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朱魂》 by 牧秦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朱魂 上 36

 
「你不希望我忘了跟人类一起生活的日子,才要我盖房子吗?」
 
「错!」这个笨徒弟!丹朱顺手敲了他一记,翻著白眼道:「我要你盖房子是因为将来那间小屋会不敷使用。」
 
玄黄抚著头顶肿块好哀怨,原来是他想太多。
 
「等孩子大了再盖也来得及,干什麽非得现在动工……」他喃喃抱怨。
 
「因为我高兴!」丹朱挺著大肚子,理直气壮。
 
窥看未来的本领是一种天赋,一般人只能学到皮毛,自然难以理解其中的奥妙与矛盾,丹朱甚少使用这项才能,未来不可能改变,预知将要发生的事只会为自己带来困扰,他不占国家大事,不卜人祸天灾,只是偶尔无聊的时候,会算一下诸如「将来会不会有其他人加入他们成为伙伴」之类的占卜。
 
所以……不盖房子真的不够住呢。
 
当玄黄又埋头做木工时,丹朱就坐在一旁看著,单手抚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唇边挂著神秘的微笑。
 
孩子,即使我的命运坎坷也无妨,我会让你拥有不一样的人生。
 
 
  建屋工程进度缓慢,玄黄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刚搭好屋架子,丹朱就生了。
 
只见躺在床上的清瘦男人蹙著眉,冷汗涔涔,拚命用力把孩子挤出产道,完全不喊一声疼,玄黄紧张兮兮就战备位置,伸出双手等著接住孩子。
 
那是玄黄这辈子最想骂娘的一天。
 
什麽接生就是孩子生出来时接住他?简直鬼扯!
 
事後他翻了医书,才晓得完全不是那麽回事,孩子顺利滑出产道实在是他运气好,玄黄真不晓得万一难产该怎麽办?
 
这麽重要的事情居然不教他,光要他盖房子,玄黄在心里抱怨连连,在丹朱面前却不敢说一个字。
 
「你儿子长得一点都不像你啊。」玄黄抱著清洗乾净的婴孩来到床前交给丹朱,惊奇道:「如果不是帮你接生,打死我都不相信他是你亲生儿子。」
 
丹朱抱著孩子细看,小婴儿拥有一头浓密黑发与……「紫眼?」
 
他和那个男人的孩子竟有一双紫眸?
 
丹朱望著婴孩的纯真睡颜无言良久,末了决定道:「就叫他紫玉吧。」
 
与人类混血的孩子跟纯种妖怪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永恒的生命,他可能活五百年、一千年或更久,可到最後寿命终究会走到尽头。
 
紫玉从小体弱多病,热了点就中暑,冷一些就受寒,幸好另一半属於妖怪的基因发挥保护能力,即使没有药物辅助也总能在刚生病不久便获得缓解。
 
丹朱医术高超,自然想尽办法改善儿子多病的体质,他时常下山搜罗名贵药材来为紫玉调养身子,并从儿子还小的时候就开始教他习武,盼能健体强身,丹朱很满意地发现,紫玉对於练武比玄黄勤快多了。
 
「我的儿子当然要比那只笨老虎强。」
 
玄黄实在忍不住抗议:「你提到我的时候一定得加个『笨』字吗?」
 
「义父不笨呀。」小男孩单纯说出自己的看法:「他只是对练剑没兴趣。」
 
这下玄黄可乐了,「你看,连紫玉都帮我说话,我总算没白疼他。」
 
丹朱挑了挑眉,「小黄,房子盖好没事做了吧?师父我这儿有本新剑谱,限你一个月之内练成,不然就剥了你的皮!」
 
玄黄当场垮下脸,「你、你就是非要整我不可……」
 
「少说废话,还不快去练剑。」
 
这只老虎在山上待太久,成了懒骨头,妖怪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最佳状态以应付突如其来的各种状况,玄黄和平日子过久了,欠缺警戒心,若是不在适当时候出个难题好好磨练一下,哪天会连剑怎麽拿都忘记。
 
小男孩在两位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与教导下,心智健全健康快乐地长大,但在他的心里始终有个疑问不敢问出口,一直到了十七岁那年,他终於鼓起勇气。
 
「爹爹,我有娘吗?」
 
玄黄当场被热汤呛住,咳得满脸通红。
 
丹朱先是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放下筷子,长叹一声,开始对儿子解说妖怪的特性,钜细靡遗描述自己如何辛苦怀胎生下他,说了半天就是绝口不提某个人。
 
紫玉默默听完,了解地点头,「所以爹爹就是娘啊,我懂了。」
 
这个话题似乎勾起丹朱的伤心事,只见他低头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气氛一时僵凝,害玄黄也没胃口吃饭,连忙换个话题。
 
「对了,紫玉到现在都没有下山过,咱们挑个日子带他到人类世界见见世面可好?」玄黄试探地提议道。
 
丹朱想了想,确实该让儿子出去见个世面才是,「好吧,择日不撞日,咱们今天就去,顺便买些药材回来。」
 
算算日子,丹朱也已经五年没有下山采购药材,紫玉的身子养壮了,便不再需要额外进补,原本料想短短五年时间,人类世界的改变应该不大,谁知这回下山,一切都变了。
 
人类仇视妖怪,杀害妖怪,视妖怪为世间祸害。
 
朱魂 上 37
 
普通人类并无分辨妖怪的能力,他们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事,需要提防的是那些专门追捕妖怪的人。
 
「屠妖军?」
 
「是啊公子,最近这几年刚窜起的屠妖军遍布各地,虽说是为百姓除害,但现今战火频仍,局势动盪不安,大家只求平安度日,哪里管得著妖怪的死活呢?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妖怪长什麽模样,依我看哪,为民除害倒未必,云家的主事者组织军队屠杀妖怪肯定别有目的。」
 
丹朱眼神深沈,「云家主事者?」
 
「就是燔阴城的云浩英,听说是个厉害角色,很多妖怪都死在他手上。」
 
云浩英……屠妖军……
 
不寻常,很不寻常,他得去燔阴一趟。
 
丹朱打听完情报後回头找到玄黄和紫玉,两人正在路边看斗鸡,跟著围观群众一起鼓噪呐喊,丹朱挤进人群里头把他们揪出来。
 
「你们先回去,我要去燔阴一趟。」他神色凝重说:「云家不会毫无理由组织屠妖军对付妖怪,我必须查个清楚明白。」
 
「你独自闯入屠妖军大本营太危险了,我跟你一起去。」玄黄难掩担忧。
 
「不行,你带紫玉回家,别来扯我後腿。」丹朱断然说道。
 
「我一定要跟。」玄黄固执道:「难道以你的能耐保护不了我们两个?」
 
这浑小子竟然对他用激将法,笨徒弟变聪明了嘛。
 
「好,你们可以跟,但只能跟到城外。」这是他的底限。
 
「行,咱们这就上路。」
 
他们使用瞬移术,转眼间来到燔阴城外,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丹朱先替他们寻了隐秘的藏身处,待到黑夜来临便独自潜入城内,花了一些时间找到云家气派恢宏的华丽府邸,悄悄翻墙入内。
 
避开几个巡逻的护院,丹朱压低身子,脚步无声朝唯一灯火未灭的厢房而去,来到窗下竖耳聆听房内的动静。
 
「这两只妖怪你要怎麽处置?」一个女人的声音问。
 
妖怪?丹朱将窗纸戳破一个小洞,透过洞口望进房里,隐约看见一名金发青年被五花大绑压跪於地,视线所及之处还有一个长相姣美的女人,双眉间的阴狠之气却破坏了那份美感,丹朱仔细听著下文。
 
「不满五百年的内丹毫无用处,但也不能纵虎归山。」另一个冷酷无情的低沈声音道:「杀了却也可惜,不如断了四肢筋脉,废除妖力,终生成为我云家的奴隶,我要让世上所有的妖怪都看见,咱们云家不只有能力与他们相抗衡,还有能力把他们踩在脚下!」
 
好狂妄的男人!
 
丹朱被挑起怒气,人类想把妖怪踩在脚下,再过一万年也不可能!
 
「这主意不错,不过在此之前……」女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充满嫉妒,「我要毁了那小子的脸!」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朱魂》 by 牧秦 (一) 下一篇:《朱魂》 by 牧秦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