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酒葬》by 青琦_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强强 虐恋情深 恩怨情仇

     ☆、第 17 章

 
  天注定这世道是不让任何人安宁的,某一天从绛都传来消息,说执政荀瑶准备再去伐郑了。
  赵无恤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就回想起了他还是赵氏太子时的往事。
  荀瑶的用心倒是不难理解。过去,范、中行氏世代为卿,在晋国叱咤风云,如今他们逃至齐国,依附于齐国的权臣陈氏,即之前荀瑶生擒的颜庚的主君,寄人篱下、苟且偷生,不足为患。甚至有人猜测,过不了几代,范、中行的后人就将沦为普通国人,在临淄郊外耕田了。
  然而,晋国现在与那些在范、中行氏遭逐时窝藏他们,与智氏等卿族为敌甚久的齐、卫、中山等国,仍有着深切的仇恨,晋国国内的土地又基本被分割完毕,卿族要想不挑起内战,就只向选择敌国扩张。这其中,郑与晋有宿仇,郑国的当权者痛恨赵鞅、痛恨晋国已久,对新任的荀瑶就更没有什么敬畏之心。况且,当年荀瑶伐郑时因与赵无恤产生分歧,被楚国人钻了空子,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再度出兵讨伐,对于赵无恤来说不是什么很可吃惊的事。
  可伐郑的消息一出,国中却起了议论,说郑国原本就是难以征服、摇摆不定的国家,在晋国全盛期尚是如此,何况晋国这些年动乱频发,状况已大不如前,连前任执政赵鞅那么厉害的人物也无法叫他们屈服,荀瑶却因为个人的私心穷追不舍,吃了亏也不肯放弃,可见此人心胸狭隘。
  不过又有一种说法是,荀瑶在齐国得过胜,这次对郑国倒也未必会败。荀瑶出征只带智氏部队,倒没有惊动其他同僚——虽然赵无恤觉得这只不过是因为他特别傲慢罢了。
  对于此事,赵无恤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他在封邑依然按部就班、但也毫不松懈地为向北吞掠的战争做着准备,用姐姐和姐夫的性命换来的代地,他绝没有疏忽,他一面教育早死的长兄留下的年幼的儿子,一面在那里养殖胡马,训练军队,准备以代为根据地,掠夺中山的领土。当然,赵无恤还记得在他夺取代地的同时,荀瑶攻灭仇由的事,他也很清楚仇由是中山国的屏障,荀瑶的真正目的是那个鲜虞族的国家。在这方面,赵无恤丝毫不打算让步,赵氏和智氏终有一争,他铭记这个结局,并且从未想过回避。
  齐国的军队从临淄出发了。郑国眼看荀瑶前来讨伐的军队驻扎在桐丘,就要展开攻击,立即派人去齐国请求救援。齐国曾经当过霸主,如今还没有从这个梦里醒来,原本就是爱和晋国争的,何况掌权的大臣陈恒与荀瑶有旧怨。据说陈恒一接到郑国的驷弘求救的消息,便立刻进宫禀告国君,出来以后,召集上次在和荀瑶的战争中阵亡的士兵的家属,向他们宣告这次自己将要亲自向荀瑶宣战,为他们的亲人报仇。这自然让那些孤儿寡老们振奋了一阵子,朝会举行了整整三日,国人的情绪涨到了最高点,陈恒收到无数的欢呼声,所有人恨不得立即同晋国开战。
  出征前,陈恒以士之礼,用两匹马拉的车接来了颜庚的儿子,颜庚在此前被俘而死,陈恒因此与荀瑶结怨,这回便请示了国君,叫他的儿子做先锋。陈恒将他叫到车前,亲自对他说:“你父亲是我的重臣,却因隰之战丧命,我一直有心替他报仇,然而这样的末世,国中动难实多,竟一直拖到现在,这次是依照国君的命令出征,希望你前去拜谢国君,万万不要辱没了你父亲的名声。”颜庚的儿子叩首答应。
  于是便带着齐国的国君一起出发,向桐丘方面行去,随行的还有被赶出晋国、投奔齐国的中行氏,阵仗着实非常浩大,是荀瑶未曾预料到的。而且陈恒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即使从者众多,一路上军队还是十分整肃安静,军心稳定。以至于大军过境,沿途居民却尚未察觉。
  虽然有了齐国的撑腰,可荀瑶的军队驻扎在郑国境内,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晋国的实力毕竟不容小觑,何况是这位狡猾又贪婪的荀瑶领军,举国的人心惶惶,祈祷齐军早日到来。齐国军队到了濮水边,却因为天降大雨,河岸湿滑而不能渡,只得暂时停驻下来,这时郑国人已经等不及了,郑国大夫国参派人央求陈恒不要停滞不前,恐怕齐国的军队还没到,晋国就抢先展开进攻,届时郑国无法抵挡。陈恒只得更改计划,冒雨出军,人们传说他身上穿着蓑衣,手中拄着拐杖,站在坡上,号令三军渡河,模样非常果敢英勇。他亲自推动陷入泥水的车辆,鞭打停步不前的马匹,使得齐国的军队片刻不耽搁地继续前进了,同时,陈恒的贤名和他的军队的情形,也传到了荀瑶的耳中。
  荀瑶虽然个性傲慢,不过并不愚蠢,知道齐军来势汹汹,自己没有足够的准备,恐怕难以取胜,反倒要折些兵马。他不愿意承受这样的损失,便对家臣说:“我只打算攻打郑国,没打算和齐国一战,既然变成了如今的情形,那就让齐国人如愿一回好了。”准备从郑国撤兵。
  可是临走之前,想到两次伐郑皆无成果,这几年来年雪耻的愿望必须再度放弃,就此回到绛都,长了这个虚伪的陈恒的志气,荀瑶又很不甘心,他倒不至于怀疑自己的能力,这时候蠢蠢欲动的是他残酷的内心,为了纾解那可怕的作恶的**,他决心想法子戏弄一下陈恒,以示自己的威风,叫他明白他根本算不上取胜,郑国总有一天会屈服于晋。陈恒在齐国的得势不亚于荀瑶,侮辱陈恒就是侮辱整个齐国,荀瑶却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异常兴奋有趣,或许侮辱齐国在他心里也算不上什么——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是会让他忌惮的。
  陈恒到达郑国境内时,得知荀瑶收到战报,撤兵离开了。桐丘的危机解除,郑国人十分感激。齐国的军队就没有再前进,原地修整。但是,军中不知怎么忽然起了一股谣言,说荀瑶并没有走,他带着千余轻乘埋伏在四周,准备趁着齐军不注意的时候冲出来偷袭,一举全歼齐军。因为这个说法,军中许多人夜里睡不好觉,一有什么动静就异常恐慌,以为荀瑶攻来了。连中行氏也轻信谣言,煞有介事地同陈恒商议对策,陈恒确认了一番周遭的地形,又向郑国人询问情况,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荀瑶眼看无法取胜,最后还要搞鬼,搅他一下子,陈恒觉得十分头疼。
  第二天,又有一个晋国的使者主动找上门来,说主君荀瑶有话要带到。陈恒召见了他,此人就在军帐内陈述主君的问候,这人十分忠诚,即使连主君的语气也学得很像。荀瑶的口信说:“虽然您是齐国的臣子,但您的祖先是从陈国逃难来的公室。陈国的灭亡,少不了郑国的缘由,那个住在株林的人把陈国搅成了什么样子,您难道不记得吗?我们国君派我来讨伐郑国,不为别的,正是怜悯陈国,要为您报仇,没想到您却不领情,既然如此,我国又何苦为您操心呢?不如退了兵,顺遂您帮助仇敌的愿望吧!”
  荀瑶向来擅长诡辩,这一番强词夺理的说辞,连古时的旧事也翻出来,切实地激怒了陈恒,陈恒是齐国的权臣,身份高贵,哪里受过这种侮辱,顿时气得拂袖而起,咬着牙齿发抖了好一会儿,方指着使者的鼻子道:“你是使者,按照礼节,不该杀你,你回去告诉荀瑶,喜爱欺凌别人的人,自古以来就没有好下场,智氏要亡了!”
  这个预言传回晋国国内,一下子砸在了赵无恤头上,赵无恤站在北地新修建好的城门上,伸手抚过冰凉的砖石,沉默地听着,望着晴朗干燥的远方。他把陈恒的话深深记在心里,想象着预言有成真的一日。赵无恤现在很知道,荀瑶对他的侮辱不过是一种习惯,荀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晋国和齐国的关系更恶劣了,对荀瑶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他太过于自信了。他的血管里流淌着酷虐的血液,侮辱别人早已成为了他的习惯——任何人。赵无恤默默地俯视新建成的城阙下守卫的赵氏士兵,甚至能想象出听见陈恒暴跳如雷的消息时,荀瑶嘴边浮起的得意的微笑,他优美的姿容势必因此变得更加优美,好像食腐的蝴蝶鲜亮多彩的鳞羽。
  荀瑶知道陈恒的预言,果然不以为意,大笑道:“陈恒是杀过两个国君的人,却装模作样地谈论礼节,他自己不觉得难为情么?”
  荀瑶回到绛都之后,马上就知道他出征这些日子里,赵无恤在赵氏领土的北境修建了一座城门。那是他在入宫去见晋宗室的公子忌时得知的,公子忌的血脉相当高贵,算是荀瑶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晋国有个规矩,除了继承君位的嫡子以外,其他旁支公子不许留在国内。这规矩由晋献公的夫人骊姬定下,骊姬害怕别的公子会作乱,影响她的儿子继承君位,就逼迫晋献公和大夫们在神灵前发了誓。后来骊姬虽被诛杀,由于各大家族的利益,这规矩倒也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幼年住在周地的晋悼公回归继承君位,为了削弱各大家族,加强国君的权力,开始起用自己的兄弟,情况才有所好转,但留在国内的宗室仍是不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酒葬》by 青琦_ (一) 下一篇:《酒葬》by 青琦_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