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

《我的媳妇是个将军》 by 香菜味榴莲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恐怖 前世今生 传奇

 第1章 第 1 章

  天边仅剩的光明逐渐被黑暗吞噬,刘邦身上穿着古色古香的大红色喜服,跟在前面那个身穿中世纪书生长衫满头的长发扎成小辫子青年的身后,这个人叫江城子,听说有名点风水大师,也就是别人说的神棍。
  几天前,刘邦还在外地打工,说是打工,也不是,他是道上的混混,只是骗着家里人说是在打工而已,那天晚上,刘邦正和人喝酒,喝得正欢,结果他妈一个电话打来说是自己得了绝症撑不了几天了 ,吓得他赶紧屁颠屁颠的回家了。
  回家后刘邦就看见他妈一脸愁容的坐在自家门前的桂花树下,见到他回来喊了一句。老三,刘邦定眼一瞧也没看出这人有啥病态呀,不过那模样却有些恹恹的。
  刘邦上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要娶媳妇了,娶媳妇儿好事儿啊,当时刘邦也是这么想的,然后他愉快的答应了,看他一个人在旁边乐呵呵笑了半天,刘妈才告诉他他这个媳妇儿就是村长死了三年的女儿。
  他们这个村子叫停头村,村子之所以叫这个名字,还来源于韩信的一个传说,话说吕后趁刘邦不在长安,便与萧何商议除掉韩信,九月十三这一天,二人用计将韩信骗入长乐宫内,并将其头颅砍下,韩信的人头落地后,冤魂不散,随后头颅化成一团烈火,要寻吕后报仇。韩信头颅在宫内寻找吕后不见,便出宫朝东滚去,要到吕后行宫找其理论,火球滚至灞河边,河水顿时断流,让出一条道路来,渡过灞河后,愤怒无比的韩信头颅放火烧了十三个村子,正当他要继续前行时,一个白胡子老人挡住了他,告诉他吕后的行宫还远,请他莫殃及无辜,韩信听劝后闭目熄火,老人便指地为穴,埋葬了韩信的头颅(此段来源于网络)
  。
  村子里的人相对外面还是比较封建的,基本上家家户户的屋里都供了一尊佛,一年到头都是各种祭祀,你是没体验过那种睡到大半夜被锣鼓声给敲醒的感觉,他大哥,二哥都一直在村子里,没出去过,刘邦就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干脆拍拍胸,自己出去闯荡了。
  这个娶媳妇就是阴婚,要他娶了一个死了三年的人,刘邦死活都不同意,刘妈不想自己儿子娶个死人,可村里人都说好了,变不得,刘邦气急了一路跑到村长家里去问为啥,结果村长说八字合。
  就这么一句话,刘邦直接把人家村长给打趴了,村里的人一向尊重村长,刘邦是个流氓他可不吃敬老爱幼这套,结果这事儿闹大了吧,被人家村长媳妇儿告到警察局去。
  刘邦这边理亏,村长那头说,只要他娶他女儿,这事儿就一笔勾销,刘妈心疼自己儿子张嘴就好好好,刘邦气得砸墙,可看自己老妈的样子,终究是同意了。
  结阴婚和结婚是不一样的,阴婚是在阴阳交替的时候,虽然结阴婚也有备什么锣鼓之类的东西,但是一般情况下都不可能敲响。
  沿着一路走到村长家,再把那个新木棺材,抬回刘家,刘邦臭着一张脸,看见那棺材的被抬进自己的卧室,接着刘邦自己也被别人一把推了进去,房门被锁上。
  刘邦那心头的滋味,就差没冲上去,把房门给拆了。刘妈在门外安慰他,“老三啊,这棺材里面就放了几件衣物,你别怕,过了这一夜就行了。”
  刘邦在心里头,把村上这些人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棺材,崭新的棺木,甚至隐隐能闻到油漆的味道。回道:“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干拆人家棺材这种缺德事的。”
  门外头的人一听,都嘴角一抽。摇摇头走了。
  等门外头的声音都陆陆续续的消失了,刘邦直接一个翻身滚到床上,
  扯过被子盖住自己,闭上眼睛睡觉。
  睡到半夜,刘邦是被冷醒的,他搓着爬满鸡皮疙瘩的手臂,心里想着这才深秋,怎么就跟冬天了一样,蹭了几下被子就睁开了眼睛。
  房子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惨白惨白的灯光下,立着一个黑影,刘邦猛的一抬头,便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床边,他长得十分俊朗,头发披散着,脸色苍白,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衣物,衣服从腹部裂开了大口,尖竹从那人的腹部横插而过,黑血沿着竹子滴落在刘邦的床沿上。
  刘邦吓了一大跳,“草!”
  男人看了刘邦半响,才表情恭敬的单膝跪下,“王上。”
  刘邦见他这模样,皮笑肉不笑,语气不耐烦:“你哪儿来的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跑这演戏呢?你赶紧滚出去,爷可不想耽误睡觉的时间。”
  男人看出了刘邦的不耐烦,却也没有退下,而是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末将不会离去,就算离去也要等王上与,与末将…”
  刘邦懒得理他,翻身把被子裹得死紧,“得了得了,管你是哪来的,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给爷一边儿去,不然揍死你。”
  “末将已非阳世之人,王上。”男人看他这模样,有些着急,从地上站了起来,隐隐约约有些血腥味从四周蔓延,夹杂着一股阴冷的风,钻进了刘邦的鼻子里。
  刘邦一哆嗦,有些恼火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一旁已经站起来的男人。“大哥,你大半夜的是要干啥呢?算我服了你了行吗?我最近倒霉的很,你也来触我霉头?我说你一口一个王上的,我要是真有那本事就不在这里了!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男人见刘邦真的生气了,有些慌乱的又跪了下去,低着头,犹豫了半响,才一咬牙抬头看着刘邦的眼睛道。“王上,末将想与王上…圆房。”
  “啥?圆房?”刘邦再一次上下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番,最后得出总结,这肯定是哪跑来的神经病,干脆一个翻身下床,一把提起男人的领子,抬头刚要一拳揍过去,就被男人的手握住了。
  男人的手掌有些粗糙,手心满是茧巴,他的手没有任何温度,冷的刘邦手臂上面爬满了鸡皮疙瘩,他心里一咯噔,完了打不过,这神经病大半夜要干什么!他刚才说是要圆房,卧槽,这哪跑出来的给!
  “我忘了,你不记得末将了,将名韩信。”
  虽然韩信说的很严肃,但是刘邦依旧差点笑出声来。“哥们儿,我说你也不因为我叫刘邦,你就叫个韩信,你就跑来认亲啊!”
  刘邦这个名字,说起来也巧,刘爸,刘妈没什么文化,就听村长说过一句话,家国安邦,然后就给他取了个刘邦,后来刘邦上学的时候才知道这名字,原来和汉高祖重名。
  韩信紧皱着眉头,放下了握住刘邦的手,“有些事情王上,必然是会知晓的,且先把这事儿完成。”说着韩信就伸手把刘邦推到了床上。
  刘邦眼睛一瞪,当即把韩信推开。“你想干嘛呀你!”
  韩信却不再多发出一言,而是伸手去脱刘邦的衣服,他的手指没有温度,划过的肌肤上都冒出了小粒点。
  刘邦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韩信,却发现身前的人根本纹丝不动,像自己根本就没有推过他一样,直到衣服脱光,刘邦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阴冷的气息不断的拂过身体,刘邦牙齿磕着牙齿,浑身发着抖,抱住被子,对韩信大吼。“我警告你,就算你脱光了躺床上,我也不上你,我告诉你,我刘邦喜欢女人!”
  韩信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把自己破烂的衣衫也脱下,随着衣服的脱下,那黑洞洞的伤口也消失不见,入眼的是满是伤痕的身躯,以及某个潜藏在丛林之中的东西。
  刘邦咽着口水,紧紧的抓住被子,眼神死死地盯住爬上床的韩信,拼武力他根本打不过,要想直接溜出去,那根本不可能,跟这人打一架,那不是想死的快一点吗。
  “慢着!你不就是想和我那个那个嘛!行,我打不过你,咱们俩能不能做兄弟!不一定非要干这种事儿啊!”左思右想的刘邦想出了这个办法,跟他称兄道弟,然后把他骗走。
  韩信低下头直视着刘邦的眼睛。“王上晚了,仪式一旦开始,必须结成契约,我们阴间的婚礼与你们阳间是不一样的。”
  听他这样说,刘邦翻了个大白眼。“少跟我扯什么阴间阳间的,我就不信你是个死人!除非你拿出个证明来!”
  韩信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我怕吓到王上。”
  刘邦心里思索着,也没看他犹豫一下就同意了,该不会真的是鬼吧!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不能反悔,他不屑道:“我告诉你,我刘邦就是吓大的!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明啊,要不然今晚这事儿没门!”
  韩信坐在床上沉默了许久,刘邦眼睛也不眨的看着他,直到他看见,韩信的头颅渐渐和身体分开,没有鲜血,就这样分开然后合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乱象》 by 雁玄 (三) 下一篇:《我的媳妇是个将军》 by 香菜味榴莲 (二)