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幻想空间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虫声新透绿窗纱

  “啊!吊死鬼呀!”牡蛎尖叫着从望月砂的卧房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手中端着的托盘打翻了,发出瓷器破碎的声音,汤汁淋漓了一地。
  牡蛎被吓得不轻,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哭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家小姐、我家小姐上吊了!”
  戏楼上上下下顿时忙碌起来。哭声呀,尖叫声呀,男人说话的声音呀,女人低低议论的声音呀,全部混杂在一起,热闹的仿佛像是在过年一般。
  小九缩在门板后面,顶着一张素净的脸,张着一双如小鹿般明亮的眸子打量着哄闹的人们。
  只见得几个壮汉抬着望月砂的尸体从里间走出,活着时姣好的面容此时此刻却是死气沉沉,就连小九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心里想着:怪不得牡蛎被吓了一跳呢。
  人死了,固然是一件天大的事,可放在千面戏楼,放在生活在这里的大家伙面前,却也并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过不了几天,人们口中念着的“那位唱曲子顶好顶好的望月砂小姐”便会被遗忘在时光的洪流中。
  服侍望月砂的丫头牡蛎被指派去了小九那里。
  小九也并非什么名角,不过是需要救场时能上去唱两句罢了,和望月砂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戏楼里都说,主子一死,牡蛎算是失了宠了。
  这些个风言风语已是惹得牡蛎怨言连连,看到小九那窝窝囊囊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什么主子,什么丫头,我呸!”
  小九讪讪地笑着,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这牡蛎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但使唤起人来却丝毫不输于她们。小九平日里还要学戏,有时也要去做些端茶倒水的粗使活,等轮到自己上场时,连个帮忙穿戴画脸的都没有,牡蛎早不知道和哪个丫头小仆在角落里偷闲去了。
  戏楼里管事的桃源注意到小九还没上妆,皱了眉头走过来呵斥道:“残妆,马上就该着你上场了,你是怎么回事!今儿个可是有贵客要来,就连咱们的千老板也得出面相迎,你要是出了差错惹得那位不开心,仔细着点儿你的皮肉!”
  小九的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知、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快准备!”桃源举起手,佯装出一副要打他的样子,小九立即缩起脖子,抬起手臂——一看便知是位经常挨打的主儿。
  桃源口中的残妆便是小九的艺名。前头也讲过小九并不是什么名角,之所以又是指派丫头给他,又是安排他在桃源乡大人物光临的时候上去露一脸,表面上是为了顶替望月砂的位置,实则也有几分戏楼老板千面想要捧他的意思在里面。奈何这位是个唯唯诺诺的,心思完全没放这上面,白白浪费了千老板这份心意。
  今儿这出《贵妃醉酒》,是小九最拿手的。二黄小开门之后,六个宫女持符节上,小九在内一声“摆驾”随后徐徐上了台。
  原本是该同往日练习的那般,平平稳稳,妥妥当当,唱到最后,鞠躬退场,然后再老老实实的做一个不惹人注意的存在。然而今日,他却感到一股从未体验过得目光注视着自己,像是豹子,像是雄鹰,在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猎物。初上台本就怯场的小九下意识将目光投向看他那人,不由得浑身猛的一颤——是秦艽秦九爷!
  “海岛冰轮初转腾……”这一下可好,惊的小九脑海里一片浑浑噩噩,不论奏乐进行到哪,嘴里始终是这一句词。完了,完了,他整个人都被那人搞得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台下的观众起初是窃窃私语,后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起哄的,带头喝起了倒彩!
  “这个活祖宗啊!”桃源暗骂一句连忙上台打圆场“对不住啊,各位,对不住!今儿我们这个角儿啊,身体实在是有些不适……”
  秦艽看着楼下混乱的景象,眼中玩味的笑越来越浓。他端坐在贵宾席里,觉得颇有意思的轻轻啜了一口手中的香茗,与旁边一道轻纱后的人调笑道:“千老板,这位角儿可真是妙得很。”
  那道轻纱是极其轻薄极其柔软的料子,可隐隐约约看到其后坐着一位身姿曼妙的美人。他轻笑了几声:“原来是为了这出,还不愿去您老去的雅间,叫了我在这儿和您一道。您若是看上残妆,打声招呼便是,何苦逗弄那孩子?他胆子小得很。”
  “残妆……这名字可不大好。”秦艽口中念着小九的名字。
  喧闹的场面很快被接下来上场的紫苏压了下去。这姑娘是秦艽捧起来的,眼睛一望秦艽在二楼的位置坐着,也没在雅间,心里还是有着几分欣喜的,可惜秦艽却已有些心不在焉了。
  她雪白的手臂抱着一把琵琶,微微福了福身子,往那小凳上一坐,以指尖拨弄琵琶,微启红唇唱道:“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一曲刚毕,戏楼里喝彩的声音几乎要将顶子都掀翻了。旁的仆役和牡蛎打趣道:“您家那位角儿和紫苏姑娘也有的一比了。”
  讽刺的正是小九刚刚上台出丑的事儿。
  牡蛎脸上一红,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多嘴的东西!”
  单单要讲紫苏,那可真真生了副小家碧玉的模样,一眉一眼自然是含了千种风情在里面,任谁看都不像是风尘女子。学了新曲子,也是红着脸颊小声对秦艽讲“我给您留了位置”,秦艽喜欢的就是她这份干净,哪怕是经过粉饰。而秦艽中意的小九,也是生着张纯净面孔,偏他在戏楼里无依无靠,打小被人欺负怕了,看人的眼神总是躲躲闪闪的,总有股子偷着看的意味。哪怕卖的都是那份纯真,和紫苏一比,小九也是万万端不到台面的那一个。
  这边紫苏刚到后台,秦艽的副官韩阳便带着一众背枪的士‖兵先走了进来,秦艽这才慢慢踱着步来到紫苏面前,将一束花交到了她的手中:“今天紫苏小姐唱得真不错。”
  紫苏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后台这么乱,您怎么到这里来啦?”
  秦艽微笑着一边和她搭话一边环顾后台。明明那么多忙进忙出的小仆丫头,他却一眼看到刚刚卸了妆的小九。那是个少年人模样的孩子,清秀的很,生了副好皮囊,偏偏喜欢窝着身子,用眼角瞟着四周,难怪不讨喜。要秦艽看,还是在台上唱戏的时候要自信一些。
  “九爷,您来啦!”这么大的阵仗,也就秦艽搞得出。桃源一进到后台就瞧见,连忙讨好的冲他笑着,忽的一瞥,小九正在角落里磨磨蹭蹭的收拾戏装,又想到今天惹出的乱子,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向秦艽告退了一声,便直接来到小九面前:“你这混小子!我千叮咛万嘱咐还是出了差错!你怎么就死狗扶不上墙呀!”训了他半天,又没瞧见牡蛎的身影,更是气得鼻子都要歪了“牡蛎那死丫头呢?”
  小九不敢拆她的台,抿着嘴摇了摇头。
  桃源猜到那丫头也是偷懒去了,恨铁不成钢的用指头指着他:“残妆啊残妆,她横竖是一个使唤丫头,你不懂千老板把望月砂的丫头指给你是什么心意吗?榆木脑袋!”说着,他还是没忍住,狠狠地戳了一下小九的脑门“拿出点儿做主子的气派,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小九的声音好像蚊子在哼哼。
  桃源也清楚小九的性格,就是这么个唯唯诺诺的人。他叹口气,烦躁的挥挥手:“行了,行了,看到你就心烦!出去做事吧。”
  小九赶忙点点头。随着他转过身向外走去,那些个唱曲儿的,弹琵琶的,等等,等等,都用轻蔑的眼光瞧着自己。立时,他羞怯的双颊通红,头都抬不起来,想要立刻逃离,却差点儿撞到秦艽身上。
  韩阳黑着一张脸,恶狠狠的推开小九:“走路仔细点儿!”
  小九踉跄了几步,抬头一看是秦艽,想到自己在台上被他用那样可怕的目光注视着,浑身就控制不住的抖得像筛子一般:“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给您赔个不是!”
  “没事没事。”秦艽笑吟吟的拍了拍韩阳的肩膀,好脾气的对小九道“该由我对你说声抱歉才是。我的这位副官吓到你了吧?”
  和这个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小九的心脏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尽管他脸上挂着温和无害的笑,但那笑却到不了眼底,总让小九觉得眼前的人其实连心脏都是冰的。他慌张的摇摇头,甚至不敢正视他。
  秦艽自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凶恶之徒,反而因为天生一张笑面,看起来和和气气,是个好相与的人,哪怕一身军装也被他穿出了儒雅的味道。就算走在桃源乡,街边随便一个乞丐也会在提起“秦九爷”的名号时竖起大拇指:“那可是个顶好的人!”怎么会教一个无名戏子怕成这副模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朱魂》 by 牧秦 (三) 下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