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严寒三尺》 by 入沐三分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年下 天之骄子

 第1章 便宜弟弟

南疆的边陲小镇——岑北镇,漫天黄沙整日没完没了的喧嚣着,这里的百姓自小喝着北风灌着尘沙长大,个个长得面黄肌瘦的。
大梁朝的开国将军周以存不知犯了什么罪,被皇帝从繁华的帝都遣到这么个落魄小镇。不过俗话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歹名义上周以存还是戍守边疆的周老将军。人人见了周以存,都要低头哈腰叫一声周老将军好。岑北镇最出名的却不是这德高望重的周老将军,而是周家那流里痞气一点都不像将军之子的少将军周子琰。
岑北是个小镇,却是南疆的要塞之地。因此周老将军每天都是军务缠身,对于周子琰的管教也就□□乏术了。再则周子琰娘亲走的早,一个大男人也实在不太会带孩子,所以周子琰小时候有奶妈照顾,长到了有丫鬟伺候,活生生养出一副娇气的病态。 
所以周子琰虽早过了及冠之龄,却没半股铁血铮铮的侯门将相之风,反倒像个风花雪月的小公子哥。虽然周子琰没有他爹有本事,但是生得却是出奇的好看,深情款款的桃花眼,一双剑眉入两鬓。“美艳绝伦”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今年的上元节,周老将军却不知从哪里领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少年,名叫苏寒。苏寒年仅十三岁,整个人瘦瘦小小的,一双大眼睛里装的却不是少年人的清澈明朗,而是深不见底的心事重重。
 
周子琰一看自己光棍大半辈子的爹突然领回来一个男娃娃,张开他的一嘴白牙说道:“阿爹,我说您几日不见,原来是去给我生弟弟去了。虽然我一天到晚念叨您老快点找个暖被窝的人,可您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让我绰手不及啊。”
 
周以存厉声呵斥道:“混账东西,一张狗嘴里吐不出半颗象牙。你也就只会仗着你死去娘的面子在我面前猖狂。”
 
旁边一个肥头圆脑,满脸油脂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道:“少将军,您也知道老将军对夫人的一片深情,是万万不会在外面有不清不楚的风流债的。这是苏寒,老将军白天刚从狼嘴里把这男娃娃救下来的,看这男娃娃无父无母,可怜的狠,想来领回家给您做个伴。”
 
这说话满嘴谄媚的男人正是岑北镇的地方县令官冯飞,自打这周以存来了岑北镇,冯飞就成了周家每日不请自来的客人。每天跟着周老将军身前身后,贼眉鼠眼的拍周家人的马屁。
 
周子琰看着这油腻腻的冯飞就讨厌,眼睛半睁不开地对苏寒招手道:“来,便宜弟弟,过来让你大哥我好生瞧瞧你这小水灵的模样。”周子琰的这句话的声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周家哪个小丫头呢。
 
冯飞看着老将军周以存又是要骂人的模样,只得在一旁尴尬的干咳了几声。
 
周子琰却不识相的说道:“我说,冯大人,我又没叫你过来,你激动个啥劲?你这样的我可不喜欢。”
 
站在周以存身后的苏寒对周子琰的招手是视若无睹,大概十三岁的苏寒性情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寒如冰霜。对周围一切人都是充满敌意的态度,却在周以存这样慈眉善目的长辈面前才会露出小孩该有的天真与乖巧。
 
周以存只得让丫鬟们带着苏寒先去安顿,生怕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再说几句吓坏人家小娃娃。周以存堂堂一个大梁朝的将军一辈子没打过败战,却心甘情愿的做了儿子的手下败将。大概是看着周子琰长得和他那死去的夫人有七八分相似,对待周子琰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舍不得打他一根骨头,所以才养成了如今周子琰纨绔子弟的模样。
 
周以存晚上要去营帐处理公务,看着丫鬟安顿好苏寒,就先走了。这冯大人继续又贴着周以存的后脚跟离开周家了。
 
这夜更深露重的时候,苏寒刚关上门。周子琰却不打招呼就进去了,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还没开口却被苏寒的一句“燕子哥,这么晚你要做什么?”气得呛了一口气。周子琰一只手捏上苏寒带点婴儿肥的小脸蛋,一边义正严明的说道:“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叫周子琰,不叫周燕子。以后你也别叫我子琰哥,直接点,叫我大哥。我怕你再给我吐词不清的来一句燕子哥,恐怕就算你有我爹出头我也要拧断你的小脑袋。不过放心,我是正人君子,从不欺负小孩,何况以后你还是我爹给我捡的便宜弟弟,我定会对你好的。”
 
苏寒瘦瘦小小的所以力气也小,拼了命才从周子琰的手里护住了自己的小脸蛋。心想毕竟这是救命恩人的儿子,虽然自己心里真不喜欢他这张臭嘴,还是要懂得忍让,不要跟这种小人计较。从善如流得答道:“那大哥,你这么晚来我房里做什么?”
 
周子琰听了这声有点奶声奶气的“大哥”心里乐开了花,换上温柔的声音说道:“我就是想着你刚来我们周家,可能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比如你晚上一个人睡怕不怕鬼,听说这边防的地方一到夜里都是死后战士的孤魂野鬼,尤其爱在这上元节人团圆的时候出来凑热闹,你要不要大哥我陪你一起睡。”
 
苏寒听完这段话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人,回拒道:“多谢大哥的好意。只是小寒自幼在这边陲长大,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再说那些死后的战士都是为国捐躯的大英雄,我相信他们只会缠恶人,不会跟着我这种小孩。不早了,还请大哥回去休息,小寒也要就寝了。”
 
周子琰拗不过这小屁孩的狗屁道理,听着人家开始赶人走了。也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却在上元节当晚,堂堂身高八尺的少将军周子琰房里灯火彻夜通明,还不停叫唤外面的丫头进来给自己换蜡烛。
 
周子琰本以为多了一个便宜弟弟可以多个人一起吵吵闹闹,却没想到自己还没从前逍遥自在。因为苏寒来到周家后,周老将军看苏寒年少没读过什么书,于是专门请来一对一的先生和师父,先生上午教四书五经,师父下午教拳脚功夫。苏寒每天学的都是乐在其中,可偏偏害苦了奉父亲之命要跟着苏寒陪读陪练的周子琰。
 
先生教之乎者也的时候,周子琰在旁边倒头大睡。师父教气沉丹田的时候,周子琰在旁边插科打诨。苏寒对周家这个少将军简直是嗤之以鼻,心道这周子琰长了一张嘴不好好吃饭说话,整天只知道放臭屁,实在是想那天夜里去缝上他那张臭嘴,让他从此开不了口。
 
这天夜里,苏寒实在是气不过白天周子琰在先生讲课时,把自己要教的作业偷偷换成春宫图。害得先生责罚了他一上午的事。最后还是苏寒委屈求情,先生才答应不将此事上报到老将军那里。
苏寒计划晚上趁周子琰睡觉的时候,给他把他的春宫图送回去,看明天先生怎么骂他。
 
快到周子琰房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周子琰一身黑色斗篷偷偷摸摸的正准备出门,苏寒心想这“臭燕子”又去干什么,毫不犹豫悄悄跟了上去。
 
 
 
 
 
 
 
第2章 误闯烟花地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苏寒跟着周子琰来到一条巷子口,那巷子深处却是一座与整个边陲小镇格格不入的小楼,只见那富丽堂皇的小楼上挂着一块金光闪闪的牌匾,苍劲有力书写着三个大字“风月楼”。
 
苏寒自小就在这穷乡僻壤的岑北镇长大,只知道这里的百姓个个家里都是揭不开锅的穷。可这灯火通明,歌舞升平的风月楼却实实在在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着周子琰在风月楼的门口轻车熟路的被几个莺莺燕燕的姑娘拥进去了。苏寒心里一下便明白这地是做什么,这“臭燕子”来这是做什么的。
 
可是苏寒看着这纷华靡丽的“风月楼”,心里竟莫名生起一股悲哀。岑北的百姓都是个个吃不饱穿不暖的穷苦人,可偏偏在这样贫瘠的黄土上生了一朵过分奢靡的花朵。苏寒心里油然而生一句:这周子琰果真不是什么好人。
 
苏寒正打算悄悄离开,却被风月楼门口一个骚头弄资的紫衣小娘子上前跨住了胳膊,那小娘子恨不得整个人挂在苏寒的身上,苏寒心里厌恶极了。旁边另一个穿着粉红罗裙的小娘子嘲讽着说道:“汀兰,你真是大小通吃,对着没断奶的小子都下的了手,小心主人要了你的小命。”
 
这紫衣小娘子汀兰却没有丝毫要离开苏寒这小身板的意向,用着她那少女铃铛般的声音说道:“清欢,你别在这里贫嘴,我看这小子偷偷摸摸地跟着周公子来的,想来定是不怀好意的小子,还不过来帮忙一起拖进去,给周公子瞧瞧这小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三) 下一篇:《严寒三尺》 by 入沐三分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