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攻略对象她崩坏了 by 云散烟灭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娱乐圈 打脸 甜文 快穿

   ☆、高冷切黑影后攻v撩天撩地导演受

 
  夜色酒吧,十二点。
  这间酒吧是白城最有名的酒吧,但是大厅里的人却不多。夜色酒吧非会员根本进不来,酒吧保密性做的非常好,因此很受一些明星和大老板的欢迎,毕竟,做了什么事不用怕被不相关的人拍到。
  此时,酒吧一角的奢华长沙发上一个长相普通但是身上有种很特别气质的女人正面带羞涩的同时和三个英俊潇洒的男人聊天。
  没错,是三个。三个身家不菲的男人竟然没有发生不愉快,其乐融融,氛围融洽。
  钟忆轻笑一声,感叹道:“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啊。”
  系统:[检测到女主出现。传送资料。女主名叫夏小小,孤儿,她身边的三个人分别是风花影视公司老板,雪月公司老板,还有着名投资人。]
  钟忆将悠闲翘着的二郎腿左右换了一下,微微动作间透过剪裁别致的开叉长裙露出白嫩的大腿和弧度优美的小腿。
  她唇色殷红,眼尾天生上挑,在酒吧这种地方看起来会像是点一杯高度数美酒细细品尝微醺后再和合拍的人共度一晚的存在。
  至少调酒师这么坚定认为,然而女人侧过精致的侧脸,悦耳的声音传过来。
  “来一杯冰镇柠檬汁,谢谢。”
  说话间,门口进来一位女人,她一进来,除了在角落里和谐交流的四个人其他人都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这个女人美的很大气。
  女人身材高挑,长眉深目,面容姣好,五官的弧度恰到好处,气质出挑,看着虽然年轻,气势却稳重又不失强势。
  正是娱乐圈小花旦牧离。
  钟忆斜倚着吧台看她,一手支起下巴,一手端起冰镇柠檬汁轻轻抿了一口,有些过冰了,钟忆眉心瞬间微蹙,红润的唇上浸润过柠檬汁,润出一片绯红色泽,无端艳靡。
  因为斜靠着的缘故,长腿从裙子里伸出来撑住地面,黑色高跟映衬着白色大理石地板。
  红唇,白腿,黑色高跟,三者互相呼应,对刚进门的牧离的眼睛造成了连连暴击。
  系统在钟忆脑海里大呼小叫:[检测到攻略对象牧离!传送资料!牧离,这个世界里第一个被女主耍手段赶走的小花旦,结局十分凄惨。她是这本书里结果比较惨的一位,所以得到了重生的机会。只是重生后在复仇过程中殃及了太多无辜的人,我们在个别事情上要阻止她。]
  钟忆表示明白了:“阻止她做坏事是吗?”
  系统严肃点头:[没错。重生复仇没什么,但是她黑化的有点过头了。我们要感化她。
  教她做一名新世界五好青年。]
  钟忆表示,这很好办,让系统务必放心交给她。
  系统点醒钟忆:[她已经提前买通了一个服务员,到时候会把女主和她的三个**引到提前布置好的房间,那间房里的灯会掉下来,砸伤女主。我们先等服务员出现。]
  钟忆于是继续坐着,一边慢慢喝柠檬汁,一边看着对方悄悄的拍摄夏小小陪酒的照片。
  女主夏小小这时候还不算正式出道,带她来这个酒吧的男人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看惯了妖艳清纯美女后的洗眼睛调剂品。不打算花太多钱。
  所以这时候,没人把牧离的行为往别的方向思考,毕竟出名的演员才会比较敏感,更别说夏小小现在被三个男人围住,根本注意不到。
  原主的身份是一名导演,拍过的片子不多,却很有名,据说很有背景。为人特别冷傲,虽然长的漂亮,但是说话带刺,很不讨人喜欢,加上比较低调,知道她了解她的人不算多。
  钟忆和原主正好相反,用系统的话说就是甜言蜜语油嘴滑舌。
  牧离也注意到了钟忆,不过她只知道对方是个脾气很烂的大导演,并不想扯上关系。她只想报仇,为上辈子的惨死讨回公道。
  牧离深邃的眼神里染上丝丝阴郁和仇恨。配上她的五官,有种忧郁的美感。
  等到她拍完想要的照片和视频打算联系事先商量好的服务员时,就看到刚刚一直注视着她的女人向她走来,走动时腿在高开叉的裙间若隐若现。
  离得近了,她发现这个女人个头并不比她矮多少,气势也不弱,甚至称得上极具侵略感。
  钟忆一口气喝完最后一口柠檬汁,又被冰的蹙了一下眉,注意到这点,她俏皮的冲面前冷若冰霜的美人眨眨眼,随即邀请道:“可否有幸邀请你听我弹奏一首钢琴曲?”
  牧离脸色很冷,她常年这样,天生的没办法,现在由于重生没多久正是被仇恨压着的时候,冰渣子里还掺了钉子,扑簌簌落到人身上,造成双重伤害。
  牧离忍不住皱眉,这位导演的话听起来实在很**,可是没听说这位钟大导演有这种爱好,上次她们偶然见过一面,为了一杯咖啡她还把一群小姑娘骂哭了,横眉冷目的实在不好相与。
  牧离:“抱歉,我有急事要先走。”
  她实在对这位导演没什么好感官,即使她皮相很好,但是性格实在糟糕。
  夜色酒吧一楼大厅是开放式的,由吧台和很多布置的错落有致的别致沙发组成。二楼比一楼门槛更高,消费到一定程度的老客户才能进入。
  二楼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雅间,配置各不相同,有的适合约见谈事情,有的适合不可描述,有的则有风雅的趣味,自带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
  服务员领着夏小小和那三个男人上楼上的雅间,路过钟忆时,那个留着长卷发的投资人还冲着钟忆抛了个媚眼,十足的风流公子形象。钟忆笑意盈盈的回了一个媚眼,这让那位男人更来劲,恨不得抛下夏小小过来递他的名片。
  牧离对这位大导演的看法更差,没想到她表面上是个高傲的导演,背地里倒是挺浪的。
  系统好奇问:[你笑什么?]
  钟忆理所当然道:“一想到这种以为自己的丑东西镶钻的男人要倒霉了,就忍不住笑出声。”
  系统提醒她:[那盏吊灯除了把女主的腿砸伤以外,还把这三个男人砸成了脑震荡,我们要阻止这件事。]
  钟忆耸耸肩,没什么诚意的答应:“好吧。”
  二楼面积很大,有半开放式的钢琴厅,周围围着一些单人沙发。牧离没有走,选择了一个沙发坐下,她刚重生不久,心中被仇恨的火熊熊燃烧着,正是熄不灭的时候,准备留下来亲眼看着那个女人出事。
  钟忆在系统的引导下在员工休息室见到了那位服务员,用警察叔叔的身份威胁了几下,对方就怂了。
  牧离还在等着,为了怕她没有看到想要的效果激动之下做出出格的事,钟忆决定用自己的身体转移她的注意力。
  系统一脸你在逗我:[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有事情时你交给警察叔叔就好。]
  钟忆吃惊:“等我们走了她一激动捅死了女主怎么办,这个世界就崩塌了。又不能24小时盯着她,不如让她主动告诉我们她会做什么事。”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钟忆安抚自家系统:“总要试试嘛。”
  系统纠结了下:[我觉得还是交给……]
  只见钟忆路过牧离的沙发时,脚被崴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扑到牧离怀里,钟忆及时用手撑在了两边沙发扶手上。
  微卷的长发从耳边落下,铺散在牧离肩膀和胸前。两人的鼻尖和鼻尖只有一只手掌的距离,钟忆撑沙发手臂有些酸,低下头轻轻咬住下唇,说话的气息喷洒在牧离锁骨处,带来微痒的感觉。
  钟忆面带歉意:“一时不小心。”
  牧离没说话,只心想:她是真的崴了脚还是演的?
  系统不像牧离一样高冷,它在钟忆脑海里幸灾乐祸的刷屏一句话:[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钟忆:嘘,别闹。你乖乖的,安静的看。
  牧离被这么似有意似无意的一撩,被仇恨烧的通红的神经难得冷却了下来,心态竟然十分平稳。
  她靠在沙发上,伸手捏住钟忆的下巴,让她的脸与自己平视,“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现在是刚火起来的小花旦,正是被人嫉恨眼红的时候,虽然这位大导演跟她八竿子打不一撇,但是几次动作都是明显冲着她来,无法让她不多想。
  钟忆松开咬住的下唇,桃花眼回望着对方,很正经的回答:“你。”
  牧离一时没回过来神,她平时是个很专注演技的人,过的称得上清心寡欲,年轻人的那一套她不怎么知道,仅仅知道的一点还是出席一些推不掉的场合时从那些玩的作天作地的小明星那里看到听到的。换个人估计立马秒懂,然后换到不可描述的房间。牧离思考了一会,终于明白了这个一语双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三) 下一篇:攻略对象她崩坏了 by 云散烟灭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