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赝品》 by 三道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1章 

已过三更,守夜人的铜锣声从街巷传入林府里,闹得原本就提心吊胆的林府越发兵荒马乱。
礼部尚书林成自早朝进宫就未归来,整整一日,林府上下人心惶惶,甚至已经有人奴仆偷偷收拾好细软准备逃之夭夭。
三月前,先皇九子谢肖珩登基,如今朝野上下稳定便是整顿朝纲之时,而林成作为先帝在位时拥护三皇子一派自是免不了责难,早已有几户官员被革职抄家,这把刀会落到林家头上也是迟早的事。
林府的大厅灯火通明,幽黄的灯光落在一个拿手杵着脑袋的青年身上,夜里风大,青年裹得严严实实,正闭目养神着,忽然听见有道声音在喊自己,便睁开眼睛望向一旁。
林忘打起精神,看着自家弟弟林延,他方才昏昏欲睡没有听清林延的话,只好开口问道,“怎么?”
林延急道,“我想进宫一趟。”
林忘坐直了身子,他是早生子,生母在诞下不幸去世,在林家不受宠,早年赶考时又赶上一场大病,名落孙山,至今都未涉足官场——可林延不同,林延虽是他弟弟,却是林府嫡子,与他同年赴科举,一举拿下文试第二,有林成扶持,平步青云,年纪轻轻便在官场颇有人脉,但究竟一路顺畅,从未遇见这等大事,自是焦急。
林延没办法,林忘就更束手无策了,但林忘想了想,弟弟摇头,“不行,弟媳再过一月便是产期,你这回进宫,她难免焦虑,还是再等等吧。”
林延猝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难看至极,“再等,要等到什么时候,上月王家便是这等情形,一夜之间抄了家,上下几十口人全数充军,”他又瘫软的坐了下去,无奈的捂住了额,“哥哥,我是真怕……”
林忘其实心里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本着比林延大出整整两岁的岁数,强行镇定道,“无事的,王家落得如斯地步,是因为与平成王来往过于密切,父亲虽未扶持陛下,但罪不至死。”
平成王便是三皇子,林忘用听到的小道消息安慰林延也安慰自己,其实他也懂得不多,但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往好处想。
可是林延却苦笑了声,“你不知道当今陛下的手段,他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倘若过不了这一劫,我们林家算是完了。”
林忘不说话了,关于当今陛下他也略有耳闻——谢肖珩是先皇后之子,先皇后迟迟未怀龙胎,等到诞下龙子时谢肖珩也已排行第九,先皇后去世后,平成王谢淳羽生母登上后位,谢肖珩本是太子,却处处受制,在朝野默默无闻,直到先皇逝世前夕,他才渐渐展露锋芒。
谢肖珩外祖父乃为镇国元老,手握兵符,二人早背地联手,为的便是韬光养晦,打众人一个措手不及,谢肖珩这一路隐忍,其中艰辛不为人所道,因此一继位,便是处理朝中余党,闹得满城风雨。
林忘眉心忽然突突跳了两下,望着死一般沉寂的林府,顿时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
三更鼓过了一大半,林忘自幼病弱,极少深夜还未入睡,此时已有些疲倦,正是暗暗拿手掐紧自己大腿之时,忽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道马蹄声,这声音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小石子,惊起层层的涟漪。
林延顿时站了起来,快速的往外走,林忘也急急忙忙跟上,待走到外院时,管家已放来人进府。
这人年纪约莫五十,身穿宫服,头戴长帽,帽沿各垂一串流苏,俨然一副宦官打扮,林延瞬间认出了来人,惊道,“常公公?”
常公公闻言颔首,声音带着宦官特有的尖细,“小林大人,奴才走这一遭,是奉陛下之命,还望小林大人借一步说话。”
林延做了个请的姿势,“常公公里头请。”
常公公却摆摆手,只笑道,“奴才此次出宫有要务在身,请小林大人将闲杂人等禀退。”
林忘一直站在一旁听着,这时常公公发话了,他自发的往屋里走,但不知道为何,他发觉有一道视线正在打量自己,不禁回头看去,只见常公公正用探究的目光细细描绘着他,那眼里的神色令他背脊生出一股凉意,随即只好惴惴不安的又转过了身。
“留步。”只听得那道尖锐的音色在夜里如同一把钝刀磨得人心慌乱,喊住了林忘。
林忘不解,看向林延,林延也满脸疑惑,常公公打量着他,问道,“你便是林忘?”
林忘心里惊讶不以,不明白为什么常公公会知晓他,只好点了点头。
这时外院已经只剩下他们三人,常公公的眼神在林忘身上流连一圈,莫名的无声笑了,那笑带着林忘看不懂的古怪,使得他从头到脚都不自在起来。
常公公笑道,“小林大人,陛下宽宏大量,决定不追究林大人的罪责,现今林大人正在宫里歇下了,小林大人便放心吧。”
他话一落,林忘和林延对视一眼,皆在彼此脸上见到了松了口气的神情,但还未来得及喜悦,常公公已经压低声音接着道,“只是林大人明日能不能出宫,还是要看两位大人的意思?”
林延的笑容滞在脸上,“这是何意?”
常公公笑得越发诡异,“陛下要讨一个人。”
“谁?”
林忘的心口忽然提了起来。
紧急着,从常公公口中讲出的人名如同平地一声雷震住了二人,“林忘。”
林延先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忘,像是在思考他为何会与当今陛下有交情,但林忘更是一头雾水,他连科举都没过,别说是陛下,就是林成的好友都鲜少知晓有他这一号人物,他不解道,“常公公,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怎么,你还想质疑陛下?”
“我哥哥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林延解围,皱起了眉,“陛下为何?”
“圣意是我等可以揣测的吗?”
常公公把二人堵得哑口无言。
林忘只觉得有一团迷雾将他围绕住,又听得常公公说,“陛下的意思奴才是传达到了,若是公子肯跟奴才走一趟自然是好,若是公子想抗旨,明日林大人能否回来,就不是奴才可以决定的了。”
林延脸色一白,常公公语气中的威胁意味太浓,他气道,“我同常公公走一趟吧。”
在谢肖珩还未得势时,林延也曾与谢肖珩有些交情,只不过之后大势所迫,林家投靠谢淳羽,二人这才渐行渐远,现下谢肖珩当了皇帝,林延未必说不上两句话。
林延打算拉着常公公离开,却被常公公阻止了,他笑着,脸上的皱纹堆起来,话是对林延说的,眼神却看着林忘,“小林大人,莫要为难奴才。”
林忘捏了捏掌,掌心汗津津的一片,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甚至毫无思量的时间,常公公一字一句都在胁迫,若今日他不走这一趟,林成的下场可想而知,他不禁看向又气又恼的林延。
在林府,别人不待见他,但是林延却真心把他将哥哥爱戴,他不愿意见到林延左右为难,一狠心道,“那便劳烦常公公带路了。”
林延惊呼,“哥哥!”
常公公笑了起来,“这便是了,公子还有什么话,快快交代给小林大人,随奴才走一趟吧。”
林延不赞同的看着林忘,林忘把他拉到一边,苦笑道,“陛下既然都肯放过父亲了,定然也不会为难我,想必其中有什么误会,明日我便同父亲一起回来了。”
林延抓紧了林忘的手,又重重的喊了声哥哥。
“若是,若是我回不来,”林忘接着道,他将脖子上用红绳绑着的玉塞到林延手心,郑重嘱咐道,“替我将这块玉交给陈家的小姐,就说,说我辜负她了,让她另寻人家。”
林忘已过弱冠,早是娶妻生子的年纪,但他无心在此,一拖再拖拖到现在,他与那陈家的小姐其实只见过两次面,也不算耽误人家。
他没什么可依恋的,倘若这一次真一去不复返,也换回来了林府的平安。
林延把玉攥在手心,他自幼顺风顺水长大,哪里经历过这种生离死别,一时之间红了眼眶,林忘似乎又见着那个小时候总是跟着他身边讨笑的身影,不禁百感交集,只好强颜欢笑的拍了拍林延的手。
——
府外停着一顶矮轿,常公公是有备而来。
林忘的心七上八下,说不怕那是假的,他要见的是能决定他生死的天子,此去凶多吉少,他怎能不怕。
但他便是怕也得走这一遭,哪怕他再不受待见,他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父困在宫里生死未卜。
林延跑上来握了握他的手,眼睛里全是红的,哽咽道,“哥哥,我等你回来。”
林忘对他扯出个笑容,钻进了矮轿里,黑暗顿时将他吞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自作多情》 by 卡列夫司机 (三) 下一篇:《赝品》 by 三道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