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朱魂》 by 牧秦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朱魂 上 01

 
弋沙与大齐、云台并列为三大强国,其国土位於大齐北方,一到冬天尽被大雪覆盖,因此环境更为严荷,地势不如大齐优越,农作收获不如大齐丰盛,人民生活艰难,主要依靠马、牛、羊和骆驼等牲畜的毛皮,还有各种香料、烈酒和奶制品的买卖维生,国力并不富强。
 
弋沙开国皇帝在位十七年,励精图治,积极开发财源,与大齐建立良好关系,加强两国贸易,弋沙在他的统治之下逐渐摆脱战後的贫困,但还不算强盛。
 
二代皇帝在位二十三年,沿袭先皇的政策努力振兴经济,成果丰硕,然而到了第三代皇帝却渐走下坡,牲畜不明原因大量死去,天候异常,夏季农作减少,严冬期比往年更冷更久,诸多异象引起人心惶惶,认为大灾难将要降临。
 
皇帝不得已在国师的建议下举行祈福大会,献上丰盛祭品,祈求上天莫要降灾於弋沙,结果非但无效,灾害反而更严重了。
 
束手无策之际,一个女人的出现适时解救弋沙人民於水深火热之中,她向皇帝献上家传宝珠,表明只须供奉在祖庙里,弋沙国运将会好转。
 
「你是大齐人,却向朕献上珍贵宝珠,其心可议。」皇帝无法信任她。
 
「民女家道中落,且大齐已无民女容身之处,故前来弋沙寻求庇护,民女献上宝珠只求换来一处安身立命之地,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皇帝半信半疑,全是因为国内灾情告急才姑且信她,亲自举行仪式将宝珠供奉在祖庙中,日夜参拜,说也奇怪,大雪忽地就停了,牲畜也不再莫名死去,春天终於姗姗来迟。
 
皇帝非常高兴,赐给女人金银财宝、土地和华屋,她於是顺理成章在弋沙国住下,努力钻研云家秘术,设法让自己永生不死。
 
这个女人就是云海的妻子,梁浣绢。
 
她之所以离乡背井来到弋沙,有三个原因。
 
其一,云家的主事者,也就是她的丈夫下落不明,任凭她派出多少人都打探不到他的消息,少了云海当家,云家迅速没落,从云端跌至谷底,她需要金援,需要後盾,如风中残烛的云家迫切需要一线生机。
 
其二,云家在全盛时期作风嚣张狠厉,因此得罪不少人,如今衰败了,势必引来仇人报复,远离大齐躲到偏僻北地会更加安全。
 
其三,她献给弋沙皇帝的宝珠乃云家世代相传的「佛藏天眼珠」,那里头藏了一个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为了确保秘密永远是秘密,她不惜献出家传宝物,让它被供奉在庄严神圣的祖庙里,由弋沙皇室来帮她看守她的秘密。
 
佛藏天眼珠是一颗流光异彩、如鸡蛋大小的透明珠子,也是极为厉害的克妖法器,她要那个男人连死都不得超生,所以杀了他之後,将他的魂魄连同她的恨与怨一起收在宝珠里,那个男人是妖,魂魄一旦被困於法器中过久,必定魂飞魄散,化为一缕轻烟消逝。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他的道行之高超乎她的想像,适用於一般妖怪的规则不能用在他身上,佛藏天眼珠虽是上古神物却顶多只能困住他,没法儿让他魂飞魄散。
 
被困在佛藏天眼珠里的四百年岁月他想了很多事,回忆人生路上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好人与坏人,战乱与和平,朝代更替,时序演进,却惊觉每一段过往记忆里都有某个人的影子。
 
云海……
 
或许,结局早已注定,从他遇见他的那一天开始。
 
 
  丹朱,是他给自己起的名字,只因为那一身赤色无瑕的蛇鳞红得野豔似火,能随光线角度变换不同深浅色泽,妖异而瑰丽,世上再没有第二条跟他一样美丽的赤蛇,再没有第二个像他一样风情万种的蛇妖。
 
他早已忘了自己从何而来,似乎从他出生那一刻起,他就是个孤儿,记忆中他总是孤孤单单,流浪千里四海为家,那时候的世界人类稀少,群聚而居,使用石器为工具,并以渔猎为生,还是一条小蛇的他游走在蛮荒与人类村落之间谋求生存,对那时的他而言,活著最大的目的就是不饿死,不被人类捉到。
 
後来,赤蛇渐渐成长,随著蜕皮次数增加,他的体型也与日俱增,成为一只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蛇,无法再游走缝隙捕捉老鼠而不被人类发现,於是,他只能投入蛮荒,到处捕杀小动物,设法让自己活下去。
 
那是一个对人类而言不易生存的时代,对他而言亦然,他庞大的身躯与鲜豔体色容易招致猎人追捕,躲藏不易,於是他只好远离人类村落,遁入深山野林,过著与世隔绝的生活。
 
 
作家的话:
 
大家不会以为故事一开始就是丹朱和云海纠缠不清吧?
 
NONONO,云海要後面才会出现,
 
丹朱会先遇见云海的前世,还有遇见玄黄明旭白夜水静,
 
然後再生下紫玉,之後才会遇见云海,甚至紫玉的归宿也有交代,
 
所以这是一篇生子文,爆字数的生子文,
 
云海和丹朱的爱情故事是其次,这篇文主要是描述丹朱的一生,
 
有很多人物会上场,当然温文也会出来客串,
 
看过狐里狐涂的亲们应该已经知道梁浣绢的下场了,
 
现在牧秦得想办法让丹朱活过来,很头疼,唉,早知道就不让他死掉了。
 
朱魂 上 02
 
转眼不知多少年过去,森林成为他的地盘,动物们都怕他,因为他已经长成能够吞下一只鹿的尺寸,而他却对自己体型造成的威胁浑然不觉。
 
直到有一天,森林闯入陌生人类。
 
那是一对夫妻,他躲在暗处观察他们很久,丈夫对妻子呵护备至,妻子望著丈夫的眼神是全然信任与深情,两人急著赶路,於是抄捷径穿过森林,他听见丈夫对妻子说:「天黑前我们就能离开森林到附近的村庄,涿鹿那边的战事应该不至於延烧至此,你一路跟著我奔走避难,著实委屈了。」
 
妻子笑著摇头,「能与你福祸相依就是幸福。」
 
他很羡慕他们的恩爱,因此悄悄跟著,从他们的言谈中得知时代已经不同,人类不只学会农耕,村落也进一步发展为城市,这对夫妻就是以耕作为生。
 
森林里有狼群,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各在各的地盘上称王,眼见那对夫妻向狼群的地盘而去,他不假思索挺身而出挡住去路,希望他们能绕道而行。
 
女人尖叫,男人拔出武器将妻子护在身後,勇敢与巨蛇对峙。
 
妖异的翡翠绿眼眸直盯著人类瞧,赤蛇立起粗壮身躯,竟比一名成年男子还高出许多,在人类眼中他是不折不扣的怪物,而他却没有自觉,直到铜制刀刃刺进自己的身体时他才痛得一缩,心里有受伤的感觉。
 
「趁现在快走!」男人拉著妻子改道往另一个方向匆忙逃离,没有多馀的心思去想怪物为什麽让他有机可趁又为什麽没有追赶他们?
 
赤蛇怔怔望著两人离去的身影,直到完全看不见了才调头回他的老窝,完全不顾流血的伤口。
 
方才近距离的短暂接触让他看清他的脸,莫名地胸口一颤。
 
生平第一次,他想知道那个人类的名字,然而他却再也不曾见过那个人走入森林,不曾见过他踏进他的地盘。
 
他等待多年,期待有朝一日能再见到他,结果他等到的却不是想见的那个人。
 
一名白发红眼,肤色雪白,面容冰冷的男子闯入他的领域,无惧於他摆出的攻击架势,神情高傲地说:「赤蛇,是时候该化为人形了。」
 
他不认识他,更不懂他所言为何?人形?蛇怎麽可能变成人呢?
 
「是我捡拾蛇蛋,以法力助你孵化,使你一出生便是拥有妖力的蛇妖,经过八百年的历练,你的妖力已经足以化为人形,随我来吧,我将助你登上颠峰,成为盘古开天以来第一只能够化为人形的妖怪。」
 
他是……蛇妖?
 
当他朝他伸出手,眼中温和光芒化解他心中的惊疑与不安,懵懂的赤蛇挪动身躯,腹部贴著地面滑行,迎向那双温暖可靠的大手,迎向自己命运多舛的一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酒葬》by 青琦_ (三) 下一篇:《朱魂》 by 牧秦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