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十九】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朝,又去工部跟那帮老狐狸周旋了半日,待到回府时,天色已晚了。
  刚踏入主屋,蔺晨便觉得气氛不对。
  蔺晨站定,扫了一眼站在屋中的齐奕、花婧与酒欢,眉心一皱,“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哭丧着脸?”
  三人沉默了一会,最终齐奕踏出一步,沉声道,“主子,殿下不见了。”
  蔺晨闻言,脑袋里懵了懵,下意识的回问道:“你说什么?”
  见他这幅样子,齐奕心里又是一沉,还是硬着头皮答道,“殿下不见了。”
  蔺晨略缓了缓,才开口询道,“怎么回事?”
  “今日殿下去铺子里查账,府中有急务需要处理,殿下便让我先回来了。可眼见着天色晚了,仍不见殿下回来,我便遣人去寻……岂料,店里的掌柜说殿下早就出门了……”齐奕见蔺晨脸色阴沉,连忙跪下“此事是我大意了,请主子责罚。”
  蔺晨蹙眉不语,跟在他身后的秦越见状上前一步劝道,“如今先找到殿下才是要紧。殿下会不会去了别的铺子,你可去寻了?”
  “我已将所有的铺子都找过了……”
  “殿下身手不弱,这光天化日的,如何就能凭空消失了?”
  “正因为景琰身手不弱,此事才有蹊跷。”一直沉默的蔺晨,到此刻才终于开口,“秦越,你去传信,让琅琊阁在京中的兄弟都给我看好了,一旦有景琰的消息,马上回报!”
  “是!”
  “酒欢,你去沿路再寻一边,看看有什么线索。”
  得知萧景琰失踪后,酒欢急的眼圈都红了,如今得了蔺晨的命令,赶忙应声答“好”。
  待两人都领命出门了,蔺晨转身坐到美人榻上,闭上了眼睛。
  脑海之中,思绪纷乱。
  到底是什么人,处于什么目的将景琰带走了?
  又是什么人,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带走呢?
  花婧看着仍在房中跪的笔直的齐奕,又看了看闭目沉思的蔺晨,想要开口,却最终只是咬了咬嘴唇忍了下来。
  过了许久,蔺晨终于重新睁开了眼睛,黑眸幽深,“这几日,六哥可有来找过景琰?”
  自家宴那日,萧景琰挺身为太子慕容玚解围后,两人便时有往来。萧景琰病中时,慕容玚曾多次带着名贵的药材来探望,太子殿下性子和善,与萧景琰倒也算是投契。原本蔺晨便有意要与慕容玚拉近关系,以对付慕容琓时能够多一份助力,见萧景琰与慕容玚走到近,也乐见其成。
  “两日前,殿下曾在金玉堂宴请太子殿下。”齐奕答完后,略一思考,便明白了蔺晨的意思,“主子难道是怀疑太子殿下……?”
  “就如秦越所说,景琰身手不弱,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带走,需得趁他不备偷袭才可。景琰初来大燕,熟悉的人不多。如今四哥仍未回京,除了府中之人,能让他毫无防备的,也就只有六哥了。”
  齐奕闻言拧眉,“可……太子殿下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蔺晨单手撑着脑袋,重新闭上眼睛,声音似是累极,“是啊。”
  太子殿下没有理由这么做,这个道理,自己明白,齐奕明白,景琰也明白,怕就因为他明白,才会掉以轻心着了道。
  又是许久的沉默后,蔺晨开口道,“你先起来吧。这件事看似复杂,实则简单。无论如何,都与两人脱不了关系。”
  “主子的意思是……若非太子殿下,便是七殿下?”
  蔺晨没有答话,而是站起身来,走到齐奕面前,亲自将他扶了起来,“这件事怨不得你,终究是我大意了。”
  “主子,我……”
  “你找几个靠谱的人,去六哥那里探探消息。另外,叫茶意来见我。”
  齐奕闻言一惊。
  茶意与酒欢、花婧一般,都是蔺晨一手培养起来的人,若要说有什么不同,便是她更善于伪装,是以在蔺晨决意要回京城时,便先遣她下山,安插在了慕容琓的身边。
  几年下来,茶意已成为了慕容琓身边的心腹,为了避免暴露她的身份,自蔺晨来到京城后,从未与她见过面。
  可以说,茶意是蔺晨重要的底牌之一。
  如今,蔺晨却要先一步将这张牌亮了。
  齐奕将惊诧之色隐藏好,只是垂首领命后,转身离开了。
  待齐奕走后,蔺晨重新坐回了美人榻上,闭上眼睛。
  花婧已许久没见过这幅模样的蔺晨,她倒了杯茶水,走到蔺晨身侧,轻声道:“主子也不必太过忧心,对方将殿下带走,自然是有所图谋,既是如此,殿下必定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蔺晨闻言睁开眼睛,苦笑道:“这个我当然明白。我是希望,他们图谋的是权势,而非……”
  若是对方只是要以景琰来要挟自己,那么自己总有方法应付。
  可若对方想要的……就是景琰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蔺晨的额角便似有银针在细细的扎,那种密密的刺痛,从额头一直蔓延到心尖上。
  “主子!不好了!”
  才出门不久的秦越又折返回来,急匆匆的踏进屋中,将蔺晨从纷乱的思绪之中唤了回来。
  “怎么了?”
  “刚刚阁中的兄弟回报,说太子殿下遇刺,性命垂危!这事已惊动了皇上,此刻皇上怕是已经动身前往东宫了!”
  蔺晨闻言,豁然起身!
  “遇刺?今晚?”
  “是!事出突然,阁中的消息只有个大概,说是太子身边随侍之人做的!”
  蔺晨眯细了眼眸,心思急转,略一沉吟后,“你去陈太医府上等着。”
  秦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过来。陈太医是皇上最为信任的太医,医术高明,若太子殿下的伤势当真凶险,那皇上必定会宣陈太医前去诊治。蔺晨此刻让他去陈太医府上等着,便是要等陈太医从东宫回来,那时太子是真伤还是假伤,伤势到底如何,便一清二楚了。
  如果此时蔺晨莽撞的去东宫探望,岂非告诉皇帝,刺杀一事与蔺晨有关?
  见蔺晨虽忧心萧景琰,却仍不失冷静,秦越也放下心来。
  只要主子仍是那个睿智聪敏的主子,便是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可怕的。
  萧景琰刚从混沌之中醒来,便已意识到自己身处之地,并非是熟悉之处。
  毕竟蔺晨从不喜欢点这样甜腻的熏香。
  想起猎宫之中的那次遭遇,萧景琰蹙眉,抬手封住自己的穴道,岂料一抬手,便惹得一阵清脆的铃响。
  他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上都系了一串精巧的金玲,只要一动,金玲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此物虽是一动便响,却没有什么再多的作用了,一看便知是情趣之物。
  再一低头,便见自己原本的衣衫换成了一套轻薄的绯红色纱衣,布料柔软顺滑,只是略略抬手,宽大的袖子便从手腕处滑落到了手肘处。
  萧景琰心中反感至极,抬头环视四周,只见屋中装饰华丽奢靡,虽看着富贵,但着实有些俗气。不似蔺晨的屋子,虽不见黄金名画装点,却处处都透着清贵之气。
  萧景琰虽是有心起身仔细探查一番,只是身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估计是被下了药。加上这室内的熏香似是有异,萧景琰只得躺在床上,免得浪费了体力,又吸入过多的熏香。
  思绪渐渐清明起来,萧景琰忆起,今日在铺子里查账之时,太子殿下的亲侍前来,说太子在隔壁酒楼中设了座,请他过去。这个侍卫一直跟在太子身边,萧景琰此前也见过他许多次,有几次太子相邀,也的确是他来传信的,是以萧景琰并没多想什么,便跟着他去了。
  岂料行至偏僻小巷中时,那侍卫突然出手,萧景琰躲闪不及,便着了他的道。
  萧景琰躺在床上,拧着眉思考。
  此事蹊跷,若是太子做的,他有何图谋呢?
  若不是太子做的,那太子殿下性命危矣!
  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快些通知蔺晨才行。
  正在此时,外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萧景琰微微一怔,随即闭上眼睛,理顺了气息,仿佛沉睡未醒的模样。
  -------------------------------------------------------------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一) 下一篇:《金风玉露》by 汐酱_最爱撒狗血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