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兔孩子》 by 空寻梦回郎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恋情深 民国旧影

 第15章 第十四章

  在我心说完蛋时,老博洋洋得意的拍手说:“漂亮!漂亮!看得我都想哭了,多么的正义凛然啊!不过你这英雄想从我地头抢人,到底,还是太失算了。”
  倏地,老博转变了神情,恼怒地抓住我的衣领,激昂的声音因强行压低而微微抖动:“臭小子,跟我作对?先等一百年吧!”
  “紫苏先押回去!这小子我们好好教训教训。”老博给他的手下下了命令,我和林挚紧紧牵着的手便被强行分开。
  我焦急大喊:“不要!”然而话语刚落,双臂就被两名手下紧紧抓住,阻止我上前营救。
  林挚挣扎着被一名手下拖着回去,那双快要挤出泪水的眼睛和拼命想抓住某些东西的手,无一不在向我求救,然而此刻的我,连自己也顾不上了。
  “哥哥!”林挚无意叫唤的一句,恍如在为我加油,也像在为我担忧。
  我尝试挣脱捉紧我双臂的那两对陌生的手,然而当下的形势根本不容得我去反抗。
  “喂喂,大庭广众的,想逼良为娼吗?”一把不能更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愣了一下,方才想起彭彧还在放哨。
  彭彧走近我们,叨著香菸的嘴还说著故意挑衅的话:“来人啊!这里有人蓄意拐带良家妇男!”
  彭彧对着空空如也的四周呼喊,引得老博几个也忍不住窃笑,老博瞪他一眼,讥讽道:“彭彧,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掺一脚了。被人遗弃的狗,就好好在破街上找垃圾吃,总不会饿死你的。若是想反咬前主人一口,结果只会落得变成狗肉火锅的下场。对吧?”
  彭彧狠狠地盯住他,那个眼神是我从未在彭彧脸上看过的凶悍目光,杀气犹如从眼眸深处沸腾出来般,溢出那尖锐的小狭缝。
  但老博非但没有理会他,反而领起两个手下牢牢押住我,便背向他走,妥妥的不把他放在眼内。
  我心念念的回头看向呆在原地形单影只的彭彧,当我眨眨眼睛看清他的表情时,却吓了一跳,甚至感到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我以为他会是一副憎恶得咬牙切齿的表情,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诡异非常的笑脸,还有他手上那块不知何时取得,不断抛落的大石块。
  就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彭彧的意图,我俩眼神交会,互相打了个眼色。猛地,彭彧大跨一步冲上前,一块大石头不带一丝犹豫便砸向我左边那人的脑袋,还没等另外两人反应过来,他又使劲把已沾上血迹的石头砸向右边的人。
  这两个手下惨叫一声,便先后啪搭倒地。
  彭彧的狠劲却依旧没有停下,他挥起石头,再踏上一步,那布满青筋的手正向老博砸去,此时已回过神的老博挥手一挡,三下两下就捉住了彭彧那抓着石头的手。
  “彭彧你是活腻了!”老博怒骂一句,右脚狠狠一踢,正好踢中彭彧的裆部,他痛得嘶吼一声,下半身不由自主地屈膝弯腰,大概是想抽口烟缓和一下痛,他再度艰难地微微弯腰,捡回刚才因喊叫而从嘴中弄丢的香菸,又猛地抽了一口。
  “哥哥!”忽然我听到从背后传来一句极其微弱的呼唤声,我扭头一瞥,发现林挚和那个手下正在平房里头瞧外窥探,看来刚刚彭彧的动静太大,致使那手下也禁不住走回头查看究竟。
  就在老博厉声训斥他手下不好好把林挚锁回房间时,彭彧再次向我打了个眼色。
  趁著老博转移注意力,彭彧趁机把香菸一把插入他的右眼,在那同时听到老博发出凄厉的惨叫,把身旁手足无措的我吓了一大跳。
  只见老博松开抓住彭彧的手,捂住双眼,勃然大怒:“我操你大爷!”
  彭彧干了这么多无可挽回的事,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磨磨蹭蹭了,两个手下被砸晕,老博又在痛苦挣扎,只剩一个最瘦弱的了,这无疑是逃走的最后机会,认清局势后,我连忙对准屋内大喊:“林挚!跑!”
  林挚早就蓄势待发,此话一出,他再也按捺不住拔腿就跑,我接过林挚伸来的手,彼此紧握著这好不容易再牵上的手掌,不顾一切往前狂奔,还有追上前的彭彧,三人两脚生风,疾走如飞。
  然而回过头去,单著一只眼的老博还是连同他那瘦弱的手下追了上来。
  在此等糟糕的状况下,我不期然地开始了反省,到底是哪一部分出了差池?老博怎会知道我们今晚的行动?无论如何推敲,还是得不到答案。
  我把心底的疑问向彭彧道出,结果得到冷眼一瞥,似乎他为我在这种时候问他问题而感到不快,但他转头瞧见老博等人还没追上后,还是喘着气解释道:“不用说,肯定有人告密。”
  “谁?”
  “我猜...是柯子。”
  林挚探出头反驳:“不可能。”
  “我的意思是...他有可能告密,但未必是主动的。老博是个老狐狸,他能猜出你不会善罢甘休一点也不奇怪,说不定,他就威胁利诱的,让柯子和盘托出囉。”
  彭彧说得在理,出卖兄弟这种事,就算柯子再不乐意,以老博的性格,也会动用各种手段强迫他如实道出,这样的话,就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刚才说了几句,我们的速度都不由得慢了一点,眼看大家都筋疲力竭了,再一味地跑也不是办法。
  这时彭彧提出了建议:“兄弟,我去引开他们,你们趁机逃走。”
  我颔首同意:“那你自己小心。”
  “嗯。”
  我俩各分东西后不一会儿,彭彧突然叫住我。
  “兄弟!”
  “啊?”
  “你们保重啊!”
  “你也是!”
  自此,我俩便各走各路了。
  和彭彧分道扬镳后,回头看去,已不见老博二人的踪影。我和林挚不禁放松下来放慢脚步,两人不时回头确认,也始终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看来是真的甩掉他们了。”我低声喃道。
  “哥哥,那...我们是可以回家了吗?”林挚睁大眼睛,一脸期待。
  “嗯,不过,我们还要带你爹爹走。”
  林挚本来还算欢悦的表情瞬间塌了下来:“可是,我们这里离爹爹家这么远,难道要走回头路吗?”
  我的手轻轻拍落在林挚的脑袋上,道:“不要紧的。林挚,你告诉我,你知道从这里如何绕回去吗?我们必须得走僻静的小巷,不会让老博发现的路径,你知道怎么走吗?”
  林挚低头微微颔首道:“知道。”
  我们拉着手,由林挚领头,穿过一条又一条小巷。每条巷子都是月光不能照射的死角,我们每跨入一条小巷,就如同被黑暗所吞噬,然而,我丝毫不感到害怕,即便身处黑暗,对方手心散发的温度,也成了能驱散不安感的平安符。
  刚穿过一片漆黑,在两排屋宇之间,我们又踏入另一条黑暗的小巷中,“快到了。”完全被黑暗淹没前,林挚回头凝望我说。
  我看到他的脸从清晰到化为黑影,只有短短一秒不到的时间,就在那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我看见他明显的表情变化,从平静到惊惶,至于我,则从不明所以到......
  “啊———”
  随着林挚一声力竭声嘶,我感到自己身体失去重心往后倒,接着,才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人肆意地向后扯。
  “啪搭”一声,我的背硬生生的倒在地上,身体失重堕地,痛得我直呼救命。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人的脸时,一根木棍毫不留情的打落在我的右腿上。
  那剧烈的刺痛使得我连连□□,我再也憋不住痛楚,泪水不争气地沾湿了脸颊。至于那个痛击我的人,不用去看他的脸,甚至不用多想,他就是老博。
  老博手上的木棍依旧在我的小腿上不断挥舞,他那狰狞的表情和焦躁的语气仿佛在说着我是活该的,而他是迫不得已的,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不自量力。
  “让你跑!我让你跑!打断你的腿我看你还往哪跑!”
  “啊———”
  他果然说到做到,“咯吱”一声,只感觉我右边的小腿呈反方向断成两截,就是他刚才那一击,把我的右腿骨头彻底打断。
  疼痛感从右腿遍及全身,那痛感强烈得足以让我麻木无力,只能躺倒在地撕心裂肺地带着哭腔呼喊。
  那时候的我已腾不出心思去关心林挚,但在我挣扎的过程中,却仍然能瞟到他呆在巷子中,似乎因过于害怕而动不了了,双腿还不受控地微微颤抖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兔孩子》 by 空寻梦回郎 (一) 下一篇:《兔孩子》 by 空寻梦回郎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