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至此无言 by Marotin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第 1 章

  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下一秒遇到的这个人,日后将会与你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或许他只是一个过客,或许,他是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
  “啪——”程泽合上了手里的书,他真的不适合看毒鸡汤,才看了几句话,居然就困了。打着哈欠将书放回了书架,程泽瞥见了一旁的手机。屏幕刚好亮着,上面显示着一条新收到的消息。
  “老杜让你三点之前到他办公室!不准迟到!迟到了我也救不了你了!”
  是余故辞发的短信。
  程泽一下就清醒了,他一看手机上的时间,14:45.
  完了,故辞,你想想办法救我,我马上到。
  程泽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幅度过大导致他的脑袋磕到了床板。他捂着隐隐发痛的头顶,随手抓起一件外套套上,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天知道他要如何在十五分钟内,穿过整个K大的校区,从最西的学生公寓,到达最东的教师办公楼。
  万幸的是,好兄弟余故辞的自行车还停在宿舍楼下,程泽假装那是自己的,想都没有多想就直接跨上去,一溜烟地往前骑。
  14:59分,程泽满头大汗地冲进了教室办公室。
  四月的S市气温并不算高,但是对于拼死骑车冲过来的程泽,那已经是热的恨不得捧起手边的鱼缸朝着头浇下去的程度了。
  早就等在那里的余故辞回头看了他一眼,叹着气摇了摇头。
  办公桌后的杜鸣峪则是扶了扶眼镜,他放下手中的资料,抱着手冷眼看着程泽。
  “这次挺准时啊。”
  汗顺着程泽的额头划过他的侧脸,他还没有从刚刚的剧烈运动中缓过来,想都没想就接了一句。
  “是啊,累死我了。”
  一旁的余故辞对他的好哥们可算是彻底无语了,他看到杜鸣峪太阳穴那里爆起一根青筋,心想大事不好,赶忙上前圆场。
  “老师,今天找我们来是准备校庆么?”
  五月十日至二十日,是K大的五十周年校庆活动期。作为K大最为出色的建筑系的学生代表,程泽和余故辞自然是要在校庆讲座上担当起重要角色的,这就是为什么程泽会被杜鸣峪突然拉到自己办公室的原因。他可算是想起来这茬了。
  “我差点都忘了。”
  杜鸣峪差点就把资料往程泽头上扔了。
  “这次不光你们需要上台讲话,”好不容易正经起来的三个人,终于坐在了办公室谈起了正事,杜鸣峪指了指资料上的文字,“还会邀请一些建筑系的优秀校友前来一同发表讲话。”
  程泽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资料,被杜鸣峪手快抽了回来。
  “比如说谁啊。”
  无视了杜鸣峪,程泽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林久彦啊,”回答他的不是杜鸣峪,而是坐在一旁的余故辞,“他不是一直在美国深造么,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个时间。”
  林久彦?程泽仔细想了一想,是有点耳熟,但是实在没有印象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杜鸣峪点了点头,顺便白了程泽一眼。
  “是他,校方邀请他的时候,正好是他回国期间。他马上答应了,并且要回国长期发展。”
  程泽瞥见了杜鸣峪手底下的资料,上面的文字在他眼中一个一个呈现出来。
  林久彦,K大建筑系毕业生,后至美国麻省理工进行硕士学位学习,现任瑞宸建筑集团首席设计师。
  瑞宸集团,凡是建筑系的学生都不会陌生。这可是业界知名的大型集团,无数建筑学才子为了进入这家公司低下头,放下要求,但是往往都被残酷拒绝。
  拒绝原因,你没有到我们的标准。
  而这个林久彦,居然是首席设计师。
  “明天他就会到校,领导那边的意思是让程泽和他搭档。”
  程泽还在为林久彦的事迹发自内心的崇拜的时候,冷不防地听到了杜鸣峪点了他的名。他抬起头,将视线挪回了那个比他大不了多少岁的老师脸上。
  “和我搭档?”程泽发出了不相信的声音。
  杜鸣峪冷漠地点了点头,“你还不乐意?”
  “没有没有,”他立即摇头否认,“和这么一个高手搭档我还怕我紧张呢。”
  杜鸣峪终于忍不住了,把A4纸卷了卷就往程泽头上抽。
  “紧张还不好好准备!彩排迟到了看我不收拾你!”
  程泽抱着头,四处逃窜,还拉着余故辞来挡,好好的教室办公室顿时化身为战场。
  回去以后,程泽打开了校庆有关的资料,其中包括了他的稿子还有白天那份有关林久彦的介绍。他没有忍住,出于对未知搭档的好奇心,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这位知名校友。
  程泽的脑海里一开始浮现的是一张中年大叔的脸,配上一头稀疏的发型。他的确认为这是在建筑领域取得这么大成就的人应有的样子。直到弹出的网页图片告诉他,不,你错了,这才是有才有颜还努力的典型代表。
  照片上的男人,鼻梁上驾着一副银色细框眼镜,薄唇嘴角若隐若现地勾起,深棕的瞳孔盯着镜头,眼中略带笑意。
  林久彦,1991年6月18日出生于S市,毕业于K大建筑系,后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深造,主要作品:S市瑞宸大厦。
  校友啊,你明明有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
  这是程泽后来的感叹。
  第二天,余故辞有些惊讶地看到了提前到场准备彩排的程泽。
  “我去,你今天怎么没有迟到?”
  “我怕老杜拿刀捅我。”程泽意外正经地回答了他。
  “啧啧啧,迟到小王子居然提前到,我看我是见证了历史。”这是余故辞一贯的说话风格,不过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说你到时候和林久彦可别嘻嘻哈哈的。”
  “我笑起来的样子很可怕么。”程泽面无表情地问他,眼睛注视着前方。
  “可怕倒是没有,就是我怕他知道他的搭档是个傻子。”
  “我看不像啊。”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两人愣了一愣,紧接着几秒过后,程泽回过了头。
  那张熟悉的脸凑得离他很近,只是今天少了那一副细框眼镜。
  看到两人依旧处于发愣的状态,林久彦觉得有些好玩,他的目光落在了程泽身上。
  “我倒想看看我的搭档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起码现在我感觉一点都不傻啊。”
  程泽现在和林久彦四目相对,脑子还是没有来得及运转。过了好一会,余故辞用手肘猛戳了他一下,程泽反应过来。
  “啊!那个!我是程泽!”
  他轻轻晃了晃头,大声地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声音大得远处的杜鸣峪都略能听到。林久彦看着面前程泽向他伸出的那只手,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握住。
  “你好,我是林久彦。”
  “笑容收一下,收一下,别忘了我刚才的话。”余故辞小声提醒程泽,不过这个声音大小一听就知道是故意的,正正好好能让林久彦听的一清二楚。
  “你这个混蛋!”因为和余故辞太熟,程泽下意识地就朝他肩膀上锤了一拳。
  林久彦倒是没有出声说什么,还是微笑着看着打闹的两个人。
  后来程泽想起来和林久彦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只能捂着额头,微笑着叹气。
  那个时候,他以为林久彦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过客。
  没过多久,余故辞的搭档来了,他和两人打了招呼,就急忙朝着远处挥手的杜鸣峪跑去。
  “你们两个关系真好。”
  林久彦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程泽抓了抓头,的确很好啊,他和故辞可是从小就一起玩大得朋友。
  “对啊哈哈,这货小的时候就住在我隔壁,玩着玩着就玩熟了。”
  林久彦点点头,他挥了挥手,程泽这才看到了他手里的文件。
  “差点忘了今天过来是要干什么的了,”林久彦指了指一旁的一个小角落,比起场馆中心,那里相对比较安静,“我们去那边准备一下吧,别的可以等结束再聊。”
  程泽觉得他说的有理,如果被老杜看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顿数落。
  “好呀搭档!”
  自来熟的属性被激活了,程泽在林久彦肩膀上轻拍一下,然后率先朝着林久彦指的地方走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民国穿越记 by 十景 (三) 下一篇:至此无言 by Marotin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