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幻想空间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夜里静悄悄的,与在戏楼的夜分外不同。戏楼的夜是热闹的,是喧嚣的,是红火的,回忆起来,竟觉得那里的日子或许更甜一些。紫苏同小九漫步在花园中,月光映照的她的脸更加苍白,仿若一张薄如蝉翼的白纸。
  他们二人也没什么好讲的,只在这花园里走着。紫苏步调并不是很快,二人享受着这夏日的风,以及这难得的宁静,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
  直到秦艽带着韩阳出来寻小九,紫苏只隔着老远的距离向秦艽福了福身子,也未对小九或是秦艽说什么。那眼光平静如水,并非春水的水,而是一潭死水的水。
  上了车,小九不由得有些担忧紫苏,从车窗不停地向后张望着,企图望到紫苏瘦弱的身影,可映入眼帘的,只有飞驰而过的街道与郁郁葱葱的树木。
  秦艽摸了摸小九的头发,他才连忙坐正,脊背都挺得笔直笔直的。
  秦艽不由得笑出声:“累吗?”
  小九连忙摇摇头。
  “那——小九玩的开心吗?”
  小九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秦艽觉得十分有趣:“小九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呢?”
  小九抿了抿嘴,好半天才小声道:“见到了紫苏,很开心,她过得不好,不开心。”
  “那么小九,过得好吗?”秦艽注视着小九低垂的头颅,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小九纤长的睫毛,在微微的抖动,然后那双小鹿般的黑色眼眸,毫无预兆的抬起来,望进自己的心里。他的眼睛像是会说话,即使不用言语,秦艽也明白,此时的小九,是心怀感激的。
  这一生之中,对于小九来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和自己相识。
  回到秦公馆,小九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身体微微一颤。
  “怎么了,小九?”
  小九踟蹰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今天是夏至。”
  秦艽愣了一下,大抵是这种寻常的日子他是从来不过的,又不同于春节,连小九到这里的第一个元宵节,端午节他们都是草草度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秦艽也会有“冬至的饺子,夏至的面”这一说。
  “好啊,那么小九,要为我煮面吗?”秦艽眼角含笑的望着小九。
  小九的脸通红通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激动,他轻轻点点头,向厨房走去。
  在这里住的这些日子,小九对这里也熟悉不少,倒是动作麻利的生起了火,煮起了面。秦艽说的本来也是一句玩笑话,看他做的如此认真,倒觉得趣味十足。他就那么抱着肩,靠在门边,看着小九煮好了面,用凉水过了一遍,才挑进瓷碗中,淋着由酱油、醋、香油这类调味品做成的简单汤汁。一转身,秦艽正在小九身后,惊得他差点摔了手中的碗。
  秦艽的大手及时捧住了小九的小手,他安抚的对他笑笑:“闻起来好香呀!”
  小九脸红的摇摇头。他这点粗鄙的手艺,放在吃过如此多山珍海味的秦艽面前,实在有点搬不上台面,他心里是明白秦艽这份体贴的。
  “我要开动了。”秦艽拿了筷子,随手在厨房里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捧着碗就开始吃面。
  这样的秦艽,看起来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也吃点东西吧,小九。”秦艽吃了两口,发现小九傻乎乎的站着,便说道。他这才挑了几筷子面,好似还是那个戏楼里的残妆,主子吩咐了,才敢有所动作,而不是秦公馆里的金九茂金少爷。
  “小九。”秦艽注视着仿佛小动物一般,一小口一小口吃面的小九“在我身为秦九爷之前,不过是个韩阳那样的副官,整日里跟在程战身侧,被叫错了名字,不能也不敢出言纠正。所以我们没有什么不同,知道吗?你可以在我面前,做真正的小九。”
  小九是知道秦艽这段过往的,但他不明白自己哪里给出秦艽这样的错觉。他迷茫的看着秦艽,他的眼睛,给了秦艽一个再确定不过的答案——在他眼前的,就已经是金九茂本人了。无论经历多少,他永远如此纯真,干净。
  “小九要一直这样。”秦艽看着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这样,我才会一直喜欢你。
  晚上两人还是回各自的卧室休息。尽管秦艽是抱着能一起睡的想法,但碍着小九脸皮薄,终是不敢提出。不过睡前,秦艽执意要给小九一个晚安吻,小九羞红了脸,秦艽的吻却像是故意落在小九的软软的嘴唇上,最后又印在小九的额头上。两个吻都带着属于秦艽暖暖的温度,小九整个人好像都快被秦艽融化为一滩水。
  “九哥儿!”牡蛎一直没睡,等着小九回来,乍一看到他,便喜笑颜开的迎了过去“见到紫苏没?”
  小九点点头。他不知该不该说紫苏的近况,若用小九的眼光看待,那自然是过得不大好的,一想到此,面色便不似刚进来那般。牡蛎何等聪慧,一语道破:“怕是侯家二爷待她不是那么好吧?”
  小九略有些难过的点点头。
  “你呀,总是操那份闲心。”牡蛎本就是个快言快语的,没忍住,不禁说道“哪一样生活,也不是她能选择的。”
  小九心中更加难过了。如果有选择,紫苏又怎么会愿意跟着侯二?她原本是可以跟着秦艽的,是自己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生活。小九内心产生一丝愧疚。他所拥有的,无论是秦艽的关爱,还是舒适的卧室,明亮的学堂,这些统统,是紫苏的。她可以为秦艽生下一儿半女,即使没什么名分,也好过现在。可自己呢?就这么始终跟在秦艽身旁,算是什么呢?第一次,小九开始思考他和秦艽之间的事情。他想着,总有一天秦艽会结婚生子,那自己又该怎么办呢?作为他的朋友,已经承了他足够的恩情,还怎么好意思继续叨扰他呢?
  第二日去念书,课间叶晓粤一蹦一跳的来到小九的课桌前:“小九,这个周末过得怎么样啊?”
  “还好。”小九不善言谈,努力在肚子里搜刮着话题“你呢?”
  “我嘛,没多大意思。”说着,叶晓粤就开始讲述她周末都去了什么地方。尽管她言语中处处透露着无趣,但小九却听的津津有味,生怕自己露了怯,许多感兴趣的地方也不敢追问,只眼巴巴的瞧着她,盼着能多讲一点,详细一点。
  “你都去什么地方了啊?”叶晓粤忽的话锋一转,倒叫小九有些措手不及:“我……我没去什么地方,不过是……不过是跟着九爷,去了侯家二爷那里。”
  侯二在桃源乡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侯二的府邸,那可是比叶晓粤去过的所有地方加起来还想要见识的地方,顿时她的两眼冒出和此前完全不一样的神采:“侯二爷的宅子,是怎么样的?”
  小九便回忆着记忆里侯公馆的样子,大门是什么颜色,警卫又有几个,花园里种着什么花,草地上长着什么草,通通细致的讲给了叶晓粤。
  她嘴上说着“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寻常人家的模样”可心里还是有些嫉妒,叮嘱着小九:“往后啊,你若是再去侯公馆,也带上我!”
  小九怔愣了一下,才有些羞赧的摆摆手:“这……这可使不得。二爷是九爷的朋友,我一个做……”他差点儿把“下人”这二字吐出来,连忙顿了一下,又说道“我……我哪里敢高攀二爷呢?”
  叶晓粤不高兴的撇撇嘴:“说来道去,你就是不想让我也见识见识这些桃源乡的大人物呗!”
  这下子可把小九急坏了,他不知怎么向叶晓粤说明,再单纯不过的人心里也晓得,能有几个人像秦艽秦九爷那样,不嫌弃他的身份与他结交的?嗫嚅了半天,小九也只说出一句“我不是这个意思……”可叶晓粤已完全没有倾听的欲|望,一扭脸,回了自己的座位。
  到了放学的时候,叶晓粤也不似往日,径自和几个女学生搭伴走着,只剩小九落寞的一人出了校门。今日秦艽恰巧得了空闲,便到书院门口等着,那挺拔的身姿,即便是不识得此人,也总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瞅上一瞅——嚯!可不是端着一副温文尔雅的好皮囊!
  小九老远就看到了秦艽,那脸上的惊喜表情,可真真的一分不差的落入秦艽的眼。每一丝,每一毫,犹如慢动作一般播放着。他秀气的眉慢慢舒展开,若有所思的眼刹那间绽放出明亮的光彩,薄薄的唇紧跟着扬起来,巴掌大的小脸都变得明艳动人。他的这只小鹿,就这样来到他身边,用细细的声音唤着他,“九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一) 下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