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兔孩子》 by 空寻梦回郎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虐恋情深 民国旧影

 第1章 序章

  1984年春———
  拐过摆卖工艺品的小巷,里头是一排僻静的宅第,宅第的外墙有点破旧损坏,方浅猜想,那恐怕是被日军炸毁的痕迹。在进入这个小乡镇前,方浅便跟蹲在牌坊门口的老大爷聊过,据说日军侵华其间,小镇遭到了两次空袭,一些官府宅第惨被央及,战争结束后进行过翻修,虽是如此,但宅第的主人貌似很念旧,即使翻修也是按照以前的样子修葺,所以这条巷子才能保持原有的传统风格吧。
  方浅循着左边数过一个又一个宅门,走到第三间时停下了脚步,大门上方的牌面刻着赫赫两个大字“刘府”,方浅心说是这里了。
  未踏入大门,方浅便从半掩的门逢中窥见一个背门而坐的老人,老人坐在木制的摇椅上,似是在憩息。
  方浅带着踌躇,迈起蹒跚的步伐走近门槛,“叩、叩”的敲了敲门,老人似乎有了点动静。
  不知道是否环境所致,方浅开始紧张起来,毕竟他到这儿来是有任务在身的。
  就在今个朝气蓬勃的早晨,“嗒、嗒、嗒”的声音响彻了整家报社,与忙得不可开交的同事们不同,作为副总编辑方浅的工作可谓一筹莫展,他瘫坐在木椅上,五官皱在一起,大口的叹了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哪里不舒服,想要慰问他,却被他的负能量吓跑。
  “方浅!”
  一声怒吼把方浅吓得一个正坐,他不用抬眼去看,“总编”二字便脱口而出。
  “我...我已经在写了...”虽然方浅总是说自己不怕总编,但错在自己时,那怂样怎么也藏不住,“不就是战后人物专题么,哈哈,多简单啊。”
  方浅可怜兮兮的一声苦笑,连总编也差点被逗笑,“装啥装!我知道你还没动笔。”说罢,随手把报纸扔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留意到了吗?”
  方浅看了总编一眼,心想他又想干嘛,却随即又听话地把视线落在报章上,上下左右细看了一遍。
  方浅细阅无果,禁不住抬头露出疑惑的眼神:“有什么东西吗?留意什么?”
  “这个。”总编的手指戳了戳报章角落里一个细小的栏框,那是一个寻人启事,因为实在太不显眼了,一般人根本很难注意到。
  方浅仔细留意栏框里的文字,里面这样写道:
  林挚:
  老家依旧,等你归来。
  刘末年字
  方浅觉得莫名其妙,总编让自己看这则寻人启事的用意何在?
  看方浅一脸困惑,总编不忘解释道:“这个老人在我们报社登报寻人好几十年了,从我还是新人开始他已经常常出入报社,可谓是我们的常客,不过这几年身体不好,才改为我亲自上门联络。你应该见过他吧?”
  方浅偏头想了一会:“没印象。”
  “我从以前的总编那里听说过那个老人的故事,他是经历过战争的老一辈,作为战后人物专题的题材最合适不过了。”
  方浅一愣,道:“可是,用这种平民百姓作题材会有读者看吗?”
  “你傻呀!”总编一个抬手正要拍在方浅的脑袋上,却被方浅挡住了,“什么大人物大事件谁不知道啊!就是大时代小人物才显得真实,读者才有共鸣,最重要是什么?大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种题材才够吸引。而且那个老人的故事绝对没问题,听我的!”
  还没有仔细去听,方浅已经被总编的气势慑住了,哪还有不听的理由啊!
  “他是总编他说了算吧。”方浅大口叹气,就这样半推半就的造访了老人的家。
  “你好.......”方浅跨过门槛,小心翼翼地走近老人,“我是新北日报的副总编方浅。请问您是刘末年...刘大爷吗?”
  “哟!”老人瞧见方浅从身后绕来,禁不住一愣,“怎么不是小何呢?哪儿鬼混去啦?”
  “小何?”
  “就是你们总编辑老大。”
  “哦...他啊...”第一次听说总编这个称呼,让方浅觉得十分好笑。
  方浅坐上旁边的石椅,一边跟老人作自我介绍,一边打量着他,虽是得知老人七十有几,可真正一见,感觉比想像中还要年老憔悴,不知是否因为疾病缠身,老人非常瘦弱,已经是春季了,还裹了厚厚的一层棉服,反而是沙哑的嗓音很有中气。
  经过一番诠释,老人明白了方浅到访的原由,“这样啊,小何真会折腾人。” 顿一顿又说:“折腾你也折腾我。”说罢,两人相视一笑。
  方浅环顾著这个静幽幽的宅院,问:“刘大爷是一个人住吗?您的家人呢?”
  “老的都死了,小的在城里工作呢,怎么会住这儿。就是我干儿子住得近,偶尔会来探望我。”
  “小的...是大爷您的孩子么?”
  “是我老哥的孩子。要说是孩子,其实全都成家了,最大那个侄女还嫁去北平,更不会回来了,也就是过节的时候才见一两次面。”
  方浅笑了笑:“刘大爷,现在不叫北平了,那叫北京。”
  “啊...对对对,瞧我这记性,年纪大了什么都记不住了。”
  方浅不语,礼貌地报以微笑,想着开始另一个话题:“那刘大爷您只有干儿子,没有孩子?没有结婚吗?”
  刘末年本来还逗趣的语气一瞬间认真起来:“我有结婚,只是没有孩子。”
  “那您的爱人呢?”
  刘末年别了视线:“我的爱人不知所终。我找他三十多年了。”
  方浅想起了什么:“林挚是您的爱人?”
  “没错。”
  “林挚不是男的吗?”
  “是男的,又如何。”
  方浅愕然,又在转瞬之中回复了平静。
  “这三十多年来,你一直在登报找他,但一点消息也没有?”
  “消息有过,但都是假的,是别人的恶作剧。”
  方浅一顿,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为什么可以一直不放弃地寻找一个生死未卜的人?”
  刘末年溼润的眼眶里涌现了笑意,仿佛在那一刹那,过往的回忆在脑海中闪过,可能画面很模糊,可感觉是永远也不会消逝的。就这样,他理所当然地回道:“他值得。”
  方浅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他已经作出了决定,定出了人物专题的题材。
  “刘大爷,请准许我跟你进行访谈。”
  刘末年露出慈祥的笑容,道:“故事很长的,你可别嫌我烦哦。”
  “不会,”说著,方浅掏出了笔记本和钢笔,准备开始聆听一个漫长的故事、一段辗转曲折的人生。
  “请您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我第一篇在晋江更新的小说,希望你能喜欢。(紧张~)
 
 
第2章 第一章
  1928年冬———
  那天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点。
  十月的初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在北平降下,白雪纷飞并非什么稀奇之事,只是那一年的初雪来得有点儿早,我披上厚重的棉衣,嘴巴不自觉埋进了围巾里,寒意便渐渐随之褪去,踏在软绵绵的雪地上,我蹒跚地往家走着。
  从学塾到我所租住的老胡同,那段路虽算不上长,但每次走着,都是人烟稀少,形单影只的,只是偶尔经过一些摆放小摊档的街道才热闹些许,这也难怪,我那时候每天都早出晚归,才会不断地错过北平的热闹。
  那一晚,跟往常的每一个晚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经历著平常的气候转变而已。
  我如常拐进胡同口的巷子里,视线自然的被胡同口边上的土地庙所吸引,那座只到膝盖位置的土地庙跟往常一样伫立在那儿,但吸引我的却是别的东西。
  在白茫茫的雪地中,有一双脏兮兮的小脚从土地庙里伸了出来,那双带点灰濛濛的脚丫子与四周白皙的景物形成鲜明对比,甚至可说非常突兀。老实说,根本很难注意不到。
  我二话不说飞奔过去跪倒在地,低头一看,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男孩儿紧闭双眼,卷缩在里边。不过,我并没有马上得出这是个男孩儿的结论,因为他说不定已经不能用男孩儿这个称呼,而是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孩子,孩子,能听见我说话吗?”我紧张地叫唤着他,所幸的是,在我轻声呼唤后,对方似乎听到我的声音,眼睛瞇著瞥了我一眼,马上又一动不动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攻略对象她崩坏了 by 云散烟灭 (三) 下一篇:《兔孩子》 by 空寻梦回郎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