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三十一】

  五日后,四皇子慕容珮抵京,去宫中面见了皇帝之后,连家都顾不上回,便直奔蔺晨府邸而来。
  他来时蔺晨正在回一封书信,他右肩受了伤 ,连带着整个胳膊都使不上力气,便以左手持笔。
  蔺晨平日里的字看似飘逸不拘,细看却有筋有骨。他从前为了好玩,特意去练了用左手写字,左手写出来的字却是与右手完全不同,笔意奔放,一笔数字,一股子狂气透纸而出。
  落了笔,蔺晨刚将信纸放入信封之中封好,便见慕容珮提了个食盒走了进来。
  蔺晨眼睛一亮,连忙迎了上去,“四哥何时回来的!”
  “我今日早些到的,刚去面见了父皇,便赶来你这里了。”慕容珮将食盒放到桌上,抓着蔺晨的肩膀将他上上下下的看了一圈,“伤哪儿了?”
  “肩上。小伤,不碍事的。”
  慕容珮见蔺晨面色红润,精神尚佳,心里松了口气,这才顺着蔺晨的动作坐了下来,“我入宫时差人回府让你四嫂熬了鸡汤,出宫时下人正好送来,给你和景琰补补身子。“
  蔺晨打开食盒,闻了闻,笑的一脸满足,“嫂子的手艺一向是好的,景琰刚吃了药睡下,待他醒了我热给他喝。”
  “景琰的伤如何?”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战场上什么伤没受过,如今只是挨了几鞭子,不碍事。”
  听闻蔺晨这么说,慕容珮盯着他看了许久,“这话可不像是你说的。“
  蔺晨哈哈大笑道,“果真还是四哥了解我。景琰虽觉得不碍事,可这几鞭子既抽到了他身上,我自然是要十倍百倍找回来的。“
  慕容珮点头笑道,“这样才是你。不过,我只离开了一个月不到,你与景琰就弄了一身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蔺晨略略将来龙去脉跟慕容珮说了说,慕容珮听完后,眉皱的更紧了。
  “有蹊跷。”
  “四哥也这么觉得?景琰与我说过,当时诱他出门对他下手的,是个太子身边的侍从,名叫周放的。这个周放,正好就是是刺杀太子的刺客。”
  “哦?”
  “我近日得了消息,周放架不住严刑,招认自己是拓跋昊安插在太子身边的奸细。”
  “这样听起来,真是顺理成章,像是写好的话本子似的。“
  “太子被刺杀险些丧命,我按照拓跋昊的消息去救景琰又遇了埋伏,京城之中一共三个皇子,两个都险些丢了性命,加上被掳走的景琰此前又与七哥有私怨……”蔺晨牵起嘴角笑了笑,微微眯细了眼睛,“七哥在父皇心里已是最大的怀疑对象。如今刺客一招认,七哥的罪名怕是已经坐实了。”
  慕容珮细思了一会,问道:“且不说他们是为了什么抓走了景琰,选在这个时候刺杀太子,能有多少好处呢?“
  蔺晨却没答他的话,而是话锋一转,说起了另一件事,“我派人细查了,此前拓跋承是查过景琰的身份,可不知是哪路人马,特意将错的信息给了拓跋承的人,这才让拓跋承以为,景琰只是个寻常商贾,可以下手。巧的是,他这边刚要下手,那边景琰便被周放诱了出去。当然,如今周放已招认了自己是拓跋家的人,这样看来,倒像是拓跋承指使周放做的了。”
  “不对。周放是六弟身边贴身伺候的人,这样的人若是拓跋家的奸细,必定是很废了一番功夫才埋了进去,只是为了抓景琰便将他的身份暴露了,得不偿失。“
  “四哥说的是,所以周放回头就刺杀了太子,将这个疑点盖了过去,又将拓跋家与七哥的嫌疑增加了一层。”
  “还是不对。”慕容珮皱眉道,“如你所言,拓跋承既以为景琰只是寻常商贾,又何必动用周放去抓他?”
  蔺晨撑着下巴笑道,“四哥果然厉害,一眼就看出了不妥之处。只是,你我虽心知肚明,父皇却是一叶障目。从始至终,父皇都以为,正因为拓跋承知道景琰身份,所以才会抓他。为了以他为质,诱我入局,也为了给七哥出气。便是如今,拓跋承去告诉父皇,自己是因错认了身份,才抓了景琰,父皇也只会以为他这是脱罪之词,不会信了。”
  慕容珮眉头拧的更紧了,“这是个局。“
  “是,而且布局之人心思缜密,对父皇、我、景琰、七哥甚至拓跋承的脾气性格都了如指掌,这才让这出戏环环相扣,将父皇都骗了过去。”
  说到这里,蔺晨抬眸看向慕容珮,黑眸沉沉,难辨喜怒,“四哥,我们小看太子殿下了。”
  慕容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是要开口说什么,最终只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
  蔺晨知他此刻心里必定难受,拍了拍他肩膀,“皇室争斗向来如此……至少你我兄弟之情是真。”
  慕容珮摇了摇头,神色落寞,“你不知道,六弟他以前……唉,罢了,以前的事也不必再提了。”他强打起精神,笑道,“与你说了这么多,险些忘了重要的事,你跟我要的那个人,我今日也一并带来了。”
  蔺晨闻言大喜,“四哥将他带来了?父皇那边是如何交代的?”
  “你好不容易有事求我,我自然是要给你办妥贴了。你放心,他身份的事我已处理好了。这人性子倒是烈,起先以为我是要招降,可没少给我脸色看。“
  “毕竟是景琰亲手带出来的人。”蔺晨笑的更开心,拉住慕容珮的胳膊,“人在哪,带我去见见。”
  萧景琰从未想过,在大燕地界,还能再见到熟悉之人。
  所以,当他看到自己最为亲近的副将列战英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直愣了好久,还以为在做梦。
  直到列战英踉跄着奔过来,跪在自己的身前,哑着嗓子唤自己“殿下”的时候,萧景琰才终于回过神来!
  而他回神之后,第一个动作,便是转头望向身边站着的蔺晨。
  蔺晨只是微笑看他,黑眸之中满是温柔。
  萧景琰却突然觉得一股热意从心中直冲到头顶,烘的他眼眶发红,险些落下泪来。
  他想起那日别院重逢时,蔺晨曾说过的话:
  “我上辈子得做了多少好事,如今才能遇着你。“
  ------------------------------------------------------------------
  距离景琰心甘情愿的被鸽主吃掉又进了一步!
  所以我为啥要为难自己写这些阴谋诡计啊!感觉脑细胞根本不够用啊!写聪明人之间争权夺势好累啊!为了让大家智商都在线我感觉我要死了呜呜呜呜,希望大家看着不要觉得太奇怪,毕竟我真的尽力了……
  【三十二】
  知道主从二人一定有许多话要说,蔺晨对萧景琰点了点头,便善解人意的退出了房间。
  一转身,正好看到在门口等他的慕容珮。
  见他竟然出来了,慕容珮倒是有些惊讶,“你就这么出来了?”
  “不然如何?”
  慕容珮失笑,“你给景琰准备了这么大一份礼,我还以为你得留下来邀邀功。“
  蔺晨伸出食指摇了摇,“我若此时邀功,反倒落了下乘,不如让景琰自己记着,主动来向我道谢。”
  “你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真是太多了,景琰遇上你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蔺晨眨眨眼睛,对着慕容珮得意道,“自然是三生有幸。”
  慕容珮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笑骂道:“厚颜无耻。”
  萧景琰与列战英这一谈,便是半日时间,蔺晨也不去催,只是在书房之中,翻看齐奕找来的野史杂本。
  听到门开的声响,蔺晨以为是花婧进来添茶,于是头也没抬,直接开口道,“景琰还在跟列将军说话?你去厨房将今日四哥带来的鸡汤热热给他们送过去,顺道提醒一下景琰,他如今身上还有伤,不宜过度劳累。以后列将军便常留在他身边了,有再多话也不必一日说完罢。“
  屋里静了一瞬,随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身上有伤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吧。”
  蔺晨微微一怔,连忙抬头,便见萧景琰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罩了一身暖黄的辉光。清亮的眼眸里蕴了些水气,温柔澄澈。
  “你怎么来了?”蔺晨连忙起身,从书案后转过出来,拉着他坐在桌旁,“是不是还没吃饭?我让花婧将鸡汤热热送来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二) 下一篇:《严寒三尺》 by 入沐三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