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朱魂》 by 牧秦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朱魂下 20

 
男人的体温比记忆中还要炽热,吸引人儿主动靠近,贪恋地启唇迎合,所谓矜持羞涩早已抛至脑後,他怀著一颗渴望被爱的心,敞开自己的身体,任由**控制,任自己沈沦。
 
他的吻狂烈地像是要夺去他的呼吸,他在他身上烙下激情的证据,以手以齿以唇舌,每一寸肌肤都细细品嚐,连大腿内侧都不放过,甚至含住人儿最敏感的部位,温暖口腔的包覆立刻使它充血勃起,舌尖的顶弄使人儿忍不住颤抖,发出既舒服又难以承受的**。
 
男人持续舔舐套弄,直到鼓胀的性器在他口里射精,他将浓浊液体全数吞下,接著突然把人儿翻过身去,趴在床上背对自己。
 
丹朱还没意会过来,一根粗糙食指已经插入乾涩穴口,往甬道内部推进。
 
「唔……」双手揪紧身下的被褥,丹朱努力让自己适应体内异物。
 
他实在是太久没做了。
 
男人很有耐心,持续扩充小穴,等对方适应一指就再加入一指,手指在甬道里抽插抠弄,突然碰触到某个小小凸起,用力一按,人儿反应激烈地挣扭,颤抖地求饶:「不要碰那里……」
 
男人邪笑,知道那里是他的弱点,於是一再按压,给予接连不断的刺激,光是这个动作便引起强烈反应,人儿跨下刚泄过的疲软性器未经碰触又再度硬挺。
 
丹朱眼眶含泪,不自禁扭摆臀部,「不……不要弄那里……会受不了……」
 
「喜欢我这样爱你吗?」云海抽出手指,俯身将灼热气息在他耳边轻吐:「想要更多吗?朱儿……」
 
突来的空虚教丹朱咬紧下唇,潮红发烫的身体燥热难捱,他想要更多,想要男人平息他体内的欲火。
 
但是男人迟迟不给他,非要等他开口,丹朱急了。
 
「快点……」他难耐地扭著腰肢,媚态尽显,「不要这麽欺负人……」
 
云海拨开人儿披散的长发,露出雪白美背与柔韧纤腰,眼神充满情欲,他的美教人舍不得移开视线,勾挑著内心深处的渴望。
 
他终於愿意承认,是的,雾魑没错,他心里最想要得到的不是妖灵珠,不是长生不老,而是梦里那个触摸不到的人,也就是正在他身下备受**煎熬的蛇妖。
 
云海早就看出来了,丹朱就是他要找的人,只是迟迟不愿面对事实,他杀了这麽多妖怪,罪大恶极,结果为的却是另一只妖怪,命运实在讽刺,像在取笑他的所作所为,他却连反抗挣扎都做不到,因为心早已沦陷。
 
大手掰开两片丰满臀瓣,粉红小穴正饥渴地收缩著,男人挺腰将跨下的硕大阳具顶住穴口,撑开皱摺缓慢插入,逐渐推进到深处。
 
「啊……」丹朱满足地喟叹,觉得一直以来内心空虚的某个部份被填满了。
 
男人强壮身躯压下来,双手一左一右撑在丹朱两侧,他低头贪恋地嗅闻他的发香,亲吻颈项,同时挺腰从背後撞击著他的身体,炽热坚硬的男性象徵有力地占有属於它的领地,每一次抽出都有液体顺势从穴口流出,每一次顶入都直击那要命的一点,肉体撞击肉体的情色声音在室内清晰可闻。
 
「啊啊、嗯啊……嗯啊啊……」丹朱红著耳根子把脸埋进枕头里,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叫声太羞耻了。
 
「朱儿……」男人粗喘著喊他的名,突然抱起他跨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搂著人儿腰际,一手抚上细腻平滑的胸膛,捏住一颗挺立红肿的嫩蕾把玩。
 
丹朱红发凌乱,背靠著男人雄浑结实的胸肌,眉头微皱,脸上是既难受又欢愉的表情,「不行,太深了……啊、啊……」
 
男人的凶器由下而上刺进他的身体里,带给他巨大却又难以承受的快感,丹朱有种身体要被刺穿的错觉。
 
男人的大手握住人儿腿间昂扬竖立的性器上下套弄,指甲轻轻搔刮著根部,丹朱浑身触电般一抖,居然就这麽泄了。
 
「这麽快?」云海不满意地说:「我连一次都还没有呢。」
 
丹朱喘息如牛,完全答不上话,只能任凭摆布,再度被男人一双游移的大手挑起**,插在臀间的阳物更加大力顶撞,他几乎想求饶了。
 
云海邪恶的轻笑在耳边响起,「朱儿,夜还长著呢,别跟我说你不行了。」
 
这、这家伙……
 
丹朱骂人的话飙出口,却在男人的顶撞下变成一长串**,他纤细清瘦的身子被男人顶得上下颤动,激情的高温冲昏他的头脑,男人手臂强有力的束缚让他无处可逃,他被禁锢在欲海里,用整晚的时间一再领略**。
 
「朱儿,我喜欢你。」
 
恍惚间好似听见了什麽,一恍神却又将它遗忘,窗边洒进第一道曙光时,丹朱在男人怀里疲累地睡著了。
 
☆、朱魂下 21
 
那晚之後云海便跟屠妖军断了联系,也没有积极炼制妖灵珠,他最想要的已经得到,其馀的一切再也不重要。
 
追逐了这麽多年的影子,如今真实地拥在怀里,云海一刻也无法放手,他想抹去他眼里令人心疼的沧桑,用一生守护他的笑容。
 
「你干什麽老是跟著我?」
 
在厨房里忙碌却被男人从後方一把抱住,丹朱青筋直冒,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似乎不管他去哪里,云海都非要跟著不可,而且兴致一来就抱他亲他,甚至乾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丹朱已经在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打扫院子的时候和练剑对打时候,被云海软硬兼施地缠上来吃乾抹净了。
 
精力旺盛是很好啦,但就是烦人了些。
 
「我想时时刻刻都看著你。」云海直言不讳,脸埋进他的发丝里,「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好香。」
 
「哼,贫嘴。」丹朱想气都气不起来,被男人一抱骨头就软了,有时候他真气自己的心软与容易妥协。「你究竟要不要让我把午膳煮好?」
 
「可我比较想吃你……」一双大手又开始不安份地游走。
 
丹朱眉尾抽动,拉开腰间犹如八爪章鱼般吸力超强的两只大手,转身朝他挥拳,威胁著:「再乱来我就让你吃拳头!」
 
云海却捉住他的手於唇边一吻,「不管是床上的你还是生气的你我都喜欢。」
 
丹朱顿时脸颊烫得犹如滚沸的浓汤,结果想当然又被男人得逞,抱回房间翻云覆雨,一天到晚做这种事,他的腰没有一天不疼。
 
要是被他那些徒弟看见,他身为师父的威严形象就毁了。
 
「为什麽你的腹部会有一道疤?」做了这麽多次,云海终於忍不住开口问,妖怪有自我疗伤的能力,丹朱之前被古尔咬伤两个血洞也没留下一点痕迹,为什麽身上却有一道疤呢?
 
丹朱自嘲地笑著:「是啊,我也不明白为什麽有这道疤。」
 
这一道疤是丹朱心里的痛,无论如何去除不了,他感到既疲累又挫败,不知道再继续下去有什麽意义?
 
所谓的了结不是让云海爱上他吗?难道他会错意了?
 
丹朱的回答教云海不明所以,丹朱比他年长,阅历丰富,心事也藏得很深,对他而言丹朱像一团迷雾,摸不著也看不透,即使拥有他的人,云海却无法肯定能够拥有他的心。
 
丹朱推开他,起身穿衣,「别说那些了,我没吃午饭,肚子正饿著呢,这会儿填饱肚子先,没空陪你温存。」说完头也不回离开,到厨房张罗去了。
 
当云海再度跟来厨房时,丹朱正掀开锅盖查看,大量蒸气迷蒙了视线。
 
男人好奇地靠近,探头往锅内瞧,「你在煮什麽?」
 
「当然是煮我最爱吃的薏仁莲子凤爪汤。」丹朱重新閤上锅盖,满意地道:「炖半个时辰就可以上桌啦。」
 
云海不是很满意,「就这样?我的芙蓉肉卷和蒜泥白肉呢?饭桌上怎麽能够没有肉?」
 
「鸡脚就是肉。」丹朱斜睨他一眼,「不吃拉倒。」
 
云海嫌恶地皱眉,「鸡脚?我才不吃那种小家子气的东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朱魂》 by 牧秦 (二) 下一篇:戏子残妆 by 好大一坨兔子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