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幻想空间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人生若只如初见

 
  红色的灯笼罩,呈莲花状,放于一个小碟中。小九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红色的纸条上,秦艽将蜡烛点燃,滴了几滴蜡油,将纸条黏在蜡烛托上,又把蜡烛放于其上。
  他们来到河岸边,那里许多年轻的男女,都在燃放河灯,喧喧嚷嚷的,很是热闹。秦艽扶着小九靠近桃源,看着他把手中的河灯放入水中,嘴里叮嘱道:“小心些。”
  放好了河灯,两人沿着街道慢慢走着。
  “小九写了什么心愿啊?”秦艽问道。
  小九脸红了红:“不……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秦艽故意逗他。
  “说了……说了就不会灵验了……”小九垂下头,隐约可见颊边的两朵红云。
  他既觉得自己扭捏作态,可又实在忍不住心内的羞涩。
  “我知道小九写的是什么了。”秦艽眨眨眼睛“是希望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他以为小九会像刚刚一样去捂他的嘴,然而小九只是抿着嘴笑着摇摇头:“不……不是的。”
  “那我倒要好奇了,小九到底许的什么愿?”
  “是……是关于九爷的,但是……但是不能讲,讲了就不灵验了。”关于某些方面,小九是很执拗的,他说不会讲,就一定不会讲。秦艽也不再继续追问,两人就这么悠悠闲闲的走着。
  忽的,秦艽指向夜空:“小九知道吗,今天夜里是没有星星,若是有,就可以看到牛郎星和织女星了。”
  小九是听过这个故事的,可是他从来不知道七夕这天是如何的,便张着一双眼,认认真真的听秦艽讲话。
  “那时,就能看到许多许多的喜鹊,为他们二人搭成鹊桥。”秦艽恰有其事的说道。
  “真的吗!”小九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秦艽笑着点点头:“真的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九期待的望着夜空,只有他才会信了秦艽的话,换了另一个,一定会娇嗔秦艽又在寻开心。
  “小九想不想看到呢?”秦艽微微弯下腰,低声问道。
  小九急忙用力点点头。
  “那小九亲我一下,好不好?”
  这话一出口,小九才意识到,秦艽是开玩笑的,顿时羞红了整张脸。
  秦艽哈哈笑着。看到他如此舒展的眉眼,小九顿时觉得,自己是为这一刻而活。眼下,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一半。他写的,不过是秦艽最爱问他的那个问题。既然开心如此重要,他希望秦艽,永远开心,永远幸福,永远健康。
  往后便又是忙碌的生活。
  秦艽总是很晚回来,好几次,小九都是在客厅等着他,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不知回了家的秦艽,看到客厅的灯为他而亮,看到有一人在守候他是什么心情。
  中元节那日,小九红着一张脸,扭捏了片刻,才对秦艽小声道。无非是叮嘱他早些回来。
  秦艽笑着应允了:“别看小九年纪小,这些个事情,还记得真仔细。”
  小九被他说红了一张脸。他走时好心情的,如同往日一般,捏了捏他的脸,可这天晚上,秦艽失约了。眼看已经九点,他还是没有回来。
  “我……我出去瞧瞧!”小九是怎么也坐不住了,说着,跑出了宅子。
  “九……少爷!”牡蛎赶忙跟在他身后。
  主仆二人站在大门口,张望着街上。平日里乘凉的人此时都回了家,只余下些烧纸的,间或夹杂着哭声,平添了几分可怖。
  等了许久,二人才瞧到秦艽的车开过来。
  “爷,您可回来了。我们少爷啊,一早就出来迎您了!”秦艽看到小九,自然是要下车的。这一下车,牡蛎就和打开了话匣子似的,不停的说着小九的好话。他有多么多么牵肠挂肚啊,他有多么多么的善解人意啊。秦艽只笑眯眯地听着,并不言语。半晌,牡蛎说完了,秦艽才打趣地说道:“小九这么喜欢我吗?”
  他揽着小九的肩,小九自然又不好意思起来。
  牡蛎在后面叽叽喳喳道:“那是自然!您都不知道,我们少爷有多在乎您呢!晚饭时就惦记上您了!”
  “是吗,小九?”秦艽一双含笑的眼望着他。
  小九不答话,脸却红的更厉害了。
  凑的这么近,小九自然是闻到了秦艽身上的味道,是烧纸的味道。
  临进家之前,小九仔仔细细的拍过秦艽的身上。恍惚之间,秦艽觉得,似乎这宅子,是有了一点家的味道的。夜半回来,有灯为自己而亮,有人为自己无眠。
  这样是好是坏,秦艽也说不清。
  “小九每天夜里等我回来,困不困?”秦艽是先洗完澡的,他靠在床上,也不知想了些什么,小九刚从浴室出来,他忽然就冒出来这么一句。
  小九没有思考的,马上回答道:“不困的。”
  “真的吗?”秦艽拉着小九上了床,亲昵地用额头蹭着他的“可是我觉得很过意不去,每天晚上都打扰小九,第二天小九要是在工作上出了什么差错,我的心里要多难过啊。”
  小九也不是个不识趣的,他明白了秦艽的意思,是让他回以前的卧室休息呢。他微微有些怔愣,不知该做出何种反应。
  “往后便不太忙了,我经常回来,我们还是一起吃饭,一起出去散步。”秦艽疼爱的揉了揉小九的头发“这几日就暂且分开,摇你跟着我一块操劳,实在叫我心疼。”
  看那神情,看那眼神,不似是作假。小九从来也不会去怀疑秦艽什么,他顺从的点点头。
  “好了,睡吧,晚安。”关了灯,两人躺在柔软的床上,小九感到秦艽熟悉的体温在靠近,他伸出手臂,温柔的把自己圈在怀中,他不由得一阵紧张。然而,想象中的事却没有来到——秦艽睡着了。
  或许,他真的很累吧。
  第二日,小九就换回了以前的那间卧室。一边收拾着许久不住的屋子,一边,牡蛎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再看小九,他还不自知这代表着什么。
  这个傻小子啊!
  按照秦艽的说法,分开睡对小九很好,可明显的,自己可以看到秦艽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尽管他依然坚持着,依然每天在客厅等着秦艽,可见到秦艽的时间还是几近于无。等啊等啊,小九就睡着了,有时是秦艽抱着他回卧室,但更多的时候,是胡管家过来,轻轻的唤醒他。
  每一次醒来看到胡管家包含着某种情感的面孔,小九就觉得很失望。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八月。
  马上要采购八月十五需要的食材等东西,胡管家瞧着小九整日就闷在宅子里,也不出去,也不和其他人结伴玩,远不像往日念书时,多少还有秦艽带着,至少有几分少年人的生气。他便对小九道:“少爷,眼瞅着就八月十五了,叫牡蛎跟着你,上街去采办一番,多叫几个小仆跟着,多买些也不怕。倒不着急,分个几日买,每天都出去走走。”
  他递给小九一张单子,零零碎碎写了很多东西。小九仔细地把它收了起来。
  许久没出门,乍一看到外面喧喧闹闹的,小九竟觉得有些陌生。头顶上的太阳明晃晃的照着他的眼睛,刺得他有些睁不开。
  “你呀,真是把一切都给了九爷。”小仆隔着他们有一段距离,牡蛎才敢和小九说这种话。
  “那也是……那也是九爷待我好呀。”小九小声辩解道。
  又是替秦艽说话。牡蛎不禁翻了一个白眼:“那是你不知道他待之前那几位有多好!吃穿自不必说,金银首饰也少不了。人家过得是什么生活?你再看看你,除了称呼是个少爷而已,其他的,哪样和公馆里的仆役有区别?”
  “我……”小九涨红了脸,他有心为秦艽解释,可又说不出个什么来。自然,秦艽是有给他零花钱的,可他穷惯了,不舍得花费什么,都有好好攒起来,心里还想着,等到好节日,送给秦艽点什么。
  “你什么你呀!”牡蛎瞪了他一眼,毫不掩饰对他手腕上银镯子的鄙夷“这玩意儿,也就能哄得了你!”
  她以为这镯子,是秦艽买给他的。这可是天大的误会,小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牡蛎猛地拉住小九的手臂,紧张兮兮的低声问:“九哥儿,那是谁呀?我没看错吧!那那那那——那不是紫苏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二) 下一篇:攻略对象她崩坏了 by 云散烟灭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