,只是一层一层将涂茶好不容易穿上的衣服给拔下来,就在涂茶刚要开口询问他这么做的意思事,秦风走到衣柜拿了一套深蓝色的衣服,一件一件为涂茶穿了起来。
  “娘子,下次别穿白色的,太招人了。”
  “……”
  涂茶看了眼被秦风扔到一旁的衣服,不是很费劲的就认出是之前问秦风借了,去布庄改小的那件衣服。只是穿了那次之后,这还是第二次见到。
  涂茶带过来的衣服只有自己醒来时穿的那身衣服,和在涂家醒来时不同,那套衣服没有布丁,看上去也很新。涂茶不得不怀疑那是涂赫为了将他卖个好价钱而提前付出去的本钱。
  之后的衣服都是之前去的布庄做的,涂茶年龄还不是很大,在涂家吃的不好营养跟不上,长得比同龄的看上去要小一圈,到了秦风家,吃的好,心情也好,身体也好了,那身材就只上窜。
  涂茶看着认真为自己系着腰带的秦风,伸手比了比自己和他的高度,而后满意的点点头。他刚来的时候才大概到秦风的胸口,现在已经到脖子了,看来这身体潜力无限,说不定过几天就能长过秦风。
  涂茶对自己信心满满,甚至觉得要是长过秦风,家里地位也能反过来,从此秦风就是娘子了。
  涂茶想着秦风依偎在自己胸口,对自己柔柔的喊相公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寒颤。
  秦风正借着系腰带把涂茶抱在怀里吃豆腐,涂茶就打了个寒颤,还以为把涂茶冻到了连忙问追问了几句冷不冷啊,冻不冻啊。
  涂茶摇摇头不太好意思把自己的幻想揭开,直接推开秦风摆了摆系好的腰带将外袍穿上就要往外走。
  秦风手一拉,涂茶被拽的往后一摔直直的就摔进了秦风怀里,涂茶拽着秦风的手站稳后瞪了眼使坏的某人,秦风抱着涂茶毫无压力的和他对视。
  “娘子,你要和我说,冷不冷?”
  冷?现在都快进六月了,要冷也不会是现在冷吧?涂茶摇摇头,秦风想了想,按住涂茶的脑袋低下头看着他。
  “那娘子刚刚是想得到了什么,嗯?”
  涂茶被秦风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一时不知所措,一口气直接岔气,噗的一下喷了秦风一脸口水,还没来得及道歉,自己先咳起来了。
  秦风抹掉脸上的口水,认命的帮涂茶拍起背。涂茶边咳边道歉,结果谦没到好,又喷了秦风一脸口水。
  “……娘子,你先别说话了。咳完再说。”
  “咳咳,不好意思,咳咳。”
  秦风一边帮涂茶拍着背,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口水,喷脸上算啥,他还吃过呢,没事啊没事。
  等涂茶好不容易咳完了,涂茶的嗓子也有点哑了,秦风犹豫着给涂茶端来了一杯温水,涂茶捧着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秦风,秦风被他盯的有些慌,连忙自己招了。
  “我去处理你家的事了。”
  “哦?”
  “我给你爹一百两,安排了涂叶到学堂上课,涂赫……我暂时没动他。”
  “你给了一百两??你钱多烧的慌啊??”
  秦风脑子一转,一个主意就冒了出来,他觉得涂茶要是摆个摊那多辛苦啊,每天风餐露宿的就为了赚几文钱,想要劝着别去路边,干脆盘加店可是涂茶一直嫌盘店贵不肯,现在不就是好时机吗?
  “额,我还顺便帮你盘了家店。花了三百两。”其实就花了三十两。
  “……有钱人。”
  “现在没钱啦,我从家里带出来的钱有限,之前修学堂,之后娶你,帮你盘点买通你爹钱都花光了,只剩下50两了,所以娘子,我们这几天得省着点花了。”
  涂茶以为自己花钱买图纸够败家了,没想到秦风更败家,想了想似乎还有其他的来钱法。
  “你,不是还有月钱?”
  秦风一愣,完全忘了这茬,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借口。
  “我月钱,我这个月又没去上课,月钱也不多。”
  “……那怎么办。”
  “反正店都盘下来了,娘子就去吧。我们还有点钱可以买材料,娘子做点好吃的就能赚回来了。”秦风走到涂茶身边坐下,小鸟依人状蹭了蹭涂茶肩膀“娘子,以后我就靠你养了。”
  养你太耗钱,谁要养!
  这么想着的涂茶,嘴角却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第二十三道菜
 
  两人说得好好的,秦风突然听到一声响声。秦风不怀好意地看了涂茶肚子一眼,涂茶按了下肚子,瞪了眼秦风朝厨房走去。
  看到涂茶的动作秦风立马跟上,虽然听到涂茶的回应,恨不得立马就想带着涂茶去看看自己定下的铺子,但是目前看来看去最主要的还是先填饱涂茶的肚子,
  涂茶一到厨房,入眼的就是被摔在灶台上的一大堆韭菜。
  “你是把市场上所有的韭菜都买回来了吗?”
  秦风跟在涂茶身后进来,听到涂茶的问话有点不好意思的和他解释。
  秦风本来想在趁涂茶还在睡觉的时候和以前一样去把早饭买回来,结果秦风在外面逛了一圈,发现今天时间太晚,外面的早饭已经卖光了。
  秦风无奈只能跑市场打算随便买些菜,秦风一来市场就蒙了,他以前和涂茶来,买菜这类事都是涂茶干,他只要跟在旁边掏钱付钱,现在他一个人来了,看着那些丰富的菜品,秦风沉着脸拿起一把韭菜……
  “恩,所以你并不知道这是韭菜?只是因为他是第一家在卖?”
  “对。”
  涂茶算是败给了秦风,怎么说也是下厨做饭做了一个月的人了,居然连韭菜都不认识也是够厉害的。
  秦风看着涂茶瞬间黑下来的脸,自知理亏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那堆乱糟糟的韭菜拨开,露出被盖在下面的一只白切鸡以及一大袋花生米。
  涂茶看着这两样东西总觉得,秦风现在需要的不是下饭的菜而是需要下酒的菜。
  “我不会买其他东西,就买了自己会买的。你看着这些能做什么?”
  三样东西,韭菜,白切鸡,花生米。
  韭菜这东西吧,喜欢的人喜欢,讨厌的人深恶痛绝,涂茶对韭菜没多大的喜恶感,只要他不出现在馄饨里面,他一切都好接受。
  他想了想,拿出之前准备的一些干货,这些都是平时去市场看到都会买在家的东西,只要不是放在潮湿的地方,不发霉能用很久,除了腐竹之外,涂茶屯得最多的就是虾米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一) 下一篇: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