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好受承双 by 叫我小肉肉肉肉强强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古代 宫廷江湖 强攻弱受 正剧

 ☆、楔子

 
夏日的夜晚,天空惊雷阵阵,大雨倾盆,似乎是要把整个城镇都给冲刷跑一样的大雨让所有人都闭门不出,这种天气就算是打伞也会成了落汤鸡的,谁还愿意出门。
然而,送子娘娘可不会看着老天爷的脸色行事,城东刘员外家,一个貌美的妇人正在艰难地生产中。
妇人生产,本来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事情,一般只要一个有经验的产婆,再使唤上几个手脚勤快的丫头,再困难几个时辰也能完成生产。可这家奇怪就奇怪在,闺房中接产的并不是产婆或者丫鬟,而是一个身着白衣,面色冷淡的俊逸男子,而产婆与丫鬟们都像是睡着一般歪歪扭扭地倒在房间的角落里,不省人事。
这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女子的贞洁那可是比性命还要紧的事情,这身子若是被男人看了去,将来还有什麽脸面存活在世上?
那接生的男人却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他不断刺激着产妇的几个穴位,一边用清冷的声音鼓励着产妇再加把劲。
「马上就好了,你深呼吸,接着用力。」听着美妇惨叫,俊秀男子心中紧张,面上却不显得慌乱。这是他第一次给人类女子接生,关键是,将要出生的孩子是他以及他们全族的希望,他不能想象如果再遭遇到一次失望,对自己将是怎麽样的打击。
这些年来,他遍访神州,不断寻找卦象中显示可能会找到符合他要求的新生儿,可每次都是一场空,而且现在,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寻找了,如果这个孩子还不是他要的,那他只能愧对全族的期待,铩羽而归了。
「柳先生......我......我好痛......」产妇痛的满头大汗,几乎气若游丝,感觉像是用尽了最後一丝气力,终於听到男子冷淡中透着一丝高兴的声音。
「出来了。」柳慕言剪了脐带,将满身血污,哇哇大哭的孩子抱入事先备好的襁褓中,他几乎难以掩藏心头狂跳的兴奋感,连一贯的淡然都保持不了,抱着孩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柳先生,是男。。。是女?」产妇忍着最後一丝清明,强打起精神问道。
「是个男孩,你放心,一会产婆醒了,就会见到比边上的死胎,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会好好照顾他,将他养育成人。」柳慕言破天荒地出言安慰了产妇,但是在孩子性别的问题上,他撒了谎言,这孩子哪里是一个单纯的男孩,而是同时拥有男性器官和女性器官的双性之体,也是他一直心心念念,踏破铁鞋寻找的孩子。
当然这些产妇就不需要知道了,她只要知道自己生下了个健康的男娃,又交给了一个可靠的人,无需让孩子成长在这麽一个人间地狱里,便足矣。
美妇虚弱地笑了一下,安静地昏睡了过去。而柳慕言则给昏迷的众人闻了解药,乘着他们还没醒过来,抱着孩子使出绝佳的轻功离开了满是血腥味的房间。
作家的话:
新坑3更,此篇是《爱你就玩坏你》里师傅的故事,是披着人兽3p产子重口皮的小清新治愈温馨呆萌无虐文。。
第一更
 
 
 
 
 
☆、1.竹马好友
 
柳宜生从小就觉得他那个人前高贵无双的祭祀爹爹对自己一点都不好,他性子冷淡,对他又严苛,让自己小小年纪就学这学那的,自己学的好那是从来都没有奖赏的,学的不好就免不了一顿责罚,比如现在,他不过是不慎打破了爹爹培育药虫的一个器皿,就被爹爹罚着站在门口抄家规,不抄满二十遍不能回去吃晚饭。
他委委屈屈地嘟着嘴,不就是毁了一个药虫嘛,他再去抓不就是了,给他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恢复原状,为何要罚他顶着酷日抄家规,谁都知道他最恨的就是写字,每次学堂的作业都是那两兄弟帮他做的,更何况还要抄二十遍,直接把他晒死还比较直接。
眼看着太阳都西下了,肚子不争气地开始叫,早知道午膳就多吃些,现在又饿又累,还不能坐下来休息,也不能吃晚膳,天底下一定没有比他更可怜的人了。
好想吃族长麒伯伯做的桂花糕,清香宜人的桂花配上水晶一般的果冻,滑溜溜地一吸便滑进了嘴里,又香又甜还不腻,是他最喜欢吃的糕点了,每次去找麒硕麒庚玩耍,麒伯伯都会给他做好多,还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给他爹爹也带上几块。
只是爹爹每次都冷冷地连望都不望上一眼,只说自己不爱甜食,就都给了他。
有桂花糕吃当然很好,但爹爹不能吃到麒伯伯的一片心意,他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如果爹爹尝上一口也一定会喜欢上的。桂花糕那麽好吃的东西,有谁会不喜欢呢?
小小的柳宜生有时候很羡慕麒家兄弟,他们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爹爹,族长麒伯伯高头大马,看上去像座大山一般壮硕,但为人大度和善,喜爱小孩,总是会给他们做好吃的,带他们出村去城里玩,哪里像他的爹爹不近人情,还不让他跟着出村玩。
「小柳儿,这是怎麽了?」
柳宜生看见来了一对长相一模一样,只是头发颜色不同的双胞胎,眼睛放光,冲着其中一个比他高上一个头,黑色长发的俊朗少年便飞扑过去,抱个满怀,边蹭边撒娇道:「麒硕!我好饿好饿!要吃桂花糕!」
俊朗的麒硕抱着他少年软软的身子,摸摸他的脑袋温柔笑道:「就是来看你是不是饿了,给你送点心来的呢。」
「桂花糕可不在麒硕那!」边上棕色长发的少年不高兴了,提起手中的篮子在柳宜生鼻前晃了晃,有些吃味地说着。
「麒庚把桂花糕交出来,然後去帮我抄家规!」柳宜生从麒硕怀里下来,叉腰对着棕发少年颐指气使,「要抄的像一点,被我爹爹发现的话,我就在你裤子里放小虫!」
柳宜生长相精致漂亮,还没到变声期的声音更是软嫩,说着霸道的话说却一点不觉得他蛮横,反而像是有些娇俏,柳眉倒竖的样子更是让人觉得可爱。麒硕拿过弟弟手中的篮子冲他使眼色,暗示他做别抱怨了抄家规去。
「为什麽是我,每次苦活累活都是我干!」麒庚摸摸鼻子,不满地嘟囔着,却自动自觉地拿起一边的纸笔,非常熟练地换成左手执笔的姿势,龙飞凤舞地写了起来。
麒庚那就是柳宜生的**家规抄写者,这柳家家规,他短短一生抄了没上千遍也有几百遍了,简直是倒背如流,可能比柳宜生还熟练。他一点不担心左手写字会写的歪歪扭扭不好看,因为柳宜生的字,就跟他左手写出来的差不多,就算是祭祀大人也未必能明察秋毫,洞察一切。
这边可怜的麒庚正做着苦力,那边的柳宜生正晒着夕阳,倚在麒硕的身边,吃他喂来的桂花糕。
少年身体跟没骨头似的靠在麒硕身上,连吃桂花糕都懒,由着麒硕把桂花糕掰成一块一块的,每口一块地送入嘴中,还没咽下去一块就张嘴等着下一块。
「都是你的,吃慢些。说说你又做错了什麽事情让祭祀大人罚你了?」麒硕笑问,一边手上不停地递糕点,见他吃腻了还送上清水,当真是温柔体贴的不得了。
「唔。」柳宜生总算将嘴里的桂花糕都咽下去了,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皱着小脸抱怨道:「爹爹许是心情不好,我不过将他的器皿弄坏了,两个小甲虫飞了出去。他就体罚於我,麒硕你说我是不是爹爹捡来的,他对我都没有麒伯伯那麽好。」
「是不是红色甲虫?哈哈活该你要被罚啊笨蛋小柳儿。」那头正在抄家规的麒庚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肆嘲笑柳宜生。
「你才活该呢!」柳宜生随手拿起块小石子往幸灾乐祸的麒庚身上砸去,亏得麒庚躲的块,不然鼻子可要遭殃了。
「麒庚说的没错,那红色甲虫我听我爹说,是祭祀大人在山里布了一个多月的网才捕上一对正在交配的虫子,你这一砸,他心血全白费了,下回还不知道什麽时候才有机缘再遇上,你说祭祀大人罚你抄家规是不是还算轻的?」麒硕把他搂怀里,爱怜地刮了刮他挺俏的小鼻子。
「什麽是交配?很难找吗?」柳宜生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不解地望着麒硕。
「交配就是...就是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事情。一会拿着抄好的家规跟祭祀大人态度诚恳地道个歉,知道吗?」麒硕赶紧不自然地转移话题,他和麒庚也才束发之年,麒麟的少年期比人类长一点,一直要到二十岁弱冠才可以行交配之事,他们对大人的事情本能的懂上一点,但要谈论起来,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的,更何况是对着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解释这种话题。
「哦,那我长大後也会交配吗?」柳宜生不知道为何对这个新的词汇非常感兴起,转回头又锲而不舍地追问道。
「噗。」麒庚就没麒硕那麽有分寸,听到这样的问题,忍不住插嘴道:「你那麽刁蛮霸道一点都不讨人喜欢,才不会有人愿意跟你交配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死局 by sybilzh (二) 下一篇:好受承双 by 叫我小肉肉肉肉强强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