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系统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从2015年到公元xxx年需要多久?一闭眼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

  涂茶眯着眼打量自己醒来的地方,简陋到极致的泥土堆砌的房间,中间的是一张破旧的八仙桌,桌子的一角还缺了一块,用了两个石块垫着,防止晃动。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在告诉着涂茶这不是他熟悉的年代。
  就在涂茶眨着眼努力分辨这是哪里的时候,一个穿着虽然整齐,但是衣物不太合身的娃娃出现在自己面前。娃娃看到涂茶醒来,立马扑上去,惊喜的抱着涂茶说不出话,涂茶被这娃娃的重量压得说不出话。只好抬起手,轻轻拍娃娃的背,示意他下来,没想到娃娃理解错了,更是往涂茶身上腻。
  “二哥二哥,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啊!啊,对了爹爹说要是你醒过来让你去找他,我先去和爹爹说,二哥慢慢来啊。”胖娃娃说完话便跳下床一摇一摆的走了出去。
  娃娃一走涂茶的手就无力的垂下,他躺着思考了事情。
  首先这不是他的年代,第二就是这家很穷,第三那个小娃娃很受宠不然在这么穷的家不可能吃的胖胖的,第四,就是他的原身一定是身体柔弱,病重无力那种,一定是病重的受不了厥过去,才让自己这个出了车祸的人重新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刚刚那个小娃娃好像和原主关系挺好的,自己这个捡便宜的会不会就这么穿帮?额,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稍微编个借口就骗过去了吧?涂茶决定先去看看那个小胖子提的爹爹是怎么回事,至于会不会遇上情况,到时候再说!
  一下床就涂茶就觉得不对,躺在床上还不觉得,这一站起来就感觉从大腿根蔓延着一股痛楚,涂茶小心翼翼的扶着墙慢慢的蹭了出去,走到门口刚想推门出去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小孩子说话声音,要是这家没有其他孩子的话应该就是刚刚来过的那个小胖子。
  “爹爹,我们真的要把二哥卖掉吗?”
  二哥?如果没记错这熊孩子刚刚不是趴在自己身上叫二哥的吗?啊啊,是的吧,就上那种穿越小说里经常遇到的那种,上有个优秀的哥哥,下有个活泼可爱的弟弟,排在中间身体不好,性格阴暗的二哥,再加上家里财政紧张要舍掉一个孩子,不会放弃优秀的哥哥不会踹掉可爱弟弟那只有二儿子了。
  涂茶叹了口气,怎么一来就遇到这种事,不过既然这个身体已经被他接收,涂茶才不会这么轻易的被他们卖掉,管他原身怎么想他得保命,得跑,必须的。
  这逃跑呢也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屋子里大概就他们三个人,两个人在房外,他一个在房内,涂茶环顾了下房间,除了他们堵着的房门,在床边还有一个窗户,他可以利用窗户,这下天时地利都齐全了,剩下的就只剩人和了。涂茶觉得虽然他有逃跑的心,奈何没有适合逃跑的身,他从床上走到门口这短短一段的距离就走的他浑身冒冷汗,这他要是真翻窗逃跑,别说他能逃多远,他大概刚翻上去就已经没力气下去了。
  认清现在没法逃跑的情况,涂茶也没有再出去的想法了,不管怎么想那个爹找自己应该就是说要卖掉自己的事,不然还关心自己晕的好不好?
  涂茶撑了下门,打算重新走回床上去,也不知是涂茶太重还是门太渣,涂茶一撑门就裂了,涂茶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胳膊正好压在一块破碎的木块下,痛的涂茶呲牙咧嘴的。
  一看涂茶摔出来,刚刚在讲话的中年人停了下来,他看着地上的涂茶好像十分生气被打断话语,他走过来抓着涂茶的胳膊就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你这是在干什么!”
  没等涂茶站稳,那人便收回了手,涂茶一时不查就又要往前摔,一旁的小胖子立马抱住涂茶的腿费力的支撑着他。
  “不是爹叫我不出来的吗?”涂茶站稳后摸了摸小胖子的脑袋,涂父听了涂茶的解释哼了一身,瞪了一眼抱着涂茶腿的小胖子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这样走了。
  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涂茶默默的加大了揉小胖子的力量,他觉得都是这个小胖子搞出来的事。
  小胖子嘿嘿笑着,抓着涂茶放在头上的手努力踮起脚“二哥二哥,我扶你去床上。”
  站的久了,涂茶也觉得脚越发疼了,也就顺着小胖子说的,由扶着他一点一点往床上走去。
  等到涂茶重新回到床上,小胖子也一屁股坐到了床边,可怜兮兮的看着涂茶,涂茶面无表情的伸手遮住了小胖子的眼睛。
  “喂,小胖子,我得和你说件事。”
  小胖子把涂茶的手抓下来,委屈的开口“以前二哥都不叫我小胖子,叫我叶儿的。”
  涂茶无奈的撇撇嘴,继续说道“好吧,叶儿。我得告诉你件事,我刚刚起床发现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涂茶在心里想了好久才决定把事情告诉小胖子,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早晚会露馅还不如自己把一切说出来,还能趁早从这个小胖子这里探听点消息。小胖子听到这话,立马在床上站起身,把小手贴在涂茶的额头上,过了一会又拿过涂茶的手,两只小手指戳在脉上一本正经。
  涂茶被吓了一跳,这他以为很好骗的小孩子怎么表现的像大夫一样,难道这其实不是小孩子,是天山童姥!?
  “咦?好奇怪哦,李大夫说这样就能看出哥哥生什么病了,怎么叶儿就看不出呢?”小胖子认认真真的戳了几下,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听了对方的话涂茶松了口,是真小孩啊。
  涂茶把蹲在一旁的小胖子抱进怀里,说出了自己想了很久的借口“二哥可能是因为之前太生气,气的有点头晕晕的就什么都记不得了,叶儿好厉害啊,看过李大夫说的就会做了,那叶儿能不能和二哥说说二哥的事?”
  小胖子好像很喜欢涂茶的怀抱,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涂茶在下面憋了口小心翼翼的曲起腿既保证小胖子能坐着,也保证了自己大腿不会碰到床,虽然这个动作更累。
  “二哥叫涂茶,叶儿叫涂叶,大哥叫荼赫,爹爹叫涂强,二哥今年16岁,叶儿今年6岁,大哥今年22岁,爹爹今年39岁,娘亲……娘亲,二哥之前说娘亲永远33岁~”
  “那,爹爹说要把我卖掉是怎么回事?”
  涂茶等涂叶一个个说完才问出自己最关心的事。
  “这个……叶儿有听大哥和爹爹说起过,就是二哥知道大哥的那个夫子吗?秦夫子~”涂叶看着涂茶摇头,就继续说了下去“秦夫子是前年来的我们镇,他可厉害了是举人老爷,连县令见了他都要给他,额,就是拱手呢!”
  涂茶把滑下来的涂叶往上抱了抱,涂叶又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说。
  “秦夫子比大哥才大一年,大哥考了好几年秀才都没有考上,二哥你说秦夫子厉不厉害。”涂茶完全不知道涂叶在说什么,他介绍的秦夫子和自己要被卖有什么关系吗?
  “爹爹和大哥就是要把二哥卖给秦夫子当媳妇~”
  当、媳、妇。
  三个字啪啪啪的砸的涂茶蒙住了,他不自觉得重复了一遍,涂叶恩恩的点头。
  “可是,我是男的啊?”
  “大和尚说了~秦夫子只能娶男媳妇!”
  “那为什么是我。”
  “爹爹说了,二哥的生辰和大和尚说的一样~而且大哥还和秦夫子说了把二哥卖给秦夫子后要秦夫子推荐他去县衙做事。在县衙做事一个月可以拿到……”
  “好了。那我再问你,我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涂叶听涂茶语气不好,立马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
  “是大哥,大哥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药膏涂在二哥你的腿上,这样二哥就逃不掉了。大哥说,二哥你现在就是他的前途,不能让你逃了,爹爹还说你敢逃就打断你的腿。”
  涂茶现在知道原主为什么会被自己占便宜了,看来是被这两个极品气的厥过去了。涂茶深深的吸了口气,避免自己重蹈原主的覆辙,一个气不过厥过去。涂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从涂茶的腿上滑下来,抱着涂茶的身体,小手在他身体上毫无规则的乱拍。
  涂茶被拍的后背疼,他想推开涂叶,却又舍不得,这一家人,大概只有涂叶对自己最好了,他抱着涂叶,心里思考着自己逃跑的可能性。
  “叶儿,你知道爹他们打算什么时候把我卖过去吗?”
  “不知道,爹爹不和我说这些,不过在二哥你醒之前秦夫子已经来见过二哥了,还给了爹爹好多钱,说是定金什么的。”
  涂茶一听,差点没气的喷出一口血,他从没有想过他有一天也会被当一件货物给买卖,还定金,这简直太气人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至此无言 by Marotin (三) 下一篇:生财有道 by 沈清朝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