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赝品》 by 三道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31章 

林忘被安排在离养心殿最近的怡和殿中,这儿原本是极为受宠的妃嫔所住,头一回住了个男子进来,自是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消息一传出去,满朝文武震惊,都觉得谢肖珩行事不够妥当,甚至有拟书上奏着,控告林忘祸主之罪,纷纷被谢肖珩一一驳回。
朝廷上的事林忘是一概不知的,他足足养了二十天身子才痊愈,但掌心结了痂,想来不处理的话等痂掉了定会留下狰狞的疤痕。
他自个倒是不甚在意,但每日都有宫人提醒他上药,一日三次,每日不漏,等痂掉了,竟也是长出了粉/嫩的新肉,未必会有疤痕。
前几日谢肖珩还会抽空出来看望林忘,但林忘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实在是落了他的面,直至谢肖珩全然没了耐性,气得砸了殿里的花瓶拂袖而去,接下来的时日便没有再出现过。
小冯子被调到怡和殿伺候林忘,无微不至,眼见着林忘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但精神头却还是萎靡不振的模样,心里着急,却想不到法子。
其实他们也是错怪了林忘,林忘绝不是有意怄气,实则是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他有再多的抱怨和不甘,也慢慢被谢肖珩用一把钝刀磨平了。
起先见血他不畏,接着把自己撞个头破血流,也不怕,直到有把刀子捅进他心里,他才觉得痛了,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半点其余的心思也如烧尽的油灯,都枯败得彻底。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二十日,林忘迎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小冯子给他寻来了好些闲书,他独自待着无趣便翻着浏览,林延便是在这时突然到访,以至于林忘愣了半晌,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人是真的,而不是梦。
林延一进殿见到林忘,表情便有些崩不住,哀伤至极,林忘把书放下,缓缓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人。
他没想到能在宫里与林延相见。
“哥哥瘦了好多。”林延握住林忘的手腕,眼睛波光闪闪,写满心疼。
林忘抑制不住抖了抖,张嘴道,“你怎么在这?”
谢肖珩又有什么阴谋,不怪林忘这样想,实在是太怕了谢肖珩,前两回见林延,他付出的都是惨痛的代价。
谁人能保证这一回谢肖珩是要林延去搏命,还是要林家再次出丑。
“陛下说让我来看看你。”林延说这话,微微避开了林忘的眼睛。
“只是这样?”
林延颔首,林忘这才松口气,沉浸在兄弟重逢的喜悦之中。
林延将林家近来的处境告知,祭天晚宴后,林家便沦为了朝廷的笑柄,但到底没搬到明面上来讲,也算是留了一点脸面。
至于宋江那头,自晚宴后,明显对林延亲近起来,虽至今林延都未取得他全部信任,但已经打消了宋江的疑虑,假以时日,林延定能打入宋江一脉的内部。
林延没有将朝臣弹劾林忘之事讲出来,那些话说得难听,俨然把林忘塑造成一个狐媚惑主的男狐狸精,林延怕对林忘造成打击,尽数都隐去了。
林忘从林延口中听到的,似乎事情都在往顺利的方向走,提着的心终于也稍微落了下来,这二十日他郁郁寡欢,怕的就是林延和林家出事,如今一切都还不算糟糕,林忘长吁了口气。
林延握紧了林忘的手,定定的看着他,“哥哥在宫里要好生照顾自己,林家一切都好,不必挂心。”
林忘强颜欢笑,“我知道的。”
林延没有多待,又嘱咐林忘务必照顾好起来,这才是起身告别,林忘有些不舍,但也知如今境地,林延多留一分都有可能引起宋江怀疑,只好亲自送林延出了门,目送着林延的背影消失。
——
这厢林延方出了殿,便被常恩拦下了。
常恩探头探脑,“小林大人费心了。”
林延面色难看的看着常恩,硬邦邦道,“里头的是我的哥哥,我比谁都担心他,还望公公替陛下带一句话,恳求陛下好生对待我哥,别让他过得那么难受……”
常恩颔首,“这是自然,陛下让小林大人来看望公子也是这个理,毕竟兄弟同心,公子多多少少能听进小林大人的话。”
兄弟同心……林延被这四个字刺了一下,脸色青灰的回头看了一眼,林忘会变成这样的缘由,他比谁都清楚,什么兄弟同心,他不过卑劣的小人,不敢将真相告知。
林延回忆起与谢肖珩初识,彼时朝廷还未掀起腥风血雨,他与谢肖珩如同友人般交好,若非后来风向有变林家投靠了谢淳羽,又何至于走至今天这一步。
全是当日种下的因,才有今日的恶果。
林延甚至明白,谢肖珩未必对他真的有情,不过是不甘心他的背叛,想要他后悔罢了。
而如今他是真的悔恨了,遭受苦难的却是林忘。
——
林延的到来着实对林忘起了些作用,小冯子发觉林忘情绪好了许多,变着法儿在他面前打趣,林忘终于得以露出这些时日来的第一个浅笑。
人心情一好,血气也好,整一日下来,林忘就像是临近枯败又被救活的花,宫人都夸他看起来精神头好了许多。
晚膳林忘吃得都舒心,但他这份舒心没有延续多久,到了夜里,谢肖珩的到来打破了他一整天的好心情。
十日不见,两人再见面都有些微怔。
谢肖珩把宫人都禀退,林忘站在床边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
谢肖珩朝他走来,林忘需得克制住自己往后退的冲动,谢肖珩眼神深得像是不见底的古潭,音色偏低,“今日见到林延了?”
他绕过林忘坐到床上去,林忘只得转身,对着他点了点头。
谢肖珩朝林忘招招手,“过来。”
林忘掌心出了汗,他不想过去,但太过于明白谢肖珩脸上神情的意思——我让你见了林延,你可别再不识时务。
不得已,他只好走过去,刚想坐下,谢肖珩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林忘吓得瞪了眼,已经被谢肖珩扯着坐到大腿上,他略微挣扎了下,谢肖珩压迫性的声音响起,“别再和朕闹脾气了。”
林忘心里一动,谢肖珩语气重还带着浓浓的疲倦,他抿了下唇,到底没有再挣扎。
谢肖珩抓着他的手放在眼前看,掌心长出了粉色的嫩肉,被谢肖珩这样盯着竟是有点痒,林忘瑟缩了下,谢肖珩拿拇指在肉上轻轻碰了碰,“还疼吗?”
他摇摇头,不知是不是错觉,竟在谢肖珩眼里见到了怜惜二字。
谢肖珩一双丹凤眼嗜住林忘的眸,深深看着他,两人多日不见,又难得的温情,他作势就要吻下来,林忘脖子缩了下,谢肖珩不容拒绝的搂着他,覆住他的唇辗转吻着。
谢肖珩吻得很凶,让林忘产生一种谢肖珩要将他吞进腹里的错觉,他知晓无论谢肖珩表现得如何温和,骨子里还是霸道而傲慢的。
为什么多日不出现,偏偏是今夜来了,不过是因为谢肖珩大发慈悲让林延来看了他一眼,既然谢肖珩是给了,林忘同样得拿点什么来换,是以,林忘虽然有些战栗,但还是别动接受着谢肖珩有些粗暴的吻。
亲了有好一会儿,谢肖珩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他眉宇之间带有倦气,摩挲着林忘被亲得水润而红肿的唇,说道,“往后朕不禁你的足,你偶尔可以去御花园走走,御花园的花开得很好。”
林忘愣愣的看着他,谢肖珩微笑了下,“怎么,高兴傻了?”
林忘没说话,谢肖珩态度骤然的转变让他心里惴惴不安,过了一会,谢肖珩把脑袋埋进他的颈子里深深叹息,“林忘,朕有些累了……”
 
 
 
第32章 
谢肖珩的呼吸洒在林忘颈子上,酥酥麻麻的,林忘抿着唇没有讲话,只察觉到谢肖珩搂着自己的手越收越紧,像是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似的,他被搂得有些喘不过气,但又不敢推开谢肖珩,这样过了许久,谢肖珩都没有动作。
近来朝廷闹得厉害,谢肖珩不来林忘这处一来是觉得林忘在和他闹脾气,二来也实则是抽不开身,西北动乱加剧,原是派了王应全前往,但而后又另派人手,宋江对此颇为不满,时不时搞些小动作施压。
先是弹劾王家仗势欺人,王宋两家闹得不可开交,谢肖珩有心偏袒王家,却又不可太明显,闹到现在都没有个准信,再是那些老顽固一而再再而三上奏要他留子嗣,难不成他们真的敢将他绑上床不成,荒谬。
后宫那些女人也不省心,他迟迟未宠幸,便隔三差五在他面前晃悠,今日这个生了病,明日那个摔了手,他又不是不知道她们打量的什么心思。
谢肖珩不想打破如今的局面,绝不会在安定前让任何一个妃子怀上龙胎,有宋江一个外戚干政已经够他头疼,难不成还要再养虎为患为自己平添烦恼,这等子亏本的买卖谢肖珩自然不会做。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赝品》 by 三道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